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5 11:38:07

雍裕之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文化人物
文化人物
编辑分类

雍裕之(约公元八一三年前后在世),字号、生平、生卒年均不详,蜀人。约唐宪宗元和年间前后在世。有诗名、工乐府,极有情致。贞元后,贞元后,数举进士不第,飘零四方。著有诗集一卷, 《新唐书艺文志》传于世。

基本信息

  • 本名

    雍裕之

  • 所处时代

    中唐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四川

  • 出生日期

    不详

  • 逝世日期

    不详

  • 主要作品

    《新唐书艺文志》

  • 字号

    不详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平生

雍裕之,中唐诗人,存诗一卷。他的所有作品:杂曲歌辞·自君之出矣,游丝,柳絮,残莺,江上山,听弹沈湘,芦花,豪家夏,冰咏,农家望晴,了语,折柳赠行人,题蒲葵扇,赠苦行僧,两头纤纤,早蝉,秋蛩,江上闻猿,不了语,宫人斜,曲江池上,宿棣华馆闻雁,江边柳,剪彩花,春晦送客,四气,四色,大言,细言,山中桂。

折叠 讨伐

元和元年(806),宪宗刚刚即位,西川节度使刘辟就进行叛乱。宪宗派左神策行营节度使高崇文、神策京西行营兵马使李元奕等率军前往讨伐。刘辟屡战屡败,最后彻底溃败被俘,被送到长安斩首。元和九年(814)九月,彰义(淮西)节度使吴少阳死,其子吴元济匿丧不报,自掌兵权。朝廷遣使吊祭,他拒而不纳,继又举兵叛乱,威胁东都。第二年正月,宪宗决定对淮西用兵。淮西节度使蔡州汝阳(今河南汝南),地处中原,战略地位重要。自李希烈以来,一直保持半独立状态,宪宗对其用兵,正是改变这种状态的决心表现。

折叠 军讨吴元济

淮西用兵,震动很大。淄青节度使李师道感到威胁,就采用声言助官军讨吴元济,实际上支持吴元济的商面派手法,企图巩固自己的地位。他首先派人暗中潜入河阴漕院(今河南荥阳北),杀伤十余人,烧钱帛三十余万缗匹,谷三万余斛,把江、淮一带集中在这里的租赋都烧毁了。接着,又派人到京师暗杀了力主对淮西用兵的宰相武元衡。不久,又派人潜入东都,打算在洛阳焚烧宫阙,杀掠市民,后因事泄未能得逞。李师道的恐怖手段,虽然也曾使一些人动摇,但宪宗始终坚持用兵。 元和十二年(817)七月,宪宗命自愿亲赴前线的裴度以宰相兼彰义节度使裴度立即奔赴淮西,与随邓节度使李愬等,大举进攻吴元济。九月,李愬军首先攻破蔡州,大败淮西军。吴元济没有料到李愬军快速异常,毫无防备地束手就擒。持续三年的淮西叛乱宣告结束了。吴元济败死,李师道恐惧,初欲献地归顺朝廷,并以长子入侍为质,后又举兵叛唐。

折叠 元和十三年

元和十三年(818)七月,宪宗调宣武、魏博、义成、武宁、横海诸镇前往讨伐。在大兵庄境的情况下,李师道内部矛盾激化,其都知兵马使刘悟杀李师道,淄、青、江州地复为唐有。

元和十四年(819)七月,宣武节度使韩弘入朝,并两次贡献大量绢帛、金银、马匹,要求留在京师。宪宗以韩弘守司徒,兼中书令,另以吏部尚书张弘靖充宣武节度使魏博节度使田弘正讨伐李师道有功,宪宗以其兼侍中。他为了向宪宗表示忠心,使其兄弟子侄皆到朝廷做官。以上情况,都说明宪宗在削弱藩镇势力,加强朝廷集权方面是有显著成绩的。但是,在其他方面,许多问题都没有解决。

折叠 元和十四年

元和十四年(819)库部员外郎李渤上疏道:"臣出使经行,历求利病。窃知渭南县长源乡本有四百户,今才一百余户,?乡县本有三千户,今才一千户,其他州县大约相似。访寻积弊,始自均摊逃户。凡十家之内,大半逃亡,亦须五家摊税。似投石井中,非到底不止。摊逃之弊,苛虐如斯,此皆聚敛之臣剥下媚上,唯思竭泽,不虑无鱼。"这就是说,官僚地主的剥削和压迫,造成广大农民的逃亡,影响生产的发展。所以,他向宪宗指明:"夫农者,国之本,本立然后可以议太平。"但这些根本问题,宪宗都没有解决。由此可见,所谓的"元和中兴",并没有恢复唐朝富强繁荣的局面。

折叠 编辑本段 个人作品

折叠 柳絮

自君之出矣自君之出矣, 宝镜为谁明?

