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3 04:45:48

孙钟龄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文化人物
文化人物
编辑分类

孙钟龄(?~1630),明朝万历年间人,明代戏曲作家,籍贯生平均不详,字仁孺,号峨嵋子,又号白雪道人、白雪楼主人。从崇祯刊本《醉乡记》所附王克家序中提到:"吾友孙仁孺,才未逢知",可见孙钟龄是一个怀才不遇的文人。孙钟龄的作品文词极爽,守韵极严,是明代传奇中特色鲜明的可读之作,所撰传奇今存《东郭记》、《醉乡记》二种,俱存,合称《白雪楼二种曲》,而以《东郭记》著称于世。

基本信息

  • 本名

    孙钟龄

  • 仁孺

  • 峨嵋子、白雪道人、白雪楼主人

  • 所处时代

    明朝

  • 逝世日期

    1630年

  • 主要作品

    《东郭记》、《醉乡记》

  • 职业

    明代戏曲家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概述

孙钟龄是明代戏曲作家,生平事迹不详。

孙钟龄的《东郭记》撷取《孟子》中"齐人有一妻一妾"的故事,再汇之以王驩、淳于髡、陈仲子等人的事迹衍化而成。齐人等吹牛家依靠诈骗手段居然步步高升,爬上了齐国将相的宝座,这正是对明末的荒唐吏治和黑暗官场的变相讽刺和深刻揭露。

《醉乡记》写乌有生和毛颖才情过人,却在醉乡之中屡遭磨难。铜士臭的高中导致乌有生事业上失败;卓文君的妹妹嫁给胸无点墨的白一丁,又使得乌有生在婚姻上败北。钱财权势大于真才实学,这正是明代科考中黑暗一面的真实写照。

《古本戏曲丛刊二集》并收两剧,其中《东郭记》系据刻本中最早的明万历间白雪楼刊本影印,《醉乡记》据明崇祯刻本影印。

折叠 编辑本段 所属流派

戏曲史上往往将宗汤、学汤较为明显并有所成就的剧作家们称为

高濂的高濂的"临川派",或者称以汤显祖室名为题的"玉茗堂派"。近代吴梅在《中国戏曲概论》中说:"有明曲家,作者至多,而条别家数,实不出吴江、临川、昆山三派。"

《玉簪记》作者高濂、《东郭记》作者孙钟龄和《红梅记》作者周朝俊,也归纳到"玉茗堂派"之中。以男女至情反对封建礼教,以奇幻之事承载浪漫风格,以绮词丽语体现无边文采,这正是宗汤、学汤的临川派剧作家们所孜孜以求的重要方面。在戏曲创作理论中反对拟古和拘泥格律,其作品则饱含鲜明的反封建礼教的启蒙思想,对封建礼教的黑暗政治进行了暴露和抨击。明清两代不少戏曲作家承其风格而特色相似,时称"玉茗堂派"或"临川派"。在国际上产生很大影响,被誉为"东方的莎士比亚"。有诗文《玉茗堂集》、《红泉逸草》和《问棘邮草》等。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简介

折叠 《东郭记》

是一部辛辣的讽刺剧,内容取自《孟子》"齐人有一妻一妾",乞饮"东郭□间"故事,以"齐人"为主角,兼写与他臭味相投的淳于髡等一伙无耻之徒,他们开始时在坟间乞食、偷鸡摸狗,后来凭借逢迎献媚、权门行贿等卑劣手段博取荣华富贵;及至做官以后,又互相倾轧,勾心斗角,丑态百出。孙钟龄假托古人,揭露明代官场内幕的黑暗,兼吐胸间的不平之气。情节与人物的处理,虽然明显地作了夸张,但就内容和主题说来,仍然是严肃的。另一部写"乌有生"和"无是公"等人物的闹剧《醉乡记》,也是孙钟龄的抒愤之作,表达了作者对功名的感慨。

