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1 10:03:23

玄门八脉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本书首发连载于17K小说网

黄帝乘龙升天,传下登仙天书,得之羽化成神;陈友谅鄱阳惨败,遗有大汉奇宝,获之富甲一方。玄门八脉各有绝学,驰骋江湖尽显神通。

是一部包含道家玄学、武道神功、火器机括、智谋韬略,融合武侠、军事、悬疑几类文学于一体的新武侠小说。

齐云山一脉的传人柳少阳,早年父母死于元末群雄征伐之中。跟随父亲的师弟吕子通经营五行门,着手兴复吴王张士诚的大周基业。拜师"智尊"方天禄习得机关术数,兵法韬略。终能才识卓绝,博览古今。而后闯荡江湖,历经诸多变故。又为燕王朱棣屡出奇谋,赢得靖难之役,席卷大漠北元。主人公人生路上历经风雨,情感之途几多变故。最终能否参破天书,印证仙道?

书中情节既有江湖纷争,玄门恩怨。也有国仇家恨,儿女之情。沙场征伐与机谋深算、刀光剑影与人间问情,互为比衬,相映生辉!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玄门八脉

  • 连载网站

    17K小说网

  • 创作背景

    大明初年洪武年间至永乐年间

  • 作品类型

    武侠,仙侠

折叠 编辑本段 创作背景

全书以大明初年洪武年间至永乐年间为历史背景,讲述了主人公柳少阳的传奇一生。语言精练,情节生动,描绘了一幅江湖武林纷争,天下江山谁主的磅礴画卷。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回目

第一卷

第一回 偶逢佳客演奇斗 烟雨清明蕴谋兴(1~4章)

第二回 隐修避世两朝换 为寻奸逆一事托(5~10章)

第三回 欲凭绝智翻乾覆 暗藏机巧夺天工(11~14章)

第四回 金陵城里初相见 御赦观中迭险情(15~21章)

第五回 酒饮胜处称兄弟 语歌秦淮连水天(22~27章)

第六回 贺寿举宴招魔匪 行险解厄会贤公(28~32章)

第二卷

第七回 自古中州地膏腴 何方鬼影盗千金(33~40章)

第八回 怪事途遇戏宵小 微灯掩映现佳人(41~48章)

第九回 九宫泰玄引恩怨 掌转爻变却怪杰(49~59章)

第十回 正邪混沌施辣手 阴阳绞斗作死搏(60~71章)

第十一回 凤山古刹约远游 姑苏夜雨缔良缘(72~78章)

第十二回 嗜血邪尊如鬼魅 漫瀚天海挂长帆(79~86章)

第十三回 火冲海阵千军破 船逢恶道剑轨寒(87~94章)

第十四回 廿载流为他乡客 血恨讲与后来人(95~102章)

第十五回 道法精聚玄功授 真元却散夙愿说(103~111章)

第三卷

第十六回 绿林恶盗得秘讯 紫府真人显神通(112~118章)

第十七回 经年重聚述前事 夜里登临陈旧情(119~126章)

第十八回 群魔作祟生恶斗 乱鬼纷至逞凶顽(127~135章)

第十九回 众僧护寺浑不畏 诸派觎宝几相争(136~145章)

第二十回 山腹甬道逢乱斗 谒文隐语透玄机(146~156章)

第二十一回 云居仙谷寻秘宝 五龙潭底现奇珍(157~164章)

第二十二回 高僧远来化险难 芳心了断以何堪(165~172章)

第四卷

第二十三回 宦府吟歌覆云雨 爱侣生恨杳行踪(173~180章)

第二十四回 乍遇旧识探险秘 力敌阎君遁困缚(181~190章)

第二十五回 阋于萧墙迎旧主 百转昏烟乱群枭(191~198章)

第二十六回 杀机暗涌起争斗 眉睫事迫乱心神(198~206章)

第二十七回 图穷匕现生内祸 刀山火海卷腥风(207~217章)

第二十八回 溘然长逝道隐秘 复国梦碎殒洞中(218~227章)

第二十九回 计啜脱围走海外 命搏疏虑陷汪洋(228~237章)

第三十回 沉浮恶浪睹奇变 忐忑心旌起波澜(238~245章)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赏析

楔子(节选)

