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0 14:59:13

段氏鲜卑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群体
群体
编辑分类

段氏鲜卑,东部鲜卑的一支,也称段部鲜卑、段部、段国,是以鲜卑、乌桓族为主体,融合部分汉人和匈奴人而形成的一支游牧部落,主要活跃在两晋十六国时期。

东汉中叶,由辽东西迁,分布在辽西一带,世袭部落首领。曹魏末期,势力逐渐强大,至4世纪初,成为东部鲜卑最强盛的部族之一,管辖范围西接渔阳(今北京市密云区),东临辽水。

段部鲜卑是两晋十六国时期的鲜卑部族的一个支系,其根据地约在今辽西走廊一带,与同时期存在的鲜卑慕容部、宇文部皆属东部鲜卑的一支,而段部曾经是最强悍的一部。据马长寿先生考据,段氏鲜卑可能是在东汉中叶迁入辽西的。

段部鲜卑的首领姓段,根据《魏书》记载,段部第一位首领姓名为段日陆眷(其名《晋书》作段就陆眷)。段氏祖先的最初的地位是很低的,段日陆眷曾被卖为渔阳(今北京密云)乌桓贵族家里的奴隶,受尽屈辱。此后渔阳饥荒,当地的贵族官僚认为段日陆眷身体健壮,派他率领百姓到辽西抢夺食物,招降纳叛,从此,段氏逐渐强盛起来。

段氏的根据地在很长时期内都是以令支(今河北迁安)为中心的。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段氏鲜卑

  • 别名

    段部鲜卑、段部、段国

  • 归属

    东部鲜卑的一支

  • 性质

    部落组织

  • 组成

    鲜卑乌桓为主,部分汉人匈奴遗民

  • 时代

    两晋之际

  • 地域

    西接渔阳,东界辽水

  • 中心城市

    令支,蓟城(今北京)

折叠 编辑本段 发展历史

折叠 段部兴起

段部不是以血缘为纽带的原始部落组织的自然发展,它是鲜卑段氏家族招集多个少数民族,以辽西为统治中心,按地域原则组成的政治集团。作为段部的核心,它的统治者段氏是鲜卑贵族,但它从鲜卑继承的,不是一个部落,而只是段日陆眷这个特定人物的兄弟子孙,是段氏家族。在其统治者集团中,除段氏成员,没有外围拱卫王室的异姓外族。段部的部众,包括多个不同民族。部众之间,统治者与部众之间,没有血缘关系。

段部鲜卑在第三位首领段务目尘在位时期,正逢五胡乱华之始,据有辽西之地,称臣于晋朝廷。

折叠 联结王浚

当时,西晋幽州刺史王浚(出身太原王氏,曹魏骠骑将军王沈之子)认为天下将大乱,欲求向外结援,因此将其中一个女儿嫁给段务目尘,又向中央建议封务目尘为辽西公,把辽西郡(今河北秦皇岛)封予务目尘。这个政权也因此被称作"辽西公国",都城在令支(今河北迁安)。

史载,此时段部鲜卑"据有辽西之地,而臣于晋。其所统三万余家,控弦上马四五万骑。"成为东晋在北方与其他民族作战的力量。

311年,当时段部鲜卑单于段疾陆眷在位(第四位首领),败于石勒军,又归附石勒的后赵政权。

折叠 私通石勒

晋怀帝永嘉六年(312),广平(今河北鸡泽东南)人张豺、游纶拥众数万,占据苑乡(今河北邢台东北),受命于晋幽州刺史王浚。王浚出身太原王氏,是西晋将领,曹魏骠骑将军王沈之子。

同年十二月,石勒夔安、支雄等7将进攻苑乡,破其外垒。王浚急遣督护王昌率诸军与辽西鲜卑段疾陆眷段匹磾段文鸯、段末丕等共5万人进攻襄国。鲜卑段氏军进屯渚阳(今邢台市东北),石勒遣将与之交战,皆败。段疾陆眷遂大造战具,准备攻城。石勒部众甚惧,诸将主张固守疲敌,待其退而击之。石勒用张宾及部将孔苌之计,于北城开突门(即暗门)20余道,在鲜卑军攻城时,待其队伍松懈,即命孔苌率精锐自突门出击,猛袭王浚军悍将段末枉部,不克而退。末枉追至垒门,为石勒伏兵所俘。王浚军纷纷败退,孔苌乘胜追击,鲜卑横尸30余里,获铠马5000匹。段疾陆眷收集余众退屯渚阳。

王浚承制,假立太子,备置百官,列署征镇,自封尚书令。其部下游统因外调而怨恨王浚,与石勒勾结。石勒向王浚诈降,诛杀游统,言辞卑屈,又献上大量珍宝,令王浚十分高兴,不设防备。

