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4 16:08:49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高克非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2个义项):

高克非 - 中国画家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高克非,1968年生于北京,自幼酷爱绘画。小学期间绘画作品多次在北京市少年绘画比赛中获奖。曾于北京市朝阳区教师进修学校有幸得到周思聪、金鸿钧等画界前辈的颁奖。1979年拜齐白石入室弟子王庆雯先生为师,正式学习中国画。后拜张世简先生为师,深入学习写意花鸟画。自1990年起,师从娄师白先生,专心研习齐派艺术。

最擅写意花鸟,偶作指画。旁涉诗书、篆刻、戏曲诸艺,尤好鉴赏藏珍。2004年入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硕士研究生班深造。

自1996年至今,国画创作之余从事书画收藏与鉴赏,常为北京各大艺术公司、收藏机构以及国内外收藏界人士鉴定书画,尤其在对齐白石先生的书画鉴定上,博得了业内人士一致认可。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高克非

  • 出生地

    北京

  • 毕业院校

    中央美术学院首届艺术管理研究生班 

  • 祖    籍

    黑龙江

  • 民    族

  • 国    籍

    中国

  • 职    业

    画家

  • 主要成就

    《山水》获"首届全国扇子艺术大展"优秀奖
    《秋艳》获"炎黄子孙与各国友好国际书画展"优秀奖
    《竹鸡》获"炎黄子孙书画大赛"优秀奖
    《寒梅》获中国书画艺术沙龙第一回展一等奖

  • 代表作品

    《齐白石像》《耄耋图》《官上加官》《葫芦蜻蜓》《蕉荫鹅睡》

  • 出生日期

    1968年

折叠 编辑本段 个人简介

高克非,1968年生于北京。自幼酷爱绘画,他的绘画作品在小学期间经常参加北京市儿童书画比赛,曾于北京市朝阳区教师进修学校有幸得到周思聪、金鸿钧等画界前辈的颁奖。1979年拜齐白石入室弟子王庆雯先生为师,正式学习中国画,同时自学篆刻。曾有篆刻作品"锲而不舍"、"业精于勤"发表于1983年10月21日的《工人日报》。

1990年元月,与画友于北京"首都博物馆"举办三人国画联展。画展期间,作品《鹜戏图》被丹麦驻华大使贝林先生购买并收藏。

自1990年10月起,师从齐门高足娄师白先生,从此得以系统地研习齐派艺术。曾有论文《有眼应识真伪-齐白石作品鉴定心得》发表于《收藏家》杂志第4期(总102期)。

1997年加入北京市美术家协会

2007年加入"中国收藏家协会"。

高克非最擅写意花鸟,偶作指画,旁涉诗书、篆刻、戏曲诸艺,尤好鉴赏藏珍。自1996年至今,艺术创作之余从事书画收藏与鉴赏,尤其在对齐白石先生的书画鉴定上,博得了业内人士一致认可。

代表作品有《齐白石像》、《耄耋图》、《官上加官》、《葫芦蜻蜓》、《蕉荫鹅睡》。

1996年高克非与张仃先生在怀柔1996年高克非与张仃先生在怀柔1997年高克非与启功先生1997年高克非与启功先生2000年高克非与邹佩珠女士2000年高克非与邹佩珠女士2009年高克非与溥心畲先生夫人李墨云女士2009年高克非与溥心畲先生夫人李墨云女士

高克非与恩师张世简先生高克非与恩师张世简先生高克非与恩师娄师白先生高克非与恩师娄师白先生

折叠 编辑本段 艺术年表

1968年

生于北京,自幼酷爱绘画;

1979年

拜齐白石入室弟子王庆雯先生为师,正式学习中国画;

1983年

篆刻作品"锲而不舍"、"业精于勤"发表于10月21日的《工人日报》(第4版);

1987年

3月,国画作品《寒梅》入选中国书画艺术沙龙第一回展并获一等奖;

1988年

拜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著名花鸟画家张世简先生为师,进一步深入学习中国花鸟画;

1989年

8月,国画作品《竹鸡》入选由中国书画报、天津美术学院、湖南省书画院等单位联合举办的"炎黄子孙书画大赛"并获优秀奖;