折叠 《醉乡记》

《醉乡记》上、下二卷,共四十四出。全剧通过写一个荒诞的梦境乡里的荒唐遭遇,

李白诗意李白诗意抒发士子文人们的落魄、愤懑之情。里面也穿插着神仙鬼怪的神话故事,最后几出的现实中的大团圆结局处理,给人的感觉是适应统治阶级需要的改动。主人公乌有先生,"自小能文,从来多韵",但科举无望,于是纵情山水,遂邀密友毛颖,陈玄,罗文,楮先生四人同往醉乡一游。其年兄子墨,已登仕途,为其饯行。同时带言,乌有东邻无是公有女焉娘,容貌绝代,淑德贤惠,尚待字闺中。其父赏识乌有之文采人物,有意通姻,又苦无人致意。又讲及天上仙界嫦娥过问才子佳人婚姻簿,月老重点鸳鸯簿。龙王听乌有先生过境,延其宫中饮酒作赋,尽兴而归。目不识丁又自视甚高的白一丁与其挚友守钱奴铜腥夫,看不过乌有等人的酸腐气,亦往醉乡试图分个高低。在醉乡他们遇到李白、刘伶、毕卓三酒仙,在睡乡遇到轩辕帝及希夷公。因为遇到专"妒人之合,喜人之离"的情魔及五穷鬼的从中作梗,再加上时移境迁,在卓王孙嫁小女和科考中,五人大败而归。白、铜二人却成全婚姻,高中状元。一切一切的经历荒诞有无奈,是本剧的精彩之处。第二十五出,众人醒来却是南柯一梦。回到现实,东邻之女有意乌有先生。莫夫人托媒春梦娘,无是公托子墨。仙界月老与情魔斗法,打败五穷,嫦娥降祉。乌有等一举五人,高中科举。衣锦还乡,并与焉娘成婚,众人贺喜,大团圆的结局。

最早点出"醉乡"二字,且又明确记述的是初唐的王绩。这位五斗先生的《醉乡记》则颇承这份初纲的髓神,尚有一缕清逸志气,尚有一番神仙意趣。

王 绩王 绩及至韩昌黎作《毛颖传》虽则幻事巧构,文锋独绝,但志气已作怨气,意趣渐作牢骚,用世之心作讽世之举,终是自伤罢了。不过,《毛颖传》中论及"毛颖与绛人陈玄、弘农陶泓,及会稽褚先生友善,相推致,其出处必偕。" 东坡居士亦写过《醉乡记》,则几乎拿王绩的《醉乡记》潦潦改了些句读,戏仿之作都算不上,倒像是读王绩的集子时随意朱笔勾划了一些圈子、点线罢了,而自号"白雪道人"的孙钟龄把这些先前的《醉乡记》搜罗齐备,终日品读研习。想来孙钟龄也热望着入"醉乡"一游,不过孙钟龄还要把他的所见所闻与众人分享,孙钟龄自导自演,创作了《醉乡记》传奇剧本。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特色

孙钟龄以种种漫画式的描绘他的戏曲创作,多运用幻想和夸张的艺术手法,具有明显的讽刺剧的特色。

孙钟龄偏重于以嬉笑怒骂的态度暴露和抨击现实,刻画人物性格不够深刻,以奇幻之事承载浪漫风格,以绮词丽语体现无边文采。

折叠 《东郭记》

撷取《孟子》书中人物的事迹,并以《齐人》一章为主要线索,加以贯串,孙钟龄借《东郭记》揭露了封建官僚和文人贿赂公行、廉耻丧尽的丑态,表现了愤世忧国的思想感情。

折叠 《醉乡记》

《醉乡记》以相似的手法描写才气横溢的乌有生和毛颖等漫游醉乡,明代戏曲明代戏曲遭到鳖相公的挑剔和文魔等五鬼的磨难;卓文君的妹子看不起有才学的乌有生,而嫁给了白一丁;在考场上,乌有生不被主考和阅卷官录取,

铜士臭却得以高中。孙钟龄对当时颠倒是非的黑暗现实进行了辛辣的讽刺。他的戏曲创作,多运用幻想和夸张的艺术手法,具有明显的讽刺剧的特色。他偏重于以嬉笑怒骂的态度暴露和抨击现实,但刻画人物性格不够深刻。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