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01 20:08:42

篡夺者战争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篡夺者战争(The War of the Usurper),亦称"劳勃起义(Robert's Rebellion)"是乔治·马丁所著奇幻小说《冰与火之歌》中的著名内乱。篡夺者战争是一场为了推翻旧王朝坦格利安王朝而发起的战争,维斯特洛大陆几乎全部的家族(除铁群岛诸侯)都卷入其中。其结果是以劳勃·拜拉席恩为首的叛军(包括拜拉席恩家族史塔克家族艾林家族徒利家族)最终推翻了坦格利安王朝,建立了由拜拉席恩家族为统治家族的拜拉席恩王朝。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篡夺者战争

  • 外文名称

    The war of the usurper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背景

乔治·马丁所著奇幻小说《冰与火之歌》中的著名内乱。

篡夺者战争是一场为了推翻旧王朝坦格利安王朝而发起的战争,又称为劳勃的反叛。参战势力波及全七大王国。这次起义主要由艾德·史塔克琼恩·艾林以及劳勃·拜拉席恩(因此得名劳勃的反叛)领导。它持续了整整两年。

折叠 编辑本段 伏笔

在战争爆发之前,伊里斯二世的统治十分残暴,故被称为"疯王",同时在一场比武大赛中伊里斯的长子:雷加·坦格利安在选择爱与美的王后之时,雷加越过了他的妻子--多恩的伊莉亚公主,把冬雪玫瑰的桂冠给了北境的贵族小姐莱安娜·史塔克,使得比武场上的观众大为吃惊。后来雷加与莱安娜突然一起失踪,这被许多人,包括莱安娜的家人以及深爱莱安娜的未婚夫劳勃·拜拉席恩视为诱拐。雷加与莱安娜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还不得而知,不过雷加的行为所激起的义愤最终导致了篡夺者战争。

相关事件可以参见错误的春天

折叠 编辑本段 导火索

已经与劳勃·拜拉席恩订婚的莱安娜·史塔克和雷加王子一起失踪,劳勃认为莱安娜是被雷加强行绑架,其实是二人相爱而私奔(各大家族并不知道真实情况)。虽然霍斯特·徒利一再恳求耐心对待,但莱安娜的哥哥布兰登·史塔克(临冬城公爵艾德·史塔克之兄)仍然无法忍受怒火,动身前往君临欲讨说法。他完全忘记了礼数,竟然径自冲进红堡,叫嚣着要雷加王子出来领死。国王伊里斯二世当然无法容忍这等无理行径,以威胁、密谋谋杀王子的罪名,逮捕了布兰登和其陪同人员(他的侍从伊森·葛洛佛、乔佛里·梅利斯特、凯勒·罗伊斯以及鹰巢城公爵琼恩·艾林的侄子兼继承人艾伯特·艾林)。

国王伊里斯二世,自暮谷城之乱中被囚禁数月后,脾气越发的古怪。读者推测他可能拥有三眼乌鸦和绿先知的能力,看到一些令他疯狂的景象,所以口中反复咆哮着"烧死他们,烧光所有人!",他的精神状态每况日下。面对此时的情况,下令所有犯人的父亲都必须南下回应对他们的儿子们所犯罪行的指控。当父亲们赶到君临时,「疯王」下令不经审判、立即将父亲与儿子们一并处决。伊森·葛洛佛是唯一的幸存者。瑞卡德·史塔克公爵(临冬城公爵艾德·史塔克之父)要求比武审判,然而疯王根本不理他,之后瑞卡德被疯王吊在一盆野火上活活烧烤致死。他的大儿子布兰登就在他面前,疯王在布兰登脖子上缠了一根绳子,绳子另一端固定在布兰登身后的架子上,在他面前刚好够不到的地方放了一把剑。布兰登目睹父亲被烧死,使出浑身力气前进想去拿面前那把剑解救父亲,结果自己把自己给勒死。

之后,"疯王"伊里斯二世又要求琼恩·艾林交出两位养子劳勃·拜拉席恩与艾德·史塔克的头颅,艾林拒绝了命令并率先在东境举起了反叛大旗。继承了临冬城公爵爵位的奈德,也在北境发起了反叛。篡夺者战争正式爆发。

折叠 编辑本段 战初形势

一方是坦格利安家族提利尔家族马泰尔家族,主要将领为雷加·坦格利安、"红毒蛇"奥柏伦·马泰尔,占有君临、多恩、高庭等,包括有七国中的河湾王国、多恩王国及君临的皇室封地以及其它王国中拥护皇室的领主封地。

