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5 11:44:18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袁枢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3个义项):

袁枢 - 明朝书画家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袁枢 (1600~1645),字伯应,号环中,又号石。明朝书画家、收藏鉴赏家、诗人,归德府睢州(今河南睢县)人。

基本信息

  • 本名

    袁枢

  • 别名

    伯应

  • 所处时代

    明代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河南睢州

  • 出生日期

    1600年

  • 逝世日期

    1645年

  • 主要作品

    袁伯应诗集

  • 主要成就

    睢州城保卫战、诗、书画、金石、音乐

  • 字号

    环中、石ࡪ�

折叠 编辑本段 简介

袁枢 (1600~1645),字伯应,号环中,又号石。明朝书画家、收藏鉴赏家、诗人,归德府睢州(今河南睢县)人。以父兵部尚书袁可立荫官户部郎中,官至河南布政司右参政、大梁兵巡道。崇祯末于其父故袁尚书府第开府治事,乡党以为荣。 "高许之变"前夕,袁枢奉命"亲往直、浙、闽、广"催督粮饷,其刚离开睢州,失去控制的许定国遂在睢州袁尚书府第内诱杀高杰中原大乱,明清对峙形势急转直下。

"袁枢返回南京,见南京已被清军攻克,眦裂发怒,与越其杰相继绝食数日,忧愤而亡。"

袁枢藏品巨富,为董其昌、王铎等所推重,尤以收藏荆、关、董、巨真迹为最。

袁枢号"石᪾",其中"᪾"字是个生僻字,音"遇",义"寄也"。见《康熙字典》。

折叠 编辑本段 传记

折叠 御寇保城才兼文武

明崇祯八年乙亥(1635),袁枢为父亲在家守孝, 遭遇从归德府败退下来的李自成流民攻城,睢阳卫几千卫军不堪一击全军覆没。袁枢破家散财两千金募勇杀敌,擐甲登陴,倡先固守,力战七昼夜,至目生疮痏(wěi),睢州城得以保全。五十二年后的清朝康熙三十六年春天,应睢州全城父老所请,由河南巡抚李国亮报呈清朝庭特批崇祀前朝袁枢崇祀乡贤祠,二年后由其曾孙袁景朱请田兰芳补作墓志铭,此已距袁枢去世六十年,可见满清"文字狱"酷烈之一斑。

"其训伯子枢,不独以诗文书画,而以有用实学,死忠死孝, 文武之事日者。 □攻睢,睢危甚,伯子守南城门,著百斤铁衣,提大刀鼓舞忠义。有剧贼甲而立马谕城中,为免屠计,伯子发矢贯其喉。贼丧胆,去。事闻于朝,张许生色。呜呼!此足以观公矣!"(明董其昌节寰袁公行状》)

袁枢貌俊伟,多大略。善骑射,有边才。明崇祯十一年,清军大举侵明,明将多畏缩,袁枢不避死,以户部郎中文职督饷于辽左军前,解朝廷庚癸之忧。"宽空一御寇,再御边"(王铎《袁石᪾诗序》),秉父志一生抗清。清兵渡江陷金陵,袁枢和好友越其杰相继绝食数日忧愤而死。

折叠 一代巨公三吴妙品

其诗文韵致甚高,与董其昌、黄道周、倪元璐、钱谦益刘理顺方以智王时敏、王铎等名士相唱和,风流倜傥名满天下。钱谦益曾盛赞其"负文武大略,博雅好古,登高能赋,可为大夫"。著有《袁伯应诗集》,清兴文字狱,诗稿遭禁毁。

山水画工巧,精鉴赏,绘事出入董源巨然黄公望间。家富收藏,为华亭董其昌、孟津王铎所推重。所临僧巨然《萧翼赚兰亭图》气韵冲胆,卓有古趣。张庚国朝画征录》卷首为之列传。品丝弹竹,艺靡不工。赵震元称其为"一代巨公,三吴妙品"(《松青堂文选·为袁石᪾复开封太府》)。书法追摹楮遂良、米芾,风格遒劲清新。行书《临米芾诗帖扇面》被鉴赏大师金运昌主编的《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书法编(明)17》列为第一。画作《平泉十石图》藏于广东省博物馆,崇祯十六年创作的《松溪泛舟图》在2013年9月17日北京嘉德拍卖会上拍卖成交,这是迄今为止袁枢作品在大陆民间首次现身。

袁枢为明末书画及收藏鉴赏大家,曾藏有董源潇湘图》,上有袁枢跋一,钤"袁枢私印"、"袁枢之印"、"睢阳袁氏家藏图书记"、"明袁枢鉴赏书画印"等,自跋"崇祯十五年十一月得于董思白年伯家,原值加四帑焉"(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夏山图》中缝钤"袁枢收藏印记"(今藏上海博物馆);《溪岸图》(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巨然《萧翼赚兰亭图》钤"袁枢之印"(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层岩丛树图》钤"袁枢收藏印记",上有王铎为袁枢所作跋语(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秋山图》上有王铎跋语,钤"袁枢明印"、"石᪾收藏印信"等(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王维《山阴图》上有王铎为袁枢所作跋语(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董其昌为袁枢之父袁可立所绘《疏林远岫图》(今藏天津市艺术博物馆)、《袁节寰大司马像》(今藏商丘),及王铎为其所写《赠袁枢诗册》(今藏美国杨思胜处);王铎为袁枢所绘《雪景竹石图》已收录在《中国古代书画图目》中,成为山东济南市博物馆的收藏精品。

上海图书馆所藏《宋拓淳化阁帖》(泉州本)(睢阳袁氏藏本),乃天下法帖之祖,历经袁可立、袁枢、袁赋诚三代递藏,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和版本研究价值。南宋拓本《松桂堂帖》,为宋刻法帖精品,钤"明□台袁伯应家藏图书"、"袁赋谌鉴赏印",1995年经日本人捐献,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赵孟頫《临兰亭序》(无锡博物院);这些名画珍品都在海内外流传有序,其他流散天涯不为世所知者殊多。

仅就所见可知,睢阳袁伯应的收藏以价值论堪称巨富,然当日之袁伯应似无今人之世俗铜臭,更多的收藏是为了儒雅和风流,一夜之间,千金散尽还复来。一幅国宝级名画《潇湘图》,董其昌递藏于袁伯应,仅仅是"原值加四帑焉"(《潇湘图·袁枢题跋》),看古人遗风流韵,观一叶而知千秋。袁枢是收藏董(源)、巨(然)作品的集大成者,为历代藏家所推崇。著名收藏家王时敏在《烟客题跋》中有《题自画关使君袁环中》赞赏道:"环翁使君,既工盘礴,又富收藏。李营丘为士大夫之宗,米南宫乃精鉴之祖,故使荆、关、董、巨真名迹归其家。"王鉴在《仿巨然真迹图》中题道:"董宗伯所藏巨然真迹,今归袁环中使君,昨在其署中出此相示。"

著名画家王时敏曾为其画戎装肖像画,题曰:"环翁使君,既工盘礴,又富收藏。李营邱为士大夫之宗,米南宫乃精鉴之祖。故使荆关,董、巨真名迹归其家。乃犹勤向鄙蒙索其点染,荏苒一年,没有一应。盖时见公墨沈,不觉小巫气索,欲下笔而辄止者数四。兹于其轺车戎装,聊仿一峰老人笔意,作小幅丐郢。昔人所谓"恒似似人"之语,转觉学步之难为工也,特书以志吾愧。关门紫气幻云烟,大石寒山列两边。割取一峰深秀色,可堪移入米家船。"((清王时敏《烟客题跋·题自画赠关使君袁环中》明崇祯十七年王正六日)"

折叠 南董北王师友相宜

袁枢与明末大家多有交往,与年伯董其昌的关系更是非同寻常。董其昌卒后,一生最喜爱的"四源堂"四幅名画多归袁枢所有。至今尚藏于安徽省博物馆的16幅《董其昌纪游册》,为董其昌早年作品,世所罕见,也是睢阳尚书袁氏家藏旧物。董其昌在《袁伯应诗集序》中写道:"余与伯应尊公少司马(即袁可立)同举于兰阳陆先生之门",袁枢与董其昌的关系源于董与其父是同年,且同出于陆树声尚书之门。

