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5 11:43:20

贺坪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演员
演员
编辑分类

贺坪,男,1985年出生,2009年从艺,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贺坪

  • 国籍

    中国

  • 民族

  • 出生日期

    1985年

  • 职业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

  • 毕业院校

    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话剧作品

都是我的儿子》、《甲申记》、《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空幻之屋》、《鹿鼎记》、《驯悍记》、《原告证人》、《命案回首》、《死亡陷阱》、《好人无几》、《意外来客》、《无人生还》、《低音大提琴》等。

折叠 编辑本段 获奖情况

第16届佐临话剧艺术奖最佳新人奖 (《命案回首》)

第16届佐临话剧艺术奖最佳男配角提名 (《死亡陷阱》)

第23届上海白玉兰喜戏剧表演艺术奖提名 (《死亡陷阱》)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及相关

折叠 好人无几

好莱坞王牌编剧阿伦·索金的处女作《好人无几》在被汤姆·克鲁斯和黛米·摩尔精彩演绎后,又被搬上沪上舞台。昨日下午,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上演的《好人无几》开放媒体探班,将近40分钟的片段,让记者目睹了一段充满正义与阳刚之情的男人戏。

走进排练厅气氛就十分严肃,《好人无几》正在排演法庭戏,记者发现演员们几乎清一色的"板寸",身板挺直神色严峻。据悉,正式演出时,舞台上将是整齐划一的的标准美国大兵头,以求人物形象跟电影上的百分百契合。此外,根据同名好莱坞大片改编的《好人无几》,将把美军关塔那摩海军基地搬上舞台,届时,演员要在高5米的舞台布景处进行危险的打斗场面,为此,从导演王勇起头,每一位演员都"被逼"每天进行"地狱式"体能训练。

初尝大戏导演滋味儿的王勇,把剧组10多位演员以及舞美工作人员逼成了"考据专家",不但要求每个人熟读美军海军陆战队的相关资料,以求气质内涵上与人物的贴近。在演出的服装造型上,对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制服和军衔也做了大量的考察和研究,从制服的面料、颜色、到帽子的飘带和质地都根据资料反复对比。

热演的《原告证人》中,贺坪诠释的是一位有洁癖的法医,虽然戏份不多,但却十分出彩。而在正在排练的《好人无几》中,贺坪将一改上部作品中的阴柔形象,饰演关键人物丹尼尔·卡非,一位为了弱者的利益勇敢站出来辩护的青年律师。贺坪本人介绍说,和上一部作品相比,《好人无几》对演员自己的要求比较高,主人公卡非并不是一开始就如此热血正义的:"出场时他是一个反戴棒球帽,叼着棒棒糖敷衍证人的二流小律师,凡事只讲求见好就收,但是在这案件中经历的一些事情触动了他,改变了他对'底线'这个词的认识,由此人物发生了巨大的转折。其中内心的挣扎是最需要时间去理解的部分。"《好人无几》是贺坪和"漂亮女中校"丁美婷年内的再度合作,在上一部作品《命案回首》中他们扮演的角色也是一同打官司。

折叠 死亡陷阱

当你以为他是什么样子的时候他已经转身不是了,是的,这就是一人千面的贺坪。

你以为他是个呆头呆脑的庸常律师结果下个戏他成了嗜枪如命的危险少年,你以为他是个油头粉面的屁精法医结果他已经挥起球棒在海军法庭上激情辩护……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记住这个小帅哥的?是《命案回首》《原告证人》《意外来客》《好人无几》还是《死亡陷阱》?是的,你永远猜不到舞台上的下一个他是什么样子的。

离开舞台镁光灯,能让人感受他比任何角色都真实的自己,他会在领奖台上说错自己兄长的名字,会在观众见面会上偷吃粉丝送来的饼干。他说不要问他为什么能演好这些角色的,因为就像医生、律师、厨子一样,每份职业都有着自己基本功,很难解释会为什么能背出这么多台词,为什么能在舞台说哭就哭……因为"我就是学这个的嘛",解释起来就是"演员的自我修养"吧。

为了演好《死亡陷阱》的克里佛德·安德森,他在进组排练之前半年就开始了一些系列的塑造,从声音、外形到体态,101场的克里佛德,是的,他已经来了。

折叠 低音大提琴

从《命案回首》机智的年轻律师,到《死亡陷阱》充满才气的悬疑小说作家,到《原告证人》深度洁癖的法医,到《蛛网》年轻潇洒的青年,再到此次《低音大提琴》深度失眠的失意艺术家,该剧的主演贺坪在无限度地演绎人生、挑战角色、突破自己。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出品的聚斯金德·小人物话剧《低音大提琴》正在排练厅紧锣密鼓地进行排练,该话剧作为"后浪·小剧场新运动"第一季上演的第二部剧目,是第一季剧目中唯一一部独幕单人剧。《低音大提琴》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戏剧沙龙上演。

