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5 12:03:54

新唐书·艺文志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新唐书·艺文志》由北宋欧阳修(1007-年1072年)等撰艺文志。此《志》以唐毋煚的《古今书录》为蓝本,收书除据《古今书录》照录外,还增加了《旧唐书·经籍志》所不录的唐人著述二万七千一百二十七卷。

在每个类目内,分"著录"与"不著录"两部分,"著录"是指《古今书录》原有的著录;"不著录"是指欧阳修所新增入的唐代著作。

基本信息

  • 作品名称

    新唐书·艺文志

  • 作者

    欧阳修等

  • 创作年代

    北宋

  • 类别

    艺文志

  • 出版日期

    1975年

折叠 编辑本段 内容简介

《新唐书·艺文志》共四卷,在分类体系上仍按经、史、子、集四部分类法,其中经部分《易》、《书》、《诗》、《礼》、《乐》、《春秋》、《孝经》、《论语》、《□纬》、《经解》、《小学》十一大类,较《隋书·经籍志》多出《经解》一类,共著录文献四百四十家,五百九十七部,六千一百四十五卷。

"不著录",一百一十七家,三千三百六十卷。其中《易》类七十六家,八十八部,六百六十五卷(自李鼎祚《周易集注》以下十一家、三百二十九卷为"不著录"者);《书》类二十五家,三十三部,三百零六卷(自王元感《尚书纠谬》以下四家、二十卷为"不著录"者);《诗》类二十五家,三十一部,三百二十二卷(自许叔牙《毛诗纂义》以下三家、三十三卷为"不著录"者);《礼》类六十九家,九十六部,一千八百二十七卷(自元行冲《类礼义疏》以下十六家、二百九十五卷为"不著录"者);《乐》类三十一家,三十八部,二百五十七卷(自张文收《新乐书》以下十家、九十三卷为"不著录"者);《春秋》类六十六家,一百部,一千一百六十三卷(自王玄度《春秋左氏传注》以下二十二家,四百零三卷为"不著录"者);《孝经》类二十七家,三十六部,八十二卷(自尹知章《孝经注》以下六家、十三卷为"不著录"者);《论语》类三十家,三十七部,三百二十七卷(自韩愈《论语注》)。

以下二家、十二卷为"不著录"者)《谶纬》类二家,九部,八十四卷;《经解》类十九家,二十六部,三百八十一卷(自赵英《五经对诀》以下十家、一百二十七卷为"不著录"者);《小学》类六十九家,一百零三部,七百二十一卷(自徐港《书谱》以下二十三家、二百四十五卷为"不著录"者)。子部儒家类六十九家,九十二部,七百九十一卷(自陆善经《孟子注》以下三十九家、三百七十一卷为"不著录"者)。

经部后无大序,每类后亦无小序;著录时首为撰者,次为书名、卷数,绝大多数无注释,有者仅为极少数。据此《志》可以考见唐代经学文献的收藏及唐代经学著述的情况,并且,从唐人经学著作的品目中,既可反映当时的著述风气,亦可为了解与衡量这一时期的经学文化成就提供了重要依据。

单行本主要有清沈炳震《新旧唐志合钞》本,其对两《志》所收部数、卷数都重新核算,并加按语,颇便研究;1955年商务印书馆出版《十史艺文志》本,亦将其与《旧唐书·经籍志》合帙。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鉴赏

《新唐书》比起《旧唐书》来,确有自己的一些特点和优点。因为宋代大体上继承了唐代的制度,为了总结唐代的典章制度供宋王朝参考,《新唐书》对志特别重视,新增了《旧唐书》所没有的《仪卫志》、《选举志》和《兵志》。其中《兵志》是《新唐书》的首创。《选举志》与《兵志》系统地整理了唐朝科举制度和兵制的演变资料。《食货志》增加为5卷,不仅比《旧唐书》份量大而且比较有系统、有条理地保存了大量社会经济史资料。《地理志》着重叙述唐朝地理沿革,记载军府设置、物产分布、水利兴废等情况,补充了不少《旧唐书·地理志》所没有的资料。《天文志》和《历志》在篇幅上超过《旧唐书》3倍以上,记载了唐代流行的7种历法,特别是保存了历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大衍历》的《历议》,反映了唐代历法理论的水平和发展高度。

