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4 22:17:25

广南国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年代
年代
编辑分类

广南国(越南语:Quảng Nam Quốc/广南国,1558年-1777年)是越南南北朝(1533年-1592年)及郑阮纷争期间的四个政体的其中之一。据有今越南中部一带,由阮氏家族世袭掌权,号称"阮主"(越南语:Chúa Nguyễn/主阮)。

阮主名义上奉后黎朝皇帝为君主,并使用后黎朝的年号,但事实上是一个地方割据政权。阮福阔在位期间,开始使用"王"的称谓,铸"大越国阮主永镇之宝",大臣上书阮主时皆使用"禀"字。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广南国

  • 外文名称

    Quảng Nam Quốc(越南语)

  • 别称

    南河

  • 国主

    阮淦阮潢阮福源、阮福㫻

  • 治所

    顺化府

  • 主要城市

    广平府、归仁府、延庆府

  • 语言

    越南语

  • 开创者

    阮淦

折叠 编辑本段 名称由来

阮主自称"大越国阮主",仍名义上以后黎朝皇帝为君主,故而阮主政权并没有确定国号。据近代越南史家陈仲金所说:"当时南方之地虽独立,但阮氏只称主而不称王,且仍未置国号。然而外国人却常称阮主领地为广南国。这是因为广南有会安(费福,Faifo),为中国人和其他诸国人出入贸易之地,故以广南之名称之。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经历

1527年,越南黎朝权臣莫登庸玩弄中国式篡位的把戏,强迫黎恭皇禅位、建立莫朝。然而人心对黎朝太祖、圣宗二帝的伟业依然念念不忘,许多士大夫对莫登庸朝廷极为抗拒,他们有的当面痛斥莫登庸篡位的罪恶,有的挂印离职隐居山林,有人甚至面朝太祖黎利当年起兵的蓝山自尽殉死,黎朝对人心的号召力之大由此可见

有志于恢复黎朝的遗臣,在外竭力访寻黎朝宗室试图另立朝廷。当时任职黎朝右卫殿前将军的阮淦,在莫登庸篡位后率族人逃入哀牢,招兵买马图谋复兴黎朝,数次击退莫朝军的围剿。之后,阮淦在哀牢寻获黎昭宗的幼子并拥立为帝,是为黎庄宗。阮淦受封"尚父太师兴国公",执掌流亡朝廷内外政事。阮淦在哀牢的复国力量远近闻名,许多黎朝遗臣慕名来访。其中一位名叫郑检的奇男子最令阮淦刮目相看。阮淦倚重郑检的才能,以女儿阮玉宝许配,并表封他为将领。郑检果然不负所望,带兵攻城略地连战皆捷,很快就成为阮淦阵营中的实力人士。

1545年,阮淦在行营中被莫军降将投毒害死,此后,黎朝朝廷的实权落入阮淦的女婿郑检手中,凡事均可便宜裁决然后上奏。郑检奉庄宗进入清化,而莫朝屡次出兵清化,都无功而返。于是,黎朝以清化据点,与莫朝南北对峙半个世纪(1527-1592),形成越南历史上的第一个"南北朝时代"。

郑检挟天子以令诸侯,名义上是黎朝的右相谅国公,黎朝朝廷实际上却是郑家的囊中物。阮淦的两个儿子阮汪、阮潢也颇有武功,遭受郑检忌恨。阮汪官居左相,备受郑检的打压排斥,最后还被杀死。阮潢惶惶不可终日,决计称病退隐以消除郑检的戒心,同时遣人问计于名士阮秉谦,阮秉谦一言,预示了日后南北分治的态势。"横山一带,万代容身。"阮潢对此深以为然,心中浮现未来割据南部的构图。

