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5 04:00:51

拷红 - 河南豫剧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戏剧
戏剧
编辑分类

河南豫剧《拷红》剧情简介:红娘送莺莺到张生的书房幽会,被崔夫人发现,唤来红娘进行拷问,责怪她玷辱了相府的名声。红娘据理力争,说这件事都是夫人许婚赖婚造成的,最后崔夫人无奈只好应下婚事。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拷红

  • 所属

    河南豫剧

  • 人物

    莺莺

  • 第一场

    诓莺

  • 结果

    应婚

折叠 编辑本段 全剧详情

第一场:诓莺

(崔莺莺出场)

[唱]崔莺莺闷悠悠青丝收紧,望落红一阵阵又至残春。

恨母亲你不该言而无信,无来由背恩义来昧婚姻。

传笺贴约月下两心相映,一念差害张郎病魔缠身。

无奈何差红娘前去探问,但不知他人心可知我心?

绣阁上十二栏杆俱倚尽,愿苍天保佑有情人。

(红 娘): 回来了!

[唱]在绣楼我奉了我那小姐言命,到书院去探那先生的病情。上绣楼我要把小姐吓哄,我就说呀,

张先生的病疾可是不轻。你若是救迟慢哪。

咳!可就要丧命,看一看我小姐怎把事行。一路上把心事盘算已定,急忙忙款莲步去上楼棚。

[白]哟!看俺那小姐,听说是张先生有病了,站在那楼门口儿,一个劲儿往西北角儿里看。哦,如今她可单等我回来哩,待我学学老夫人吓吓她,跟

她开个玩笑,这也没有什么呀。

(一人模仿两人的对话)

啊红娘呀,小小女孩子家,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岂禀老夫人,遵了小姐言命,到在书房探望先生病情回来了!嗯!小小女孩子家,下次不要那样慌张

。是是是,奴婢我记下了!我问你那小姐呢?她现在绣楼!搀老身上楼!是!

(崔莺莺):我母亲上楼来了。

(红 娘): 老身我来了!

(崔莺莺):女儿拜见母亲!

(红 娘): 嗯嚏!

(崔莺莺):呀啐!蠢才,你把我吓了一跳。

(红 娘): 哎呀呀,小姐,方才我在此楼下,我观见你面带不喜,我给你闹着玩儿哩,你,你可不敢生俺的气呀。

(崔莺莺):下次不可这样了。

(红 娘): 嗯,从今往后我再也不敢学了。

(崔莺莺):啊红娘,那张先生的病疾如何呀?

(红 娘): 怎么,你问那张先生的病疾?

(崔莺莺):是啊。

(红 娘): 小姐,咱们到在房里再说好吗?

(崔莺莺):啊红娘姐,你快快讲来吧。

(红 娘): 怎么,还是问那张先生的病疾?

(崔莺莺):是啊。

(红 娘): 哎呀小姐,要是问起张先生的病疾,那你---那你就快点预备吧。

(崔莺莺):啊?预备什么呀?

(红 娘): 预备衣服!

(崔莺莺):噢,怎么他他他,他就不中了?

(红 娘): 哎不不不---预备小姐你的衣服。

(崔莺莺):哎,预备姑娘我的衣服何用啊?

(红 娘): 小姐穿将起来,打扮叫好看一点儿,到在书房看看他,说不定他的病就会好的呀。

(崔莺莺):啊红娘,这话可是老夫人吩咐的吧?

(红 娘): 那,那我还没听说过嘞。

(崔莺莺):啊红娘,倒底是怎么回事呀?

(红 娘): 小姐,要问起张先生的病情,你稳坐绣楼,听奴婢慢慢的告诉你呀!