21日,主演贺坪与导演杨溢在话剧中心排练厅进行紧张的冲刺排练。青年演员贺坪刚刚在北京首都剧场完成《原告证人》的演出,马不停蹄地换上"睡衣"赶到排练厅,此番他要出演的是一个被"失业、失恋、失眠"折腾得精神近乎失常的大提琴手。

《低音大提琴》的编剧是长期居住在法国巴黎的德籍作家、小说《香水》的作者帕特里克·聚斯金德。这部作品是其舞台处女作。故事讲述的是一个低音大提琴手,他视陪伴自己大半辈子的低音大提琴为朋友、情人,又是冤家宿敌,他自认为低音大提琴是乐团中的天之娇子。但当他被乐团解雇时,他才发现一个低音大提琴手的悲哀,他是那么被人漠视,永远不能像第一小提琴手那样引人瞩目。他发现自己除了会拉低音大提琴之外,在这个社会里,几乎没有其他立足社会的生活技能。由此揭示了现代化社会关系中,人们对物质生活和精神文化之间冲突的忧虑、无奈、迷茫与反思。

该话剧为独幕单人剧,只有贺坪一人撑满整场90分钟演出。贺坪表示,自己从艺以来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演完一部戏,这对他来说是极大的挑战。"在台上没有交流对象,我交流对象也就是观众们,但观众们的反应是我无法预知的。怎样与观众共呼吸,这对我是极大的课题。"贺坪表示。

据了解,该剧导演杨溢正是03版《低音大提琴》的主演,他将低音提琴手演绎得可圈可点,受到观众和业内届人士的一致好评。此次杨溢以导演身份回归,他透露,自己执导时常有自己上台去演出的冲动。

据悉,《低音大提琴》采用的舞台表现形式是在小剧场里以一个中心舞台、观众环绕270度的三面空间。小剧场戏剧并非只是物理空间上,就观演关系而言,它是一种令观众与演员物理和心理距离更接近的戏剧形式,这才是观看小剧场戏剧的真正魅力所在。小剧场缩短的不仅是观众和舞台的物理距离,在伸手可触的舞台前,连演员散发出的气息都可看见,在同一个空间交换呼吸,观众在剧场里,也在舞台上,而舞台就在生活中。

折叠 编辑本段 采访

话剧能让你静下来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门口,有一块小小的LED屏幕,安静地做着节目预告,《好人无几》的海报也在其间,贺坪就是这部剧的主演。不同于都市的纷扰,这里有一种宁静的氛围,这种宁静不同于法院前威压的肃静,是让人心灵平静下来的幽静,仿佛在听老人讲故事时,听得到风吹过的静。

这几年是贺坪毕业后踏入社会的头两年,他的工作是话剧演员,单位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不像朝九晚五的"常规"上班族,他的生活由排练和演戏组成,"只要不演出就在排练。"像普通男青年一样,平常他也打球、玩魔兽。马上过年了,他们也放假,不同的是,他放完假就要马上开始进剧场演《好人无几》。

父母都是戏曲演员,到了合适的年龄和时机转做了导演;嫡亲的哥哥也是话剧演员,更巧的是哥哥在《好人无几》中出演他所扮演角色的助理。"我父母都是干这行的,我哥也是干这行的。"所以,贺坪是演员世家出来的,对于表演,他不仅仅只有上戏的四学年,甚至可以说是--童子功。"他是年轻人里面最站得住的一个,比较出挑。"制作人张婳婳说。

因为职业的关系,他的普通话特别标准,好听,也因为职业的关系,他还有一张会说话的脸。皱眉、撅嘴、抬头……他的表情自然而丰富,未曾开口,意已达。

《好人无几》的剧本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直接向作者阿伦?索金引进并自行翻译。贺坪读完后,对故事本身很喜爱,"读完后有小激动。题材蛮吸引我的,捍卫正义,为弱者抱不平。"

年轻人热血沸腾,总有鲜明的爱憎,通过出演惩恶扬善的经典作品,演员也能在角色勇敢的选择中厘清真善美。排演到深处,贺坪在微博上激动地质问:"什么是你们的荣誉?我们誓死捍卫的又是什么?"下面是转自"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微博:"你当法律是什么东西啊?不过我明白,你有特权这么做。因为你的责任大到我没有办法想象。因为是你用尽方法让我们可以自由生活。我们的世界周围都有墙,都要有人持枪保卫,于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人可以妨碍你。"--卡非(@贺坪)《好人无几/A FEW GOOD MEN》。