崇祯十五年(1642),袁枢奉旨榷浒墅关,十七年五月回朝。"榷政告竣,颂声塞途。(钱谦益《牧斋全集》)"。《浒墅关志》:"145、袁枢,伯应,主事,河南睢阳,崇祯十六年,1643,1年"(明代建关以来共计146人,一说148人,袁枢为第145任)其间王铎曾在苏州袁枢浒墅关避难数月,二人关系尤为密切,合作之笔为世人所重,流出海外者尤多。在苏州西部山区的摩崖石刻上,至今保留有"明崇祯十六年三月河南王铎书、袁枢题"(李根源《吴郡西山访古记》)的"仙砰"两个大字,是重要的旅游资源和书法珍品。查《王铎年谱》得知,是年"三月某夜,于江苏浒墅关同故友袁枢(寰中)相聚,为袁枢藏巨然《层峦丛树图》、董源潇湘图》等题跋。"王铎《拟山园选集》有《浒墅北发石᪾舟中远送因以寄怀》等数首诗为睢阳袁枢而作。崇祯癸未(1643)夏,王铎就袁家善墨在苏州为袁枢书《苍雪精舍诗卷》。《秘殿珠林》卷十七末尾,有崇祯十七年二月袁枢与王铎、张永禧、韩逢禧等人在苏州半山堂一同观赏唐摹王羲之《黄庭经》的记录。

王铎临王献之《贤弟帖》赠与袁枢,此幅书于一六四一年,是其四十九岁之作,所临《贤弟帖》同刻于《淳化阁帖》卷五及《绛帖》卷一,姜夔所撰《绛帖平》指出此帖应出自王献之笔迹。此轴草书写于绫本之上,笔势劲健纵逸,意到笔随。书法右下方钤有"石᪾"一印,表示应曾藏于明朝书画家及大收藏鉴赏家袁枢。袁氏工书画精鉴赏,为明末文人画家如董其昌、王铎等推重。王铎与袁枢二人交情深厚,并书《赠袁枢诗册》相赠。此轴包首有题字"天泉阁藏神品",为著名戏曲评论家、梅兰芳的私人秘书许姬传弟许源来旧藏,现为英国私人收藏家所藏,2015年估价港币100万至150万。

王铎为明天启二年进士,是年春天袁枢之父袁可立正任考官,当对王铎有提携师座之恩,袁可立的神道碑文和墓志铭及袁枢母亲宋夫人的行状都是王铎撰文书丹的,所以两人的交往当至少开始于这一时期。另见《兵部尚书节寰袁公墓志铭》落款有"通家乡眷生王铎顿首拜书丹",王铎《赠袁枢诗册》末页署款为:"癸酉九月夜,用圣教兴福夫子碑,为环中(袁枢号)老亲契"。据此睢县县志办公室编审罗杰性认为王铎与袁家一定有姻亲关系,或亲戚与师生关系并存。

折叠 惊闻国变归节金陵

"明末,中原莽为盗区,廷推其才,(明崇祯十七年十月初四日)特命为本省布政司右参政,分守大梁道,治睢州。即其宅开府乡党以为荣。迨高许之变将作(1645年正月),从巡抚越其杰渡江去,至金陵,遂卒。" (清田兰芳《逸德轩文稿·袁太学传》) "无何(弘光元年,1645年),豫饷告匮,巡抚越公其杰趣公,入请,即命亲往直、浙、闽、广督之。行至杭州,而天兵已渡江矣(五月底)。公返卧白下(金陵),阅两月,竟以疾卒。" (田兰芳《袁枢墓志铭》)以此可知,壬午年(1642)开封城被黄河水淹后,袁枢于明弘光元年在睢州家里开府办公,正月"高许之变"暴发前夕就奉巡抚越其杰命一起奔赴金陵下江南几个省去筹措军饷了。有学者谓,明廷以袁枢为大梁道兵备节制河南总兵许定国,因许定国曾为袁可立旧部,和用侯方域之监左良玉兵如出一辙。如果袁枢不离开睢州,凭其对许定国的影响力,或许"高许之变"另有变数,如此则南明国史当有改写可能。

明 赵震元《松青堂文选·为李公师祭袁石᪾宪副》:"而朝廷之金瓯不固,公闻国变,眦裂发怒。"

"袁枢返回南京,见南京已被清军攻克,眦裂发怒,与越其杰相继绝食数日,忧愤而亡。" (中国美术学院 颜晓军博士论文《宇宙在乎手--董其昌画禅室里的艺术鉴赏活动--董其昌与袁可立父子的交往》112页)

金陵陷落后,袁可立的儿子袁枢秉父志"死忠死孝"(《节寰袁公行状》)不仕满清,抑郁绝食数日而卒,由于袁枢绝食而死对抗清士人鼓舞很大,清初的史籍包括袁氏家谱在内为避清朝讳,都没有明确详记和渲染此事。钱海岳《南明史·袁枢传》为"终事不详。"清顺治十八年由其长子袁赋诚亲自撰写的《睢阳(尚书)袁氏家谱》也仅"顺治二年卒于金陵"寥寥数语。即便如此,这位对睢州人有生死大恩的文武全才之人,不但抗逆满清绝食而死,而且在明崇祯十一年还亲赴山海关前线为明军督运粮草,直到死后六十年才得以被睢州人公祭入祀乡贤祠。"(康熙)河南巡抚都御史李公以事久论定,允州人请,檄祀公于瞽宗。"(田兰芳《石᪾袁公葬墓志铭》)这个"以事久论定"的"事久"二字已经把袁枢因抗清身殉所以在其死后不能短时间而是拖延至60年后才得以公祭入乡贤祠的始末缘由照应揭示的很清楚。

袁枢是明末名臣袁可立独子,这对袁枢来说等于是背上了一个很大的政治包袱,注定了他不可能走钱谦益、王铎和张缙彦等人的贰臣道路,他只有一死报春秋,完节归明。他和父亲的门生黄道周、祁彪佳、倪元璐、刘理顺,还有同僚越其杰、杨文骢等人选择了成仁报国的道路。惜哉!

袁枢有三子,赋诚、赋谌、赋諴(早卒)。长子袁赋诚官广西南宁府新宁州知州,次子袁赋谌,皆善藏,精鉴赏,上海图书馆《宋拓淳化阁帖》(泉州本)、北京故宫博物院《松桂堂帖》、安徽省博物馆的16幅《董其昌纪游册》等大量藏品都留有其鉴赏印记。

折叠 编辑本段 书画鉴藏

折叠 作品

睢阳尚书袁氏袁可立、袁枢等亦有作品流布人间,甚为珍贵。袁可立手迹刻石《蓬莱阁怀古》 、 《蓬莱阁望海》(山东蓬莱阁苏公祠)、袁可立《观海市诗》(山东蓬莱阁避风亭内)、《袁可立金笺诗稿》 二开(苏州) 、《节寰袁公行状》(清陆时化《吴越所见书画录》卷五)、明王铎《太子少保兵部尚书节寰袁公神道碑》(王铎《拟山园选集》(王钺刊本)卷之六二)、王铎《明太子少保兵部尚书节寰袁公墓志铭》等。

明 袁枢《平泉十石图》 卷 金笺 设色(《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目录》 Word版(6-1)粤)粤1-0321(广东省博物馆)

明 袁枢《松溪泛舟图》。尺寸:150×45cm。创作年代:癸未(1643年)作。题识:崇祯癸未八月六日,睢州袁枢画。2013年9月17日,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嘉德四季第三十五期拍卖会上被拍卖成交。

明 袁枢书《洛神赋图》,王鼎临作,明崇祯十六年(1643)作于苏州浒墅关袁枢家里。现藏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明 袁枢《行书临米芾诗帖扇面》。纸本,纵16.5厘米,横52.2厘米。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金运昌主编《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书法编(明)17》列为首篇第一。

明 《袁枢致林征札》。明,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折叠 藏品传承

袁枢是收藏荆关董巨作品的集大成者,经其收藏递传的董巨真品最多。

袁枢有三子,赋诚、赋谌、赋諴(早卒)。长子袁赋诚官广西南宁府新宁州知州,次子袁赋谌,皆善藏,精鉴赏,上海图书馆《宋拓淳化阁帖》(泉州本)、北京故宫博物院《松桂堂帖》、安徽省博物馆的16幅《董其昌纪游册》等大量藏品都留有其二人鉴赏印记。目前所见,袁赋诚以递传袁枢书法藏品为多,而多幅书画作品上则可见袁赋谌收藏印记,或许二子书画收藏一分为二。