横山以南的顺化、广南地区,是当年越南人国境的最南端,但也仅及于越南国土的中部。当地森林茂密,长山贯穿全境,河流与山谷纵横交错,山脉与海洋之间是沃野平原。四季潮湿炎热的特殊风土,孕育了印度文化与马来文化交融的占婆文明。越南历代王朝为扩充生存空间,都倾尽全力向南侵略占城。越占的疆界不断南移,到了15世纪,越南人对占婆的土地掠夺接近极限,黎圣宗在石毕山的海角立下界碑,上书十八大字:"占婆人过此,兵败国灭;安南人过此,兵死将亡。这些新开拓的领土,成为越南历朝流放囚犯的边远地区,也是政治流亡人士的避风港。

阮潢意欲脱离郑检的钳制,视横山以南为立足的新天地。阮潢透过姐姐玉宝向姐夫郑检请求,允许自己出镇顺化。当时,顺化、广南一带刚刚经历战火,形势并不明朗,郑检的势力鞭长莫及,许多当地人甚至越海北奔莫朝。此时,正好将这一烫手山芋抛给阮潢郑检黎英宗进言:顺化非得由良将镇守不可,宜用阮潢镇守顺化,与广南互为犄角。英宗允其所请。

1558年,阮潢出镇顺化,驻屯于爱子社(今广治省登昌县)。1567年,郑检召回广南总兵,命阮潢兼领广南,每年上缴银400斤、帛500匹作为贡赋。郑检放虎归山,使阮潢得以远离南北朝战乱的最前线。阮潢依靠北方移民及犯人开发广南、顺化,短短十数年间,顺广一带就成为"市无二价,人不为盗,诸国商舶凑集"之地。

虽然北朝莫氏曾于1571年攻击顺化,而且顺广各地也不时有匪寇出没,但是阮潢都将敌手成功击败,使南部地区成为相对安定的大后方。而反观北方,瘟疫与战争不断,北方的难民不断涌入南方,阮潢独立割据的资本正在不断充实。

郑检死后,儿子郑桧、郑松争权内讧,最后郑桧出奔北朝,郑松掌握南朝实权。

1592年,郑松誓师出兵进攻升龙(今河内),莫军溃不成军,莫英祖莫茂洽出逃,旋即被生擒、带回升龙斩首。1600年,虽然莫氏残党一度夺回升龙,但是旋即被郑松收复。北朝莫氏历经太祖莫登庸、太宗莫登瀛、宪宗莫福海、宣宗莫福源、英祖莫茂洽五代,最后被黎朝灭亡。消灭北朝后,郑松迎奉黎世宗进入升龙,黎朝得以中兴。世宗遣使赴明,请求明朝恢复过往"安南国王"的册封,但是明廷以局势未定为由,暂时授予"安南都统使"头衔。这个头衔一直沿袭至明末,南明诸帝才恢复了黎朝皇帝"安南国王"的册封。此外,明朝还让黎朝辟出高平让与莫氏子孙。黎朝君臣纵然万般不情愿,也只好允许莫氏子孙割据高平之地。此后莫氏一族五代统治高平,直至1677年郑氏发兵占据高平为止。郑松以中兴黎朝的再造功臣自居,骄横跋扈更甚于以往,1599年,自封都元帅总国政尚父平安王。1623年,不可一世的郑松病死,他死后由儿子郑梉继承权位,称元帅统国政清都王。郑松生前曾废立几代皇帝,首创了黎朝一帝又复一主的二元体制。到第四代郑王郑柞时,这种"不夺国亦如夺国、不称帝胜似称帝"的体制被进一步深化,郑主直接在御座左侧与黎帝并排而坐,甚至连入朝趋拜、上奏具名等臣下礼节都一并豁免。

阮潢在郑氏收复升龙后也出兵帮助平定各地的莫氏余党。1600年战事缓和,饱受郑松排挤的阮潢黯然离开北方,他将女儿嫁与郑梉为妻,此后在顺广一带积蓄力量,再也不肯北上。郑氏明知阮潢存心割据南方,但是也奈何不得。1613年,阮潢病死。临终之前,阮潢将亲族郎党召至榻前谆谆嘱咐:"顺广北有横山灵江之险,南有海云碑山之固,山产金铁,海出鱼盐,实英雄用武之地。若能驯民厉兵与郑氏抗衡,足建万世之业。"

