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1 14:51:24

刘鑫 -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当事人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刘鑫 即 刘暖曦。

刘鑫(现改名为刘暖曦),女,中国山东青岛人,是江歌日本留学时的闺蜜,系11·3留日女生遇害案的当事人。

2018年10月15日晚,江歌妈妈发文宣布将对刘鑫提起诉讼。2019年,刘鑫改名为刘暖曦。12月22日,微博管理员发布公告,即日起关闭刘鑫微博账号,该账号存在通过私信、点赞等形式消费并攻击被害人家属的行为。

2020年4月13日,法院送达开庭传票,定于2020年6月30日上午9点开庭审理对刘鑫的诉讼案。2020年7月15日,江歌母亲江秋莲告诉澎湃新闻,在国内起诉刘鑫的最后一份重要证据材料已经从日本取回完成认证,诉讼准备工作即将进入最后的阶段。

2022年1月10日,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对原告江秋莲与被告刘暖曦生命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刘暖曦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000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并承担全部案件受理费。 ​​​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刘鑫

  • 外文名称

    LIUXIN

  • 别名

    刘暖曦

  • 毕业院校

    山东泰山学院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经历

2010年夏天,刘鑫在青岛考上泰山学院日语专业。

2014年,刘鑫先来到日本留学,之后的2015年4月,江歌也来日本留学了。

2015年4月,对从语言学校毕业的江歌和刘鑫来说,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江歌考入了法政大学,刘鑫考入了大东文化大学。

2015年11月,刘鑫因故搬到江歌的宿舍,闲聊中得知,刘鑫曾在江歌就读的初中借读过半年,两家仅相隔10公里,因此亲近起来。

2016年9月,刘鑫在假期时搬到了江歌租住的公寓,自此两人开始同住。

2016年11月3日,就读于日本东京法政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江歌,被闺蜜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杀害,刘鑫成为本案中的关键人物。

折叠 编辑本段 个人生活

在大东文化大学研究生院,陈世峰的研究室在5楼,刘鑫在6楼。虽然专业不同,上课还是会碰面。刘鑫觉得陈世峰看上去很斯文,和教授交谈时也很有礼貌,对陈世峰有些好感。两个月后,他们开始交往,随后同居。他们住在东京板桥区高岛平2丁目一间30多平方米的一居室里。陈世峰和刘鑫分别在便利店和中华料理店打工,每小时分别赚900和1000日元(近五六十元人民币)左右。

2016年6月,刘鑫和陈世峰开始交往以后,起初感情很好,不久之后就开始吵架。在刘鑫看来,陈世峰性格有点阴郁。他们开始为各种琐事而争吵,小到一顿饭、一部电影,陈世峰凡事非要和她辨出个对错来。陈世峰生气的时候,会直盯着她的眼睛,也不说话。刘鑫想要搬走。

2016年8月25日晚,刘鑫和陈世峰又吵了起来。陈世峰让刘鑫睡觉,刘鑫不想睡,陈世峰抓她手腕,刘鑫很害怕,想着要和他分手。她给中华料理店老板李虹打电话,说男朋友对她动粗,李虹劝她不要呆在家里。

那晚刘鑫仓皇出逃,跑下楼的时候大喊"救命",以至于邻居报警,陈世峰一路追来,抢走了刘鑫的手机。

2016年8月26日,刘鑫觉得不便给老板继续添麻烦,搬到了另一个店员小宋家里。9月2日,刘鑫搬进了江歌的公寓。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事件

2016年11月3日凌晨,江歌与刘鑫外出打工后返回日本东京中野区家中,在家门口遇到了前来纠缠的陈世峰,24岁中国女留学生江歌在被陈世峰捅了数刀后身亡。在江歌遇害时,舍友刘鑫就躲在公寓的白色铁门后,她声称,一开始,自己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但监控视频显示,当天,陈世峰曾找前女友刘鑫复合,被拒。

案发时,刘鑫先江歌一步进门得以幸存,就是在这样狭长、闭塞的走廊里,江歌前面是紧闭的房门,后面是凶残的凶手陈世峰,无处逃离的她只能被一刀刀刺死。

2017年12月20日下午3点,江歌被杀一案,在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当庭宣判,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

2018年10月15日晚,江歌妈妈发文宣布将对其同学刘鑫提起诉讼。

2019年,刘鑫改名为刘暖曦。12月22日,微博管理员发布公告,即日起关闭刘鑫微博账号,该账号存在通过私信、点赞等形式消费并攻击被害人家属的行为。

2020年,江歌母亲江秋莲以生命权纠纷为由对刘鑫提起诉讼,称刘鑫拒收起诉书,法院最后选择公告送达。 法院已定于2020年6月30日上午9点在青岛市城阳区法院夏庄法庭开庭审理此案。

2020年6月1日,山东青岛。江歌母亲江秋莲起诉刘鑫生命权纠纷一案将于6月5日召开庭前会议。江秋莲称,法官并未透露庭前会议目的和内容,目前刘鑫是否会出面还未知。

2022年1月10日,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对原告江秋莲与被告刘暖曦生命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刘暖曦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000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并承担全部案件受理费。 ​​​[1]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评价

刘鑫作为江歌生前好友,受到过江歌很多照顾,如果刘鑫及其家人在事后能表现出应有的道德和良知去关爱江歌母亲的话,事情也不至于发展到这个地步。

在案发后那个危险阶段已经过去的情况下,在事后将近一年的过程中,刘鑫既没有到江歌家看望江歌的妈妈,也没有去江歌的坟头祭奠,刘鑫的父母也没有给江歌母亲任何善良的回应,甚至当江歌的妈妈打电话向刘鑫了解女儿被害的过程(因为只有刘鑫知道),刘鑫却一直躲着,将微信拉黑,将号码屏蔽,毫无疑问,刘鑫和她的父母都得承担道义上的责任。(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