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9 15:40:50

贾浩义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文化人物
文化人物
编辑分类

老甲,名贾浩义,1936年生于河北省遵化县鸡鸣村。1961年毕业于北京艺术学院,北京画院退休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全国美协会员,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特约创作顾问,中央文史馆书画院艺委会委员,老甲艺术馆馆长。   老甲从艺几十年,不断修正步履使之归于“一,即“以我法写我心。”追求强悍、浑厚、博大富于现代意义的中国画大写意风格,世人称“非常大写意”。作品波及四海,欧、美、韩、日、新、马等均有收藏与展示。作画不分类别,人物山水花鸟均有涉及。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贾浩义

  • 出生日期

    1938年9月

  • 成就

    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

  • 毕业院校

    北京艺术学院

  • 代表作品

    《艳阳天》《巴特尔》《人之初》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简介

老甲,本名贾浩义,1938年9月生于河北省遵化县鸡鸣村.1961年毕业于北京艺术学院,北京画院退休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央文史馆书画院艺委会委员,老甲艺术馆馆长。[1]

贾浩义,1961年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毕业后留校任教于美术系,一年后下放到北京市朝阳区文化馆,主笔六集连环画《艳阳天》并两次入选全国美展。1987年作品被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艺术馆收藏。翌年秋,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贾浩义画展”。[3]

《巴特尔》参加法国嘟欧拍卖行拯救威尼斯和中国长城义卖,《人之初》入选第23届蒙特卡罗世界现代艺术大展。1993年,“老甲画展”和“老甲新作展”同时在北京举行,《中国画》编辑部主持召开“老甲艺术研讨会”。花山文艺出版社汇编海内外理论家的论文,出版《老甲--画坛内外如是说》。作为当代中国画家代表,随“荣宝斋百年藏画展”赴美国洛杉矶、纽约等地参加巡回展出。1994年7月,“贾浩义招待展”在汉城举行,百余幅作品被亚洲美术馆收藏。1996年初,“贾浩义新加坡草地风画展”在河畔艺术中心举行,与展览同名画集一并出版发行。翌年随韩国亚洲美术馆馆长李在兴赴法、意、荷、德、瑞士等国家考察西方古典和现代美术。

作品及小传被收入《中国美术全集》(中国画卷)。作品入选中国艺术大展当代中国画展览。1997年10月,老甲艺术馆开馆,“老甲新作展”同时开幕并举行“老甲作品研讨会”。韩国,美国,日本,比利时,新加坡等10几个国家和香港地区的艺术家和学者陆续到艺术馆进行学术交流。出版过多种个人画集。 出版《贾浩义画集》。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所谓“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观老甲的画给人以大气磅礴的美。老甲喜游历,他的脚印遍布山川大河,一年两三个月的下乡写生生活,厚厚的速写本向人们展示着他的勤奋与洒脱。他的创作来源于生活,却更加精炼,浓重的水墨团块构筑出一种刚健、雄强、浑朴的艺术世界,一扫古代文人水墨画的秀逸、典雅之风和柔弱、萎靡之气,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向老甲自己说的:“我画我想画的东西,用我可能用的方法,达到我想要达到的效果——跟着自己的感觉走。”[6]

这头从山区里冲来的黑马1961年毕业于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后留校任教,母校解散后下放到朝阳区文化馆担任文化干事。1978年调入北京画院人职业画家,开始勾画大写意表现语汇的开掘。自1988年开始,在中国美术馆、江苏美术馆、何香凝美术馆、韩国、新加坡等国内国际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作品“呼伦贝尔的汉子”参加中国百年画展。出版个人画集多部和作品争鸣集《老甲——画坛内外如是说》。作品被收入中国现代美术作品全集,中国当代美术,当代中国画集,等国家美术师重要史料典册中。 1997 年老甲再领风骚,在北京八达岭高速上成立占地3500平米的私立艺术馆:老甲艺术馆。给北京的文化艺术又添了一道绿色的风景线。

折叠 编辑本段 个人履历

1936年 9月生于河北省遵化县鸡鸣村;

1958年 考入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

1961年 毕业后留校任教;

1962年 调入朝阳区文化馆做群众美术工作;

1964年 在中国美术馆举行连环画观摩展;

《美术》杂志发表《给群众美术工作者的信》;