艺文志》比《旧唐书·经籍志》增加了很多,特别是唐玄宗开元以后的著作补充了不少。如李白、柳宗元的著作,就有一些是《旧唐书》所没有收录的。北宋人认为,《新唐书》要比《旧唐书》高明。他们批评《旧唐书》"纪次无法,详略失中,文采不明,事实零落"(《曾公亮进新唐书表》),自以为《新唐书》无论从体例、剪裁、文采等各方面都很完善。

《新唐书》修成后,其主编曾公亮曾上皇帝表,颇为得意地说:"其事则增于前,其文则省其旧",认为这是大大胜过《旧唐书》的地方。 的确,《新唐书》从文采和编纂上比《旧唐书》强。因为:一、其主要作者宋祁、欧阳修是北宋一代文宗,著名文学家。宋祁及其兄宋庠,在当时有"二宋"之称,宋人《东轩笔录》说宋祁"博学能文,天资蕴籍";欧阳修为唐宋八大家之一,散文为其特长。他们笔下的功夫当然不同一般。

参加编撰《新唐书》的其它作者,也都为北宋时期名家高手。宋仁宗嘉佑年间曾公亮《进新唐书表》中所列之范镇、王畴、宋敏求、刘羲叟等,都是当时文坛知名人物。范镇曾为翰林学士,文笔流畅,有《东斋纪事》等百余卷流传于世。王畴文辞严丽,一向为世所称。宋敏求为北宋一代掌故大家,富于藏书,曾编《唐大诏令集》和《长安志》,对唐史十分熟悉。刘羲叟是著名天文学家,后来曾助司马光编《资治通鉴》,《新唐书》用这些人主笔,自然文采粲然,体例严谨。另一方面,宋、欧等人在修《新唐书》时,态度也很认真。欧阳修负责本纪、志、表部分,撰稿六、七年。宋祁的列传部分时间更长,前后长达十余年。他曾一度为亳州太守,"出入内外"把这部稿子随身携带。在任成都知府时,每天晚宴过后,开门垂帘燃烛,几乎都要著作到深夜。这种认真谨严的态度,使《新唐书》在不少方面的确胜过《旧唐书》。

《旧唐书》因撰稿时间仓促,有些转抄自唐实录、国史的痕迹都没能抹掉,存在许多"大唐"、"本朝"、"今上"字样。宋祁等在新修时,把这些不伦不类的话都删削了。使《新唐书》在体例和笔法、风格上显得比《旧唐书》完整严谨得多。另外,《新唐书》在列传的标名上也作了归纳整理,如把少数民族仕唐将领合并到"诸夷蕃将传"中;把割据的藩镇也归到一起来写等等。这样,就使得眉目更为清楚。这些都是在文笔、编裁方面,新书胜过旧书之处。

通常都以新书废旧书61传、增331传,但对其原始根据却说法不一。有说是"文征明《重刻旧唐书序》言",有引作"马端临在《文献通考》中指出",也有不少人看出马端临是引用的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的著录:"凡废传六十一,增传三百三十一。"清代钱大昕另有统计,也被认为"遗漏很多"。近年来,黄永年统计说,新书共增修了315传,包括"只有一两句话极简略"的记载,不包括"诸帝公主传所记二百一十二个公主"[8]。事实上,那种"只有一两句话"追述其在唐代先祖的记载,作为"人名索引"开列得越细致越有利于读者,但这绝不能视为是人物小传或新增人物传,两者不应混同。其实,关于新书增废旧传的情况,《新唐书》的编修者是有他们的统计标准和统计数字的。《郡斋读书志》卷七《史评类》著录,吕夏卿撰《唐书直笔》4卷、《唐书新例须知》1卷,为其"在书局时所建明"。其中,《唐书新例须知》记有"新书比旧书增减志、传及其总数"。这就告诉人们,吕夏卿作为编修官,在当时有过统计。

