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5 03:58:02

蒋德璟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政治人物
政治人物
编辑分类

蒋德璟(1593-1646年),字中葆,号八公,又号若椰,明末1625年"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已知入教明末论教思想家,中教名:阳地居士,西教名:阳玛诺。为艾儒略(1582--1649年)入闽传教故交。"西阳玛诺"和艾儒略名下部分论教著述(以儒释耶)均为和德璟合作,著有《西方问答》《天圆说》《天问略》和部分"晋江景教堂辛"始发教书发。现存故宫中国最早地球仪(阳玛诺)为其仿制,另仿制望远镜佚失。泉州晋江福全人,入闽始祖为明开国授御守闽福全古城千户蒋旺,其父蒋光彦,也是进士出身,官至江山县知县,广东布政司参议,有武功政绩,配享晋江(今泉州)文庙先贤祠,因忤当事,弃职宦场,返乡归养。蒋德璟从小受到书香教育,受到父亲耿直性格的陶染,这对其以后成为明朝一代著名的政治家,无不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基本信息

  • 本名

    蒋德璟

  • 别称

    蒋中葆,自号八公,友号若椰

  • 所处时代

    明朝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泉州晋江福全古城

  • 出生时间

    1593

  • 去世时间

    1646

  • 主要作品

    《悫(悫)书》《敬日草》《鹳(雚)经》

  • 主要成就

    谏君恤民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简介

他生当明末,历事天启崇祯、福王、唐王,最后眼见没法挽回大势而不得志还里归家。蒋德璟以《古之贤人》、《仁远乎哉》、《子之武城》、《周有八士》、《知天地之化育》、《贤者而后乐》、《得道者多助》等文章于明熹宗天启二年(1622)登进士,开始了他的仕宦生涯。改庶吉士,授编修。那时正当魏党权势显赫,蒋德璟因不愿依附魏忠贤,即与文震孟同时遭排斥,直到罢官。他秉性耿直,敢于谏言,迁少詹事,每痛朝政日非,有心进行匡救。所奏檄内操核要典诸大政皆侃侃名言。不久,擢礼部右侍郎。思宗崇祯元年蒋德璟由侍读学士,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崇祯十五年(1642年)晋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崇祯十六年(1643年),改任户部尚书,晋太子少保文渊阁大学士。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蒋德璟与皇上作了一场辩论后,竟引罪去位。留京宿会馆至闯破京,为崇祯帝扶灵发丧。后福王监国,欲召他入阁,蒋德璟固辞不赴。唐王隆武时,同邑林欲楫黄景昉陈洪谧并召。不久在朝堂外与郑芝龙,被创,不久以足疾辞归,于福全老宅闻唐王亡,痛哭不食吞金殉国,葬南安邱南明殉国军民五坑之官坑。见其工作笔记《悫书》(13本,战乱仅存世随身带的最后这本,为翁同龢在京民间拾遗,晋江文史出版。

折叠 编辑本段 以拯百姓为已行

作为封建时代的廷政要员,蒋德璟以其与同僚绝然迥异的节操,一直被后世所称颂。他体恤民艰,重视农业生产,以拯百姓为已行。明朝末年,政治腐败到无以复加的程度,朝廷幕僚,浑浑噩噩,农民揭竿而起,统治者为了苟延残喘,以各种名目把负担转嫁到百姓身上。蒋德璟提出了不少匡正时弊的建议,如制止占取民田,鼓励垦荒,巩固统治,防止天变,莫如拯百姓。这时,杨嗣昌任兵部尚书,因议增兵十二万,增饷二百八十万。其措饷之策有四:论因粮、溢地、事例、驿递。所谓因粮,就是因旧额之粮,量为加派,亩输粮六合,石折银八钱,伤地不与,岁得银百九十二万九千有奇;所谓溢地,就是 民间土田溢原额者,核实输赋,岁得银四十万止;所谓驿递,就是前此邮驿裁省之银,以二十万充饷。对这种不体恤民艰,无限度进行搜刮,横征暴敛的病民之术,亡国之咎,深感忧虑。蒋德璟以国家社稷为重,置生死于度外,一针见血地指出:嗣昌倡聚敛之议,加剿饷、练饷,致天下民穷财尽,胥为盗。又匿失事,饰首功,宜按仇鸾事,追正其罪。 蒋德璟拯百姓的慷慨陈词,陈明利害关系、恳求皇帝开恩施行上。他在许多方面的奏本,虽然得到崇祯皇帝点头称是,可惜君侧多亡国之臣,终究 不能行。

