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6 02:37:46

红色婚礼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红色婚礼(Red Wedding),有时也被翻译成血色婚礼,是美国作家乔治·R·R·马丁著名的严肃奇幻小说《冰与火之歌》系列中虚构的一场屠杀事件。

红色婚礼发生在卷三《冰雨的风暴》篇幅三分之二处,五王之战的末期。北境之王罗柏·史塔克和他手下的许多贵族以及3500名将士在孪河城参加盟军佛雷家族婚礼时在受到宾客权利庇护的情况下在宴席上被集体杀害,北境史塔克家族因此彻底失势。此事件是佛雷家族为叛向铁王座的兰尼斯特家族一方所献出的投名状

作者马丁曾透露红色婚礼是他整部书中写起来最痛苦的一部分,以至于他不得不留到最后等自己攒足了勇气再写。卷三《冰雨的风暴》也因此比预期晚出版了好几个月。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红色婚礼

  • 外文名称

    Red Wedding

  • 发生地点

    孪河城(TheTwins)

  • 日期

    299 AC

折叠 编辑本段 事件背景

红色婚礼的幕后指使者--泰温·兰尼斯特红色婚礼的幕后指使者--泰温·兰尼斯特

劳勃·拜拉席恩国王驾崩后,"少狼主"罗柏·史塔克为了去驰援被兰尼斯特家族攻打的母家徒利家族,派遣母亲凯特琳·徒利夫人去斡旋把持着绿叉河渡口的孪河城佛雷家族。佛雷家族的族长老瓦德·佛雷伯爵向来心胸狭窄不讲信义,并且和河间地总领主霍斯特·徒利公爵有过节,因此故意趁人之危不肯放行。最终,凯特琳夫人以自己子女(地位高于佛雷家族)与佛雷族人通婚为条件,许诺长子罗柏将迎娶一名佛雷女孩为妻、小女儿艾莉亚·史塔克将嫁给老瓦德伯爵的小儿子艾尔玛·佛雷,并且收佛雷族人侍从和养子,换取老瓦德同意让北境军队平安渡过绿叉河并且派兵助战。罗柏随后在呓语森林之战和夺营之战中大败西境军,解了奔流城之围,并俘虏了西境军统帅詹姆·兰尼斯特爵士。之后他的父亲艾德·史塔克公爵被乔佛里·拜拉席恩下令公开斩首,罗柏在封臣的拥护下加冕为北境之王,与铁王座分庭抗争彻底决裂,并挥师南下替父报仇,五王之战拉开序幕。

红色婚礼的主谋--瓦德·佛雷红色婚礼的主谋--瓦德·佛雷于此同时,龙石岛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在红衣女祭祀梅丽珊卓影子魔法的帮助下,暗杀了与自己对立的弟弟蓝礼·拜拉席恩并收编了其领地与军队,并在海盗雇佣舰队支援下向兵力空虚的君临城水陆进军。罗柏为了战略上协助史坦尼斯,故意带兵入侵西境以牵引泰温·兰尼斯特公爵的西境主力回援远离君临城。然而由于他的舅舅艾德慕·徒利贪功求战,阻拦了西境军西进,反倒让泰温军有时间及时得到君临危及的讯息向东回撤驰援,并和蓝礼旧部的提利尔家族河湾军结成了同盟。西境-河湾联军随后在黑水河之战及时赶到战场,击溃了强弩之末的史坦尼斯军,确立了绝对战略优势。

而此时,深入敌境作战的罗柏在攻打峭岩城时受了箭伤,由战败投降的维斯特林家族长女简妮·维斯特林小姐负责照料。之后他突然得到了临冬城被自己好友席恩·葛雷乔伊带领铁民偷袭攻陷、弟弟布兰·史塔克瑞肯·史塔克双双被害的消息。在战伤和悲痛的双重打击下,情绪恍惚的罗柏与安慰自己的简妮发生了关系。为了不让简妮名誉蒙羞,罗柏决定娶她为王后,也因此背弃了与佛雷家族签订的婚约,军中的佛雷族人也哗变撤回了河间地。