[唱]尊姑娘稳坐在绣楼以上,听奴把那病房的事细说端详。那一日相会在那凉亭以上,张先生也受了半夜的寒凉。

那时节你若是妇随夫唱,张先生他焉能病倒了书房。他的病可就因为那一晚上,才得下了相思病就有口也难张。

奴今早到病房把病探望,张先生他言道病入膏荒。你小姐她若是前情不忘,带一信你请她到在书房。你小姐她若是把那良心昧丧,

我的病啊,咳!必定要命丧无常。说一句叹一声泪如雨降,提起来你母女他痛断了肝肠。且慢说有情人就伤心难讲,

俺红娘心肠硬,我的小姐呀,我,我见他也悲伤。

(崔莺莺): 喂呀---

[唱]都怪我崔莺莺做事不当,好不该呀在花园责怪张郎。害得他病缠身孤身愁怅,我何不去探病去到书房?

哎,也就是娘知道这有何妨?

(红 娘): 小姐呀!

[唱]我小姐心事算停当,你去不去来要快说端详。

(崔莺莺唱):红娘姐到书院把信送上,今夜晚打三更我去到书房。

(红 娘): 呀!好哇!

[唱]我小姐既然你来承当,奴即刻就去告诉给张郎。我就说呀相会到今夜晚上三更时,那姑娘你呀到在书房。

辞别了我小姐我再走一趟,我去到书房内我报说端详。

(崔莺莺唱):小红娘到书院信送上,准备着今夜晚我去会张郎。

第二场:传信

(张君瑞上场唱):自那日在花园凉亭相会,未议定终身事扫兴而回。

许婚姻赖婚姻夫人的不对,你不该把千金当作钓垂。

实指望废心血凤鸾得配,哪料想恩变仇她口是心非。

舍不了有情义莺莺贤妹,又是想,唉,又是气我又是伤悲。怕只怕病难愈我命有危,抛家乡离父母难以转回。

孤单单病卧在书房以内,又听得寺院内钟鼓齐催。

(琴 童): 大叔,起来用药吧。

(张君瑞):唉!

(琴 童): 大叔,你还是好好养病要紧,再不要胡思乱想了。咱们出门在外的,你要有个好歹,那我可咋办呀?

(张君瑞):琴童不要胡讲,将药煎好放在书案,(哪你?)稍时用下就是。

(琴 童): 是

(张君瑞):快去。

[唱]恨只恨老夫人你把良心来坏,但不知到何日我愁眉展开?

(红娘唱):二次我把信送上,今夜晚我姑娘要会会才郎。哎张先生赶快醒来吧,我来了!

(张君瑞):哎,我知道你来了。

(红 娘): 咦,我这一次来可比不得上一次啊。

(张君瑞):啊?这一次可怎么样呢?

(红 娘): 这一次我那小……

(张君瑞):唉,琴童过来。

(琴 童): 有。

(张君瑞):大叔腹内有些焦渴,快于我打杯茶去。

(琴 童): 是!

(张君瑞):快去快去,哎,快走哇你!啊红娘姐,这一次可怎么样呢?

(红 娘): 这一次啊,我实告诉你说吧,我们小姐听说你病的可怜,今夜晚上她亲自来看你哪。

(张君瑞):啊?这么说,今夜晚上你那小姐她她,她要来的么?

(红 娘): 是的!

(张君瑞):这话可是当真?

(红 娘): 当真!

(张君瑞):是实?

(红 娘): 是实!

(张君瑞):咳,未必吧,未必吧!

(红 娘): 你不要多疑,她一定会来看你。

(张君瑞):怎么说,你那小姐她,她当真的要来?

(红 娘): 哎,当真要来。

(张君瑞):哎,果然要来?

(红 娘): 哎呀,是的!

(张君瑞):哎呀呀,不知红娘姐驾到,小生少气言应,当面恕罪,当面恕罪。

(红 娘): 哎呀呀张先生,你这病好的可是真快呀。张先生请坐下,听我慢慢告诉你呀!

(张君瑞):好!好!红娘姐请坐!请坐!

(红娘唱):奴今早探罢病我绣楼回禀,我言道你的病难活到天明。我又禀道俺举家亏你救命。

(张君瑞):好!好!

(红娘唱):至如今未报答你的恩情。俺小姐听此言哪,嘿!她的良心就发动。

(张君瑞):是是是,她可怎么样啊?

