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0 11:33:52

李瀚章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社会人物
社会人物
编辑分类

李瀚章(1821-1899年),字筱泉,一作小泉,晚年自号钝叟,谥勤恪,后人多尊称其李勤恪公,合肥东乡人(今合肥市瑶海区磨店乡祠堂郢村人)。其父李文安,曾官刑部郎中,与曾国藩为戊戌(道光十八年,1838年)同年进士

李文安有六子,李瀚章居长,李鸿章居次,以下依次为李鹤章李蕴章李凤章李昭庆。有《合肥李勤恪公政书》等传世。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李瀚章

  • 别名

    筱泉,小泉,钝叟

  • 国籍

    中国

  • 出生日期

    1821年

  • 逝世日期

    1899年

  • 职业

    清朝两广总督

  • 出生地

    合肥东乡

  • 弟弟

    李鸿章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以拔贡朝考出曾国藩门下,签分湖南。咸丰元年(1851),署永定县知县。咸丰二年(1852),署益阳县知县,因太平军进犯长沙,所以没有成行,湖南巡抚骆秉章命其驻守南门天心阁,李瀚章力战得保。长沙解围,奖六品衔。咸丰三年(1853),署善化县知县。

曾国藩湘军之初,即奏调瀚章至江西南昌综理粮秣。咸丰四年(1853),因功任补湖南直隶州知州。咸丰五年(1854),总理湘军后路粮草,攻克义宁州,保知府,赏戴花翎。

咸丰七年(1857年),曾国藩奔父丧回籍,李瀚章相继回合肥守制。次年,曾国藩奉旨复出督师,仍召李瀚章回南昌总核粮台报销。瀚章遂偕其母、弟辈移家于南昌。 咸丰九年(1859),因功补湖南道员。咸丰十年(1860),任江西吉南赣宁道道员,襄办江西团练。

同治元年(1862),曾国藩派其襄办广东税务,调广东督粮道。同治二年(1863),擢广东按察使。同治三年(1864),擢广东布政使。同治四年(1865),擢湖南巡抚。同治六年(1867),调江苏巡抚,署湖广总督。同年十二月,调浙江巡抚,赏一品顶戴。同治七年(1868),任湖广总督,与长江水师提督黄翼升一起整顿长江水师。同治十三年(1874),兼任湖北巡抚

光绪元年(1875),调四川总督。光绪二年(1876),调湖广总督。光绪十年(1884),任漕运总督,加兵部尚书衔,赐西苑乘船。光绪十五年(1889),调两广总督。光绪二十年(1894),赏太子少保衔。光绪二十一年(1895),告老还乡。光绪二十五年(1899),卒。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关系

有子十一人:李瀚章像李瀚章像

长子李经畲,曾任翰林院编修光禄大夫,二品顶戴。

次子李经楚交通银行首任总经理。

三子李经滇,李国瑊生父

四子李经湘

五子李经沅

六子李经澧

七子李经沣

八子李经湖

九子李经淮,李国瑊过继到九房

十子李经粤

十一子李经淦

李国瑊,字壬仲,曾执教于台湾清华大学,省立法商学院教授、教务长。生子三,家振,家同,家衍。

李家同,出生于上海市,曾任国立清华大学代理校长、静宜大学以及国立暨南国际大学校长、暨大资讯工程学系及资讯管理学系教授。于2008年5月31日卸下暨南大学教授职务退休。2009年获中国台北地区台湾当局领导人幕僚机构聘为无给职资政。如今在国立清华大学担任教职。2011年1月6日获教育部颁予一等教育文化奖章。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轶事

折叠 官场得道

淮系大员中有几个著名贪官,被人编了口诀,曰:"涂宗瀛偷窃;刘秉璋抢掠;潘鼎新骗诈;惟李瀚章取之有道"。同是贪污受贿,涂、刘、潘要钱不要脸,手法拙劣,就被人瞧不起,而瀚章却得了个"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优评,可见,"盗亦有道"这句话还真不是随便说说的。