建兴二年(314),石勒屯兵易水,督护孙纬要求出兵反抗石勒,王浚不听,反而让石勒直接前来,并命人准备好迎接石勒。石勒进城后大肆抢掠,见王浚后更与王浚妻并坐,令王浚十分愤怒,但石勒则数落王浚不忠于晋室,命五百骑押王浚到襄国诛杀,将其头颅送给汉国皇帝刘聪,又尽杀其手下精兵万人。石勒在蓟城(今北京)停留两天,下令焚烧王浚宫殿,任命西晋曾经的尚书刘翰代理幽州刺史,戍守蓟城,置守宰而还。

幽州刺史刘翰不想依从石勒,于是归附段疾陆眷的弟弟段匹磾,匹磾便进驻蓟城。王浚败亡后,他的从事中郎阳裕避难前往令支,依附于段疾陆眷。此时,段部最为强盛。段部势力由此进入蓟城,为以后令支、蓟城两派相争埋下伏笔。

折叠 段部分裂

令支政变,末波夺权

太兴元年(318)正月,晋骠骑大将军、辽西公、鲜卑单于段疾陆眷在令支去世,因其子尚年幼,段疾陆誉的叔父段涉复辰代立为首领。段匹磾得知兄长过世,立刻从蓟城起身反回辽西的令支奔丧,寄居蓟县的刘琨也派儿子刘群陪送。段末波对段涉复辰说:"匹磾这次来,一定是为了篡位。"段匹磾来到右北平,段涉复辰发兵出城拒段匹磾。段末波乘虚偷袭,杀了段涉复辰,吞并了他的子弟、党羽,立段羽鳞为单于。段羽鳞与段末波自此占据辽西旧地令支。

匹磾败归,误杀刘琨

段末波杀了单于段涉复辰后,出兵迎击段匹磾,将其击败,随行的刘群也被末波活捉。段末波逼他写信,许刘琨做幽州刺史,共同对付段匹磾。送信人在路上被段匹磾的巡逻兵抓到,而刘琨对此事根本就毫不知情。段匹磾把信给刘琨看,刘琨大惊,急忙表态。段匹磾一向很敬重他,本来也没有起疑心,准备就此作罢。不想弟弟段叔军劝说道:"我们本来是胡夷,向来做晋朝臣民,只因人多势众,才能统治这些晋人。我看今天这件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然万一是真,我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段匹磾被他说动心思,把刘琨软禁起来。刘琨部下群情激愤,准备造反,情形一发不可收拾。此时东晋权臣王敦心怀异志,闻知此事,写信来劝段匹磾除掉刘琨。刘琨在狱中,给外甥卢谌写下了名篇《重赠卢谌》,抒发了一代英雄壮志难酬的遗憾和忧愤,倾诉了个体生命在绝望中的悲歌:

握中有悬璧,本自荆山璆。惟彼太公望,昔在渭滨叟。邓生何感激,千里来相求。

白登幸曲逆,鸿门赖留侯。重耳任五贤,小白相射钩。苟能隆二伯,安问党与雠?

中夜抚枕叹,想与数子游。吾衰久矣夫,何其不梦周?谁云圣达节,知命故不忧。

宣尼悲获麟,西狩涕孔丘。功业未及建,夕阳忽西流。时哉不我与,去乎若云浮。

朱实陨劲风,繁英落素秋。狭路倾华盖,骇驷摧双辀。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

五月,段匹磾声称奉朝廷旨意,把刘琨及其子侄四人一并处死。段匹磾陷入局中,骑虎难下,做出这亲者痛、仇者快之事,大失人心。刘琨手下的谋臣将士都跑到了段末柸那边,幽州治下的一些军民也大失所望,纷纷离去,段匹磾顿时陷入了孤立状态。北边令支有段末柸不断进攻骚扰,西南两方又有石勒大军进逼,幽州领内诸城都被攻破,渐不可支。

匹磾南走,为晋尽忠

太兴二年(318)四月,段匹磾率领铁杆部众退出幽州,南奔厌次(今山东惠民东),投靠乐陵太守邵续。两人并力合保孤郡,曾数败石勒军队。不料段末柸也来攻打,段匹磾忿然出击,大败末柸,一路追到蓟城。但后方虚实被后赵侦知,石虎带领大军将厌次团团包围。太兴三年( 320)二月,邵续出击被俘。正好段匹磾回师赶到,差点不能进城。于是,段匹磾又陷于孤军作战的境地。苦苦撑到第二年三月,邵续的弟弟邵洎眼见不对路,把鲜卑人马控制起来,献城出降。段匹磾本想单枪匹马走归朝廷,结果没有成功,被后赵军俘虏。

石勒对段匹磾倒也很敬重,优礼以加,封他为冠军将军。但段匹磾不改旧志,始终不给石勒好脸色看,经常身穿晋朝官服,手拿晋朝节杖。一年后,石勒怕段氏旧部密谋起事,就把他们一起杀害。