(红娘唱):她今夜晚。

(张君瑞):今夜晚她可怎么样啊?红娘姐,你快对小生讲来才是。

(红娘唱): 啊。

(张君瑞):唉,啊红娘姐,外边无人,赶快讲来才是呀。

(红娘唱):今夜晚大着胆。

(张君瑞):是啊是啊!她可怎么样啊?

(红娘唱):她来看望先生啊。

(张君瑞):好哇!

[唱]听她言喜的我,我的心花怒放,走上前施一礼多谢红娘。先谢你传书信跑来跑往,我再谢你有胆识热心快肠。但愿得这一回无有魔障,也免得张

君瑞我再卧病床。

(红 娘): 张先生你太多心了,俺那小姐今夜晚上一定会来看你。

(张君瑞):好好!

(红 娘): 噢,时间不早,待我赶快回去吧。

(张君瑞):红娘姐慢着呀。

(红 娘): 哦,说什么呢?

(张君瑞唱):红娘姐莫急性,

我问你小姐何时她到书厅?

(红娘唱):俺小姐不来---

(张君瑞):怎么又不来了呀?

(红娘唱):你只管等吧!

(张君瑞):是!是!啊红娘姐回来,红娘姐回来,你叫我等到什么时候呀?

(红娘唱):那你就等啊等啊---

(张君瑞):是是是!红娘姐回来!红娘姐回来!倒底叫我等到什么时候呀?

(红娘唱):等到了柳树稍悬挂着月亮。

(张君瑞):好!好好!送红娘姐!好哇!

[唱]这才是喜事来天外,今晚红鸾降书斋。小姐情义深似海,张君瑞我巨眼识英才。老夫人你枉自从中作怪,挡不住并蒂莲花一处开。

第三场:私会

(崔莺莺唱):忽听得樵楼上起了更,主仆们迈步下楼棚。非是俺闺门女自不尊重,都只为老母亲违背人情。

正行迈步前行动,问红娘你不走为何情?红娘,怎么不走了?

(红 娘):来到了。

(崔莺莺):红娘,你进得书馆看看有人无有,若是有人千万不要说姑娘我来了。

(红 娘): 嗯!要是无有别人在内呢?

(崔莺莺):咱们还是回去吧。

(红 娘):哎,什么,回去吧?半夜三更,小姐已经来到了,连句话都不说就回去了吗?嗯,小姐,既然来到了,就别嫌害臊了,趁这会儿门也没

有上,你快快随我进来吧。

[唱]我小姐你不必三心二意,你命奴到书院我前来禀知。咱主仆站在了这书院以里。

(张君瑞):可说是红娘姐呀红娘姐,是你讲道今夜送小姐前来,如今二更已过,怎么还不见到来?莫非又于我撒谎了么?再若撒谎,就把我害苦了

!

(红 娘): 小姐,你听如何?咳,你听如何呀?

张先生口口声他。他把你就相思。哎,张先生开门来!

(张君瑞): 啊,门外你是红娘姐么?

(红 娘): 哎,是我是我!

(张君瑞): 待我开门去了。红娘姐你来了?

(红 娘): 嗯,我来了。

(张君瑞): 哎,小姐嘞?

(红 娘): 小姐?

(张君瑞): 是呀。

(红 娘): 唉,小姐说了---

(张君瑞): 小姐说什么?

(红 娘): 今天晚上不能来了,叫我来告诉你。

(张君瑞): 不能来了?

(红 娘): 别吵!别吵!来了,来了来了!

(张君瑞): 在哪里?在哪里?多谢红娘姐。

(红 娘): 不要谢了,这没有什么。小姐,你稍等我一会儿,我去关了书院门儿,回来咱们一同进房啊。

(张君瑞): 小姐请进!

