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5 04:13:07

mvrdv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建筑
建筑
编辑分类

MVRDV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建于1991年,是当今荷兰最有影响力的建筑师事务所之一。它由三位年轻的荷兰建筑师韦尼·马斯(WinyMaas,生于1959年)、雅各布·凡·里斯(Jacob van Rijs,生于1964年)和娜莎莉·德·弗里斯(Nathalie de Vries,生于1965年)组成,事务所的名称即取自于这三位建筑师的姓氏。尽管他们的事务所创建时间不长,设计并建成的作品也不是很多,但他们的作品在国际建筑界受到广泛关注。

基本信息

  • 公司名称

    MVRDV建筑设计事务所

  • 外文名称

    MVRDV

  • 总部地点

    荷兰

  • 成立时间

    1991年

  • 经营范围

    景观设计,建筑设计

  • 公司类型

    事务所

  • 创始人

    韦尼·马斯、雅各布、娜莎莉

折叠 编辑本段 一创新与限制

MVRDV非常关注荷兰整体的社会发展趋势。不论在建筑或城市设计中,还是在景观设计中,他们都希望表达一种对社会生活状态的独有理解和关怀。众所周知,荷兰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发达国家之一,这一方面为人们提供了非常便利舒适的现代生活条件,另一方面,也消除了城乡之间原有的各种差异。然而,MVRDV却对因此产生的

普遍社会认同感与社会均质特征持怀疑态度,认为这种状况带来了城市区域与乡村区域之间界限的含混与模糊,造成不同区域个性化特征的消失。因此,与一些城市设计理论相反,他们极力主张在现有城市区域中实现建筑密度最大化,反对城市区域的不断扩张,同时主张在郊区和乡村地区尽量维持建筑的低密度、低影响和临时性发展。他们不仅在理论上积极宣传这些观点,还在实践中努力贯彻这些原则。在他们设计的每一个方案中,我们几乎都可以看见建筑密度最大化原则的影响。

MVRDV对城市问题与社会问题的广泛关注,也促使其重新审视已有的建筑设计方法和观点,例如在设计过程中,建筑师必须遵守的繁琐程序和限制,特别是政府标准和规范,一般来说,建筑师们通常认为这些限制会与设计构思发生冲突,进而影响设计方案的最终质量。对此,MVRDV持相反的观点,并提出了一些新的概念和方法来解决这些限制,例如数据景观(data-scape)。他们认为这些限制完全可以作为一种挑战,甚至作为一种合理的设计因素,通过新方式重新解释它们,从而使设计进一步完善。

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他们首先把各种制约因素作为建筑组成的一部分信息,通过计算机转换处理为数据并绘制成图表,这样既取得了直观的效果,也使建筑师更容易理解并处理影响建筑最终生成的各种因素。这就是所谓的"数据景观"的概念。MVRDV认为这个概念的提出为建筑师呈现了更全面理解建筑的方向,挖掘了设计中更广泛的潜在可能性,也提供了非常新颖和有效的设计方法。在MVRDV设计的一些办公楼以及住宅中,就运用了这些概念和方法,例如,他们重新诠释了其中涉及的防火规范:在一个方案中,他们设计了独特的螺旋形防火楼梯;在另一个方案中,他们设计了相互耦合的"L形"剖面。

另外,MVRDV非常注重景观设计,这可能与事务所中的核心人物韦尼·马斯的大学教育背景--景观设计专业有直接关系。他们认为深入的景观考虑,一方面拓展了建筑师对建筑内容的理解,另一方面促使建筑师更加关注建筑与环境的互动关系。他们经常把景观设计作为一种设计隐喻贯穿于建筑设计之中。为了尽量避免对周围景观的影响,他们的作品常常将建筑底面积减至最小,有时,为了保持景观的连续性,他们甚至企图制造一种建筑在"飘浮"的感觉。然而,在他们的有些作品中,为了满足个体建筑自身的景观需要,设计者也完全不顾及与周围建筑的关系,表现出强烈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个性化倾向。

