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4 11:27:47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万水千山总是情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10个义项): 展开

万水千山总是情 - 1982年汪明荃、谢贤主演电视连续剧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电视剧
电视剧
编辑分类

《万水千山总是情》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拍摄制作的清末民初电视剧,监制为王天林,由汪明荃谢贤吕良伟领衔主演。

该剧以中国20世纪30年代的救亡图存时期为背景,讲述了阔少阮庭深与庄梦蝶之间跨越万水千山的爱情故事。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万水千山总是情

  • 外文名称

    Love And Passion

  • 出品时间

    1982年

  • 出品公司

    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TVB)

  • 制片地区

    中国香港

  • 拍摄地点

    香港

  • 首播时间

    1982年11月29日

  • 集数

    30集

  • 每集长度

    45分钟

  • 类型

    爱情

  • 制片人

    王天林

  • 在线播放平台

    优酷

  • 对白语言

    粤语

  • 色彩

    彩色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庄梦蝶(汪明荃饰)与阮庭深(谢贤饰)邂逅于二十年代的江南家乡,相爱在激情的抗日洪潮中,却因两家的世仇而未能顺利结合。国难当前,他们齐赴上海,患难见真情,感情愈见稳固。

经不断努力争取,终获双方家长谅解,共谐连理。可惜好事多磨,他们婚后迭遭波折,一段美好姻缘几遭破裂。另一方面,庄家养子天涯(吕良伟饰)虽与齐韵芝(曾庆瑜饰)共结良缘。但天涯自小暗恋梦蝶,因妒成恨,处心积虑伺机向庭深报复,布下廿年后两家之重重恩怨。及至其儿女共堕爱河,上代历史再度重演。

折叠 编辑本段 演职员表

折叠 演员表

角色演员备注
阮庭深谢贤
庄梦蝶汪明荃

配音  :廖静妮

庄天涯吕良伟

配音  :张秋冰

齐韵芝/齐田惠子曾庆瑜
阮庭进曾江
庄鹤儒关海山
庄母南红
阮大娘李香琴
齐大正/齐田正浩刘丹
阿 牛秦煌

配音  :唐菁

阮文瀚关礼杰
阮二娘白茵
王秘书刘江
阮涛鲍方

配音  :唐菁

吉 田白文彪
庄有为郭峰
朱刚未知
未知何壁坚

折叠 职员表

导演杜琪峰
编剧杜琪峰

[以上资料参考 ]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介绍

阮庭深

演员   谢贤   

阮涛长子,为人正派,极有理想,风度翩翩,个性略带傲慢,但乐於助人。谈吐优美得体,有艺术气质;感情上,由始至终专一。从上海回家探亲时与庄鹤儒的千金庄梦蝶在火车上邂逅相遇,两人都对彼此留下深刻印象。后因梦蝶组织学生反日活动时,请庭深担任法律顾问,两人渐渐萌发了爱慕之情。

庄梦蝶

演员   汪明荃   

在火车上偶遇回家探亲的阮庭深,彼此都给对方留下深刻的印象。后来,梦蝶组织学生反日活动时,请庭深担任法律顾问,两人渐渐萌发了爱慕之情。庄有为为了巴结齐大正,将梦蝶许配给王秘书。梦蝶知道后坚决拒绝嫁给王秘书,并在庭深及其兄弟的庭进的帮助下,离家出走。

庄天涯

演员   吕良伟   

他是个孤儿,庄鹤儒的养子,深爱梦蝶,天涯有责任感,一诺千金。当他知道梦蝶已经和庭深结婚后,认为是庭深乘己之危,心中十分嫉恨庭深。后来他成为齐大正手下,生活安定,初露头角,变得心狠手辣,但内心仍爱国爱民。在抗战后发迹,成为富商,最后仇恨念头敌不过对蝶的爱意,终放弃成见。

齐韵芝/齐田惠子

演员   曾庆瑜   

齐大正的女儿韵芝对天涯好感,于是求得齐大正给予天涯一职。后知慈父所为,善恶分明,不耻父亲所为。之后韵芝追随天涯到香港谋生,表现出强烈的生存能力与忍耐力,与天涯一齐捱苦,更正式结婚。儿女长大后,她成为一位贤妻良母,相夫教子。韵芝知天涯一生爱庄梦蝶,但仍能不时体谅天涯心情。

阮庭进

演员   曾江   

阮家二少爷,忠直,喜怒形於色。有义气,赏罚分明,过於火爆,比父亲更甚,兼且容易冲动,有勇无谋,对父母孝顺。与庭深关系极好,庭深与梦蝶私奔,庭进找到二人踪迹,庭进见二人情比金坚,劝二人正式结婚,答允不透露二人踪迹,并做了主婚人。后来,阮家为巡补房对付,阮涛被捉,庭进更被枪伤,最后不治。

