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26 14:41:04

佛雷家族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佛雷家族(House Frey)是美国作家乔治·R·R·马丁著严肃奇幻小说《冰与火之歌》中维斯特洛大陆的众多小贵族之一,原本为河间地徒利家族之封臣,现由于背叛主家徒利家族得以称霸河间地,家堡孪河城位于河间地绿叉河,家族因占桥收取过路费而发迹封爵,佛雷家的家徽是银白色背景上的蓝色塔桥,族语在书中暂未提及。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佛雷家族

  • 外文名称

    House Frey

  • 居住地

    孪河城

  • 领主

    瓦德·佛雷

  • 族语

    我们同仇敌忾

  • 著名事件

    红色婚礼、篡夺奔流城

折叠 编辑本段 简介

河间地的贵族,家堡为孪河城。孪河城由矗立在绿叉河两岸的一对城堡组成,中间护卫着跨越三叉戟河支流的拱桥;而家族领主也因此得名"河渡口领主"。孪河城的战略地位为佛雷家族带来了丰厚的财富。在现任领主瓦德·佛雷侯爵统治时期,家族的规模和权势都得到了长足发展。

佛雷家的家徽是银白色背景上的蓝色双塔,双塔中间连接着桥梁,这正是孪河城的写照。佛雷家族的箴言在书中暂未提及。

其族长瓦德·佛雷实为典型的昏君及小人形象,性格贪婪且心胸狭隘斤斤计较,贪图享受而无情的剥削着其领地人民,三妻四妾且毫无责任心及信用可言,因簒夺者战争中拜拉席恩家族胜局已定方才姗姗来迟而被其封君霍斯特·徒利戏称"迟到的瓦德侯爵",后在五王之战中与兰尼斯特家族波顿家族一手策划了"红色婚礼"背叛且残杀了北境之王罗柏·史塔克,侵犯了神圣的宾客权利而被世人唾弃,至此佛雷家族最后一点荣誉也荡然无存,更有甚者直接称一些背信弃义不讲诚信的人为"佛雷",放眼全境内亦无人尊敬佛雷家族,视其为无德且无能的代名词。

折叠 编辑本段 家族历史

佛雷家族是维斯特洛较为年轻的家族之一。大约六个世纪之前,家族的创立者被授予土地和爵位。这位佛雷家的创始人很有远见,他决定在三叉戟河的支流绿叉河上建立一座跨河大桥,并着手开工。最终他的孙子完成了桥梁的建设,并在桥的两端都建立了木制堡垒;之后几代佛雷把木头改成石材,并将城堡与桥梁联为一体,起名"孪河城"。桥中央还建有一座高塔,名为"卫河塔",以射箭孔、杀人洞和铁闸门睥睨河流和道路。由于孪河城的紧要战略地位和坚固工事,佛雷家得以向渡河者收取可观的费用并以此发家致富。佛雷家族很快成为三叉戟河流域最富有且最有权势的家族之一,而他们地位的飞速爬升也使得其他家族看不起他们,视他们为暴发户。

在征服战争之后,佛雷家族和其他河间地贵族向徒利家族宣誓效忠。由于瓦德侯爵有众多子嗣,所以佛雷家族的规模在瓦德侯爵统治期间迅速膨胀。在篡夺者战争五王之战中,瓦德侯爵统治的佛雷家族最大程度地利用自己的优势,两次拖延了对徒利家族召集封臣的响应,直到确认自己获利才姗姗来迟。瓦德侯爵与罗柏·史塔克缔结了婚约,意图使自己家族与北境之王的王室血脉相通。但罗柏背弃了婚约,瓦德认为自己被侮辱了,于是转而与兰尼斯特家族密谋,在红色婚礼上背叛了史塔克家和徒利家。之后不久,瓦德·佛雷侯爵的二儿子艾蒙·佛雷被授予了奔流城公爵的爵位,代替徒利家族接手了奔流城--尽管三叉戟河流域和河间地,名义上在赫伦堡培提尔·贝里席公爵的统治下。

