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27 09:03:34

韩非子·显学第五十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韩非(约公元前280--前233年),汉族、战国末期著名思想家、法家代表人物。尊称韩非子或韩子。韩王(战国末期韩国君主)之子,荀子的学生。

作为秦国的法家代表,备受秦王嬴政赏识,但遭到李斯等人的嫉妒,最终被下狱毒死。他被誉为得老子思想精髓最多的二人之一(另一人为庄周)。著有《韩非子》一书,共五十五篇,十万余字。在先秦诸子散文中独树一帜,呈现韩非极为重视唯物主义与效益主义思想,积极倡导君主专制主义理论,目的是为专制君主提供富国强兵的霸道思想。

《史记》载:秦王见《孤愤》、《五蠹》之书,曰:"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可知当时秦王的重视。《韩非子》也是间接补遗史书对中国先秦时期[1] 史料不足的参考重要来源之一,著作中许多当代民间传说和寓言故事也成为成语典故的出处。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韩非子·显学第五十

  • 外文名

    暂无

  • 分类

    文学

  • 相关

    古文 韩非子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原文一

世之显学,儒、墨也。儒之所至,孔丘1也。墨之所至,墨翟2也。自孔子之死也,有子张3之儒,有子思4之儒,有颜氏5之儒,有孟氏6之儒,有漆雕氏7之儒,有仲良氏8之儒,有孙氏9之儒,有乐正氏10之儒。自墨子之死也,有相里氏11之墨,有相夫氏12之墨,有邓陵氏13之墨。故孔、墨之后,儒分为八,墨离为三,取舍相反不同,而皆自谓真孔、墨,孔、墨不可复生,将谁使定世之学乎?孔子、墨子俱道尧14、舜15,而取舍不同,皆自谓真尧、舜,尧、舜不复生,将谁使定儒、墨之诚乎?殷、周七百余岁,虞、夏二千余岁,而不能定儒、墨之真;今乃欲审尧、舜之道于三千岁之前,意者其不可必乎!无参验而必之者,愚也;弗能必而据之者,诬也。故明据先王,必定尧、舜者,非愚则诬也。愚诬之学,杂反之行,明主弗受也。

折叠 注释

1.孔丘:(公元前551~前479)中国春秋后期的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创始人。名丘,字仲尼,鲁国人。

2.墨子:中国战国初期思想家,墨家学派的创始人。姓墨名翟,其生卒年月,历史上无确切记载。

3.子张:姓颛(zhuan专)孙,名师,字子张。孔子的学生。春秋末陈国阳城(今河南省淮阳)人。少孔子四十八岁。

4.子思:(公元前483年~前402年)是战国初期思想家。姓孔,名伋,孔子之孙。相传曾授业于曾子。孟子受业于子思的门人,发挥子思的思想,形成思孟学派。

5.颜回:是孔子最得意的学生,姓颜,名回,字子渊。春秋末鲁国人。少孔子三十岁。

6.孟子:(约前372――前 289) 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字子舆,邹(今山东邹县)人。受业于孔子之孙子思的门人。是继孔子之后儒家学派的又一最有影响的大师,封建时代被尊为"亚圣",又与孔子并称"孔孟"。

7.漆彤开:孔子的学生。姓漆彤,名开,字子开,又称子若。春秋末鲁国人。少孔子十一岁。据《汉书艺文志》记载,他的后代著有《漆雕子》十三篇,成为儒家的一派。

8.仲良氏:名怀,鲁国人。据《小戴礼记·檀弓上》、《诗·墉风·定之方中》毛传引仲梁子语,则仲梁子乃兼有曾子子夏二家之学派。

9.孙氏:恐脱一"公"字,应为公孙尼子。据《汉书·艺文志》记载,有《公孙尼子》二十八篇。

10.乐正子:名克,孟子的学生,当时正在鲁国做官。《孟子·梁惠王下》:"乐正子入见。"《孟子·告子下》:"鲁欲使乐正子为政。"

