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05 19:15:56

价格形式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
其他
编辑分类

价格形式是指由于价格确定的不同方式而形成的价格类型。现阶段我国的价格形式主要有: (1) 国家定价,由国家各级机构有计划地制定。适用于少数关系国计民生的商品价格和劳务收费。(2) 国家指导价格。由国家各级机构规定基价和幅度、限价、差率、利润率等,指导企业定价。适用于关系国计民生比较重要,而供求关系变化较快,品种规格较复杂的商品。(3) 市场调节价格。国家不作规定,由生产者、经营者自行制定。适用于大多数对国计民生关系不大,品种繁多、规格复杂、供求关系变化快的小商品或重要商品中的计划外部分。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价格形式

  • 明确区分

    市场价格和政府定价

  • 两种形式

    政府定价和政府指导价

  • 举例

    常见药品价格形式释义

折叠 编辑本段 基本信息

药品价格体系具有一般商品的普遍属性,同时由于受到不同程度的政府干预,又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因此在分析我国药品价格内容的时候,首先必须明确区分市场价格和政府定价。

药品的价格主要有三种:政府定价市场调节价格(企业自主定价)和受政府干预而形成的特定的市场价格。

折叠 编辑本段 政府定价

,这里说的是物价部门制定的价格,按照法律规定,有药品的政府价格权的部门只有物价部门一家,别无分店。当然,大家经常听到耳里的是"发改委",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历史背景。过去是有国家物价局的,在计划经济年代作用尤为重要。随着市场经济制度的建立,一般消费品和服务的价格都从政府管制过渡到了市场调节物价局的功能越来越小,同时,"政府干预价格"对于自由经济的崇拜者来说,是一种带有原罪的做法,特别是在那个自由经济风劲吹的年代,任何带有计划经济痕迹的事物都随时可能被砸烂,扔进历史的垃圾堆。于是,物价局的命运就这么被注定了。但是,总有那么一部分特殊商品和服务的价格是不能由市场来调节的,因此,国家物价局没有消亡,而是保留了一部分职能,从一个部级单位被降格为多个司局级单位,并入了国家部委中巨无霸,NDRC(从机构改革的历史来看,NDRC像是一个收容所,很多被裁撤的部门,其职能往往都被并入NDRC)。演变至今,已经只剩下价格和价检两个司了。而在各地,部分省市的物价局也以相同形式并入了当地的发改委,有的省市仍然保持了物价局的独立性(越到基层,物价局的重要性越是高过发改委,道理很简单,发改委是宏观调控部门,物价局是具体价格行为的监管部门,就像对于一个公司来说,研究发展战略的部门一个就够了,而销售部门却是要遍地开花)。

药品定价的政府干预,是从1996年底开始恢复的,政府定价药品的价格体系也是历经十年才逐步建立,估计还会一直建立下去。如果有兴趣深入研究中国的药品价格的话,有几个标志性的文件是不能错过的,一是2000年的政府药品定价办法;二是2005年的药品政府定价目录;三是2005年的药品差比价规则;四是尚在酝酿或者说难产中的医改方案和新的药品定价办法(当然,这些应该可以在2年广东医药价格改革试点的举措中看出端倪,所谓试点多数都是一些想干的又拿不准的想法,如果没有大问题的话,试着试着就全国推广了,比如让俺们很纠结的药品招标采购,七年了,抗战都快胜利了……貌似顶的名头还是"试点")。

药品的"定政府价"有两种含义,一是对政府制定药品价格的行为的简称,也是一种俗称;二是一种具体的定价内容,有相应的法律意义,举例来说,"硝苯地平片政府定价的"和"国家统一收购免费发放的计划免疫药品出厂价是政府定价",两个政府定价的意义完全不一样,前者指的是硝本地平的定价权限属于国家,后者指的计免药品的定价内容是"政府定价")。

政府制定的药品价格分成两种形式:政府定价和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即定了多少,就以多少价格交易,经营者不得擅自浮动,通常只有一些国家财政采购,计划使用、物质储备或者免费发放的品种,才会实行政府定价,涉及的品种极少,对医药市场总体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不讨论了。

