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4 11:28:00

杨昱乾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杨昱乾(原型为杨露禅),男,是宫白羽武侠小说代表作《偷拳》中的传奇人物, 他是清末、民国时期,著名的内家拳宗师,由吴京饰演。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杨昱乾

  • 外文名称

    The Tai Chi Master

  • 类型

    连续剧 动作片 功夫片

折叠 编辑本段 影视人物

片名:《太极宗师》英文名:《The Tai Chi Master》

开机时间:2000年首映:2001年7月18日 中国(内地): 2003年(香港)

出品人:方立滨 付力耕 范小天

策/划:张金满 陈钊

监/制:白安丹 黄永辉 杨文军

制片人:赵汉皋 范万钧 黄永

编/剧:郭宝贤

导/演:李健伍 叶昭仪

动作导演:袁和平袁祥仁

执行导演:靳德茂 郑萌萌

总制片:赵鹏

总导演:张鑫炎 袁和平

道光年间,河北永年县有一位年青人杨昱乾(真名为杨露禅)自幼喜爱习武。而且他的机智仁勇,也为村中人所赞赏。乾出外寻找名师学艺落泊京城之际,有幸遇上一八卦掌的真英雄董汉成(原型为董海川),欲上前拜师,却因董另有要事在身而赶速离去令乾失望不已。乾经过几番波折、转辗到河南温县陈家堡,欲拜太极高手村长陈正英(原型为陈长兴)为师,却被英一口拒绝,并将乾赶出村。英遭人下毒,乾在令英不失尊严的情况下,救英一命,英深受感动,破例正式收乾为徒。乾终能如愿以偿,武功进步神速。在荣亲王王府里的武术大赛中,乾以其出神入化的太极拳,战胜六大高手,名声四起。在英的指点下,乾那套改良的太极更为完善。事后因打赢满清第一勇士"端王爷"更为声名大噪.乾在京城设馆授徒,不管清人、汉人或外国人,甚至残疾人士,均倾囊而授,绝无半点隐藏,令太极得以发扬光大,传向世界每一角落。乾更将孝、悌、忠、信、仁、义、礼、智,这些中国人传统的美德发挥得淋漓尽致,最终令乾成为"杨家太极"的一代宗师。

主要演员

杨昱乾-吴 京饰 ; 陈少琪-樊亦敏陈正洲-王 群饰 ; 红 姨-惠英红饰 董汉成-徐向东饰; 赛玉凤-王 深饰;

佟王爷-靳德茂饰; 端王爷-周比利饰德贝勒-李进荣饰; 永宁格格-杨洁玫饰 杨 父-成奎安饰; 杨 母-吕有慧饰;

陈正英-于 海饰; 任中横-邱建国饰;

柳若诗-吴 祯饰; 陈少钊-陈 凯饰;

耿 雷-周耀杰饰; 沙 蒙-张 楷饰;

崔天霸-文喜泰饰; 赵师父-杨增元饰;

金风劲-谭 俏饰; 鸠那摩-寇占文饰;

荣王爷-刘洵饰

折叠 编辑本段 原著人物

折叠 作品

偷拳(太极杨舍命偷拳)

作者:宫白羽

男主角:杨昱乾(杨露蝉)

内容简介:

杨露蝉世居冀南广平府,务农为业,承先人的余荫,席丰履厚,家资富有,但却生而孱弱,从小多病。他父宠爱弱子,恐其不寿,教杨露蝉读书之暇,跟从护院的武师李德发,习练武技,藉此强身健体;又买些拳图剑谱之类……

后为了投师陈长兴学习陈式太极拳,不惜装哑巴,做讨饭的,冻得昏迷过去了,这才进得到陈家做了家丁,才有机会"偷拳"学艺,正是一颗痴学的心打动了陈长兴,陈长兴将一身功夫都教给了他。后来,杨露禅在陈氏太极拳的基础上,创编了杨式太极拳,成就一代宗师……

折叠 正文

一 弱龄习武 志访绝学

杨露蝉世居冀南广平府,务农为业,承先人的余荫,席丰履厚,家资富有,但却生而孱弱,从小多病。他父宠爱弱子,恐其不寿,教杨露蝉读书之暇,跟从护院的武师李德发,习练武技,藉此强身健体;又买些拳图剑谱之类,任从露蝉随意观摩。他父子那时作梦也没想到:将来要以武术驰名于一代。

杨露蝉身体单细,天资却聪明,一年以后,已将李师傅最得意的一趟长拳十段锦学会了。李师傅不过是一个寻常教头,有些力气,会几招花拳罢了,并没有精深独到的武技。自教会杨露蝉那套长拳,不料偶因试技,竟闹出笑话来。

时当初夏,李师傅在场子里,看着露蝉练拳,一边解说,一边比画,那一招不对,那一招没有力量;应该这么发,应该这么收。

杨露蝉颖悟过人,又读了些书,一知半解,已竟有点揣摩,随将手放下来,走近几步,对师傅说:"我练这手'摆肘逼人'和'进步撩阴掌',总觉不对劲。劲从那里使,才得意呢?"说时做了个架势。

李教师拍着小肚子说:"劲全在这里呢。劲,全凭丹田一口气。露蝉,你太自作聪明,我常说,练武的是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用力全凭气,你那个架势不对……"

露蝉忙笑道:"师傅,照你老这么练,我总觉别扭!刚才你老说我那两招发出的力量不对,我再来一趟,你老给我改正。"

露蝉走了两招,李教师摇头,遂自己亮了个"摆肘逼门"和"进步撩阴掌"的架子,道:"露蝉,你把劲用左了,你看我这掌怎么发?这掌力发出来够多大力量!"

