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3 09:58:57

米夫 - 人物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乌克兰人犹太人。1917年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后毕业于斯维尔德洛夫共产主义大学。1925年后,历任莫斯科中山大学副校长、校长、共产国际东方部副部长。1927年曾率联共(布)宣传家代表团来华。1928年作为共产国际代表参加中共六大。1930年至上海任共产国际驻中国代表团团长。次年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强行将王明等人安排进中共中央政治局,致使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统治了全党。同年回国。1935年后任莫斯科东方劳动大学校长、苏联民族殖民地问题研究所所长。1938年死于大清洗。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巴威尔·亚历山大洛维奇·米夫

  • 外文名称

    Pavel Mif

  • 别名

    米哈依尔·亚历山大罗维奇·弗尔图斯

  • 国籍

    俄罗斯帝国-苏俄-苏联

  • 民族

    犹太人

  • 出生地

    俄罗斯帝国乌克兰赫尔松省

  • 出生日期

    1901年8月3日

  • 逝世日期

    1939年9月10日

  • 职业

    历史学家

  • 毕业院校

    斯维尔德洛夫共产主义大学

  • 信仰

    共产主义

折叠 编辑本段 生平简介

巴威尔·亚历山大洛维奇·米夫Павел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Миф(Pavel Mif),是米哈依尔·亚历山大罗维奇·弗尔图斯Михаил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Фортус(Mikhail Alexandrovich Fortus)的笔名,1901年8月3日-1939年9月10日),历史学家。1901年出生在俄罗斯帝国乌克兰的赫尔松省一个犹太人家庭。少年时参加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的地方组织赫尔松省的青年工人和学生建立的地下马克思主义团体。1917年5月,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成为职业革命家。此时,他正读完赫尔松中学六年级。之后,他在赫尔松辛纳的共产主义青年团组织内工作。不久任工人青年团赫尔松市委会主席。1918年自愿参加红军,被派往察里津前线,后因伤寒病被派回赫尔松,仍担任工人青年团的领导工作。1919年到莫斯科社会主义学院学习,但因当时国内战争,无法学习,又被派到莫斯科州苏维埃做监查工作。同年9月到乌克兰丘古耶夫县革命委员会担任领导职务,以后又成为丘古耶夫县党的组织工作者。1920年5月再一次参加红军,后任顿河第二师十一团政治部检查官,是年末,入斯维尔德洛夫共产主义大学学习。1921-1922年是该校和东方共产主义劳动大学研究员。专攻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和民族殖民地革命的理论,为以后的工作奠定了基础。1925年莫斯科中山大学成立的时候,年仅24岁的他被任命为副校长。主要从事中国问题研究。1926年出版《上海事件的教训》和《中国的农民问题》。1927年,老资格的校长拉狄克因追随托洛茨基被放逐到西伯利亚后,米夫升任校长。米夫担任校长时比较年轻,经验也不足,又不能与同学们打成一片,只和一小部分俄语说得流畅的人保持接触,大多数学生都不喜欢他。只有王明等人和他在一起。

1926年11月共产国际执委第七次扩大全会上,提出了《中国问题提纲》。1927年2月率联共(布)宣传家代表团到上海、广州、武汉等地访问,同年4月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后回苏联。发表《处于紧急时期的中国共产党》一文。1928年3月担任共产国际东方部副部长,同时还曾兼任莫斯科中山大学校长。1928年6月18日,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开。米夫负责行政事务。他在会前不断散布对中共负责人轻视和不信任的言论。他还指使人放出流言,说毛泽东在井冈山牺牲,准备开追悼会,从而造成恶劣影响。1930年在中山大学内建立了中国问题研究所,出版《中国问题》俄语季刊。

1931年1月,米夫以共产国际代表身份来到上海。在王明等人突然要求召开中共四中全会时,他表示支持。开会时,他操纵选举,让王明等人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等,让主要权力完全控制在王明、博古手中。此后一个时期内,他更把中共中央控制在自己手中。从而开始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对全党的统治。他回到苏联后,撰写有关中国革命的书籍和文章。1933年写了《中国目前政局》、《中国革命危机的新发展》等。1935年参加共产国际七大准备工作。同年被授予经济学博士学位。1936年著《英勇奋斗的十五年》。1937年任殖民地问题科学研究院院长,仍然领导中国问题研究所的工作 。 1938年,在肃反运动中,他被秘密枪决,时年36岁。1976年平反。

折叠 编辑本段 王明的导师

在中国革命史上,曾做过共产国际驻华代表的巴威尔·米夫一直被称为"中国问题专家"。正是由于他的举荐和支持,才使王明"左"倾机会主义在党内占据统治地位长达4年之久,并由此给中国革命带来了惨痛损失。