1990年

1月4日至7日,与画友于首都博物馆举办三人国画联展。北京电视台、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北京日报、北京晚报等多家新闻媒体予以报道,同时得到北京艺术界诸多好评,画展圆满成功。展览期间,作品《鹜戏图》被丹麦驻华大使贝林先生购买并收藏。作品《空谷兰竹》被首都博物馆收藏;

6月,国画作品《秋艳》入选由天津美术学院、河北省美术家协会等单位主办的"炎黄子孙与各国友好国际书画展"并获优秀奖;

9月,国画作品《风竹图》、篆刻作品"天地一指"、"墨神轩主"出版于《养龙斋书画集》(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

10月,拜北京画院著名画家娄师白先生为师,从此得以系统地研习齐派画风;

1992年

美术评论"标志赏析"发表于8月6日《北京晚报》(第8版);

12月,国画作品《墨竹》出版于《华夏书画集锦》(安徽美术出版社);

1993年

11月,参加由中国科协主办的"国际科学与和平周--书画笔会",与著名书画家杨力舟、王迎春、张世简、何镜涵、田镛等合作巨幅花鸟《四季长春图》;

1995年

美术评论《文章千古事--读<石壶评李可染之原委>一文有感》发表于《中国书画报》(10月12日第7版);

12月,国画作品《花卉》入选"首都中青年书画作品展"并被北京市青年宫收藏;

1996年

7月,国画作品《山水》入选由中国文联、人民美术出版社等单位联合主办的"首届全国扇子艺术大展"(中国历史博物馆)并获优秀奖;

10月,国画作品《仙境》入选"北京市美展"并展出;

11月,国画作品《蒲松龄诗意图》入选"北京青年水墨画展"并展出;

1997年

美术评论《笔底真情--浅谈张世简的写意花鸟画》发表于《中国书画报》(1月6日第4版);

《画乃心声--浅谈文人画家的创作心态》发表于《中国书画报》(4月7日第4版);

《写意刍议》发表于《天津青年报》(4月14日第8版);

国画作品《鸭戏》发表于《中国书画报》(5月26日第4版);

11月,国画作品《雨蒙蒙》入选"北京市美展"并展出;

12月,加入北京美术家协会;

1998年

5月,国画作品《葡萄》出版于《北京师白艺术研究会书画集》(中国税务出版社);

1999年

3月,国画作品《秋塘》出版于《中国扇子艺术精品集》(人民美术出版社);

2000年

1月,国画作品《双寿》参展于北京琉璃厂宏宝堂举办的"第二届书画名家精品展"并出版于画集中;

12月,国画作品《笑口常开》参展于北京琉璃厂宏宝堂举办的"迎春画展"并出版于《珍品迎新》画集中;

2003-2004年

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专业硕士研究生班;

2005年

1月,作品《大富贵有期》参展于北京琉璃厂宏宝堂举办的"乙酉画鸡"展并出版于画集中;

4月,论文《有眼应识真伪-齐白石作品鉴定心得》发表于《收藏家》杂志第4期(总102期);

2007年

2月,作品《蛙声十里》参展于由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北京老舍文艺基金会、北京市美术家协会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纪念老舍诞辰108周年--北京记忆名家书画展"并出版于《北京记忆名家书画展作品集》;

4月,作品《大匠之门》出版于《辅仁美术》(中国艺术集团出版发行);

11月,加入"中国收藏家协会";

2008年

作品《泰岱松云》参加"神州圣火传递图"活动并出版于《神州圣火传递图画册》。该作品同时被中国邮政出版为珍藏邮票并由中国集邮总公司发行;

2013年

8月9日-18日于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举办"齐门风韵-高克非水墨画展";

9月5日-26日于肇庆市中国端砚博物馆举办"高克非水墨画展";

作品《平安富贵》捐赠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并参加10月23日-27日于北京中华世纪坛举办的"当代书画名家援助雅安地震灾区大型公益展"。

折叠 编辑本段 获奖收藏

1990年1月,作品《鹜戏图》被丹麦驻华大使贝林先生收藏、作品《空谷兰竹》被首都博物馆收藏;