当初段匹磾和刘琨歃血为盟,言犹在耳,却冤杀刘琨,如今也身首异处。"有渝此盟,亡其宗族,俾坠军旅,无其遗育。"誓言之验,何其速也。

折叠 段部内乱

晋明帝太宁三年(325)三月,段末波死去,由弟弟段牙接位。

同年十一月,辽东公慕容廆建议辽西公段牙放弃原都令支迁都他地,而段牙同意引起部下怨恨。12月,段日陆眷的孙子段辽借此声讨其罪,发动政变攻杀段牙,掌管大权。

折叠 段国覆灭

段部鲜卑第八位首领段辽在位后,因屡侵前燕后赵,被两国夹攻。338年3月,段辽弟段兰慕容廆埋伏,大败。前燕联军后赵将领支雄也攻入其境,其郡守望风投降后赵,段辽因段兰败后实力受损,放弃令支逃往密云山。12月,段辽诈降后赵,同时投降前燕,与前燕秘密谋于密云山伏击后赵来受降的麻秋部队。

339年4月,段辽密谋反叛,前燕诛杀段辽及其党羽,并将首级送往后赵。

折叠 段部余绪

343年,后赵又委派段辽之弟段兰,率领其旧有的鲜卑部众驻守辽西故都令支。段兰去世后,其子段龛继续统领部众。350年,后赵石闵诛戮石氏宗族称帝,中原再度陷入大乱,段龛趁机于广固(今中国山东省青州市)称齐王,不久归降东晋,被封齐公,但其势力实质上仍控有今山东半岛一带,颇为强盛。352年,另一位段部鲜卑首领段末波之子段勤亦于绎幕(今中国山东省平原县)自称赵帝。这两股势力后来分别于356年、352年被前燕所灭,段勤、段龛投降后与其部众终为前燕所杀,段部鲜卑自此灭亡。

折叠 编辑本段 历任首领

编号

姓名

在位年月

备注

01

段日陆眷(段就陆眷)

?


02

段乞珍

?


03

段务目尘(段务勿尘)

303~311


04

段疾陆眷(段就六眷、段眷、段疾陆誉)

311~318


05

段涉复辰(段辰、段截附真)

318


06

段羽鳞(段驎、段忽跋邻)

318~321


06

段末波(段波、段末柸、段末杯)

321~325(三)


07

段牙

325


08

段辽(段护辽)

325~338

338年为前燕、后赵联军所兼并,十二月降前燕;339年四月为慕容皝所杀

以下为段国灭亡以后的首领

09

段兰(段郁兰)

343~?

-

10

段龛

?~356

350年于广固称齐王,后降东晋受封齐公

11

段勤

350~352

352年于绎幕称赵帝

注:蔡东藩《两晋演义》里写成段眷、段辰。时间为农历。

(表格参考资料)

折叠 段日陆眷

晋书》作"就陆眷"。段氏鲜卑始祖,传奇性人物。早年在兵荒马乱中,被人掠卖给渔阳(今北京密云附近)乌桓首领库辱官做家奴。有一次,各部乌桓首领在幽州举行集会。这些首领都具有强烈的卫生意识,身边的家奴都手拿痰盂(唾壶)侍候。唯独库辱官忘了带这东东,只好把日陆眷的嘴当作痰盂使用,总之就是不能污染环境。日陆眷面无难色,毫不犹豫地"咕嘟"一声就把痰咽了下去,而且还朝西下拜,说道:"希望主人的智慧和福气都转移到我的肚子里来!"因此库辱官很是满意,逐渐地就对他另眼相待。后来渔阳地区发生了大饥荒,库辱官派日陆眷带领一队人马,到辽西郡一带寻找粮草补给,抑或是让他们自寻活路。反正日陆眷再也没有回去,就在当地发展壮大。一日,来到一座被废弃的城池,原来这里曾是汉朝的令支县(今河北迁安西)。日陆眷以此为根据地,"招诱亡叛,遂至强盛",居然成为与慕容氏、宇文氏齐名的三大东部鲜卑之一。他死后,按照北方部族兄终弟及的传统,把部族交给了弟弟乞珍打理。

折叠 段乞珍

仅见于《魏书》,一笔带过,毫无事迹可言。不过《资治通鉴》卷八十二晋武帝太康十年( 289)于慕容廆条下记载道:"时鲜卑宇文氏、段氏方强,数侵掠廆,廆卑辞厚币以事之。段国单于阶以女妻廆,生皝、仁、昭。"段阶究竟何许人也?窃以为就是《魏书》中的乞珍,二者读音比较相近,时间上也说得过去。他的女儿由于生下了前燕的建国者慕容皝,后来被追尊为武宣王后。而且就从这时起,段氏与慕容氏世代通婚,在慕容氏建立的几个燕国政权中,很出了几位有名的段氏后妃。