入清后,睢阳袁氏家道式微,袁氏文物流散天涯。现所知流向有卞永誉、安岐、梁清标、宋荦、翁同龢等。

袁氏藏品巨富,是明末书画及收藏鉴赏大家。《国朝画征录》称其"枢博学好古,精鉴赏,家富收藏,工书画,为华亭董宗伯,孟津王觉斯所推许。"其藏稀世珍宝数量惊人。从明末袁枢之父兵部尚书袁可立开始,到袁枢及袁赋诚、赋谌,历三代人不辍,到明末睢阳尚书袁氏"石仙堂"珍藏数量之巨、品味鉴赏之真、影响之广,已名冠大江南北,现如今海内外著名博物馆的不少文物乃至镇馆之宝都来自睢阳袁氏,包括台湾故宫博物院、北京故宫博物院、上海图书馆、天津博物馆等都和睢阳袁氏收藏有很深的渊源。

睢阳尚书袁氏藏品巨富,是明末书画及收藏鉴赏大家。《国朝画征录》称其"枢博学好古,精鉴赏,家富收藏,工书画,为华亭董宗伯,孟津王觉斯所推许。"藏有《宋拓淳化阁帖》(泉州本)(上海图书馆);宋《松桂堂帖》(故宫博物院);宋《武冈帖》(故宫博物院);唐颜鲁公《赠裴将军诗》(董其昌跋《颜鲁公赠裴将军诗》:"颜鲁公《赠裴将军诗》…,今为伯应(袁枢)所收,伯应自其尊公(袁可立)幕府携来。);《苏轼海棠诗卷》;元赵孟頫临《兰亭序》(无锡博物院)、元吴镇《溪山深秀图》(故宫博物院)、元鲜于枢《苏轼海棠诗卷》(故宫博物院);明项子京刻《唐摹兰亭》(张照《天瓶斋书画题跋·跋项子京刻兰亭帖》);《宋拓圣教序》(董文敏为环中司农题跋);祝允明《正德兴宁志序》(2014雅昌秋拍);王宠《西苑诗》(天津博物馆)、王宠《自书诗卷》(2016崇正春拍);王铎《单椒秀泽轴》、王铎《赠袁枢诗册》(美国杨思胜),王铎赠袁枢《贤弟帖》(英国私人藏品)、王铎《为袁石᪾写大楷一卷》(《国朝画征录》)等。

董源《潇湘图》(故宫博物院)、董源《夏山图》(上海博物馆),董源《溪岸图》(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巨然《萧翼赚兰亭图》(台北故宫博物院)、巨然《层岩丛树图》(台北故宫博物院)、巨然《秋山图》(台北故宫博物院)、巨然《赤壁图》(王鉴《仿古巨册》跋);王维《山阴图》(台北故宫博物院);北宋郭河阳《关山雪霁图》(清道光庚子版《寓意录》卷一);宋《摹顾恺之洛神赋图卷》(辽宁省博物馆)、明袁枢题、王鼎临《摹顾恺之洛神赋图卷》(2018年翁万戈捐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见《翁同龢日记》光绪二十二年丙申初六日);南宋姜夔《雪竹图》;南宋 赵孟坚《水仙图卷》(藏美国大都会博物馆),钤"明袁枢鉴赏书画之章";元吴镇《溪山深秀图》(台北故宫博物院);明沈周《送吴匏庵行卷》(日本角川氏家族、2017嘉德秋拍);明陆治 《采真瑶岛图》立轴(中国嘉德2018秋拍);明董其昌《疏林远岫图》(天津博物馆)、董其昌《画稿册》(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董其昌《纪游图册》(安徽省博物馆)、董其昌《纪游图册》(台北故宫博物馆);王铎《雪景竹石图》(济南市博物馆);王鉴《仿巨然真迹图》(赵国英《美术研究》2006/01,40~46页)等。

岳本《周易》,上有"袁枢之印"白方,"袁伯应珍藏印"朱方等,民国年间为涵芬楼收藏,见《涵芬楼烬余书录》。此本为明太仓周天球传入睢州袁枢,上有"吴门周公瑕氏"朱长方、"六止居士"白方、"羣玉山樵"朱方印。孟森曾以此睢阳尚书袁氏本(即涵芬楼本)与铁琴铜剑楼藏本相对校,撰《相台本周易校记》。至清乾隆年间由睢州袁家流入四库馆,入藏翰林院,上揭各藏书阁《四库全书》均以此书为底本抄录翻刻而成,其中武英殿翻刻本将原本所钤包括天禄琳琅诸印在内的历代藏印一并摹刻,行款、版式、点画一仍原本之旧。

袁枢为明兵部尚书袁可立子,袁可立与董其昌为同年至交,且为王铎恩师。董其昌一生最珍视的"四源堂"名画在董其昌卒后归于袁枢,袁枢成为董巨作品收藏的集大成者。

明与后金交恶,袁可立策反努尔哈赤姻婿刘爱塔,收复辽南四卫战略要地,袁枢也曾于明崇祯十一年为宁远明军督运粮饷,且最终不仕满清在南京忧郁绝食而死。袁氏父子遗绪二百年间遭受满清"文字狱"封杀,至清末已鲜闻于世。陆时化的《吴越所见书画录》因收录袁可立《节寰袁公行状》和岳飞《宋忠武岳鄂王精忠祠记》两文竟险遭毁版厄运[2],致翁同龢在《松桂堂帖》跋语中竟因无考睢阳袁氏而将袁枢和袁赋诚父子误断"其为一人无疑也"的千古学术错误。即使在百年后,清光绪朝国史总篡官恽毓鼎在查阅前朝皇帝封杀袁可立和岳飞前史时也不禁痛心疾首感叹道:"董思白《岳庙碑》、《袁节寰墓碑》,犯时忌,祸几不测……。雍、乾间文字之祸,可见一斑。"

由于"文字狱"原因,睢阳袁氏收藏话题在近三百年来是淡出历史圈的,不但翁同龢不能辨袁氏父子,就连二十年前的所有董其昌论文集也没有一个提及到这一重要关联睢阳袁氏家族的。目前,北京故宫博物院古书画部的金运昌、上海图书馆研究员颜晓军、南京艺术学院的刘春教授及上海复旦大学的赵亚军博士等都是国内研究睢阳尚书袁氏家族的著名专家学者。

折叠 睢阳尚书袁氏收藏印

袁可立印:

袁可立印司马中丞之章(蓬莱阁《观海市诗》)、弗过堂石仙堂(上图《淳化阁帖》各一次,疑为袁赋诚钤印)、石仙(苏州《袁可立金笺诗稿》)

袁枢印:

睢阳袁氏家藏图书记(上图《淳化阁帖》重三、故宫《潇湘图》、台北故宫《萧翼赚兰亭图》、2017嘉德秋拍《沈石田送吴匏庵行图》))、袁氏珍玩之印(2017嘉德秋拍《送吴匏庵行卷》,此图睢阳袁氏计十二种十八印、台北故宫元赵孟頫《前后赤壁赋》、天津博物馆藏王宠《西苑诗》)、袁枢私印(上图《淳化阁帖》重一、故宫《潇湘图》、锡博赵孟頫临《兰亭序》、2017嘉德秋拍《送吴匏庵行图》、天津博物馆藏王宠《西苑诗》)、袁枢之印(上图《淳化阁帖》重一、故宫《潇湘图》、锡博赵孟頫临《兰亭序》、2017嘉德秋拍《送吴匏庵行图》)、袁枢明印(上图《淳化阁帖》重二、台北故宫《秋山图》))、明袁枢鉴赏书画之章(上图《淳化阁帖》重六、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南宋赵孟坚《水仙图卷》、2016崇正春拍《王宠诗卷》、故宫《潇湘图》)、明袁枢鉴赏书画之印(天津博物馆藏王宠《西苑诗》)袁枢鉴赏"(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溪岸图》、上博《夏山图》、台北故宫《层岩丛树图》)、袁枢收藏印记(上博《夏山图》、台北故宫《层岩丛树图》)、庚子袁枢(辽博《摹顾恺之洛神赋图》)、袁枢(上博《夏山图卷》骑缝印、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洛神赋图》、2016崇正春拍《王宠诗卷》)、(故宫《潇湘图》、2017嘉德秋拍《送吴匏庵行卷》重七)、石᪾收藏印信(台北故宫《秋山图》)、石᪾鉴定图书(天津博物馆藏王宠《西苑诗》、石᪾(故宫《武冈帖》、锡博赵孟頫临《兰亭序》、2017嘉德秋拍《送吴匏庵行图》)、石᪾珍玩(上图《淳化阁帖》重三)、"睢阳袁枢印信(锡博赵孟頫临《兰亭序》)明蠡台袁伯应家藏图书(款一、上图《淳化阁帖》重二)、袁伯应家藏书画之印(2017嘉德秋拍《送吴匏庵行卷》)、明蠡台袁伯应家藏图书(款二,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洛神赋图》、故宫《松桂堂帖》)袁伯应珍赏印(锡博赵孟頫《兰亭序》)、袁伯应珍藏书画印记(锡博赵孟頫临《兰亭序》)、伯应印章(2017嘉德秋拍《送吴匏庵行图》)、伯 司农(半印)(2017嘉德秋拍《送吴匏庵行卷》)、伯应(故宫《潇湘图》、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洛神赋图》)、司徒大印(上图《淳化阁帖》重三、故宫《潇湘图》、2014雅昌秋拍《正德兴宁志序》、2016崇正春拍《王宠诗卷》)、袁氏珍玩之印(2017嘉德秋拍《送吴匏庵行图》)、修竹馆(上图《淳化阁帖》重十)、在陆园(2017嘉德秋拍《送吴匏庵行图》)、卧云(上图《淳化阁帖》重二,本帖睢阳尚书袁氏印章总计32枚次)、蕉林(故宫《松桂堂帖》、2014雅昌秋拍《正德兴宁志序》,按睢阳袁氏遭清"文字狱"封杀,因梁清标号"蕉林",有人将袁枢"蕉林"印归梁清标,兹存疑)等。

袁赋诚印:

袁赋诚印(款一、上图《淳化阁帖》重五、故宫《武冈帖》)、袁赋诚印(款二、上图《淳化阁帖》重三、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洛神赋图》、故宫《松桂堂帖》、故宫《武冈帖》、锡博赵孟頫临《兰亭序》)、明袁赋诚珍赏(锡博赵孟頫临《兰亭序》)、赋诚(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洛神赋图》、锡博赵孟頫临《兰亭序》)、袁一倩珍藏图书(故宫《武冈帖》)东居"(故宫《武冈帖》)、东石居(上图《淳化阁帖》一次)、"双剣室"(上图《淳化阁帖》一次)、"潇湘馆"(上图《淳化阁帖》重二)、"景池园主"(上图《淳化阁帖》一次)、濯锦池上渔父(上图《淳化阁帖》一次,本帖睢阳尚书袁氏印章总计48枚次)、乔龛(故宫《松桂堂帖》、锡博本元赵孟頫临《兰亭序》)等。

袁赋谌印:

袁赋谌印(安徽省博物馆《董其昌纪游册》、杨思胜《赠袁枢诗册》、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董文敏画稿册》、天津博物馆藏王宠《西苑诗》)"袁赋谌鉴赏印"、"仲方"、"信庵父"、"信庵居士"、"信庵"(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董文敏画稿册》)

故宫藏《松桂堂帖》、祝允明《正德兴宁志序》等作品鉴藏印"蕉林"均在袁枢印章后有序排列,经考证为睢阳袁枢印章,因梁清标号"蕉林",且为清代显族,后人便以前明袁枢"蕉林"印讹传误作梁清标印。尤其是《正德兴宁志序》所钤睢阳袁氏印章二十多枚处,并未见梁清标姓名印章一枚。或梁另有"蕉林"印章,见北宋 赵佶《柳鸦芦雁图》梁清标"蕉林"印与袁枢"蕉林"印并不相同。

按睢阳袁氏父子遗绪三百年遭清"文字狱"封杀,至清末已鲜闻于世,信息模糊,一代大家翁同龢在《松桂堂帖》跋语中竟因无考睢阳袁氏而将袁枢和袁赋诚父子误断"其为一人无疑也"的千古学术错误,足可见在此前后民间对睢阳袁氏的误读讹传。更为甚者,明《沈石田送吴匏庵行图》吴世芬跋记递藏过程清晰有绪,收藏者中并无梁清标之名,而到了一百多年后的宝熙题跋便根据自己对题签的理解在收藏者系列中把梁清标加塞进去。

梁清标和袁枢年代接近,又和袁枢子袁赋诚同时代,在当时的情况下梁可能有多种渠道了解到"蕉林"是袁枢藏印而避讳其"蕉林"印字迹与前述字迹雷同,如此"蕉林"印可能存在明清两人两款,有待进一步甄别研究。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传记

折叠 钱海岳《南明史·卷四十四·袁枢传》

枢,字伯应,睢州人。尚书可立子。任詹事录事。历太仆丞、户部郎中。终养在籍。崇祯八年,流寇犯境,破家大募乡兵,御寇保城有功。

(钱海岳《南明史·卷四十四·列传第二十》:弘光初,(郭正中)以边才擢一兖东副使,与曹州副使袁枢并命)安宗立,起睢陈,归参政。寇至,登陴固守全城。改曹州,命下不行,为泽清所劾。谕三日之任,不则拏究。后赴越其杰军前效用。调大梁参政,督饷直浙、闽、广,至杭而清兵迫。隆武时,起户部郎中。终事不详。

枢博学好古,以书画名家。 (钱海岳《南明史·卷四十四·列传第二十》)

折叠 国朝画征录·袁枢

袁枢,字伯应,号环中,别号石᪾,睢州人。父可立,明大司马,即万历中直言削籍,天启时忤珰再削籍者也。枢以荫官刑曹,终养在籍。崇祯末流寇犯境,枢破家资大劳乡民,御寇保城有功,南都起为睢阳道,归之任,未几复还南都,卒。

枢博学好古,精鉴赏,家富收藏,工书画,为华亭董宗伯,孟津王觉斯所推许。山水出入董(董源)、巨(巨然)、子久(黄公望)间,光滑清寂,其摹梅华道人(吴镇)所临巨然《萧翼赚兰亭图》,气韵冲胆,绰有古趣,今藏同里蒋郎中泰家,所写折枝花有白阳山人风致。余游睢见先生遗墨及所藏旧迹,皆精雅,其风期略可想见。而郎中又为余述先生生平,遂慨慕景仰无已云。

白苎村桑者曰:黎君袁君皆前明人也,而向之辑谱者未之及。黎君虽为竹宅朱太史收入诗综,而不及其画。余以二君既不可入是编又恐或湮没,故附著之,以备后入采取焉。(《国朝画征录·卷首》)

前明分守河南大梁兵巡道布政司右参政兼按察司佥事石᪾袁公葬墓志铭

田兰芳

康熙三十八年夏六月,楚雄别驾袁公嗣孙景朱踵门拜请,曰:"先曾大母刘淑人卜於是年十月二十六日归窀穸。先生与余家世有连且交,朱本生大父分诣尤笃,盖尝志两大父墓矣。先淑人行迹犹在,敢以圹中石累先生。先生无辞!"言已复再拜,曰:当曾大父葬时,正际鼎革,四方之乱未敉。播荡之馀,遗老跧伏,吾家物力方形匮绌,柩返江南,两大公及时襄事,铭故有阙。今当启祔,礼宜补作。祈并惠鸿文以图不朽。"余闻之,怃然。念公命世人豪,且大有造於桑梓,殁向六十年,袁氏故老几尽。顾以表扬之事遗之童弱,使余小子得以操笔,撰次其生平,天下事宁可以逆计而意料也耶?

