2016-02-19 14:50:44

韩非子·外储说右上第三十四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韩非子·外储说右上第三十四》是韩非创作的古文。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韩非子.外储说右上第三十四

  • 作者

    韩非

  • 年代

    战国晚期韩国

  • 主张

    以法治国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原文一

君所以治臣者有三:

折叠 译文

君主用来统治臣下的方法有三种。

折叠 浅析

内,主要是针对内部;外,则是针对外面;储,是集聚汇编的意思;说,就是各种论述说明。储说由于篇幅较大,而针对的对象不一样,所以分为六篇,《内》、《外》、《上》、《下》、《左》、《右》,是用来区别篇名的。每篇先列出论纲,叫做"经",然后的文字对每一条经文用若干事例来说明,叫做"说"。"经"的文辞简单扼要,便于记诵;"说"的文字详尽具体,便于阅读。所以我们读"说"的时候可以回过头来看"经",这样就可以能更深刻理解了。本篇是论述君主统治外臣的方法。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原文二

势不足以化,则除之。师旷之对,晏子之说,皆舍势之易也而道行之难,是与兽逐走也,未知除患。患之可除,在子夏之说《春秋》也:"善持势者,蚤1绝其奸萌。"故季孙让2仲尼以遇3势,而况错4之于君乎?是以太公望杀狂矞5,而臧获6不乘骥。嗣公知之,故而驾鹿;薛公知之,故与二栾博。此皆知同异之反也。故明主之牧7臣也,说在畜乌。

折叠 注释

1.蚤:《诗·豳风·七月》:"四之日其蚤。"《礼记·礼器》:"不麾蚤。"《礼记·中庸》:"君子未有不如此,而蚤有誉於天下者也。"《荀子·大略》:"杀大蚤,朝大晚,非礼也。"《韩非子·扬榷》:"主不蚤止,狗益无巳。"《淮南子·天文》:"日至于曾泉,是谓蚤食。"《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使遂蚤得处囊中。乃颖脱而出。"这里用为"早"之意。

2.让:《左传·昭公二十五年》:"且让之。"《国语·周语》:"让不贡。"《孟子·告子下》:"掊克在位,则有让。"《荀子·荣辱》:"巨涂则让,小涂则殆。"《小尔雅》:"诘责以辞谓之让。"《史记·齐世家》:"鲁人以为让。"《说文》:"让,相责让也。"《广雅》:"让,责也。"这里用为责备之意。

3.遇:《史记·魏公子列传》:"公子遇臣厚。"《广绝交论》:"衔恩遇。"这里用为对待、相待之意。

4.错:通"措"。《易·序卦》:"礼义有所错。"《礼记·仲尼燕居》:"君子明于礼乐,举而错之而已。"《荀子·荣辱》:"则君子注错之当,而小人注错之过也。"《荀子·大略》:"错质之臣不息鸡豚,冢卿不修币。"《韩非子·有度》:"威不贷错,制不共门。"《洪武正韵·暮韵》:"错,同措。"清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豫部》:"错,假借为措。"这里用为举措之意。

5.狂矞(yù愈):人名。周文王时代人。

6.臧获:《庄子·骈拇》:"臧与谷二人相马牧羊。"《楚辞·严忌》:"释管晏而任臧获兮,何权衡之能称。"《荀子·王霸》:"则臧获不肯与天子易埶业。"《荀子·礼论》:"君子以倍叛之心接臧谷,犹且羞之。"《韩非子·喻老》:"丰年大禾,臧获不能恶也。"这里用为古代奴婢的贱称之意。

7.牧:《诗·小雅·出车》:"我出我车,于彼牧矣。"《周礼·大宰》:"而建其牧。"《周礼·大宗伯》:"八命作牧。"《荀子·成相》:"请牧基,贤者思。"《礼记·曲礼》:"九州之长入天子之国,曰牧。"这里用为统治、主管之意。