1970年 应邀为中国革命博物馆创作党史画,接受人美社六集连环画<<艳阳天>> 创作任务。(集体创作);

1973年 连环画《艳阳天》第二集入选全国中国画连环画展;

1975年 连环画《艳阳天》第四集入选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览;

1978年 调入北京画院;

1979年 赴甘南藏区写生;

1981年 赴四川九寨沟、三峡写生;

1982年 《高原行旅》等四幅作品在加拿大温哥华展出;

创作巨幅作品《血迹》;

作品《回来》参加中日作品联展;

赴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写生;

1983年 作品《八月》参加北京市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八十年代美术作品展览”,并被主办单位收藏;

赴福建惠安、甘肃平凉、青海天峻、阳康藏区写生;

1984年 赴桂林写生;

1985年 《归途》等十五幅作品虽“三山五岳 今古风情”展览在中国美术馆、香港和新加坡展出。赴内蒙古科尔沁草原写生;

1986年 作品《巴特尔》参加“中日美术作品联展”;

《春韵》等四幅在新加坡展出。

6月访问新加坡;

8月赴新疆喀什、库什等地写生;

1987年 作品《空谷》在香港和中国美术馆展出;

赴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写生。被评为一级美术师;

1988年 《人之初》等五幅作品参加国际艺苑第二届水墨画展;

《牛》等四幅作品在瑞士展出;

10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

出版《贾浩义画集》。巨幅国画《雄聚草原》和《青海湖畔》、《燕山妇女》由中国美术馆收藏;

1989年 作品《人之初》入选第二十三届法国蒙特卡罗现代艺术大展;

作品《巴特尔》等参加“海峡两岸画展”;

作品《巴特尔》〉参加法国嘟欧拍卖行拍卖,拍卖所得捐赠拯救长城 威尼斯活动;

《山川》等十幅作品在美国哈佛大学展出;

《阳光下》等参加国际艺苑第四届水墨画展;

赴云南贵州写生;

1990年 赴甘肃宁夏写生;

1991年 8月在烟台博物馆举办个人画展;

《群马图》等四幅在香港展出;

《贾浩义画集》由中国书店出版社出版发行;

1992年 8月在江苏美术馆举办个展,展出作品六十五幅;

10月《老甲画展》〉在北京画院举办。展出作品一百余幅;

1993年 作品评论集《老甲——画坛内外如是说》出版;

11月随荣宝斋赴美国展出作品,并参观大都会等美术馆;

1994年 《牛影》等七幅作品参加“张力的实验94表现性水墨展”;

7月在韩国举办贾浩义招待展,出版《老甲》〉大型藏画集;

1995年 在新加坡举办贾浩义“草地风”画展,出版《贾浩义草地风画集》;

1996年 作品编入《中国美术全集 中国画全集》;

1997年 6月赴法国、意大利、德国、比利时等国家进行艺术考察;

10月16日老甲艺术馆在北京北郊正式开馆,同时举办“老甲新作展”;

1998年 9月在朝阳文化馆主办,在金台展厅举办“回家——老甲精品展”,三十余幅作品参展;

10月在深圳何香凝美术馆举办《老甲草原风情画展》10月由翰海拍卖公司在北京举办“老甲作品专场拍卖会”,拍卖所得捐赠母校遵化一中建立图书馆,同时出版《老甲草原风情画集》;

1999年 1月《浑然天地系列》等四幅作品参加由中国美协主办的“跨世纪中国画名家二十一人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12月作品《大风歌》参加文化部主办的“共庆澳门回归祖国——中国艺术大展,在中国革命博物馆展出;

2000年 作品《汉子们》参加世纪收藏书画展,并被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

考察俄罗斯绘画艺术;

2001年 9月作品《呼伦贝尔的汉子》入选“中国百年中国画展”;

天津人美出版《跨世纪中国画家作品集》;

11月作品《山影》参加“全国画院首届双年展,在陕西美术馆展出;

12月《老甲画马》由香港艺苑出版社出版;

2002年 1月“2002老甲中国画巡回展”在石家庄博物馆展出,共八十余幅作品;

3月大八开画册《老甲大写意画集》由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9月至06年老甲作品共十九幅被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国手画典》九个专辑收入。(马、牛、梅、春韵、秋赋、钟馗、诗情画意、书法) 3月作品《草原交响》等三幅作品参加“大匠之门”北京画院作品展。12月《山影》、《骑马》两幅参加《世纪风骨中国当代艺术50家》作品展;

