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02 02:18:47

裕溪河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河流
河流
编辑分类

裕溪河,古称濡须水,巢湖最早的通江河道,属长江支流。上起巢湖闸,下至裕溪口入江。东西流向,流径巢湖、含山县无为市和县四市县,全长60.4公里。总流域面积12938平方公里。主要支流有:清溪河、西河、牛屯河等。

是含山县与巢湖,无为市的天然界河。是巢湖市乃至合肥市水上运输的主要航道,水资源极为丰富。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裕溪河

  • 古称

    濡须水

  • 所属水系

    长江支流

  • 起点

    巢湖

  • 流域地区

    巢湖市、含山县、和县、无为市

  • 河口

    裕溪口

  • 全长

    60.4公里

  • 总流域面积

    12938平方公里

折叠 编辑本段 干流概况

裕溪河,是巢湖最早的通江河道,东南向流,经巢湖市至马鞍山裕溪河鸠江区沈巷镇裕溪河鸠江区沈巷镇含山县李家墩,左纳清溪河来水;至林头,左纳林头河来水;又经钓鱼台、东关至瓦储村,水分两股:北股为老裕溪河,已纳入牛屯河分洪道,东流至陶咀,经含山县铜城闸联通牛屯河;南股裕溪河折南流,至无为县黄雒河口,右纳西河来水;黄雒河以下河道顺直,东南向流,经含山县运漕镇至三汊河,左岸有水道经铜城闸沟通牛屯河;经黄渡至芜湖市鸠江区沈巷镇雍镇,折北偏东流,至裕溪镇过裕溪闸后,折东流,于裕溪口注入长江。

裕溪河河道全长60.4公里,其中巢湖闸至裕溪闸间56.5公里,裕溪闸至河口间3.9公里;河底高程巢湖闸至钓鱼台为4.2米,钓鱼台至裕溪闸为5.0米;河宽125~145米,河底宽100~120米,比降1/34000。[4]

折叠 编辑本段 流域水系

裕溪河流域,跨巢县、合肥、肥东、肥西、六安、岳西、舒城、庐江、无为、含山、和县等11个市、县。流域范围:西、北以江淮分水岭与淮河流域分界,南与菜子湖、白荡湖、陈瑶湖水系为邻,东北与滁河得胜河、牛屯河水系接壤,东南滨长江。裕溪口以上总流域面积12938平方公里,其中山区3386平方公里,丘陵6070平方公里,平原圩区2479平方公里,湖泊水面1003平方公里(其中巢湖783平方公里)。[4]

清溪河,裕溪河左岸的支流,源于巢湖市北与含山县交界的青龙尖(海拔403米),东流,至巨兴折东南,至清溪折西南流,经半湖、亚父,穿过淮南铁路桥,于庙后村注入裕溪河。流域面积仅235平方公里,大部为山丘区,计188平方公里,圩区47平方公里,河道长度25公里,平均比降约1/1500。[1]

西河,裕溪河右岸支流。它是一条在圈圩、联圩过程中支流西河支流西河逐步形成的平原河流,基本平行于长江左岸东下。历史上西河为缺口至卞家拐河段,卞家拐以下统称"天河"或"州河"。其中马口闸至黄雒河口段下游河道,是古濡须水的一部分。西河入江通道是从上游逐步向下游推移的,这是其水系演变的特点。最早的入江口是新安桥和刘家渡。明代以后,沿江圩口联并,江堤兴建,使一些通江支流被圈入圩内;上游通江口因江水位顶托,又向下游寻找新的出口。明正德年间(1506~1521年),堵塞了刘家渡通江口;明万历年间1573~1619年 ,堵塞新安桥通江口后于万历辛卯年(1591年)建新安桥陡门。因此,西河的入江口遂向中下游移动,主要有经泥汊河从泥汊河口入江;经马沟河和神塘河从神塘河口入江;经黄雒河口汇入裕溪河自裕溪口入江等三处。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又堵塞了泥汊、神塘两处入江口,至此,西河的排水出路仅留下经黄雒河入裕溪河一处,正式成为裕溪河的一大支流。