先是,丁丑暮春,河南巡抚都御史李公以事久论定,允州人请,檄祀公於瞽宗。是日,列幕云属, 羊盛斋,竞献主前。其他奔谒俯伏去来参差者,至庭不能容;庙门以外填街咽巷,骈罗环视,叹未曾有。其扶杖之叟指以语夫少稚曰:"微公,宁有若辈於今日!追念公德当世世无忘也。"盖当崇祯乙亥,流贼迫州城,时承平久,人不知兵,屯军视若儿戏。列阵以待,未日中歼焉。遂围城而攻,州人大恐。公擐甲登陴,分给守者兵械,使得自卫以杀敌人。情稍安,乃辇金置城上,号於众曰:"能杀一渠者,予金百;杀骑卒者,半之;投石、发矢、搬甓运木者,准此为差。"越一二日,伤贼颇众。贼恚甚,大治攻具,肉薄以登。公视服绛督攻者,注筒弩射之,一发而殪,则渠率也。贼乃号泣,舁之去,气少沮。然旋退复进,报怨之师誓逞其志而后已。公知势亟,周陴呼曰:"城危矣!我不惜破家,在围中各有死理,盍共戳力於死中求活也!"於是人人竞奋。乃缒壮者於城下拒贼,使不得近城,而老弱则丛炬以焚其梯,或热油以灌登者,即妇人孺子亦争投瓦石以击贼。呼噪之声动天地,城下死者如积。凡七昼夜,目不交睫,至眶生疮,痏气弥厉。贼度终不可克,始解去。是叟为童子时亲见,故感叹其德,娓娓为众言之。而捍患御灾又诚合於祭法,无惑乎歌飨神前,人心同然,至如尔日之盛也。

公之大节为人尊亲如此,故顺人心所欲,按状叙而铭之。公姓袁氏、讳枢,字伯应,一字环中,石᪾号也,太子太保兵部尚书讳可立之子。母曰宋夫人,公实出於潘母。美仪观,多大略。年十二入州庠,见赏於督学何公应瑞,文章有声场屋间。二十五以尚书登莱劳荫入胄监。时方多事,公抱壮志,尝抚髀叹曰:"大臣子不当与寒士以科目竞进!李文饶,韩持国,伊何人哉?"乃以任子就选。初授詹事府录事,历南京左军都督府都事,太仆寺丞,户部山西司主事。丁内外艰凡五年。仍补原官,升郎中。崇桢十五年,命榷浒墅关商税,随职各著劳效。十七年五月差满,例还部,移广东司。时危,疆需材,山东湖广重臣交疏请公,廷议授而复改者再。卒任公河南,俾分守大梁,治睢州。公,州人也。即第为署,时人荣焉。无何,豫饷告匮,巡抚越公其杰趣公,入请,即命亲往直、浙、闽、广督之。行至杭,而天兵已渡江矣。公返卧白下,阅两月,竟以疾卒。

性慷慨,侠烈慕义,急人之急。待以举火者,常数十族。文雅通博,为海内物望所归。喜宾客,座上无日不满。壶矢弈射,品竹弹丝,以至商校古今,摩赏器物,公分部酬对,精神荫映,人厌其意以去。盖公多至行,复能贯群艺,气韵尤足,倾入折冲,特其一枝,州人所以饮食必祭者,实在此。故著之独详。亦以见公得俎豆於孔庭者非诬也。

公生於万历二十八年十月十五日子时,卒於顺治二年(明弘光元年)九月初四日子时。元配任氏,由孺人例赠淑人。继刘氏,杞县宦族,生有异质。父母卜其必贵。十七来归,即传家政。按亲族,御臧获,美肴酒,综出纳,无事不井井。其大者,则在事舅姑,养生丧死,皆先公意而助所未逮。其孟氏姑身脱围城,饥赢殆不可济。淑人抚摩痛疴,调剂食饮,诚求如育婴儿,卒得无恙。公既殁,仍遵遗命,同居终身,且联婚媾焉。公前室之子赋诚令沁源,代民偿逋赋,破家犹不足,淑人自脱簪珥。且命已子赋谌鬻产以成其事。二事殊有古烈女风。淑人生於万历三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寅时,卒於康熙二十一年七月初六日亥时

为之铭曰:"吁嗟袁公,实命世雄。懋厥大德,艺靡不工。浩浩元化,开阖焉穷。惟向其利,乃云有功。乙亥寇来,围城而攻。压阵云黑,溅血堞红。佥曰必危,元龟告凶。妇号儿啼,阖城忡忡。百万之人,命尽日中。公麾以肱,止曰无庸。辇金激众,指挥从容。群力竞奋,积尸齐墉。贼如败叶,纷披随风。命续室完,其乐融融。淑人之德,罔不公同。公而庙祀,人心之公。百年菀结,一朝获通。此日南原,马鬣斯封。倾城往送,手植坟松。勿翦勿拜,千春郁葱。(清田兰芳《逸德轩文集》)

袁 枢

袁枢,字伯应,一字环中。以父尚书可立荫授詹事府录事。升太仆寺丞,户部郎中,历升河南参政。

其居父忧时,为崇祯乙亥。流寇至,睢卫之将卒逆敌未战而败,贼遂薄城。枢挟矢登陴,倡先固守。悬金城上,募乡勇,能得贼一级者,予五十金。城中健儿,各戟手奋跃,愿与贼从事。而老妇孱子,亦争运砖石,以供棰击,枢一一出金酬之。贼尽力攻,卒不能破。会巡抚元默援兵至,贼解去,睢人至今德之。

枢博览群书,工诗赋。使车所至,登临啸咏,动盈卷轴。书法仿褚河南,米南宫。有诗集二十卷,及评选古唐诸诗,藏於家。子三,赋诚、赋谌皆以诗名。袁氏自司马至赋诚、赋谌,三世矣,诗学盖其家传云。(《睢州志·名臣》)

睢阳尚书袁氏家谱·袁枢家传

九世枢 字伯应,号环中、石᪾。由官生初授詹事府录事(正九品2人),次任南京都督府后军都事(从七品1人),三任太仆寺寺丞(正六品4人),四任(崇祯四年1631年-1633年)户部山西司主事(正六品 2人),五任(崇祯十一年(1638年-1642年))本部山东司郎中(正五品 1人),督理粮储。后奉差浒墅钞关(1642-1644五月),六任(崇祯十七年(1644)五月)本部广东司郎中(正五品),(崇祯十七年(1644年 )八月十六日)七任山东布政司右参议(从四品),分巡兖西道。蒙本部堂官(1644年十月初四日)具题留任,(崇祯十七年十月初四日)随升河南布政司右参政、大梁兵巡道(从三品)。顺治二年(明弘光元年(1645)九月初四日)卒于金陵。

业虽未竟,材擅兼长。窃念居,恒爱书,不事生产。所与游皆名士,往往赋唅,滋笔立就,不务雕琢而浑厚俊伟,直逼少陵(杜甫)。著有诗稿二十一种。《金曹视草杜诗选》、《宋元诗选》。校书四种,闲中偶录诸书。复工书画,精鉴赏,遇古翰墨器物,极力求取,必得乃已。又好游览名胜,足迹所至,尽搜岩穴之奇,海内推为风雅冠冕。且力能着百斤铁衣,善骑射。岁乙亥,流寇薄睢,奋臂登城,破家捐金,募勇杀贼,城赖以全,详载州志。生子三,赋诚、赋谌、赋諴。(清 顺治十八年袁赋诚《睢阳尚书袁氏家谱》)

为袁氏祭袁石᪾宪副

赵震元

呜呼!今日之哭石᪾也,其惜凤毛耶。吾族知之信之,其伤哲人耶。天下人亦尽知之尽信之。

呜呼!石寓之才,十倍古人。而落落大度,不事生产。以故《九丘》、《八索》淹为精华。即两晋三唐,亦执其俎豆。落韵飞英,天惊雨逗,挥纥濡发,鹤唳风生,瀚海知名,词坛听玉。弯弓射虎,笑绛灌之无文;搦管雕龙,陋终贾之不武。自采芹舞象,司马公已庆其有子矣。

泊载 大事,克单倩礼,覃章宠贲,帝嘉元臣,典仰辉隆,王叹伟绩。所谓有子者,不益信耶!