尽管如此,其他的贵族和平民仍旧蔑视他们,因为他们违背了神圣的宾客权利。同时,无旗兄弟会也将他们列为目标,展开一次又一次的猎杀。

折叠 编辑本段 家族成员

瓦德·佛雷侯爵,生辰:伊耿历208年,现任河渡口领主。他是一位年长的、高傲的、贪婪的领主,统治了家族数十年,留下上百个子嗣。尽管他对家族忠诚极其看重,但他的孩子们还是彼此间无情地明争暗斗,同时恬不知耻地讨他的欢心,产生了无数个叫瓦德的儿子和数不清的叫瓦妲的女儿。瓦德有过多位夫人:

皮雅·罗伊斯夫人,他的第一任妻子,大约在230到235年期间结婚,诞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赛蕊妮·史文夫人,他的第二任妻子,大约在240到250年期间结婚,诞有二个儿子。

阿梅丽·克雷赫夫人,他的第三任妻子,大约在255到266年期间结婚,诞有六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阿莱莎·布莱伍德夫人,他的第四任妻子,大约在266到270年期间结婚,诞有三个儿子和二个女儿。

[莎娅·河安夫人,他的第五任妻子,没有子嗣。

蓓珊妮·罗斯比夫人,他的第六任妻子,大约在277到284年期间结婚,诞有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安娜娜·法林夫人,他的第七任妻子,大约在285到293年期间结婚,诞有四个儿子和二个女儿。