玄门自盘古开天辟地,传至世间。黄帝崆峒问道开宗演教,老子传经立说道法弘扬。而后三茅真君茅山得道,张道陵乘虎弘法,钟离权吕洞宾修身登仙,王重阳张紫阳南北开宗。

前后万千载,至元明相交之际,江湖玄门的大小门派,数以百计。其中以南北各四派玄门武学最精,北四派为昆仑、崆峒、华山、嵛山,南四派乃青城、武当、龙虎、齐云,人称"玄门八脉"。武林江湖行走之人,但听得"玄门八脉"之名,无不以为高人,心怀敬畏。

相传轩辕黄帝于荆山昆台修行,悟道成仙,乘龙升天之时传下天书,唤作"太乙登仙录"。载吐运天地之清气,问道登仙之法门。分作七诀,合北斗七星之数,分散在九州的名山大川之间。

玄门自古有传言,七诀聚首,依法修道。大成之时便可以超脱生死,同辉日月,与山川齐寿,羽化成仙。

然万年千载之中,七诀中数篇不知所在何处,无人得闻;数篇为江湖玄门大派代代镇派之宝,秘不相示。光阴荏苒,历代兴亡,几多有心之人欲久注天人之内而苦苦寻觅。虽远涉海角,云游天涯,却始终无人能聚首七诀。

岁月流转,江山更迭,时至元廷末年,天下烽烟并举,群雄割据。

至正二十六年冬,朱元璋调兵遣将,一路上拔州克府,以重兵围困住了吴王张士诚的都城平江。一时间平江城外,营台起伏,兵戈林立,毂辕万计。城上城下,铣炮喊杀之声昼夜不息。

到了第二年春,两军依旧相持不下。然而此时,平江城内粮草将尽,城池已是岌岌可危。

城内吴王宫大殿之中,一名身着龙袍的男子倚坐在厅堂中央的龙椅上,面色阴沉,愁眉不展。堂下站着七八员穿着甲胄的战将,也都是面有凄惶之色。

第一卷 第9章 玄通心刃(节选)

吕子通缓步度到到场中,脸上瞧不出喜怒,朗声道:"南华子道长,这最后一场,吕某既然应战也就不再客套了,请吧!"

右手呛啷一声,抽出一柄暗红色剑身的宝剑转而喟然道:"这柄剑锋锐少有,唤作'赤虹',昔年也不知用他斩了多少鞑子匪逆,而后多年不用,不想今日与南华子道兄比武,又能再见天日!"言罢两足踏定,拈个剑诀严阵以待。

昆嵛派一边,南华子笑道:"吕掌门快人快语,贫道也就不再多说,这就下场领教了!"

话音落罢,将拂尘插在背上,手中翻出一柄古剑,也不出鞘,两足一错已冲到场中。眼中芒光一闪,迎面而上,一招"苍鹰搏虎"直点吕子通腰腹阴都,石关两穴。

这招"苍鹰搏虎"只是嵛山派入门剑法,南华子使出却别具一番凌厉。

吕子通见南华子连剑带鞘直冲而来,向左滑开三尺,右手赤虹剑反撩南华子下盘。

南华子一式未全使出,已然变招,回剑直抵吕子通赤虹剑剑脊。"叮!"的一声两剑尖脊相触,仿佛黏在一起一般发出"咝咝"声响。

吕子通一拽之下抽剑不回,只觉一股灼流自剑身涌到手心直入体内,当下也催加玄功内力逆上相抗。

两人相持少顷,南华子脸上淡紫升腾,双目如炬,袖袍微微鼓起;吕子通面色由红转紫由紫转红变幻数次,周身衣衫鼓荡,腾起道道白气。

忽听"咔嚓!"一声,南华子手上古剑的剑鞘受不住两人内力叠加,断做数截落在地上,露出了紫黑色的剑身。南华子见状蓦地回剑收手,飘然退出数丈立定。

吕子通登时如释重负,朝南华子手中那柄紫黑色宝剑看去,忽地沉声道:"如若吕某眼力不差,道长手中这柄宝剑,便是你嵛山派掌门相传的信物'玉阳剑'吧。多年不见,想不到南华道兄已然做了嵛山派掌门!"