露蝉道:"师傅这一招怎么破?"

李教师道:"这要用'劈拳展步',这么一来,不就把这招闪开了么?"

杨露蝉道:"这么拆行不行?"身随话转,右脚往后一滑,右拳突从左腕下一穿,噗的一拳,捣在李师傅的鼻子上,鲜血流出来。杨露蝉道:"哎呀!弟子走手了。"

这一招随机应变,李师傅一时按捺不住,勃然大怒道:"好小子,教会了你打师傅!"顿时鼻血流离,发起哼来。

杨露蝉忍笑赔罪,却不禁露出得意神色。那李教师越发恼怒,过来要抓打露蝉,却被露蝉双手一分,闪身窜开。早有三两个长工上来劝解,一个长工向宅跑。

李教师低着头,拭去鼻血,见劝解的人多了,忽然醒悟过来,脸一红,对众人摆手道:"没事,我们过招,碰了一下……好徒弟,你请吧。我教不了你这位少爷!"

当天露蝉之父极力赔罪。李教师自觉难堪,敷衍了几天,解馆而去。这件事传扬开了,乡里传为笑谈。露蝉也被老父斥责,不应该侮辱师长。

过了几个月,又有他父的一位至友,荐来一位武师,姓刘名立功,精长拳,尤以六合钩享名于时;年纪已经高大了,而豪放不羁之气掩尽老态。以前执业镖局十五六年,一帆风顺,旋于六旬大庆之年,毅然退出镖局,想以授徒,聊娱暮景。

他被荐到杨宅,那精神谈吐果然与李武师不同。露蝉拜师之后,教师刘立功教露蝉将以前所学的技艺试练之后,这老人背手微笑不言,露蝉迟疑道:"莫非弟子以前所学,已入歧途了么?"

刘立功摇了摇头,问道:"你练了几年了?"

露蝉答道:"四年。"

刘立功咳了一声,又问:"你从前的师傅是谁?"

露蝉照实说了,刘立功点头不语。沈了沈,正色向露蝉说道:"武门中率多以门户标榜,自矜所得,嫉视他派,诋毁不遗余力,所以往往演成门户之争。武技不为人看重,大抵由此辈无知的武夫造成的。所以我练了几年功夫,绝不敢妄自褒贬他人,轻易炫弄自己;这就是我免祸之诀,弭争之术。武功这一门,练到老,学到老;一日为师,终身不许忘。所遇的师傅,功夫有深浅;若说跟这位师傅练了几年,没得着一点真功夫,空把年华蹭蹬过去,那你应该自怨择师不慎。作师傅的不度德,不量力,固然也有不对,可是他绝没想到把你的年华耽误了,他还以为尽其所长,全教给你了。不过他所得不精,终归落个误人误己。所以收徒投师都是难事。"

杨露蝉点了点头,看着刘立功。刘立功又道:"我也不是真有惊人的武术,出类拔萃的功夫,只于当初我师傅教我时,专取其精,不教我好高务博,于拳义口传心受,只将一趟长拳十段锦的精义,和六合钩的诀要,费了十来年的功夫,才得一一领悟。我刘立功在江湖多年,就仗着一双肉拳,两把钢钩,图出一点虚名来。如今我们凑在一处,我当初怎么学来的,就怎么教给你。多咱把我这点薄技掏弄净了,你再另投名师。我今日只当着你一人,敢说句狂话,我还不致把你领到歧路上去。说句江湖粗话,一个将军一个令,一个师傅一个传授。你空练了整套的拳,可惜拳诀一窍不通,你就那么再练十年,也算没练。练拳不知拳诀,练剑不知剑点,那怎能练出精采来?露蝉,咱就在入手开教之前,先讲好了。你只当从前没有学过,我也当你是乍入武门的徒弟,我就从初步的功夫教起;你不许厌烦,不许间断。练武非一朝一夕,一蹴可几的事,要有耐性,有魄力;许我不教,不许你不练。你能够答应这几件事,我收你这个徒。不然你另请他人,我不愿意到老来,落个误人子弟之名。"

杨露蝉乍听愕然,想了想,拜谢道:"弟子愿遵师之命,不论多少年,只要师傅愿教,弟子一定耐着心,好好的学。弟子要是不好武功,从那位李武师一走……"

刘教师摆手道:"好,咱们一言为定,明天你就下场子练。"

杨露蝉一误未曾再误,这退休的镖客刘立功果然有真实功夫。看他那言谈气度,沉稳矍铄,也与寻常教师不同。开教的时候,每站一个架式,必定详为解释,属于上盘,属于下盘,属于中盘,在拳术中有何功用,于健身上有何效应,反覆讲解,不厌求详,必使露蝉真个领悟了才罢。

露蝉天资聪颖,倾心向学,刘武师的教法又不俗,师徒相投,进步很快。刘立功算计着教露蝉固下盘,稳根基,至少须有一年的功夫。那知只六七个月,露蝉已将固下盘的窍要得到。刘教师欣然得意;当教师最难得的是徒弟既聪明,又听话,遂赶紧的传授长拳十段锦。

杨露蝉一看这位刘教师所教,果然跟那李教师的截然两样。刘立功先将这一套长拳,亲自从头练过,真个是静如处女,翩若惊鸿。练完,然后向露蝉解说,分拆开一招式的运用,又把自己精心所得,与古代流传不同之处,一一现身说法的指示给露蝉看,解说给露蝉听。露蝉心领神会,十分悦服。