思君如陇水, 长闻呜咽声。

折叠 江边柳

袅袅古堤边, 青青一树烟。

若为丝不断, 留取系郎船。

折叠 柳絮

无风才到地, 有风还满空。

缘渠偏似雪, 莫近鬓毛生。

折叠 农家望晴

尝闻秦地西风雨, 为问西风早晚回?

白发老农如鹤立, 麦场高处望云开。

折叠 芦花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折叠 编辑本段 鉴赏辞典

折叠 自君之出矣

自君之出矣,宝镜为谁明?思君如陇水,长闻呜咽声。《自君之出矣》是乐府旧题,题名取自东汉末年徐干《室思》诗句,《室思》第三章云:"自君之出矣,明镜暗不治。思君如流水,无有穷已时。"自六朝至唐代,拟作者不少,如南朝宋代刘裕、刘义恭颜师伯,陈朝陈后主,隋代陈叔达等,均有拟作,唐代作者尤多,见于宋郭茂倩《乐府诗集》。凡所拟作,不仅题名取自徐诗,技法也仿照徐诗。雍裕之这首诗(《吟窗杂录》载辛弘智《自君之出矣》与此诗同,并收入《全唐诗》),模仿的痕迹尤为明显。这首诗表现了思妇对外出未归的丈夫的深切怀念,其手法高明之处在于立意委婉,设喻巧妙,所以含蓄有味。

自从夫君外出,思妇独守空闺,成日价相思怀念;平日梳妆打扮,都是为了让他看了满意,而今他走了,便不必再去对镜簪花了,这宝镜为谁明呢?意思是宝镜既不为谁明,也就自然不明了,是"明镜暗不治"的进一层说法,比李咸用《自君之出矣》"鸾镜空尘生"说得更为委婉。这种表达方式,不只是徐干《室思》的继承和发展,其源可上溯到《诗经·卫风·伯兮》:"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妆扮美容,只是为丈夫;丈夫不在,何必梳妆?这就是司马迁《报任安书》所说的"女为悦己者容",正表现了女子对于丈夫的忠贞。

折叠 《室思》

思念夫君,就象陇头的流水,长流无极;听到陇水呜咽的流声,真叫人肝肠断绝,感伤悲泣。在徐干《室思》中,只是说"思君如流水,无有穷已时",是一般化的说法;雍裕之则将"流水"具体化为陇水,这就使人联想起北朝无名氏的《陇头歌辞》:"陇头流水,流离山下。念吾一身,飘然四野。""陇头流水,鸣声呜咽。遥望秦川,心肝断绝。"这首歌刻画了一个漂泊他乡的游子的形象。"思君如陇水,长闻呜咽声",因为暗用了《陇头歌辞》,便使所思念的夫君在外的情况,有了一个比较具体的内容,即在外过着凄凉漂泊的生活;这个"思"字,便更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简直要声泪俱下了。除了"陇头流水"的联想之外,这里还保存着徐干《室思》"思君如流水"这一巧妙的比喻。这种比喻是将感情物化,即以有形的物体的形象来比喻无形的内心的情思。以流水喻思君之情,可以兼含多种意思:第一,以水流不断,比喻日夜思君,如"无有穷已时"即取此义;第二,以水流无限,比喻思妇情长。如李白"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以流水之长比喻情意之长,即取此义;第三,以流水呜咽,比喻情意凄切。如果说前二义可以在流不断与思不断、水无限与情无限之间直接找到"相似点",那么水流呜咽与情意凄切便很难直接找到"相似点",必须加以联想,由流水联想到水声,由水声联想到呜咽哭泣之声,由呜咽声再联想到感情之凄切。这是超越"相似点"的比喻,是不似之似,修辞学上称为"曲喻"。李贺《天上谣》"银浦流云学水声",即属此类比喻。由于《自君之出矣》后两句的比喻十分巧妙,不仅化无形为有形,增加了诗的形象性,而且具有多种含意,这就提供了广阔的联想天地,使人读了感到余味无穷。

折叠 江边柳

袅袅古堤边,青青一树烟。若为丝不断,留取系郎船。古人常借咏柳以赋别,此诗也不脱离情旧旨,但构思新颖,想象奇特而又切合情景。

诗的一、二句,寥寥几笔,绘出了一幅美丽的古堤春柳图。古堤两旁,垂柳成行,晴光照耀,通体苍翠,蓊蓊郁郁,袅袅婷婷,远远望去,恰似一缕缕烟霞在飘舞。"袅袅"、"青青",连用两个叠字,一写江边柳的轻柔婀娜之态,一写其葱茏苍翠之色,冼炼而鲜明。前人多以"翠柳如烟"、"杨柳含烟"、"含烟惹雾"等来形容柳之轻盈和春之秾丽,这里径以"一树烟"称之,想象奇特,造语新颖。只此三字,便勾出了柳条婆娑袅娜之状,烘托出春光的绮丽明媚,并为下面写离情作了反衬