首次访华,提携王明

巴威尔·米夫,1901年8月出生于一个小官吏家庭。15岁时,他开始接受革命理论,并参加了秘密革命组织。在外国武装干涉和国内战争时期,米夫先后奔赴察里津、波兰等前线作战。战争结束后不久,米夫进入斯维尔德洛夫共产主义大学学习,并确定以远东革命问题作为自己研究的方向。

1925年,在国共统一战线的领导下,中国大革命不断深入发展。不幸的是,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孙中山于3月12日与世长辞。为了纪念孙中山,并为中国大革命培养人才,共产国际和苏联政府决定在莫斯科成立一所以"孙中山"命名的学校,即莫斯科中山大学。长期从事东方革命问题研究的米夫有幸被任命为副校长。从此,莫斯科中山大学成为米夫施展政治抱负的舞台,研究和指导中国革命成为他的主要工作。

当时,中山大学学生的政治成分相当复杂,有一些是国民党要人及其子女,如郑介民谷正鼎邓文仪康泽,以及蒋介石的儿子蒋经国、冯玉祥的儿子冯洪国邵力子的儿子邵志刚于右任的女儿于秀芝等,还有一些是共产党员,如邓小平、吴玉章徐特立叶剑英杨尚昆秦邦宪廖承志王稼祥张闻天王明等。当时为与校长拉狄克作斗争,米夫拉拢一部分学生,培养自己的亲信。而一心想出人头地的王明,与米夫一拍即合。于是,每逢米夫讲授马列理论课,王明总是抢先发言,以讨好米夫。与王明同桌的庄晓东晚年回忆说:"每逢上列宁主义课,他总争着第一个发言,看他紧张的面颊青筋暴出,口水四溅。为了避免王明的口水溅到我的脸上,他发言时我只得把脸扭转一边,侧背而坐。因为我的座位是固定同王明坐在一张桌子边上的。他的每次发言成了我的灾难。好在上其他课,他就不出声了。为什么呢?因为列宁主义的主讲人是该校副校长米夫。"因流利的俄语和熟记列宁主义的名词术语,王明深得米夫的欢心,并成为米夫的重点培养对象。

不过,米夫真正器重王明,还是从王明参加旅莫支部的大辩论开始的。莫斯科中山大学成立不久,学生中的中共党员就成立了"中国共产党中山大学莫斯科支部",简称"旅莫支部",负责人是任卓宣。旅莫支部虽然也做了一些工作,但支部负责人错误地认为留苏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回国做实际工作,因而反对党员研读马列理论和学习俄文。米夫对此很不满。1926年夏,他在学生中挑起了一场莫斯科中山大学党组织归谁领导的大争论。任卓宣等主张归旅莫支部领导,另一些同学则主张归中山大学所在的联共(布)莫斯科的一个区委领导。会议一连开了4天,争论仍无结果。王明揣摩透米夫的意图后,一马当先,与任卓宣展开辩论。最后,王明取得了辩论的胜利,旅莫支部归莫斯科一个区委领导。此后,王明扶摇直上,当上了中山大学学生公社主席,从而更有机会接近米夫。

1927年1月,联共(布)决定派遣他率领苏联共产党宣传家代表团前往中国。该代表团的任务是受中共中央的委托宣讲群众宣传和党的建设工作。这是米夫第一次访华。米夫受命之后,立即任命王明为贴身翻译。显然,这是有意让王明直接接触并进入中共领导层。

3月,米夫一行到达广州,随后又到上海、武汉等地进行了访问。当时,正值上海工人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米夫亲眼目睹了澎湃汹涌的大革命浪潮,兴奋不已。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在紧急时刻,中国共产党在武汉举行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米夫作为联共(布)代表出席了会议,王明以米夫翻译的身份列席了会议。大会接受了共产国际执委会第七次扩大会议提出的关于中国革命问题的决议案,批评陈独秀犯了右倾错误。但对如何分配领导权,大会却没有提出任何切实可行的办法,陈独秀依然当选为总书记。会后,米夫意欲让王明主持中央宣传工作。陈独秀不便推辞,就安排王明担任中央宣传部秘书。

重返莫斯科,大力扶植王明

与斯大林有分歧的拉狄克不久被解除了中山大学校长职务。这时,米夫带着王明回到了莫斯科中山大学。回校后,米夫发现中山大学形成了两大阵营:以代理校长阿古尔为首的教务派和以支部局书记谢德尼可夫为首的支部派。两派发生激烈争论,教务派坚持认为学校的党务工作搞得一塌糊涂,而支部派则坚持说学校的教务搞得杂乱无章。双方互不相让,争论了7天也没达成一致。许多不愿参加两派斗争的学生被称为第三势力。这时,王明向米夫献上了一个结束争论的妙计:牢牢掌握第三势力,利用它来联合支部派,打击教务派,从而全面夺取中山大学的权力。米夫依计而行,果然行之有效。在王明的协助下,米夫坐收渔翁之利,不久正式升任中山大学校长,此时,米夫刚满26岁。而为之出谋划策的王明则成了他的心腹干将。从此,王明在米夫的支持下,控制了中山大学党支部局,并逐步形成了以米夫为靠山、以王明为代表、以支部局为核心的王明教条宗派。