一方是史塔克家族拜拉席恩家族艾林家族徒利家族,主要领主是艾德·史塔克劳勃·拜拉席恩琼恩·艾林霍斯特·徒利,占有临冬城鹰巢城、奔流城、风息堡等,包括有北境王国、谷地王国、河间地王国、风暴王国。

当琼恩·艾林公爵大举义旗时,他的许多封臣站在了国王这边。其中最主要的有格拉夫森伯爵,他召集了其他保皇派,帮助他阻挡义军进入港口海鸥镇。艾德·史塔克决定自行北上经由五指半岛返回北境。而劳勃·拜拉席恩则跟随义军攻陷了海鸥镇。劳勃乘船重返风息堡。就这样,艾德与劳勃召集了各自的封臣,义军的规模越来越大。

艾德与凯特琳、琼恩·艾林与莱莎的双双结合,标志著史塔克家族徒利家族艾林家族的联合,徒利家族就此加入义军的阵营。然而,与谷地类似的情况也在河间地上演,并不是所有徒利家的封臣都愿意跟随封君、举起反旗。莱格家族、戴瑞家族与慕顿家族依旧忠诚於坦格利安王室,而佛雷家族在局势明朗化之前一直保持著暧昧的态度,瓦德·佛雷率领的军队直到三叉戟河之役中反叛军获得胜利后才赶到战场。从此以后,他的封君霍斯特·徒利就称他为「迟到的佛雷侯爵」。

在所有起义势力聚首后,一致决定劳勃成为起义领袖。因为他的祖母是伊耿五世之女雷拉·坦格利安。除了「疯王」伊里斯二世、他的孩子和孙子以外,劳勃是最有力的王位继承人。

作为回应,伊里斯二世召集他自己的封臣。所有坦格利安家族的封臣一致回应表示忠诚。提利尔家族马泰尔家族与各自的封臣都表示愿意忠於铁王座,其中包括雷德温家族与海塔尔家族。然而,新近辞去国王之手之职的泰温·兰尼斯特公爵与其领导的兰尼斯特家族,却公然无视坦格利安王室的召唤。铁群岛葛雷乔伊家族在战火中一直保持著中立。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战役

折叠 盛夏厅之战

此战役实际指的是一日内的三次战斗。那一日,劳勃於盛夏厅的废墟先后击败卡伏伦伯爵和格兰德森伯爵,击杀费尔伯爵(这些贵族均为风暴地忠於王室的力量),三奏凯歌。战后,格兰德森伯爵、卡伏伦伯爵与费尔伯爵的儿子「银斧」加入了劳勃的起义军。

劳勃在得胜后,带领俘虏返回了风息堡(史坦尼斯回忆在风息堡内看到劳勃和这些俘虏把酒言欢)。据分析,劳勃返回风息堡可能是希望在自己击败了风暴地的保王党后,能集结更多的军队(特别是那些墙头草贵族)。随后,他率领部队西进到达与河湾地的边界,根据分析,他的这一行动可能是为了迎击河湾地贵族(以高庭为首,忠於王室)的攻击,保障风暴地的安全。劳勃离开后,给风暴地和风息堡只留下了少量部队,由劳勃的二弟史坦尼斯统领,小弟蓝礼年幼也留在风息堡。

折叠 白杨滩之战

风暴地的领主们团结一心、跟随劳勃·拜拉席恩举起义旗后,劳勃将他的弟弟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留在指挥防务,自己则向西挺进白杨摊。河湾地的白杨滩,效忠于高庭并是一座忠于坦格利安家族的堡垒。劳勃可能想通过夺取白杨滩,确保风暴地军队的西面侧翼不受提利尔家族的部队威胁(提利尔可以召集王国范围内数量最多的部队)。否则,他可能被蓝道·塔利击败。

在蓝道·塔利伯爵的指挥下,提利尔军队的先锋对劳勃·拜拉席恩的军队发起冲击,战斗开始。塔利的部队击溃了劳勃的部队,劳勃被迫赶在提利尔的主力加入战局前提前脱离战场。

之前效忠坦格利安家族的卡伏伦伯爵,在盛夏厅之战被俘后加入了义军。在白杨滩为劳勃战斗时被蓝道·塔利伯爵砍倒。蓝道伯爵将他的头呈给了伊里斯二世。河湾地方面,一条伤亡记录提及,梅斯·提利尔公爵的侄子昆丁·提利尔爵士在战斗中阵亡了。