阮美娟

演员   林绮雯(林漪娸)   

阮家三小姐,性情温柔文静,遇事逆来顺受,在阮家与庭深最为投契。

庄有为

演员   郭峰   

庄梦蝶之兄,曾任上海市公安局第九分局副局长

王瑞龙

演员   刘江   

齐大正的秘书

阮庭坚

演员   程思俊   

阮家幼子,为妾侍所生,有自卑感,常疑心家人瞧他不起,又常被母亲斥其不争气,故内心一直希望能有朝一日出人头地,结果被奸人利用

阮涛

演员   鲍方   

清末的绿林豪杰,金盆洗手,改营国内航运事业,颇具影响力。他作风豪迈,富正义感,甚得江湖中人敬重

庄鹤儒

演员   关海山   

前清海关大官,出身书香世代,为人严肃、顽固、不苟言笑,虽已辞官归隐,但仍时常缅怀昔日的官僚生活,爱打官腔和重视官家礼节

[以上资料参考 ]

折叠 编辑本段 音乐原声

曲目

作曲

填词

主唱

类型

《万水千山总是情》

顾嘉辉

邓伟雄

汪明荃

主题歌

找到爱情方向

顾嘉辉

邓伟雄

汪明荃

插曲

勇敢的中国人

顾嘉辉

黄沾

汪明荃

插曲

一生几多情份----汪明荃插曲
面对山青水秀----汪明荃插曲
《百样爱.千重忧》顾嘉辉黄沾汪明荃插曲
伴你过一世----汪明荃插曲

[以上资料参考 ]

折叠 编辑本段 播出信息

播出时间播出地点参考资料
1982年11月29日中国香港

折叠 编辑本段 剧集评价

《万水千山总是情》

拍摄于1982年,是TVB十部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之一,该剧因集中了当红明星汪明荃、谢贤、吕良伟等而红极一时。女主角汪明荃的扮相清新脱俗,渗透着少女特有的可爱元素。吕良伟将庄天涯的憨厚质朴刻画的很到位。遗憾的是谢贤的阮庭深扮相太老,怎么看都不像后生仔。剧中主题曲《万水千山总是情》由汪明荃主唱,随着该剧的播出,这首歌也成为了经典 。(网易娱乐评)