2003年 《青春舞步》参加在世纪坛展出的《世纪风骨中国当代艺术50家》作品展;

作品参加中国首届马文化艺术展,于马博物馆展出;

11月《摩登时代.》参加广州举办的第二届全国画院双年展;

2004年 5月至6月“老甲与老甲艺术馆创作室”作品展,在韩国麦粒美术馆展出,并出版创作室画集;

9月《骑手》〉参加在民族文化宫举办的第二届少数民族作品展;

两幅作品参加在世纪坛展览的《世纪风骨中国当代艺术名家》展;

作品《深深的脚印》参加在浙江世贸中心国际展厅展览的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

10月《壮年》等三幅作品参加在中国美术馆展览的“2004新写意水墨邀请展”;

《铁流》获法国第十二届索牧尔国际马艺奖;

《呼伦贝尔的汉子》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山村静悄悄》等四幅作品参加在中国美术馆展览的黄宾虹奖获奖画家作品展;

2005年 3月参加北京当代国画优秀作品展;

10月作品《骑手》参加故宫博物院建院八十周年——中国当代名家书画展,被故宫博物院收藏;

新加坡艺溯廊举办“墨魂——贾浩义新作展”,三十五幅作品参展,同时出版作品集;

《弓箭手》参加第六届中日美术交流展;

2006年 四月三幅作品在刘海粟美术馆,参加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展;

8月《远方的来客》〉等参加在中华世纪坛展览的“当代盛世中国画”中国美术出版界提名最具影响力画家百人作品展。作品收入画册中;

10月《西风烈》参加在军事博物馆展出的“纪念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名家邀请展”;

《苍生》等三幅作品参加在南京博物院举办的中国水墨文献展 1996——2006。11月工人出版社出版《当代名家技法图例经典——贾浩义水墨大写意》;

2007年 1月《墨魂》等二十三幅作品参加在炎黄艺术馆展览的”水墨雄风当代中国名家五人作品展,同时出版作品集.3月作品《双雄》图参加在中国美术馆展览的《写影、写意、名影、名作》当代艺术大展,作品同时收入作品集中;

4月《套马》图等两幅作品在绍兴市博物馆参加“现代绘画史 代表画家”作品展,同时收入作品

集。作品《西班牙斗牛》在中国美术馆参加由中宣部主办的《同一个世界——中国画家彩绘联合国大家庭艺术大展》;

2008年 2月,被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评为2007年度杰出艺术家奖;

由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出版丹青典藏老甲卷;

《阿贝贝》、《骑手》永远的奥运,奥林匹克史诗画展;

《青春图赞》奥林匹克美术大会2008中国画学术邀请展;

7月《草地交响》等12幅作品参加2008当代中国画名家黄金联展;

12月随美术团去日本文化交流展,《西班牙斗牛》参加同一个世界联合国大家庭展;

2009年 1月,作品《骑手》参加天边的彩云(中国美术馆收藏)全国少数民族作品展,由全国总工会出版《大写意的画家——老甲画集》;

2月,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中国当代名家老甲画集》(两会),被文化部评估委员会评为2007年度杰出艺术家;

3月,参加中国画名家手卷作品展;

4月,《草地交响》参加中国画名家手卷作品展,由中国书店出版老甲《游心太玄》画集;

5月,8幅作品刊登在《中国当代美术全集•山水卷》;

7月,参加当代最具学术价值与市场潜力的画家邀请展;

8月,文史出版社出版《中国美术大世纪2008贾浩义创作状态》;

9月,6幅作品参加中国视觉水墨社会——二十世纪中国水墨研究活动首次大展。(上上美术馆)。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共和国六十位书画大家精品集老甲卷》;

12月,5幅作品参加“笔墨风格当代中国画名家邀请展(合肥);

2010年 1月,在香港参加第三届当代中国画学术论坛,被聘为中国画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中心特约研究员;

4月,6幅作品参加“中国水墨故乡情•当代中国画名家作品展”(郑州);

5月,被聘为 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艺委会委员;

6月,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中国近现代名家作品集》;

折叠 编辑本段 出版收藏

2009年 1月,作品《骑手》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参加天边的彩云全国少数民族作品展;