(红 娘): 小姐!哎?恁哪---

(唱)他二人进房去竟把门来上,门儿外战兢兢站立俺红娘。都只为老夫人你把良心昧丧,抱不平我才陪你来到书房。

订白头许终身随你唱讲,你不该进房去就如此的轻狂。老夫人若晓知雷廷飞降,俺小红娘啊也难免要遭些祸秧。

只听得门外边有脚步声响,静悄悄无人声月照西墙。闷忧忧且站定我独思独想,等候着我姑娘同回绣房。

樵楼上打四梆霜露寒又凉,为他们婚姻事俺红娘跑断肠。抬头把天望,为什么今夜晚这夜真长?恨声老夫人过河你拆桥梁,逼你的亲生女夜半会张郎

,从今后再莫说你治家有方。

耳旁边忽听得金鸡三唱,又听得樵楼上打罢五梆。抬头看东方白天色将亮,他二人未起床吓煞俺红娘。

无奈何手拍窗我只得喊上,叫一声张先生和我的姑娘。樵楼上打五梆老夫人快起床,你二人莫贪睡快快挽绒妆,倘若是有人见怎回绣房?

小姐,赶快开门来吧。

(张君瑞): 唉!

门儿外红娘姐五更报上,

(崔莺莺唱):你快把门开放我回绣房。

(张君瑞): 多谢红娘姐在此门外受这一夜风霜之苦。

(红 娘): 哎呀呀张先生,风霜之苦事小,夫人晓知事情就大了。小姐,天色快亮了,咱们赶快走吧。

(张君瑞):小姐保重了!

(红 娘): 小姐!

(崔莺莺):张郎!

(红 娘): 老夫人要是知道可怎么得了?你们快点儿!

(崔莺莺唱):崔莺莺含羞把话讲,有几句知心话告诉张郎。我愿你早日的身体强壮,我愿你读诗书苦用心肠。

老母亲常常的对我言讲,俺举家从无有白衣儿郎。

但愿你进京去名登金榜,我母亲。

老母亲的心欢喜她必招为东床。

我讲不尽知心的话再往下讲。

(红 娘): 小姐,不要讲了,趁四下无人,咱们赶快走吧,天色已经大亮了。

(张君瑞):小姐多多保重身体。

(崔莺莺唱):小红娘催一声刀刺我的心肠。

(张君瑞): 小姐多多保重!小姐多多保重身体!

(红 娘): 哎呀!

(张君瑞):红娘姐留步!红娘姐留步!此事千万不要叫老夫人知道呀。

(红 娘): 那你何用嘱托?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呢?赶快请回去吧。

(张君瑞):是是!

第四场:拷红

(崔夫人唱): 这几日见女儿她气色不正,这一事叫老身我猜解不清。

这几日来,观见女儿气色不正,坐卧不安,哎呀,这是哪里说起呀这?

(欢 郎): 禀母亲,那一天我去上学了,看见我那姐姐和红娘从东井书院儿里出来, 光见出来,可没有见什么时候进去呀。

(崔夫人):儿呀,你可看的清么?

(欢 郎): 嗯,我怎么看不清啊?我看的可清楚啦。哎,我还听红娘说,你不说我不说,那谁还能知道呢?

(崔夫人):啊?竟有此事呀。儿呀,这件事你可不要对外人言讲。上学去吧。

(欢 郎): 是!

(崔夫人):可说红娘呀红娘呀,倘若我那女儿被你领坏,老身岂能于你干休罢了不成么?红娘走来!

(红 娘): 来了!

(念)忽听夫人唤,

上前问根源。

(崔夫人):红娘!

(红 娘): 哎呀,老夫人今天唤我怎么怒气冲冲啊?敢莫那个事情她老人家知道了吗?她若是知道,那我到那儿可怎么说呀这---

(崔夫人):哎呀可说红娘红娘,气死我了呀!

(红 娘): 哎呀老天爷呀,肯定是知道了,这可怎么办呀这。

(崔夫人):红娘。

(红 娘): 哎呀,我到那儿晴准备着挨打了。

(崔夫人):红--娘--

(红 娘): 红--娘--

(崔夫人):嗯!还不于无跪了?

(红 娘): 跪了?老夫人,奴婢今天无有不是,为何叫俺跪下了?

(崔夫人):叫你跪你不跪这就是你的不是!