提利昂·兰尼斯特评述这场战斗的结果是非决定性质的,因此很有可能这场战斗规模并不是很大,劳勃的军队并没有蒙受太多的损伤。然而,面对数量如此庞大的提利尔主力军队,劳勃无可奈何,只得将部队抽离风暴地,北上寻求与他的盟友联合。为此,他向河间地急速进军。另一方面,劳勃将部队带离风暴地,使得胜利的提利尔军队能够入侵风暴地,并包围了由劳勃弟弟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把守的风息堡

折叠 鸣钟之役

白杨滩之战失利之后,劳勃·拜拉席恩从风暴地与河湾地交界处挥师北向。他很可能希望与他的同盟史塔克军丶徒利军和艾林军会合。从白杨滩到石圣堂间发生的事尚未可知,但在途中劳勃受伤,战斗发生前他正在圣堂处躲避搜查者。

琼恩·克林顿控制了小镇之后,他派出士兵搜查劳勃·拜拉席恩。可徒利史塔克联军到达石圣堂时,他们仍未能找到他。双方开始激烈的交火。琼恩·克林顿重伤了霍斯特·徒利并杀死了琼恩·艾林的继承人及侄子丹尼斯·艾林。 这时劳勃现身并(很有可能与他的追随者一起)发起了反攻。虽然劳勃在事后坚持说是艾德·史塔克奠定了这场胜利,但反攻的确逆转了战役的走向。琼恩·克林顿意识到战败已无法避免,便指挥余部撤退。

鉴于激烈的战斗及战斗发生的位置(城镇,巷战),琼恩·克林顿能将部队集结在一切并指挥撤退堪称英勇。尽管如此,国王伊里斯二世并不这么认为。由于对起义军镇压的失败,国王剥夺了他的封地,并驱逐了他。此次败局让国王伊里斯认识到劳勃叛乱并非一个不法领主的一时兴起,而是继戴蒙·黑火后对坦格利安家族统治最大的威胁。

折叠 三叉戟河之役

三叉戟河之战可说是篡夺者战役中的逆转之一,在鸣钟之役被打败后,国王伊里斯二世最终意识到,起义军才是坦格利安家族的主要威胁,也许是自从戴蒙·黑火之后对王朝最大的威胁。起义军在绿叉河的东岸集结,当史塔克拜拉席恩联军与徒利艾林联军会合之后,他们的力量已足以威胁君临城。在劳勃·拜拉席恩的指挥下,他们沿着国王大道向南行军,来到渡过三叉戟河的主要渡口。

于此同时,雷加·坦格利安王储重新出现并掌握了保皇军的指挥权。国王伊里斯有失风度地提醒马泰尔家族伊莉亚公主在他们的手里,并派遣她的叔叔--御林铁卫成员勒文·马泰尔率领一万多恩军队沿国王大道北上,在三叉戟河与雷加的保皇军会师。同时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和乔诺索·戴瑞爵士被派出去把琼恩·克林顿的四散的军队集合起来,也加入雷加的保皇军。而且,雷加已经劝服他的父亲寻求泰温·兰尼斯特的帮助。尽管保皇派贵族梅斯·提利尔和派克斯特·雷德温正率领海陆两军围攻风息堡,南方的军队却没有一支被要求北上。最后,雷加率领下的四万保皇军沿着国王大道北上来到三叉戟河的主要渡口,这正是起义军最有可能的行军线。

战斗发生在三叉戟河的绿叉河上,后世称为红宝石滩的渡口处。勒文·马泰尔亲王率领的多恩军队对阵劳勃的左翼。林恩·科布瑞爵士在父亲受伤之后拾起了他的剑,发动冲锋冲破了多恩军队。在这场猛攻中,林恩爵士遇到已经受伤的勒文亲王,随后经过一番打斗,他杀死了勒文亲王。在这场战斗中,"无畏的巴利斯坦"杀死数名敌人,劳勃本人也亲临战斗,并与雷加展开了一对一的决战。

虽然有很多伟大的贵族和骑士在这场战斗中或殒命沙场,或青史留名,然而决定这场战斗的胜负的,是劳勃用战锤一击杀死雷加的那一刻。这一击力道之大,使得雷加盔甲上用来装饰的红宝石都纷纷碎裂,掉入河中,这也是红宝石滩名字的由来(敌我双方的士兵同时停止战斗,去捡雷加的红宝石)。群龙无首的保皇军溃不成军,四散奔逃。