阮潢死后,其子阮福源继位。根据阮朝国史《大南实录》《Đại Nam thực lục》前编卷二《熙宗孝文皇帝实录》的记载:"始称国姓,为阮福氏"。因此,广南国的国姓应该是复姓阮福阮福源继位不久就着手进行行政改革,将原黎朝的政事机构改革为直接听命于阮主的机关,切断与北方朝廷的隶属关系。阮主所在地的正营,设置了舍差司(掌诉讼)、将臣吏司(掌钱粮)、令史司(掌祭祀及支给正营军饷)三司,各地府县则任命知府、知县管理民政。所有官僚任免及政务均拒绝北方朝廷插手。

1627年,第一次郑阮之战爆发,郑梉挟黎神宗亲征,两军投入兵船、战象、大炮混战,南阮谋士阮有镒虚报留守北方的郑军叛乱,迫使郑王撤军。1633年第二次郑阮之战爆发,郑王约阮福源第三子阮福渶为内应,岂料,阮福源对阮福渶起疑,不许他镇守边境广平。郑军南下苦等十余日,却不见任何动静,只好怏怏而退,途中还遭到阮军的追击。事后,阮福渶遭到清算,被判罪处死。1643年,郑梉又挟神宗南征。时值夏季,北兵在炎暑之下纷纷病倒,南阮的城垒屡攻不下,郑梉第三次南征无功而还。1648年,郑梉挑起第四次南侵。阮福澜遣世子阮福濒率军御敌。两军对阵当日,阮福濒驱使大象百头直奔敌阵,继而步卒冲锋,郑军不敌后撤,又遭到阮军水师的拦截。此战郑军损失惨重,但是被生俘的士兵就达3000余人。不过阮福澜也病死阵中。1655年,郑王唆使边将骚扰南阮,阮主阮福濒大怒,决定主动北征。南阮军大规模侵入北境,开始一路势如破竹,一举连下郑军据守的兰江以南七座县城。战事旷日持久,双方以兰江一线来回搏战。1660年,形势向郑军倾斜,郑主宗室郑根带兵作战,连败阮军,阮军不支决定后撤,途中遭到郑根追杀伤亡甚众。兰江七县又重新落入郑军手中,南北态势又回复到战前,所以在这场为时五年的持久战中双方都可谓劳而无功。这场五年战争中,对南阮屡战屡败的郑梉逝世,其子郑柞继位执政,号大元帅西王。1661年,西王郑柞挟神宗亲征,渡过灵江与南阮守将阮有镒对阵,郑军与阮军对峙到翌年,战事毫无进展,郑柞只好与神宗北返。不久就1672年,郑氏在讨平高平莫氏之后出兵十万南侵。郑军猛攻南阮边境城垒,但是南阮守将奋力死守,郑军力攻不克无计可施,被迫北撤。1627年,第一次郑阮之战爆发,到此为止,郑阮交战45年,其中郑氏主动进攻六次,每次都不得要领。自此,郑阮双方以灵江为界,至西山起义为止,南阮北郑之间没有大规模冲突。此后,阮主在南方割据,权位世代相传。形成越南历史上的第二个"南北朝时代"。

在将近半个世纪的南北恶斗中,北郑动员兵力最高达10万,而地广人稀的南阮常备兵力则只有2万人左右。南阮以有限的人力物力,在七次郑阮战争中自保有余甚至能主动北伐,这与历代阮主不遗余力地对越南南部进行深入的开发建设是分不开的。