红色婚礼的从犯--卢斯·波顿红色婚礼的从犯--卢斯·波顿黑水河之战后,已经陷于战略劣势的罗柏从西境撤回奔流城,却发现母亲凯特琳夫人出于丧子的悲痛,私下释放了詹姆·兰尼斯特作为将在君临做人质的女儿珊莎·史塔克换回的条件。凯特琳的行为引起了军中卡史塔克族人的哗变,使得罗柏不得不将带头闹事的瑞卡德·卡史塔克伯爵斩首,结果导致了军队的分裂。于此同时,在黑水河之战后已经开始计划叛向兰尼斯特一方的卢斯·波顿伯爵暗下使坏,故意将北境步军三分之一的兵力派到暮谷城送死,使得罗柏面临的形势更加恶化。在他的祖父霍斯特·徒利公爵病逝后,罗柏得到了铁民之王巴隆·葛雷乔伊暴毙的消息,决定利用这个时机夺回被铁民入侵的老家北境。要想撤回北境,罗柏必须重新渡过绿叉河,因此必须要和佛雷家族重新修好。在商讨之后,罗柏提出让自己的舅舅艾德慕(此时已经继承了奔流城公爵,是老瓦德伯爵的总领主)代替自己迎娶老瓦德伯爵的女儿,两家重新建立婚盟,得到了老瓦德伯爵同意。

然而罗柏不知道的是,和卢斯·波顿一样,历来是墙头草的老瓦德伯爵在黑水河之战后就已经暗中与泰温公爵联系并表示愿意叛变倒向铁王座。在泰温公爵承诺给予保护和封赏后,老瓦德伯爵假意原谅罗柏之前背弃婚约,并且宣布高调安排艾德慕的婚礼,但是要求罗柏亲自参加婚礼并赔罪,借此将罗柏诱回孪河城。在婚礼上,佛雷军将与波顿军一起把忠于罗柏的北境众人一网打尽。

与此同时,泰温公爵还与简妮王后的母亲(罗柏的岳母)希蓓儿·斯派瑟夫人暗中通信,由希蓓儿夫人偷偷用药保证简妮无法怀孕,以此断掉罗柏的子嗣和史塔克家族东山再起的机会(这时都认为罗柏是史塔克家族唯一剩下的男丁,事实则不然)。然而罗柏也想到自己尚且无子这一点,为了不让北境王国的基业因为自己万一遭遇不幸而败落,他在向孪河城行军的路上已经秘密下旨将在绝境长城服役守夜人的私生弟弟琼恩·雪诺身份转正立为顺位继承人,并指派盖伯特·葛洛佛伯爵、梅姬·莫尔蒙伯爵夫人二人秘密离队去联系颈泽灰水望的黎德家族并将秘旨带回北境。[1]

折叠 编辑本段 事件过程

孪河城孪河城罗柏带领手下3500名将士从奔流城出发,护送舅舅艾德慕北上赶往孪河城,母亲凯特琳夫人和艾德慕的一些亲信随行。罗柏决定将王后简妮·维斯特林与她家人一起留在了孪河城,只带了简妮的哥哥雷纳德·维斯特林爵士一人随行,因为虽然王后缺席可能失礼,但毕竟罗柏是因为简妮才违约冒犯了佛雷家族,她到场的话等于是往老瓦德伤口上撒盐。"黑鱼"布林登·徒利被罗柏封为南疆大元帅,负责留在奔流城镇守河间地,盖伯特·葛洛佛接替布林登成为部队先锋。

红色婚礼的受害者--北境之王罗柏·史塔克红色婚礼的受害者--北境之王罗柏·史塔克北境军因为阴雨天和河流涨水延误了行程。等到达绿叉河畔时,孪河城东城派出佛雷家族继承人莱曼·佛雷出城迎接。然而罗柏的冰原狼"灰风"感到了对方来意不善,变得狂躁企图攻击莱曼等人,并不愿进入城堡。没有理解到"灰风"失控原因的罗柏因此将它交给雷纳德·维斯特林看管并且禁止它进入婚礼大厅。

进入城堡大厅后,罗柏一到场就向瓦德伯爵表示歉意。老瓦德在满是挖苦的客套几句后,将女儿萝丝琳·佛雷带出来给艾德慕过目,艾德慕对新娘很是满意。罗柏并不打算滞留在孪河城,准备婚礼之后马上启程北上,因此要求自己的人马先过河在东岸扎营。凯特琳夫人则坚持要求面包和盐,以确保行使宾客权利(Guest right,维斯特洛数千年来的传统是一旦享用面包和盐,来者的宾客身份就得到确认,人身安全受到神圣的保障,任何人不得加害)。之后卢斯·波顿也来到会场,随行带来五百骑兵、三千步兵,声称是前来保护国王。

