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5 05:16:15

东房西屋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一次京妞与强哥在喝酒中,无意中听到强哥酒后道出与他明星白荷的一段"同居"往事,为了达到能在北京立足的目的,京妞不顾一切地将此信息"爆料"给娱乐刊物,导致已马上红上加紫的明星白荷一夜之间身败名裂……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东房西屋

  • 编剧

    王 俭

  • 导演

    顾 威 丛 林

  • 舞美设计

    旋迎春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同在此院住的小马,虽然从收废品转行做了胡同游的三轮车夫,苦学北京地理知识,但却苦恼改变不了自己的一嘴外地口音……总在电视剧里跑"大龙套"的大龙,为争到一句有台词角色,不惜被打的鼻青脸肿……而生活在这里的几个北漂一族们,却无不都与房东强哥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一幕幕看似平淡但却充满戏剧性的故事,在京城一角的东房西屋小院里相继发生……

《东房西屋》通过描写一群外地年轻人到北京追梦的故事,揭示了外地进京人员的生存状态。该剧内容触及精神领域,对坚守良知、遵循道德等方面都做出了探索。在老导演顾威的执导下,人艺这两年新进剧院的年轻演员挑起了《东房西屋》的大梁。他们的精彩演出,将此剧打造成了具有浓郁新时代气息、手法不同寻常但又亲近自然百姓生活的现实主义剧目。

特别是剧中男一号强哥的饰演者尹伟虽然貌不出众,但他在此剧的表演却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记者曾在话剧《全家福》中见他演的一个配角老张,当时他的虽然台词不多,却让记者记住了他的形象。这次他全身心投入塑造的强哥,让观众看到了一个栩栩如生,很有个性的老北京胡同里的汉子。

其他几位青年演员的表演也非常到位,他们将来北京闯天下的那种感觉以及各自所经历的生活状态,表现的惟妙惟肖,极为生动。他们的表演令观众们看到了北京人艺人材备出,后继有人的希望。《东房西屋》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近年来反映北京生活题材的又一部好戏,在记者看来,该剧与《北街南院》堪称为北京人艺表现现实北京百姓生活的一对成功的姊妹篇。

折叠 编辑本段 主创介绍

编剧:王 俭

导演:顾 威 丛 林

舞美设计:旋迎春

灯光设计:李 聪

演员:尹 伟 郭奕君 雷 佳毛俊杰 杨佳音刘 辉

折叠 编辑本段 精彩剧评

《东房西屋》关注大时代中小人物的命运

《东房西屋》的舞台处理很有特点,把观演区处理成三大板块,演员站在中间表演,两旁是对称的观众席。可谓南北通透,东西对视,观众仿佛是作为房客,参与舞台上发生着的故事。

《东房西屋》表现的是商业化大背景中的小市井,关注的是生活在大都市里的边缘人。导演风格比较写实,却又不拘泥于现象一般,而是追求平凡中的真意、细节中的寓意以及生活化的诗意。

这台戏表现了一个"漂泊"的主题,漂泊感是人类共有的一种精神状态,也是一种艺术创构中的审美情怀,更是人们追求梦想、探索未知、变动不居的生命状态。因此,古往今来,"漂泊"就是人们反复吟咏的主题,哪怕是"乡关"在即,诗人和游子们也不会甘心固守家园,老死乡里。而到了现代社会,"漂泊"涵盖了很多人的命运,也续写了很多人可歌可泣的奋进史。从这个意义上说,《东房西屋》是一个很有时代感的戏剧,它透过漂泊着的人们的际遇,既表现了人们灵魂的躁动、求索,更凸现了这个时代的生机与活力。

剧中的主要人物是房主强哥,他手上有几间祖传老屋,除了自己居住还略有盈余,可以拿来出租,他没有过贪财的打算,也没有过发展的谋划,因此十几年一贯制,旧屋低价,倒也乐得让那些温饱不足的人们有个落脚之地,甚至在他们遇到麻烦、饿了肚子的时候,还要搭些钱粮进去。强哥的为人豪爽仗义、乐善好施,这为他在"北漂"中赢得了好名气,而潦倒的房客的处境,又反衬出他生活的轻松、惬意。没事的时候,他在院子里扎扎风筝、逗逗八哥儿,一把紫砂壶攥在手里,那廉价的茶末子,也被他喝得饶有兴致。他以为他的日子可以这样子过下去,可是有一天,一个旧日的房客耿田回来了,他已经成为了地产商的助理,他来此地的目的是要收买强哥的房子。在巨大的商业资本的操控下,强哥的祖业保不住了,他突然发现原本很踏实的内心漂摇起来,原来"漂"也是他的生存状态和命运轨迹。