这场战斗的胜利确定了战争的胜负。起义军打通了通往君临的道路。保皇军仅存的力量已投入到风息堡之围中,而此时兰尼斯特家族的援军也正朝君临赶来。劳勃在此次战斗中负伤,所以艾德·史塔克率军沿国王大道南下直取首都,争取在兰尼斯特援军到来之前抵达君临。

奄奄一息的巴利斯坦爵士被带到劳勃面前。以波顿为首的贵族要求处死巴利斯坦。劳勃因为欣赏巴利斯坦的勇气,加上塞尔弥家族是风暴地的封臣,不仅免他一死,还让自己的学士为他疗伤。

折叠 君临沦陷

君临沦陷发生于起义爆发后的一年。之前一直保持中立态度的泰温·兰尼斯特公爵挥师君临,依靠大学士派席尔的帮助诈开城门,并以劳勃的名义在君临城内洗劫。伊里斯在得知一切后,传唤他的火术士罗萨特点燃布满君临的野火。

伊里斯命令御林铁卫之一詹姆·兰尼斯特去杀了他的父亲。然而,詹姆却杀了罗萨特,继而在铁王座上谋杀了伊里斯(就是詹姆外号"弑君者"的由来)。泰温又派格雷果·克里冈及亚摩利·洛奇以极其残暴的方法清剿了坦格利安王室剩余的成员:伊莉亚公主、伊耿王子(现已证明可能未死)和雷妮丝公主。艾德不久后到来却发现詹姆坐在铁王座之上,之下是伊里斯的尸体。对待坦格利安王室成员的暴行引发了艾德与劳勃的激烈争执,艾德独自一人领兵南下,完成最后的战事。

至此,大的战事都已结束,坦格利安王朝已经覆灭。

折叠 进军龙石岛

风息堡之围解除之后,史坦尼斯领命率领舰队攻打坦格利安最后的要塞龙石岛。在君临沦陷前的九个月或更早之前,蕾拉王后就带着韦赛里斯王子随着威廉·戴瑞爵士逃往龙石岛。在王后诞下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后身亡。与此同时,一场狂烈的风暴摧毁了停泊着的坦格利安王家舰队。

在史坦尼斯率军到来前,龙石岛的守军已经动摇打算投降,威廉爵士和少数卫士将韦赛里斯、丹妮莉丝以及她的奶妈偷运到布拉佛斯。在那儿,最后的坦格利安血脉开始了他们的流亡生活。

折叠 极乐塔之战

在三叉戟、君临和风息堡都不曾见到亚瑟·戴恩爵士、奥斯威尔·河安爵士以及御林铁卫队长杰洛·海塔尔爵士的身影。他们奉命守卫着一座名为"极乐塔"的塔楼,它位于多恩的赤红山脉。雷加王子将莱安娜·史塔克安置其中。艾德在解除风息堡之围后,与六名属下(霍兰·黎德、威廉·达斯丁、伊森·葛洛佛、马丁·凯索、席奥·渥尔和马克·莱斯威尔)一同前往极乐塔欲寻回莱安娜。七对三,只有艾德和霍兰活了下来。莱安娜要艾德遵守一个诺言,并在不久后死去。此后,艾德前往星坠城将亚瑟的佩剑黎明还给他的妹妹亚夏拉·戴恩。然而,不久后,亚夏拉却跳海身亡。

折叠 编辑本段 结局

起义最终取得成功,坦格利安家族被赶下了权力顶端,家族成员也被尽数屠戮,仅有的两名已知幸存者韦赛里斯·坦格利安与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流亡到狭海对岸(坦格利安家族幸存者还有雷加和伊利亚的儿子伊耿·坦格利安,雷加和莱安娜的儿子琼恩·雪诺,守夜人伊蒙·坦格利安,三眼乌鸦布林登·河文)。劳勃·拜拉席恩登上了铁王座,并任命琼恩·艾林为他的国王之手。由于莱安娜·史塔克在被雷加·坦格利安"绑架"后丧命,劳勃娶了瑟曦·兰尼斯特为后。艾林远赴多恩签订停战协定,七大王国最终在新任国王劳勃一世的名下重归一统。

折叠 编辑本段 战役影响

七大王国名义上虽重归一统,但各领主间各怀鬼胎。拜拉席恩王朝虽然建立,但却未能保持应有的稳定,反而篡夺者战争成了之后五王之战的铺垫。而因为君临沦陷时兰尼斯特家族杀害了伊莉亚公主,因此与马泰尔家族存在仇恨,劳勃与瑟曦的婚姻也为后来的混乱埋下伏笔。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受封龙石岛,心中也存在怨恨。因此拜拉席恩王朝的统治埋藏危机。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