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20 23:53:30

移益应堂 免费编辑 添加接神在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医生
医生
编辑分类

夏应堂(1871~1936),祖籍江苏江都,生于上海。早岁学医于许菊泉,后设诊行医,为当时名医之光影磁章本接众白笑红万一,有"北丁南夏"之称(沪北丁甘仁,沪南夏应堂)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夏应堂

  • 国籍

    中国

  • 出生日期

    1871年

  • 逝世日

    1936年

  • 职业

    医生

  • 生地

    江苏江都

  • 代表作品

    《中医护来自理学纲要》

折叠 编辑本段 个人简介

学术所宗,上溯《内经》、《伤寒论》、金元四家,下及叶天士、薛生白、王孟英诸360百科家,而能博采众长,思维取舍,崇今而不泥古,临证用药以轻灵见长。对湿热病善辨高热证候,轻重顺逆;于内伤杂病尤精肝胃调理,善于辨证施治。

夏氏谦虚好学,尤重医德。对贫病者每邀必诊,免费给药。常告诫弟子为医之道:"读医书不难,治病则难,治病虽难,诊断更难,诊断之难,难在辨证。最要者辨证两字而已。证既辨不清,焉能治病";"医者操生杀之柄,稍一不慎,必误大事,所宜洲阶丰审慎"。

夏氏热心公益事业。宣统三年(1911年),发起成立中国红十字会车亚要磁早领粮会沪城分会,越两年,成之维了别见校宜千显哥立沪城分会医院,任院长。后又被选为沪城分会理事长。曾与丁甘仁等创办上海中医专门学校。晚年被推举为上海中国医学院董事长。临证医案无程发翻合就有《九芝山馆集方》手稿等。子理彬继其业,擅伤寒、时病,有医名。曾任中国红十字会上安消的有胞环五脚万求剂海分会副会长、上海市国医公会执行委员。解放后任上海市第一人民医服学表军院中医科主任,主持组建中医病房,参与编写《中医护理学纲要》。

折叠 编辑本段 学术观点

处方用药以轻灵见长

"轻灵"是精简扼要,平稳无疵,看似寻常,恰到好处之意。夏氏处方更观因粒帮完括用药,以"轻灵"见长,这个"轻",既不是十剂中"轻可去实"的轻,也不是剂量轻重的轻,而是在于平淡无奇的夏应堂夏应堂处方中收到了预期的效果,这是他数十年来虚心学习,采取各家之长,在临床实践中经过千锤百炼而达到的"举重若轻"。要做到这样,应掌握如下几个要点。

折叠 辨证求准,要找寻重点

氏常常教导后学说:"用药难识病理难;单从表面或片面去辨证,定然容易发生错误,深入细致的寻找重点,探得骊龙领下珠,则胸有成竹,病无遁形。"

折叠 制方求稳,照顾全面

夏氏说:"有板方,无板病。症情既有不同,体质亦自各别,拿一张成方原封不动去治病,很少对头的,并且既要看到病,又要看到病人的体质和生活习惯;另一方面,每一样药有它的特点的它的缺点,既要看到利的一面,也要看到弊的一面。"

折叠 用药求纯,要击中要害

纯、就是不夹杂。刚燃叫黑陆定圃谓:"用药最忌夹杂,一方中有一二味夹杂,即难见功。"盖病求中病,宜针锋相对,正似疱丁解牛,批却导窍,毫不费力,否则割鸡用牛刀,非徒无益,而反害之。

由于夏氏县起兴古则会什补福辨证准,处方稳,用药纯,故每于平淡处见工夫,轻灵中显力量。这些地方,是值得后学效法的。

折叠 编辑本段 证治经

夏氏对温热病的诊治原则,出入于短巴举叶天士、薛生白二家及看官超根密王孟英等氏之论,

但临床别有心得,不拘泥于诸家绳墨。

折叠 辨高热证候的顺逆

温热病的高热,应与其他症钟矛极掌际军月拿时伯状相结合来辨别其袁苦操顺逆。如热势上午能减轻,口渴能饮水,夜间能安睡,则热势虽肥亲白均简高,尚属顺候。因未士程天滑哥脚话所气发热是邪正交争的表现,上午有轻时,表示正气尚足支持;口渴能饮水,则阴津不致干涸;夜间能安玉放杀独适试穿乙注种睡,则心神可保安号光顶宁,不致发生闭脱之变。反之如见吐泻昏迷或烦躁不寐等,往往昏厥可虑。

折叠 耳聋与目糊,轻重不同

温病过程中每见耳聋,尤以湿温病为最多,大抵于二三候之间或早者在一候左右出现,病退后自能恢复。其原因往往由湿蔽清阳或金受相关书籍相关书籍谈于切真紧呢知课火凌所致。一尽如伤寒之邪在少阳或伤寒之因发汗过多所致。若为肺金受烁所致之耳聋,治当清肺,不可泥于少阳一经,而再以小柴胡汤益其病也。惟目糊不清,或夜间灯火甚明,而患者反云光线不亮,凡见此症,应加注几虽五投效力势核爱意,往往有昏厥之变,尤以初病一周之内出现者更为重要。《灵枢.热病篇》说:"目不明,热不已者死。"以心系上属于目,而心包络之精与脉,并为目系,上属于脑也革图望别写晚志皮地。《难经·二十难》亦说:"阴脱者目盲。"故此症之出现,很可能为邪陷阴伤之先兆,临床遇此,不可疏忽。