历代阮主因时势所迫,不遗余力地在南方边陲寻求生存空间,逐渐形成了现代越南疆域狭长蜿蜒的S型轮廓。这片不同种族文化交汇的三角洲,水土丰茂、适宜农耕,经过新移民与原住民的垦殖,当地从原来人烟稀少的荒原,建设成为良田万顷、市镇繁荣之地。南部各省仍然是越南的经济发达地区。阮主在开发土地的同时,积极与西方、日本、中国通商,各国商船纷至沓来。南阮在这时候开始从葡萄牙人手中购买欧洲的先进大炮,同时学习欧洲船舶的设计方法,这些在后来的郑阮纷争中给了阮氏以巨大的帮助。随着时光流逝,会安港成为了西南太平洋的一个重要贸易港口,为了与外国人贸易,阮氏积极发展种糖业。而此时因为明、清朝廷的海禁政策,许多日本商人来到越南,为了获得急需的中国丝绸和陶瓷,也到会安港进行贸易,南部渐渐形成国际性商业都会,进而富甲全越。海外贸易为物力短缺的南阮提供了维持政权的物质支持,使南阮不仅能够抗衡北郑,甚至能腾出余力向南拓展新领土。

由于南北双方相安无事,南阮不断将发展重心向南移动,加快了新开拓领土的开发建设。

早在黎圣宗时代,越南与占城之间边境冲突不断,圣宗亲征攻陷了占城国都阇盘,将占城分裂为华英、南蟠、占城三个朝贡小国。受到中华思想影响,越南历朝都将占城真腊(柬埔寨)等民族视为蛮夷,不断施加压力迫使其臣服,以归王化。从阮潢入镇顺广开始,南阮也秉承黎朝的国策,不断蚕食占城国家的土地。1611年,阮潢南征华英国,在占领地建立富安府。1653年,占城人攻击富安府,反为南阮军击败,南阮又开辟了泰宁府。至此,占城人的土地已经所剩无几。在1693年,南阮阮福淍又借故挑衅,发兵将占城国王、大臣掳走,在占城的极南国境设置顺府,将占城古国彻底消灭。占城这一缓冲地带消失,南阮与真腊直接接壤,真腊成为暹罗、南阮争雄的舞台。1658年,南阮阮福濒曾发兵3000干涉真腊王位的争夺,迫使真腊臣服。此后,围绕王位,真腊国发生多次夺嫡之争,每逢真腊内乱,南阮与暹罗总是不失时机地介入其中,出兵帮助其中一方登上王位。1674年,真腊再次爆发王位之争,阮福濒出兵制服真腊,立匿螉秋为王、匿螉嫩为副王,将真腊一分为二。1700年,南阮发兵驱逐匿螉秋,占领柴棍及湄公河附近的土地。1732年,南阮占领嘉定西部。以后,南阮还利用干涉王位继承的机会,接受真腊国王的献地酬谢。

在出兵攻掠之余,南阮还利用中国移民帮助蚕食真腊土地。1671年,明朝遗民莫玖率众南来,他在水真腊地区开垦荒地、建立城镇,此地被称为河仙。1708年,莫玖迫于南阮的压力,向南阮称臣,阮主阮福淍封他为河仙总镇,允许河仙自治。莫氏披荆斩棘开发的河仙,当时已有海上乐土之称,南阮就此不劳而获地将之纳为属地。1679年,明朝遗臣杨彦迪陈上川带兵3000南逃,请求阮福濒的庇护。阮福濒指示二人前往真腊地界,迫使真腊将东浦分给他们。经过明朝遗臣的经营,东浦日渐繁荣。1698年,南阮直接控制东浦,委任大臣阮有镜在该地设置嘉定府,同时招徕流民到本地开垦,又将当地明朝遗民编为"明乡社"、清朝人编为"清河社"。这样,南阮借明朝遗民之手控制了嘉定。

作为当时东南亚的重要经济贸易实体,南阮并无正式国号。阮主治下的广南有著名的贸易港口会安,是南阮对日、华及西方诸国的贸易枢纽,因而东西各国都不约而同地以"广南国"称呼南阮政权。

阮潢入镇顺化,最早将行营设在爱子社,1626年,阮福源转移到承天的福安,1687年,阮福溱转移到富春,在日后顺化城的左侧立下主府。1702年,阮福淍曾遣使清朝请求册封,但遭拒绝,阮福淍求封不成,就铸印"大越国阮主永镇之宝",自称"国主"。1744年,阮福阔进一步称"王",同时一改境内行政区划分,分全境为正营富春、旧营爱子、广平、武舍、布政、广南、富安、平康、平顺、镇边、藩镇、龙湖十二营,归仁、广义两府,以及相当于特别行政区的河仙镇。1757年,好大喜功的阮福阔又在富春大兴土木,修筑金华殿、光华殿、朝阳阁等宫室,设立官厅军营,将富春建设成"都城"。