两年过去,刘立功教师已将长拳十段锦的拳诀,一一传与露蝉。长拳中原有三十五字的拳诀,后来化繁为简,演成十八字。相传即为武当派开山祖师张三丰化少林寺十八罗汉手的精华,演为十八字的拳诀。可是这十八字诀的研求所得,后起各家不相同,见仁见智,全在个人天赋,和锻□功夫深浅。

教师刘立功又教了三年的功夫,把自己数十年所得于拳术上的学识,倾囊赠与露蝉。露蝉也不辜负刘武师的期望。

不过刘武师六合钩这套功夫,杨露蝉却练不好,这就因为杨露蝉限于天赋,没有那么大的膂力。刘武师也深愧自己对于内功上,没有十分把握,不敢妄传内家拳,恐怕一旦授受失当,反倒前功尽弃。

杨露蝉这几年习练武功,练得身体已不像从前那羸弱;瘦挺矮小的身材没有改变,容色肌骨却已渐渐坚实。刘武师谆嘱露蝉:"两膀没有五六百斤的膂力,不能运用六合钩。"露蝉也深知这六合钩并非刘武师靳而不受,实是自己力不能及,徒唤奈何。

一天,金风送爽,残露曳声,刘立功忽动乡思,慨然对露蝉说:"我师徒五载相依,于今尚有半月之聚。中秋节过,是我归期。嗣后你自己下功夫,或是另投名师,别访益友,我不便代筹。我以自己才技所限,已经尽我所能,倾囊相授。你体质不足,聪悟过人,如果遇有深通内家功夫的武师,尚能弃短用长,别图补救。前程万里,诸望自爱。"

杨露蝉骤听到刘武师要走的话,十分惊愕。赶忙站起身来,肃然请问道:"老师,弟子尊师敬业,学而未成,从未敢疏忽;莫非弟子有失礼的地方?下人们有侍候不周的么?弟子于老师所授的武功未窥堂奥,那敢说自己研求?还望老师多住二三年,弟子多得些教益。"

"露蝉,我们师徒相处已久,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脾气么?我虽没多念过什么书,可是懂得言必信,行必果。你我师徒有言在先,我初来时说的话,你难道忘了?你父子待我情至义尽,当老师的能遇上你这么好学知礼的徒弟,于愿已足。你技艺已然粗成;我呢,年衰倦游,亟欲归老田园。彼此神交,你不必作那种无味的挽留了。"

杨露蝉深知道刘老师的秉性直率,言行果决,不敢再言,悄悄的把刘武师要走的话,禀明了老父,父子暗中给刘武师预备丰富的行装。到中秋节日,父子欢然置酒饯行。痛饮数日,情意拳拳,教师刘立功捻须欣然,十分心感。到八月十七日那天,刘武师就要走了。

晚间,父子把所预备的行装,及历年刘武师未曾动用的束□,全数捧送出来。束□之外,两套崭新的衣服,红纸封裹着五十两银子,用托盘托过来,恭恭敬敬的放在刘老师面前,说道:"这是老师历年所存束□,四百七十五两,这五十两银子和这几件衣服,算是徒弟一点心意,老师赏收吧。"

刘立功含笑道:"你们也太认真了,说实在的,我家中尚不指着这种钱糊口。你们收起来,替我存着;那时我用着,再找你们要来。这身衣服我倒拜领了。"

刘武师虽则这么说,露蝉父子那肯听从?不待师傅吩咐,遂把银子包裹全给打点在一处,教人收拾好了。又泡上茶,坐在一旁,要静听师傅临别的赠言。

刘立功教师见露蝉父子这等热诚,不禁有感于衷,向露蝉道:"可惜我的武学太浅,你的天份太高,教我空舍不得你这好徒弟,已没有什么绝技来教你。缘尽而已,尚有何言?"

露蝉忙答道:"师傅,你既看得出弟子来,弟子也实是和老师情投意合,往后何在乎教我不教,就多在舍下盘桓几年,指点着弟子,也总比弟子瞎练强啊。"

露蝉说了这话,再看刘武师仰面不答,好像没听见,楞柯柯似在思索什么,露蝉遂不便絮聒。沉了一刻,刘武师方才慨然对露蝉说:"你将来打算做什么呢?"

露蝉道:"弟子因病习武,多得其益;钻研既勤,爱好益深。我已经在这道上用了功夫,索性就把他练出点眉目来,也可从中成名立业。"

刘武师道:"我十分爱惜你这天资,你若得遇名师指点,不难成名,要是半途而废,我也实在替你可惜。我之所学既已倾囊相赠,我实在不能耽误你,现在我指给你一条明路吧。河南怀庆府陈家沟子,有一位隐居之士,姓陈字清平。他幼遇异人,传授给一身绝技,推演太极图说,本太极生两仪之理,演为拳术,名为太极拳。这种拳术浑一归元,实有巧夺造化之功,所有派别拳家多半莫名他的说法。这种拳术不止于所向无敌,并且有益寿延年,养生保命之效,以巧降力,转弱为强之妙。依你这种天资,牵就你这种体格,你若拜太极陈为师,那时舍短用长,以巧降力,何患不能成名?"

露蝉欣然答道:"师傅既知道有这位名师,咱们何不早早把他请来。弟子明日就备重礼,打发人去请这太极拳老师去。"

刘武师哑然失笑,向露蝉点点头道:"你看得实在太容易了。这位太极拳陈老先生,不是你银钱所能请得来的,也不是人情面子所能感动的。你想把先生请到你家来,岂不是笑话么?就是你备上千金重礼,他也未必肯来。"

杨露蝉脸一红,忙说:"弟子是个小男孩,不明白的事太多,老师你看我该怎么办呢?"