汪明荃作为本剧她将一个朴实美丽而又勇敢坚强的女子形象饰演的入木三分让观众难以忘怀 。剧中不论是少女时代,还是成熟少妇时期,汪明荃清丽脱俗的扮相毫无违和感。在导演及编剧于一身的杜琪峰将错综复杂的三家两代恩怨情仇合理呈现在电视荧屏 。(人民网,《信息时报》评)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展开收起
    第1集
    阮、庄两家,前者是绿林豪杰,后者是清府官员。由于没有共同的语言,两家的距离虽然很近,但从不相往来。一次,阮涛在上海当律师的儿子阮庭深乘火车回家探亲时,与庄鹤儒的千金庄梦蝶邂逅相遇。梦蝶天真浪漫,庭深一表人才,彼此都给对方留下深刻的印象,后来,梦蝶组织学生反日活动时,请庭深担任法律顾问,两人渐渐萌发了爱慕之情。
    第2集
    庭深、梦蝶和天涯因为参加活动而被警察逮捕。庄有为出于自身的利益,将庭深和梦蝶无罪释放,但天涯却被判刑入狱。梦蝶被释放回家不久,庄有为为了巴结齐大正,拟将妹妹许配给王秘书,并和家人背着梦蝶将婚期定下。梦蝶知道后,坚决拒绝嫁给王秘书,并在庭深及其兄弟的庭进的帮助下,离家出走,来到北平。
    第3集
    庄家三番五次到阮家要人,阮涛感到十分难堪,便命令庭进到北平寻找庭深,要他将梦蝶带回交给庄家,否则,就和庭深断绝父子关系。庭进怀着沉重的心情来到北平,当他见到哥哥和梦蝶后,又被他们的真挚感情和反抗封建礼教的勇气所感动,不但未劝他们回家,还亲自为他们主持了婚礼。庭进回到家后,如实将情况告诉父亲,阮涛一怒之下,狠狠打了庭进一耳光。
    第4集
    庄有为由于梦蝶的结婚而阻碍了他向上爬的道路,心中十分嫉恨,于是心生一计,将狱中的天涯释放,并把梦蝶和庭深结婚的消息告诉他,让深深爱恋着梦蝶的天涯来对付庭深。
    第5集
    天涯到北平后,找到梦蝶。当他知道梦蝶已经和庭深结婚后,十分伤感,认为是庭深乘己之危,与梦蝶成婚,心中十分嫉恨,愤然而去。
    第6集
    天涯到北平后,找到梦蝶。当他知道梦蝶已经和庭深结婚后,十分伤感,认为是庭深乘己之危,与梦蝶成婚,心中十分嫉恨,愤然而去。
    第7集
    大为带同手下闯进阮家,硬要阮家将梦蝶交出,阮涛对此事毫不知情,为澄清一切,遂命庭进翌日往找庭深与大为对质,但庭深诈称不知梦蝶行踪,大为愤而离去。
    第8集
    庭深恐事件闹大,劝梦蝶回家,梦蝶以为庭深见死不救,痛哭失声,庭深不忍,与庭进商量后,决定与梦蝶离开上海,暂往北平居住。
    第9集
    阮家家丁见庭深与梦蝶一起乘船离开上海,遂告知阮涛,阮涛大怒,命庭进往找两人,庭进遂命家丁往北平告知庭深家中一切情况,庭深不敢返家,决定留在北平,与梦蝶共同进退。 王秘书知悉梦蝶出走,限大为五天内找回梦蝶,大为再到阮家,咄咄逼人,阮涛坦言庭深与梦蝶一起,并答应在限期内交出梦蝶,否则与庭深脱离父子关系。 庭进找着庭深,告知家中处境,梦蝶感连累各人,甚是惭愧,庭进想出一法,促两人立刻成婚,便可名正言顺向老父交代,梦蝶亦觉有理,含羞答允。 庭进替两人主持婚礼后,立刻赶返上海,告知老父庭深已与梦蝶成婚,阮涛大怒,指摘二人无媒苟合,并斥庭进替两人作主,将庭进责打,庭进不敢还手,幸得二娘从中调解,阮涛始平息怒气。
    第10集