政府指导价,定的是一个参考价格,当然所谓参考绝对不是说企业想参考就参考,不想参考就拉倒的。政府指导价是对市场价格的约束性补充,具体形式那就丰富多彩了。比如,最低限价,经营者的实际交易价格不得低于政府规定的限度,上浮不限。通常是避免某些基础性行业竞争过度或者倾销等不正当竞争的现象,一下子也想不起来有什么合适的例子,像国家粮食保护价收购就有类似的意味。在药品上采用的是最高零售限价的定价形式,只要不超过政府规定的上限,实际交易价格由市场竞争形成。我国在药品价格管理的早期,还采用过参考价格的形式,比如国家出一个参考的价格,各省价格主管部门可以在此基础上向上或向下浮动5%制定零售价格的上限。

而从不同定价环节来看,药品从出厂到零售终端,包括出厂价、批发价和零售价。那么政府对于不同环节的价格又是怎么控制的呢?我想,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一是96年恢复药品价格管理,到2000年前后,这个时期药品价格管理基本上处于在河里摸石头的阶段,几乎没有什么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所以在药品价格管理上仍然保留着比较浓重的计划经济气息。纳入政府定价范围的药品,其出厂、批发和零售环节的最高限价都由政府制定--现在回过头来看,这种计划性极强的管理方式未尝不是件好事,一会儿再说;

二是2000年到2005年左右。我个人认为这个时期是不同经济学理念碰撞的激烈期。早期的计划性管理很容易遭到市场派学者的口诛笔伐(我一直认为,在这个领域所谓专家,主要是学者型专家,只不过是嗓门大了一点而已,可取之处极其有限,很多都是抱着纯粹的经济学原理和个人感情在异想天开,连药是怎么从药厂卖到消费者手上的都不甚了了,就好意思出来充大牌,别以为穿了西装打了领带就人模狗样的……可惜的是,不管那个国家,大家就爱吃这一套。等什么时候,老子卖药卖烦了,也找个高校混日子去)。正因为这样,这一时期的药品价格政策始终在重计划和重市场之间摇摆。以2000年的药品定价办法为例,药品定价方式还是沿用以外的出厂+销售利润+期间费用+流通差率的模式,关于不同档次的差率划分也做了比较细致的划分,但是在实际的药品价格管理上,对出厂价和批发价已经基本松手了。政府只制定零售环节的最高限价,其他各个环节,当然也包括零售的实际价格用市场竞争形成。政府在出台调价方案时,为了保持市场平稳过渡,也是以市场实际情况来调整。药品价格管理从重计划到重市场的分野,其脉络渐渐清晰。我认为,这一时期价格政策的模糊,除了计划和市场的碰撞之外,另一个观念上没有理清的是定价和调价的关系问题,显然,直到目前,定价和调价都没有被明确地区分过。事实上,定价主要是针对新药和独家垄断的药品,正因为没有竞争以及比较的基础,所以在定价过程中需要用成本加成、价值修正的方法计算一个出来,而对于大量充分竞争的药品,呆板的计算方式哪怕再科学也不会适用,而且市场实际价格可能远远偏离按定价办法计算的结果,这恐怕也是定价办法规定的计算方法边缘化的原因--不是不想用,而是不好用。这方面其实可以借鉴日本,对于新药(当然不等于俺们药监局封的新药啦)和垄断性的药品首次上市的时候,按照定价办法核定,上市一段时间候,需要调整价格的,参照市场实际情况按照一定的调价办法进行核定。当然,虽然在价格政策存在障碍的时候,物价局的同志果然没有在一棵树上吊死,真是深得儒家"经权结合"的精髓啊,呵呵~~