(红 娘): 啊,叫我跪我不跪,这就是我的不是?跪那儿了,你说吧。

(崔夫人):我来问你。

(红 娘): 啊你说吧老夫人。

(崔夫人):跪下!

(红 娘): 啊跪下。

(崔夫人):这几日来随住你那小姐你们往哪里去了?

(红 娘): 啊,花园之中---你说吧老夫人。

(崔夫人):跪好!

(红 娘): 啊,跪好!花园之中我们去烧香祷告。

(崔夫人):祷告以毕你们往哪里去了啊?

(红 娘): 烧罢香俺就去了---

(崔夫人):嗯?哪里去了?快快讲来!

(红 娘): 天天同着俺那小姐往那---

(崔夫人):嗯?哪里去了?哪里去了!

(红 娘): 啊老,老夫人,俺烧香祷告烧香祷告!

(崔夫人):哪里去了?

(红 娘): 天天同俺那小姐往那茅房里前去啊夫人。

(崔夫人):蠢材!

[唱]我命你与小姐贴身做伴, 谁叫你胡行走不守闺范?使家法打你个无耻下贱。蠢材!

小蠢材你于我快说实言。

(红 娘): 老夫人,你责打奴婢,你莫非见着什么?

(崔夫人):哼,这几日来,观见你那小姐,气色不正坐卧不安,绣鞋淌湿半边,这是哪里说起呀?这是哪里说起!

(红 娘): 这--

(崔夫人):哪里说起?哪里说起?

(红 娘): 哎呀老夫人,你听我给你说嘛!

(崔夫人):讲!

(红 娘): 俺早晨起床甚早,提水浇花,也许鞋湿,小姐得了失眠之症,有些神魂不安,这你也不足为怪呀你?

(崔夫人):蠢材!

[唱]喝住了小蠢材你好张利口,你竟敢领小姐去卖弄风流。岂容你败门风出乖露丑,活活的打死你,你个无耻的丫头!

(红娘唱):夫人息怒听红娘慢慢道来呀

(崔夫人):快快的讲来呀你!

(红 娘): 是了。

(崔夫人):怕你不讲!

(红娘唱): 那一日你言道张生有恙,你命奴上绣楼我禀于给姑娘。我姑娘听此言她左思右想,闺门女重情义暗自悲伤。

去探病想对你明白言讲,怕夫人哪,怕夫人家规严你不容商量。

一再说狠狠心哪不去探望,她舍不了张君瑞恩深义长。把是非和轻重是左右掂量,才不顾羞和丑去在书房。

也怨你老夫人你做事不当。你不怨你自己你,你来拷打俺红娘。

(崔夫人唱):蠢材!小蠢材你竟敢出言无状,道老身做事差你信口雌黄。恨上来取绳索我把你来绑,我把你小贱人带到了公堂。

你于我走!

(红娘唱):老夫人不要把我绑,我正要亲自到在公堂。

(崔夫人): 哼,呵呵,你可说些什么呀你?

(红 娘): 我说些什么?我就说一来不怨张郎,二来不怨姑娘,三来么还不怨俺红娘!

(崔夫人): 呵呵呵,他们三人做出此事,这个不怨那个不怨,你说怨着哪个?

(红 娘): 怨着哪个?都是老夫人之过。

(崔夫人):怎么?都是我的过错?好,老身我有什么过错你要于我讲来。

(红 娘): 老夫人,若有明理之言,你容俺讲不容啊?

(崔夫人):你于我讲!

(红 娘): 你听吧!

(崔夫人):你于我讲来!

(红 娘): 你听吧!

(崔夫人):你于我讲!

(红 娘): 夫人,你一不该言而无信,你许了又赖呀!

(崔夫人):嗯?

(红娘唱):想当初孙飞虎围困寺院,老夫人你慌忙中发出谎言。谁能够退贼兵除去灾难,你情愿把小姐是许配姻缘。

有无有呀老夫人?那时节张君瑞挺身出现,搬救兵解贼围才得安全。谁晓得老夫人你另有打算,论门户赖婚姻就毁灭前言。

夫人,你二不该既赖亲事可又不打发他走,既然是许婚姻,夫人不愿,你不该叫他们又兄妹周旋。姑娘在闺中想啊,张郎在书房盼哪。

一个是青春,一个正少年。相思成疾病,两情如线串。藕断丝连你种下了根源,我问你这些错你可叫谁来担?

