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1 00:45:49

盖宽饶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政治人物
政治人物
编辑分类

盖宽饶(公元前105年―公元前60年) ,字次公,魏郡人,为汉宣帝太中大夫,奉使称意,擢为司隶校尉。司隶校尉,武帝特置,专门负责对京城的监察。上至皇后太子,下至公卿百官,可以一起监督,故称"虎臣"。宽饶刚直奉公,正色立朝,公卿贵戚惧恨,因上书言事,宣帝信谗不纳,神爵二年辛酉(前60年)九月,宽饶引佩刀自杀,众莫不怜之。

基本信息

  • 本名

    盖宽饶

  • 别称

    盖虎臣

  • 字号

    字次公

  • 所处时代

    汉朝

  • 民族族群

    汉人

  • 出生地

    滕州(滨湖盖村)

  • 出生时间

    前105年

  • 去世时间

    前60年

  • 主要作品

    《韩氏易传》注

  • 主要成就

    汉朝经易学家、廉洁虎臣

  • 师父

    韩商

  • 职称

    汉宣帝太中大夫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折叠 概述资料

盖宽饶最初因通晓经术,而担任郡中文学官。后来举孝廉(汉代选拔官吏制度),升任郎官。由于盖宽饶选举方正,对答政事经义成绩优良,升任谏大夫,管理郎中户将事务。盖宽饶弹劾上奏卫将军张安世的儿子侍中、阳都侯张彭祖过殿门不下车,并连及张安世居住无裨益。张彭祖当时过殿门的确下了车,盖宽饶因举奏大臣不实而获罪,贬任卫司马

盖宽饶起初担任司马时,亲自巡察士兵的营舍,看他们吃住的地方,亲自慰问患病的士兵,并安排医药,对他们的恩情很厚。等到岁末交接工作,皇上亲临慰劳军队之后,几千名士兵都叩头自愿请求多服役一年,来报答盖宽饶的厚德。宣帝嘉奖了宽饶,并让他做太中大夫,巡察世风。他对好的风气多有称誉、提倡,对坏的则多有贬责、排斥,尽职尽责。盖宽饶被提拔为司隶校尉,追查检举没有什么回避的,无论大小事情都要检举,因此被他弹劾的人很多。皇亲国戚以及郡国官员到长安,都畏惧他而没人敢触犯禁令,京城非常清明。

平恩侯许伯乔迁新居,丞相、御史、将军、中二千石都去道贺,盖宽饶却没去。许伯专门请他,他才去。许伯亲自为他斟酒,说:"因为您后来。"盖宽饶说:"不要给我多斟酒,我是个容易借酒发狂的人。"丞相魏侯笑着说:"次公清醒时也敢发狂,为什么一定要酒呢?"在座的人都看着他,(认为自己卑下)对他十分谦敬。酒喝到高兴时奏起音乐,长信少府檀长卿起来跳舞,装扮成猴子与狗相斗。座中宾客都大笑。盖宽饶不高兴,就起身快步离开,向皇上弹劾长信少府作为列卿的身份却与猴子嬉戏,失去礼数。皇上要治他的罪,许伯替他谢罪,过了很久,皇上的怒气才平息。

折叠 志在奉公

宽饶为人性格刚直,高风亮节,志在奉公。家中贫困,每月俸禄几千钱,其中一半赏给当耳目送消息的吏民。身为司隶,他的儿子经常步行前去戍守北方边境,公正廉洁如此。然而他又为人苛刻,好陷害他人,在位官员及贵戚人人跟他结怨,又好借事批评朝政,冒犯皇上旨意。同僚后进有的官至九卿,宽饶自以为行为清廉,才能过人,有益于国家,却被平庸之辈超越,更加失意不快,多次上疏谏诤。太子庶子王生赞赏宽饶的节操,但不同意他的这些做法,写信对他说:"英明君主知道你廉洁公正,不畏强暴,所以把司察的官职授命给你,把奉行使命的大权交付给你,高官厚禄也给了你。你应该日夜思虑当世急务,执行法律,宣扬教化,担忧天下,即使日日办好事,月月有功劳,还是没有很好地称职报恩。"宽饶没有采纳他的意见。

折叠 悲惨故事

那时皇上正用刑法,信任宦官,盖宽饶就用密封的奏章进谏。皇上认为他怨谤朝廷的毛病始终不改掉。谏大夫郑昌同情盖宽饶忠心正直忧国忧君(而遭罪),就上书称颂他。皇上没听取他的意见,还是罢免盖宽饶的官职。盖宽饶在宫前北楼下用佩刀自杀,众人无不同情他。