呜呼!求无愧于君父,在今日如石᪾者几人也!累之而古人求如石寓无愿于君父者又几人也!况家仕子,历扬中外,廿载风霜,三生噍。握发以升贤,散财而结客。团门读礼,碎巨寇于睢阳。执节登朝,树天堑于易水。凡国家盘错纠纷,人所掩耳者,石寓汇肩之。而抽刀借著,聚米画灰,呆骨不避利害,慧胆挈其精整。肆以骕骦无闻,则捐金市骏,而冏寺驰声。庚癸时起,则破产输囷,而司农籍手,关东之军丁朝衣败叶,暮餐寒沙,则督理粮储,永消硕鼠之奸。简书眷为长城,哀江南之商贾,魂落瞿唐,梦摇滟滪。

则钞关浒墅,彻洗皖牛之苦,天家崇为实鉴。至于青齐云扰,辍近臣于兖西。河洛丘墟,借兖衣于天左。慷慨叱车,衔一人之成命,拮据揽辔。缔两师之新欢,中原赤子所不即化为磷火也,石᪾之力也。

杜甫有言:"得结辈十数,公参错天下,为邦伯,万物叶气。"

则今日哭石᪾也,为天下也,为两河也。若吾族门祚之事,有子克家,石᪾亦可以含笑泉台矣。

呜呼!海水群立,旧鬼烦冤,石寓之目其瞑焉,否耶?哀哀素翣,翻翻云旗,石寓有知不益伤耶!

(河南省图书馆藏明赵震元《松青堂文选》)

为李公师祭袁石᪾宪副

(明)赵震元

呜呼!惟灵目下十行,胸列武库,白壁购子瞻之文,黄金买相如之赋。舞象采芹,弱冠璐振臂,当国家之巨艰,读书鄙腐儒之章句。

肆与先大人竹马相将,枌榆联树,姻缔世好。此推文苑之卧龙;狎主鸡盟,彼惊词坛之飞兔。洎先大人以先司农起家,公亦以司马公受遇。大人每称之曰:"公雄才大略,翰苑韶頀,计部叹巧妇之炊,冏寺羡空群之顾,首山无庚癸之诺,埛野多云锦之胯。"帝嘉乃绩,借恂民部,驱车山海,飞挽云互,秉心深诚,鲸息狂飓,民击而歌,军肃而醭。帝曰:念哉!

骏业惟戏,钞关江南,贪泉自付,汝往钦哉,无俾群恶,公主政浒墅,淡然寒素。英雄裂蜀道之篇名。公遂先辈之误。往来虚舟,泉货条布。

呜呼!公之绩用告成,而朝廷之金瓯不固,公闻国变,眦裂发怒,竭蹶中原,以需生聚、归节金陵。不惮霜露,拜公豫藩,维屏维护,公盖深悲故里之凋残,不堪永伤,而稔知桑梓之精悍,可当召募。

呜呼!公之首全睢城也,先大人切切为之倾注,以为国家养兵三百年,而大功成于儒者。即不克,叩九阍而往诉,迄公之再造睢人也。

君子万年,口碑载路。而复追先大人同作钧天之游,而无能再晤,此行道所以长号,而亲知窃痛,薤露矧某,辱附秦晋,而先大人同为问渡。

呜呼!载瞻清芬,忠孝不怍,兰玉森森,元恺曷慕,醁醑三觞,素香一柱,敬告特牲,洋洋恐怖,公其鉴先人之余忱,而来格匪吐!(明 赵震元《松青堂文选》)

为袁石᪾复开封太府

(明)赵震元

靖两河以安天下。画熊兆獬豸之祥,冠八枢而奠中原;夹鹿犬麒麟之瑞,惟击楫多当年之士。

雅故搴帷,借今日之元龙,瞻气知归。捧函戴德台台,文苑飞花,词锋横剑。霞壮日暧,咏幼丝于曹碑;薇省风高,识焦尾于班管。睕底十贤从事,行看金梁桥上月如霜;胸藏数万甲兵,喜逢绿墅堂中人。

是玉矧中州,为恢复一统之根本,而汴国尤勘定全豫之先资。自非邀福,夔龙何克袭休,申甫经营意匠。念子遗,遭巨寇,遭溃兵,复遭黄水,从横神枢;谕群吏议防河,议守土,究议宁民,劝课农桑。剪洛阳之妖草,奖明忠孝,表少室之寒松。此敝省所繇兴来暮之歌,下走因以增仰止之思者也!

某谬承简命,叱御故乡,虽父老依然孰风俗于一二。而山川顿易,昧人情于千端,弱而贫,民其鱼矣。恐无辞于里舍之难,安骄而怒,兵非虎耶!何以底于鸡豚之弗扰,逾深愧赧,乃辱注存,临食三嗟,惭彼高厚,甲颜十袭,羞兹友朋。谨附 以鸣忱,行抠衣而展拜。镂铭心贤,佩服丘山。

一代巨公,三吴妙品。黄堂敷政,共惊有脚之阳春;紫阁升班,独领方丰之瑞玉。尝善救物,故无弃物;尝善救人,故无弃人。武库森严,屹长城于万里;文澜壮阔,起莲岳于三峰。揽英雄之心,候赢吐气;合天地之德,传说扬眉。夙昔志同,今兹神往。

吹台即是秋水,疏拙兴怀,冬日还歌,薰风高明,枉顾某方。幸神君之福我桑土,挹风流于无方。尤惭不倿之附,在臬藩晤金玉,而有地乃者。腆贶宠贲,翰藻遥颁。庄诵瑶章;皈心香象之文,完输连璧,藉手明球之赐。统希原照,不尽衔憾!(河南省图书馆藏明赵震元《松青堂文选》)

折叠 编辑本段 诗文

折叠 黑龙潭

明 袁枢

祠潭清见底,窈窕历朝封。鱼荇新开锦,苔莓老上松。轻阴穿雨足,薄日影山峰。猎猎腥风起,钟铙噪毒龙。

折叠 南征吟小引

钱谦益

睢阳袁伯应,以名臣子之牵丝郎署,负文武大略,博雅好古,散华落藻,輶轩问俗,戎车出塞,山水登临,友朋谈燕,揽采风物,伸写情性。所至必有诗,而其诗高华鸿菀,苍老沈郁,亦与境而俱变。

当其督饷辽左,历览关塞,指雇毳幕,筹策表饵,欲以尺组系单于,故其诗纵横顿挫,若田僧超临阵作壮士歌,使人有车驰马骤,投石横草之思。

已而,休沐里居,扞御孤城,搘拄强寇。主忧臣辱,以四郊多垒为耻,故其诗凄清悄厉,若刘越石登楼长啸,使人有云深月近,果创饮血之恐。

至其榷关南国,登车奉使,江南佳丽之地,风声文物与其才情互相映带。而羽书之旁午,民力之凋敝,持筹蒿目又迸逼于胸中,故其为诗曲而中,婉而多风古人感怀讽谕,缠绵恻怆之致,往往交惊杂作。语曰:"登高能赋,可为大夫",其伯应之谓乎?榷政告竣,颂声塞途

关中警急,秉钺者急需戡定之才。君且奉简书驱车以往,则其诗当益雄。昔杜子美天宝入蜀思秦中之盛,而痛其陷没《秋兴》诸篇,至今令人流涕。今长安关河四塞,自古帝王之州,一旦为蚁贼残破,伯应之忧愤视子美又何如?韩退之从裴晋公蔡州归师次潼关有"日出潼关四面开,相公亲破蔡州迥"之句,古人文士咸为吐气。

上方临遣,授钺如晋公故事,伯应其将有雄篇丽句继退之而作乎?余将泚笔以和焉!(明 钱谦益《牧斋全集》)

折叠 袁伯应诗集序(董)

(明)董其昌

客岁重九,余既为袁公伯应制仪小引,以专门名家相勖矣。今秋伯应自睢阳寄近体诗一帙,亦以重九至,且属余序。

余与伯应尊公少司马同举于兰阳陆先生之门,司马居恒授余教见法,目伯乐相千里马,而教其子相国马,以为千里马不常,即善相无所用之。如伯应之好称诗,无乃非司马公意乎,虽然时至事起,何可执也。盖隆万之间,士子尺寸功令,宋人注疏之外一步不窥。二十年来,破觚为圆,浸淫广肆子史空玄,旁逮稗官小说,无一不为帖括用者。若以诗之才情而为文,吾知其俛拾青紫无疑也,且夫以制举义论,瞿王登坛,信阳兆地,曾不得方驾,非才不敌,拘于时束于制也。假令今有李何降格而为制仪,过都历块,绝尘而奔,岂顾问哉!司马公《海市》诸什,所谓清新开府,又建威消萌,声震大荒之外。世故有文武具宜者,何惟伯应之以制仪兼称诗也?若伯应之诗,郁郁唐人,世有钟荣,自能鉴定,无所俟余评矣!(明 董其昌崇祯三年本《容台文集九卷诗集四卷别集四卷》)