西河上承庐江县境黄陂湖水系来水,干流从缺口开始,向东流,至横山折北流,至黄姑南又折东流;经梁家坝右纳郭公河,至湖陇北右纳湖陇河,至襄安镇南左纳永安河;至凤凰颈,右岸有引河向南经凤凰颈闸通江,凤凰颈闸建于1952年,主要为引江水灌溉和汛后向长江排水,汛期一般不起排洪作用。西河续东又折东北流,至无为县长坝,左纳花渡河;经田桥至黄雒河口注入裕溪河。流域面积2224平方公里(其中包括黄陂湖来水面积602平方公里),其中山区509平方公里,丘陵区791平方公里,平原圩区869平方公里,湖泊水面55平方公里。西河缺口以上黄陂湖和白湖总集水面积为1138平方公里,大都是山丘区,来水经两湖调蓄后下西河。1953~1960年间白湖被围垦,减少了西河上游的调蓄库容,但疏浚整治后的兆河,已自缺口和东北至马尾河口,沟通了巢湖。至此,缺口以上的洪水基本经兆河入巢湖,则缺口以下西河入裕溪河的来水面积为1622平方公里。河道长度自缺口至黄雒河口为108公里,河槽上口宽110米,底宽45米,比降1/70000。两岸圩田集中,有耕地约100万亩,河堤由圩堤联结组成,防洪标准尚低。[2]

牛屯河,位于和县、含山两县境内,因河水经牛渚山而得名。上牛屯河芜湖市鸠江区沈巷镇段牛屯河芜湖市鸠江区沈巷镇段游在水达庙与裕溪河相接,流经桐城闸、杭驳、后港桥、白桥,至圣家圩注入长江,全长31.12公里,流域面积372平方公里。为了控制巢湖洪水及江洪倒灌,早在吴赤乌中(公元245年)就在牛屯河上游建造了铜城闸。民国32年(1943年)在下游新桥处建造了新桥闸,以遏阻江潮倒灌。牛屯河为圩区河道,河底平缓,河宽30~150米,中水位时,河内水深2.0米,安全泄量为455~495秒立方米。建国后牛屯河最高水位为12.56米(1954年8月1日)水色一片泽国,使沿岸33.8万亩农田受淹,损失惨重。1965年牛屯河开辟为巢湖分洪道,在老铜城闸上的牛屯河河口重建铜城闸,设计流量118秒立方米,将原弯曲河道裁直并拓宽至150米,1978年又在老新桥闸之南重建新桥闸(曾名红旗闸),设计排涝流量700秒立方米。与无为大堤成圈的练纲圩堤顶高程加高12.5~13米,防洪标准达20年一遇(1983年新桥闸上水位为10.7米)。为解决巢湖洪水出路,1986年巢湖地区决定兴建"二河一站"工程,即开挖牛屯河分洪道、兴建凤凰颈排灌站和西河小断面整治。将牛屯河开挖河底宽60~80米,河底高程保持3.4~2.0米,设计分洪流量455秒立方米,1991年已竣工。正常年份注入长江水量1.40亿立方米,最丰水年份2.79亿立方米,最枯水年份仅0.67亿立方米。

黄陈河,起于石涧镇的纯疃大庙,流经太平、黄雒、黄龙,由黄雒河口入裕溪河,全长10公里,流域面积114平方公里,年均径流量1.7立方米/秒。

后河,南宋时开挖的裕溪河通江河道,起于蟹子口经铜城闸至三汊河。[3]

折叠 编辑本段 水文特征

裕溪河,安全泄量10~20年一遇为600~800立方米每秒,100年一遇为1170立方米每秒。巢湖闸下1969年悬移质泥沙量为历史最大,年平均含沙量0.170公斤每立方米,年平均输沙率42.1公斤每秒,年输沙量为133万吨;1968年泥沙量为历史最小,年平均含沙量0.083公斤每立方米,年平均输沙率-0.661公斤每秒,年输沙量为-2.09万吨。[4]

折叠 编辑本段 河道变迁

裕溪河古称濡须水,古濡须水是巢湖最早的通江河道,西汉时(公元前206年~公元25年)即已形成,从东关濡须口开始。濡须口位于濡须山、七宝山之间,濡须山在今含山县东关乡境,谓东关;七宝山在无为县黄花乡境,谓西关。两山对峙,形势险要,为古巢湖的出口,曾为吴魏相争的古战场。濡须水至黄雒河口折南流,经仓头镇至马口闸进入上、下九连圩之间的马口河,于神塘河口入长江。而最早的入江口是神塘河口下游的栅港口,早已崩入江中,随之神塘河口至栅港口间的河段也崩入江中,濡须水的通江口才退至神塘河口。