(崔夫人):这,唉!只是相府的声誉难保哇。

(红 娘):哎呀呀老夫人呀,既然他二人木已成舟,若不消灭此事,一来玷辱咱相府家声,二来张生还在青春,满腹经纶,前途不可以限量,老夫

人既然施恩于人,再让他受辱,岂不是前功尽弃,反成恩将仇报?倘若到在官厅啊,老夫人嫌有治家不严之罪,忘恩负义之嫌!况那张黉与崔府也算

门当户对,若不恕其小过成其大事,就将我那小姐许配张生,一可消灭旧辱,二可以德报德,三可言不失信,四可以理至亲,老夫人心事打定,岂不

知奴言谓长出乎?

(崔夫人):你这蠢才说地倒也干净!

(红 娘): 干净?干净还挨了一顿打,我要说地不干净。

(崔夫人):嗯!这个蠢才说的是呀,我要扯她当官面理,一来怪老身的家规不严,二来相府的声名也是难保哇。唉,今天这事就由他们了罢!咳!

红娘!

(红 娘):有!

(崔夫人):去唤那禽兽见我!

(红 娘): 哪个呀?

(崔夫人):那张生!那张生!

(红 娘): 哎呀老夫人,那我不敢去了老夫人。

(崔夫人):为何不敢去了?

(红 娘): 我要是去了,你又该说我传递消息了。

(崔夫人):你。

(红 娘): 这不是往前走嘛,谁说不去了?

(崔夫人):哎呀呀。

[唱]今日里许婚姻我出于无奈,等张生他到来我自有安排。

(红娘唱):张先生你要把脚步放快。

(张君瑞唱):此一去但不知是福是灾?

(红 娘): 禀夫人,张先生他请到了。

(崔夫人):啊?

(红 娘): 哦,他来到了!

(崔夫人):他来了还不滚进来,还叫哪个出门迎接他不成?

(红 娘): 哎,是呀!张先生,老夫人正在生气,你小心来见吧。

(张君瑞):是是!老夫人在上,小生张黉拜见老夫人!

(崔夫人):哼哼哼--张先生!

(张君瑞):老夫人!

(崔夫人):既读孔孟之书,必晓得周公之礼,做出这样的事情,你心可忍呀你?

(张君瑞):这--

(崔夫人):红娘!

(红 娘): 有!

(崔夫人):去请你那无耻的小姐见我来。

(红 娘): 唉,都是俺的事!有请小姐!

(崔莺莺):啊红娘,何事呀?

(红 娘): 哎,看你那高兴的样儿吧!你们两个人的事都叫老夫人知道了!

(崔莺莺):啊?这便如何是好呀?

(红 娘):哎呀,她把我一顿的好打,叫我好说了半天,才把她老人家给说住了,直到如今叫你们二人光明正大去成婚哩,成了婚之后,小姐,我

看你怎么样谢谢俺红娘吧?

(崔莺莺):啊红娘,这羞羞答答,我怎么好去见母亲呀?

(红 娘): 哎呀,这有什么羞丑?还跟你进书房的样子,低着头就进去了,自己娘们,没有什么,进来吧。

(崔莺莺唱):有听红娘进一遍,背转身来好羞惭。我不见母亲回房转。

(崔夫人): 唉,天哪。

(崔莺莺唱):忽听得母亲哭皇天。羞惭惭我只把母亲去见,进门去打跪在我母亲的面前。

[白]哎呀母--亲--

(崔夫人):死丫头!我打死你这丫头!

(崔莺莺):哎呀--母亲--

(崔夫人):儿呀--

(唱)我哭了声小女儿,我再叫,叫了声女儿呀!我的儿你本是相府的千金之体,又被这个禽兽他玷污。

为娘有心扯他当官面理,只是咱相府的声名难,难--难--可是难保了!