原来这柄"玉阳剑"乃嵛山开派祖师王处一真人昔年悟道所铸,金石莫当其锋,而后传承下来,嵛山历代以之为掌门人信物。

南华子听了沉默半晌,抬眼望着天际晚霞流光,语调铿锵道:"吕掌门好眼力,家师玄阳子年前已然仙逝,临去之际嘱咐我做嵛山派掌门人,弘大玄门昆嵛山一脉!"

说着右手玉阳剑斜引,接着道:"方才你我比拼玄功内力,吕掌门修为虽略有不及贫道之处,南华子却也颇为佩服,接下来再来领教吕掌门的剑法!"

方才吕子通比拼功力之下数番几欲不支,运转体内五行乾坤之气勉力支撑,心中已明南华子内力修为显在自己之上。听南华子说要比试剑法,暗想此人武功深不可测,当以守为先方有生机,当下足踩守御方位,纳气凝神而待。

忽而见南华子身影飘忽欺身而来,玉阳剑化作一道紫芒刺向吕子通胸前。吕子通足踏九宫位移步闪避,赤虹剑横封相格。

两人一攻一守各显神通,南华子嵛山派剑法施展开来,招招凌厉好似蛟龙翻腾,绕着对手来回穿梭,身影飘忽不定;吕子通步法沉稳,剑法如烟如雾荡起一阵玄光,严遵九宫八卦位守御之时屡有反击。

两人卷起的周身几丈气劲如刀似刃,交错间呼呼作响,两把宝剑划出的赤紫数道寒芒上下翻飞。

转眼间两人剑法上拆了四十余招,南华子赞一声:"吕掌门好本事,足依玄理,剑法精奥,果然有大家之风!"说罢,足下道履腾挪如飞,手上紫焰吞吐,招式批亢捣虚变幻更快!

第一卷 第21章 险中脱身(节选)

通玄子手里长剑过处,虽大多刺向的都是对手四肢等不碍性命之处。但一众侍卫军兵前赴后继,如潮涌将过来,其间也不乏多有好手与他纠缠几招。如此渐渐惹得通玄子性起,长剑带着紫芒寒光四处翻飞,便好似一条巨蟒要择物而噬,多有刺出致命的重手。

一边的冲虚子仍如两月前在尊胜塔前时一般,拿着一对几十斤重的铜钹。整个人飘忽在枪林刀浪的间隙间,往复闪转奔走,并不主动出手伤人。但每每有人杀到他近前,他便将手里铜钹轮出。

这对铜钹在他手里,便好似两个镶嵌这钢刃的铜轮,所挥之处不断有冲上之人血肉飞溅,惨叫连连。这般一来,他所到之处,围上来的军士心里惊惧,多是纷纷让开。

他见如此,倒也好整以暇,不时间口中念咒,把手里铜钹转将起来,每"梆!"地互击一下,人从中便有一人晕倒在地。如此一来,四面军兵侍卫更是如见鬼神,个个唯恐避之不及。

人群中,一身着锁子金甲的统领见到这般情形,高呼一声道:"贼人持械拒捕!众侍卫军兵听令,四面围住,施箭放铳,就地格杀!"

那些个四周的官兵侍卫,听了这话纷纷后退列阵,搭弩抬铳。南华子边与楚望南相斗,边瞧着通玄冲虚两人这边,见官兵列阵要释放火器弩箭,只怕情形多有不妙。又暗自算了算时间,估摸着柳少阳几人此时也应走得远了。

当下两足一错,南华子向一旁跃出数丈,甩脱了楚望南,扬声长笑道:"山前不见山后见!多谢楚真人陪贫道斗剑,当真好是痛快!你我来日方长,今夜我三人也耍也耍了,便对不住要失陪了!"说着纵身一跃,与冲虚子和通玄子站在一处,叫道:"今日到此为止,咱们这便去吧!"

那边众官兵倒是训练有素,转眼工夫已列阵完毕。百余部弩机火铳的弩箭弹丸,一股脑朝他三人齐射过来!

南华子与通玄子见了忙把手中长剑急转,舞得有如两轮满月一般,护住周身和冲虚子。但听得"叮叮当当"连声脆响,密如炒豆。那射过去的漫天箭矢弹丸,纷纷被两人转出的剑幕挡了下来。

众弩手铳手见状,还要搭弦上弹再放。南华子三人却早已跃起,奔上了四周屋顶,只是晃得几晃,便隐遁在了夜色里。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