折叠 译文

权势还不足以开导改变他,那么就除掉他。师旷的回答,晏婴的议论,都是舍弃了利用权势来制服臣民这种容易的方法而遵循了利用德行来感化臣民这种难以奏效的方法,这是舍弃车马和野兽赛跑,还不知道除去祸患。祸患可以除掉,这个道理在子夏解说《春秋》的话中:"善于把握权势的人,老早就弃绝臣下的邪恶念头。"所以季康子责备孔子对待权势,更何况这些举措是君主的行为呢?因此太公望杀掉狂矞,而卑贱的奴婢也不会去乘坐骏马。卫嗣公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不用鹿来驾车;薛公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和两个孪生子博奕。这都是知道和同相异的反面的人。所以明白的君主统治臣下,其说法在畜养乌鸦上。

折叠 浅析

君主统治臣下,上级管理下级,在韩非看来,是不能用德行来感化的,而是要用权势来管制,用法律法规来约束。只有有了法律法规的约束,人们才能收敛起不好的念头和行为,才能忠心耿耿于上级。这就是韩非"以法治国"的中心思想,也是韩非的"强权政治"思想。其所举例子,将会在后面详加说明。事实上果然如此吗?当然不是!韩非重视了硬约束这一点,但却忽略了软约束的作用。硬约束是需要,但软约束也不应忽视。硬约束是对违反、触犯人们约定俗成的风俗习惯和行为规范的惩罚条例,而软约束却是人们自小被培养出来的行为习惯,这些行为习惯绝大部分是符合人们约定俗成的行为规范的,它自觉不自觉地约束着人们的行为。我们每在选择一个行为时,首先考虑的不是法律如何规定,而首先考虑的是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同事、上司如何看待我这个行为。如果看法都不好,自己便不会去行为,如果看法都认为可以,便会高高兴兴地去行为。这就是软约束的功能。这个软约束就是风俗习惯--社会行为规范,也是现代企业的企业文化。正因为有了这种企业文化,企业也才有了一定的凝聚力。没有企业文化的企业,只能依靠规章制度来硬性约束员工的行为。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原文3

【原文】

人主者,利害之轺1毂2也,射3者众,故人主共矣。是以好恶见4,则下有因5,而人主惑矣;辞言通,则臣难言,而主不神矣。说在申子之言"六慎",与唐易之言弋也。患在国年之请变,与宣王之太息也。明之以靖郭氏之献十珥6也,与犀首、甘茂之道穴闻也。堂公知术,故问玉卮7;昭侯能术,故以听独寝。明主之道,在申子之劝"独断"也。

【注释】

1.轺:(yáo摇)古代轻便的小马车。《史记·季布列传》:"朱家乃乘轺车之洛阳。"《说文》:"轺,小车也。"《汉书·平帝纪》:"亲迎立轺并马。"

2.毂:(gū估)《诗·秦风·小戎》:"文茵畅毂,驾我骐馵。"《老子·十一章》:"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楚辞·屈原·国殇》:"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这里用为车轮中心的圆木之意,其周围与车辐的一端相接,中有圆孔,可以插轴。

3.射:《管子·国蓄》:"凡轻重之大利,以重射轻,以贱泄平。"《新唐书·食货志》:"江淮豪贾射利。"这里用为谋求、逐取之意。

4.见:《易·乾·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易·蛊·六四》:"裕父之蛊,往见,吝。"《老子·七十二章》:"是以圣人自知不自见;自爱不自贵。故去彼取此。"《礼记·中庸》:"如此者,不见而章,不动而变,无为而成。"《荀子·劝学》:"天见其明,地见其光。"《韩非子·二柄》:"故君见恶,则群臣匿端。"《广韵·霰韵》:"见,露也。"《集韵·霰韵》:"见,显也。"《汉书·元帝纪》:"天见大异。"颜师古注:"见,显示。"这里用为出现、显露之意。