折叠 编辑本段 善于理财治兵

其次,蒋德璟留心国计,善于理财治兵,竭尽心力,犯颜苦谏。崇祯十一年(1642年)六月,刚被廷推为阁臣首位的蒋德璟,因目睹边防废弛,且 诸边皆虚兵冒饷 ,便上疏 力陈其弊 。并与崇祯皇帝作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舌对。蒋德璟以事实作根据,指出 蓟督半载更五人,事将益废弛。 认为欲固边防, 边臣须久任。 崇祯皇帝不以为然,说: 不称当更。 蒋德璟毫不客气地辩答: 与其更于后,曷若慎于初。 说明必须慎择边将,一量选定了,就应该充分信任,让其全面考虑、长期规划,才能变被动为主动,克敌制胜。崇祯皇帝被这争论和答辩弄得没办法,非常反感并歇斯底里地发问: 天变何由弭? 蒋德璟从容不迫毫不含糊地说: 莫如拯百姓! 蒋德璟之所以回答 莫如拯百姓 ,并不是泛泛之祠,抽象之说,而是有事实作依据的。他接着说: 近加辽饷千万,练饷七百万,民何以堪! 并以今昔作具体对比,来充实他 莫如拯百姓 的迫切性。同时指出: 祖制,三协止一督、一抚、一总兵,今增二督、三抚、六总兵,又设副将数十人,权不统一,何由制胜?阐明了兵将在精不在多的道理。因而使崇祯皇帝在这铁证如山的事实下,终于采纳了他的意见,但可惜又是不能行!

折叠 编辑本段 对朝廷忠心耿耿

蒋德璟除了一而再,再而三,不断疏议、上奏、辩论之外,还于崇祯十六年(1643年),通过认真调查,详细考证,充分研究,将各边饷册细加刎嫠,计祖制九边及先后增设东西二协,昌、通、津、登、保五处,共16镇,一切新旧练饷兵马及屯盐、民运、漕粮、马价,各项原额、现额,苦心编纂,分纲立目,写得一清二楚。而诸形势要害,及近边部落,今昔疏议有可采者,亦附见焉,名说《御览备边册》呈上。继后又进《备边抚赏册》1本,再又进出口《蓟密山永》1本,《蓟永三卫考》1本,《守边乞赏各部落》1本,以及《守边赏彝考》、《大宁三卫考》等等近40本之多。可是那个时候明廷气数将尽,无药可救,蒋德璟这些呕心沥血的建议,只有束诸高阁而已。

崇祯十七年(1644年)二月,清兵已经入关,崇祯皇帝临危抱佛脚,令群臣讨论练饷大事,蒋德璟虽然深知明室大势已去,败局已定,但作为阁首,其忠心赤胆,犹不减当年,复力斥练饷殃民之咎。并以自己身为阁臣,未能语达天听为憾,而于三月二日引罪出直。给中中汪惟効,检讨傅鼎铨等交章乞留,他都不听。

蒋德璟的引罪出直并不是大势已去,趁机要溜回老家的遁词,而是深明自己身为位重一时的阁臣,却未能挽大厦之将倾,拯百姓出水火而感到颜无向处。所以,他 出直去位,仍移寓外城,直至城陷,会馆创,得亡去。才不得不离京回家。

不久,福王朱由崧由马士英等拥戴监国于南京,召蒋德璟入阁,蒋德璟深为内疚,自陈三罪,固辞不受。

翌年(弘光元年,1645年)六月,唐王朱聿键立于福州,称隆武帝,蒋德璟与何吾驺(香山人)、黄景昉(晋江人)均为并召。这说明蒋德璟在这个时候对规复明室仍持一线希望,也表现他对明王朝确实是尽忠尽节。可是到了第二年(隆武二年,1646年),蒋德璟由于足疾严重,恳求罢离, 帝优诏许之,赐路费银四十两, 丝二表里,令驰驿去。 当他回到家乡,病情已经恶化了,至九月,唐王朱聿键败, 蒋德璟涕沾不食 ,以示尽忠尽节,遂以是月卒于家中,另载吞金死。