2005年 10月,作品《骑手》参加故宫博物院建院八十周年——中国当代名家书画展,被故宫博物院收藏;

2004年 《呼伦贝尔的汉子》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2000年 作品《汉子们》参加世纪收藏书画展,并被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

1988年 巨幅国画《雄聚草原》和《青海湖畔》、《燕山妇女》由中国美术馆收藏;

作品《巴特尔》参加法国嘟欧拍卖行拍卖,拍卖所得捐赠拯救长城威尼斯活动;

10月,在深圳何香凝美术馆举办《老甲草原风情画展》;

10月由翰海拍卖公司在北京举办“老甲作品专场拍卖会”,拍卖所得捐赠母校遵化一中建立图书馆;

1983年 作品《八月》参加北京市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八十年代美术作品展览”,并被主办单位收藏;

老甲美术馆藏画·上·老甲卷

出 版 社:河北美术出版社

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贾浩义

出 版 社: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

老甲大写意画集

出版社: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

墨魂.贾浩义新作集

作  者: 贾浩义

贾浩义水墨大写意

出 版 社:中国工人出版社

美术中国---贾浩义作品集

出 版 社:人民美术出版社

中国当代人物画十大名家---老甲画集

丹青典藏(第1辑)老甲卷

出 版 社: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

游心太玄——老甲

出 版 社:中国书店出版社

中国当代名画家集---老甲

出 版 社: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作  者:贾浩义

折叠 编辑本段 名家说画

非常大写意的画家——贾浩义

提起老甲(贾浩义),我想起了达•芬奇。达•芬奇晚年叹息自己一生没有担任过重要职务,甚至没有接受过十分重要的任务。然而,那些担任过重要职务的人后来又到哪里去了呢?他们给社会留下了什么呢?杜甫咏李白诗云:“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然而,那些“冠盖满京华”的高官巨富又为社会创造了什么呢?他们只消耗这个社会,占有人民创造的财富,给人民带来痛苦。而达•芬奇在艺术上,在机械工程上去给人类留下了巨大的财富。李白给人类文化史上留下了不朽的诗篇,所以,它也有“千秋万岁鸣”。那些当时地位在达•芬奇、李白之上的“冠盖”们,不久也就烟消雾散了。

老甲`似乎也没有担任过什么重要的职务,甚至也没有接受过什么重要的任务;他在“京华”,却无“冠盖”。然而在绘画上,尤其是绘画牛、马一科上,他已创造了不朽的奇迹。他和他的画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在中国两千多年的画马历史上,大约有四次大的变革,其一是汉代,以汉画像为例,其画马概括、简略,有的仅画大势而已,但皆生动传神,高雅而大气。其二是唐代,以曹霸、韩干为代表,画马以`细匀和线条勾勒,然后用淡墨渲染,再着色。虽工整,单打起雄壮。五代宋元明清画嘛,大体皆传次法。其中虽有元赵子昂、赵雍父子,任仁发等,变化皆不大,甚至基本上无变化。其三,徐悲鸿一变,徐悲鸿以大写意笔法写马,他并借鉴西洋画,把马的骨骼结构都了解得清清楚楚,画马准确,用笔潇洒,不仅大气磅礴,且雄浑厚重。徐悲鸿之后画马的画家差不多皆学徐悲鸿,有的虽略有改进,皆终未能出其藩篱。其四就是老甲(贾浩义),汉、唐、徐悲鸿地画马,皆以线条色墨表现马的形态,造型皆准确。在一定程度上说,他们是以笔墨为造型服务——如何表现马;至少说,他们是寓笔墨于马的造型之中。老甲则反之,他是寓马的造型于笔墨之中,他的笔墨不是为造型服务的,相反,造型为笔墨服务。他的笔墨是一种哲学、一种精神、一种美学观念的升华。我曾讲他的画是力的宣泄,势的技法。他用浓焦墨纵刷横涂,狂飞肆舞,其猛烈的笔触、雄强之气势,有冲洗千古、压倒一世之气概。人称非常大写意。

