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5 03:46:47

古今和歌集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古今和歌集》是1983年6月复旦大学出版社编译发行的图书,原作者是纪贯之等人。 该书是日本平安朝初期(十世纪初)由纪贯之纪友则凡河内躬恒、壬生忠岑共同编选而成。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古今和歌集

  • 外文名称

    こきんわかしゅう

  • 编者

    纪贯之、纪友则、壬生忠岑等4人

  • 内容

    日本诗歌集、最初的勅撰和歌集

  • 成书年代

    日本平安朝初期(十世纪初)

  • 卷数

    共20卷,收和歌一千多首

  • 日语假名

    こきん わかしゅ

折叠 编辑本段 图书简介

日本短歌到平安朝,已基本取代了长歌,成了单独的短歌形式。《古今集》中有作者不详的歌。著名的歌人有纪贯之,他是平安朝初期的和歌圣手。与纪贯之一起参加编选《古今和歌集》的歌人在当时也有代表性。

折叠 编辑本段 内容简介

《古今和歌集》20卷,收和歌一千多首,洋溢着民族自豪感。综上所述,《古今和歌集》是一部巨大的文学宝库,其文之流畅与优美奠定了其在日本古典文学史上的地位。

《古今集》与《万叶集》不同,在内容上则逐渐带有贵族倾向,风格也变得纤丽,但也有《万叶集》的流风遗韵。《古今集》全20卷1100首和歌中,恋歌就占了五卷360首,是总歌数的近三分之一。而第二代敕撰集《后撰集》更是有六卷恋歌,占了总歌数的4成。

折叠 编辑本段 和歌分类

《古今集》全20卷,收录约130人的歌。有1111首歌,长歌5首,旋头歌4首,其余皆为短歌。

分类:春、夏、秋、冬、贺、离别、羁旅、物名、恋、哀伤、杂歌、杂体(长歌、旋头歌、俳谐歌)大歌所御歌、神游歌等。

歌颂爱情

集中收列了许多不同风格的和歌,如恋歌卷一收入的基本是描写"初恋"的和歌。这个"初恋"不是指人生中的第一次恋爱,而是指恋爱的最初阶段。这个阶段的恋情是:不见其人,只闻其名的"不逢恋"(也可以写作"不遇恋",日语读为「あはずのこひ」),就是说两人尚未谋面,只听到了一些关于对方的传闻,便爱上了对方。比如:

音にのみきくの白露夜はおきて昼は思ひにあへず消ぬべし

(古今集·恋歌卷一·470)

未见君容但闻名,寒菊入夜白露生。

终宵彷徨昼复念,魂断相思露也轻。

参考:

风闻多白露,夜起为彷徨。

及昼思无及,露消早已亡。

(杨烈译)

即便是见过面,也只是匆匆一瞥,不等看清对方的容颜,便已心生眷恋。比如《伊势物语》的主人公,风流多情的贵公子在原业平有一次在右近卫的马场举行骑射之日,从对面牛车的帘子缝隙中隐约见到一个女子的脸,于是便即兴咏了一首和歌,送给那个女子:

见ずもあらず见もせぬ人の恋しくはあやなく今日や眺め暮らさむ

(古今集·恋歌卷一·476)

若说未见诚已见,已见却如犹未见。

无端备尝相思苦,尽日空望暮云天。

参考:

相见何曾见,终朝恋此人。

无端空怅望,车去杳如尘。

(杨烈译)

这一场景不禁让我想起了李商隐的那句"扇裁月魄羞难掩,车走雷惊语未通"。只是两车相错刹那间散漫的一瞥,却就此播下了相思的种子。

《古今集》时代的代表歌人,《古今集》编撰者之一的纪贯之也曾经吟咏过类似的和歌,只是情境略有不同,贯之曾到过一个地方,看到一个女子在摘樱花,后来他咏了下面的这首和歌,交给那位女子的家人。

山ざくら霞の间よりほのかにも见てし人こそ恋しかりけれ

(古今集·恋歌卷一·479)

山樱烂漫霞氤氲,雾底霞间隐芳芬。

多情最是依稀见,任是一瞥也动人。

参考:

春霞笼罩里,仿佛见山樱。

未睹斯人面,先生恋爱情。

(杨烈译)

这种"未见即恋"或"一瞥之恋"可以说是《古今集》恋歌卷一里的典型情境。

「古今和歌集·卷十二·恋歌二·凡河内躬恒·无题」

我が恋はゆくへも知らずはてもなし あふをかぎりと思ふばかりぞ

我心之所恋,未知往何方,此途无穷尽,惟知逢时终。我恋将何往,前途不可知,思君终不已,定有相逢时。

四季描写

除了描写爱情,也有许多描写季节的佳作:

第一卷 春歌上

岁暮立春

在原元方

立春来岁暮,春至在花前。

谁谓一年里,新春又旧年。

立春

纪贯之

夏秋湿袖水,秋日已成冰。

今日春风起,消融自可能。

无题

佚名

春霞笼吉野,春意尚遥遥。

吉野山阴地,雪花细细飘。

二条后初春作

白雪尚飞空,阳春已来崇。

莺鸣冰冻泪,此日应消融。

无题

佚名

飞下小黄莺,梅花枝上鸣。

迎春虽有意,飘雪尚纵横。

雪压树枝

素性法师

立春佳日后,白雪也如花。

莫怪黄莺雀,飞来枝上夸。

无题

佚名

春花何日有,心事浩无涯。

枝上留残雪,看来也似花。

二条后生太子东宫后,于正月三日召见陈辞,时春日当空而白雪纷降盈头,因赋一首

文屋康秀

春日临天下,春冰应自消。

臣头今日白,老大竟萧条。

折叠 编辑本段 纪贯之序

古今和歌集 序

纪贯之原作

纪淑望 汉译

和歌者,托其根于心也,发其花于词林者也。人之在世不能无为,思虑易迁,哀乐相变,感生于志,咏形于言。是以逸者其声乐,怨者其吟悲,可以述怀,可以发愤,动天地,感鬼神,化人伦,和夫妇,莫宜于和歌。和歌有六义,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若夫春莺之啭花中,秋蝉之吟树上,虽无曲折,各发歌谣,物皆有之,自然之理也。

然而神世七代,时质人淳,情欲无分,和歌未作。逮于素盏鸣尊到出云国,始有三十一字之咏,今反歌之作也。其后虽天神之孙,海童之女,莫不以和歌通情者。爰及人代,此风大兴,长歌、短歌、旋头、混本之类,杂体非一,源流渐繁,譬犹拂云树生自寸苗之烟,浮天浪起于一滴之露。至如难波津之升献天皇,富绪川之篇报太子,或事关神异,或兴入幽玄,但见上古之歌,多存古质之语,夫为耳目之玩,徒为教诫之端。古天子每良辰美景,诏侍臣预宴筵者献和歌,君臣之情,由斯可见,贤愚之性,于是相分,所以随民之欲择士之才也。

自大津皇子之初作诗赋,词人才子慕风继尘,移彼汉家之字,化我日域之俗,民业一改,和歌渐衰。然犹有先师柿本大夫者,高振神妙之思,独步古今之间,有山边赤人者并和歌仙也。其余业和歌者,绵绵不绝。及彼时变浇漓,人贵奢淫,浮词云兴,艳流泉涌,其实皆落,其花孤荣,至有好色之家,以之为花鸟之使,乞食之客,以之为活计之媒,故半为妇人之右,难进丈夫之前。

近代存古风者,才二三人,然长短不同,论以可辨。花山僧正,尤得歌体,然其词华而少实,如图画好女徒动人情。在原中将之歌,其情有余,其词不足,如萎花虽少色彩而有薰香。文琳巧咏物,然其体近俗,如贾人之着鲜衣。宇治山僧喜撰,其词华丽而首尾停滞,如望秋月而遇晓云。小野小町之歌,古衣通姬之流也,然艳而无气力,如病妇之著花粉。大友黑主之歌,古猿凡大夫之次也,颇有逸兴而体甚鄙,如田夫之息花前也。此外,氏姓流闻者,不可胜记,其大底皆以艳为基,不知歌之趣也。俗人争事荣利,不用咏和歌,悲哉,虽贵兼将相,富余金钱,而骨未腐于土中,名先灭于世上。适为后世被知者唯和歌之人而已,何者,语近人耳,义贯神明也。昔平城天子诏侍臣,今撰万叶集。自尔以来,时历十代,数过百年,其后,和歌弃不被采,虽风流如野宰相,雅情如在纳言,而皆以他才闻,不以斯道显。

伏惟陛下御宇,于今九载,仁流秋津州之外,惠茂筑伯山之阴,渊变为濑之声,寂寂闭口,砂长为岩之颂,洋洋满耳,思继既绝之风,欲兴久废之道。爰诏大内记纪友则、御书所预纪贯之、前甲斐少目凡河内躬恒、右卫门府壬生忠岑等,各献家集并古来和歌,曰续万叶集。于是重有诏,部类所奉之歌勒为二十卷,名曰古今和歌集。臣等词少春花之艳,名窃秋夜之长,况乎进恐时俗之嘲,退惭才艺之拙,适遇和歌之中兴,以乐吾道之再昌。嗟乎,人麿既没,和歌不在斯哉!于时延喜五年,岁次乙丑,四月十八日,臣贯之等谨序。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