折叠 编辑本段 为人秉公持正

蒋德璟一生为人秉公持正,善于荐贤举贤。他早在天启壬戌进士科《得道者多助》的论文中,开宗明义就指出: 国于天地,必有与立,未有去所助能立者 在《仁远乎哉》的另一篇论文中说: 今问仁以何为体,谅不托寥廊为体也,则我是矣;今问仁从何而露,谅不从虚空而露也,则我之欲是矣 当他登上宦场以后,一贯履行自己的这些诺言,坚守他为人的准绳,保持自己的高尚人格。那个时候,刘宗周奏言以开谏诤之路,逆旨下狱,朝中辅臣力奏无效,蒋德璟 援唐太宗优容魏征故事以请。上说: 朕不及太宗才,若其闺门德行,朕亦不愿学。 德景又言: 太宗巧于取名。 上说: 如何? 德景言: 人臣敢言,用之则名在人主,罪之则名在臣下。太宗本不喜魏征,所以曲加优容者 ,欲成其名耳。 《明史》蒋德璟传,也特别盛赞他 性鲠直,黄道周召用,刘宗周免罪,德景之力居多。

折叠 编辑本段 荐贤用能

除此之外,陈子壮倪元璐顾锡畴文安之等人也是在蒋德璟鼎力疏荐之下,才得到录用。可见蒋德璟在荐贤用能上,不但有眼力,而且有胆力。

折叠 编辑本段 博学强识

蒋德璟博学强识几乎到惊人的程度。他不但熟悉历代典章,而且对于九边阨塞,河漕、屯盐、水利历律、刑法等等,莫不深究,留给后世不少论著。除了著述《御览备边册》、《诸边抚赏册》、《御览简明册》等佐政书籍之外,还有《敬日堂集》10卷、《视草》10卷、《奏疏》10卷、《花砖小草》1卷、《使淮诗》1卷、《使益诗》1卷、《使还诗》1卷、《小赋集》1卷、《海北省视》2卷、《黄芽园诗》1卷、《石桃丙舍稿》2卷、《中兴一统镜》1卷、《榕坛十八答》1卷、《 经珠经 经》1卷及《悫书》、《诗文集》等。

折叠 编辑本段 明史记载

蒋德璟,字申葆,晋江人。父光彦,江西副使。德璟,天启二年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

崇祯时,由侍读历迁少詹事,条奏救荒事宜。寻擢礼部右侍郎。时议限民田,德璟言:"民田不可夺,而足食莫如贵粟。北平、山、陕、江北诸处,宜听民开垦,及课种桑枣,修农田水利。府县官考满,以是为殿最。至常平义仓,岁输本色,依令甲行之足矣。"十四年春,杨嗣昌卒于军,命九卿议罪。德璟议曰:"嗣昌倡聚敛之议,加剿饷、练饷,致天下民穷财尽,胥为盗,又匿失事,饰首功。宜按仇鸾事,追正其罪。"不从。

十五年二月,耕耤礼成,请召还原任侍郎陈子壮、祭酒倪元璐等,帝皆录用。六月,廷推阁臣,首德璟。入对,言边臣须久任,蓟督半载更五人,事将益废弛。帝曰:"不称当更。"对曰:"与其更于后,曷若慎于初。"帝问:"天变何由弭?"对曰:"莫如拯百姓。近加辽饷千万,练饷七百万,民何以堪!祖制,三协止一督、一抚、一总兵,今增二督、三抚、六总兵,又设副将数十人,权不统一,何由制胜!"帝颔之。首辅周延儒尝荐德璟渊博,可备顾问,文体华赡,宜用之代言。遂擢德璟及黄景昉、吴甡为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同入直。延儒、甡各树门户,德璟无所比。性鲠直,黄道周召用,刘宗周免罪,德璟之力居多。开封久被围,自请驰督诸将战,优诏不允。