看老甲的画,如赏十级风暴,如观火山爆发,似有雷霆万钧之力,并吞八荒之势。这正是我们时代需要的精神。

我多年来提倡阳刚大气和正大气象,老甲的画正是其中一个典型。

关于老甲的画,我已写了多篇文章介绍,这篇文章,我想谈谈他的画封锁已形成的因素。

前人说的,“愤怒出诗人”,人愤怒是因为胸中有一股不平之气,“物不平则鸣”,所以诗就容易出,而且胸中有事,意中有人,严重有泪时,诗也就容易充实。画家也如此。学画,当然和师法的对象有关,学某家某法,笔法则近之。但成功的画家,其作品风格必显示出画家个人的性格、心境。

江南的文人或者像董其昌这类大官儿,心满意足,清青闲闲,笔法必然是淡淡的、清清的、缓缓的,单项徐渭那样不得意的文人陛下必然是猛烈的、急速的,如急风骤雨。

老甲在退休前的处境可用四个字概括:才高位下。

老甲在北京画院工作,只是一位专业画家,他的顶头上司很多,一层一层,直到市美协、全国美协。据说,他本人在几年前连全国美协的会员都不是。而全国美协会员有上万人,加上省、市级美协会员有几十万人,这些人绝大多数都远远不如老甲的水平。那些他的领导中也有很多人远远不及他,但却要领导他,位置高高在上,老甲才高而位下,他平时画画,不会在意,担当“屋檐”碰到他的头时,他也不可能一无感触。有感触,心便不可能平。处在这种位置,受压抑的心境也是不可而知的。

其次,老甲是一个纯正的画家,只知画画。他以为画得好变应有好的报应,画得差也应有差的报应。他不知道到出去拉关系,找人兜售自己,或者知道了,也不屑为。但社会向来是不公正的,韩愈《闵已赋》有云:“君子有失其所兮,小人有的其时。”他机上得到不公正的待遇,心境也不能不受压抑。也许他以习以为常,但他的个性中早已留下了伏笔。

社会之不公,人事之复杂,有人因历史原因或某种机遇被推上高位或名人的地位,游人投机钻营,有人因裙带关系,有人因拍马逢迎,奔走于权势之门而登上高位或名人之位,但又缺少实力。老甲听之闻知,也许一笑了之,但怒气早已在潜意识中形成了(但因实力或历史的原因而身居高位者,大家皆可理解。其余的“高贵者”在求“高贵”之时,以极尽下贱之能事,他不知而已)。

婚姻也是人生大事,大凡正常的男人,没有不爱美貌和年轻的女性。孟子云:“只好画则慕少艾。”(喜爱女性则必想得到年轻而美丽的人)但老甲而立之年,正值“文革”中,他被迫放弃自己爱好的绘画,去做其他各类杂役;;他得出身当时也有点不合时宜,但他还想自己创造条件,在工作之余继续画画,于是他和北京附近武圣庙大队女会计宋大平结婚了,大队给他们一块土地,他自己动手盖了近百平方的房子,这在当时不得了,须之大数学家陈景润只有9平方的住房。老甲可以在晚上回到家。但“文革”之后,中国画家翻了身,不仅政治地位提高了,经济地位也提高了。中国有两句古训,一是“贫贱之交不可移,糟糠之妻不下堂。”二是“贵易友,富易妻。”(人贵了,要换朋友;富了,要换妻子)事实上,很多画家都与糟糠之妻离了婚,重新娶了年轻美貌的妻子。据说也有人劝老甲离婚,老甲肯定也像孟子所说的那样“则慕少艾。”但他一向注重道德品质,他说:“离婚了,我可以找到一位年轻的女性,但她呢?她怎么办?”他们毕竟共同生活了几十年,而且生儿育女,“那么,可以多给她一些钱,再给她买一套大房子,她可以生活得很好。”“那她需要丈夫,怎么办?”老甲没有离婚,和老妻相守如旧。注重道德品质的人,总是为他人着想,总是压抑自己,甚至牺牲自己。

同行很多画家离了婚,娶了年轻的妻子,但又要拼命赚钱给妻子花。为了赚钱,作画遍布会以艺术为标准,而要以买主的需要为标准。但老甲不需要,夫妻俩一向生活俭朴,作画不为卖钱,更不要迎合别人需要,只有为艺术。而艺术是传达个人感情,体现个性的。

还有老甲是河北遵化人,古人说的“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就是这个地方。老甲原来因上级工作的需要,一直画工笔画、连环画,这不是他感情的需要,也非他个性的体现。