瀚章是鸿章他哥哥,入湘军幕府,犹早于鸿章。早年以"临事缜密,所为公牍简洁得要,"大为曾、胡欣赏,不过十馀年,便从知县升到总督。战争时期,他管理湘军后勤,军队那会儿正缺钱,他没好意思搞腐败。和平时期,任职所在地都是川、粤等富裕之区,再不往家拿点儿,就说不过去了。只是,憋了这么久,猛一放松对自个儿的要求,下手不免失了轻重。入川为督,途经彭山--眉山属下小县--他要求县令置办灰鼠皮帐盖四顶、燕窝若干盒。小县哪能办出这么高级的"供应"?县令"哭乞"减免,瀚章愣不应允,最终还是拿了笔巨额现金走人。

贪官也要慢慢历练,不断成熟,调任两广总督后,瀚章便摒弃了"如盗贼然"的风格,走上"取之有道"的"正路"。其时,广东巡抚是满洲人刚毅,背景深,后台硬,"任官多自专"--买官卖官最具效益--瀚章不敢得罪他,无奈,只得退而求其次,"尽鬻(售)各武职"。某年,瀚章生日,有杨某者送礼金一万两;杨某,原系李鸿章家厨子,"积军功保至提督",然徒有空衔,并无实任,听说李家大老爷可安排补缺,赶紧凑足银子到广州来"跑官"。瀚章二话不说,给他补了个钦防统领。杨某到任,一打听,此职月薪不过三百,且无油水;欲收回投资,至少在三年以外,回报率如此之低,早知道做什么官啊!杨某跑到督府诉苦,瀚章一听,骂了声"蠢材",便不理他,令门丁去开导。门丁将他叫到一旁,说:"大老爷让你做官,可没说让你靠薪水生活。你手下不有那么多管带之职么?我告诉你,如今想作管带的人可海了去了。你那榆木脑袋就不能开开窍?"杨某一听,大彻大悟,回营,便将现有管带全部开革,所有空缺职位"竞标"上岗。不几天工夫,不但收回成本,还净赚三千。

行贿买官如杨某者甚多,瀚章都让他们"未尝有亏耗",由此获得"取之有道"的美誉。瀚章又能将心比心,任官三十年,从未以"贪酷"参劾过任何人,人送外号"官界佛子"云。

折叠 爱摆架子

李瀚章爱摆架子,人称"李大架子"。当年在清朝的官场,上级登门会见下级,上级端起茶要喝时,下级要马上快跑到仪门外候着。这仪门,就是府第的大门之内的门,也指官署的旁门,这样是表示对上级的尊重。而作为上级,当然要谦虚点,不会大大咧咧地享受这种礼节,而是马上过去拉着下级的手,叫对方不要这么谦卑,免礼免礼。

李瀚章则不然,面对下属的谦恭,他是半点也不客气。他每次去下属府邸,当下属敬茶时,他不紧不慢地喝着茶,居然还让仆人上一根烟斗,慢条斯理地"吸半时之久",然后才"蹒跚而出。""李大架子"的名声就是这么来的。

光绪朝御史谭钟麟,即谭文卿,某年下放到浙江地方当知府,李瀚章当时是浙江的最高长官,按常规,新到的知府是要去拜会李瀚章的。谭钟麟这天去拜见李瀚章,谭先跪拜,李瀚章却还是那副做派,大大咧咧地坐着不回礼。谭钟麟大怒,呼地一下站起来,很大胆地问:"大人您的脚有毛病吗?"李瀚章回答:"没有。"谭钟麟又问:"大人您眼睛瞎了吗?"李瀚章又回答:"没有。"谭钟麟老大不客气地说:"既然大人您腿脚也好,眼也不瞎,那么在下拜大人,大人有什么理由不回礼呢?今天我谭某人官可以不做,但你李大人不可不回礼。"然后,拂衣而出。