尽管在《郡斋读书志》的著录中未记录其"增减志、传及其总数"的具体数字,但这个统计数字无疑会存于书局,并为各编修官所熟记。据《玉海》卷四六《嘉佑新唐书》条引《国史志》云:纪十、志五十、列传百五十。凡废旧传六十一,增新传三百三十一,又增三志、四表,凡二百二十五卷、录一卷。(旧史凡一百九十万字,新史凡一百七十五万九百三十字。)所谓《国史志》,指北宋《国史》中的《艺文志》。北宋《国史》,仁宗天圣八年修成太祖、太宗、真宗《三朝国史》,神宗元丰五年修成仁宗、英宗《两朝国史》,南宋孝宗淳熙十三年修成神宗、哲宗、徽宗、钦宗《四朝国史》。其中,仁、英《两朝国史》120卷,纪5卷、志45卷、列传70卷,宋敏求作为史馆修撰参预其编修。因此,《两朝国史·艺文志》著录《嘉佑新唐书》,必然要依据当年书局的统计数字,更何况宋敏求又是当年《新唐书》的六编修官之一。

《郡斋读书志》据此记录了"旧书约一百九十万,新书约一百七十四万(言)",而《直斋书录解题》则据此记录了"凡废传六十一,增传三百三百十一、志三、表四",为《文献通考》、文征明等转相引录。笔者以两部《唐书》每卷人物列传前的目录为统计依据,除去各自的重复,所增(包括正传、附传)、所废(仅指正传)数字极为接近上面所引《国史志》的数字(诸帝公主不在统计之列),证明"废旧传六十一,增新传三百三十一",确实是《新唐书》书局留给后人的一个权威性的统计。今后,再引用这个数字时,不要误以为是书局"局外"人的说法,并请分清其增、废的具体情况。

二、在史料方面,因为北宋时期比较安宁,有许多在战乱时期不易收集到的史料,到北宋初年得到了征集和整理。据专家估计,司马光修《资治通鉴》时参考史料达三百种之多,《新唐书》的修撰与《通鉴》时间相近,司马光看到的,宋、欧等势必见到。如在《新唐书》增加的《李绩传》记载立武后之争时的态度,记房玄龄论守成之难易,都是《旧唐书》和其它书所不及的。其它如《新唐书》的《食货志》里增加了唐朝屯田、和籴、矿冶等资料;《地理志》记载各地河渠陂堰的灌溉情况和各州的土特产,也都是他书少见的珍贵史料。欧阳修还是当时有数的金石大家,他对古代金石学颇有研究,曾撰《集古录》,用金石刻的记载考证史实。最有名一例,即他用孔颖达碑文考证出这位唐初杰出经史学家表字冲远的事实。这些都使《新唐书》在某些史实考证方面略胜《旧唐书》一筹。

新唐书还在列传中保存了一些旧唐书所未载的史料。自安史之乱以后,史料散失不少,唐穆宗以下又无官修实录,所以宋祁为唐后期人物立传,采用了不少小说、笔记、传状、碑志、家谱、野史等资料。同时,还增加了不少唐代晚期人物的列传。关于少数民族的种族、部落的记载,新唐书比旧唐书多而且详。据赵翼《廿二史札记·新唐书》载:"观《新唐书·艺文志》所载唐代史事,无虑百数十种,皆五代修唐书时所未尝见者。据以参考,自得为详。又宋初绩学之士,各据所见闻,别有撰述。"这一切对修唐书都提供了有用的资料。许多列传中采用了小说、文集、碑志、逸史和政书等文献。诸志在采用"旧书"各志资料之外,又有新的扩大。有关实录、政书、逸史、文集、碑志以及小说等文献,均在采摘之列。

三、《新唐书》在体例上第一次写出了《兵志》、《选举志》,系统论述唐代府兵等军事制度和科举制度。这是我国正史体裁史书的一大开创,为以后《宋史》等所沿袭,保存了我国军事制度和用人制度的许多宝贵史料。《新唐书》的宰相、方镇诸表,也给读者认识唐朝宰相族系(世家大族)的升降和藩镇势力的消长,提供了一条线索。著名史论家王鸣盛在《十七史商榷》中说:"新书最佳者志、表"。这是公允的评价。自司马迁创纪、表、志、传体史书后,魏晋至五代,修史者志、表缺略,至《新唐书》始又恢复了这种体例的完整性。以后各朝史书,多循此制。这也是《新唐书》在我国史学史上的一大功劳。