老甲喜爱大气磅礴,喜爱阳刚正气,他要宣泄强力。他要用浓焦墨画大写意。他反复试验,终于成功了。他越画越有兴趣,越画越好。他不是在作画,是在宣泄感情。还有一点也许是他不自知的,即被弗洛伊德称之为潜意识的。多年来,因“才高位下”而受的压抑要冲发出来。负之愈久,冲发愈强;压抑愈久,爆发愈大。所以,它的画有巨大的震撼力核威慑力,是力的宣泄,势的冲发,是真正的艺术。

正因为是真正的艺术,具有阳刚大气,具有正大气象。因此,迅速地被国内外真正懂画的人所认可。他在很多国家举办个人画展,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韩国有识之士为他出版大型画集,韩文序言中称老甲是当代画马最厉害的大画家,其艺术成就超越了徐悲鸿。在中国画热已在国外降温时,很多画家到国外办画展,无一卖出,而老甲的画却被争购、争藏,每次差不多都一销而空。有时回国后还要复制很多,才能满足收藏家的需要。

在国内,很多画马的画家学习老甲的画法,有的完全照搬,有的边学边变化。总之,它的画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成为画马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2004年11月于中国人民大学

折叠 编辑本段 评论文章

年轻的现代感—读贾浩义的画

我和贾浩义先生神交已久,在一些大型展览上经常看到他的作品,在一些有关中国画的学术座谈会上也和他有过几次接触,互为欣赏。他的绘画整体上给人的感觉非常年轻(使我们常常忽视他的真实年龄),既不是我们常见的那种老气横秋的绘画图式,也不是那种没有文学修养和训练根底的糊涂乱抹,而是一种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突围之作,具有不与别人雷同的独立面貌。纵观贾浩义的作品,主要有以下特点:

一、构图上,把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大”和“折枝花卉”式的布图格局推向极致,变为局部,使整个画面彰显出一种强烈的时代感。明清以来的中国绘画,包括石涛的一些作品,虽然在笔墨上较之前人有了很大突破,但是在结构意识,具体到画面布局上却一直比较拘谨,有些程式化。再加上古人所追求的“天然而成”的“自然”效果,使他们所创作出来的作品远没有达到现代人所感受到的这种强烈的结构意识,这是历史的客观条件使然,我们也无法要求古人有一种我们今天所说的这种结构观念。但是对于当代而言,那种高大的钢筋混凝土建筑、冰冷的钢铁工具等都是我们满目触及、正在经历着的,因此,这些现代的审美意识便完全可以进入我们追求的画面效果之中。就这点而言,贾浩义的大写意花鸟画,已完全打破了传统意义上的花鸟画格局,使其转化为符合当代语境的整体性结构意识。

当然,他这种结构性布局也并非无本之源,无根之木。仔细推敲,我们会发现,他在构图上所显现的这种强烈的现代感,完全来自中国传统的大写意,是传统大写意精神在当代的延续。他吸收了花鸟画大师如崔子范、齐白石等作品中的某些给养,在某种程度上,也有“没骨”画法的影子,比如他的梅花作品。然而我所说的这种结构意识并非所有传统的中国画家都没有,我们可以在八大山人的作品中找到原型。八大山人画面里那种“计白当黑,计黑当白”的空阔构图和强烈比照的笔墨组织就是一种鲜明的结构。从这一点而言,八大山人无疑是一位值得当代中国水墨画家认真研究的“结构主义”大师和“以少胜多”的极简主义大师。贾浩义花鸟画中所体现出的这种结构意识,和八大山人颇为相似。由此我们断言,他对传统是有比较深入的研究与思考的,这也是比起当代很多中国画家,他能够走得比较远的很重要的原因。

二、用色。传统的大写意花鸟画,特别是文人花鸟画,一直比较崇尚墨色,鲜少用一些艳丽的色彩,并视之为“不雅”、“太世俗”。但是,在贾浩义的作品中,他却一反常态,敢于用色,而且对比强烈,整个画面使人眼前一亮,意趣丛生。