及至南宋(1127年~1279年),巢湖至裕溪口的通江河道逐渐形成,自巢湖经东关沿杨柳圩北堤至三汊河镇的河段,称后河,东下入江;又自蟹子口开直道经黄雒河,至三汊河纳后河,抵雍镇,称前河,一并东北向入江。至此,巢湖的通江河道变为两条,即南流的濡须水和东流的裕溪河。到了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神塘河口被堵塞,裕溪河乃成为巢湖水系入江的唯一通道,西河成为裕溪河的主要支流。古濡须水的上段东关至黄雒河口,已成为裕溪河的组成部分,它的中游黄雒河口至马口闸,已成为西河的中、下游河道。自宋代至明、清,裕溪河的巢湖口至东关河段,称天河,又名漕河,俗称马尾沟;东关至黄雒河镇河段,称铁毛河;黄雒镇至运槽镇河段称运槽河;运槽镇以下始称裕溪河,经雍镇(即濡须镇)折东北注入长江。[4]

折叠 编辑本段 航道航运

折叠 航道

裕溪河,属合裕航道的下段。水源丰富,汛期暴雨集由,一年有半年受长江水倒灌。中洪水位时,航道水流平稳,河宽水深,通航状况较好。枯水期,沿河有钓鱼台、万石仓、黄雒河、落蓬湾至三汉河、运漕河上下、雍家镇、裕溪铁路桥、裕溪口等10多处浅滩碍航。这些浅滩主要是河岸坍塌和枯水期农民打坝拦水抗旱,泥沙回淤形成。浅滩连年增高扩大,河道弯曲日趋严重。从抗日战争前后到建国初期,裕溪河只能常年通航50吨以下木船,季节通航50-80吨级木船,但需从后河航行(1974年在万石仓筑坝将后河拦断,干线航道已改走前河)。枯水期长江水位跌落迅速,裕溪河口门水流湍急,入河航船必须聚众背纤拉溜进口。当时,裕溪口街道和附近农村的一些闲散劳动力,专为口门两岸进口船只拉溜,以取得些微报酬。故民间有"裕溪口的纤,搭到就背"的歇后语,这也说明当时裕溪河航行困难。从1957年以后,裕溪河先是设置简易标,后是发展为重点标。到20世纪末全河段设有接岸标、过河标37座,浮鼓9只,共46座,其中有5座发光,巢湖及裕溪河航段,配有航标艇两艘,负责航标维护工作。裕溪河航道共有跨河桥梁2座。

折叠 河道整治

建国以来,整治裕溪河的规划设计与施工一直没有中断过。早合裕航道裕溪船闸合裕航道裕溪船闸期的裕溪河治理实施于1955年、1959年及1963年至1965年。1955年省航运部门对钓鱼台及海子口进行了裁弯取直。1959年春对黄雒河下的落蓬湾进行航段切滩,缩短航程3.5公里,共完成土方49万立方米。同年9月先后在巢湖东口门和裕溪口,动工兴建巢湖、裕溪河水利枢纽工程节制闸,裕溪河始成为渠化河流。

1962年,巢湖闸建成,裕溪河口上游的水源受到控制,枯水季节,裕溪河流量不能保持正常,影响通航和农民灌溉。沿河农民常拦河筑坝蓄水利田,汛期坝土被冲入河槽,加上河岸坍塌和自然淤积,航道变浅,通航水位降低,货运量也随之下降。

1963年-1982年省航运、水利部门先后5次对裕溪河进行全面整治,现河宽水深,航道顺直,最小弯曲半径为200米,一般都在500米左右。枯水期水深1.5~2.5米,常年通航100吨级轮驳船队。

1967年建成裕溪闸。两个闸组成巢湖--裕溪河梯级水利枢纽,发挥了防洪、排涝、灌溉、航运等多方面的综合效益。

20世纪七十年代,首次对裕溪河实施河道全面治理。施工河段为巢湖闸至裕溪闸河段。那时,没有现今的机械化施工条件,大规模的水利建设全靠千军万马齐上阵的人海战术。1971年冬至1972年春,在60多公里长的河道整治工地上,分布了裕溪河两岸的巢县、无为、含山、和县四个县的16万民工。1973年冬至1974年春,又动员了肥东、无为、巢县、含山、和县等五个县的6万民工继续投入这期裕溪河整治工程的扫尾。经上述两个冬春的河道整治施工,基本完成了河道水上部分的土方任务。此外,通过对钓鱼台、东关、黄雒河等三处大弯道河段裁弯取直,使裕溪河河道长度缩短了7.6公里。