折叠 编辑本段 二作品分析

1 RVU新办公楼(荷兰,希尔维森,1994~1997)

RVU和VPRO是荷兰最大的两家广播电视公司。他们的新办公楼都位于希尔维森市郊希尔维森山的一座媒体公园(Media Park)中,相距不远。在这个树木繁茂的山坡上,新的RVU办公楼的首要要求就是尽量不破坏原有地形,以确保媒体公园内连续的"生态联系"。基于这样的出发点,MVRDV把新的办公楼直接插入山坡较陡的一侧,并设计了一条解决参观者及自行车下坡流线的走廊。这样,原有景观通过屋顶继续延伸,而屋顶还可以作为观看媒体公园和周围环境的公共平台。整座建筑被一部宽阔的楼梯一分为二,一方面提供了从邻近的街道穿过屋顶到山下场地的一条公共路线,另一方面也为新办公楼提供了位于建筑中心部位的主入口。建筑的立面以及悬空的底面都外包一层深褐色耐腐蚀高强度钢板,既呼应了不远处明纳尔特(Minnaert)办公楼黄褐色的立面,又与深褐色的土地相呼应。

新的RVU办公楼室内工作区被分为三个连续的部分,每一部分都有自己的工作类型特征,以适应不同工作部门的需要。其中,一部分工作区由自由布置的办公单元组成,另外两个部分位于中间走道的两侧,由独立的办公单元和进深较大的办公室组成。公共餐厅位于伸出部分的端头,在这里,建筑的体量感被切断,同时端头的玻璃幕墙使这里成为一个鸟瞰媒体公园和周围环境的场所。悬挑部分下方的地面上洒满了大小不一的火山熔岩块,由于其中点缀着一些指向天花的聚光灯,使熔岩就像正在燃烧一般。熔岩与外包耐腐蚀高强度钢板的天花共同组成了一个紧凑而意趣盎然的入口空间,显示了设计者非常丰富的想像力。

2 VPRO新办公楼(荷兰,希尔维森,1993~ 1997)

VPRO的新办公地址位于RVU办公楼场地北侧不远处。这个公司从前的老办公区是由13个别墅形成的小区,在过去的许多年中,老别墅区在建立公司的独特形象方面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因此,设计新VPRO办公楼遇到的问题是:这些老别墅已经融入了公司通常的工作程序中,在以高效率为目标的现代化新办公楼中,是否需要为老别墅非常规的使用方式保留一席之地?又如何将别墅作为一种隐喻在新办公楼中予以保留?通过分析,MVRDV认为可以利用一系列语言来描述别墅,例如紧凑(没有狭长的走道)和空间差异(包含大量不同用途的房间)以及别墅周围不同条件下的景观考虑。凭借这种理解,他们找到了设计新办公楼的切入点。

首先,紧凑原则的应用促使MVRDV重新安排了原有13个不同的别墅,并将之作为不同尺度、不同空间外形和不同关系的"口袋"沿着螺旋形流线和不同标高的室内庭园逐一安排,结果设计出"荷兰最复杂的办公楼"。设计者利用"精确轰炸"(precision bombing,军事用语)式的设计方法,在新办公楼中创造了一系列的螺旋形庭院,这既为室内带来了自然采光,又获得了良好的室外景观。建筑内的螺旋式上升空间不仅为工作人员提供了共同的空间认同感,还刺激了相互接触和交流。这样,一个开放式的办公楼产生了,而室内与室外的差异也变得模糊了。覆盖在屋面上的草皮取代了原有建筑地形上的各种植被,屋顶下面是类似于"地质构造"的起伏的不同楼层。这些楼层通过一系列的空间手法相互连接,例如坡道、台阶状楼板、巨大的踏步和小范围的楼面升起,最终提供了一条直达屋顶的流线。

其次,空间差异原则的应用导致了连续的室内空间与翼形的内庭院空间相互混合,由此所形成的室内高差为办公环境创造了很大的调整余地,这恰恰满足了公司运营时必需的办公类型不断变化的要求。新办公楼中的休息室、阁楼、大厅、内院和室外平台与原来的办公环境逐一对应。从前在老别墅的套间、阁楼、晒台以及底层不同房间办公的公司雇员,如今又在新办公环境中为自己找到了新的位置。