刘立功捻须微笑道:"大凡奇才异能之士,性多乖僻;这位陈老先生更是古怪异常,做事极不尽人情。他身怀绝技,门下弟子倒没有多少。他以自己独得之秘,经过二十多年的精思苦练,始获得拳招诀要,他以为这太极拳得来既非容易,所以也不肯轻易传授于人。他又恐怕传与非类,反倒将他的清名玷污了,所以择徒极苛,既不讲情面,也难歆之以利。他这个人实是狂狷之流,孤高鲠介;他又是素封之家,无求于人,闭门高卧,足乐生平,因此养成了一种一芥不取,一芥不予,软也不吃,硬也不怕的性格,他这种人委实不好对付。我看你的天资,若半途而废,未免可惜,所以想劝你转到太极陈门下,定能发挥你的天才。但是要聘请他来,那是十九办不到的,你应当专程赴豫,拜投到他的门下才行,这只看你的机缘了。"

露蝉不禁作难道:"老师的意思,是教我登门投师。这位陈老师性情既这样孤高,我又跟他素昧平生,无一面之识,老师可不可以给我写一封荐书?"

刘立功摆手道:"那倒没有用处。告诉你,志诚可以动人。你只要真心求学绝艺,虔诚优礼的登门献贽,叩求收录,这比人情荐送,反而强多;况且我跟太极陈也不过慕名,并不认识。露蝉,我因你志趣不俗,所以指示你一条明路。你愿去不愿去,你慢慢仔细思量,也不必忙在一时。"

二 入豫投师 观场触忌

当教师刘立功散馆还乡时,杨露蝉陪师夜话,已将路程打听明白。刘立功心知这个爱徒年纪虽小,颇有毅力,只是少不更事,人虽聪明,若一涉足江湖,经验太嫌不够。刘武师一片热肠,将自己数十年来经历,和江湖上一切应知应守应注意的话,就一时想到的,约略对露蝉说了许多,杨露蝉谨记在心。刘武师去后,杨露蝉便要出门游学,偏生他完婚未久,老父弃养,直耽误了五个年头,方才得偿夙愿,踏上征途。

杨露蝉风尘仆仆,走了十余日,已入怀庆境。投宿止店,饭后茶来,杨露蝉一时睡不着,信步出来,在店院中踏□步,寻思着:已将到陈家沟了,应当怎样虔诚拜师,怎样说明自己的心愿,怎样坚求陈清平收录。也可以先把自己以往所学说一说,好教陈老师瞧得起自己是个有志气的少年。

杨露蝉是少年,又是殷实家庭子弟,不懂江湖上的一切禁忌,这声音好像一种绝大的诱力,杨露蝉人虽聪明,却做了傻事,一声没言语,推门迳入。

小院门扇吱的一响,武场中的少年多半住手不练,眼光一齐回注在杨露蝉身上,那个四十多岁的武师也很错愕的收刀转脸道:"你找谁?"

杨露蝉这才觉得自己鲁莽了,忙拱手道:"打搅!打搅!我是店里的客人……"

教师上眼下眼看了看杨露蝉,虽是二十多岁,却只像十八九的大孩子。教师道:"哦,你是几号的客人?一更多天了,你有什么事?"又向扇门瞥了一眼,对一群少年说道:"你们谁又把门开开了?没告诉你们么,练的时候,务必闩上?"

一个少年说道:"老师,是我刚才出去解小溲,忘了上闩了。"

这武场中的师徒十余人,神色都很难看。杨露蝉不禁赧然,说道:"对不住,我是九号客人,夜里睡不着,听见你们练武的声音,一时好奇,贸然进来,不过是瞧瞧热闹。老师傅别过意,诸位请练吧。"

那教师又看了看杨露蝉,见他瘦小单弱,不像个踢场子的,遂转对弟子说:"他是店里的客人,年纪轻,外行,不懂规矩,你们练你们的吧。"

那一班少年有的照样练起来,仍有两个人还是悻悻的打量露蝉。

杨露蝉到此退既不能,留又无味,脸上露出窘态。那个教师倒把露蝉叫到里面,向露蝉说道:"听你的口音,好像黄河以北的,没领教你的贵姓?"

露蝉道:"我是直隶广平府的,姓杨,请教老师傅贵姓?"

教师道:"在下姓穆,名叫穆鸿方;这个小店,就是我开的。我自幼好练,没有遇着名师,什么功夫也没有。不过乡邻亲友们全知道我好这两下子,硬撺掇我立这个场子。我这些徒弟也都没有外人,不是我们教门老表,就是靠近朋友的子侄,我教得对不对,都有个包涵。好在他们也就是为练个结实身子,也没打算藉习武成名,若不然我也不敢耽误他们。我早跟他们说过,我这个场子只要是有人一踢,准散。"说到这里,向露蝉微笑道:"容我直说,老弟你这么贸然一闯,我们全疑心你是踢场子来的。这一说明,你又是我店里的客人,我穆鸿方更不能说别的了。我说句教你老弟不爱听的话吧,出门在外,可得谨慎一点。把式场子是交朋友的地方,也是惹是非的所在;不打算下场子,趁早别往这里来。即或是你也会武,打算拿武学访道,试问既铺着场子,在这里教着一班徒弟,若是输给人家,请想还能立脚不能?所以教场子的老师,一遇上有串场子的,那就是他拼生死的日子到了。但是不会武术的,难道就不能往把式场子来吗?也不尽然,一样也能来。像老弟你是这店里的客人,晚上心里闷得慌,又爱看练武的,可以先找店里伙计问问他,谁铺的场子;教他领你来,那不就没包涵了么?老弟你可别怪我饶舌,因为年少气盛,若我不在这里,这班徒弟们倘若嘴里有个一言半语不周到,老弟你是听呢?不听呢?说了半天,老弟你既喜爱这个,多半是会两手。天下武术是一家,万朵桃花一树生,你会什么,练两下,这也不算你踢场子。"说着将手一拱道:"请下来练两手。"