三是2005年以后,第二阶段存在的两个问题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决。首先是2005年出台了政府定价目录,在明确政府的定价范围的同时,也顺手把定价形式给明确了,出厂价和批发价名正言顺地交到了经营者的手上。前面我说过,第一阶段的管理模式虽然原始但未尝不是好事。当国家只控制最高限价的时候,问题来了:一是底价报销模式的兴起,可以说极大地扰乱了药品市场的流通秩序--不过,这是俺们这一群人吃饭的家伙,所以就不展开讲了,羞愧中~~;二是劣币驱逐良币。很简单,质量越好成本越高,那么和最高零售价之间的价格越小,经营运作(比如说回扣)的空间越小,而且在招标过程中,这样的厂家在价格上能让步的余地也就越小,容易失标……所以,任何时候谈市场经济的好处时,都别忘了它必须有一个健康的市场体系作为前提。其次,是定价和调价的问题。2006年NDRC全面调整政府定价药品价格时,曾两次召开企业沟通会(我知道的是两次,可能不止,因为总共7个批次调整方案分四拨进行,理论上说应该会有4次吧。第一次,我们得到了消息一直傻乎乎地等邀请函,会开完了我们都不知道,第二次,我们大胆直闯会场,才发现原来不需要什么邀请,想来就自便,只不过来晚了就只能站着了……)。沟通会上,价格司公布了价格调整的办法和原则,基本上以市场价格为基础进行调整,而不是按照药品定价办法一办一眼地进行计算,看来定价和调价的区分也正在进入管理者的视野。关于具体的原则和办法,我在第一篇的日志里提了,但没有展开讲,前几天一位网友问起,这儿就顺便解释一下。所谓的"以出厂价、批进价、批销价、中标价和中标零售价为基础"之类的,所说的各环节价格都是市场实际发生的平均的价格。

出厂价:不用解释了吧?当然这里涉及到底价报销的问题。同个品种,如果不是底价包销的,那么出厂价本身包含了期间费用等等(主要是正常的经营成本和灰色部分),采用底价报销的,生产企业只做制造环节,出厂价只含加工制造成本,主要是为了回避风险。两种不同经营模式下的出厂价差异悬殊。

批进价和批销价:是批发价的两个方面。批发,是可以由多道环节组成的,产品出厂以后和卖到消费者之前的每一道价格都是批发价,显然不同层级之间的批发价是不能简单地算术平均的。这里批进价指的应该是一级经销商从厂家拿货的价格,貌似和出厂价一样嘛,估计主要是起一个相互印证的作用,分别通过生产厂家和一级经销商收集同一环节的价格,可以保证数据的相对合理。批销价指的应该是末级经销商卖给零售终端的价格。就目前的药品市场格局而言,采用的数据主要应该是经销商供给医院的价格,貌似等同于产品的中标价格。同时收集中标和批销两个价格,除了相互印证之外,我想,主要是药品中标候,医院采购还存在一个二次谈价的问题,所以实际的批销价和中标价还是有差异的。

中标价:药品必须经过招标才能进入医院,中标企业的投标价就是中标价,理论上就是医疗机构的采购价格。

中标零售价:顾名思义就是药品中标,并且医院采购以后卖给患者的价格。过去,由于政府限价只有最高零售价的限制,医疗机构采购药品时,拼命压低中标价,中标以后又顶着政府限价卖,中间的差价都是医院吃进了。NDRC等八部委要求医疗机构药品进销差率不得超过15%,因此,中标零售价实际就相当于医疗机构购进价格(理论上就是中标价)的1.15倍,如果超过了相应的政府限价,就以政府限价为准。

OK,以上就是通过不同环节采集的价格数据,都是平均值,至于说这些数据是怎么弄来的,那就要看他们的手腕了。反正国内大的医药集团、连锁药店就那么几家,请他们过来喝杯咖啡还是请得起的。

这些价格数据虽然针对的是不同环节,但都可以根据定价办法关于期间费用率、利润率、流通差价率等的规定,计算到一个理论的零售价。调整的办法,就是比较各环节计算的理论价高低,选出一个最低值。再拿这个价格和原有的政府定价去比,中间的差值部分就是理论上可以被降掉的部分,但他们下手没这么狠,一般就扣掉75%就OK了,总要给大家一口饭吃的嘛。另外,对于不同治疗领域的药品,还划了不同水平的底价药标准,比如说血液制品每日费用低于1元的(具体数字忘了,随口说的),就维持原来的定价,哪怕市场价格很低……大致就是这样。