11.相里氏:孙诒让《墨子闲诂墨学传授考》:"相里子,名勤,南方之墨师也。

12.相夫氏:《元和姓篡》引《韩子》作"伯夫氏"。

13.邓陵子:南方之墨者,诵《墨经》,见《庄子天下篇》,据《元和姓篡》,邓陵子盖楚人。

14.尧:中国古代的皇帝陶唐氏之号。生于伊,嗣后耆,故称伊耆氏;初封陶,后徙唐;又称"伊唐氏"。

15.舜:中国传说中父系氏族社会后期部落联盟领袖。姚姓,有虞氏,名重华,史称虞舜。相传因四岳推举,尧命他摄政。他巡行四方,除去鲧、共工、饯兜和三苗等四人。尧去世后继位,又咨询四岳,挑选贤人治理民事,并选拔治水有功的禹为继承人。

折叠 译文

社会上名声显赫的学派,是儒家、墨家。儒家造诣最高的,是孔子。墨家造诣最高的,是墨翟。自从孔子死后,有子张一派的儒家,有子思一派的儒家,有颜回一派的儒家,有孟子一派的儒家,有漆雕启一派的儒家,有仲良子一派的儒家,有公孙尼子一派的儒家,有乐正子一派的儒家。自从墨子死后,有相里勤一派的墨家,有相夫子一派的墨家,有邓陵子一派的墨家。所以在孔子、墨子死后,儒家分成八派,墨家分为三派,他们的学问所取舍的各不相同,都自称为是真正的孔家、墨家思想,孔子、墨子不可能再复生,那将让谁来判定当代的这些学派是不是得了孔、墨的真传呢?孔子、墨子都称道尧、舜,而取舍亦不同,却也都说自己的主张是真正的尧、舜的思想,尧、舜不可能再复生,那将让谁来确定儒家、墨家究竟哪一家的说法是真的呢?殷商朝、周朝各自都有七百余年的历史,虞、夏到现在有两千多年了,而不能断定儒家、墨家的真假;如今想要审察三千年以前的尧、舜,想来是不可能确定的吧!不用事实验证就对事物作出决断,是愚蠢的;不能确定事物的真假就作为依据,是一种欺骗。所以明显地说根据先王,肯定尧、舜的事迹,不是愚蠢就是欺骗。愚蠢骗人的学说,杂乱矛盾的行为,明白的君主是不会接受的。

折叠 简析

显学,就是显赫的学问、显赫的学派,这是指当时的儒家和墨家两大学派。本节韩非先回顾了孔、墨两家的历史发展,指出儒、墨及其后学都不过是"无参验而必之"、"弗能必而据之"的"愚诬之学",这种指责未免过于武断。难道历史的经验非要回到历史的当时而通过文字就不能学习吗?对于历史的经验,我们至今都还是各有取舍,任何一种学问,后代的人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是相同的看法,这是很正常的,因此不可以用来作为批判的理由。所谓的事实是什么?就是所说的道理符合事物发展的规律,人们通过这些道理能了解事物的真相,因此这些道理就不是愚蠢的,不是骗人的。比如"仁",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亲爱的关系,难道这个问题还要回到尧、舜时代去考查验证吗?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原文二

墨者之葬也,冬日冬服,夏日夏服,桐棺三寸,服丧三月,世以为俭而礼1之。儒者破家而葬,服丧三年,大毁扶杖,世主以为孝而礼之。夫是墨子之俭,将非孔子之侈也;是孔子之孝,将非墨子之戾2也。今孝、戾、侈、俭俱在儒、墨,而上兼礼之。漆雕之议,不色挠3,不目逃,行曲则违于臧4获5,行直则怒于诸侯,世主以为廉而礼之。宋荣子之议,设不斗争,取不随仇,不羞囹圄,见侮不辱,世主以为宽而礼之。夫是漆雕之廉6,将非宋荣之恕也;是宋荣之宽,将非漆雕之暴也。今宽、廉、恕、暴俱在二子,人主兼而礼之。