杨露蝉满面羞惭,想不到一时冒昧,惹来人家这么一场教训。看看总怪自己太没有经验,这一来倒得长长见识。此时穆鸿方反而撺掇露蝉下场子;露蝉灵机一动,暗想:"这个穆鸿方定是个老奸巨猾,他刚才分明指点我,下场子便是明跟老师结仇,这时却又竭力引逗我,教我露两手。我只要一说会武术,他准认定我是来踢他场子的了。"

露蝉心中盘算,忙问这位穆老师道:"失敬,失敬!原来穆老师是教门的人。我久闻得教门弹腿,天下驰名。在下是没有一点经验的年轻人,从小看见练武的就爱。只是我们老人家不喜好这个,我空有这个心,也没有一点法子。老师傅教我练两手,我可练什么呢?想我除了挨打,还有什么能为?"

穆老师哈哈一笑,随说道:"你真不会倒很好。练武的最怕只会点皮毛,没有精纯的功夫,反倒是贾祸之道,你既有这种心意,不妨将来有机会找一位名师练练。"

露蝉道:"我将来一定要访名师,学练几年。穆老师,你这练的是那一门的功夫?想来大约是太极门吧?"

穆老师道:"你怎么猜我是太极门?"

露蝉道:"我因为听人说,你这怀庆府出了一位太极拳名家陈老先生,河南北,山左右,没有第二个人能比得上这位陈老师功夫精深的。我想你守在近前,想必也是太极一派,不知可是么?"

穆老师听了,点点头道:"老弟,你说得倒是不差,不过这太极门的拳术,谈何容易?我们离着陈家沟子很近,不过几里地,可是空守着拳术名家,也没有机缘来学这种绝艺。陈老先生这种功夫向是不轻易传授,不肯妄收弟子,我这种庄家把式的老师,还妄想依傍陈老师门户么?我当初练武的时候,这位陈老师尚未成名,我那时简直不知道武林中有这么个人。赶到太极拳见重于世,陈老师名噪武林,我竟已把年华错过了,再想重投门户,就是人家肯收我,我也不能练了。历来我们练武的门户之见非常认真,半路改投门户,尤其为教武术的所不喜,我们教门中人若连本门的十路弹腿全练不到家,再想练别的功夫,更教本门看不起。老弟,这位陈老师的事情,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你听谁说的?你可是有心拜在陈老师门下习武么?"

杨露蝉经这一问,心里非常游移,迟疑着答道:"我么?我是听我们家中护院的讲过,因为今天到了怀庆府境内,所以一时想起这位陈老师来,跟你打听打听,像我这种笨人,还敢妄想学这么绝艺么?"

穆鸿方含笑道:"老弟,你不用过谦,像你体格虽然稍差,可是这份精神足可练这种绝技。听陈老师说这种太极拳,不是尽靠下苦功夫,就能练得出来,这非得有天资,有聪明,方能领悟得到。只就他这种拳名,便可看出含着极深的内功,实寓有阴阳消长,五行生克之妙。像老弟你若是入了陈老师的门户,用不上三年五载,何愁不能成名?"

杨露蝉听穆老师滔滔说来,知根知底,不由得心中高兴,不觉脱口说道:"穆老师傅,像我这种体格,要想练太极拳门,人家陈老师可肯收录吗?"

穆鸿方道:"那就在乎自己了。只要你虔诚叩求,怎见得人家不收?你只要真打算练的奥妙,我是一点不懂。所以在外人面前,从来不敢说会武二字。穆老师是武林前辈,既承你老一再动问,说出来也不怕你老见笑,其实我还得说是武门外行。"

穆鸿方步步紧逼,杨露蝉无法再拒,遂说道:"我谨遵台命,我自己老着脸练一趟,有不对的地方,你老多指点。要是跟我过招,我可不敢。"

穆鸿方道:"老弟,你请练吧。"一侧身,将手一挥,向一班徒弟们说道:"你们闪开点,看这位杨师傅练两手,你们学着点。"徒弟们哗然的散开,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议。

露蝉心里暗自□:"一时的莽撞,自寻来烦恼!我若是往好处练,他定要逼我动手。我若不好好的练,恐怕他们又要当面嘲笑我。我该怎么办呢?"自己一边往场子里走着,一边心里盘算着,倏然把主意打定,且先不露自己在拳术上的心得:"我倒要先看看这位穆师傅到底有真功夫没有?果然看准了他的本领,我真能降得住他,就给他个苦子吃,教他以后少倚老卖老,看不起我们年轻人!"

寻思着,已走到场子南头,穆鸿方跟在露蝉身旁,那一班徒弟们散漫在四周,十几对眼睛全盯住了露蝉。

杨露蝉赧赧的先把心神摄住,只装作看不见这些人。溜了半圈,立刻向穆鸿方双手抱拳,一揖到地,又四面一转道:"老师傅,众位师兄,别见笑,多指教,我可献丑了。"说了这句话,立刻一立门户,按长拳摆了一个架式,向穆鸿方道:"这么开式对么?"