5.因:《诗·墉风·载驰》:"谁因谁极。"《诗·大雅·皇矣》:"维此王季。因心则友。"《荀子·议兵》:"因其民,袭其处。"《韩非子·五蠹》:"论世之事,因为之备。"《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因人成事者。"《史记·屈原贾生列传》:"因厚币用事者臣靳尚。"这里用为依靠,凭借之意。

6.珥:(ěr尔)《苍颉篇》:"珥,珠在珥也。耳珰垂珠者曰珥。"《史记·李斯传》:"傅玑之珥。"《列子·周穆王》:"设笄珥。"这里用为中国古代的珠玉耳饰之意。

7.卮:(zhī芝)古代一种盛酒器。《战国策·齐策二》:"赐其舍人卮酒。"《史记·项羽本纪》:"赐之卮酒。"《玉篇·卮部》:"卮,酒浆器也,受四升。"

【译文】

所谓的人民的主人,就象车轴一样是利害的中心,追逐利益的人多,所以君主就成为共同的目标。因此君主的好恶显示出来,那么臣下就有了凭借,而君主就要被迷惑;言论上下泄露,那么臣下就难以向君主进言,而君主也就不神明了。这种说法在申不害说"六种谨慎"中,和唐易鞠谈论射鸟的话中。祸患出现在国羊请求之事上,以及韩宣王的叹息之事上。阐明它的是在靖郭氏献上十个珠宝耳饰上和犀首、甘茂从墙洞中偷听之事上。堂溪公知道统治术,所以询问玉杯之事;韩昭侯能运用统治术,所以听后就独自睡觉。明白的君主的道路,在申不害劝说"君主独自决断"之事上。

【简析】

本节的重点在于当权者千万不要显露出自己的好恶爱憎,不要让下级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否则,下级就会依照上级的好恶爱憎而行为。这样的结果,就是当权者自己最后也要被迷惑的。这种说法也颇有道理。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韩非,生于周赧王三十五年,卒于秦王政十四年(约前281年-前233年),韩非为韩国公子(即国君之子),汉族,战国末期韩国人(今河南省新郑)。是中国古代著名的哲学家、思想家,政论家和散文家,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后世称"韩非"或"韩非子",中国古代著名法家思想的代表人物。 韩非的著作,是他逝世后,后人辑集而成的。据《汉书·艺文志》著录《韩子》五十五篇,《隋书·经籍志》著录二十卷,张守节《史记正义》引阮孝绪《七录》(或以为刘向《七录》)也说"《韩子》二十卷。"篇数、卷数皆与今本相符,可见今本并无残缺。自汉而后,《韩非子》版本渐多,其中陈奇猷《韩非子集释》尤为校注详赡,考订精确,取舍严谨;梁启雄的《韩子浅解》尤为简明扼要,深入浅出,功力深厚。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思想

《韩非子·外储说右上·第三十四》选自《韩非子》

韩非虽死,但他的思想却在秦始皇、李斯手上得到了实施。韩非著作吸收了儒、墨、道诸家的一些观点,以法治思想为中心。他总结了前期法家的经验,形成了以法为中心的法、术、势相结合的政治思想体系,被称为法家之集大成者。

韩非着重总结了商鞅、申不害和慎到的思想,把商鞅的法、申不害的术和慎到的势融为一本。他推崇商鞅和申不害,同时指出,申商学说的最大缺点是没有把法与术结合起来,其次,申、商学说的第二大缺点在于"未尽","申子未尽于术,商君未尽于法"。(《韩非子 定法》)韩非按照自己的观点,论述了术 法的内容以及二者的关系,他认为,国家图治,就要求君主要善用权术,同时臣下必须遵法。同申不害相比,韩非的"术"主要在"术以知奸"方面有了发展。他认为,国君对臣下,不能太信任,还要"审合刑名"。在法的方面,韩非特别强调了"以刑止刑"思想,强调"严刑" "重罚"。

尤可称道的是,韩非第一次明确提出了"法不阿贵"的思想,主张"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这是对中国法制思想的重大贡献,对于清除贵族特权、维护法律尊严,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