折叠 段务勿尘

《魏书》作"务目尘"。乞珍之子。继承父位后,正好遇上了西晋的八王之乱。当时晋朝的都督幽州诸军事王浚,看到天下大乱,就想找几个外援给自己壮胆。惠帝太安二年( 303),王浚把自己的一个女儿嫁给了务勿尘,又向朝廷上表,封务勿尘为辽西郡公,承认了他的世袭地位。如此一来,务勿尘岂有不尽心帮助丈人之理。当时段氏鲜卑兵强马壮,很为王浚挣了些脸面。王浚凭借这支力量,自觉腰杆粗了不少,慢慢的心态就有些不正了,也不怎么听朝廷使唤了,结果和当时掌权的司马颖(八王之一的成都王)产生了矛盾。司马颖派人到幽州暗算王浚,因运气不好,没有成功,阴谋败露。王浚岂能善罢甘休,率领务勿尘等一干人马,起兵复仇。一路上势如破竹,接连击败了司马颖的几支部队,很快就攻入了他的老巢邺城。务勿尘手下的那班虎狼之众,呼喊着冲进城去,入屋劫财,杀人抢女。班师路上,只见一个个马背上挂着大包小包,驮着花花女子,煞是壮观。大概王浚也觉得老脸挂不住,下令道:"敢有挟藏者斩!"于是八千多名女子纷纷被抛到易水河里,全部淹死。呜乎,哀哉

于是,段氏鲜卑名声大振。怀帝永嘉四年( 310)十月,进封务勿尘为大单于。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次出兵给他的后人带来了亡国灭族的隐患。此前司马颖府中有一位匈奴王族后裔刘渊,素有才名,胸怀大志,念念不忘恢复旧国的理想。司马颖虽然很赏识他,封他为匈奴部队总指挥(监五部军事),但一直对他防范甚严,不准回到匈奴旧部。王浚起兵来犯,机会终于来临。刘渊向司马颖进言,愿意回去纠集匈奴部众,帮他打败王浚。司马颖正值焦头烂额之际,只好病急乱投医。结果刘渊一回到老巢,立马举旗造反,宣告独立,建立了十六国中的头一个政权--汉(前赵)。而汉赵的大将石勒,就正是段氏鲜卑的掘墓人

折叠 段疾陆眷

《魏书》作"就六眷"。务勿尘世子(当然不是王浚的外孙),永嘉五年( 311)继位为辽西公、大单于。他兄弟众多,个个都是骁勇之将。一开始,疾陆眷还听从王浚的调遣,曾帮他打败过并州刺史刘琨的部队。但在襄国(今河北邢台)之战后,情况就发生了转变。

永嘉六年,汉赵的镇东大将军石勒攻占了襄国,在王浚(时任都督东夷、河北诸军事)的地盘上急剧扩张势力。王浚哪能容别人在自己地里拉屎,没过多久,就派兵前往讨伐。疾陆眷和老弟段匹磾段文鸯、从弟段末柸等率领部众五万助攻,就在襄国城北的渚水之阳驻军布阵。石勒几次遣将出战,都被打败。疾陆眷大造攻具,正准备一鼓作气攻下城池,不料段末柸轻敌擅进,被石勒设计生擒。石勒王牌在手,乘机向疾陆眷求和。疾陆眷舍不得末柸这员猛将,遂不顾两位老弟的劝阻,不但答应马上撤兵,而且还和石勒的儿子石虎结拜为兄弟。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就此烟消云散,王浚赔了夫人又折兵,但他不愿失去这支强援,一时之间还未翻脸。第二年,王浚又召集军队,命令疾陆眷一同攻打石勒,疾陆眷拒不出兵。王浚大怒,唆使鲜卑拓跋部、慕容部夹击段氏辽西郡。疾陆眷虽然击退了拓跋部,但北部边境被慕容部得手,丧失了部分领土

疾陆眷不顾大义,决策失误,给段氏鲜卑带来了极为不利的影响。除了在道义上失分外,还使内部产生了分裂。从此,疾陆眷、段末柸等背晋附汉,段匹磾段文鸯等则一心向晋。段匹磾后来更是离开了辽西本部,割据于幽州。内隙既生,外有强邻,危乎殆哉!史书上说:"段氏兄弟专尚武勇,不礼士大夫。唯慕容廆政事修明,爱重人物,故士民多归之。"段氏重武轻文,虽然盛极一时,然而刚不能久,道理再也明显不过了。

晋元帝太兴元年( 318)正月,疾陆眷死去,儿子年龄太小,叔父涉复辰代立。

折叠 段涉复辰

《魏书》作"羽鳞"。务勿尘之弟,晋朝封为单于、广宁公。务勿尘死后,他一心辅佐疾陆眷继位,立有大功。因此在国无长君的情况下,由他来接掌大权,实在是众望所归,理所当然。不过这位子没坐稳几天,就被段末柸用卑鄙手段夺去,涉复辰及其子弟党羽二百余人全部被杀。从史书对他的寥寥几处记载来看,他和疾陆眷一样,对段末柸偏爱偏信,也是一位不赞成附晋政策的人。由于对段末柸的枭雄性格认识不够,所以落到了这样一个凄惨的下场。

折叠 段末柸

《魏书》作"末波",《晋书》或作"末杯"。疾陆眷的从弟。他以勇悍闻名,部下的兵马都是段氏鲜卑中的精锐,属实力派人物。襄国之战中,他一马当先,突入敌军城门,结果中伏被擒。由于疾陆眷弃大义以全骨肉,致使晋军功败垂成。段氏与石勒讲和后,段末柸被释放。他对石勒的不杀之恩感激得不得了,就拜石勒做了自己的干爹。在回去的路上,先后朝襄国方向跪拜了三次。而且从此后,他撒尿时也不敢对着南方。别人问他为什么,他回答说:"干爹住在南边,我怎么敢大不敬,朝那边撒尿呢?"