愚诬之学、杂反之辞争,而人主俱听之,故海内之士,言无定术,行无常议。夫冰炭不同器而久,寒暑不兼时而至,杂反之学不两立而治。今兼听杂学缪行同异之辞,安得无乱乎?听行如此,其于治人又必然矣。

折叠 注释

1.礼:《诗·墉风·相鼠》:"相鼠有体,人而无礼!"《诗·小雅·十月之交》:"曰予不戕,礼则然矣。"《左传·昭公二十五年》:"夫礼,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论语·学而》:"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易·大壮·象》:"雷在天上,大壮,君子以非礼弗履。"《管子·五辅》:"上、下有义,贵,贱有分,长、幼有等,贫、富有度。凡此八者,礼之经也。"《韩非子·解老》:"礼者,所以情貌也。"这里专指为礼法、礼节等级社会的典章制度;传统习惯、规定社会行为的规范之意。

2.戾:(li力)《诗·小雅·雨无正》:"周宗既灭,靡所止戾。"《诗·小雅·节南山》:"降此大戾。"《诗·大雅·抑》:"哲人之愚,亦维斯戾。"《论语·阳货》:"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荀子·荣辱》:"果敢而很,猛贪而戾。"《韩非子·五蠹》:"诛严不为戾。"《字林》:"戾,乖背也。"这里用为违逆之意。

3.挠:(nao劳)《国语·晋语》:"抑挠志以从君。"《孟子·公孙丑上》:"不肤挠,不目逃。"《战国策·魏策》:"秦王色挠。"《韩非子·诡使》:"贱爵禄,不挠上者,谓之'杰。'"《韩非子·八经》:"民以法难犯上,而上以法挠慈仁,故下明爱施而务赇纹之政。"这里用为屈服之意。

4.臧:《庄子·骈拇》:"臧与谷二人相马牧羊。"《楚辞·严忌》:"释管晏而任臧获兮,何权衡之能称。"《荀子·王霸》:"则臧获不肯与天子易埶业。"《荀子·礼论》:"君子以倍叛之心接臧谷,犹且羞之。"《韩非子·喻老》:"丰年大禾,臧获不能恶也。"《韩非子·外储说右上》:"是以太公望杀狂矞,而臧获不乘骥。"这里用为古代奴婢的贱称之意。

5.获:《易·离·上九》:"王用出征,有嘉折。首获,匪其丑,无咎。"《诗·小雅·采芑》:"方叔率止,执讯获丑。"《诗·小雅·出车》:"执讯获丑,薄言还归。"《墨子·小取》:"获,人也。爱获,爱人也。"《荀子·王霸》:"则臧获不肯与天子易埶业。"《韩非子·喻老》:"丰年大禾,臧获不能恶也。"《韩非子·难一》:"今使臧获奉君令诏卿相,莫敢不听。"《文选·司马迁〈报任少卿书〉》:"且夫臧获婢妾,由能引决,况仆之不得己乎。"李善注引晋灼曰:"臧获,败敌所破虏为奴隶。"《方言》卷三:"荆、淮、海、岱杂齐之间,骂奴曰臧,骂婢曰获。"这里用为古代奴婢的贱称之意。

6.廉:《论语·阳货》:"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庄子》:"人犯其难,我享其利,非廉也。"《荀子·不苟》:"廉而不刿。"《荀子·乐论》:"使其曲直、繁省廉肉、节奏足以感动人之善心。"《考工记·弓人》:"紾而博廉。"《吕氏春秋·孟秋》:"其器廉以深。"《广雅》:"廉,棱也。"这里用为正直、刚直、品行方正之意。