红色婚礼的受害者--凯特琳·徒利夫人红色婚礼的受害者--凯特琳·徒利夫人婚礼当晚的宴席中,北境众人依照宾客之礼赴宴,将随身武器留在厅外。而老瓦德伯爵则将雇佣兵扮作乐手,在会场演奏杂乱无章的乐曲,但宴会厅虽然嘈杂气氛还算快乐。然而凯特琳却开始察觉到现场有些不对劲--罗柏过去的同袍派温·佛雷、奥利法·佛雷都被派往别处缺席,以歌技著称的亚历山大·佛雷却没有出席献艺,卢斯·波顿和莱曼·佛雷等人都频繁以入厕为由离场。在闹洞房仪式结束后,新郎艾德慕和新娘萝丝琳被带离宴厅。罗柏的女性护卫黛西·莫尔蒙起立要求老瓦德伯爵的重孙艾德温·佛雷和她跳舞,对方却无礼拒绝并试图匆匆离场。此时乐队所奏的乐曲突然变成了兰尼斯特家族的赞歌《卡斯特梅的雨季》,让凯特琳疑心大起,她伸手去抓卢斯波顿的胳膊,却发现对方衣服下藏有铁甲。

红色婚礼红色婚礼这时,伪装成乐师的雇佣兵纷纷取出十字弓向厅内的北境众人射击,凯特琳和罗柏双双中箭倒地。同时厅内闯入全副武装的刀斧手,连同席间暗藏匕首的佛雷族人一起开始大屠杀。同时,卢斯·波顿也带领手下冲进厅内开始砍杀罗柏麾下的北境众人。厅内的北境贵族们意识到形势不妙,但全部手无寸铁无法有效抵抗,很快就在乱箭乱刀的围攻下被一一杀害。从始至终,老瓦德·佛雷伯爵高高坐在精雕的黑橡木椅子上,贪婪地审视着整个屠杀现场。当身中三箭的罗柏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时,受伤较轻的凯特琳抓起了掉在附近地上一支匕首,挟持了老瓦德的弱智孙子"铃铛响"为人质想要以此换取对方放自己儿子离开孪河城。但此时卢斯·波顿急步走到罗柏面前,说了一句"我代表詹姆·兰尼斯特,向您致以亲切问候"之后,一剑穿心刺死了罗柏。绝望的凯特琳用匕首将"铃铛响"割喉,然后疯狂的用手抓烂脸庞,之后被雷蒙德·佛雷从身后割喉杀死。

就在厅内刀光血影之时,在城外的婚宴大营中,佛雷和波顿的人开始突然攻击屠杀史塔克士兵。特制有机关的三座宴会帐篷被突然放倒后起了大火,将帐内的人困住烧死。忠于史塔克的3500名将士大多已经醉酒,而且没有料到友军会突然对自己大开杀戒。一些士兵虽然也试图反抗,但是寡不敌众很快就被格杀,勉强逃离现场的幸存者也遭到骑兵追杀围捕。罗柏的掌旗官雷纳德虽然身重数箭,但仍然拼死将"灰风"放出,然后坠入绿叉河中生死不明。"灰风"在乱弩当身的情况下咬死佛雷军四只狼狗,并将孪河城的驯兽长胳膊撕掉,最后才被射杀。

于此同时,想向罗柏赎卖艾莉亚·史塔克的"猎狗"桑铎·克里冈也带着艾莉亚来到了孪河城,装成送咸肉的赶车农夫想要混进城,但是被波顿军人挡在了门外。就在两人在城外徘徊想要找机会进城时,却撞见佛雷军开始屠杀史塔克军。艾莉亚坚持想跑进城找母亲和哥哥,但桑铎意识到情形不对,就用斧背将她敲昏,骑马杀出一条血路将她带走,救了她一命。

佛雷军对罗柏和灰风进行虐尸佛雷军对罗柏和灰风进行虐尸屠杀结束后,瓦德·佛雷命人将罗柏和"灰风"的尸体割首,把罗柏的青铜王冠戴在"灰风"头上,并将狼头缝到罗柏尸体上,用虐尸的方式来嘲笑罗柏和他的冰原狼之间的联系。佛雷们还把凯特琳夫人的尸体扒光衣服扔进绿叉河,以此嘲讽徒利家族的水葬风俗。虽然没有确切的数字,但是几乎所有的史塔克军人都被杀死,佛雷、波顿一方仅仅付出了大约五十人的伤亡代价,其中一些(比如泰陀斯·佛雷和高斯·古柏克)还是死于桑铎·克里冈之手。

折叠 编辑本段 参与者

折叠 策划者

  • 泰温·兰尼斯特公爵(Lord Tywin Lannister),铁王座乔佛里·拜拉席恩国王的国王之手
  • 瓦德·佛雷伯爵(Lord Walder Frey),河间地栾河城的领主,艾德慕·徒利公爵麾下首席封臣。
  • 卢斯·波顿伯爵(Lord Roose Bolton),北境恐怖堡的领主,罗柏·史塔克国王麾下首席封臣。
  • "跛子"罗索·佛雷(Lame Lothar Frey),瓦德伯爵的第12子,栾河城总管。与卢斯·波顿一起设计了屠杀实施过程中的关键细节,以乐曲为动手信号的主意就是他想出来的。
  • 罗柏国王的岳母--峭岩城夫人希蓓儿·斯派瑟(Lady Sybell Spicer)和她的哥哥罗佛·斯派瑟爵士(Ser Rolph Spicer)二人也和泰温公爵暗地勾结,偷偷用避孕药使得简妮不孕保证罗柏死后没有继承人。