1995年12月,作品《梅花小鸟》被北京市青年宫收藏。

2008年,作品《泰岱松云》参加"神州圣火传递图"活动并出版于《神州圣火传递图画册》。该作品同时被中国邮政出版为珍藏邮票并由中国集邮总公司发行;

2013年8月,作品《官上加官》被关山月美术馆收藏。关山月美术馆馆长陈湘波向高克非颁发收藏证关山月美术馆馆长陈湘波向高克非颁发收藏证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展示

折叠 编辑本段 艺术评价

折叠 娄师白先生评价

娄师白先生为高克非画集序:娄师白先生序手书娄师白先生序手书

克非仁弟,聪慧练达,自幼弄笔,耽玩于丹青翰墨。

十一岁,从吾师弟王庆雯先生游,少年入道,受益匪浅。

至其弱冠之年,又携书画至圆宏画室拜吾为师。

朝夕奉教,侍予左右,

廿载往还,画艺大进。

齐派画风,再续承传。

加之攻诗书、习篆刻,研鉴赏、辨真伪。

博文广采,眼界渐高,其作品别具匠心而愈富创意矣。

克非擅大写意花鸟,兼作工笔草虫,偶作指画,亦不落俗。

金石翰墨之外,又雅好京剧,颇喜老生,粉墨登场,尤能忘情。

故谓克非多才多艺,实非过誉。

愿吾弟师法造化、博采众长、养心修艺、厚积薄发,艺事更进一筹。

今值克非画集付梓之际,聊陈数语,谨为小序以贺。

戊子端月九十一叟娄师白于老安草堂

折叠 吴洪亮先生评价

北京画院齐白石纪念馆馆长吴洪亮先生评价高克非的作品:高克非与吴洪亮(中)著名导演高小龙(左)高克非与吴洪亮(中)著名导演高小龙(左)

克非兄的作品继承了齐门的三个传统:笔墨上的锤炼,构图上的奇绝,内容上的巧思。观克非兄的中国画不因简而单薄,不因少而空洞,不因画日常之物而缺少情趣。他画的棕榈自有笔法,他的指墨蔬果爽利而润泽,尤其是他画的《官上加官》、《谁黑》、《大肚能容,笑口常开》,于笔墨外更频添出个人的风貌与趣味。

折叠 编辑本段 怀念恩师

折叠 忆恩师王庆雯先生

□高克非

白石老人平生所收弟子很多,老人曾篆有"三千门客赵吴无"一印,以示所育桃李之盛,于纳徒之众颇有超赵(之谦)越吴(昌硕)的得意。然于齐门众弟子中,真正执弟子之礼,叩头拜门的入室弟子其实为数并不多,而王庆雯先生便是其中之一。王庆雯先生王庆雯先生

在胡适、黎锦熙等合编的《齐白石年谱》中有如下之记述:"民国三十七年(1948)戊子白石八十八岁,在北平,近年常过从之弟子:娄少怀陈纫兰李苦禅李可染王雪涛……王庆雯……等"。但是由于"文革"之难,加之先生过早的辞世,造成社会上对其绘画艺术知者甚少,多年来更是无人著文论其生平与艺术成就,作为学生,我每每深以为憾。

先生祖籍河南,1920年生于京华。其家庭虽非名门望族,但亦属大户人家。其父于民国时任北平邮电局局长之职,因业务关系,与定居北平不久的齐白石先生常有往来。当年白石老人南北之间的通信与邮寄包裹等事,皆由王家代为办理,日久两家往来便逐渐密切起来。

先生自幼体弱,性格沉静内向,惟于书画情有独钟且进益甚快。先生十八岁时加入"雪庐画社",此画社是由湖社成员于1934年创建,以传授中国画技法为主的团体组织。原社址于北平西城武王侯胡同50号,初有学生30余名,后逐渐发展至200余人。画社分设山水、人物、花鸟、金石篆刻四科,金哲公、王心竞、季观之、晏少翔、钟质夫、金禹民等前辈分别于各科任教。黄宾虹先生每周来画社一次,给所有学员讲授绘画理论三小时。王庆雯先生二十岁之前便已于"雪庐画社"打下了良好的书画基础,其作品通过参加每年画社举办的展览并销售,也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可。王庆雯画、齐白石题字王庆雯画、齐白石题字