折叠 译文

墨家主张的丧葬是,人死在冬天就穿冬季的服装下葬,死在夏天就穿夏天的服装下葬,桐木做的棺材只能要三寸厚,要为死者服丧三个月,社会上都认为这很节俭而作为行为规范。儒家主张倾家荡产来安葬死者,要服丧三年,而且要毁坏自己的身体靠拐杖才能站起来,当世的君主认为这是孝而作为行为规范。如果肯定墨家的节俭,就将会否定孔子的奢侈浪费;如果要肯定孔子的孝,就将会否定墨家的违逆。如今孝、违逆、奢侈、节俭都包含在儒、墨两家的主张之中,而君主上级同时都作为行为规范。漆雕子的主张是,不在脸色上表现出屈服,不在眼神中表现出逃避,行为不正那么连奴隶也要避开,行为正直那么就敢于怒斥诸侯,当世君主认为方刚正直而作为行为规范。宋荣子的主张是,对所设置的不斗争,对所取得的不立仇,不把坐牢当羞耻,被欺侮也不以为耻辱,当世的君主认为宽宏大度而作为行为规范。如果肯定漆雕子的刚正,就将会否定宋荣子的宽恕;如果肯定宋荣子的宽恕,就将会否定漆雕子的凶暴。如今大度、刚正、宽恕、凶暴都包含在他们二人的主张中,君主却同时作为行为规范。

自从愚蠢骗人的学说,杂乱矛盾的说法互相争辩以来,君主同时都听从,所以天下的读书人,说话没有明确的思想原则,行为没有固定的道德原则。冰块和火炭放在同一个容器里不可能持久,严寒和炎热不可能在一个季节同时到来,杂乱矛盾的学说不可能同时并存而便国家得到治理。如今同时听从杂乱的学说和荒谬的行为互相矛盾的言论,国家哪能不混乱呢?君主听言行事像这样,对于治理民众方面必然也是这样了。

折叠 说明

韩非在本节反复申述,互相矛盾的思想和行为是不能放在一起的,尤其是不能放在国家政策中。这种说法是对的,相互矛盾的思想和行为是不能同时放在国家政策中。但是,这种互相矛盾的思想和行为却都有可能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人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矛盾集合体,他可以有非常矛盾的性格,也可以有非常矛盾的思想和行为。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人的可塑性很强,尤其是一些没有自己思想的人,没有主见的人。而在春秋战国时期,这种人在诸侯君主中是很普遍的。所以在国家政策上,在行政的指导方针上,都普遍存在着混乱。有一点韩非是批评错了,儒家也并不提倡厚葬,更不会提倡倾家荡产来安葬死人,如在《论语·先进》中记载,颜渊死,门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这是孔子在颜渊墓前的自述。为了遵循既定的社会行为规范,孔子反对厚葬。因为孔鲤之死,就没有厚葬,颜渊作为一介布衣百姓,是不允许厚葬的,再说,也没有厚葬的必要。但是学生们不顾孔子的反对,私下里厚葬了颜渊,所以孔子说我不能象对待儿子一样地待你,是说没有象安葬孔鲤一样地薄葬,而你的那些同学们厚葬你,是违背了既定的社会行为规范。如果说,我们都能违背既定的社会行为规范,那么人人都可以违背了。而如果人人都违背了既定的社会行为规范,这个社会不是就更混乱了吗?在颜渊厚葬薄葬的问题上,孔子之所以反对厚葬,是因为孔子想得更多更深,而不仅仅是为了节约一点钱的问题,而学生们坚持厚葬,是没有想到更多的问题,没有想到整个社会行为规范的问题,只是看到现在,看到目前,实属目光短浅。所以,从这件事上,我们确实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这就象我们在大街上扔垃圾一样,如果人人都不遵守既定的社会行为规范,那么大街上就会乱七八糟,而如果我们从自己做起,不乱扔垃圾,那么,我们的生存环境就会越来越好。所以,遵守既定的社会行为规范,是我们每一个人应该自觉做到的。而遵守了既定的社会行为规范,我们每一个人的行为就不会"过犹不及"了。[1]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原文三

折叠 原文

今世之学士语治者,多曰:"与贫穷地以实无资。"今夫与人相若也,无丰年旁入之利而独以完给者,非力则俭也。与人相若也,无饥馑、疾疚、祸罪之殃独以贫穷者,非侈则堕也。侈而堕者贫,而力而俭者富。今上征敛于富人以布施于贫家,是夺力俭而与侈堕也,而欲索民之疾作而节用,不可得也。