折叠 实施者

大厅

  • 卢斯·波顿伯爵(Lord Roose Bolton)带领人马冲进大厅杀死小琼恩,然后"代表詹姆·兰尼斯特,向您致以亲切问候"亲手一剑穿心杀死罗柏国王。
  • 雷蒙德·佛雷爵士(Ser Raymund Frey),瓦德伯爵第11子。将凯特琳·徒利夫人割喉杀死。
  • 梅里·佛雷(Merrett Frey,瓦德伯爵的第九子)、惠伦·佛雷(Whalen Frey,瓦德伯爵的第14子)和培提尔·佛雷(Petyr Frey,瓦德伯爵的曾孙)负责赌酒灌醉大琼恩以便他无法反抗,但是他们自己都先醉倒。
  • 勒斯林·海伊爵士(Ser Leslyn Haigh),瓦德伯爵的长女婿。协助擒拿大琼恩,但被咬掉半只耳朵。
  • 丹威尔·佛雷爵士(Ser Danwell Frey),瓦德伯爵的第八子,负责和马柯·派柏赌酒,后来将其俘虏。
  • 莱曼·佛雷爵士(Ser Ryman Frey),瓦德伯爵的长孙,栾河城继承人,杀死了黛西·莫尔蒙。
  • 黑瓦德·佛雷(Black Walder Frey),瓦德伯爵的曾孙,杀死了万斯家族的某个成员。
  • 霍斯丁·佛雷(Ser Hosteen Frey),瓦德伯爵的第六子,杀死了卢卡斯·布莱伍德。

军营

  • 瓦德·河文爵士(Ser Walder Rivers),老瓦德公爵的私生子,负责带领突袭北境军大营。
  • 泰托斯·佛雷爵士(Ser Tytos Frey),老瓦德公爵的孙子,协助瓦德·河文突袭北境军大营。
  • 高斯·古柏克爵士(Ser Garse Goodbrook),老瓦德公爵的孙女婿,协助瓦德·河文突袭北境军大营。
  • 卢斯·波顿的部下协助佛雷军袭击其他忠于罗柏的北境军。

折叠 编辑本段 结局

折叠 佛雷方面

死亡

  • 伊耿·佛雷(Aegon Frey),外号"铃铛响"(Jinglebell),瓦德伯爵的弱智孙子,被凯特琳挟持后割喉。
  • 本佛雷·佛雷爵士(Ser Benfrey Frey),在参与屠杀过程中受伤不治身亡。
  • 泰陀斯·佛雷爵士(Ser Tytos Frey),被桑铎·克里冈所杀。
  • 高斯·古柏克爵士(Ser Garse Goodbrook),被桑铎·克里冈所杀。
  • 大约50名佛雷士兵在打斗中丧命。

缺席

  • 派温·佛雷爵士(Ser Perwyn Frey),瓦德伯爵的第15子,曾是罗柏国王的近身护卫之一。婚礼当天被派离栾河城没有出席,原因是他被怀疑与史塔克家族太过友善。
  • 奥利法·佛雷(Olyvar Frey),瓦德伯爵的第18子,曾是罗柏国王的贴身侍从,对罗柏十分忠诚。婚礼当天被派往别处"执勤",原因是他和罗柏之间的友谊太深。
  • 亚历山大·佛雷(Alesander Frey),瓦德伯爵的孙子,是个出名的歌手,却没有出席婚礼献艺。