乔苏珊·恩佛德夫人,他的第八任同时是现任妻子,已经怀孕。

瓦德·佛雷和皮雅·罗伊斯的子嗣

史提夫伦·佛雷及其子嗣

史提夫伦·佛雷爵士,瓦德·佛雷侯爵的长子,在牛津之战中受伤,随后不治身亡。

莱曼·佛雷爵士,史提夫伦爵士的长子,被无旗兄弟会在河间地绞死。

艾德温·佛雷,莱曼的长子,孪河城继承人,一个冷酷无情的人。

瓦妲·佛雷(艾德温之女),艾德温的女儿,年纪很轻。

黑瓦德·佛雷,莱曼的次子,外号"黑瓦德"。

培提尔·佛雷,莱曼的第三子,外号"疙瘩脸"。在河间地荒石城被无旗兄弟会吊死。

皮雅·佛雷,培提尔的女儿,年纪很轻。

伊耿·佛雷(铃铛响),史提夫伦爵士的次子,弱智,外号"铃铛响"。在红色婚礼上被凯特琳·徒利杀死。

玛格娜·佛雷,史提夫伦爵士的女儿,嫁给迪冯·凡斯爵士。死于生产。

玛蕊莲·凡斯,玛格娜的女儿,待字闺中。

瓦德·凡斯,玛格娜的长子,侍从。

派崔克·凡斯,玛格娜的次子,年纪很轻。

沃顿·佛雷,史提夫伦爵士的第三子。

史蒂芬·佛雷,沃顿的长子,外号"甜心"。

瓦妲·佛雷(美女),沃顿的女儿,外号"美女瓦妲",一位漂亮的十八岁处女。

布莱恩·佛雷,沃顿的次子,侍从。

艾蒙·佛雷及其子嗣

艾蒙·佛雷伯爵,瓦德·佛雷侯爵的次子,奔流城领主。

吉娜·兰尼斯特,他的夫人,泰温·兰尼斯特公爵的妹妹。

克里奥·佛雷,他的长子,在河间地女泉城附近被[[勇士团]]杀害。

泰温·佛雷,克里奥的长子,年轻的侍从。

威廉·佛雷,克里奥的次子,在[[烙印城]]当侍酒。

莱昂诺·佛雷,他的次子。

提恩·佛雷,他的三子,身为俘虏被[[瑞卡德·卡史塔克]]杀害于奔流城。

红瓦德·佛雷,他的四子,外号"红瓦德",在[[凯岩城]]当侍从。

伊尼斯·佛雷、派娅妮·佛雷及其子嗣

伊尼斯·佛雷爵士,瓦德·佛雷侯爵第三子,秃顶驼背的灰大个,水汪汪的红眼睛和粗糙的巨手。

伊耿·佛雷(浴血),他的长子,落草为寇,外号"浴血"伊耿。

雷加·佛雷,他的次子,是从白港出发的路途中"迷路"的三个佛雷之一。

劳勃·佛雷(雷加之子),雷加的长子,年纪很轻。

白瓦妲·佛雷,雷加的女儿,外号"白瓦妲",年纪很轻。

杰诺斯·佛雷,雷加的次子,年纪很轻。

派娅妮·佛雷,瓦德·佛雷的长女,嫁给了勒斯林·海伊爵士。

哈瑞斯·海伊爵士,她的长子。

瓦德·海伊,哈瑞斯爵士的儿子。

唐纳尔·海伊爵士,她的次子。

埃林·海伊,他的三子。

瓦德·佛雷和赛蕊妮·史文的子嗣

杰瑞·佛雷,瓦德·佛雷侯爵的第四子,消瘦、秃顶、满脸痘疮,是从白港出发的路途中"迷路"的三个佛雷之一。

泰陀斯·佛雷爵士,他的儿子。在红色婚礼上被杀。

佐妮·佛雷,泰陀斯的女儿。

赞奇·佛雷,泰陀斯的儿子,献身于教会,当前在旧镇的圣堂受训。

凯拉·佛雷,他的女儿,嫁给了高斯·古柏克爵士。

瓦德·古柏克,她的儿子。

简妮·古柏克,她的女儿。

卢琛·佛雷,瓦德·佛雷的第五子,在君临的贝勒大圣堂侍奉。

瓦德·佛雷和阿梅丽·克雷赫的子嗣

霍斯丁·佛雷爵士,瓦德·佛雷侯爵的第六子。

阿伍德·佛雷,他的儿子。

蕾娅娜·佛雷,阿伍德的长女。

安德鲁·佛雷和艾林·佛雷,阿伍德的双胞胎儿子。

霍斯娜·佛雷,阿伍德的幼女,刚出生的婴儿。

丽丝妮·佛雷,瓦德·佛雷的次女,嫁给了[[卢科斯·瓦尔平]]伯爵。

爱亚娜·瓦尔平,她的女儿,嫁给了[[琼恩·威尔德]]爵士。

里查·威尔德,爱亚娜的儿子。

达蒙·瓦尔平,她的儿子。

赛蒙·佛雷,瓦德·佛雷的第七子,娶了布拉佛斯的贝罗丝,是从白港出发的路途中"迷路"的三个佛雷之一。

亚历山大·佛雷,他的长子。

艾茜·佛雷,他的女儿。

巴达摩·佛雷,他的次子。

丹威尔·佛雷,瓦德·佛雷的第八子,娶了维纳芙·河安,没有子嗣。

梅里·佛雷,瓦德·佛雷的第九子,在河间地荒石城被吊死。

阿蕊丽·佛雷,他的长女,蓝叉河佩特爵士的年轻寡妇。

胖子瓦妲·佛雷,他的次女,外号"胖子瓦妲",嫁给了卢斯·波顿公爵。

玛瑞莎·佛雷,他的三女,年轻处女。