    大为感庭深、梦蝶破坏他的计划,遂将天涯提早释放,讹称庭深有意令天涯入狱,俾能与梦蝶相宿相栖,天涯不敢置信,决定往北平找两人问明一切。 庭深在北平生活艰苦,晚上兼职抄写,梦蝶见庭深工作辛劳,决定到戏院门外派发传单,庭深感梦蝶抛头露面,两人为此常发生龃龉。 天涯往北平找着梦蝶,梦蝶惊喜万分。两人细诉别后旧事,不禁唏嘘叹息,及后天涯知梦蝶与庭深已成婚,即黯然神伤,梦蝶细想下始知天涯对己爱意,对天涯感歉意。 庭深劝天涯与两人一起共住,但天涯想起自己在狱中受苦时,而庭深就得与梦蝶成婚,心中妒恨油然而生,悻然离去。 天涯返上海后,得小明介绍与张伯认识,张伯助天涯租得一黄包车,天涯自此以拉车维持生计。庭深被周律师升为正式助理,兴致勃勃,着梦蝶准备新衣翌日与周夫妇共进晚膳,梦蝶不喜应酬,勉强同行。 周夫妇与庭深、梦蝶在高级饭店用膳,适值门外学生爱国集会游行,巡警搜捕学生,并粗暴对待,梦蝶看不过眼,出言阻止,庭深感梦蝶失仪,大为不满,梦蝶不禁想起当日一番爱国热诚,如今落得一番感慨,甚是惭愧。 天涯接载齐大正女儿韵芝返家,误会韵芝为日本人,故意走进偏僻陋巷,韵芝感詑异,问明原委,天涯方知一场误会,韵芝见天涯性格独特,对他甚有好感。 韵芝对天涯好感,大为心胸狭窄,与手下将天涯殴打,韵芝并不知情,又感天涯为人劝奋,于是求得齐大正给予天涯一职,但王秘书在公司内对天涯处处留难,天涯忍无可忍,拂袖而去。 梦蝶为坚持理想,在报章刊登救国文章,并到报馆上课,无暇兼顾家务,庭深对此感到不满。 阮涛患病在床,将生意交给庭进料理,并派庭坚管理落货工作,但庭坚终日花天酒地;一日与沙大少为争天香苑姑娘阿娇而发生争执,庭坚被沙大少手下追打,幸天涯经过,助庭坚打走沙大少等人,因而与阿娇认识,阿娇介绍天涯到阮家工作,任庭坚的助手。 老千余永托庭坚运人参到海外,庭坚办事轻率,不加验货,并叫天涯代其在货单上签署,货物出海后,方知是违禁品,工人急忙将货箱抛下海底,此时水师经过,立刻喝止,工人不听,水师开枪将船上工人射杀,无一生还,阮涛为此震怒,向庭坚追究责任,庭坚将一切罪过推到天涯身上,天涯对此事毫不知情,庭进却上门找天涯算账,两人打作一团。 余迫阮家赔偿,庭进出面与余交涉,余老奸巨猾,挟持庭进手下,迫阮家赔偿巨款,庭进与手下商量,决定以武力解决。 阿娇得知庭坚陷害天涯,告知小明,小明往找天涯,途中听闻阮家人等在货仓聚集,小明欲找庭坚晦气,不料阮家等人正与余手下拚博,小明无知走进仓内,被余枪杀,天涯迁怒阮家,找庭坚算账,但庭坚早已离开上海,往广州避祸,天涯愤恨交织,发下毒誓,日后誓要找各人报仇雪恨。 韵芝知悉小明已死,劝天涯更要奋发向上,天涯亦觉有理,在韵芝安排下,往见齐大正,齐大正见天涯身手敏捷,命天涯任他的私人保镳。 阿牛与美娟择日成婚,大娘着美娟写信催促庭深返家参加婚礼,但梦蝶身怀六甲,庭深担心梦蝶健康,正感迟疑。
    第11集
    韵芝车上发现计时炸弹,天涯胆色过人,将炸弹拆除,齐大正对天涯十分赏识,遂以天涯为得力助手,并着他搬到齐家同住,天涯受宠若惊。 袁局长被妇青会投诉包娼庇赌,被迫提早退休,大为一心以为可以取代局长之职,不料总部决定派马局长走马上任,大为感事业失意,为赚取更多金钱,遂与庭坚合作开设烟档。
    第12集
    大为扫荡上海区内所有烟档,将搜得的私烟据为己有,并将所有烟民带返公安局,马局长不满大为擅自行动,又感拘留所有人满之患,遂命大为将所有烟民释放,大为乘机命手下在局外派发传单,着烟民到他新开的烟档购买私烟。 天涯从张伯口中得知大为知法犯法,联同韵芝及记者到烟档附近派发传单,劝烟民戒毒,大为手下阿贵带同大汉将记者殴打,记者负伤逃去,不久即召开招待会声讨公安局人员开设烟档,马局长为此十分愤怒,一面假意对大为不加追究,一面派开叔等人到烟档拘捕各人,大为大祸临头,遂说出庭坚亦为幕后主持人,马局长怯于阮家声威,不敢轻举妄动,迫于将大为释放,命他立刻离开上海,但大为仍心有不甘,迫阮家付巨款作其旅费,阮涛震怒,下逐客令,大为幸然离去。
    第13集