折叠 北境方面

死亡

  • 罗柏·史塔克国王(King Robb Stark),北境与三叉戟河之王,外号"少狼主"(Young Wolf)。屠杀开始时被十字弓射中多次后倒地,挣扎爬起后被卢斯·波顿亲手一剑穿心所杀,死后遭到佛雷族人割首虐尸并将狼头缝在脖上。
  • 凯特琳·徒利夫人(Lady Catelyn Tully),重箭后趁乱劫持伊耿·佛雷为人质,意图逼迫老瓦德放儿子一条生路。罗柏被杀后,她在悲痛中自毁容貌,被雷蒙德·佛雷从身后割喉,死后被扒光衣服扔进绿叉河。
  • 文德尔·曼德勒爵士(Ser Wendel Manderly),罗柏国王的近身护卫之一。屠杀开始时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十字弓射中嘴里身亡。
  • 小琼恩·安柏(Smalljon Umber),罗柏国王的近身护卫之一,最后壁炉城继承人。屠杀开始后将长桌掀起盖在倒地的罗柏身上加以掩护,之后被闯入大殿的波顿部下砍头。
  • 黛西·莫尔蒙(Dacey Mormont),罗柏国王的近身护卫唯一的女性成员,熊岛继承人。用酒杯砸翻本佛雷·佛雷后试图夺门而出,被冲进门的莱曼·佛雷用战斧开膛破肚。
  • 唐纳·洛克(Donnel Locke),罗柏国王的近身护卫之一。被十字弓射死。
  • 欧文·诺瑞(Owen Norray),罗柏国王的近身护卫之一。被十字弓射死。
  • 罗宾·菲林特(Robin Flint),罗柏国王的近身护卫之一,菲林特之指伯爵。被佛雷族人包围后乱刀刺死。
  • 卢卡斯·布莱伍德(Lucas Blackwood),艾德慕公爵的好友,被霍斯丁·佛雷所杀。
  • 凡斯家族某成员,艾德慕公爵的好友,在与勒斯林·海伊扭打中被黑瓦德·佛雷从背后割腿。因为万斯家族年轻一代中只有亚兰城凡斯家族的四兄弟"坏人"罗纳德(Ronald the Bad)、雨果(Hugo)、埃勒里(Ellery)和凯斯(Kirth)有可能出席红色婚礼,而根据小说系列后面的描述,雨果安然无恙,所以此人应该是罗纳德、埃勒里、凯斯三人中的一人。
  • "灰风"(Grey Wind),罗柏国王的冰原狼,在被罗纳德·维斯特林放出后咬死佛雷军四条狼狗并撕掉驯兽师手臂,随后被乱弩射死,死后被割头缝在罗柏身上虐尸。
  • 3500名北境士兵被突袭屠杀。

失踪

  • 雷纳德·维斯特林爵士(Ser Raynaud Westerling),罗柏国王的大舅哥和掌旗官,峭岩城继承人。因为被指派看管灰风而身在大厅外,察觉到佛雷背叛后拼死将灰风释放,身中数箭之后跳进绿叉河生死不明。

被俘

  • 艾德慕·徒利公爵(Lord Edmure Tully),婚礼的新郎,奔流城公爵兼河间地总领主。
  • 大琼恩·安柏(Greatjon Umber),安柏家族首领,最后壁炉城伯爵。
  • 派崔克·梅利斯特(Patrek Mallister),海疆城继承人,罗柏国王的近身护卫中唯一幸存者。
  • 马柯·派柏爵士(Ser Marq Piper),红粉城继承人。

残部

  • 海疆城伯爵杰森·梅利斯特(Lord Jason Mallister)丶深林堡伯爵盖伯特·葛洛佛(Lord Galbart Glover)和熊岛伯爵梅姬·莫尔蒙夫人(Lady Maege Mormont)三人,在罗柏国王前往栾河城赴宴前奉命带领一支队伍从海路进入颈泽试图联系灰水望领主霍兰·黎德伯爵(Lord Howland Reed),并带着一封罗柏转正身份并任命琼恩·雪诺为王国继承人的秘旨。梅利斯特伯爵稍后独身返回海疆城,因为佛雷以他的儿子派崔克为人质加以要挟被迫献城投降。葛洛佛伯爵和莫尔蒙夫人依然下落未明。
  • 布林登·徒利爵士(Ser Brynden Tully),外号"黑鱼"(Blackfish),凯特琳夫人和艾德慕公爵的叔叔,七大王国著名骑士。受罗柏国王之命担任南疆大元帅留守奔流城,负责防御河间地没有参加婚礼。罗柏的遗孀简妮·维斯特林王后(Queen Jeyne Westerling)一家也留在奔流城由布林登照看。