三、四两句直接写离情。咏柳惜别,诗人们一般都从折枝相赠上着想,如"伤见路旁杨柳春,一重折尽一重新。今年还折去年处,不送去年离别人"(施肩吾《折杨柳》);"曾栽杨柳江南岸,一别江南两度春。遥忆青青江岸上,不知攀折是何人"(白居易《忆江柳》)等等。雍裕之却不屑作经人道过语,而从折枝上翻出新意。"若为丝不断,留取系郎船",诗人笔下的女主人公不仅没有折柳赠别,倒希望柳丝绵绵不断,以便把情人的船儿系住,永不分离。这一方面是想得奇,道人之所未道,把惜别这种抽象的感情表现得十分具体、深刻而不一般化;同时,这种想象又是很自然的,切合江边柳这一特定情景。试想,大江中,船只来往如梭;堤岸上,烟柳丝丝弄碧;柳荫下画船待发,枝枝柔条正拂在那行舟上。景以情合,情因景生,此时此刻,萌发出"系郎船"的天真幻想,是何等合情合理,自然可信。这里没有一个"别"字"愁"字,但痴情到要用柳条儿系住郎船,则离愁之重,别恨之深,自是不言而喻的了。这里也没有一个"江"字、"柳"字,而江边柳"远映征帆近拂堤"(温庭筠《杨柳枝》)的独特形象,亦是鲜明如画。至此,"古堤边"三字才有了着落,全诗也浑然一体了。

折叠 《堤上柳》

中唐戴叔伦写过一首《堤上柳》:"垂柳万条丝,春来织别离。行人攀折处,是妾断肠时。"由"丝"而联想到"织",颇为新颖,但后两句却未能由此加以生发,而落入了窠臼;它没有写出堤上柳与别处柳的不同之处,如果把题目换成路边柳、楼头柳也一样适用。其原因盖在于作者的描写,脱离了彼时彼地的特定情境。两相比较,我们就更感觉到雍裕之的这首《江边柳》,确是匠心独运、高出一筹了。

折叠 《全唐诗》

无风才到地,有风还满空。缘渠偏似雪,莫近鬓毛生。 翻开《全唐诗》 ,咏杨花、柳絮的篇章甚多,这首《柳絮》却与众不同:它既没有刻意描摹柳絮的形态,也没有借柳絮抒写惜别伤春之情,而是以凝炼准确的语言,概括出柳絮最主要的特征,求神似而不重形似,简洁鲜明,富有风趣。

柳絮"似花还似非花",极为纤细、轻灵,无风时慢悠悠地落到地面,一遇上风,那怕是和煦的微风,也会漫天飞舞起来。它的这种性状是很难描述的。薛陶说:"二月杨花轻复微",并没说清是怎么个轻法。雍裕之从风和柳絮的关系上落笔,并对比了柳絮在"无风"和"有风"时两种不同的状态,只十个字,就将柳絮的特征给具体地描绘出来了,这不能不说是状物的高手。

诗的第三句写柳絮的颜色。柳絮不仅其轻飞乱舞之状象雪,而且其色也似雪。所以东晋谢道韫早就以柳絮喻雪花,赢得了"咏絮才"的美名。可见要描绘柳絮的颜色,还是以白雪为喻最为恰切。但如果仅指出其"偏似雪",那就是重复前人早就用过的比喻,显得淡而无味,所以诗人紧接着补上第四句:"莫近鬓毛生"。这一笔补得出人意表,十分俏皮。自来人们多以霜雪喻白发,这里因为柳絮似雪,遂径以柳絮隐喻白发,这已不落窠臼;不仅如此,诗人又从咏物进而表现人的情思:人们总是希望青春永驻,华发迟生,而柳絮似雪,雪又象白发,所以尽管柳絮似乎轻盈可爱,谁也不希望它飞到自己的头上来。这一句在全诗中起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写出了人物的思想感情。这也可以说是托物言志、借物抒怀的又一格吧。

这首诗通篇无一字提及柳絮,但读完全诗,那又轻又白的柳絮,似乎就在我们眼前飞舞,它是那样具体,那样鲜明,似乎一伸手就可捉摸。全诗二十个字,如同一个精心编制的谜语。由于准确地道出了柳絮的特征,那谜底叫人一猜就着。于此可见诗人体察事物之细,艺术提炼功夫之深。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