    父被大为气至病倒,性命垂危,庄母立刻致电报嘱梦蝶赶返探望父亲。庄父顽固非常,坚决要庭深向阮家正式提亲,补行婚礼,庭深应允。 阮涛听闻庄父病危,与庭深一起上门造访,两老不再计较前嫌,结成亲家。 大为被调派到穷乡僻壤任职派出所副行长,途中遇草湾四霸,被海盗抢劫一空,于是上任后立志铲除海盗,无奈派出所人手不足,工作懒散,大为无所作为。 阮家择日补行婚礼,梦蝶思念天涯,遂叫宽妈邀请天涯于当日参加婚礼,但天涯念念不忘对梦蝶之情,内心异常悲苦,借酒销愁。 梦蝶出嫁之日,宽妈再找天涯,天涯喝至烂醉如泥,韵芝见天涯如此懦弱,加以斥责,天涯终答允到庄家一行,但一见梦蝶,情绪激动,又责骂庄父忘恩负义,庄父气极而死。
    第14集
    何姓越侨因安南正受法国侵略,请求阮涛帮助运送军火,阮涛生性正义,决定分文不收,帮助安南与法国抗战。但事为庭坚知悉,庭坚暗中与何接触,诈称阮涛改变初衷,要以六千元作为运费,何答应筹足金钱。 齐大正为打击阮涛,与天涯商量对付之策,天涯查知阮涛与越侨接触,派手下跟踪庭坚,并迫庭坚说出内情,因而知悉沅涛运送军火,于是与齐大正商量,通知法国领事馆,务使阮家因而倾倒。 何将六千元交给阮涛,阮涛方知庭坚从中作梗,庭坚亦将秘密泄露之事说出,阮涛急电到码头停止落货,但法人已搜出军火,庭进在码头不得脱身,遂舍命逃返阮家,着阮涛等人立刻离开,由他率领对付公安人员,但庭进不敌,终重伤而死,而阮涛等人亦被捉返公安局。法领事馆拒绝庭深替阮涛等人保释,庭深颓然离去,不料齐大正与天涯早在门外等候,大正答应保释沅涛,但要庭深交出阮家码头七成股权,庭深不敢自作主张,遂征询阮涛意见,被阮涛坚拒。
    第15集
    码头久未接生意,工人生活无所着落,纷纷离去,庭深劝老父忍辱负重,将来东山再起,再与齐大正一较高下,阮涛闻言亦觉有理,悻然答允放弃七成股权予齐大正。 阮涛欲重整大局,希望庭深能肩负此大任,庭深左右为难,犹豫不决。 齐大正命码头工人搬运东洋货,工人誓死不肯,天涯感为难,征求齐大正的意见,齐大正却故意调离天涯,命王秘书对付工人,众工人被打至重伤倒地,阮涛十分痛心,不忍齐大正再留难工人,遂命工人依齐大正之说话继续运送东洋货,工人误会阮涛甘心屈服,十分气愤,但阮涛与工人立下血誓,誓要铲除齐大正,工人始知阮涛一番苦心。 阮涛决定弑杀齐大正,遂命手下筹足金钱,着庭深假意与阿牛、阿娟回乡,实到汉口购买枪械,不料庭深正欲离去之际,梦蝶突腹痛,庭深知悉梦蝶快要分娩,不忍离去,但在老父催促下,无奈与梦蝶匆匆道别。 梦蝶产下一男孩,天涯即往探望,梦蝶苦劝天涯离开齐大正,但天涯不肯,梦蝶无奈,着天涯离去。 韵芝苦劝天涯忘记梦蝶,但天涯不听,韵芝伤心痛哭,隐隐透露心中爱意,天涯终被韵芝感动,愿意将过去一切告诉韵芝,两人感情更进一步。 阮涛着庭深订购的一批手提轻机枪,被公安人员在火车上搜出,齐大正迫阮涛手下说出一切,并命人部署一切,以便将阮涛等人一网打尽。
    第16集
    阮涛仍不知手下出事,准备亲自出马对付齐大正,并着庭深带同家人到码头乘船离开上海,但齐大正老奸巨猾,将阮涛手下逐一杀死,又命手下假扮自己,令阮涛手下无从下手,阮涛见事败,拚命狂奔,不料齐大正早命天涯等人到码头将阮家人一网打尽,阮涛逃至码头,卒被枪杀,庭深震怒,手执枪械与天涯等人对峙,但庭深势孤力薄,情势危急,齐大正此时到达码头来,命天涯将庭深杀死,梦蝶哀求天涯手下留情,天涯举棋不定。 天涯顾念与梦蝶旧情,不忍杀庭深,庭深得保性命,与家人乘船往武汉居住,但念念不忘杀父之仇,心中愤恨难平。 齐大正怀疑天涯有意放走庭深,对他不大信任,遂安排天涯往杭州料理业务,韵芝欲与天涯同行,但遭父亲反对。
    第17集