众所周知,传统文人画讲求的是墨为上,黑白为主,不喜欢我们今天所言的这些亮丽的“世俗色彩”。

直到20世纪初,人们才开始逐渐关注这些所谓的“世俗色彩”,中国画开始向世俗化方面转变,如海上画派、齐白石作品。齐白石画人喜欢用胭脂,鲜艳的色彩不仅给人以年轻的感觉,而且又代表热烈、激情、喜庆的吉祥寓意,为市民所津津乐道。正因为色彩在中国文人画里长期处于偏执状态,因此用色也就成为20世纪以来结构主义以外中国画突破的另一个方向。这也是当代中国画家可以深度挖掘的空间。我们可以看到当下许多画家除了中国画颜料以外,也在尝试使用水彩、丙烯等其他色彩颜料,而且越来越广泛。这些色彩的选择适合了现代大多数人的审美需要,少了些文人画的孤傲与清冷。这也与当时的社会环境、文化氛围息息相关。特别是明末清初,外族入侵,整个文化的氛围发生了剧变,大多数知识分子内心比较苦楚、压抑,无法畅快,因此文人们就用黑白孤寂的画面来宣泄自己内心的情感。八大山人所言“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为旧山河”,就是这样一种写照。由此,艳丽的色彩就只能在中国的民间年画里找到,像桃花坞、天津杨柳青等,民间艺人依然保持着乐观的生活态度,无论天灾人祸,一到过年时节依然保持着开朗的心情。老百姓这种乐观、达观的心情就是通过年画的形式得以一一体现。如果我们今天再来考察,便会发现20世纪以来年画色彩进入中国画创作,其实又是一个可以深入发掘的思路。事实上,明清末年,文人画家已经开始向民间绘画转移,比如徽派木刻、明清民间瓷器上的绘画底稿很多都是文人画家的作品,再由普通工匠所描绘,之后再制成一种范式。绘画上出现的这种雅俗结合的艺术创作倾向,是伴随着清末以来资本主义和市民阶层的增长而出现的,这也促使了文人绘画与民间艺术的交流、融合越来越多,并为后来中国画的发展提供了可供参考的新思路。

当代中国画和古人相比,笔墨已很难超越,但是在结构意识、色彩的运用、观念的表达方面,却还有大的空间可供挖掘。就这个意义而言,贾浩义的作品无论是在“空间结构”还是在“色彩处理”上,都运用得十分妥当,他将传统大写意花鸟画的技法与布局加以转化,并从民间绘画中汲取“色彩”给养,使文人画中的笔墨韵味与民间绘画中的色彩运用相结合,进而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独具一格的风格面貌。因此,就以上两点而言,贾浩义的绘画无疑走向了探索当代中国画发展空间的道路。

在贾浩义一系列作品中,他的“马”最有特点,有狂草的味道,但我并不主张从书法的角度去看贾浩义的作品,而是从现代抽象绘画的角度重新视之。因为,贾浩义并不是要把他的画变成“抽象书法”。画是一种概念,“抽象书法”则是另一种内涵,它需要对自己所书写的那个字有一定的理解。比如写一个“龙”字,首先你会被“龙”这个字的字体所引导,进而去表现出龙的一种气势;又如一个“虎”,哪怕再抽象,也要把“虎”那种虎气生威的气势表现出来。所以贾浩义的马,并不是去模仿“马”这个字,也不受字体的局限,他的画中并没有字的意义,而是要去表现马的生命,马的那种意气风发的精神状态。在他的画面前,我们会感到如群马疾驰而过时那种一晃而逝的身影,在尘土飞扬之中,我们难以辨清马某个部位的身体器官,但是群马奔驰的那种飒然生风的感觉却跃然纸上,令人意犹未尽。这里面蕴含了很多西方现代主义绘画的因素,尽管我并不知道贾浩义是否出过国、学过西方的绘画,但由此却可以看出,贾浩义并不保守,也不拘泥于“传统”或者刻意地去学习西方。这使我想起了黄宾虹先生的作品,有人曾对黄宾虹说他的画有点像印象派,但黄宾虹却笑着说:“未来的中国画将不分中西。”黄宾虹的言下之意即是将来中国画与西方画相比也不差,也能被西方欣赏,因此我们并不一定要刻意地去学西方。在这里,黄宾虹所理解的“像”,就是中国画未必比西方差,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还更好。我想贾浩义的画将来或许可以对黄宾虹的这段话有所印证。