总得来说,目前的政府定价,主要是政府指导价,是一种抽象的价格或者说是价格规范的标准,无论是政府定价品种还是市场调节品种,其实际的交易价格都是经营者自主确定的。

关于政府定价,还有几个概念:临时最高零售限价和备案价,这里也简单做个补充。

所谓临时价,自然是相对于正式价而言的。通常各级价格主管部门出的都是正式价格,以下几种情况例外:

一是可预期的市场变化较大,价格可能在近期调整的。国家定的正式价一般都会稳定较长一段时间,不是说不能改,但老是朝令夕改的总是很不体面的嘛,但要真碰上什么特殊的情况(比如说8因子这样的),总不能活人让尿憋死吧,所以就会在出价的时候,标示为临时价格,为随时可能出现的调整留个活口,但所谓临时也是没有限度的,可能就一直这么临时下去了。

二是差比价规则不能适用的情形。差比价规则可以说是我国药品价格管理的一大创举了,2005年颁布实施,国内外的所谓药物经济学研究还光打雷不下雨的时候,政府已经一脚踩进水里了。所谓差比价,就是规定同一药品不同形式、剂型、性状、规格、包装数量……之间的比价和差价量化关系,有一整套计算公式。在调价时,实际上确定的是代表品的价格,代表品尽可能选择临床常用价格合理的品规,它的价格讲作为同一药品不同品规价格的计算基础,不管剂型含量数量怎么变,只要差比价规则规定了的,都必须按照差比价来计算,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抑制了药品改头换面的现象。但是,条条规则有例外,差比价规则同样存在一些解决不了的特殊情况,这个时候,特殊的品规就会以临时价的形式,单独公布价格。

三是国家暂时不定的品种。这里也有两种情况,一个是国家在出台价格方案时,可能会有遗漏或者市场上新增的剂型规格,没有公布价格的,这些品规如果在差比价规定的范围之内的,各省直接按差比价规则增补了,如果差比价没有明确规定的,就需要各省临时制定价格。由于价格权限还是属于国家的,各省出的也就只能是临时价。另一个是国内首次上市的品种,也是先由各地定临时价。

政府定价的问题告一段落,累死我了,也么哥~

下面是市场调节价,基本上和政府没啥关系,自己定去,这也是医药市场混乱的一个重要方面。关于市场调节价,有两点是受限制的,一是医院的进销差率15%,另一个就是进医院必须经过招标。

最后,其他价格,主要是招标价格和医保报销价格。之所以把它单独划出来,是因为这部分价格属于市场实际交易价格的范畴,但受政府干预的影响较大。

先挑简单的说起,医保价格。实际上,医保部门并不制定所谓的医保报销价格,而是以政府定价为基础规定一个报销比例,两者的乘积实际上就相当与报销价格。个人认为,除了用药结构以外,真正对解决看病贵问题有直接影响的是报销价格高低。

另一个就是中标价。招标已经越来越成为医药人心中的痛,不是说招标这种方式不好,那是屁股决定脑袋了。而是在7年的各自为战里,现行的招标模式已经异化了,只有政治意义,没有实际意义。业内戏称招标是"违反招标法的招标,违反合同法的合同",其中深意,各位自己体会吧~~招标价格从理论上说,是医疗机构作为采购方提出的收购价格,愿者成交。当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各地招标办热衷于降价的轰动效应和政绩作用,硬性要求企业必须低于多少扣率才能投标,每轮中标价不得高于上一轮(这种馊主意谁想出来的?真想好好地问候一下他母亲,NND,CPI都年年涨呢!一点脑子都没有),这样的规定,属于政府部门行政限价,而且是非法的--当然啦,非法又如何,有那个企业敢得罪招标办的?政府降价,降的只是皮毛,得罪了招标办,意味着一整个地方市场彻底沦陷,伤的是筋骨、是命~~

本文主要是应一些朋友的要求,尽可能地对中国医药价格体系进行梳理,医保和招标问题有机会再专门写写。不管如何,我觉得价格始终只是医药市场的表面现象,中国医药产业的问题还是在体系本身。不在堕落中反弹,就在堕落中灭亡。中国医药产业目前是ST股,资产重组中,将来是东山再起还是就此沦为垃圾股,也许,在你我有生之年都看不到了~~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