    妇青会进行大规模筹款运动,救济东北难民,由韵芝出任委员会主席,齐大正极力反对,韵芝不明所以,齐大正坦然说出韵芝身世,原来齐大正乃日本人,为方便在中国经商,假扮中国人掩饰身份,韵芝难以相信,情绪激动。 韵芝心情矛盾,决定暗中与天涯一起往杭州散心,事为齐大正知悉,派王秘书追回两人返家,并改派他人代替天涯往杭州,韵芝暗暗高兴。 武汉人浮于事,庭深无事可做,生活拮据,大娘、二娘迫于街头卖艺,庭深黯泪下。 庭深与洪伯等人相遇,洪伯与众兄弟极希望庭深重振阮家声威,庭深激于义愤,答应重整旗鼓。 庭深拜访杨司令,求他助一臂之力,杨司令反脸不认人,庭深觉一事无成,颇为气馁,洪伯见庭深毫无斗志,不禁摇头叹息,庭深甚感惭愧,决定重新振作。
    第18集
    庭深单人匹马往找刀疤贵,贵见庭深来者不善,命手下包围,庭深手足无措,错手将贵杀死,将贵的地盘据为己有。 长安街货店被走私商何老板骚扰,庭深决定向他埋手,庭深派手下打探何老板日常生活,在茶楼内将何老板掳走,迫他交出地盘。 水货业务颇见成绩,庭深安排家人往新屋住,但梦蝶与大娘、二娘不愿庭深再作走私生意,庭深说出苦衷,三人亦无可奈何。 梦蝶遇见程子云,子云开办国魂报,请梦蝶任兼职工作,梦蝶蠢蠢欲动,决定一试。
    第19集
    庭深单人匹马往找刀疤贵,贵见庭深来者不善,命手下包围,庭深手足无措,错手将贵杀死,将贵的地盘据为己有。 长安街货店被走私商何老板骚扰,庭深决定向他埋手,庭深派手下打探何老板日常生活,在茶楼内将何老板掳走,迫他交出地盘。 水货业务颇见成绩,庭深安排家人往新屋住,但梦蝶与大娘、二娘不愿庭深再作走私生意,庭深说出苦衷,三人亦无可奈何。 梦蝶遇见程子云,子云开办国魂报,请梦蝶任兼职工作,梦蝶蠢蠢欲动,决定一试。
    第20集
    子云劝庭深假意投靠吉田,与齐大正一拼,庭深为报杀父之仇,毅然答允。齐大正得知庭深投靠吉田,派天涯对付,但庭深得吉田保护,转危为安。 七七事变爆发,上海烽烟四起,齐大正得知日本人得势,意气风发,对天涯说出自己原是日本人,天涯激愤难平。 难民纷纷涌入租界,行乞至齐家,韵芝让难民在齐家度宿一宵,齐大正返家后见状大怒,将所有难民赶出街外,岂料一难民张强藏于屋中,被齐大正发觉,将他枪杀,韵芝目睹惨事发生,大惊失色。 庭深发觉吉田所运之乃中国珍贵古董,感对不起国家,遂密谋将吉田的古董抢回。 吉田忌讳庭深,命杨司令假传庭深口讯,将庭深一家大小接往上海,事为齐大正知悉,先发制人,将阮家人等挟持,以此要挟吉田向东京请示,协助他组织收买情报活动,吉田却满肚密圈,将梦蝶被困消息告知庭深,使齐大正与庭深斗个两败俱伤,而自己则坐享渔人之利,庭深决定采取营救行动。 韵芝与天涯准备离开上海当晚,齐大正察觉韵芝行动有异,猜知事态不寻常,故意不动声色,派天涯往货仓看守梦蝶等人。 天涯决定助他们逃走,遂命韵芝先行前往郊外等候,韵芝知天涯此行一去,生死未卜,内心惶恐。 齐大正早已猜知天涯会放走梦蝶,先安排手下包围货仓,天涯无路可走,单人匹马往见齐大正,齐大正欲杀他,却反被天涯所杀,天涯又挟持齐大正手下阿生带路,与梦蝶等人一起离开,不料庭深到来,不分青红皂白,枪伤天涯,天涯负伤逃去。 吉田为庭深安排新居,日夜派手下监视,子云冒险到来与庭深见面,告知组织将要退出上海,庭深却要先行偷回古董,再作决定。 阿娟身怀六甲,着阿牛返上海打探家人消息,阿牛与阮家人等重逢,十分兴奋,但见庭深改变甚大,心中难过。梦蝶一直误会庭深发国难财,决定与阿牛返乡暂避,并征得大娘、二娘同意,一起离开此地。 庭深带同梦蝶往俱乐部应酬,与庭深旧友秦亦凤重逢,秦亦凤邀请梦蝶演出话剧,梦蝶心生一计,趁当晚演出之后逃离上海,秦亦凤亦明白梦蝶心意,暗中助她逃走,而大娘、二娘则分头与梦蝶之子文瀚先行逃走,不料话剧演出后,吉田不见梦蝶踪影,心知有异,庭深亦猜知梦蝶去向,却不动声色。 庭深凄然返家,发现阿牛伏尸地上,不禁一愕。
    第21集