折叠 袁伯应诗集序(陈)

(明) 陈继儒

司农伯应,文武异才也。饱读节寰公所藏经史,而尤好金箱玉版之书。刀槊火器,材官羽林,儿不能兼攻者,公皆为讲贯演习,洞入精微,见之实用然后已。

洛中流氛告遽,殇魂侠骨,群飞于黄埃青磷中,而公浴铁横刀,挺先为乡士君子军倡,寇闻之不敢正视睢阳城而遁。

父老曰:"新旧二城,大司马创修之,小司农保全之,袁氏世德其忍谖乎!"伯应筑墓祠家祠,又草行状,卓然有良士之风胪,载其父母始末,因以徵言于海内大手笔,凡可以不朽两亲者,几呕尽数斗血矣。伯应真忠孝人也。

磊磊落落,既不屑与举子辈逐嗜徵趣,又不屑授简分毫,角艺于兔园宾客之末。识鉴标明,才情空阔,诗有数种,或侍亲,或奉使,或在舟上车上马上枕上席上酒杯剑戟上得之。历游非一方,诗格非一体,落笔矢口,往往铿訇而多奇音,雄健而多正骨,孤峭而多锋棱,感怆飞扬而多英雄烈士之概。言为心声,公性情胆略,流露尽于此矣。

今四方多故,荐举纷纷,而未闻拔起门荫才地之人,如汉之汲长孺苏子卿,唐之李赞皇,宋之范中宣者,而但使之窟首冷曹,以豪吟苦吟作生活。

吾故读伯应之诗,兼重其文物忠孝,而不知置之推毂夹袋中者,安在此。当为世道惜,不为伯应惜也。

伯应赋诗读书外,尤喜嗜山水书画、金石鼎彝。高韵清风,壹似闻漆园苏门而兴起者。岂特诗配李何,称象贤录中人物而已乎。(陈继儒《陈眉公先生全集》卷七《袁伯应诗集序》)

折叠 送袁环中督宁远饷

(明)刘理顺

左臂雄山海,严关一线通。

重兵宿十万,队队韬良弓。

水陆各飞挽,催攒日无空。

万窕寒风卷,桑孔亦难充。

司徒悬秋镜,推毂忆旧功。

□书彤庭沛,四牡驾徂东。

霜雪不言冷,夙夜权在公。

青蚨流地上,牛马动谷中。

海可变桑稻,山石尽铅铜。

以供貔貅用,腾骧月不同。

再为申大义,长驱歌小戎。

(明 刘理顺《刘文烈公全集·卷三》)

折叠 袁石᪾诗序

(明)王 铎

诗之名何哉,读书不深不能诗。读书深矣,胸次不磊落空饰章句无志天下事则亦不能诗。石᪾深而磊落者也。酣于书观兮宽空,其为诗,口于情口口生口用心无颇。人以为石᪾诗人也,而大寇薄口台,石᪾破产募勇士,杀贼昌于气,而睢乃不愁口口。

宁远激伍,口将准绳,于鸟飞口拒强敌,鬼神之贡,以祥不第,诒托口赋也。所以生宁远也。其动昌于气,尚与口口同路兮哉。口则其为诗,亦何知矣。夫诗且尔今天下方急用人,石᪾果能以沉心雄骨,细从诗人从国。若当大事必不口,弃五则,以逆国休,若诗之日进不可量,何至萎于胸次误国家事?至于踣弊不振兮,石᪾自砺之,不过如昌于诗耳。苟不明于动,以磊落其后动而遽曰,口情生华观矣。宽空一御寇,再御边,以为石᪾止此兮,不口负其胸次之磊落哉,则果足以知石᪾欤?(王铎《拟山园选集》卷二十九)

送袁环中郎中奉使宁远饷军序

(明)王 铎

十一季秋,边事未靖,宁远军告饥,选才干者往理之。皆畏其危途,安而不肯往。袁郎中石寓公枢,乃慨然不辞。公曾破产散金守睢阳而睢守,今又不辞。噫,亦壮矣!夫军士之疲顿塞外也,于关内诸郡县异,内存节钺之驭,又有山谷边堑之险。鸣镝远闻,然后习勒人无宿饱,平日轻而不为备,偷一时之安,警屡虚传,人心玩,而中国勇健豪壮之气索然矣。嘘兮,此适以酿天下口惰之弊,长敌虎狠之势,甚不可也。

矧宁远南枕海东,趾建西跨姐酋中悬,孤城控弦之士,不能以号腹距饷足,犹借口饷不足,何以包敌如鸟集兮。是故无事严兵休士马,稍口食以开屯田,如广田眩雷故事,多方以绝阑入之路。设伏兵疑使,彼不敢逐水口西窥,朔方庶几边境少事矣。若是则天下之至危者可厝之,至安又何惴惴焉,惧彼恐喝中国而畏其强哉。天欲弱敌五单于各裂过阴山而哭,以数筮之当必不远。石᪾得无愤兮。

朝廷命大农岁转输二百万金钱,积之饱之,借箸戎募之中,其以犒士养锐也,固其职也,岂可滥费太仓之需欤?石᪾务以守睢阳者守宁远,兵力诚有余,即口口颜禅姑衍,亦丈夫分内事,是在子大夫而已。嘘唏,惕为危而安者,至狃为安而危者,至是知安者,天下之大患也。理口备敌母生口徒旅燕安敌国。是,则诸君送之责之之义也,否,则开市口款,偷一时之安,贻国家数百季之害,可不可耶?遏边萌之祸,石᪾即欲不口恶的不口兮?(王铎《拟山园选集》卷二十九 )

折叠 袁石᪾饷边

(明)兵部尚书 张缙彦

泉刀三载汉仙郎,星焕天仓照海阳。

关塞秋深寒叶尽,边城月落戍筹长。

即看超距凭胜饱,更识忧泯念雨旸。

昨日射雕犹住马,谁将长铗净风霜。

(司马书香 抄于河南省图书馆藏张缙彦《菉居文集奏疏二卷》)

折叠 袁参政

(清)王祖恢

擐甲登陴大势危,戎装小像到今垂。升平父老能传说,亲见田单破敌时。

注:袁参政枢,以父宫保可立荫官部曹。崇祯乙亥,流贼迫州城,三十六屯军视若儿戏,未日中,歼焉。公擐甲登陴,分给守者兵,乃辇金城上号於众曰:"杀一渠者予百金,骑卒者者半之,投石发矢,搬运木甓者准此为差。"贼大治攻具,肉薄以登。公视服绛督攻贼,注简弩射之殪。乃渠率也。气少沮,然旋退旋进,报怨之师誓逞其志而后已。公知势急,周陴呼曰:"城危矣,我不惜破家。凡在围中皆有死理,不如共戳力犹可望生。"於是人竟奋。乃缒壮者於城下拒贼,使不得近。老弱丛炬以焚其梯,或热油灌登者。妇人孺子皆争投石击贼。呼噪之声动天地,城下贼死者如积。凡七昼夜,贼度城终不可克,始解去。康熙丁丑,州人士请祀公於瞽宗。至日列幕云属,卦羊盛斋,竟献主前。其他奔谒俯伏去来参差者,庭不能容。有扶杖叟指以语少稚曰:"非公,宁有若辈於今日!"盖叟童子时在围城中所亲见,故感叹娓娓言之。

公文雅博通,多至行,复能贯群艺,书画金石之藏出公家者,人皆珍之。州人饮食必祭者,其折冲一节也。公戎装遗像,烟墩帽,饰杂宝绣花窄衫,佩刀而立,神彩尤动人。(清光绪十八年《睢州志·艺文志》)

折叠 编辑本段 题跋

折叠 题自画关使君袁环中

(甲申王正六日)