露蝉东扯西扯的问了一阵,心里半信不信,遂早早安歇。第二日一早起来,梳洗完了,问明了太极陈的住处,遂把所备的四色礼物带着,迳投陈宅而来。

顺着大街往南,走出不远,果然见这条街非常繁盛。往来的行人见露蝉这种形色,多有回头注视的。因这陈家沟子虽是大镇甸,却非交通要道,轻易见不着外县人的。走到街南头,路东一道横街;进横街不远,坐北朝南有座虎座子门楼。虽是乡下房子,可是盖得非常讲究。露蝉来到门首,只见过道内,有一两个长工,正在那里□谈,露蝉觉得这房子跟店家所说陈宅坐落格局一样,遂走上台阶,向过道里的长工们道声辛苦,请问:"这里可是陈宅?"

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长工,站起来答话道:"不错,这是陈宅,你找谁?"

露蝉道:"我姓杨,名叫露蝉,直隶广平府人,特来拜望陈老师傅的。陈老师傅在家么?"一面说着把所带的礼物放下,从怀中掏出一张名帖,拱了拱手,递给长工。

那长工把名帖接过去,看了看,一字不识,向露蝉说道:"老当家的在家呢。"

一个年轻的长工在旁冷笑道:"老黄,你又……你问明白了么?"

露蝉忙抢着说道:"大哥,费心回一声吧。"

长工老黄捏着那张名帖,走了进去。等了半晌,老黄红头胀脸的从里面走出来,手里仍然拿着那张红帖,来到露蝉面前,丧声丧气的说:"我们老当家的出去了,还你帖子吧。"

露蝉一怔,忙拱手问道:"老师父什么时候出去了?"

老黄道:"谁知道,他走也不告诉我,我那知道啊!"

杨露蝉说道:"他老人家什么时候回来?"

长工把帖子塞给露蝉道:"不知道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情,你留下话吧。"说着一屁股坐在长凳上,拿起旱烟袋来,装烟叶,打火镰,点火绒,噘着嘴吸起烟来。

露蝉揣情辨相,十分惆怅。只是人家既说没在家,只好再来,遂陪着笑脸道:"倒没有要紧的事,我是慕陈老师的名特来拜望。劳你驾,把名帖给拿进去。这里有我们家乡几样土产,是孝敬陈老师傅的,也劳驾给拿进去吧!我明天再来。"

那长工老黄翻了翻眼说道:"你这位大爷,怎么这么麻烦!不是告诉你了,没在家,谁敢替他作主!你趁早把礼物拿回去,我们主家又不认识你!"

这一番话把杨露蝉说得满脸通红,不由面色一怔,说道:"不收礼也不要紧呀!"

那个年轻的长工忙过来解说道:"你老别过意,我告诉你老,我们老当家的脾气很严,我们做错了一点事,毫不容情。听你老的意思,好像与我们老当家的不很熟识,这礼物你拿回去,等着你见了我们当家的,你当面送给他。我们一个做活的,那敢替主家收礼呢?"

露蝉一想,也是实情,这礼物只好明天再说了,举著名帖,复对长工说道:"在下这张名帖,还求你费心!"

长工将手一摆道:"这名帖也请你明天再递好了。你老别见怪!"

杨露蝉只好回转店房,心想:"难道这么不凑巧?他一定是不见吧!但是他就是拒收门徒,他还没见我,怎知我的来意呢?"无精打采,在店房中闷坐了一会,便想叫店伙来,再打听打听这个陈清平的为人。偏偏店里很忙,店伙没功夫跟他□谈。直到午饭后,杨露蝉才叫来一个店伙,说到这登门访师,陈清平人未在家,礼物没收的话。

店伙道:"这位陈老师父可不太容易投拜。我们这一带的人差不多全好练两下子,只因当初匪氛闹得很凶,各村镇都有乡防,那个村镇都有几处把式场子。自从这位陈老师傅出了二十多年门,回来之后,一传出这种太极拳的武术来,谁也不敢再这里铺场子了,全想着跟他老人家学一两手。只是谁一找他,谁就碰钉子。两个字的评语,就是'不教'。从前也有那看着不忿的人,就拿武术来登门拜访,只是一动手,没有一个讨得了好去的。人家骄傲,真有骄傲的本领呢!后来渐渐没有人敢找他来的了。可是我们这陈家沟子,从此以后,也就没有出过一回盗案,连邻近几十个村庄也匪氛全消,这足见人家的威望了。这一班闯江湖吃横梁子的朋友,固然全不敢招惹他;可是练武的同道,也都不愿意交往他,他就是这么乖僻!"

露蝉道:"这么说,难道他一个徒弟也不教吗?"

店伙道:"那也不然,徒弟倒也有,据说全是师访徒。他看准了谁顺眼,他就收谁;你要想找他,那可准不行。"

露蝉听了,不禁皱眉。店伙又道:"你老多住一两天也好,我们这里是三六九日的集场,明天就是初九。这里热闹极啦,你老可以看看。"

店伙出去了,杨露蝉非常懊丧。

第二日天才亮,就听见街上人声嘈杂,车马喧腾,露蝉知道这定是赶集的乡人运货来了。自己也随着起来,店伙进来打水伺候。

吃过早点,怅然出门,到店门外一站,果见这里非常热闹,沿着街道尽是设摊售货的,其中以农具粮食为大宗,各种日用零物,果物食品,也应有尽有。露蝉略看了看,回身进店,想了想,换好衣服,仍是提着礼物,带著名帖,再奔陈宅。