瓦德·佛雷(小),他的儿子,外号"小瓦德",生前是拉姆斯·波顿的侍从,在临冬城被杀。

杰曼·佛雷爵士,瓦德·佛雷的第十子,淹死。

桑铎·佛雷,他的儿子,月门堡的唐纳尔·韦伍德爵士的侍从。

茜丝·佛雷,他的女儿,在[[安雅·韦伍德]]处当养女。

雷蒙德·佛雷,瓦德·佛雷的第十一子。

劳勃·佛雷(雷蒙德之子),他的长子,在学城作助理学士。

马拉万·佛雷,他的次子,在[[里斯]]的炼金术士处当学徒。

西拉·佛雷和撒拉·佛雷,他的双胞胎女儿。

瑟曦·佛雷,他的小女儿,外号"小蜜蜂"。

詹姆·佛雷和泰温·佛雷(雷蒙德之子),他的双胞胎儿子,刚刚出生。

瓦德·佛雷和阿莱莎·布莱伍德的子嗣

罗索·佛雷,瓦德·佛雷侯爵的第十二子,外号"跛子罗索"。

泰珊·佛雷,罗索的长女。

瓦妲·佛雷(罗索之女),罗索的次女。

恩蕃莉·佛雷,罗索的三女。

李奥娜·佛雷,罗索的四女,刚出生的婴儿。

杰莫斯·佛雷爵士,瓦德·佛雷的第十三子。

瓦德·佛雷(大),杰莫斯的长子,外号"大瓦德",现担任拉姆斯·波顿的侍从。

狄肯·佛雷和马图斯·佛雷,杰莫斯的双胞胎儿子。

惠伦·佛雷爵士,瓦德·佛雷的第十四子。

霍斯特·佛雷,惠伦的儿子,如今是达蒙·培吉爵士的侍从。

美瑞娜·佛雷,惠伦的女儿,小名"美蕊"。

莫雅·佛雷,瓦德·佛雷的第三女,嫁给了佛列蒙·布拉克爵士。

劳勃·布拉克斯(佛列蒙之子),她的长子,在[[凯岩城]]当侍酒。

瓦德·布拉克斯,她的次子。

琼恩·布拉克斯,她的三子,婴儿。

坦雅·佛雷,瓦德·佛雷的第四女,二十九岁的处女,外号"处女坦雅"。

瓦德·佛雷和蓓珊妮·罗斯比的子嗣

派温·佛雷爵士,瓦德·佛雷侯爵的第十五子。

本佛雷·佛雷,瓦德·佛雷侯爵的第十六子,因红色婚礼上受的伤感染而死。

妲拉·佛雷,本佛雷的女儿,外号"聋子妲拉"。

奥斯蒙·佛雷,本佛雷的儿子,刚刚出生的婴儿。

威廉学士,瓦德·佛雷侯爵的第十七子,当前为长弓厅的杭特家族服务。

奥利法·佛雷,瓦德·佛雷侯爵的第十八子。

萝丝琳·佛雷,瓦德·佛雷侯爵的第五女,嫁给了艾德慕·徒利爵士,已怀孕。

瓦德·佛雷和安娜娜·法林的子嗣

艾雯·佛雷,瓦德·佛雷侯爵的第六女,十四岁的处女。

文德尔·佛雷,瓦德·佛雷的第十九子,十三岁的男孩,当前在海疆城当侍酒。

科马·佛雷,瓦德·佛雷的第二十子,十一岁的男孩,已许给教会。

瓦提尔·佛雷,瓦德·佛雷的第二十一子,十岁的男孩,小名"提尔"。

艾尔玛·佛雷,瓦德·佛雷的第二十二子,九岁的男孩,瓦德·佛雷侯爵最小的儿子,曾短暂地许婚给艾莉亚·史塔克。

希琳·佛雷,瓦德·佛雷的第七女,七岁的女孩,瓦德最小的孩子。

瓦德·佛雷和其他形色的女子的私生后代

瓦德·河文,瓦德·佛雷侯爵的最年长的私生子,外号"杂种瓦德"。

伊蒙·河文爵士,他的儿子。

瓦妲·河文,他的女儿。

梅瓦·河文,为罗斯比家族服务。

其他私生后代:简妮·河文、马丁·河文、莱格·河文、朗诺尔·河文、梅拉萝·河文等。

其他与家族主支关系不明的亲族

席奥·佛雷爵士,一位骑士。

亚丽·佛雷,杰瑞·佛雷的夫人,佛雷表亲。

乔安娜·佛雷,本佛雷·佛雷的夫人,佛雷表亲。

折叠 编辑本段 家族封臣

查尔顿家族

恩佛德家族

海伊家族

折叠 编辑本段 相关记录

白杨滩比武大会上,邓克在众多领主老爷的旗帜间见到并认出了佛雷家的旗帜。

福兰克林·佛雷爵士在白杨滩比武大会的参赛名单中。

安布罗斯·巴特维尔伯爵举办了白墙城比武大会,以庆祝他与一位佛雷小姐的新婚。

佛雷侯爵出席了白墙城比武大会,随行人员包括他的女儿们、他四岁的儿子(即如今的瓦德·佛雷侯爵)、他的兄弟福兰克林·佛雷爵士以及他侄子。

比武中福兰克林爵士与哈伯特·培吉交手,并经历五轮后战胜对方。

新娘的侄子亚当·佛雷爵士也参加了比武。他被乌瑟·昂德里夫爵士击败。

在凯特琳·徒利打消让父亲召集封臣对抗兰尼斯特家族的念头时,她想到,"暴躁的佛雷侯爵死了七任太太,他巍立大河两岸的孪河城里早已四代同堂,内家、外家、私生、百系,难以尽数"。