"要走心,要相信他"

"他是半毛遂自荐的。"张婳婳爆料说。"后来我就觉得气质、年龄是搭的。他很阳光,角色也是。我们第一次合作,蛮有惊喜的。"

看完剧本,贺坪会代入角色去读台词,再在见过或听过的人物里找一个原型,套着原型,通过想象理通人物前后的心理,"不能说你演两个人,前面演一个人后面演一个人。他怎么样去转变,他的心理活动是什么,作为演员自己要清楚,才能演好。"

演戏是一个以假乱真的过程,这个真,来自于投入,化作角色,变为"他"。"就是要走心,要相信他。要带入这个角色,他现在是怎么想的,你现在就逼着自己怎么想。"当然,表演还需要一定的天分,"需要你一些灵性和悟性,再辅助一些学习和训练。"

不同于电影的延时播出,以及借助镜头、剪辑等众多技术手法,话剧是时间空间上的双重零距离,赤裸裸的真人演出,靠当时的临场发挥塑造一个人,话剧演员出场从头到尾浑身都是戏。"话剧有一个好处就是,它更能让你直观地感觉到一个东西,比较有冲击力。"

演戏最大的享受就是过程,从这一点说贺坪是一个幸运的演员,"我觉得演起来很过瘾。话剧从头到尾没有歇的,没有说演累了观众休息一会儿。并且每天都要从头开始演一个故事,每天体验一遍角色。"

不像影视剧往往拍几十条,选最理想的播。"话剧不是这样的,话剧每天在台上永远是新鲜的,交流永远是最真实的,他如果说这个话那个态度,我就要用那个态度去接他,我如果还用老态度,观众看来就很不舒服。"

话剧通常会连演几十场,演员要始终保持激情,"因为我所面对的观众不是重复的,我每天面对的观众全是新鲜的,他们都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来,通过你的表演和台词看完一段戏。"

"我希望大多数人来看话剧"

从演员表演的角度来说,电影电视的表演面对的是镜头,演员无法在表演的过程中得知观众的反应,"你哭了也好笑了也好,我不知道。"但是在话剧舞台上,演员能直接收到观众的情绪,"我们的气场和观众的气场融合在一起,这个戏才会好看。我感觉我能把观众吸引住,我在说什么话,观众能认真地去听。我们能得到他们的反馈,这就是舞台艺术的魅力,观众会尖叫,会大喘气,几百个观众大喘气,'喔唔……'就这种声音。"集体的情绪浪潮,这种声音在贺坪这些话剧演员耳里听来,分外悦耳。

相反观众在台下打电话、交头接耳,对话剧演员来说是一种严重的干扰,"经常一个电话铃响,我们就必须要集中精神把那个词想起来,可能我们之间的交流就淡了一点。"

对一小撮观众的小情绪,不妨碍他对观众发出真诚的邀请,"我还是希望大多数人来看话剧,能笼络到更多人,把他们拉到话剧舞台剧这个观赏模式里。不要只坐在家里看电视。不会花你很长时间,我们一部戏要演一个月,一个月中抽一天,晚上来坐一坐,看看话剧,不敢说你真的学习到了什么,你能感悟到什么,你能笑能哭,就够了。"

如果说汽车拓宽了出行的自由,能带我们去每一个未知的地方,那演员比开车更自由的地方在于身份的转换。贺坪是无车一族,对于车也没有特别的喜好,自然无法体验到驾驶座上的穿梭感,不过他可以享受职业特性带来的自由。"做演员,我可以把我的思维带到任何一个角色里,我去体验这个角色,体验别的职业,我干律师就是律师的心理素质,干警察就是警察的,干医生就是医生的,做演员可以代入各种职业,这点蛮吸引我的。"

有一个礼拜,他上台后,走路很别扭,说话也很别扭,使他轻度怀疑过自己是不是适合干话剧,"男生也有大姨妈。"转念一想,他又改口道:"大姨夫来了。"

但没有怀疑过会不会一辈子演话剧,"说得俗一点,话剧是一个陶冶情操的东西,像下棋,能让你静下来。"贺坪对话剧有一种骨子里的认同,他被话剧舞台吸引,乐在其中,"我希望演到一个地方能打动到观众,能用我的气场我的情感感染到观众。一个演员能感染到观众,就已经很有成就感了。"

"我想做到,观众看了一个海报说,噢,贺坪演的戏,贺坪这个演员不错,挺好的,就够了。"说着说着,他的散文调又出来。

豆瓣舞台剧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