折叠 编辑本段 书中评价

折叠 事前预言

  • "不,不要让他走,他走了就不回来了!"罗柏离开临冬城前瑞肯说的话。
  • "再往前,她见到一场死尸的盛宴。参与者都是遭到残忍屠杀后的尸体,它们东倒西歪地趴在倾倒的椅子和劈烂的高架桌边,躺在一滩滩正在凝结的血液中。有人断手断脚,有人失去头颅。无主的手掌紧握着血淋淋的杯子、木勺、烤鸭和面包。上方的王座坐着一个狼头死人,戴一顶铁冠,握一条羊腿,好似国王握着权杖。他的眼神紧随丹妮,仿佛在无声地控诉。"--丹妮莉丝·坦格利安魁尔斯不朽之殿看到的幻象
  • "今晚他梦见的是劳勃国王抵达临冬城那天奈德·史塔克举行的欢迎宴会。洋溢歌声和欢笑的大厅,寒风在外呼啸。起初,席恩只是喝美酒、吃烤肉,边开玩笑边打量来往女仆,满心欢愉……突然发现整个厅堂暗下来,连音乐也不再悦耳,一阵不和谐的嘈杂之后,便是诡异的宁静,所有音符都停止。猛然间,嘴里的美酒变成苦味,他慌忙自杯间抬头,原来同席就餐的都是死人。……高耸的大门轰然撞开,冰冻的寒风灌进大厅。罗柏踏出暗夜,缓缓进逼;灰风双眼如炬,亦步亦趋。人和狼带了几十处重伤,浑身浴血。"--席恩·葛雷乔伊的恶梦
  • "傻子血,国王血,处女大腿也流血,链子拴宾客啊,大人,链子拴新郎啊,我知道,我知道,噢噢噢!"--席琳·拜拉席恩的弄臣"补丁脸"语无伦次的歌谣
  • "我梦见一条咆哮的河流和一尾雌鱼,她漂浮在水面,脸上有红色的泪痕,但眼睛却猛然睁开,啊,使我在恐惧中惊醒。……我梦到一头狼在雨中嗥叫,但无人倾听他的不幸。我梦到一阵刺耳的喧闹,闹得头都快炸了,其中有鼓点、号角、笛子及尖叫,但最悲哀的是小铃铛的声响。"--高尚之心的鬼魂的预言

折叠 事后评论

  • "有的胜利靠宝剑和长矛赢取,有的胜利则要靠纸笔和乌鸦。"--泰温·兰尼斯特
  • "没有不战而胜的战争,提利昂,都是父亲大人的功劳。"--瑟曦·兰尼斯特
  • "瓦德侯爵在自家屋檐下、自家餐桌上谋害客人?……他们践踏宾客权利!……瓦德·佛雷是个将死的暴躁老头,成天只会霸占年轻女子,并为所受的侵犯斤斤计较。这次恶行是他的主意,我对此并不怀疑,但若非别人作出承诺,谅他没胆子单独行动。……我就知道佛雷没胆子单独行动。"--提利昂·兰尼斯特
  • "在婚礼上,在主人的餐桌上,主人的屋檐下。践踏宾客权利,佛雷家必将遭到诅咒。"--戴佛斯·席渥斯
  • "我们要沦落到在婚宴上杀人的地步,实在没得治了。"--奥莲娜·雷德温
  • "北方佬干的,胸口有小血人的北方佬。他看到我的徽纹,还开玩笑说,红色的男人和粉色的少女,应该凑成一对。我为他的波顿伯爵祝酒,他为马柯爵士祝酒,我们共同为艾德慕公爵、萝丝琳夫人及北境之王祝酒,然后他就要杀我。"--派柏家族的一个重伤濒死的弓箭手
  • "咱们下贱的老百姓不懂什么领主的荣誉,谋杀倒是懂的。"--无旗兄弟会的柠檬
  • "在都城的酒馆和食堂内,老百姓议论纷纷,许多人认为国王协助瓦德大人作恶犯罪。麻雀们公然宣讲,红色婚礼触犯神圣的宾客权利,令神人共愤,参与它的人将遭到永世诅咒。"--科本
  • "在孪河城,佛雷家族公然践踏关于宾客的律法,谋杀了她的母亲大人和哥哥。"--阿莲·石东(珊莎·史塔克)
  • "放下武器,爵士!你到底姓科布瑞还是姓佛雷?我们是这里的客人!"--约恩·罗伊斯
  • "过世?他是被丧尽天良的人谋杀的,你们这帮人无视神圣的宾客律法,必遭天谴。……反正里面有泰温·兰尼斯特的臭味。"--布林登·徒利
  • "我没有暗示,佛雷,我是个正派人,怎么想就怎么说。话说回来,你这种家伙会明白正派人的想法吗?反复无常、满嘴谎话的黄鼠狼,我宁愿喝尿也不想听佛雷家的人喷粪。回答我,马柯在哪里?你们对我儿子做了些什么?妈的,他是你们家婚礼的宾客啊!……五位骑士和第二十位士兵护送马柯前往孪河城,他们又算不算宾客呢,佛雷?"--克莱蒙特·派柏
  • "我的儿子文德尔,作为一个宾客去了孪河城。他吃了瓦德侯爵的面包和盐,把他的剑挂在墙上,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大快朵颐。然后他们谋杀了他。谋杀,我是说。希望那些佛雷们都被他们自己的谎言噎死。我和杰瑞一起喝酒,和赛蒙开玩笑,向雷加保证他能和我挚爱的小孙女牵手联姻……但是别认为这说明我忘记了过去。北境记得,戴佛斯伯爵。北境记得,而这小丑的游戏就要结束了。"--威曼·曼德勒
  • "他们谈论着狼灵异形者,声称是罗柏·史塔克宰了我的文德尔。何其自大!他们根本不指望北境相信他们的谎言,而是认为我们必须装作相信,否则就必死。卢斯·波顿对于红色婚礼上他所扮演的角色扯了谎,他的儿子对临冬城陷落扯了谎。但是只要他们手里还攥着威里斯,我就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吃下这堆臭狗屎,并且赞颂它的香味。"--威曼·曼德勒
  • "弗雷们或许不在乎,但是北方人……他们畏惧恐怖堡,但是爱戴史塔克。"--芭芭蕾·达斯丁
  • "我们的敌人不想看起来那样强大,卢斯·波顿让人害怕,但没人爱他。至于他的朋友弗雷家的人……北方人不会忘记血色婚礼。在那场婚礼上临冬城内的每一个北方领主都失去了一些族人。史坦尼斯只需要让波顿受点伤,北方佬们就会抛弃他。"--贾斯汀·马赛
  • "而且威曼大人也不是唯一在你们的红色婚礼上失去亲人的人。佛雷,你认为'妓餍'更爱你们吗?要不是你们扣押着大琼恩,他会把你的肠子拽出来喂你吃掉,就像霍伍德夫人吃下自己的手指。菲林特、赛文、陶哈、斯雷特……他们都有亲人追随少狼主。……莱斯威尔家也是。……甚至来自荒冢屯的达斯丁。北境记着呢,佛雷。"--芭芭蕾·达斯丁
  • "瓦德佛雷的第四任妻子是一个布莱克伍德,但是在孪河城,亲属关系就和宾客权利一样一文不值。"--泰陀斯·布莱伍德
  • "那是无耻下流的暗算,瓦德一并谋害了我们家十几个亲戚。"--杰诺斯·布雷肯