另外,新办公楼在建筑材料运用的方式上也暗示了与老别墅的呼应。设计者不用吊顶而用"真实"的天花,不用预制墙体分隔而用石材、钢、木材和塑料,不用机织的地毯而用波斯地毯和剑麻垫子,不用小窗而用通高的滑动构件构成通高窗,以便给每个办公空间提供到花园、阳台、室外平台或者内院的出入口。

在结构与设备布置方面,设计者则试图保持一种清新自然的格调。新办公楼中,各层楼板由方格网中排列齐整的柱子和其他承重体支撑,这些支撑构件与完全开放的立面确保了所有房间最大限度的透明特征。建筑中的各种设备管线被隐藏在中空的楼板中,其简朴的特征有力抨击了如今许多建筑中随意暴露技术设施的嗜好。

当然,在使用过程中,新办公楼也碰到了一些问题。使用者抱怨开放平面和硬质表面造成了较大的噪音干扰,还抱怨室内普遍的开放性使个人化的表现不易被群体接受--例如在布置私人植物或者图片方面。

3 并联别墅(荷兰,乌得勒支,1995~1997)

在私密性要求很强的别墅中,MVRDV的处理方式同样表现出独有的特色。并联别墅(Double House)位于一个公园旁的街道上。这栋别墅涉及两个业主,也就是说,两户家庭共同拥有一块基地,在出资方面,一个家庭占2/3,另一个占1/3。他们都希望既拥有面对公园的良好朝向,又拥有到街道、花园和屋顶的方便出入口。而且他们需要的不是两栋单独的别墅,而是一栋并联式建筑。但是,如果要保持花园的最大面积,即使考虑最小的层高,也需要将建筑扩展到4~5层。针对两户家庭各自的意见,设计者试图利用隔断墙的设置来解决问题,经过一系列的推敲,产生了两个互相啮合的体块,每一个体块都充分利用地形,并具有非常丰富的效果。

最终,建筑师与用户之间取得一致意见,也解决了防火规范的限制问题。针对防火规范不允许超过两层体量的限制,建筑师设计了两个互为对角的相互开放的体量,给予第一对夫妇一个底层的车库,2层内一个宽敞的起居室、厨房和餐厅。另一对夫妇尽管只拥有整个建筑体量的1/3,却与户外有着很好的联系。他们在底层有一个面向花园的厨房与餐厅,在3层还有一个面向公园景观的起居室,这两部分在视觉上通过一个开敞的楼梯井相互联系。两个住户的卧室都位于建筑上部并被封闭,而占有较小体量的用户在位于顶层的洗澡间外还有一块屋顶平台。设计者在剖面上设计了一组蜿蜒曲折的墙体,划分了两个住户的界线,并形成理想协调的双赢居住局面。在设计过程中,建筑师的用意不是为了探索某种理想的居住模式,而是根据的用户要求量体裁衣,探索非常独特的居住模式。矛盾的是,当这种居住模式给予了两个住户需要的合适空间配置时,不同单元的复杂耦合也引起住户们互相注意对方占用的空间。这导致"邻居"的概念显得非常突出。最初,两家彼此的依赖性使生活面临瘫痪的威胁,但最后他们都获得了比设想中更多的独立性。彼得·布查南(Peter Buchanan)认为,在一个不设防的表皮内,个性与集体相互妥协的平衡表现促使这栋建筑暗示着未来建筑某个可能的发展方向。

尽管并联别墅针对前面的公园以及后面的花园设计出最好的景观朝向,但它几乎不考虑周围环境:它与周围的建筑相比显得过高,它的平屋顶与旁边建筑的坡顶、山墙面相冲突,它的颜色与另一边建筑的白墙面相比也显得太暗。然而,MVRDV提倡在最小的占地面积堆砌最大的体量,显然,这栋别墅体现了这个原则。它表现了设计者一贯的设计观念,是一栋不拘于任何风格的建筑。

