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0 16:27:28

拟魏太子邺中集诗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
其他
编辑分类

《拟魏太子邺中集诗》是南北朝诗人谢灵运邺下文人集团为拟作对象创作的一组诗,共八首。萧统将其收录在《文选·卷三十》杂拟古诗类,题为《拟魏太子邺中集诗八首》。

基本信息

  • 作品名称

    《拟魏太子邺中集诗》并序

  • 作者

    谢灵运

  • 创作年代

    南北朝

  • 作品出处

    文选

  • 文学体裁

    诗歌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谢灵运(385年-433年):原名公义,字灵运,以字行于世,小名客儿,世称谢客,陈郡阳夏县(今河南太康)人,生于会稽郡始宁县(今浙江上虞),出身陈郡谢氏。南北朝时期诗人、佛学家、旅行家。少即好学,博览群书,工诗善文。其诗与颜延之齐名,并称"颜谢",是第一位全力创作山水诗的诗人,他还兼通史学,擅书法,曾翻译外来佛经,并奉诏撰《晋书》。明人辑有《谢康乐集》。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原文

《拟魏太子邺中集诗》

折叠 魏太子

序:

建安末,余时在邺宫,朝游夕燕,究欢愉之极,天下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难并;今昆弟友朋,二三诸彦,共尽之矣。古来此娱,书籍未见。何者?楚襄王时有宋玉、唐、景,梁孝王时有邹、枚、严、马,游者美矣,而其主不文。汉武帝徐乐诸才,备应对之能,而雄猜多忌,岂获晤言之适!不诬方将,庶必贤于今日尔。岁月如流,零落将尽,撰文怀人,感往增怆!其辞曰:

百川赴巨海,众星环北辰。照灼烂霄汉,遥裔起长津。

天地中横溃,家王拯生民。区宇既涤荡,群英必来臻。

忝此飮贤性,由来常怀仁。况值众君子,倾心隆日新。

论物靡浮说,析理实敷陈。罗缕岂阙辞,窈窕究天人。

澄觞满金罍,连榻设华茵。急弦动飞听,清歌拂梁尘。

何言相遇易,此欢信可珍!

折叠 王粲

家本秦川,贵公子孙,遭乱流寓,自伤情多。

幽厉昔崩乱,桓灵今板荡。伊洛既燎烟,函崤没无像。

整装辞秦川,秣马赴楚壤。沮漳自可美,客心非外奖。

常叹诗人言,式微何由往?上宰奉皇灵,侯伯咸宗长。

云骑乱汉南,宛郢皆扫荡。排雾属盛明,披云对清朗。

庆泰欲重迭,公子特先赏。不谓息肩愿,一旦值明两。

并载游邺京,方舟泛河广。绸缪清燕娱,寂寥梁栋响。

既作长夜饮,岂顾乘日养。

折叠 陈琳

袁本初书记之士,故述丧乱事多。

皇汉逢迍邅,天下遭氛慝。董氏沦关西,袁家拥河北。单民易周章,窘身就羁勒。岂意事乖已,永怀恋故国。相公实勤王,信能定蝥贼。复睹东都辉,重见汉朝则。余生幸已多,矧乃值明德。爱客不告疲,饮燕遗景刻。夜听极星烂,朝游穷曛黑。哀哇动梁埃,急觞荡幽默。且尽一日娱,莫知古来惑。

折叠 徐干

少无宦情,有箕颍之心事,故仕世多素辞。

伊昔家临淄,提携弄齐瑟。置酒饮胶东,淹留憩高密。此欢谓可终,外物始难毕。摇荡箕濮情,穷年迫忧栗。末涂幸体明,栖集建薄质。已免负薪苦,仍游椒兰室。清论事究万,美话信非一。行觞奏悲歌,永夜系白日。华屋非蓬居,时髦岂余匹。中饮顾昔心,怅焉若有失。

折叠 刘桢

卓荦偏人,而文最有气,所得颇经奇。

贫居晏里闬,少小长东平。河兖当冲要,沦飘薄许京。

广川无逆流,招纳厕群英。北度黎阳津,南登纪郢城。

既览古今事,颇识治乱情。欢友相解达,敷奏究平生。

矧荷明哲顾,知深觉命轻。朝游牛羊下,暮坐括揭鸣。

终岁非一日,传巵弄新声。辰事既难谐,欢愿如今并。

唯羡肃肃翰,缤纷戾高冥。

折叠 应玚

汝颍之士,流离世故,颇有飘薄之叹。

嗷嗷云中㕍,举翮自委羽。求凉弱水湄,违寒长沙渚。

顾我梁川时,缓步集颍许。一旦逢世难,沦薄恒羇旅。

天下昔未定,托身早得所。官渡厕一卒,乌林预艰阻。

晚节值众贤,会同庇天宇。列坐荫华榱,金罇盈清醑。

始奏延露曲,继以阑夕语。调笑辄酬答,嘲谑无惭沮。

倾躯无遗虑,在心良已叙。

折叠 阮瑀

管书记之任,故有优渥之言。

河洲多沙尘,风悲黄云起。金羁相驰逐,联翩何穷已。

庆云惠优渥,微薄攀多士。念昔渤海时,南皮戏清沚。

今复河曲游,鸣䈔泛兰汜。躧步陵丹梯,并坐侍君子。

妍谈既愉心,哀弄信睦耳。倾酤系芳醑,酌言岂终始。

自从食萍来,唯见今日美。

折叠 平原侯植

公子不及世事,但美遨游;然颇有忧生之嗟。

朝游登凤阁,日暮集华沼。倾柯引弱枝,攀条摘蕙草。

徙倚穷骋望,目极尽所讨。西顾太行山,北眺邯郸道。

平衢修且直,白杨信袅袅。副君命饮宴,欢娱写怀抱。

良游匪昼夜,岂云晚与早。众宾悉精妙,清辞洒兰藻。

哀音下回鹄,余哇彻清昊。中山不知醉,饮德方觉饱。

愿以黄发期,养生念将老。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探析

谢灵运《拟魏太子邺中集诗》是以邺下文人集团为拟作对象的组诗,有关《邺中集》的真实存在性及拟作舍孔融而加曹植的作法历来存有很大争议,通过考证、推论,认为《邺中集》原本应该不存,所谓的"集"应为"宴集"、"编辑"理解,即谢氏模拟的不仅是诸子的宴会诗还有曹丕的编辑行为。

将曹植纳入拟作,原因不在于身世比附寄托,而是选择的模拟对象为"邺中七子"而非"建安七子",组诗的创作动机也绝非借前人之境来抒发自我之情而在于谢氏追忆远古情结以及贵族文人意识。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