18世纪以后,南阮加快了向南扩张的步伐。作为南进的桥头堡,归仁一方面向南阮的心脏富春转送南部湄公河三角洲的开发成果,一方面又为南阮政权继续南进提供各种资源。南阮频繁向南用兵的结果,使归仁、广南一带的赋税在18世纪后期增至55%-75%,当地民众苦不堪言。南阮政权的集体腐化,更为南方的危情火上加油。南阮的俸禄制度,很大程度上使官员迅速堕入腐败深渊。与黎朝朝廷不同,南阮官员的俸禄直接来源于人民。阮主将若干的民户分封某一官员,这部分民户专门向该官员提供收入。换言之,即有相当部分的南阮居民并非直接向阮主纳税,而是接受官员的按需索取。到后来,阮主干脆也让官员向他纳税,如此一来,同时供养着两个主人的民户负担更为沉重。不但如此,南阮卖官鬻爵的风气堪称惊人。官员上任之前,需花费大笔金钱购买委任状、官印,及进贡上级、阮主。而用金钱买得官位的下级官吏,受封的民户收入可能还不及自己必须缴纳的税金。因而在南阮体制中为官,两袖清风近乎不可能。

18世纪中叶,南阮政权的贪腐最为登峰造极,出了一对昏君弄臣阮福阔张福峦。阮王阮福阔大兴宫室、终日与醇酒美人为伴,这个好色之徒还自称"佛主",在各地讲经念佛。阮福阔死后,遗命王子阮福轮继位,不过权臣张福峦却与太监篡改了先君遗嘱,改立只得12岁的童昏小儿阮福淳阮福淳继位,张福峦成为国傅执掌户部,同时,他还垄断了阮氏领内多处城镇的税金收入。张福峦是一无赖,对外收受贿赂甚至赖帐不还,对内巧取豪夺无恶不作,人人斥之为"张秦桧"。

自阮主到各级官吏,都公开地将人民视为任意剥削对象,当人民的承受限度接近临界点,就意味着阮氏政权大限将至。

1771年,因不堪阮王暴政,西山阮岳、阮侣阮惠三兄弟揭竿而起,西山军打着劫富济贫的旗号,队伍日益壮大,令南阮各地守将疲于奔命。同年,西山义军用计攻陷归仁府,过程颇具戏剧性。起初,阮岳命人将自己五花大绑投入牢笼,抬入归仁城献与巡抚阮克宣。阮克宣大喜过望、信以为真,将阮岳一干人等纳入城中。岂料,当天半夜,阮岳破牢而出,与城外西山军内应外合,占据了归仁城。阮克宣本人也被擒获。西山军占领了归仁府之后声势大振,南方各地的响应者不断起兵,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阮氏在地方的统治。

正当西山义军攻城略地之际,北郑也来趁火打劫。1774年,郑主郑森眼看阮氏政权有即将倒台的征兆,也声称帮助南河清除奸臣张福峦,命令大将黄五福率兵3万南侵。大敌当前,早已天怒人怨的张福峦被南阮将官执送郑军阵营。别有用心的郑军自然不会就此却步,宣称将出兵富春,帮助阮主讨伐西山叛军。

1775年,阮军在前线被郑军击溃,郑军进据富春城,阮主阮福淳狼狈出逃,留下侄子东宫阮福旸留守广南之后,带着侄子阮福映继续逃向嘉定。当时郑军势力强大,西山军两面受敌。为了使阮军投鼠忌器,阮岳声称拥立东宫阮福旸复兴南阮,将阮福旸扣留在军中,另一面却向郑军表示愿意臣服。西山与北郑一拍即合,郑王封阮岳为西山校长、壮烈将军,示意他继续攻略南阮。