1928年6月,中共六大在莫斯科郊外的"银色别墅"召开。米夫受命参加大会的筹备与组织工作,并参与起草了土地问题、农民问题和组织问题等决议案。在米夫的安排下,王明被推荐为大会翻译科主任。会上,米夫希望中共能提拔王明进入中央领导层,并提议由向忠发担任党的总书记。但米夫的图谋遭到代表们的抵制,扶植王明进入中共中央的企图再次失败。会后,根据共产国际的指示,中共改变了与共产国际的联系方法。共产国际不再派遣驻华代表,改由瞿秋白张国焘邓中夏王若飞等组成常驻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团,通过代表团指导中国革命。

1929年,联共(布)中央开展清党活动。在米夫的指使下,王明乘机对以瞿秋白为首的中国代表团发起攻击,指责他们在中山大学的派别斗争中是"反党小组织"的后台。在米夫的活动下,共产国际通过了对中国代表团问题的决议案,错误地认为:"代表团的各种错误,使代表团在大多数中国学生中丧失了威信……共产国际执委政治委员会有鉴于此,以坚决的态度谴责中共代表团的代表对于中大派别斗争的行动,并请中共中央以必要的限度刷新代表团的成分,并与国际执委政治秘书处商定新的成分。"决议宣布后,瞿秋白被解职回国,这为王明的上台进一步铺平了道路。

坐镇上海,托起王明

1929年4月,王明回国。中共中央热情欢迎他,并希望他能在斗争中发挥作用。但王明坚持要留在党中央机关。于是,他被派到上海在党中央宣传部工作。

1930年1月,在参加上海工联会议时,王明被英国巡捕逮捕。被捕后,他十分害怕,竟违反党的纪律,让巡捕到中央秘密机关送信,要中央设法保释他出狱。所幸当时敌人还未弄清他的真实身份,巡捕没有发现这里是党的秘密机关,但王明的这一举动使党的秘密机关被迫转移。此事很快传到共产国际,米夫托赤色救难会驻上海代表牛兰花3000元将他营救出狱。事后,李立三主持的中共中央查明真相,认为王明犯了暴露党的机关的错误,并给予他党内警告处分。

1930年9月,根据共产国际指示精神,中共中央召开了六届三中全会,基本上纠正了李立三的"左"倾错误,并由瞿秋白主持党的工作。

12月,米夫以共产国际代表的身份突然再次来华。米夫此行意味深长。当时,国民党已与苏联断交,并四处搜捕苏联共产党人,米夫在此时冒着危险来华,表明了共产国际和米夫支持王明上台的决心。米夫到达上海后,立即单独召见王明,认真听取王明的汇报,并面授机宜。此后,在米夫的压力下,中共中央被迫同意召开六届四中全会。

1931年1月7日,中共中央六届四中全会在上海秘密召开。向忠发主持会议,米夫实际主导了会议。会前,米夫违反党的纪律,越俎代庖,亲自起草了《中共四中全会决议案》(草案),以共产国际远东局和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名义,拟定了改组后的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和中央委员名单,并圈定了出席会议的代表名单。在会上,王明作了长篇发言,宣扬他会前写出的《两条路线》的观点。他点名批评了李立三瞿秋白,并提出"对共产国际的路线百分之百的忠实"的口号。最后,米夫作了总结发言,尖锐地批评了李立三、瞿秋白及罗章龙等,说王明是坚决站在国际路线一边,能把马列主义理论应用到中国革命实践中来的革命家。会议最后通过了六届四中全会决议案,实际上批准了王明的"左"倾冒险主义纲领。在米夫的授意下,会议改选了新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结果,李立三、瞿秋白等人落选,而原来连中央委员都不是的王明,一跃进入政治局成为委员。名义上向忠发继任总书记,实际上王明大权独揽。

米夫来华的目的达到后,8月,他回到了苏联。随之,共产国际通过了《关于中国共产党的任务的决议》,对四中全会和王明上台表示完全支持。从此,王明"左"倾教条主义开始了在中共长达4年的统治,并给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事业造成了深重的灾难。

米夫回国后,撰写了大量关于中国革命问题的文章。他先后参加了共产国际执委会第十二、十三次会议,并担任过东方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校长和民族殖民地问题科学院院长。在1937年的肃反运动中,有人揭发米夫是政治反革命,是托派分子,很快,他被逮捕和关押。让米夫难以接受的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王明在他落难之时却反戈一击,把他批得体无完肤。

1938年,米夫被秘密处决,终年37岁。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