折叠 译文

如今社会上的学者谈论治理国家的,很多都说:"把土地分给贫穷的人以充实他们的财富。"如今那些与别人条件一样,没有丰收的年成和额外收入而唯独能自给自足的人,不是因为勤劳就是因为节俭。和别人条件相似,没有遭受饥荒、疾病、灾祸、刑罚的残害而偏偏贫穷的人,不是因为奢侈就是因为懒惰。奢侈而又懒惰的人贫穷,而勤劳而又节俭的人富裕。如今君主上级向富人征收财物来施舍给贫穷的人,是在掠夺勤劳节俭的人而赏赐奢侈懒惰的人,而这样想求得民众勤快耕作和省吃俭用,是不可能的。

折叠 说明

韩非在本节的论述又显得简略了,贫穷的原因有很多,并不见得就是因为不勤劳不节俭,而奢侈浪费又懒惰的人相反还是富裕人家的人。这里面有许多社会原因,这里就不作探讨了。抑富济贫,这是一个几千年来的话题,但却有它独特的社会效果,值得更多的人来参与探讨。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原文四

折叠 原文

今有人于此,义不入危城,不处军旅,不以天下大利易其胫一毛,世主必从而礼之,贵其智而高其行,以为轻物重生之士也。夫上所以陈良田大宅,设爵禄,所以易民死命也。今上尊贵轻物重生之士,而索民之出死而重殉上事,不可得也。藏书策,习1谈论,聚徒役,服文学而议说,世主必从而礼之,曰:"敬贤士,先王之道也。"夫吏之所税,耕者也;而上之所养,学士也。耕者则重税,学士则多赏,而索民之疾作而少言谈,不可得也。立节参明,执操不侵,怨言过于耳,必随之以剑,世主必从而礼之,以为自好之士。夫斩首之劳不赏,而家斗之勇尊显,而索民之疾战距敌而无私斗,不可得也。国平则养儒侠,难至则用介2士。所养者非所用,所用者非所养,此所以乱也。且夫人主于听学也,若是其言,宜布之官而用其身;若非其言,宜去其身而息其端。今以为是也,而弗布于官;以为非也,而不息其端。是而不用,非而不息,乱亡之道也。

折叠 注释

1.习:《战国策·秦策》:"不习于诵。"《战国策》:"谁习计会,能为文收责于薛者乎?"《韩非子·解老》:"使失路者而肯听习问知,即不成迷也。"这里用为通晓、熟悉之意。

2.介:《书·秦誓》:"如有一介臣。"《诗·郑风·清人》:"清人在彭,驷介旁旁。"《左传·襄公八年》:"亦不使一介行李。"《国语·吴语》:"一介嫡女。"《孟子·尽心上》:"柳下惠不以三公易其介。"《韩非子·外储说左下》:"夫介异于人臣。"《汉书·孔光传》:"援纳断断之介。"《广雅》:"介,独也。"这里用为独特之意。

折叠 译文

如今有人在这里,行为方式是不进入危险的城市,不呆在军队里,不拿天下的大利益来换取自己腿上的一根汗毛,当代的君主必然跟随而且礼拜他,重视他的智慧而推崇他的行为,认为他是轻视物质利益重视生命的读书人。君主之所以准备良田豪宅,设置爵位俸禄,是为了用它来换取民众为自己卖命的。如今君主上级尊敬重视轻视物质利益重视生命的读书人,而要求民众出生入死为君主的事业献身,是不可能的。收藏图书典籍,学习言谈辩论,聚集徒弟门生,研究文献典籍来高谈阔论进行游说,当代的君主必然跟随而且礼拜他,还说:"尊敬贤能的读书人,是先前的君主的道路。"官吏所征税的对象,是种地的农民,而君主上级所供养的,是学习的读书人。对耕地的人加重赋税,对学习的读书人则多有赏赐,而要求民众勤快耕作而少去论事辩说,是不可能的。标榜气节参究显明,坚持操守不容侵犯,但怨言一旦经过他的耳时,他必然随即拿起剑来一博,当代的君主必然跟随而且礼拜他,认为这是爱惜自己声誉的读书人。那为国杀敌的功劳得不到奖赏,而为私家争斗的勇敢之人却尊贵显赫,而要求民众奋勇作战抗拒敌人而不为私斗,是不可能的。国家太平时那么供养儒生侠士,国家有难时那么就使用有独特才能的人。所供养的人不是所使用的人,所使用的人不是所供养的人,这就是混乱的原因。再说君主在听取各种学说时,如果认为那言论是对的,就应该公布这些言论并任用他;如果不认同这些言论,就应该开除这个人而且要平息这些言论。如今认为是对的,也不在官府中公布;认为是不对的,也不消灭它的根源。认为对的不采用,认为错的不消灭,是混乱灭亡的道路。