他对段匹磾段文鸯在襄国之战时劝阻疾陆眷与石勒讲和的事耿耿于怀,因而对段匹磾的附晋抗(石)勒事业大拆其台。元帝建武元年( 317)三月,段匹磾推举刘琨为大都督,召集段氏鲜卑部队共讨石勒。本来军队都已到齐,段末柸暗进谗言,对疾陆眷和涉复辰说:"你们是父辈和兄长,却来听从侄子和老弟的号令,这不是很没面子吗?何况就算侥幸取胜,功劳都被匹磾一人独占,我们又能得到什么!"于是众人纷纷撤兵,军事行动也就随之流产。看到两位老大如此好骗,段末柸又生野心,觊觎部族大权。疾陆眷死后,段匹磾从幽州回家奔丧。段末柸恐吓涉复辰:"你要当心,段匹磾是来夺位的!"涉复辰信以为真,带兵前去阻挡。段末柸趁机从后偷袭,杀死涉复辰,自立为单于。随后,他又大使离间计,挑拨幽州的晋人与鲜卑集团之间的关系。结果刘琨被杀,晋人纷纷离散。段匹磾势孤,在石勒和段末柸的穷追猛打下,被迫逃走。段末柸遂自称幽州刺史,占据了幽州的部分土地。段末柸勇于内斗,对北边悄然崛起的慕容部却疏于防范。永昌元年( 322),连都城令支都被慕容皝攻破,居民有千余家被掠走。后来他和慕容部讲和,恢复婚姻旧盟,国境差以小安。

晋明帝太宁三年( 325)三月,这位段氏枭雄死去,由弟弟段牙接位。

折叠 段匹磾

务勿尘之子。他一心忠于晋室,曾被封为左贤王、渤海公,《晋书》立有专传。由于他是段氏鲜卑亲晋派的代表人物,所以深为晋人所爱重。晋愍帝建兴二年( 314)三月,石勒奇袭幽州,杀死王浚。段匹磾应幽州军民之请,与弟弟段文鸯、段叔军等人率领帐下兵马开到蓟县(今北京市),就任幽州刺史,扛起了抵抗石勒的大旗。此时,晋朝在黄河以北的重镇只剩下幽州和刘琨统领的并州。并州先已残破,到建兴四年( 316)十二月,全部被汉赵攻占。刘琨进退失据,只好跑到幽州投靠段匹磾。段匹磾对他仰慕已久,高兴得不得了,和他约为兄弟,结为亲家。建武元年( 317)三月,两人歃血相盟,立誓要为晋室奋斗到底。盟文为刘琨撰写,言辞慷慨激昂,感人至深。

可是蜜月期短得很。太兴元年( 318)正月,疾陆眷死后,段匹磾回辽西奔丧,刘琨派儿子刘群陪送。半路上被段末柸杀回,刘群被活捉。段末柸逼他写信,许刘琨做幽州刺史,共同对付段匹磾。送信人在路上被段匹磾的巡逻兵抓到,而刘琨对此事根本就毫不知情。段匹磾把信给刘琨看,刘琨大惊,急忙表态。段匹磾一向很敬重他,本来也没有起疑心,准备就此作罢。不想段叔军脑筋急转弯,乱嚼舌根道:"哥哥!我们本来是胡夷,向来做晋朝臣民,只因人多势众,才能统治这些晋人。我看今天这件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然万一是真,我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段匹磾被他说动心思,暂时就把刘琨软禁起来。刘琨部下自然是群情激愤,真的准备造反,情形一发不可收拾。此时东晋权臣王敦心怀异志,闻知此事,写信来劝段匹磾除掉刘琨。五月,段匹磾声称奉朝廷旨意,把刘琨及其子侄四人一并处死

段匹磾陷入局中,骑虎难下,做出这亲者痛、仇者快之事,大失人心。刘琨手下的谋臣将士都跑到了段末柸那边,幽州治下的一些军民也大失所望,纷纷离去,段匹磾顿时陷入了孤立状态。北边有段末柸不断进攻骚扰,西南两方又有石勒大军进逼,幽州领内诸城都被攻破,渐不可支。太兴二年( 318)四月,段匹磾率领铁杆部众退出幽州,南奔厌次(今山东惠民东),投靠乐陵太守邵续。两人并力合保孤郡,曾数败石勒(当年十一月建立后赵政权)军队。可恨段末柸也来攻打,段匹磾忿然出击,大败末柸,一路追到蓟城。但后方虚实被后赵侦知,石虎带领大军将厌次团团包围。太兴三年( 320)二月,邵续出击被俘。正好段匹磾回师赶到,差点不能进城。于是,段匹磾又陷于孤军作战的境地。苦苦撑到第二年三月,邵续的弟弟邵洎眼见不对路,把鲜卑人马控制起来,献城出降。段匹磾本想单枪匹马走归朝廷,结果没有成功,被挟持到了后赵都城襄国