    庭深在吉田面前诈作对梦蝶出走之事满不在乎,吉田半信半疑,但仍派庭深管理旧日赵家码头工人,庭深亦故意对工人诸多挑剔,毫不留情,使吉田对他更加信任。子云安排地下作者撤离上海,但临走前定要完成杀吉田及取回国宝的计划,遂与庭深联络,实行兵分两路,准备在吉田与汉奸在俱乐部开会时,一面由子云带同兄乘虚攻入吉田家中抢回古董,一面由亦凤将炸弹放在开会的地方,但要庭深在指定时间内带走亦凤。当晚,庭深顺利完成任务,与子云等人撤离上海到重庆暂避,但庭深欲返乡找梦蝶,心中忐忑不安。 阿汉返乡居住,途中遇见梦蝶,汉告知阿牛已被吉田手下所杀,梦蝶忍痛告知阿娟,阿娟哀伤晕倒,致令胎儿不保;此时乡内发生疫症,各人遂收拾行李搬往他处暂避,庭深到来不见家人影纵,到处流离浪荡,是时炮火连天,找遍各地亦无法相见。
    第22集
    庭深在吉田面前诈作对梦蝶出走之事满不在乎,吉田半信半疑,但仍派庭深管理旧日赵家码头工人,庭深亦故意对工人诸多挑剔,毫不留情,使吉田对他更加信任。子云安排地下作者撤离上海,但临走前定要完成杀吉田及取回国宝的计划,遂与庭深联络,实行兵分两路,准备在吉田与汉奸在俱乐部开会时,一面由子云带同兄乘虚攻入吉田家中抢回古董,一面由亦凤将炸弹放在开会的地方,但要庭深在指定时间内带走亦凤。当晚,庭深顺利完成任务,与子云等人撤离上海到重庆暂避,但庭深欲返乡找梦蝶,心中忐忑不安。 阿汉返乡居住,途中遇见梦蝶,汉告知阿牛已被吉田手下所杀,梦蝶忍痛告知阿娟,阿娟哀伤晕倒,致令胎儿不保;此时乡内发生疫症,各人遂收拾行李搬往他处暂避,庭深到来不见家人影纵,到处流离浪荡,是时炮火连天,找遍各地亦无法相见。
    第23集
    天涯被日军迫往做苦工,一日飞机轰炸,天涯乘混乱逃走,日军到处搜捕,天涯匿藏土地庙内,韵芝悄悄将食物带给天涯,生活悲苦。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军无条件投降,天涯欢天喜地与韵芝重返家园,一叙天伦之乐。 庭深与梦蝶等人收拾行李重返上海南兴市,但阿娟坚持要返回阿牛故乡,各人亦不作强求。 庭深等人回到南兴市,庭坚此时已返家,但庭坚误会庭深为汉奸,对他冷言辱骂,庭深亦不作解释,但保证能对得起天地良心,兄弟两人相对无言,默默慨叹八年来所受痛苦。 庭深再遇杨司令,司令害怕庭深将当日通敌之事说出,强将庭深监禁,梦蝶与杨司令交涉,杨司令假装考虑将庭深释放,却一面传令翌日将庭深枪决。 庭深狱中亦凤兄长阿伟相遇,阿伟身染肺病,自知无法久活,为报答庭深当日救命之恩,暗里换转两人衣服使人不觉,并着庭深假装肺病死去,由狱卒抬往乱葬岗。
    第24集
    庭深被巡警追捕,慌忙跳上船上,原来船驶往南洋,庭深欲返家,但船已离岸太远,庭深无奈,跟随船上工人往南洋当苦工。 梦蝶以为庭深已被枪毙,但察看尸体时却不是庭深,正满面疑惑,岂料杨司令已派人前来封屋,并要挟梦蝶与他同住,梦蝶无法可想,与文瀚及大娘逃往香港。 天涯与韵芝在庄臣的帮助下开设洗衣店谋生,但相当辛劳,庄臣为答谢当日救命之恩,购置洗衣机送予两人,夫妇俩顿然满怀希望。 梦蝶到香港后找着洪伯,住在洪家,但生活艰苦,文瀚见梦蝶工作辛劳,悄悄街上开车门,其它小童见状,抢去文瀚手中款项,文瀚穷追不舍,在理发档外纠缠,遇庄大为,大为勒令小童离去,文瀚并求大为收他为学徒,大为答应。 庭坚在上海久未有庭深消息,遂与二娘一同到香港找梦蝶,梦蝶预料庭深凶多吉少,伤心难言。 梦蝶知悉文瀚旷课多日,怒斥文瀚,文瀚逃往街外不敢返家,大为见状,与文瀚一起返家说个明白,方知文瀚乃梦蝶之子,但庭坚对大为当日所作所为深恶痛绝,将大为赶走。 洪伯收文瀚为义子,并替文瀚转往名校念书,刚与思茗同校,思茗与文瀚两小无猜,并请文瀚一同返家,韵芝无意中得知文瀚及梦蝶之子,但感天涯仍对庭深之仇念念不忘,不敢告知
    第25集