1977年至1982年,航运部门又对裕溪河河道的水下土方进行了6次局部疏浚。

自1992年起,开始了对裕溪河的新一轮大规模治理。工程分9期实施,历时13年,至2004年结束。所完成的工程内容包括:河道水下土方疏浚、河堤加培与护砌、穿堤建筑物的改建与加固、堤身房屋拆迁等。长期以来,裕溪闸下原3.9公里弯曲河道因淮南铁路跨河铁路桥的阻碍无法实施治理。2003年被裁弯取直。

2001年至2003年,实施了巢湖闸扩建加固工程,扩建节制闸6孔,其工程效益得到更好地发挥。

合裕航道是省会合肥市及周边地区通江达海的唯一水上通道,裕溪河则称得上是这个水上通道中的黄金水道。作为巢湖闸--裕溪闸水利枢纽的组成部分,现巢湖船闸和裕溪船闸地处裕溪河两端的进、出河口,因设计标准较低,工程规模偏小,长期严重堵航,成了制约合裕航道航运发展的瓶颈。为此,裕溪、巢湖两个复线船闸工程已分别于2008年11月和2010年10月投入实施,两个复线船闸建成后,将大大提高合裕航道的通航能力,对促进合肥地区经济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5]

折叠 编辑本段 流域文化

折叠 濡须口

巢湖的古代出水河口濡须口地处濡须山与七宝山之间,地理位濡须口濡须口置相当于裕溪河上游的含山、无为、巢湖市三县市交界地带。此处两山对峙,濡须水穿流期间。濡须口的上游是宽阔的巢湖湖湾水面,地势十分险要。

三国时,巢湖流域沿江沿湖地带是吴魏相争之地。诸葛亮在其《后出师表》中称:曹操"四越巢湖不成",说的是建安十四年至二十二年(公元209年至217年)间,吴魏双方在巢湖展开的四次大战。濡须口踞山临水的地形地势,使之自然成了当时吴魏交战的战略焦点。

建安十七年冬至次年春,曹操兴兵二越巢湖。孙权为拒曹,于濡须水东岸的濡须山筑防御城堡,称濡须坞,作为水军的陆上据点。于是,此处的濡须山便被称作濡须口的东关。"东关"这个三国时的军事要塞的名称已沿用作了地名,成了含山县当年古战场旧址上的东关镇的名称。

在《三国志·吴主传》中,裴松之的注对曹操二越巢湖伐吴有一段这样的记载:"《魏略》曰:权(孙权)乘大船来观军,公(曹操)使弓弩乱发,箭著其船,船偏重将覆,权因回船,复以一面受箭,箭均船平,乃还。"这就是广为人知的三国故事"草船借箭"的历史原型。其发生地点在巢湖濡须口的东关,草船借箭的人是孙权,而非诸葛亮。[6]

折叠 浮丘钓台

在裕溪河上游河段的右岸,有个被称作古巢十景之一的旧时著名景点--浮丘钓台。此处地属巢湖市的钓鱼台村,在巢城东南三十里。

钓台,即裕溪河畔的钓鱼台,是一块巨大的临河石崖。这石崖自河边陡峭的山体延伸至水面,形如棋坪,方广平整。崖上曾有宋人镌刻的"浮丘钓台"四个字。相传,这里是浮丘公垂钓的地方。石崖上还留有此人"深可寸许"的足迹及踞坐、放置钓竿的印迹。崖下还有一个石洞,常年没于水下,只有在裕溪河低水位时,洞口才露出水面。

在巢县的史志记载中,浮丘是位云游四方的神话人物。这浮丘钓台则是一个山水宜人的去处。据康熙《巢县志·疆域志》:此处"背山临水,石岸峻峋,贾帆渔舸往来不绝。"

20世纪七十年代,巢湖专区成立钓鱼台石场,大量开采石料,用作无为大堤惠生堤江岸的抛石护岸施工。长年的放炮炸石,破坏了钓鱼台山体的自然环境。临河石崖上的字迹已遭损毁,仅剩浮丘足迹及踞坐印迹依稀可辨。[7]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