折叠 说明

韩非在本节所论述的,其实是统治者的行为方式,社会上有各种各样的人,统治者应该推崇尊重什么样的人,是个大问题。第一种人,是杨朱之类拔一毛而利天下也不干的人,他们口口声声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因此不愿拔一毛而利天下;这是一种相当自私的人。第二种人,说的就是儒家诸分子,韩非认为他们聚众讲学,破坏了统治者的统一方针,破坏了统治者的统一学问,而且为了供养他们还加重了农民的税收负担。第三种人讲的是侠客之类的人,他们的惩恶扬善也是破坏了统治者的法律制度,因此都应予以消灭。如果统治者推崇尊重这三种人,那么必然要影响国家的统一管理,必然要引起混乱。这种说法对不对呢?从表面看来似乎是对的,但在骨子里韩非是为了维护封建独裁统治,并不象孔子、孟子等是为了人民着想。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韩非,生于周赧王三十五年(前280年),卒于秦王政十四年(前233年),韩非为韩国公子(即国君之子),汉族,战国末期韩国人(今河南省新郑)。是中国古代著名的哲学家、思想家,政论家和散文家,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后世称"韩非"或"韩非子",中国古代著名法家思想的代表人物。[2]

韩非的著作,是他逝世后,后人辑集而成的。据《汉书·艺文志》著录《韩子》五十五篇,《隋书·经籍志》著录二十卷,张守节《史记正义》引阮孝绪《七录》(或以为刘向《七录》)也说"《韩子》二十卷。"篇数、卷数皆与今本相符,可见今本并无残缺。自汉而后,《韩非子》版本渐多,其中陈奇猷《韩非子集释》尤为校注详赡,考订精确,取舍严谨;梁启雄的《韩子浅解》尤为简明扼要,深入浅出,功力深厚。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思想

《韩非子·显学·第五十》选自《韩非子》

韩非虽死,但他的思想却在秦始皇、李斯手上得到了实施。韩非著作吸收了儒、墨、道诸家的一些观点,以法治思想为中心。他总结了前期法家的经验,形成了以法为中心的法、术、势相结合的政治思想体系,被称为法家之集大成者。

韩非着重总结了商鞅、申不害和慎到的思想,把商鞅的法、申不害的术和慎到的势融为一本。他推崇商鞅和申不害,同时指出,申商学说的最大缺点是没有把法与术结合起来,其次,申、商学说的第二大缺点在于"未尽","申子未尽于术,商君未尽于法"。(《韩非子 定法》)韩非按照自己的观点,论述了术 法的内容以及二者的关系,他认为,国家图治,就要求君主要善用权术,同时臣下必须遵法。同申不害相比,韩非的"术"主要在"术以知奸"方面有了发展。他认为,国君对臣下,不能太信任,还要"审合刑名"。在法的方面,韩非特别强调了"以刑止刑"思想,强调"严刑" "重罚"。

尤可称道的是,韩非第一次明确提出了"法不阿贵"的思想,主张"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这是对中国法制思想的重大贡献,对于清除贵族特权、维护法律尊严,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