(崔莺莺):哎呀!

(崔夫人):儿呀!

小女儿莫啼哭你且站起,把为娘言共语细听心里。

儿呀,起来吧。你也起来吧!

(张君瑞):是!

(崔夫人):儿呀,你本是相府的千金之体,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儿呀,你羞也不羞? 张先生!

(张君瑞):老夫人!

(崔夫人):我那女儿既然被你玷辱,就将她许你为婚。

(张君瑞):多谢夫人!

(崔夫人):且慢!今日许婚,明日命你进京赶考,进得京去,若得一官半职再回来见我,若不得一官半职么--

嘿嘿嘿!今生今世你莫要回来见我呀!

(红 娘):哎呀呀老夫人,难道明天就让人家走么?哎呀呀老夫人哪,再叫他在这儿多住几天好么?

(崔夫人) 嗯!老身我的家规难倒你还不知么?

(红 娘):是。

(崔莺莺):母亲。

(崔夫人):张先生,下面准备,明日进京去吧!

(崔莺莺): 母亲无情逼人去,

(张君瑞): 刹时劳燕两分离。

(崔莺莺): 愿君莫负西厢夜,

(张君瑞): 誓攀丹桂第一枝!

(崔夫人): 红娘,搀定定你那小姐回房歇息去吧!

(崔莺莺): 张郎--

(崔夫人): 嗯!下边准备,明日进京去吧!

(张君瑞): 嗨!

(崔夫人): 哼!非是老身心太狠,千金怎配你秀才的身?哼!

折叠 编辑本段 片段赏析

豫剧《拷红》里,我最喜欢常先生的一段行云流水势的念白:哎呀呀老夫人呀,既然他二人木已成舟,若不消灭此事,一来玷辱咱相府家声,二来张生还在青春,满腹经纶,前途不可以限量,老夫人既然施恩于人,再让他受辱,岂不是前功尽弃,反成恩将仇报?倘若到在官厅啊,老夫人嫌有治家不严之罪,忘恩负义之嫌!况那张黉与崔府也算门当户对,若不恕其小过成其大事,就将我那小姐许配张生,一可消灭旧辱,二可以德报德,三可言不失信,四可以理至亲,老夫人心事打定,岂不知奴言谓长出乎?

折叠 编辑本段 演出状况

2012年6月16日晚,由河南电台戏曲广播打造的、广大戏迷期盼已久的青春版常派名剧《拷红》在郑东新区河南艺术中心喷泉广场首演。

青春版常派名剧《拷红》的演出在全场2000多名观众热烈的掌声中开始。四位优秀青年演员连德志、胡曙光、仝玉洁、朱旭光依次登场,扮演张生的演员王献光、李朋杰,老夫人的饰演者陈晓兰和莺莺的饰演者牛艳荣逐次亮相,使《红娘》剧里活泼灵动的红娘、典雅娴淑的莺莺、潇洒痴情的张生和威严识体的崔母跃然台上。精彩的表演、扎实的唱念功底和纯正的常派唱腔,令现场观众们如痴如醉,掌声频起,整场气氛毫不逊于大型剧院。

青春版豫剧《拷红》是河南电台戏曲广播为纪念豫剧大师常香玉逝世八周年、保护与传承戏曲流派艺术而着力打造的一台剧目。从2012年2月份开始,即在《梨园星秀场》栏目中通过热线电话、短信平台、网络微博等方式海选剧中演员,四个月时间,近万名听众积极参与投票,在全省各地院团及中国戏曲学院豫剧本科班在校生中,选出了今天剧中饰演红娘、莺莺、张生、老夫人等角色的青年演员。

为把该剧排练成精品,河南电台戏曲广播特邀了常香玉大师的琴师王冠君、"豫剧第一小生"王素君作为该剧的艺术顾问,常香玉大师的次女陈小香担任唱腔指导,同时特邀常香玉大师的亲传弟子、著名豫剧教育家孙玉菊及常香玉大师的长女常小玉亲授该剧。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