折叠 佛雷说辞

  • "萝丝琳套到一条肥公鳟鱼,她的兄弟们为婚礼献上两张狼皮为礼。"--佛雷家族写给兰尼斯特家族的密信
  • "那不是谋杀,是复仇,我们有权复仇。那是一场战争!伊耿,伊耿,可怜的痴呆,外号'铃铛响',他什么也没做,却被史塔克夫人割了喉咙。我们在营地还阵亡了五十多人,凯拉的丈夫高斯·古柏克爵士死了,杰瑞的长子泰陀斯爵士也死了……他被人用斧头砸中后脑……史塔克的冰原狼咬死四条狼犬,还把兽舍掌管的胳膊咬断了,之后才教乱箭射穿……"--梅里·佛雷
  • "那是我父亲干的,我父亲干的。我只有喝酒而已,你们不能因为喝酒就杀人。……你们没有证据!红色婚礼是我父亲干的,莱曼和波顿公爵动手杀人,罗索在大帐上做了手脚,还把十字弓手布置在楼台,黑瓦德率军踏平营地……他们才是该负责的人,不是我,我只有喝酒而已……你们没有证据!"--梅里·佛雷
  • "红色婚礼可是少狼主的杰作。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化身野兽,撕裂了我表弟铃铛响的喉咙,而他只是个无害的傻子。他本来也想害死我父亲大人,要不是文德尔爵士挡在中间的话。……还有很多。我的亲生儿子泰陀斯也在其中,还有我女婿。史塔克化身为狼的时候,那些北方佬也一样。他们身上都有狼的印记。狼灵通过啃咬催生新的狼灵,这可是众所周知的。为了在我们被杀光之前放倒他们,我和我的兄弟们只能那么做。"--杰瑞·佛雷

折叠 编辑本段 事后余波

因为罗柏·史塔克和忠于他的亲信在红色婚礼中全军覆没,他收复北境并继续分庭抗争反抗铁王座事业也因此终结,北境王国败亡。随着蓝礼、巴隆、罗柏三王的身亡,加上史坦尼斯元气大伤,兰尼斯特家族基本上获得了五王之战的胜利。事后,在泰温·兰尼斯特公爵的首肯之下,卢斯·波顿被封为北境守护,波顿家族取代史塔克家族成为了北境的最高统治者。佛雷家族也得到了铁王座的奖赏,并且顶替掉了徒利家族成为河间地之主。同时奔流城被赏给了泰温妹妹吉娜·兰尼斯特的丈夫艾蒙·佛雷(瓦德·佛雷的二儿子),虽然当时奔流城还在布林登·徒利的指挥下顽抗不降。同时,泰温公爵还安排自己的侄子蓝赛尔·兰尼斯特迎娶瓦德伯爵的孙女"门房阿丽"阿蕊丽·佛雷去巩固对战略要地戴瑞城的控制,并将之前被俘虏的临冬城总管女儿珍妮·普尔假装成艾莉亚·史塔克送去嫁给卢斯·波顿的私生子拉姆斯·波顿,用来鱼目混珠巩固波顿家族在北境统治的合法性。