1940年,先生行叩头礼拜白石老人为师,老人按先生名中"雯"字之意,为其取号"飞五",又为先生治"王庆雯"、"瞻宇"二印以赠。由此,先生追随白石老人杖履,侍奉笔砚达十七年之久。

1941年春,白石老人于北平西长安街"庆林春饭庄"设宴,举行立胡宝珠为继室并分家产之仪式,共邀亲友与门生二十九人到场签字为证。证人之中以王庆雯先生之年龄为最小,师徒之谊由此可见一斑。

齐良迟先生在《父亲齐白石和我的艺术生涯》一书中,曾有如下之叙述:"我母亲身体不好,常犯喘的毛病,到中年又犯上一种病,发作起来手足僵直,人事不省,要别人马上扶起来坐正,将手和脚蜷起来,慢慢才能缓过气来。所以一到犯这种病,我们就轮流值班,昼夜看护,照看我母亲的是我和齐良已、王庆雯、娄少怀四人。平时,父亲从不让别人在他的画案子上画画的,但我们看护母亲期间可以破例。我们四人利用晚上值夜的时间,临了一幅我父亲的"四喜图":每个人各画一只喜鹊,我弟弟齐良已又画了一块石头。父亲在这幅画上篆了"四喜图"三个字,并题云:"门客娄少怀、王庆雯,儿辈良迟、良已合作,白石题"。如今,虽无人得见这幅"四喜图",然凭想象可知,先生二十余岁时已有相当的笔墨功力了。白石老人为王庆雯所书润例(1948年)白石老人为王庆雯所书润例(1948年)

白石老人93岁时曾题先生画鱼曰:"予能知鱼之乐,故能画鱼各有形状。庆雯弟亦善观察鱼之动作,故画鱼亦得自然之趣……"又题先生画蟹:"门人画蟹者惟庆雯弟过我。"除写意花鸟外,于工笔草虫方面,先生亦是齐门弟子中极少数的继承人之一。我曾见先生所画的工笔贝叶鸣蝉、大写意南瓜配以工笔蝈蝈、工笔螳螂……几与白石老人之作乱真!可惜先生诸多作品毁于"文革"。更有甚者,偶有幸存下来的一些画作,竟被一些谋利之徒挖去本款,假以白石老人之作欺世盗名,闻之令人痛心。

先生先天心脏有疾且性格孤傲内向,故解放后虽有进入艺术院校讲学或为画院画师的机会,终因此而未能如愿进身。据先生早年所收弟子李福师兄回忆:五十年代末,先生居住于京城东直门新太仓39号,以客徒卖画为生。李福先生藏有先生四十岁左右时为其所画忘忧草、夹竹桃、珍珠鸡、小山雀、戴胜鸟、燕雀等,皆白石老人笔下不画之题材。可见先生那时便已有意突破藩篱而进行艺术创作与实践了。齐白石为王庆雯所治印章齐白石为王庆雯所治印章

"文革"十载,先生举家避乱于京郊怀柔,每日于田野青山间闭门读书且安闲自得。十年的田园生活,也为先生带来了无限的创作灵感。他以写生为基础,将白石老人的笔墨加以规整,结合自身之气质,形成了笔墨秀润、造型生动、形神兼备的小写意风格。最具特色的是先生笔下的松鼠,活泼灵动,呼之欲出。这一题材成为先生晚年常画的代表作品。

"文革"结束后,先生自怀柔迁往京城东郊一乡村落户(即如今北京东四环太阳宫附近),我于那时有幸成为先生晚年所收且年龄最小的弟子。初次相识印象最深处是先生平易近人且笑容可掬的神情。先生身材偏矮,背略驼,面容虽清瘦,双目却炯而有神。谈话音轻而言语斯文,于高兴处喜抿嘴而笑。我当时年幼,不过一清贫学子,先生教我,亦不取分文。我每次带去四尺整纸生宣四张,充作学费,先生则取一张,裁四分之一为我作画示范,范画赠我以便临摹学习。因身居穷乡,先生嘱我每次前来,必须带些近 期的《参考消息》给他,我便每次无一间断,直至先生去世。齐白石赠王庆雯《白猿献寿图》齐白石赠王庆雯《白猿献寿图》