石勒父子对段匹磾倒也很敬重,优礼以加,封他为冠军将军。但段匹磾不改旧志,始终不给石勒好脸色看,经常身穿晋朝官服,手拿晋朝节杖。大约过了年把,石勒对他隐忍已久,又怕段氏旧部密谋起事,就把他们一起杀害。想段匹磾刘琨歃血相盟,言犹在耳,如今同一命运。"有渝此盟,亡其宗族,俾坠军旅,无其遗育。"誓言之验,何其速也。

折叠 段牙

不见于《魏书》。段末柸的弟弟。即位后,与慕容部关系很好。慕容廆给他出主意,说是令支地方不好,劝他迁都。段牙还真听话,马上搬到别处,引起了段氏族人和部众的强烈不满。不久,被国人攻杀。

折叠 段辽

《魏书》作护辽。史书中对其世系地位的记载比较混乱,《魏书》说是"日陆眷弟",《晋书》说是"就陆眷之孙",《资治通鉴》又说是"疾陆眷之孙"。综合起来看,他应该是开国始祖日陆眷的孙子,中华书局版《魏书》的校勘记对此已有考注。

太宁三年( 325)十二月,段辽率国人攻杀段辽,自立为大单于。后来晋朝封他为北平公、幽州刺史、骠骑将军。晋成帝咸和八年( 333),慕容廆死,慕容皝即位,兄弟之间发生内讧。段辽趁火打劫,北攻辽东,在边境打了将近五年的拉锯战,居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等到慕容皝扫除内乱,就开始展开反攻。咸康三年( 337),慕容皝自立为燕王,向后赵称臣,乞师讨伐段辽。第二年,慕容皝尽率国中兵马进攻辽西,掠走部众五千户以及财产无数。石虎派出大军十七万,横扫幽州诸城。两面夹击,段氏鲜卑大败。三月,段辽带着妻儿老小、宗室族人以及部落头人等千余家,从令支出逃到平岗密云山(在今河北承德北)。赵军尾随追来,斩杀略尽。段辽派儿子乞特真向石虎投降,正准备出山,恰好遇上赵燕两国发生冲突。段辽转而投向慕容皝,十二月,合力打败赵军。于是段氏余众多归前燕,慕容皝把段辽接到自己国都,待为上宾。

段辽心有不甘,与旧部谋反,于咸康五年( 339)四月被燕人杀死,成为段氏鲜卑的亡国之君。_

折叠 段兰

《魏书》作郁兰。段辽的弟弟,被封为渤海公、冀州刺史抚军将军,其地位有如段文鸯之于段匹磾咸和九年( 334),率军攻打慕容部柳城(今辽宁朝阳南),大破敌人的援军。咸康二年( 336),统领步骑数万再次攻打柳城,不克而退。四年,燕赵来袭,段兰迎击慕容皝军,中伏大败。段氏既为后赵所灭,段兰向北逃到宇文部。晋康帝建元元年( 343),宇文部把他抓起来,送到后赵。此时段氏亡国已有五年,石虎叫他带领五千鲜卑旧部回令支驻守,替后赵保卫边疆。段兰大概早已认命,但眼中所见,尽是旧时河山,心情可想而知。几年后,郁郁而卒。

折叠 编辑本段 臣属子民

折叠 僚属

崔悦、卢谌、刘启(刘舆之子)、刘述(刘舆之子)、刘群(刘琨之子)、阳裕(北平相)、荣卲(段匹磾左长史)、李咏

〖转投慕容廆〗宋该、杜群、刘翔

折叠 宗族成员

段文鸯

段氏鲜卑部落中最骁勇的战将,为人忠肝义胆,是哥哥段匹磾的得力搭档。襄国之战中,疾陆眷准备退兵以换取段末柸的性命,他出言劝阻:"敌军眼看就要失败,如今为了段末柸一人的缘故,放弃即将到手的胜利,难道你就不怕王浚怪罪?硬要这样做,只怕会后患无穷?,石勒派兵围攻厌次邵续,段文鸯南下击退石勒,成功解围。建兴四年( 316),远赴兖州救北中郎将刘演于廪丘(今山东郓城西北)。太兴二年( 318),护卫段匹磾退守厌次,是年八月,为朝廷征讨叛将徐龛。太兴三年( 320),痛击段末柸来犯之兵,追之于蓟。回师入厌次,大败后赵将军孔苌。虽然困守孤城,依旧斗志不减