折叠 编辑本段 三比较与结论

从MVRDV设计的两栋新办公楼中,我们可以获得许多有趣和矛盾的结论。VPRO办公楼是一个多层四方形办公楼,并沿着原有斜坡逐层后退。RVU办公楼是一栋伸出去的长方形单层建筑,设计既表现了漂浮于地面之上的效果,又将地面延伸至屋顶上以表现从地面上浮现的效果。同时,一条公共路线横过建筑屋顶并穿过建筑中部直达地面,但这条路线与原有地形并未发生冲突。室内部分,VPRO办公楼大部分是螺旋式上升的单一开敞式办公空间,而RVU办公楼则是传统的向中间走廊开口的单元行列式布局。两个办公楼的差异说明了不同建筑业主的不同需求,以及建筑的历史变化。RVU办公楼坚持了MVRDV作品一贯的空间形态。而VPRO办公楼虽然试图保留原有办公场所中的运行方式和工作方式,但设计者最终将所有部分整合到一个他们惯用的四方体中。

实际上,VPRO办公楼蕴含了丰富而重要的建筑思想,它是一个试图提供个性化和快乐群体气氛的"无政府主义建筑"。许多人都根据办公楼未经装饰的混凝土和木板,认为它是赫兹伯格(Herman Hertzberger)设计的比希尔办公楼的90年代翻版,但是基于结构主义理念的比希尔办公楼组织严谨。而VPRO办公楼内部组织活泼,螺旋形的流线像迷宫一样错综复杂,使初次造访者不易辨认。实际上,MVRDV试图创造一种自由进入的气氛,而严谨的设计不容易获取这种气氛。这个新办公楼缺少装饰、细部粗糙的特征,以及设计中的游戏意味,都加强了其无政府主义的精神。例如,建筑中狭小入口内的过于陡峭的楼梯,入口处的枝形吊灯和地毯,故意设置在开敞空间内的扶手椅,以及一些粗笨的曲线都证实了这一点。

另外,MVRDV的作品经常表现出一种倾斜和折叠连续板片的偏好,这与另一个荷兰著名设计事务所OMA的作品有着某种共通之处。这种偏好在MVRDV的许多作品中反复出现,这些板片既把室外的景观带入室内,又创造了室内与室外之间的过渡空间。比较明显的例子就是并联别墅,其中连续折叠的隔断把内向性的卧室与开放性的客厅隔开。OMA也曾利用倾斜折叠的板片处理建筑端头部分,有趣的是,他们在将这种设计手法应用在某个图书馆方案中时,马斯和里斯正受雇于OMA。虽然MVRDV不承认受到OMA的直接影响,但事实上,他们的作品在深度和广度上都与OMA的作品很接近。在设计方法方面,在对现有规则的重释方面,在独特的设计概念和惯用的设计母题方面,他们作品之间的相似性表现得都很明显。

不过,MVRDV的作品与OMA的作品还是有着许多不同之处。OMA一直在净化自己的构成倾向。在他们的许多新作品中,切割和折叠纸质模型的痕迹依旧很重。但他们利用熟练的技术与装饰,着重于材料的抽象拼贴和细部设计,从而有效遮掩了作品的构成倾向,创造出一种丧失物质形态的轻盈感。与之不同,MVDRV的作品从粗糙的模型中直接获得力量,有着鲜明的厚重感,就像原有卡纸模型或者硬纸板模型的放大版。他们的作品可能有点少年般的笨拙和未定型,但与OMA作品一贯的神经质和矫饰的焦躁感相比,则传达出一种诚实、健康的真实性。在MVRDV设计的VPRO办公楼与OMA设计的荷兰乌得勒支大学礼堂(1993~1997)之间,就显示了这种作品性格上的差异。彼得·布查南认为:导致MVRDV作品不成熟、未加工和示意性品质的原因之一就是,要精炼一个设计和它的细部必将涉及具体的操作品位问题,而这三位年轻的合作者明显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取得一致。

总而言之,MVRDV运用他们对建筑、城市和景观的独特理解,巧妙地结合了他们设计观念的那些未定型和随意性特征,通过他们的作品,传达了一种真实、活泼而富于生机的生活态度。他们非常注重对自身独特理论的培养,也因此不断创造了一些与众不同的建筑形式;但他们更加注重从设计的实际情况出发,解决实际问题并从中寻求设计的最佳切入点,同时注重对人们现有生活方式的考察与理解,极力挖掘各种可能的设计因素,并坚持探索既新颖又非常适用的各种建筑模式。可以这样认为:MVRDV的作品已经摆脱了各种风格的约束,并通过强调建筑包含的各种真实内容不断推陈出新。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