这条街上,因为添了临时赶集的摊贩,来往的乡人又多,道上倍显得拥挤,不时还有路远来迟的粮车、货车,一路吆喝着进街。街道本窄,就得格外留神,一不小心,便要碰人了,踩了地上的货摊。"借光,借光"之声,不绝于耳。

露蝉将手中的四色礼物包,高高的提着向前走。走出没多远,街道更形狭窄了,两边尽是些卖山货的,卖粗磁器的,和道口特产铁器的。

正走处,突然从身后来了一头小驴,驴颈上的铜铃哗朗朗响得震耳。露蝉忙侧身回头,往后一看,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少年,新剃的头,雀青的头皮,黑松松的大辫子盘在脖颈,白净净一张脸,眉目疏秀,穿着一深紫花布裤褂,白布袜子,蓝色搬尖鱼鳞大掖根沙鞋;左手拢着□绳,右手提着一根牛皮短鞭子,人物显得很有精神。

这一头小黑驴也收拾得十分乾净,蓝丝□,大呢坐鞍,两只黄澄澄铜镫。在这么人多的地方,这驴走得很快,很险,但是少年的骑术也很高,在这铃声乱响中,闪东避西,控纵自如。那前面走路的人们也竭力的闪避着,眨眼间,小驴到了杨露蝉的身旁。

露蝉慌忙往旁边一闪,手提的东西悠的一□,碰着驴头,险些撞散了包。露蝉方说道:"喂!留点神呀!"一语未了,少年的驴猛然一惊。少年把驴一带,躲开了杨露蝉这一边,没躲开那一边,小驴将靠西的一个卖粗磁的摊子踩了一蹄子,摆着的许多磁盆磁碗,希里花拉,碎了好几个。卖磁器的是个年约四五十的庄家人,立刻惊呼起来。这一嚷,过往行人不由得止步回头。

那骑驴的少年立把□绳一带,驴竟窜了开去。卖磁器的老头子站起来,一把捋住了驴嚼环,大嚷道:"你瞎了眼了,往磁盆子上走!我还没开张呢?踩碎了想走?不行,你赔吧!"

少年勒□下驴,凑到卖盆子的面前道:"踩碎了多少,赔多少,瞎了眼是什么话?可惜你这么大年纪,也长了一张嘴,怎么净会吃饭,不会说人话呢!"

卖磁器的红胀着脸,瞪眼道:"噫!眼要不瞎,为什么往我货上踩?饶踩坏东西,还瞪眼骂人?哼,少赔一个小钱也不成,我这是一百吊钱的货!"

少年气哼哼说道:"踩坏你几个盆,你就要一百吊钱?你不用依老卖老,这是官道,不是专为你摆货的。许你往地上搁,就许我踩。我不赔,你有什么法你使吧!"

那老头子恶声相报道:"你不赔,把驴给我留下!小哥儿,你爸爸就是万岁皇爷,你也得赔我!"

少年见这卖磁器的捋住驴嚼环撒赖,不禁大怒道:"想留我的驴,你也配!"把手中牛皮鞭子一扬道:"撒手!"

老头子把头一伸道:"你打!王八蛋不打!"一言未了,吧的一下,牛皮鞭抽在老头子手腕子上,疼得把嚼环松开,大叫道:"好小子,你敢打我?我这条老命卖给你了!"两手箕张,往前一抓,向少年的脸抓来。

少年把左手□绳一抛,一斜身,"金丝缠腕",把卖磁器的左胳膊抓住,右手鞭子一扬,喝叱道:"你撒野,我就管教管教你!"吧的一鞭子又落下去,卖磁器的怪叫起来,吧的又一鞭子。

突然从身后转过一人,左手往少年的右臂上一架,右手一推那老头子,朗然发话道:"老兄,跟一个作小买卖的……这是何必呢?"

骑驴少年没想到有人横来拦阻,往后退了一步,方才站稳。那卖磁器的也被推得踉踉跄跄,退出两三步去,教一个看热闹的从背后搡了一把,才站住了。

少年一看,推自己的是一个年纪很轻,身形瘦弱的人,穿着长衫,说话的口音不是本地人,手底下竟很有几分力气,不禁蓦地一惊,脸上变了颜色。

这个路见不平,出头劝架的,正是入豫投拜名师,志学绝艺的杨露蝉。杨露蝉正为这位少年策驴疾行于狭路人丛中,心中很不以为然。纷争即起,行人围观,不禁惹起了路见不平之气,触动了少年好事之心,立刻把手提的礼物,往一个卖土布的摊子一放,说了声:"劳驾,在你这儿寄放寄放。"也不管卖布的答应不答应,竟自抢步上前,猛把这少年的胳膊一拨,挺身过来相劝。

这少年双眉横挑,侧目横睨,向露蝉厉声道:"你走你的路,少管□事!"

露蝉道:"老兄不教我管,我本来也不敢管。不过我看你这么打一个做小生意的,人家偌大年纪,太觉得过分了。何必跟这种人生气,真个的,拿皮鞭子好歹打出一点伤来,只怕也是一场啰嗦吧!碰坏了东西,有钱赔钱,没钱赔话……"

少年未容露蝉把话说完,早气得瞪眼说道:"不用你饶舌,我一时不慎碰碎了他几个粗磁碗,我碰坏什么赔什么,我没说不赔。他却出口伤人,倚老卖老,要跟我拼命,要留我驴子!我姓方的生就骨头,吃软不吃硬,打死人我偿命,打伤人我吃官司。你走你的路,满不与你相干,趁早请开!"