贾浩义的画自立一格,在当代很有特点,所以他的画模仿起来也比较困难。但我估计他的废画肯定不少,“废画三千才有今日之成”,日积月累才有一气呵成的造型能力。贾浩义的画带有一种偶发性和随机性,有一种速度感内含其中,因此对人的修养与气质也要求很高。速度感必然会带来优点和缺点,但中国画又不能有太多的修修补补,只能巧补,对此古人有“落墨成蝇”的说法。但是,贾浩义的画因为速度的存在却很难补救,因此,一幅作品的完成就需要很长时间的思考,要胸中有意,才能下笔有神。

贾浩义的作品,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的。有人曾对他的作品提出质疑,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用线。从传统的中锋用笔的线描思路去衡量贾浩义的作品,追问“线骨”,质疑他的画中没有中国传统绘画中的“线”。试想,如果我们不从传统的角度而从抽象艺术的角度来看,其实“点、线、面”之间是可以相互转换的,正所谓“积点成线,积线成面”。毫无疑问,我们便可以把“线”理解成一个缩小的“面”,他画中块状的“面”也可理解为放大的“线”或者局部的线,这和把传统绘画的某一条线放大后所看到的积墨效果是一样的,需要变相地去理解。传统的线条样式只是“线”的一种,而我们所要关注的就是“线念”—艺术家心中有没有一种“线”的意念,即笔在纸上自由地行走和艺术家自由无碍的心态相通,这也正是我们所说的“线为心生”。石涛说:“画受笔,笔受墨,墨受腕,腕受心。”“线”都是源于心的,画面上“线”的实质其实就是画家心中的痕迹,这便是中国传统美学中所讲的“循环往复,自由无碍”。

从“线为心生”这个角度,我们还可以用气功里所讲的大小周天来解释:人自身是一个小周天,是内部循环,自然是一个大周天,是人之外的大循环,而人自身的这个内部循环就是调动自身的内在。显然绘画也是在调动自身的内在,正如古人所讲的“吾养吾浩然之气”。“线”所表达出来的感觉其实就是一个人的“气”。我个人觉得,在当代的画家中如果谁能把这种“气”抒发出来,把这种感觉表现出来,他便能超越一般意义上的写生、写形或者用画来单纯地表现某个故事、某个主题的创作。而贾浩义的画,尤其是他的马就有这样一种浩荡、浩然的感觉,我觉得非常可贵。

二、用墨。认为贾浩义画得速度太快,用墨不够含蓄,也没有“墨透纸背”的感觉,不是传统意义上所推崇的“锥画沙”或“屋漏痕”。但是我们应该知道,当他胸中有种意念急需去表达时,我们无法要求他去“慢”,因为一旦“慢”下来,很可能他当时的感情与感觉就会丢失,反而画不出他所想表达的效果。“慢”并不等于他思考得就“浅”,他可能有长期的思考,所以落笔的时候就比较快。况且运笔速度的快慢并不能作为衡量笔墨好坏的标准,如林风眠的“线”非常流畅,而他这种线条其实是源自瓷器图纹的画法,这里面就存在着一种非常快的速度。法国画家雷诺阿的画上的人物线条也是如此。传统意义上的“锥画沙”、“屋漏痕”也不过是线的表现形式,因此,我们不能因为传统的“屋漏痕”而否定其他的线条种类。速度恰恰是现代社会的一个特征,艺术家可以直接表达速度,也可以拒绝,在现代的语境下我们不能单纯用好坏高低的标准来简单判断。

和同一年龄段的画家相比,贾浩义显得非常年轻,因为他的思路是年轻的、现代的。在我看来,如果他能这样画下去,且更加大胆地创作,将来作品的成品率和精品率也会越来越高。中国画并非一个年轻的画种,有几千年的历史,而且与中医、气功、民族文化都有很大的关系。你的修养与训练达不到,想倚老卖老都不行。画面上含蓄和内敛的东西,必须有生活的体验和生命的体悟在其中,是一个自然而然的发展状态。贾浩义的这种探索,有可能会在将来讨论中国画探索道路的时候,引起更多人的反思与注意。

在我的印象中,贾浩义是一个不善于走宏观路线、自我包装的画家,这或许更能给画家自己一个好的创作心境,使其创作出来的作品更真实,也更本真。在他刚刚步入创作黄金期之日,将来会有什么样的发展,我们现在很难预料,只能拭目以待。

2009年2月[1]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