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7 11:36:49

易遥 - 小说《悲伤逆流成河》人物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文学人物|教师
文学人物|教师
编辑分类

郭敬明长篇小说《悲伤逆流成河》中人物,电影版由任敏饰演。

易遥在17岁时爱上不良少年后怀孕,和她比邻而居的齐铭则生活在完全不一样的世界里。易遥从小父母离异,父亲再婚,而易遥和母亲生活在一起。

当易遥与齐铭各自有了感情归属、彼此渐行渐远时,易遥却因无意中给顾森湘转发了一条短信,间接害死了她,致使所有人都不相信她,顾森西更是说"为什么死的不是你",成了压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最后在齐铭面前跳楼自杀。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易遥

  • 外文名称

    Yi Yao

  • 登场作品

    电影《悲伤逆流成河》
    电视剧《流淌的美好时光》

  • 年龄

    17岁

  • 好友

    齐铭、顾森湘、顾森西

  • 仇敌

    唐小米

  • 结局

    在齐铭面前跳楼自杀

折叠 编辑本段 简介

易遥出自郭敬明的《悲伤逆流成河》中的女主角易遥。

折叠 编辑本段 小说梗概

两人之间产生了某种介于爱情和友谊之间的微妙情感。直到顾森湘顾森西姐弟俩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齐铭和顾森湘恋爱,大人们眼中的"坏孩子"顾森西对易遥产生了好感。当易遥与齐铭各自有了感情归属、彼此渐行渐远时,易遥却因无意中给顾森湘转发了一条短信,间接害死了她。真正的结局比这更"悲伤逆流成河"。

郭敬明称,这部作品系现实主义题材,可视作他的"转型之作"。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介绍

郭敬明

1983年6月6日,出生于四川省自贡市,现居住于上海市。

曾在自贡市贡井区向阳小学自贡市第九中学、自贡市富顺二中读书。2002进入上海大学念影视艺术工程专业,05-06年休学两年。07年重新上学,转为影视艺术技术学院。08年退学。

郭敬明出生于四川省自贡市,母亲邹慧兰是当地一家银行的工作人员,父亲郭建伟在一家国有企业工作。

儿时的郭敬明便十分懂事和喜欢读书,针对他对读书的兴趣,母亲邹慧兰经常都给郭敬明购置一些益智方面的幼儿图书,有时还亲自给儿子详细指导和讲解。每次在母亲讲解时,郭敬明都听得十分认真,并且还不停地问这问那,邹慧兰便不厌其烦地给儿子讲解。

郭敬明的记忆力特好,有的故事,母亲讲一遍他便完全能够背诵,郭敬明在陌生人面前胆识也大,从不腼腆,每每有叔叔阿姨到家来玩时,只要叫他讲故事,郭敬明便眉飞色舞地讲起来,样子十分可爱。郭敬明的聪明和好学让全家人很是欢喜,但父母从来没有刻意地要培养他,让其将来成为一名什么样的人才,而总是给郭敬明一个自由的学习生活空间,让他在自由和兴趣中渐渐长大,尽情发挥自己,因为母亲邹慧兰知道:"兴趣是孩子成功最好的老师"。特别是从郭敬明懂事后,父母更由其选择,就拿买书来说吧,他们便不再主动为郭敬明挑选什么,每次领着郭敬明去新华书店,都是由他自己去挑选,郭敬明喜欢什么就买什么,每次买书回来,郭敬明便要一口气把它们读完,甚至父母叫他吃饭他都舍不得放下自己的书本。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介绍

姓名:易遥

出处:《悲伤逆流成河

年龄:17岁

性别:女

爱的人:她的妈妈,李哲(曾经)齐铭(后来易遥对顾森西产生了感情)

家庭背景:从小生活在没有爸爸的单亲家庭中,家境贫困,但到最后于自己相依为命的妈妈也去世了

性格:不爱与人交谈,孤僻,内心寂寞,本性善良。

结局:齐铭的女朋友顾森湘(顾森西的姐姐)因为一条短信而自杀,齐铭和顾森西却误以为是易遥发给顾森湘的短信而误会了易遥。易遥因为承受不住深爱人的误会而自杀身亡。

折叠 编辑本段 图书描写

"齐铭把牛奶带上",刚准备拉开门,母亲就从客厅里追出来,手上拿着一袋刚从电饭煲里蒸热的袋装牛奶,腾腾地冒着热气,"哦哟,你们男孩子要多喝牛奶晓得伐,特别是你们高一的男孩子,不喝怎么行。"说完拉开齐铭背后的书包拉链,一把塞进去。因为个子比儿子矮上一大截,所以母亲还踮了踮脚。塞完牛奶,母亲捏了捏齐铭的胳膊,又开始叨念着,"哦哟,大冬天的就穿这么一点啊,这怎么行,男孩子嘛哪能只讲究帅气的啦?"

"好啦好啦,"齐铭低低应了一声,然后拉开门,"妈,我上课要迟到了。"

拉开门,浓重的雾气朝屋里涌。头顶是深冬里飘荡着的白寥寥的天光。

还是早上很早,光线来不及照穿整条冗长的弄堂。弄堂两边堆放着的箱子,锅,以及垃圾桶,都只能在雾气里浮出一圈浅浅的灰色轮廓来。

齐铭关上了门,连同母亲的唠叨一起关在了里面。只来得及隐约听到半句"放学后早点……",冬天的寒气就隔绝了一切。

齐铭提了提书包带子,哈出口白气,耸耸肩,朝弄堂口走去。

刚走两步,看见踉跄着冲出家门的易遥,险些撞上。齐铭刚想张口问声早,就听到门里传出来的女人的尖嗓门:

"赶赶赶,你赶着去投胎啊你,你怎么不去死!赔钱货!"