因为红色婚礼,铁王座同时也得到了包括艾德慕·徒利、大琼恩·安柏等人在内的几位重量级俘虏,得以用来稍微缓解河间地和北境反抗。大琼恩·安柏和马柯·派柏被分别押为俘虏人质,以确保他们家族其他成员效忠铁王座。在此威胁之下,大琼恩的叔叔"妓魇"霍瑟·安柏同意与新任的北境守护卢斯·波顿结成联盟,红粉城领主克莱蒙特·派柏伯爵则被迫参与围攻奔流城。之后,詹姆·兰尼斯特利用被俘的艾德慕·徒利向据守顽抗的布林登·徒利施压,才兵不血刃换取了奔流城投降,黑瓦德更是靠着威胁要公开绞死派崔克·梅利斯特才使得海疆城臣服。

然而,铁王座的胜利并非是牢固的。虽然兰尼斯特家族竭尽所能去掩饰自己了参与红色婚礼策划,他们对佛雷和波顿的封赏和庇护还是引起了世人的怀疑。在北境战败后,兰尼斯特家族很快就和帮助自己获得五王之战胜利的盟友提利尔家族发生了权力纠纷,并在泰温公爵意外身死后冲突升级。河间地方面,许多投降臣服的河间贵族明里暗下都鄙视并敌视获得统治地位的佛雷家族。在北境的波顿家族依靠恐怖威慑,加上手中握有假艾莉亚,统治相对稳定些,但麾下的北境封臣还是私下大多心怀异心,只不过因为忌惮波顿-佛雷联盟的军力暂时敢怒而不敢言。加上拉姆斯·波顿仗着得势在北境各地烧杀抢掠倒行逆施,在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登陆北境后,许多西北山林地区的小封臣部落都投靠了史坦尼斯与波顿对抗。白港的曼德勒家族(实力仅次于波顿家族)更是明着效忠,暗下却委托戴佛斯·席渥斯去寻找逃亡失踪的瑞肯·史塔克秘密带回,以便用来推翻波顿的统治。

同时,红色婚礼也让佛雷家族的最后一点点名誉被完全摧毁,因为他们除了背叛自己效忠的国王和盟友之外,还玷污了维斯特洛最古老最神圣的传统--宾客权利。在这之后佛雷家族受到几乎所有人的反感和敌视,包括他们的新盟友兰尼斯特家族都打算与佛雷划清界线,"佛雷"也成了世人诅咒他人缺德无信将受天谴的代名词。虽然红色婚礼之后没有任何人想再次去打破宾客权利,但依然给这一古老传统造成持久的负面影响,因为在世人心里,宾客的安全再也不是那么保障了。

石心夫人的复仇

石心夫人的复仇石心夫人的复仇在红色婚礼发生三天后,凯特琳·徒利的尸体被冰原狼"娜梅莉亚"从河中拖上岸,并被无旗兄弟会发现。无旗兄弟会的领袖贝里·唐德利恩为了回报凯特琳已故的丈夫艾德·史塔克,牺牲自己的生命将凯特琳复活。复活后的凯特琳容颜尽毁、性情大变,自称"石心夫人"(Lady Stoneheart),接管了无旗兄弟会的领导权。在她的领导下,无旗兄弟会从保护平民的义军,变成了对佛雷和兰尼斯特进行疯狂偷袭的游击恐怖组织,并绞死了多名佛雷俘虏,其中包括佛雷家族的继承人莱曼·佛雷。结果就是佛雷家族在红色婚礼后因此丧命的家庭成员远远多于参加五王之战阵亡的人数。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原型

据乔治·R·R·马丁透露,红色婚礼的写作灵感来源于苏格兰历史上的"黑色晚宴"(Black Dinner)。在15世纪中期,苏格兰低地南拉纳克郡的道格拉斯家族(Clan Douglas)因为势力强大被视为威胁。1440年,在首相威廉·克莱顿(William Crichton)的策划下,16岁的威廉·道格拉斯勋爵和他的弟弟大卫在被保证人身安全的情况下应邀到爱丁堡城堡参加詹姆斯二世的晚宴,结果在宴会上被当场擒住并斩首。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