折叠 编辑本段 史籍记载

盖宽饶字次公,魏郡人也。明经为郡文学,以孝廉为郎。举方正,对策高第,迁谏大夫,行郎中户将事。劾奏卫将军张安世子侍中阳都侯彭祖不下殿门,并连及安世居位无补。彭祖时实下门,宽饶坐举奏大臣非是,左迁为卫司马。

先是时,卫司马在部,见卫尉拜谒,常为卫官繇(zhòu)使市买。宽饶视事,案旧令,遂揖官属以下行卫者。卫尉私使宽饶出,宽饶以令诣官府门上谒辞。尚书责问卫尉,由是卫官不复私使候、司马。候、司马不拜,出先置卫,辄上奏辞,自此正焉。

宽饶初拜为司马,未出殿门,断其禅衣,令短离地,冠大冠,带长剑,躬案行士卒庐室,视其饮食居处,有疾病者身自抚循临问,加致医药,遇之甚有恩。及岁尽交代,上临飨罢卫卒,卫卒数千人皆叩头自请,愿复留共更一年,以报宽饶厚德。宣帝嘉之,以宽饶为太中大夫,使行风俗,多所称举贬黜,奉使称意。擢为司隶校尉,刺举无所回避,小大辄举,所劾奏众多,廷尉处其法,半用半不用,公卿贵戚及郡国吏繇使至长安,皆恐惧莫敢犯禁,京师为清。

平恩侯许伯入第,丞相、御史、将军、中二千石皆贺,宽饶不行。许伯请之,乃往,从西阶上,东乡特坐。许伯自酌曰:"盖君后至。"宽饶曰:"无多酌我,我乃酒狂。"丞相魏侯笑曰:"次公醒而狂,何必酒也?"坐者毕属目卑下之。酒酣乐作,长信少府檀长卿起舞,为沐猴与狗斗,坐皆大笑。宽饶不说,昂视屋而叹曰:"美哉!然富贵无常,忽则易人,此如传舍,所阅多矣。唯谨慎为得久,君侯可不戒哉!"因起趋出,劾奏长信少府以列卿而沐猴舞,失礼不敬。上欲罪少府,许伯为谢,良久,上乃解。

宽饶为人刚直高节,志在奉公。家贫。奉钱月数千,半以给吏民为耳目言事者。身为司隶,子常步行自戍北边,公廉如此。然深刻喜陷害人,在位及贵戚人与为怨,又好言事刺讥,奸犯上意。上以其儒者,优容之,然亦不得迁。同列后进或至九卿,宽饶自以行清能高,有益于国,而为凡庸所越,愈失意不快,数上疏谏争。太子庶子王生高宽饶节,而非其如此,予书曰:"明主知君洁白公正,不畏强御,故命君以司察之位,擅君以奉使之权,尊官厚禄已施于君矣。君宜夙夜惟思当世之务,奉法宣化,忧劳天下,虽日有益,月有功,犹未足以称职而报恩也。自古之治,三王之术各有制度。今君不务循职而已,乃欲以太古久远之事匡拂天子,数进不用难听之语以摩切左右,非所以扬令名全寿命者也。方今用事之人皆明习法令,言足以饰君之辞,文足以成君之过,君不惟蘧氏之高踪,而慕子胥之末行,用不訾之躯,临不测之险,窃为君痛之。夫君子直而不挺,曲而不诎。《大雅》云:'既明且哲,以保其身。'狂夫之言,圣人择焉。唯裁省览。"宽饶不纳其言。

是时,上方用刑法,信任中尚书宦官,宽饶奏封事曰:"方今圣道浸废,儒术不行,以刑余为周、召,以法律为《诗》、《书》。"又引《韩氏易传》言:"五帝官天下,三王家天下,家以传子,官以传贤,若四时之运,功成者去,不得其人则不居其位。"书奏,上以宽饶怨谤终不改,下其书中二千石。时,执金吾议,以为宽饶指意欲求禅,大逆不道。谏大夫郑昌愍伤宽饶忠直忧国,以言事不当意而为文吏所诋挫,上书颂宽饶曰:"臣闻山有猛兽,藜藿为之不采;国有忠臣,奸邪为之不起。司隶校尉宽饶居不求安,食不球饱,进有忧国之心,退有死节之义,上无许、史之属,下无金、张之托,职在司察,直道而行,多仇少与,上书陈国事,有司劾以大辟,臣幸得从大夫之后,官以谏为名,不敢不言。"上不听,遂下宽饶吏。宽饶引佩刀自刭北阙下,众莫不怜之。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