在强哥的屋檐下住过的人,似乎都具有不安分的灵魂,他们在生活的海洋里不断的浮沉。但是关于未来的梦想,总是鼓舞着他们在失望中坚持、在抱怨中奋进。京妞是一个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的"北漂",为了生存她想尽办法,不惜用恶劣的手段,骗取强哥的信任,在醉酒的情况下套出他与当红明星白荷的隐私,而后她居然打算靠出卖别人的隐私,谋求自己的生计。这是一个为生存苦苦打拼的人,尽管偶尔会有卑劣之举,但是,她良心未泯,真情犹在,从她对好人张老师的描述中,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在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中挣扎的人。

白荷是一个走出了命运低谷,却时时困扰于自我身份的人。当初,她一个人来到北京,为了生存,做过裸体模特,还曾受骗怀孕,是强哥给了她很多的帮助,并安慰她受伤的心灵,他们之间甚至发生过一段短暂的爱情。但是强哥的屋檐太小,容不下她高飞的心。当他们再次见面时,她已经成为开发商的新楼盘的形象代言人,是一颗被打造、被包装而即将升起的明星。公司为她改了名字,造了身份,她已经脱胎换骨成了新人。只有当京妞要暴露她的过去的时候,她才惊恐万状,担心名誉利益付诸东流,自己又被拉回到挣扎求生的起点。白荷的命运受控于他人,在别人为她塑造的形象中,她成为了一个没有自我、没有从前、与他者没有关联的人。表面看来,白荷正浮出水面并不断上升,而实际上她一直在得与失的矛盾、成功的光环与内心的凄惨中摇摆,不那么亮丽的过去成为她躲不掉的阴影,在精神状态上,漂,注定会成为她脱不开的命运。

强哥的屋檐下,还住着收破烂儿的小马,小马后来成为了胡同里拉洋车的板爷,虽然他地方口音浓重,对北京知之不多,但却承担了介绍北京胡同文化的角色,这种身份的转换,令人感慨良多。而一心一意要当演员的大龙,却只能在各剧组里没名没姓地瞎混着。剧中的每一个人都具有典型性,他们的故事在小四合院里交织,各有特色,有张有弛。

《东房西屋》里面充满了喜剧性、调侃性的台词,风趣幽默,令人捧腹,但是它在总体意蕴上,却更像一曲关于老北京生活的悠悠的挽歌,令人唏嘘。我们会欣赏强哥的良心,强哥的义气,甚至他从容的生活态度,那是一种大气的率真,一种雍容的单纯,在他身上体现着北京传统的人文精神,他亦庄亦谐,庄重时骨子里透出"北京大爷"的牛气与派头,诙谐时会抖落出各种令人叫绝的机灵。但是强哥的意志和他的老屋,抵挡不住开发商逐利的脚步,便是强哥真要与开发商"死磕",那"鸡蛋撞石头"的结局也是可想而知的。

《东房西屋》里有很多不经意的小细节,看似平常,实际上却大有深意:强哥在戏剧开头时在糊风筝;戏剧结尾时,他把一个糊好了的风筝拿在手里准备放飞;而院子里的电线杆子上,一直趴着一个飞不动的风筝残骸。还有,每一幕的间歇,都有各种丰胸、美体、治病的广告无序播放,到了最后,剧中每一个人都在接听手机,在一片"喂,喂"声中戏剧结束。它提示观众,我们已经处在了一个信息爆炸的新时代,摆脱不开噪杂、混乱而又生动、活跃的现实,那么如何选择人生进程、实现生命价值、寻求灵魂的安宁呢?我们面临着各种困惑,但命运的魔杖掌控在自己手里,正可谓"八面来风,自己掌舵"。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