1776年,西山军进攻阮福淳避难的嘉定,迫使阮福淳逃往边和。同年,阮岳在占城故都阇盘自称西山王。泰宝郡公阮福暠的独子东宫阮福旸趁机乘船逃出,在嘉定被华人李才拥立为"新政王",阮福淳退位为太上王。1777年,阮岳被郑王允许镇守广南,已无后顾之忧的阮岳全力攻打嘉定,一举擒杀了阮福淳阮福旸,唯独阮福映侥幸逃出,九死一生逃往龙川,在当地招纳阮氏旧臣起兵。

公元1780年,阮福映在嘉定称王,誓言恢复阮氏祖业,开始了其艰辛跌宕的复国历程。不过,此时的阮氏政权已经丧失绝大部分领地,局促于嘉定一隅朝夕难保。阮福映亦无人君之乐,开始了颠沛流离的前半生,一度穷途末路,沦落到只能采食野菜果腹的绝境。阮福映单凭一己之力无法撼动西山军,这时他意图寻求外援。阮福映首先想到了拥有近代化军备的法国,他全权委托传教士百多禄携带国书及年仅4岁的王子阮福景,乘船前往法国请求军事援助。可是,从越南前往法国的水路交通颇费时日。远水不能救近火,阮福映心急如焚,只好向邻近的暹罗求助。他甚至亲自前往曼谷,请求暹罗国王出兵。先前阮军在真腊与暹罗军对峙之时,阮军曾答应停火,使得暹罗大将质知得以回国夺得王位,所以暹罗十分愿意兵援阮福映以作报答。百多禄在法国见法国政府不愿出兵,只好自行募兵购械,并连同法国教官20人回到越南。姑且不论动机如何,百多禄终究不负所托,历尽波折带回了外援。这个洋人终身为阮福映服务,最后在从征途中病死,被阮福映追赠为太子太傅悲柔郡公。阮福映任用西洋士官训练军队、建造舰艇、铸造枪炮,经过整顿,战斗力大增。

西山兄弟同室操戈,越南政局动荡,阮福映看到卷土重来的一线转机。

1789年,阮福映控制了嘉定全境。阮军凭借嘉定之地屯田练兵休养生息。1793年水陆并进,连克延庆、平康、富安、平顺四府,面对火力强大的阮军,西山军节节败退。1799年,阮福映料定西山军有瓦解之势,出兵再攻归仁,1801年五月初三,阮军攻击富春。1802年,归仁已经再难坚守,西山军不得不放弃城池,经由哀牢北撤。此时,形势又回复到南北分治状态,阮福映基本收复了往时南阮的旧疆。

公元1802年五月,阮福映在富春筑坛祭天称帝,因嘉定永隆两地在复国战争中出力最多,立年号为嘉隆。然后遣郑怀德和吴仁静前往清廷求封。同时,又决定御驾北征,大军渡过灵江,水师沿水路北上,沿途并未遭到西山军的有力抵抗,因而仅一个月后就抵达升龙。西山朝景盛帝与群臣出逃,后来被山野村夫擒获,械送升龙。嘉隆元年(1802)十一月,阮福映一统南北、大告武成。献俘太庙后,景盛帝及其子弟宗室被凌迟处死、五象分尸。如此仍不能消解阮福映内心郁积多年的仇恨,以阮岳、阮惠为首,西山阮氏一族男女的头颅被永久囚禁于牢狱,骸骨则统统被捣碎扬灰。纵横南北25年的西山阮朝,随之烟消云散

1802年阮朝建立,阮福映不仅实现了复国的梦想,还完成了统一全国的时代使命。这时,离他17岁起兵龙川,已经整整过了24年。

阮福映在位18年,庙号世祖,谥号开天弘道立纪垂统神文圣武俊德隆功至仁大孝高皇帝。

折叠 编辑本段 历代统治者列表

广南阮王(1558年-1777年)

追封庙号

追封谥号

姓名

在位

当时称号

肇祖

Triệu Tổ

贻谋垂裕钦恭惠哲显佑宏休济世启运仁圣靖皇帝

Di Mưu Thùy Du Khâm Cung Huệ Triết Hiển Hựu Hoành Hưu Tế Thế Khải Vận Nhân Thánh Tĩnh Hoàng Đế