清代李伯元的《南亭笔记》卷十对此事是这样记载的:谭文卿以御史授浙江遗缺知府,赴辕谒李,谭跪拜而李不答礼,谭怒,起曰:"大人有足疾乎?"李曰无,又曰:"大人目盲乎?"李仍曰无,谭曰:"若然,卑府拜大人,大人胡不拜耶?卑府今日官可不做,大人礼则不能不答。"言已,拂衣而出。

李瀚章最终还是反省了一下自己,他思来想去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于是上门向谭钟麟道歉,还给了谭钟麟一个美差--杭州知府。

李瀚章和其弟李鸿章一样,也是跟随曾国藩镇压太平天国起义开始发家的。他曾在曾国藩办公室当幕僚,公文写得还不错,所写公牍"简洁得要",据说曾国藩和胡林翼都很赏识他。

不过,对一个人的评价,也是多角度多方面的,当时也有人说李瀚章没什么本事,就领薪水吃饭而已,被戏称为"吃饭师爷"。有一回,大清早,曾国藩有文件要写,李鸿章却不巧出去了,没奈何只好叫李瀚章写。李瀚章正写着,李鸿章回来了,拿起文件一看,大笑:"哥,你也会写这个吗?"然后挥手要李瀚章站一边去,自己坐下来三下五除二就写完了,"吮毫伸纸,顷刻而成"。李瀚章在旁边只能惊愕地看着弟弟大展才华,"李惟愕视"。

折叠 石狮咬人

李瀚章,绰号"李麻子",六任总督巡抚,家产数百万。李瀚章像李瀚章像他出任两广总督时,见当地莲花山上的石狮子造型别致,竟令人装运回乡。当石狮子运到瀚章的家乡店埠时,船户气不过,抬运时故意失手,砸伤了瀚章的脚,时人便造《血子》歌讽之:"莲花山石狮子,两广总督李麻子,船户兄弟使点子,石狮子咬伤李麻子。"

折叠 编辑本段 史籍记载

《清史稿·列传二百三十四·李瀚章传》

李瀚章,字筱泉,安徽合肥人,大学士鸿章兄也李瀚章与孩子们李瀚章与孩子们。瀚章以拔贡生为知县,铨湖南,署永定,调益阳,改善化。曾国籓出治军,檄主饷运,累至江西吉南赣宁道,调广东督粮道,就迁按察使、布政使。同治四年,擢湖南巡抚。时粤逆李世贤等聚福建,分犯赣南,窥两楚,贵州苗匪、教匪又阑入楚界,而霆军溃卒复窜湖、湘,三路告警。瀚章至,则遣前江苏按察使陈士杰壁郴州防闽贼,前云南按察使赵焕联壁岳州防叛卒,闽贼旋引去。叛卒犯江西不得逞,则折入湘,犯攸县,陷安仁、兴宁、副将张义贵击走之;士杰率军会剿,遁入粤,卒就歼焉。先是瀚章遣总兵周洪印败黔匪於边界,又越境解铜仁围,因奏言:"悬军深入,兵家所忌,请敕新任贵州布政使兆琛缓赴任,专治军事,与楚军合。"从之。遂遣已革知府李元度进剿思南、石阡教匪,兆琛、洪印进剿清江、台拱苗匪,所向克捷。苗、教复蚁结,连窜晃州凤凰厅,各军蹑击,皆大破之,黔匪遂不敢窥楚境。自盗起,国籓及胡林翼治师不主画疆自守。瀚章久习楚军,既受任,即出境讨贼,亦其风类也。

六年,调抚江苏。未至,署湖广总督。七年,调浙江,再署湖广总督,旋实授。光绪元年,调四川。明年,还督湖广。瀚章性简静,更事久,习知民情伪,务与休息。其督湖广最久,前后四至,皆与弟鸿章更迭受代,其母累年不移武昌官所,人以为荣。寻遭忧去官,家居六年,再起授漕运总督。未几,移督两广。粤俗旧有闱姓捐,四成助饷,巡抚马丕瑶议革之。会日本构衅,瀚章请循旧收缴备海防,时论大哗,遂以疾归。又数年,卒,谥勤恪。子十人,经畲,翰林院侍讲。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