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05 11:34:36

唐国史补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唐国史补》是唐代李肇所著的一部史书。又称《国史补》,是一部记载唐代开元长庆之间一百年事,涉及当时的中国社会风气、朝野轶事及典章制度等各个方面的重要历史琐闻笔记,对于全面了解唐代社会具有极其重要且十分特殊的功用和价值,仅《太平广记》征引其内容即达一百三十三处之多。共三卷,凡三百零八条事,卷首有目录,概括每条内容以五字标题。前二卷大体按时间顺序排列,卷下则杂记了各类典故制度。此书上承刘餗所著《国朝传记》,并与之体例相同,卷数相当,但内容较为客观,少了许多怪异。今传刻本有明汲古阁刊影宋本、《津逮秘书》等诸本。

基本信息

  • 作品名称

    唐国史补

  • 作品别名

    国史补

  • 作者

    李肇

  • 创作年代

    唐代

  • 类别

    历史琐闻笔记

折叠 编辑本段 社会背景

唐代历史笔记的发展跟唐代小说笔记的发展在进程上颇相近,即它们各按照自己的特点发展而达到较成熟的阶段。鲁迅认为唐代小说笔记作者"始有意为小说",他引用胡应麟说的"作意""幻设"来证明这就是小说"意识之创造"。 从历史笔记来看,它们的作者也逐步形成了一种"以备史官之阙"的意识,即作史的意识,从而提高了它们在史学上的价值。有的研究者认为:

"我们可以说唐代是笔记的成熟期,一方面使小说故事类的笔记增加了文学成分,一方面使历史琐闻类的笔记增加了事实成分,另一方面又使考据辩证类的笔记走上了独立的发展的路途。这三种笔记的类型,从此就大致稳定下来。"

唐代的历史琐闻笔记,因其作者的身份、见识、兴趣、视野的不同而具有各自的特点和价值。但这些书说人物,论事件,讲制度,旁及学术文化、生产技艺、社会风情、时尚所好等,都或多或少可以从一个方面反映历史的面貌。

折叠 编辑本段 内容介绍

《唐国史补》系续刘餗《传记》(实即《隋唐嘉话》)而作,全书共记三百零八条事,卷首有目录,概括每条内容以五字标题。记载了唐代开元至长庆之间一百年事,涉及当时的社会风气、朝野轶事及典章制度等。前二卷记事大体按时间顺序排列,卷下则杂记各类典故制度。所记大致有:

①各地产物,如酒、茶、纸的名品和产地。

②流行的游戏,如长行、双陆、弹棋、围棋、博戏等。

③科举制度方面的典故、轶闻,多集中在卷下,均收入《唐摭言》中。

④官吏、名人的轶闻,如韩愈登华山、李白脱靴等等,这一类所占比例最大。

⑤工商业情况,如长安药商宋清、扬州王四舅、俞大娘航船以及安南、广州的外国船等。

⑥社会风俗,如京城尚牡丹,一本有直数万者,流俗重碑志,以重价求文,以及达官争娶士族女等。

⑦唐代官场一些制度和习俗,如宰相沙堤、火城、堂案、堂帖等,还有官场中的称谓,使职的设立及名目。

此书对全面了解唐代社会具有极其重要且十分特殊的功用和价值。仅《太平广记》一书征引其内容即达一百三十三处之多。

《新唐书》、《崇文总目》、《通志》、《宋史》等书皆记为三卷,《郡斋读书志》、《文献通考》等书则记为二卷。传世单刻本有明汲古阁刊影宋本,丛书本有《津逮秘书》、《学津讨原》、《得月簃丛书》、《笔记小说大观》等,一卷节本有《唐宋丛书》、《说郛》、《唐人说荟》、《唐代丛书》等。1957年,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据《学津讨原》本标点排印,收入中国文学参考小丛书。197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古典文学出版社本重印。