易遥抬起头,正好对上齐铭稍稍有些尴尬的脸。易遥沉默的脸在冬天早晨微薄的光线里看不出表情。

在齐铭的记忆里,这一个对视,像是一整个世纪般长短的慢镜。

2

"又和你妈吵架了?"

"恩。"

"怎么回事?"

"算了别提了",易遥揉着胳膊上的淤青,那是昨天被她妈掐的,"你知道我妈那人,就是神经病,我懒得理她。"

"……恩。你没事吧?"

"恩。没事。"

深冬的清晨。整个弄堂都还是一片安静。像是被浓雾浸泡着,没有一丁点儿声响。

今天是礼拜六,所有的大人都不用上班。附近的小孩都还小,最大的一个念小学一年级。高中的学生奉行着不成文的规定,周六一定要补课。所以,一整条弄堂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不急不慢地行走着。

齐铭突然想起什么,放下一边的肩带,把书包顺向胸前,拿出牛奶,塞到易遥手里,"给。"

易遥吸了下鼻子,伸手接了过去。

两个人走向光亮的弄堂口,消失在一片白茫茫的浓雾里。

3

该怎么去形容自己所在的世界。

头顶是交错而过的天线,分割着不明不暗的天空。云很低很低地浮动在狭长的天空上。铅灰色的断云,沿弄堂投下深浅交替的光影。

每天放学上学,经过的一定是这样一条像是时间长廊般狭窄的走道。头上是每家人挂出来的衣服,梅雨季节会永远都晒不干,却还是依然晒着。

两边堆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日益吞噬着本来就不宽的弄堂。共用的厨房里,每日都在发生着争吵。"喔唷,你怎么用我们家的水啦?"被发现的人也只能装傻尴尬地笑笑,说句"不好意思用错了用错了。"

潮湿的地面和墙。

小小的窗户。光线弱得几乎看不见。窗帘拉向一边,照进更多的光,让家里显得亮堂。

就是这样的世界。

自己生活了十六年。心安理得地生活着,很知足,也很舒服。如同贴身的棉毛衫,不昂贵,可是却有凉凉的依赖感。尽管这是让男生在冬天里看起来非常不帅的衣服,但一到秋天,哪怕气温都还是可以热得人发晕,母亲也会早早地准备好,唠叨着自己,赶快穿上。

就是这样生活了十八年的世界。不过也快要结束了。

父亲辞去单位的职位,下海经商。如今已经是一个大饭店的老板。每天客来客往,生意红火异常。已经得意到可以在接到订座电话的时候骄傲地说"对不起本店不接受预定"了。

新买的房子在高尚的小区。高层住宅,有漂亮的江景。

只等夏天交房,就可以离开这个逼仄而潮湿的弄堂。甚至是可以用得上"逃离"这个词了。像是把陷在泥泞里的脚整个拔起来。

母亲活在这种因为等待而变得日益骄傲的氛围里,与邻居的闲聊往往最后都会走向"哎呀搬了之后我这风湿腿应该就好很多了,这房子,真是太潮湿了,蛇虫百脚。"或者"我看你们也搬掉算了。"

……

摘了几段经典的,供大家分享,借鉴:你曾经有梦见这样无边无际的月光下的水域么?

无声起伏的黑色的巨浪,在地平线上爆发出沉默的力量。

就这样,从仅仅打湿脚底,到盖住脚背,漫过小腿,一步一步地,走向寒冷寂静的深渊。

你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么?

在很遥远,又很贴近的地方响起来。

像是有细小的虫子飞进了耳孔。在耳腔里嗡嗡地振翅。

突突地跳动在太阳穴上的声音。

视界里拉动出长线的模糊的白色光点。

又是什么。

漫长的时光像是一条黑暗潮湿的闷热洞穴。

青春如同悬在头顶上面的点滴瓶。一滴一滴地流逝干净。

而窗外依然是阳光灿烂的晴朗世界。

就是这样了吧。

弄堂里弥漫起来的晨雾,被渐渐亮起来的灯光照射出一团一团黄晕来。

还没有亮透的清晨,在冷蓝色的天空上面,依然可以看见一些残留的星光。

气温在这几天飞快地下降了。

呵气成霜。

冰冻三尺。

记忆里停留着遥远阳光下的晴朗世界。

……

浓重的雾气朝屋里涌。

头顶是深冬里飘荡着的白寥寥的天光。

该怎么去形容自己所在的世界。

齐铭和易遥就像是同一个端点放出去的线,却朝向了不同的方向。于是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每一天,都变得和前一天更加的不一样。生命被书写成潦草和工整两个版本。再被时间刷得褪去颜色。难以辨认。

十二岁之前的生命都像是凝聚成那一个相同的点。

而在十二岁那一年,生命朝着两个方向,发出迅速的射线。

每一个生命都像是一颗饱满而甜美的果实。只是有些生命被太早的耗损,露出里面皱而坚硬的果核。像个皱而坚硬的果核。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