太兴三年( 320)三月,段文鸯准备作最后一战。他率领壮士数十人,骑马冲入后赵军营中,左挑右挡,所向披靡,杀死敌人无数,一直战到马匹脱力。石虎在重围之外喊道:"文鸯兄!你我都是夷狄,何苦自相残杀?今天事已至此,不要再打了,放下武器吧!"段文鸯朝他大骂:"你这个贼子,早就该死了!若是大哥(疾陆眷)听了我的话,你还能活到今天吗?我宁可战死,也不会向你投降!"于是又下马大战。长矛折断,就抽出佩刀,苦战不已。从辰时一直打到申时,终于筋疲力尽。后赵士兵解下战马身上的披甲挡在前面,一拥而上,这才把他抓住

石虎对他敬佩不已,起而拜之,送到襄国石勒封他为左中郎将。后来段匹磾遇害,他也被用毒酒毒死。

段龛

段兰之子。父亲死后,代领部众,继续驻守令支。晋穆帝永和五年(349)十二月,后赵冉闵发动政变,中原大乱。段龛拥部众南下,占据陈留(今河南开封东南)。次年七月,引兵东据广固(今山东益都西北),占领了附近一带土地,自称齐王。因为同东晋接壤,就称臣以求自保。永和七年(351),受晋封为齐公、镇北将军,对内自然还是称王。北方冉魏及后赵残余势力逐渐被前燕慕容儁剪除,段龛趁机扩张领土,在境内设置青、徐二州。永和十一年( 355),他不自量力,居然想跟慕容儁平起平坐,写信指责慕容儁自称皇帝,惹来前燕大军。他又不懂兵法,不守黄河天险,却想在平原决战。次年正月,率领部众三万迎击燕军,大败而回,婴城固守。眼睁睁看着境内城池被一一攻占,无计可施。十一月,段龛窘迫至极,只好面缚出降。慕容儁对他还很客气,封为伏顺将军。他和段辽一样,不甘久居人下,妄图东山再起。升平元年( 357)六月,慕容儁先弄瞎他的双眼,然后再把他杀死,部下三千多人也全被活埋。

段勤

段末柸之子,后赵封为建义将军。冉闵之乱时,在黎阳(今河南浚县东)起兵,与其他割据者一起进攻冉魏,大败。退保枉人山(在今山东平原县),自称赵王,附于前燕。永和八年(352),纠集胡羯一万多人,在绎幕(今山东平原县西北)自称赵帝,触犯慕容儁大忌,被围攻。四月,举城投降。后来他也因图谋造反,于升平三年( 359)二月被杀。

段叔军

段匹磾的第二个弟弟。平素好学,颇有智谋,段匹磾对他很是信任。他在历史上唯一露的一次大脸,就是在刘琨事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致使段匹磾魅力大减,功业速败。后来和段匹磾一起被杀。

段秀

段匹磾的另一个弟弟。不知何时南下渡江,在东晋朝廷做将军。太宁二年( 324),晋明帝下令讨伐反臣王敦段秀等人率领甲卒千人大败敌军,立有战功。其后事迹无考

段屈云

段辽从弟,官封扬威将军。咸康三年( 337)七月,率领精锐骑兵夜袭慕容部边境要塞(兴国城),不克而还。次年正月,率军击败后赵幽州刺史。旋以后赵大军来攻,举国崩溃。其后事迹无考

段罴

段龛的弟弟,军中难得的智勇双全之将。永和十一年( 355),前燕大军来攻,段罴分析敌情,向段龛建议:"敌军人数众多,其统帅又是善于用兵之人。如果听任他们渡过黄河,长驱直入,一旦都城被围,到时恐怕想投降都办不到。不如请你在都城固守,让我率领精兵在黄河南岸拒敌。一旦得胜,你就率领后备部队乘胜追击,管叫敌军大败而回。万一失败,那就趁机投降,还可保住性命和地位。"段龛不愿分兵,拒绝听从。段罴坚持己见,一再请求。段龛发怒,竟然将段罴杀死。

段思

段勤的弟弟。段勤被杀后,他逃到东晋。晋废帝太和四年( 369),桓温北伐,段思给晋军做向导,结果又被燕军活捉。其子段赞仕于后燕,于晋安帝隆安五年( 401)谋反作乱,被族诛

折叠 段部女子

段部鲜卑尤其在其盛时,慕容部鲜卑(燕国)贵族为加强政治联盟,多与之联姻,且段部的女子所生之子不少当了五燕的太子、皇帝。

称呼

父亲

丈夫

子女

备注

段王后,文明皇后

-

慕容皝

慕容俊


大段后,成昭皇后

-

慕容垂(慕容皝之子)

慕容令、慕容宝


段元妃,小段后,成哀皇后

-

慕容朗慕容鉴

大段后妹妹

段皇后,惠德皇后

-

慕容宝(慕容垂之子)

慕容策


段季妃段皇后,段太后

-

慕容德(慕容垂之弟)

两位公主

段元妃妹妹

段氏,段太后

-

慕容纳(慕容垂之弟)

慕容超(慕容德养子)