先生传艺非常严肃认真,我每次带去数十幅习作呈阅,先生逐一看过且以蓝色钢笔逐一批改。每每见到我有一点进步,先生于夸赞之中常常面露得意之情,其神态至今难以忘怀。先生每次为我作画示范之前,先研墨半小时,言白石老人一贯如此。待作画时,先生遂令家人回避以图室内之清静。先生作画前总以指甲在纸上轻轻勾划以做构图,作画时聚精会神,轻易无语,惟到重要之处方轻声提醒我注意观看。待画完后再为我讲解画法与构图,每次画完,先生必将画幅悬挂于墙上,与我边讲边看,于不尽意处取下再补数笔。画前画后,其笔洗中的水始终清澈,言白石老人亦一贯如此。

记得先生那方形画案亦是饭桌,有时画到天晚,先生留我吃饭,我便帮先生将笔、砚等物由桌上搬至别处……先生的最后时光即是在如此简陋的环境下度过的。我至今未能忘怀的是那陋室虽简,而每次前去都能得见先生挂于壁间的新作;虽是木梁土屋,却有雅致的盆花、盆景点缀其间;虽然窗外鸡鸣犬吠与画室中先生文雅的谈吐极不和谐,而我每次由先生之陋室回到自己的楼房住处时,常想着要尽快在这强于先生数倍的环境中练好这次之所学,以便尽快再次回到先生身边聆听教诲。

先生之画,既得白石老人笔墨之妙,又有自家规整秀润之小写意面目。其行书亦雅致秀美,与画风相得益彰,每有得意之作时又常以篆书加题。先生能治印,晚年因环境与身体状况便不多作。尝言为我治名章,惜最终未能如愿。1979年末,正当国家经济步入正轨,文化艺术趋于振兴,先生之创作有待更大进益之时,无奈天不假年,先生竟以五十九岁之龄猝然辞世,实在令人无限痛惋。

光阴荏苒,岁月无情,先生的画名早已被淹没在世人记忆的烟尘之中。而今天我有幸得遇湘潭敖氏普安先生,嘱我写此追忆文章并推荐发表,不仅能于画史之中给我逝去的恩师以一席之地,又得以彰显前贤得免有遗珠之憾,更可激励后学以继往开来。王庆雯先生画赠高克非的作品王庆雯先生画赠高克非的作品

普安先生之高情厚意,我当叩首拜谢为是。

本文发表于《齐白石研究丛刊》第五辑。

折叠 浅谈张世简先生的写意花鸟画

□高克非

在中国绘画史上,雏鸡的题材早在宋代就已出现了,近代画家任伯年、齐白石、张书旗、黄胄等亦擅写之。观张世简先生笔下的雏鸡,既不同于古人也区别于同代画家,有其自身的强烈个性。他画的雏鸡在创作手法上介于工写之间,"没骨"与勾勒相结合,于笔墨之中略施淡彩。有时画面上的鸡雏多达二、三十只,或向或背,或仰或俯,头脚攒动,姿态各异。同时,又疏密有序,乱而不乱,画面常常配以春季开放的迎春花,远远望去:黄花为伴,黑墨团团,一派生机。那种春光明媚的色调与浑然天成构图,早已成为世简先生的"专利"而被画界公认了。张世简先生画赠高克非《异日司晨图》张世简先生画赠高克非《异日司晨图》

张世简先生是个勤奋的画家,"文革"之后笔耕不辍,至其晚年,每日晨起挥毫从无间断。1994年"荣宝斋出版社"为他出版了平生第一本画集,翻开画集,那一幅幅墨彩淋漓、生机盎然的花鸟跃然纸上:那飞掠荷塘的翠鸟、那寿桃枝边的白头翁、那合欢树下的珍珠鸡、那油菜花间的群燕。。。。。。无不呈现出画家那和煦平易、雅俗共赏的艺术风貌,同时也体现出作者内心深处对大自然一花一草的真挚情感。可以说,没有画家对生命的挚爱便不会有这些打动观众的作品。