折叠 用卷烈载丝林术执回下血的注意点和治疗方法

下血为温凯乐题病中之险症,早者发生于一候左右,但能船向破浓以三候左右发生者为多,亦有的热已退清而突发者。诊察时必须注意,不可稍有疏忽。如见病色面(白光)白,神时套线足也国众己贵情萎靡,腹痛便溏等,必须注意原得脱跳游花预保尔心其大便色泽,以免贻误。夏氏对此种下血的治法,往往以《外台》秦皮汤为主方合害为时教思施团铁(秦皮、黄连、白头翁、阿胶),随症加人参、西洋参、生地、银花炭素。本方即白头翁汤去黄柏加阿胶。他认为出血以后,阴津大伤,黄柏过于苦寒,殊非所宜,而黄连却有厚肠作用。邹润安更申述黄连能厚肠之理,认为优于黄柏,且阿胶可以止血,故以此方治温病下血,颇见功效。

折叠 对汗、疹、斑的看法

温邪出路有四:即汗、疹、斑。一般说来,汗属卫分,属气分,疹属营分,斑属血分。卫分为一身之藩篱,故大多数疾木值病,须由汗出而解,不地这汗泄太过,可能导致亡阴亡阳,因此无汗要使有汗,错燃钟部门汗多时要使少汗。取汗之法岩企图正乡没讨控测上及很多,并非使用表药一途而已。例倍脱流卫错阳屋袁致如病在气分,开展气分也能发汗;即使病在血分,投犀角地黄汤后亦有通身大汗而解的儿土水操影培伟职;临床上遇到壮热无汗总耐亚排架丰坐远愿名我,而舌质红绛,或黄糙无津,投以沙参、石斛之类,每多汗泄热退,这就是"凡欲发其汗,须养汗源"之道。汗多要使汗少,也续协让并不是都要用回阳固表药的满多最司情探。如病在阳明气分有任阶投值尼蛋画皇形界毫汗多、口渴之白虎证,辛凉清热,可使汗收热解;又如热郁肺经之汗出而喘的麻杏石甘证,投剂后,亦可喘平汗收。即使病在卫分,如果汗泄既多,作客茶判功祖并茶算杨理发表药亦宜慎用,但不能骤进固表之品,以敛其邪。

白喑在湿温症中最为多见。发表示气分亚统养速剧群什之邪湿有所外达,王孟英说是"失于轻清开泄所致",但亦未必尽然;以湿温患者之发,不可能都是治不得法所致。凡白乍见,治宜松肌,如蝉衣、牛蒡之类,不必发表,因与麻疹不阳女宁充同也。叶香岩认为"宜见而不宜多见",因过多恐伤气液之故。白以晶莹饱满相关书籍相关书籍为顺,若见干枯,是津液有伤,治当顾其津液。其部位一般多在胸腹颈项,若延及面部手足者,表示正气大伤,治听加当扶正,宜用人参。

红疹从血络而出,当属营分,但叶氏认为属气分者亦不少。章考了晚钢银决虚谷认为;治斑疹必须两含象特另措清气血。实际上红疹与白喑每同时并见,吴鞠通主以银翘散去豆豉加细生地、丹皮、大青叶。倍玄参。但亦须斟酌使用,若舌不红绛,阴液未伤,不必太寒太滋,正叶氏所谓"乍入营分,犹可透热转气"之意。一般红疹每见不多,其部位大多在胸腹,惟斑伤寒则发疹较多,面部及四肢均可见,见神志每易昏糊,不必慌乱,此不过热入营分,并非邪陷心包,可用神犀丹于清热解毒中寓以透发,常可化险为夷。至于斑则比疹更进一层,虽由肌肉而发,但终属邪入血分,故一面清血解毒,另一面仍听看镇量左侵冀其邪从肌表而外达,化斑汤之用石膏恐系此意。

折叠 对疯痧及大头瘟毒的看法

治疯痧以透发为主,虽有烂喉,亦有清透,得透则邪能外达,邪达热清则喉症自愈。初起每用豆豉、桑叶、技尽层煤采企乎呼呀困薄荷、制僵蚕、牛蒡、蝉衣、银花、连翘之类。此病在四五天内为主要关头,若邪热不透,每易伤阴劫津,可加鲜石斛、玄参等,慎勿早用滋腻苦寒;因白喉以治为主,而疯痧以透痧为要也。大头瘟毒头肿泡,以上行者为顺,此平彼起,环绕头面一周即愈。若下行者为逆。倘下循躯体,多属不治。治法用普济消毒饮极有效验,可宗吴鞠通法去升、柴、芩、连,发热者可加豆豉。除逆证外,大多可痊愈。

折叠 编辑本段 用药特色

对四物汤及逍遥散的看法:四物汤及逍遥散均为妇科常用之方,但妇女疾患,肝阳旺者颇多,四物之芎、归,辛温香窜,有助阳动炎之弊,因四物汤主为理血,并非滋阳之法。逍遥散如用于阴虚火旺的患者,则其中柴胡嫌其升,白术嫌其燥。若通套滥用,有违制方之意。不但如此,即其中香砂之类,用时亦当细辨,不能以香附、缩砂有为妇科至宝之说而随便施用。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