这骑驴少年声势咄咄,杨露蝉强纳了一口气道:"乡下人就是这样,你碰碎了他的盘,他自然发急。老兄还是拿几个钱赔了他,这不算丢脸。我看老兄也是明白人,你难道连劝架的也拉上不成?我这劝架的也是一般好意呀!"

那少年把脸色一沉道:"我不明白,我浑蛋,我赔不赔与你何干?就凭你敢勒令我赔!我要是不赔,看这个意思,从你这里说,就不答应我吧?"

杨露蝉被激得也怒气冲上来,忿然答道:"我凭什么不答应,我说的是理。"

这时那卖磁器的从背后接声道:"对呀,踩碎了盆碗不赔,还打人。我妈妈怎么养的我,这么横!"

卖磁器的撅老头子骂的话很刻毒,骑驴少年恼怒已极,把手中皮鞭一挥道:"好东西,你还骂人?我打死你这多嘴多舌的龟孙!"

这马鞭冲着卖磁器的打去,这话却是冲着杨露蝉发来。那老头子一见鞭到,早吓得缩在人背后。杨露蝉却吃不住劲了,嘻嘻的一阵冷笑道:"真英雄,真好汉!有鞭子,会打人!"

少年霍地一翻身,抢到杨露蝉面前,也嘻嘻的一阵冷笑道:"我就是不赔!我打了人了,那个小舅子儿看着不忿,有招只管使出来,太爷等着你哩,别装龟孙!"

杨露蝉到此更不能忍,也厉声斥道:"呔!朋友,少要满嘴喷粪!饶砸了人的东西,还要蛮横打人,我在下就瞧着不平。你们本乡土,说打就打;我是个外乡人,我就是看不惯,我就爱管□事!朋友,你不是会打人么?哼!我身上生就两根贱骨头,还真愿意替别人挨打!"说着把头顶一指,大指一挑道:"尊驾有皮鞭子,就请往这里打,不打不显得你是好汉!"说罢,双臂一抱,挺然立在少年面前,从两眼里露出轻蔑卑视的神色。那少年的皮鞭尽管摆了摆,没法子打下去。

只见那少年眼珠一转,往四面一看,脸上忽然翻出笑容来,仰面的哈哈大笑一阵,却将马鞭往地下一掼,双拳一抱,向杨露蝉拱手道:"哈哈,我早知道老兄你手底下明白!你要够朋友,请你跟我走,咱们离开这里,那边宽敞!"

少年将驴□一领,右手向杨露蝉一点,随又向南一指道:"那边出了街,就是空地。"

杨露蝉向四面看了看,路上行人围了许多,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那卖磁器的远远的发急叫喊道:"不行,走可不成,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赔我的盆!"

周龙九道:"那么小蔡三是怎么走的呢?"

谢歪脖子咽唾沫,说道:"后来那女人已剁得死过去了,小蔡三拿着刀子又踢桌子,我和李崇德吓得把屋门顶上,眼看着小蔡开门走了,我们才敢出来。澄沙包的养女一刀致命,当场就死了。臭矮瓜只哼了哼,我们往床上一搭他,他就断了气了,血流了一地。只有澄沙包这女人顶她挨的刀多,光着个屁股,赤身露体的,后脊梁上七八刀,两手上全有夺刀的割伤;肩膀上,屁股上,剁成烂桃子了。她是斜肩带背先挨了一刀,就势栽在里屋了。大概小蔡三连杀三命,手头劲软了,澄沙包竟没有死。只是失血太多了,经我们救了她过来。

"小蔡三是跑了,还有厨子老罗也吓跑了;院子里只剩下我跟李崇德。我们知道杀人命案太大了,我们都怕牵连;可是我们也不敢溜走,那倒无私有弊了。我和李崇德说:"趁早报官。'谁知道李崇德在澄沙包屋里嘀咕了半夜,回头来告诉我:"这凶手是方子寿方少爷。'

"我说:"我明明看见是小蔡三嘛。'

"这个女人躺在床上,哼哼着说:"不,不是小蔡。是小方他砍我的,我还不知道么?'

杨露蝉正要上厅,闻声回头一看。这黑大汉说道:"杨师傅武功超奇,在下十分钦佩。如果不嫌弃,在下也学两手力笨拳,也想请教请教。"又一个赤红脸的教师,凑上来也道:"杨师傅,在下是我们四爷的教师。在下学会了两手长拳,如果杨师傅没有累的话……"

杨露蝉诧然,侧目看了看,又看了看四周。只见那边还有三五个教师模样的人,摩拳擦掌,啾啾唧唧,似乎也要过来。杨露蝉登时微微一笑。今日的杨露蝉不是当年的杨露蝉了,点头笑道:"这是二位师傅赏脸。不知二位师傅是一齐上,还是分着来?"

正说着,董海川忽然抢上一步道:"胡师傅、蔡师傅,人家杨师傅可是以武会友。二位如果愿意比量,这么办,我和杨师傅一个对一个,奉陪你们二位。我们两个人可都打累了,二位是生力军,二位手下留情。"

惺惺惜惺惺,现在董海川竟暗着着杨露蝉,要贾其余勇,把两个敌人拧到自己身上一个。但杨露蝉眼珠一转,早有打算,口中说:"不要紧。"

于是,以一对二,连斗数十招。忽地,只见人影一闪,那黑大汉随即应声入网;接着红脸武师也噗登一声,被掷入网。

杨露蝉抢上一步,入大厅,到主人肃王面前,请示道:"王爷,小民技拙力薄,刚才已经请教过两位了。"

比试就此结束,杨露蝉从此名扬京都,果然不负太极陈所期盼。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