张世简先生出生于浙江省浦江县"代有才人出"的礼张村,叔父张振铎先生是近代著名画家与美术教育家,堂兄张书旗先生是潘天寿先生之故交、"白社"创始人之一。世简先生自幼便由当时已受聘于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的张书旗先生面授,后来又考入浙江美术学院师从潘天寿、吴茀之两先生,同时还得到黄宾虹、傅抱石、黄君碧诸前辈的指导。在创作过程中,世简先生没有机械将张书旗先生的秀润含蓄与潘天寿先生雄强霸悍的画风生硬结合,而是不断寻求与思考两种矛盾的艺术共性。经历过数十年的勤奋探索,世简先生认清并把握住自身的艺术气质,以之为基础并逐渐强化和融合了前人含蓄与雄强的艺术特色,画面上墨彩相糅、行草入画、润笔泼墨、渴笔"披蓑"、纵横来去、动静相宜,形成了自身清新爽利、艳而不俗的花鸟画风格。著名美术评论家孙美兰女士在94年评价张世简先生的作品时说:"张世简先生的花鸟画是脱离了盲目性正在趋向成熟的艺术。"的确,只要看一下那些成摞、成堆、成系统的一本本写生稿,便不难理解画家在那"趋向成熟的艺术"背后有着怎样的艰辛、毅力和艺术激情。即使"文革"时放鸭子、打猪草的干校生活,反映在画家写生本中的依然是那寄情花鸟世界的美好记忆。

原文刊载于《中国书画报》(1997年1月6日),现文字在原文基础上略有改动。

93年与张世简、何镜涵、田镛等一起合作93年与张世简、何镜涵、田镛等一起合作

折叠 高克非在"北京画院"举办的"娄师白先生辞世3周年追思会"上的发言

今天所有在座的娄先生弟子大都是我的师兄、学长。我从90年代初开始随娄先生学画,老师长我整整50岁,作为他的一名小学生,我想回顾2件令我至今记忆犹新的事情。娄师白先生辞世3周年追思会娄师白先生辞世3周年追思会

第一件事就发生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也发生在我们今天的这个会议室中。2008年3月底,北京画院美术馆举办了一次胡佩衡先生的遗作展,在展览期间召开了一次胡佩衡先生艺术研讨会。当时,娄先生被邀请参加会议并讲了话,我有幸陪伴在老师身边参加了研讨会。在研讨会之前的一个小时老师就来了,他从美术馆的一层看到二层,仔细认真地看了胡佩衡先生的每一幅作品。当看到二层展厅正面墙上一幅名为《洞天漓影》的作品时,老师停住了脚步。那是一幅约1米半见方的山水画,画幅周边描绘的是一个溶洞的洞口,站在画前欣赏,宛如人在洞内向外望去,由近到远的景物是翠竹、漓江、竹筏、对岸、远山,整幅作品画得层次分明。老师在画前站立许久后对我说:"这是桂林很著名的一个溶洞--"冠岩",我在60年代也曾到那里写生,也画过一幅以"冠岩"为题材的山水,但我那时是从外往里画,画面除了岩洞周围的一些山景外,只有一个黑乎乎的洞口,现在看了胡先生的这幅画,我感到他的作品构思精巧、画面角度美观,我当年所画远不如人家。"我听了之后很受感动,九十一岁的老人是如此谦虚!他不仅将好的绘画经验传授给我,也不忌讳讲出他曾走过的弯路,只有有着一颗纯净的艺术之心者,方能如此虚怀若谷。高克非在娄师白先生墓前 摄于2012年6月3日高克非在娄师白先生墓前 摄于2012年6月3日

老师在2007年以九十高龄,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他从艺70周年的艺术大展。在画展前夕召开的一个记者招待会上,一名女记者向娄老提了一个小问题:"您已90高龄,是否每天都画画?"老师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每天都在画画,但不是每天都在创作!我时常被迫在画一些应酬作品,总在重复我以往的笔墨,这是我很不情愿的。我非常希望能有时间,集中精力再搞些创作,在艺术上我还想再变画法、再有所突破。"

老师对待艺术谦虚与进取的精神,令我终生难忘。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