(清) 王时敏

环翁使君,既工盘礴,又富收藏。李营邱为士大夫之宗,米南宫乃精鉴之祖,故使荆关,董、巨真名迹归其家。乃犹勤向鄙蒙索其点染,荏苒一年后,未有一应。盖时见公墨沈,不觉小巫气索,欲下笔而辄止者数四。兹于其轺车戎装,聊仿一峰老人笔意,作小幅丐郢。昔人所谓"恒似似人"之语,转觉学步之难为工也,特书以志吾愧。关门紫气幻云烟,大石寒山列两边。割取一峰深秀色,可堪移入米家船。(清王时敏《烟客题跋》)

折叠 袁枢藏金拱北《摹沉石田赠吴匏庵行长卷》

按袁枢字伯应,一字环中,睢州人,官司至河南参政。崇祯乙亥流寇犯睢,枢时居父犹,倡先固守城得以全,枢工诗善书,有集廿卷,芬所收宋榻圣教序,有董文敏为环中司农题跋,前后亦有袁枢印,盖亦明季一鉴赏家也。

张青父《清河书画舫

折叠 王鉴《仿巨然真迹图》跋

董宗伯所藏巨然真迹,今归袁环中使君,昨在其署中出此相示。余丙子年曾见于宗伯斋头,今得复还旧观,为之三叹,漫仿其意,不识合作否?

折叠 编辑本段 部分藏品

折叠 《宋拓淳化阁帖》(泉州本)

《宋拓淳化阁帖》又称睢阳袁氏藏本,是中国最早的书法母帖,现藏上海图书馆。历经袁可立、袁枢、袁赋诚、朱汝修、许焞、张镜菡、张玮等名家递藏,卷尾有张伯英、张玮题跋,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和版本研究价值。和北京故宫博物院宋拓《松桂堂帖》,同出于明袁枢、袁赋诚父子家藏。

折叠 《潇湘图》

为五代董源作,是中国山水画史上代表性作品。本幅无作者款印,明朝董其昌得此图后视为至宝,并根据《宣和画谱》中的记载,定名为董源《潇湘图》。《潇湘图》是中国山水画史上代表性作品,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清姚际恒《好古堂家藏书画记》对此也有清晰记载:"盖以袁获此归旋,遭流寇之乱,此卷无恙。思翁(董其昌)殁后,为中州袁伯应所得。伯应名枢,乃思翁年侄(董其昌与袁可立为同年)。崇祯十五年榷浒墅,购诸其家,亦私记于后。"

折叠 锡博本赵孟頫临《兰亭序》

锡博本赵孟頫临《兰亭序》,纸本,纵24.5厘米,横65.5厘米,属于《兰亭序》的帖本系列。项氏以后,该作品又到了明末书画家兼收藏家袁枢 (1600-1645年)和袁赋诚 (1617-1680)父子手中,并留下了他们的收藏印章:"石᪾ "、"袁伯应珍赏印"、" 袁枢之印"、" 睢阳袁枢印信"、" 袁伯应珍藏书画印信"(上述印为袁枢之印),"赋诚"、" 袁赋诚印"、"明袁赋诚珍赏"(袁赋诚印)。袁氏父子以后,这件作品上再无其他收藏印玺,一直持续到清末道光年间,王养度在作品的后隔水处钤盖了"蒙泉秘笈"、"王氏春草堂珍藏书画印"、"养度"3枚印章。

折叠 松桂堂帖

此帖明末为河南睢阳人袁枢(袁可立子)收藏,钤"明蠡台袁伯应家藏图书"、"袁赋诚印"等印,并有题跋赋于卷中;后曾藏孔继涑玉虹楼,钤"玉虹楼"藏印;光绪初年为翁同龢购得,钤"翁同龢印";后辗转流至日本。夹板裱宇野雪村题签"宋拓宝晋斋帖",内附裱清王铎、成亲王永瑆题签。末开有翁同龢题跋两则,叙述了购帖经过并对收藏传递进行了考证。翁氏跋云,米巨于庐山"筑松桂堂与好事者共之,遂目为松桂堂帖",故名。翁为清末知名学者,观此误断乃智者百密一疏也! 所藏南宋《松桂堂帖》,为明末睢阳袁枢(袁可立子)、袁赋诚父子家藏精品,得以流传至今。只可惜翁同龢在考证睢阳袁氏旧藏南宋《松桂堂帖》时,跋语中竟因资料匮乏无考睢阳袁氏而将袁伯应(袁可立子袁枢)和袁赋诚(袁可立次孙)误断"其为一人无疑也"的千古学术错误。

折叠 《溪岸图》

董源《溪岸图》,相当一部分中国绘画史专家认为,此应为10世纪作品。"它的笔墨与传世五代作品《高士图》和《江行初雪图卷》相似,上还有南宋贾似道、袁枢等人的印章。

折叠 沈周《送吴匏庵行卷》

沈周《送吴匏庵行卷》(日本角川氏家族藏)。此图卷是沈周真迹,卷后有沈周长诗题记,此图历时三年才完成,赠送好友吴宽。流传清晰有绪:明代王世贞严讷、袁枢;清代王顼龄、华亭沈氏、仁和许氏、盛昱、宝熙。

该品鉴藏印最多者当属来自河南的明代睢阳袁氏。袁枢之印、袁伯应家藏书画之印、枢(七次)、袁枢印信、伯应印章、袁氏珍玩之印、袁枢之印、睢阳袁氏家藏图书记、石᪾、伯 司农(半印)、在陆园,计十二种十八印,是目前所见睢阳袁氏单幅图画印章最多的,其中"在陆园"是此前袁氏文物收藏中首次见到。(按《睢州志》:"袁氏(袁可立)陆园在鸣凤门内。"《道藏辑要·在陆肇祥》:"襄邑有袁家山,明兵部尚书袁可立在陆园地也。")

该品吴世芬跋记载递传清晰有绪,收藏者中并无梁清标,一百多年后,宝熙的题跋便根据自己的臆想在收藏者一系中把梁清标加了进去,后人因梁清标号"蕉林"而误作为梁清标印,此幅并无"蕉林居士"和"蕉林秘玩"梁清标印,非梁氏藏品。

折叠 祝允明行书手札

纸本 手卷

签条:祝枝山正德兴宁志序字卷。松寿轩珍藏。

说明:袁枢、袁赋诚、袁赋谌旧藏。该品有袁枢印"蕉林",后人因梁清标号"蕉林"而误作为梁清标印,此幅并无"蕉林居士"和"蕉林秘玩"梁清标印,非梁氏藏品。

折叠 编辑本段 袁枢对董巨作品的递传

刘春 南京艺术学院 2012年 《明末清初董巨山水画的鉴藏研究》 (第三章 品鉴与摹、仿:董巨范式的确立及明末清初的山水画风) 明末清初,在画家与鉴藏家的交游中,袁环中与王铎董其昌的关系很密切,董其昌所藏名画不少都归于他所收藏。董其昌的一些藏画,王鉴就是在袁环中手中得以观赏的,袁环中得到董其昌的藏画,现所知者多为精品,有董源《夏山图》卷、《潇湘图》卷、巨然真迹、吴镇《溪山深秀图》等,都是王鉴在董其昌处见过后,又见于袁环中处。…… 王鉴《仿巨然真迹图》上题跋曰"董宗伯所藏巨然真迹,今归袁环中使君,昨在其署中出此相示。余丙子年曾见于宗伯斋头,今得复还旧观,为之三叹,漫仿其意,不识合作否?"(第四章 鉴识与构史:明末清初的董巨观念与中国山水画史)

折叠 袁枢对董其昌董巨藏品的递传

在晚明,董其昌董巨画风的重要推崇者和董巨作品的主要收藏者。在董其昌之后,董其昌珍藏的董巨作品流向何处是董巨作品鉴藏研究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从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潇湘图》,上海博物馆的《夏山图》以及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巨然《层岩丛树图》、《萧翼赚兰亭图》作品上可见到"袁枢私印"、"袁枢之印"、"睢阳袁氏家藏图书记"、"袁枢鉴赏"、"袁枢印信"、"伯应"、"袁枢"、"袁枢明印"、"石᪾收藏印信"等印记。由鉴藏印章可知,传世董巨作品的递藏过程中,袁枢(1600-1645)是董巨作品的重要收藏者。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