慕容纳发妻

折叠 编辑本段 解说

很显然,段氏鲜卑诸单于及其族人使用的是北方民族语言的名字,所以在汉文史料中才会有那么多的同名异译。按《晋书》中,段涉复辰又作段辰,段疾陆眷又作段眷,宇文逸豆归又作宇文归。以此推之,段乞珍应该也可以简作段珍。阶、珍二字音近,可以认为是对同一个人名字的不同译写。又,段氏与慕容氏世代通婚,必定要讲究辈份,不可乱伦。慕容廆娶段阶之女为正室,后燕慕容垂也曾娶过段末柸的女儿(即大段后)。慕容垂是慕容廆的孙子,而从段乞珍到段末柸也是三代,辈份正好相合。因此,段阶与段乞珍很可能就是同一个人。

折叠 编辑本段 史料记载

晋五胡指掌

鲜卑段氏(附)

初,晋武帝太康十年,以慕容廆为鲜卑都督,鲜卑诸国惟段氏最强,廆娶段国女,生子皝及仁、昭。惠帝时,幽州都督王浚以天下方乱,欲结援夷狄,乃以女妻段务勿尘及宇文部,且表封勿尘为辽西公。务勿尘之子疾陆眷并匹磾、文鸯、侄末抔,俱勇悍,后背浚附石勒,勒袭王浚,诸段不救,竟陷幽州,杀浚,即以浚尚书刘翰行幽州事。翰雅不欲从勒,勒还,遂归匹磾,匹磾进据蓟城。时乐陵太守邵续降勒,匹磾以书邀续同归江东,续子义在勒所,续不顾而从之。勒围续,匹磾来救,勒引去。并州刺史刘琨志图兴复,与匹磾歃血同盟,翼戴晋室。会疾陆眷死,匹磾兴末杯相图,琨世子群为末杯所得,以群书召琨同袭匹磾,为匹磾逻骑所获。初亦无杀琨意,得谮者言而缢之,自是夷、晋多不附匹磾矣。石勒、石虎急攻之,与弟文鸯并为所执。虎先与为兄弟,欲全之。匹磾著朝服,执晋节,与文鸯、邵续俱不屈而死。末钚尽有其众,数年卒,子牙立,疾陆眷之孙辽杀而代之。慕容翰奔辽,辽爱重其才,使与弟兰攻燕柳城,大破燕兵。翰恐遂亡其国,固止勿追。咸康四年,燕主皝合兵於赵,攻段兰。兰以柳城之役,不用慕容翰之策,大败,亡渔阳、上谷代郡等四十馀城。翰奔宇文氏,辽遂为慕容恪所执。建元二年,燕灭宇文氏,翰归,为皝所杀,段兰死於令支段龛代领其众,因石氏之乱,奄有齐地,遣使降晋,以为镇北将军,封齐公。致书於燕主俊,非其称帝。燕遣慕容恪击之。永和十二年,恪大破段龛,兵围广固,燕诸将请攻城,恪曰:"龛兵尚众,未有离心。我若尽锐攻之,杀吾士卒必多矣。自有事中原,兵不暂息,吾每念之,夜而忘寐。奈何轻用其死乎!要在取之,不必求功之速也。"军中闻之,人人感泣。龛城中人相食,而缚出降,恪悉取齐地,段氏亡。玄羽逸史曰:辽东西有慕容氏、段氏、宇文氏,其初段氏甚强,慕容得其婚以为幸,故皝之母、垂之先后夫人、德之妃,皆段氏也。以强见忌,卒翦其宗。人中之雄,类不相容,自古而然,无足怪者。匹磾、文鸯,皆有贤行,刘越石之死,非得已也。君子可以原其心,著朝服、持晋节,不屈而被杀,则志洁而行芳矣。段龛不让燕主俊而以书数其称帝,有匹磾之风,虽亡国破家,固无愧於天下后世也。晋氏诸胡,吾於段国多取之,意在此哉!

《与段匹磾盟》

天不静晋,难集上邦。四方豪杰,是焉扇动。乃凭陵于诸夏,俾天子播越震荡,罔有攸底。二虏交侵,区夏将泯。神人乏主,苍生无归。百罹被臻,死丧相枕。肌肤润于锋镝,骸骨曝于草莽。千里无烟火之炉,列城有兵旷之邑。兹所以痛心疾首,仰诉皇穹者也。臣琨蒙国宠灵,叨窃台岳。臣磾世效忠节,忝荷公辅。大惧丑类,猾夏王旅。殒首丧元,尽其臣礼。古先哲王,贻厥后训,所以翼戴天子,敦序同好者,莫不临之以神明,结之以盟誓。故齐桓会于邵陵,而群后如恭。晋文盟于践土,而诸侯兹顺。加臣等介在遐鄙,而与主相去迥辽,是以敢干先典,刑牲歃血。自今日既盟之后,皆尽忠竭节,以剪夷二寇(指刘聪石勒)。有加难于磾,琨必救。加难于琨,磾亦如之。缱卷齐契,披布胸怀。书公金石,藏於王府。有渝此盟,亡其宗族,俾坠军旅,无其遗育。--西晋·刘琨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