明年,进《御览备边册》,凡九边十六镇新旧兵食之数,及屯、盐、民运、漕粮、马价悉志焉。已,进《诸边抚赏册》及《御览简明册》。帝深嘉之。诸边士马报户部者,浮兵部过半,耗粮居多,而屯田、盐引、民运,每镇至数十百万,一听之边臣。天津海道输蓟、辽岁米豆三百万,惟仓场督臣及天津抚臣出入,部中皆不稽核。德璟语部臣,合部运津运、各边民运、屯、盐,通为计画,饷额可足,而加派之饷可裁。因复条十事以责部臣,然卒不能尽厘也。

一日召对,帝语及练兵。德璟曰:"《会典》,高皇帝教练军士,一以弓弩刀枪行赏罚,此练军法。卫所总、小旗补役,以枪胜负为升降。凡武弁比试,必骑射精娴,方准袭替,此练将法。岂至今方设兵?"帝为悚然。又言:"祖制,各边养军止屯、盐、民运三者,原无京运银。自正统时始有数万,迄万历末,亦止三百余万。今则辽饷、练饷并旧饷计二千余万,而兵反少于往时,耗蠹乃如此。"又言:"文皇帝设京卫七十二,计军四十万。畿内八府,军二十八万。又有中部、大宁、山东、河南班军十六万。春秋入京操演,深得居重驭轻势。今皆虚冒。且自来征讨皆用卫所官军,嘉靖末,始募兵,遂置军不用。至加派日增,军民两困。愿宪章二祖,修复旧制。"帝是之,而不果行。

十七年,户部主事蒋臣请行钞法,言岁造三千万贯,一贯价一两,岁可得银三千万两。侍郎王鳌永赞行之。帝特设内宝钞局,昼夜督造,募商发卖,无一人应者。德璟言:"百姓虽愚,谁肯以一金买一纸。"帝不听。又因局官言,责取桑穰二百万斤于畿辅、山东、河南、浙江。德璟力争,帝留其揭不下,后竟获免。先以军储不足,岁佥畿辅、山东、河南富户,给值令买米豆输天津,多至百万,民大扰。德璟因召对面陈其害,帝即令拟谕罢之。

二月,帝以贼势渐逼,令群臣会议,以二十二日奏闻。都御史李邦华密疏云辅臣知而不敢言。翼日,帝手其疏问何事。陈演以少詹事项煜东宫南迁议对,帝取视默然。德璟从旁力赞,帝不答。

给事中光时亨追论练饷之害。德璟拟旨:"向来聚敛小人倡为练饷,致民穷祸结,误国良深。"帝不悦,诘曰:"聚敛小人谁也?"德璟不敢斥嗣昌,以故尚书李待问对。帝曰:"朕非聚敛,但欲练兵耳。"德璟曰:"陛下岂肯聚敛。然既有旧饷五百万,新饷九百余万,复增练饷七百三十万,臣部实难辞责。且所练兵马安在?蓟督练四万五千,今止二万五千。保督练三万,今止二千五百;保镇练一万,今止二百;若山、永兵七万八千,蓟、密兵十万,昌平兵四万,宣大、山西及陕西三边各二十余万,一经抽练,原额兵马俱不问,并所抽亦未练,徒增饷七百余万,为民累耳。"帝曰:"今已并三饷为一,何必多言!"德璟曰:"户部虽并为一,州县追比,仍是三饷。"帝震怒,责以朋比。德璟力辩,诸辅臣为申救。尚书倪元璐以钞饷乃户部职,自引咎,帝意稍解。明日,德璟具疏引罪。帝虽旋罢练饷,而德璟竟以三月二日去位。给事中汪惟效、检讨傅鼎铨等交章乞留,不听。德璟闻山西陷,未敢行。及知廷臣留己,即辞朝,移寓外城。贼至,得亡去。

福王立于南京,召入阁。自陈三罪,固辞。明年,唐王立于福州,与何吾驺黄景昉并召。又明年以足疾辞归。九月,王事败,而德璟适病笃,遂以是月卒。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