阮淦

Nguyễn Kim

(追封)

尚父太师兴国公

太祖

Thái Tổ

肇基垂统钦明恭懿谨义达理显应昭佑耀灵嘉裕皇帝

Triệu Cơ Thùy Thống Khâm Minh Cung Ý Cần Nghĩa Đạt Lý hiển Ứng Chiêu Hựu Diệu Linh Gia Gia Dụ Hoàng Đế

阮潢

Nguyễn Hoàng

1558年-1613年

勤义公,仙王

熙宗

Huy Tông

显谟光烈温恭明睿翼善绥猷孝文皇帝

Hiển Mô Quang Liệt Ôn Cung Minh Duệ Dực Thiện Tuy Du Hiếu Văn Hoàng Đế

阮福源

Nguyễn Phúc Nguyên

1613年-1635年

仁国公

Nhơn Quốc Công

神宗

Thần Tông

承基缵统刚明雄毅威断英武孝昭皇帝

Thừa Cơ Toàn Thống Quân Minh Hùng Nghị Uy Đoán Anh Vũ Hiếu Chiêu Hoàng Đế

阮福澜

Nguyễn Phúc Lan

1635年-1648年

功上王

Công Thượng Vương

太宗

Thái Tông

宣威建武英明庄正圣德神功孝哲皇帝

Tuyên Uy Kiến Vũ Anh Minh Trang Chính Thánh Đức Thần Công Hiếu Triết Hoàng Đế

阮福濒

Nguyễn Phúc Tần

1648年-1687年

阳郡公

Dương Quận Công

英宗

Anh Tông

绍休纂业宽洪博厚温惠慈祥孝义皇帝

Thiệu Hư Toản Nghiệp Khoan Hồng Bác Hậu Ôn Huệ Từ Tường Hiếu Nghĩa Hoàng Đế

阮福溱(阮福溙)

Nguyễn Phúc Trăn(Nguyễn Phúc Thái)

1687年-1691年

黄国公

Hoang Quốc Công

显宗

Hiển Tông

英谟雄略圣文宣达宽裕仁恕孝明皇帝

Anh Mô Hùng Lược thánh Văn Tuyên Đạt Khoan Từ Nhân Thứ Hiếu Minh Hoàng Đế

阮福淍

Nguyễn Phúc Chu

1691年-1725年

宗郡公

Tong Quận Công

肃宗

Túc Tông

宣光绍烈浚哲静渊经文纬武孝宁皇帝

Tuyên Quang Thiệu Liệt Tuấn Triết Tĩnh Uyên Kinh Văn Vĩ Vũ Hiếu Ninh Hoàng Đế

阮福澍

Nguyễn Phúc Thụ

1725年-1738年

大都统总国政宣光绍烈鼎宁王

Ninh Vương

世宗

Thế Tông

乾刚威断神毅圣猷仁慈睿智孝武皇帝

Kiền Cương Uy Đoán thần Nghị Thánh Du Nhân Từ Duệ Trí Hiếu Vũ Hoàng Đế

阮福阔

Nguyễn Phúc Khoát

1738年-1765年

武王

Vũ Vương

睿宗

Duệ Tông

聪明宽厚英敏惠和孝定皇帝

Thông Minh Khoan Hậu Anh Mẫn Huệ Hòa Hiếu Định Hoàng Đế

阮福淳

Nguyễn Phúc Thuần

1738年-1775年

定王

Định Vương

太上王

-

睿节温良英锐明达宣王

Duệ Tiềt Ôn Lương Anh Duệ Minh Đạt Tuyên Vương

阮福暠

Nguyễn Phúc Hạo

阮福映追封

泰宝郡公

-

恭愍英断玄默纬文穆王

Cung Mẫn Anh Đoán Huyền Mặc Vĩ Văn Mục Vương

阮福旸

Nguyễn Phúc Dương

1775年-1777年

新政王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