在凯特琳绑架提利昂·兰尼斯特的那间旅店里有约二十名佛雷家的手下,他们没有跟着她把小恶魔带往临冬城,而是选择回到孪河城报告发生的事情。

六位佛雷家族成员参加了首相的比武大会:杰瑞爵士、霍斯丁爵士、丹威尔爵士、艾蒙爵士、席奥爵士和派温爵士,以及包括瓦德·河文在内的佛雷侯爵的几个私生子。他们表现很糟,霍斯丁被洛拉斯·提利尔爵士击败,丹威尔被一个雇佣骑士击落马下。

在罗柏·史塔克南下迎战兰尼斯特军的途中,他希望佛雷侯爵准许他的军队使用绿叉河的渡口。瓦德·佛雷派出史提夫伦爵士迎接客人,随后与凯特琳达成协议:用孪河城的渡口和军队换取与罗柏·史塔克艾莉亚·史塔克与佛雷家子嗣的婚约,将两个孩子送到临冬城给凯特琳当养子,另外还派一个年轻佛雷给罗柏当侍从。

包括史提夫伦爵士、莱曼爵士、黑瓦德、派温爵士、奥利法和马丁·河文在内的多位佛雷家族成员参与了罗柏率领的对西境的战役。史提夫伦在牛津之战后伤口感染身亡。

其他的几位佛雷,包括伊尼斯爵士、杰瑞爵士、霍斯丁爵士、丹威尔爵士、艾尔玛和朗诺尔·河文在卢斯·波顿军中效命。杰瑞、霍斯丁、丹威尔和朗诺尔在绿叉河之役中被泰温·兰尼斯特的军队俘虏,后来被释放。

大瓦德和小瓦德受到了临冬城的欢迎,尽管布兰·史塔克并不喜欢他们。当临冬城被两次攻陷时,他们先后两次被席恩·葛雷乔伊和拉姆斯·雪诺饶过性命。

派温爵士陪同凯特琳夫人南行,前去与蓝礼·拜拉席恩和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协商。

罗柏与简妮·维斯特林结婚后,佛雷家的部下离开了罗柏的军队。

霍斯特·徒利曾拒绝了佛雷家与自己的儿子艾德慕·徒利的联姻请求。

琼恩·艾林曾拒绝了佛雷侯爵将孙子送到鹰巢城当养子的请求。

佛雷与泰温公爵和波顿大人密谋发动了红色婚礼,他们违反了宾客权利,并背叛了罗柏及其盟友。

红色婚礼之后,佛雷家族被整个维斯特洛认为是被诅咒的。他们也成为了那些不法之徒和寻求复仇的人们的目标。

培提尔、梅里和莱曼爵士被复生的凯特琳夫人(石心夫人)抓捕后吊死。

佛雷家族可以集结一千名骑士和三千名足轻

在赫伦堡比武大会中,佛雷家的一位侍从攻击了霍兰·黎德;随后,佛雷家族的骑士被笑面树骑士击败,并且告诉他要管教自己的侍从懂得荣誉。

穿着佛雷家装束的士兵尸体被冲到寂静岛上,长老说,会把他们和他们的敌人埋葬在一起。

瑟曦·兰尼斯特王后看来,威曼·曼德勒大人在同意把自己的两个孙女嫁给佛雷家的人、以及允许兰尼斯特的船只在白港停靠后,已经不得不与波顿家和兰尼斯特家结盟。

曼德勒大人只是假装向铁王座投诚,待雷加·佛雷、杰瑞·佛雷和赛蒙·佛雷一行离开白港,曼德勒大人就杀了他们。

伊尼斯·佛雷带领2000佛雷士兵加入了波顿军以平定北境。在临冬城佛雷家族和曼德勒家族之间气氛僵硬,后来发展到刀兵相向。

波顿军占领临冬城期间,瓦德·佛雷(小)被人谋杀。

卢斯·波顿派霍斯丁·佛雷和伊尼斯·佛雷带兵去会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然而刚出城他们就跌入了莫尔斯·安柏挖的陷阱,伊尼斯死亡。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