    韵芝不欲文瀚与思茗时在一起,遂将思茗送往寄宿,并骗文瀚谓思茗已到外国念书,文瀚信以为真,留下地址着韵芝交给思茗,韵芝却将字条撕碎。 内战爆发,内地资源缺乏,天涯乘势投资走私生意,赚得巨款,韵芝加以劝阻,但天涯不听。 八年后,文瀚已长大成人,梦蝶生活也好转,希望文瀚进大学念书,但文瀚坚持到社会工作,以减轻梦蝶负担,梦蝶不置可否。 文瀚与思茗在舞会重逢,思茗介绍文瀚到天涯公司工作,文瀚表现良好,甚得天涯欢心。
    第26集
    庭深急于得知梦蝶下落,在报纸上登寻人启事,老千乘机诈称得知梦蝶消息,庭深不虞有诈,与老千一起离开客栈,老千却将庭深困在木屋内,迫庭深交出巨款赎身,庭深死命不从。 梦蝶阅报得知庭深尚在人间,立即与洪伯赶往客栈与庭深相见,岂料庭深已被绑架,洪伯立找苏师父访寻庭深下落,庭深卒安然无恙,夫妇多年不见,仿如隔世,誓死永不分离。 韵芝告知天涯,文瀚乃梦蝶之子,天涯闻言,立刻阻止思茗与文瀚继续来往,思茗追问原因,天涯不肯告知,思茗以为天涯思想守旧,气极离开家庭,迁往同学家暂住。
    第27集
    天涯欲调文瀚到新加坡工作,文瀚明知天涯有心阻止他与思茗来往,拒绝调职,天涯遂将文瀚辞退。 庭深提议开设上海菜馆,希望文瀚一起筹备,但文瀚心高气傲,不愿做小生意,庭深十分不满。梦蝶对文瀚细心劝解,文瀚始允助父一臂之力。 文瀚将菜馆装修费用,用作炒金,庭深被装修公司追数,文瀚始将款项交出,庭深感文瀚态度轻浮,将之掌掴,文瀚一怒返家,梦蝶得知此事,劝庭深不要过分顽固守旧,两人发生龃龉。 韵芝往找梦蝶,希望梦蝶阻止文瀚与思茗来往,但梦蝶感无能为力,韵芝遂请梦蝶与天涯见面,梦蝶向天涯苦心劝解,但天涯十分顽固,对庭深旧恨仍耿耿于怀,梦蝶无奈离去。
    第28集
    韵芝苦口婆心,望天涯与庭深冰释前嫌,天涯听后亦稍宽怀,翌日即约梦蝶见面。 天涯与梦蝶驾车往郊外,不料汽车机件失灵,动弹不得。梦蝶致电返家,告知庭深,正与天涯一起。庭深大怒,责骂梦蝶,并大力阻止文瀚与思茗来往,文瀚不顾父亲反对,决与思茗在一起。 文瀚与陈华合作出入口生意,陈华债务缠身,骗取文瀚数千元,文瀚仍懵然不知,及后债主临门,文瀚找不着陈华,始知被骗,文瀚无颜见庭深,遂与思茗到大为家暂住。 上海菜馆因邻铺电镀厂臭气熏天,生意大受影响,庭深循法律途径控告电镀厂,天涯从梦蝶口中得知此事,答应以十五万赔偿损失。梦蝶欣然告知庭深,庭深蛮不讲理,指责天涯恃势凌人,拒绝接受。 梦蝶约庭深与天涯到大为家倾谈儿女婚事,庭深一见天涯,怒从心起,一拳挥向天涯。
    第29集
    梦蝶责骂庭深蛮不讲理,庭深仍冥顽不灵,不肯承认错误,并坚决反对文瀚婚事,梦蝶烦恼非常,洪伯见状,往见文瀚,劝文瀚努力上进,等待时机结婚。 思茗得知韵芝患病在床,急于返家探望,韵芝劝思茗与天涯和解,思茗亦有意冰释前嫌,无奈天涯公事缠身,无暇与思茗倾谈。 菜馆厨师辞职,生意一落千丈,二娘与阿炳见状,自动请缨到菜馆工作,生意日见好转。 韵芝急病送院,梦蝶前往探望,韵芝嘱梦蝶成全儿女婚事,梦蝶答应尽力而为。 文瀚为作投机买卖,不惜向财叔借取贵利,用作购买西药,乘高价抛售,不料政府发觉假药,到处没收,文瀚血本无归,财叔乘机上门索债。
    第30集
    文瀚无法还债,迫于与思茗到离岛暂避,财叔不见文瀚,将欠债之事告知大为,大为见事态非同小可,立即通知天涯与庭深,各人四出找寻文瀚与思茗下落,洪伯并再求苏师父协助,卒在长洲找得两人行踪,梦蝶等人连忙赶往。 文瀚与思茗被财叔等人威胁,幸梦蝶等人赶到,天涯替文瀚还清欠款,事件方告平息,但庭深怒不可遏,命文瀚立刻离去。 阮家上下忙着筹备文瀚婚事,庭深无意理会,梦蝶为开解庭深,夫妇俩一同到郊外游玩,但庭深仍声言不出席婚礼,梦蝶费尽唇舌亦无法劝服。 究竟文瀚与思茗的婚礼能否顺利进行?庭深与天涯的恩怨如何了结?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