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5 23:05:00

王忬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政治人物
政治人物
编辑分类

王忬(1507-1560)字民应,号思质,苏州府太仓人(今江苏太仓),王世贞之父。嘉靖二十年进士。授行人,迁御史,俺答大举攻扰古北口时,尽徙东岸船只,鞑靼兵至不得渡,擢右佥都御史,巡视浙闽,进右副都御史,巡抚大同,旋加兵部右侍郎蓟辽总督积怨严嵩,遂下狱,次年斩于西市

基本信息

  • 本名

    王忬

  • 字号

    民应

  • 所处时代

    明朝嘉靖年间

  • 民族族群

  • 出生地

    江苏太仓

  • 出生时间

    1507

  • 去世时间

    1560

折叠 编辑本段 生平简介

王忬,出生于以衣冠诗书著称的太仓王氏家族。父王倬,任兵都右侍郎,以谨厚称王忬石刻像王忬石刻像。王忬嘉靖二十年(1541)进士,才学通敏,为时所重,授行人,迁御史。劾罢东厂太监宋兴,有政声。继巡按湖广,二十九年,复巡按顺天,筑京师外郭(永定门城),修通州城,筑张家湾大小二堡。当年,鞑靼部首领俺答进犯古北口,以御史巡按顺天疾驰御之。三十一年,出抚山东,甫三月,以浙江倭寇告急,出任提督军务,巡抚浙江及福、兴、漳、泉四府,任用俞大猷、汤克宽等,立有战功。

未几,王忬进右副都御史,巡抚大同,加兵部右侍郎,代苏辽总督,不久,进右都御史。而忬子世贞复失欢于严嵩子世蕃,值忠臣杨继盛死,世贞又经济其丧,严嵩父子大恨之。三十八年,俺答进犯潘家口长城,滦河以西,遵化、迁安、蓟州、玉田告急,以俺答进犯潘家口为名,被严嵩父子所冤杀。王忬子王世贞、王世懋兄弟二人相泣号恸,持丧而归。

穆宗即位,隆庆元年,世贞、世懋伏阙为父论冤,得以昭雪。

折叠 编辑本段 轶事遗闻

顾公燮《消夏闲记摘抄》上载:太仓王忬收藏有《清明上河图》,严世蕃知道后强行索要,王忬便将黄彪的摹本送给严嵩。装裱匠汤臣认出画是假货,指证说:只看屋角雀是否一脚踏二瓦便可证实。严嵩大恨,便寻机将王忬害死。

折叠 编辑本段 王忬

摘自《大明朝的另类史》 作者:梅毅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夏,倭寇进犯台州,破黄岩,在象山、定海一带大掠。这时的"倭寇",主角其实皆是中国人,其中以王直最为"著名"。

王直,安徽人,出身海上走私世家,他手下有不少倭人"雇佣兵",甚受日本浪人爱信。而且,王直几大帮倭寇的中级指挥官也多为浙江、福建一带的沿海走私者和海盗。反观他们手下的倭人,"勇而憨,不甚别死生。每战辄赤体,提三尺刀挥而前,无能捍者。"这些发型丑怪、奇形异状的壮矮汉子,确实对明朝军民有一种心理威慑。所有这些"倭寇"集团中,大的数千人,小的有数百人,王直最强,徐海居次,其余还有毛海峰、彭老生等十余个海上匪帮。他们往来近海,为害日烈。这些人不仅具有超强的战斗力,还善设伏兵,常常以少击众,弄得明朝地方政府焦头烂额。

明廷震怒下,只得派出都御史王忬提督军务。当时王忬正在山东巡视,闻命即赴浙江。由于浙江本地军人"脆柔不任战",王忬便以参将俞大猷、汤克宽为心腹,征调少数民族的狼兵、土兵到沿海,增修堡垒,严阵以待。

由于知人善任,指挥得当,转年,即嘉靖三十二年春,明军就在普陀大破倭寇。王忬不仅使用俞大猷、汤克宽这样的智谋勇略心腹,他还上奏朝廷释放出因受朱纨案牵累下狱的卢镗。同时,他发银犒兵,激以忠义,所以将士用命,皆愿效死。

这样,官军合力,夜袭倭寇巢穴,首战就斩首一百多,生俘一百多,倭寇落入水中溺毙的也有两、三千人。本来此役可以一举擒获王直,不料,海上忽刮大风,官军水营大乱,王直趁机遁走。

此次普陀大捷,虽然获胜,却也打草惊蛇,使得倭寇由原先的大群集团活动改为分散袭扰。此后,温州、台州、宁波、绍兴等地均不时受到啸然忽至的倭寇杀掠,大为当地之患。

由于汤克宽率兵捕剿,倭寇便移舟北向,侵入松江、苏州等地。这些地区一直以富庶喜称,倭寇们饱掠八方,满载而归。其中以华人萧显为头目的一部四百多人的倭寇组织为害尤烈。他们攻破南江、川沙两地后,尽屠当地居民,并在松江城下扎营,气势十分嚣张。不久,此部倭寇包围嘉定、太仓,四处杀人放火,残虐无极。最终,还是明将卢镗能战,率部掩击,阵中斩杀萧显,其残余倭众遁入浙江,被俞大奠部明军完全歼灭。

同年八月,太平府知州陈璋率兵在独山破倭寇,斩首千余人,余众乘船而遁。年底,倭寇啸集两、三千人,齐攻太仓州。攻城不克,他们便分掠四境,当地居民惨遭荼毒。明朝官军围追堵裁,效果不明显,而沿海走私成习惯的奸民有不少人乘势化装成倭寇模样,四处抢劫杀人,"真倭不过十之二三"。转年,即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初,倭寇从太仓州溃围而出,抢夺民船入海。他们不是逃往外洋,而是大掠通州、如皋、海门等州县,又把明朝在当地的盐场焚掠一空。其中,有数艘贼船上数百倭寇因海上大风被吹至青州、徐州一带,这些人上岸后,逢人就杀,见屋就烧。山东大震。

倭势看上去似乎很盛,实际上在王忬的打击下只剩下虚火。王忬严格监察沿海通倭的华人土豪,建筑堡垒,广发间谍,使得倭寇头子们很难摸清岸上明兵布置的虚实,往往乘船漫无目的漂于海上,粮食吃光后,他们只能遁返日本诸岛或窜至荒岛。

可惜的是,杭州等地官民不堪劳苦,对王忬常常让他们持兵登城守卫的轮流值班很恼火,抱怨他扰民,上奏朝廷,说他数举烽火吓唬人。明廷不深究,从表面上看到倭寇四处窜扰,认为王忬在沿海抗倭行事不力,就调他以右都御史的身份巡抚大同,改派徐州兵备副使李天宠为右金都御史,暂代他的位置。

王忬一去,浙江一带倭患复炽。

庆幸的是,王忬离开之前,留下了两位重要的抗倭大将,即浙直总兵俞大猷和参将卢镗。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