此外,由于欧阳修过分强调写史为当时的统治阶级服务,有些史实他是有意避讳的。如后周有位大将叫韩通。他忠于后周王朝,反对赵匡胤的陈桥兵变,欧阳修就不给他立传。这在当时就遇到同辈的议论。据周密《齐东野语》记载,当时有个史学家刘攽(曾参加《资治通鉴》的编写),曾问欧阳修的弟子焦干之,五代史脱稿没有,焦说即将脱稿。刘又问:为韩瞠眼(韩通的外号)立传没有,焦说没有。刘攽大笑说:"如此,亦是第二等文字耳。"这个故事说明欧阳修也未能完全忠实于历史。这是时代给欧阳修打下的烙印,不能不说是《新五代史》的缺陷。

《新唐书》也有明显的缺点,最主要之点是封建正统思想较为严重。编写者对隋末、唐末农民起义大加挞伐。在《黄巢传》前冠以"逆臣"二字;对隋末窦建德等农民军使用了极为恶毒的词汇,如"猬毛而奋"、"磨牙摇毒"、"孽气腥焰"等等。对武则天,则诬为"弑君篡国之主",声言写《武后本纪》目的为"著其大恶",以便清算等等。诸如此类,都可看出《新唐书》在观点的正统方面更胜于《旧唐书》。在写法上,《新唐书》也有不及《旧唐书》的地方。例如有的纪、传失之太简,甚至作了毫无道理的砍削。清代史评家王鸣盛《十七史商榷》曾提及,《新唐书》本纪较旧书几乎减去十分之六七。

有人统计,《旧唐书·本纪》部分近三十万字,到《新唐书》仅剩下九万字,而《哀帝本纪》旧书约一万三千字,新书只剩千字左右。这种过简的写法,使《新唐书》失去了许多重要史料。又由于苛求文字精炼,宋祁、欧阳修等不惜删去许多重要情节,如《旧唐书》里写得十分生动、极为悲壮的《封常清传》、《高仙芝传》,到新书删削得索然无味。尤其不应该的是由于排佛的偏见,《新唐书》将玄奘、一行等事迹一概不写,致使这两位伟大翻译家和科学家,在《新唐书》中竟无反映。

由于《新唐书》历宋、元、明至清初一直占有正统地位,一般人只读《新唐书》而不读《旧唐书》,所以《新唐书》宋以来的版本远多于《旧唐书》,流传的主要版本有:(1)南宋刻本4种,分别是十四行残本,旧藏皕宋楼,现藏日本静嘉文库;同十四行元补版残本,藏于北京图书馆;十六行残本124卷,亦藏北京图书馆;建阳书坊魏仲立刻残本,旧藏嘉业堂。(2)元刻本,明国子监根据元版修补印行。(3)明刻本3种,分别是成化年间(1465~1487年)国子监刻本,万历年间(1573-1620年)北京国子监二十一史本,明末毛晋汲古阁十七史本。(4)清刻本多种,乾隆四年(1739)武英殿刻本,附宋董冲《唐书释音》25卷。殿本又有各种翻刻本、影刻本、排印本、缩印本以及五局合刻本、开明二十五史本等。(5)商务印书馆百衲本,以静嘉堂本为主,配合"北图"、"双鉴楼"及"嘉业堂"藏本,保存了《新唐书》旧刻的真面目,胜于殿本。(6)中华书局标点本,1975年版,底本用百衲本。2000年,中华书局又推出了简体横排本。

后世对《新唐书》进行纠谬、辨证的著作颇多,举其要者有:(1)吴缜《新唐书纠谬》,20卷,分20门,凡400余事,宋元佑四年(1089)成书,绍圣四年(1097)上于朝廷。(2)汪应辰《唐书列传辨证》,20卷,专攻《新唐书》列传缺点。(3)王若虚《新唐书辨》,3卷,见《滹南遗老集》。(4)陈黄中《新唐书刊误》3卷。(5)佚名《新唐书证误》(《稽瑞楼书目》注录抄本一册)。(6)罗振常《南监本新唐书斠义》1卷,1936年上海石印本。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