折叠 编辑本段 图书目录

折叠 卷上

鲁山乳兄子 崔颢见李邕 张说西岳碑 衮公答参军 刘迅著六说

玄宗幸长安 西国献狮子 裴旻遇真虎 伪撰庚桑子 李白脱靴事

张均答弟垍 王维取嘉句 张旭得笔法 李阳冰小篆 绛州碧落碑

胡雏犯崔令 王积薪闻棋 房氏子问疾 王摩诘辨画 张果老衣物

白岑发背方 张公戏浑瑊 安禄山心动 杨妃好荔枝 百钱玩锦靿

玄宗思张公 临淮代汾阳 蜀郡万里桥 李翰论张巡 左震斩巫事

李唐讽肃宗 柳芳续韦书 李华含元赋 李翰借音乐 二李叙昭穆

李稹称族望 张说婚山东 王家号钑镂 杨氏居阌乡 元次山称呼

出家大丈夫 李勉投犀象 李廙有清德 李华赋节妇 李端诗擅场

袁傪破贼事 郗昂犯三怒 刘晏见钱流 母喜严武死 郑损为乡葬

刘沮迁幸议 鱼朝恩讲易 淮水无支奇 佛法过海东 路嗣恭入觐

都卢缘橦歌 韩滉召径山 黄三姑穷理 李丹与妹书 熊执易义风

刘颇偿瓮直 德宗恕尼哭 杨炎有崖谷 卢杞论官猪 王武俊决水

执朱泚使者 裴佶佯为奴 李令能戢兵 于公异露布 李令勋臣首

埋怀村下营 韩滉自负米 张凤翔被害 韩滉过大梁 卢杞为奸邪

马燧雪怀光 和解二勋臣 李马不举乐 卢迈撒盐醋 包佶恶陈氏

颜鲁公死事 高郢陷河中 窦申号鹊喜 三处士高卑 汴州佛流汗

德宗望云骓 命马继祖名 徐州朝天行 伊李署子壻 李泌任虚诞

李氏子坠塔 疗风酝蛇酒 鸟鬼报王稹 韦丹驴易鼋 阳城裂白麻

裴延龄画雕 韩皐劫吕渭 张造批省牒 张宏毅过驿 韦伦朝朔望

韩陆同使幕 三评事除拜 诸道出界粮

折叠 卷中

浑令喜不疑 韦皐次汾阳 韦太尉设教 高郢焚制草 扬穆分优劣

穆氏四子目 孟容拒宦者 德宗幸金銮 行状比桓文 阎吉州入道

韦聿白方语 耻科第为资 误造郑云逵 何儒亮访叔 陆羽得姓名

顾况多轻薄 崖膺性狂率 刘圆假官称 康昆仑琵琶 悬买米画图

京兆府筵馔 刘澭理普润 李惠登循吏 阳城勉诸生 置广文馆事

李实廌萧佑 任迪简呷醋 熊执易谏疏 应制排公在 崔叔清恶诗

马畅宅大杏 曹洽杀小使 薛尚衍何祥 襄样节度使 史牟杀外甥

郑珣瑜罢相 王叔文扬言 郑絪草诏书 谋始得邠公 刘辟为乱阶

韦李皆心疾 唐衢唯善哭 得草圣三昧 李约买萧字 韩愈登华山

王先生名言 灵澈莲花漏 百官待漏院 封山辄有雨 役者将化虎

鸩鸟久愈毒 犀牛解鸩毒 张氏三代相 高郢致仕制 苗夫人贵盛

李锜裂襟书 李铦自拘囚 裴垍报崔枢 宪宗问京尹 独孤郁嘉壻

韦相叱广宣 韦相拒碑志 杜羔有至行 余长安复雠 孔戣论海味

侯高试县令 球场草生对 郑阳武易比 王相注太玄 蒋乂宰臣录

陈谏阅染簿 求碑志救贫 崔昭行贿事 夜不开女墙 王锷散财货

韩弘贼张圆 陈仪刺高洪 论害武相事 晋公祭王义 张仲方驳谥

李氏公惭卿 李愬用李佑 诛贬同晦朔 鉴虚煮胛法 卢昂瑟瑟枕

京师尚牡丹 郝玼食吐蕃 王忱百日约 公主降回鹘 赵太常精健

田孝公自杀 韦山甫服饵 僧荐重元阁 贮醋辟蛟龙 王彦伯治疾

宋清有义声 王四舅一字 窦氏白麦面 灞浐中浸黄 射雉兔之法

古屋东为户 故囚报李勉 妾报父冤事

折叠 卷下

近代宰相评 拜相礼优异 宰相判事目 台省相呼目 两省上事仪

中书参酌院 论仆射仪注 论尚书丞郎 申明同省敕 长名定留放

就私第注官 郎官判南曹 李建论选集 朱泚伪黄案 郎官分判制

叙诸曹题目 度支判出入 当直夜发敕 省中四军紫 御史台故事

御史扰同州 崔御史巡囚 御史给公券 御史争驿厅 用使下御史

台省相爱憎 内外诸使名 叙著名诸公 叙专门之学 张参手写书

熊氏类九经 高定易外传 董和通乾论 诗赐载叔伦 二文僧首出

韦应物高洁 李益著诗名 韩沈良史才 张登善小赋 叙近代文妖

叙进士科举 礼部置贡院 曲号义阳子 宋济答客嘲 宋五又坦率

叙时文所尚 裴冀论试题 二崔俱捷事 熊执易擅场 第果实进士

韩愈引后进 宋沆得徵调 李汧公琴名 雷氏琴品第 郑宥调二琴

韩会歌妙绝 李舟著笛记 李牟夜吹笛 赵璧说五弦 李八郎善歌

于公嫂知音 于公顺圣乐 曲名想夫怜 讹谬坊中语 叙诸茶品目

叙酒名著者 叙诸州精纸 货贿通用物 诙谐等所自 叙风俗所侈

饮酒四字令 叙博长行戏 董叔儒博经 叙古樗蒲法 叙舟檝之利

狮子国海舶 舟中鼠有灵 天官所书气 虹霓飓风母 人食雷公事

龙门人善游 杜邠公下峡 鱼登龙门化 蝎为主簿虫 江东吐蚊鸟

猓然有人心 猩猩好酒屐 甘子不结实 扬州江心镜 苏州伤荷藕

宣州兔毛褐 越人娶织妇 造物由水土 善和坊御井 叙祠庙之弊

葅库蔡伯喈 大摩尼议政 元义使新罗 李汭不受赠 虏帐中烹茶

维州复陷事 赞普妻名号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介绍

李肇,生卒年里不详,贞元后期历华州参军。元和二年至五年间,为江西观察从事。七年任协律郎,十三年以监察御史充翰林学士。十四年加右补阙,十五年加司勋员外郎,出翰林院。长庆元年因为与李景俭等于史馆饮酒,贬澧州刺史。长庆中历著作郎,左司郎中,撰《唐国史补》(据本书卷首作者自序,本书成于穆宗朝作者为尚书左司郎中时,系续刘餗《传记》(实即《隋唐嘉话》)而作,连卷数也同于刘书,不过比刘书少讲些怪异,多讲些史实习俗)。大和初迁中书舍人。三年坐荐柏耆贬将作少监。卒于开成元年前。《新唐书·艺文志》着录其《国史补》三卷,《翰林志》一卷,《经史释题》二卷。《经史释题》今佚。(以上按《中国文学大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年及《中国文学家大辞典·唐五代卷》,中华书局)

折叠 编辑本段 文段精选

折叠

公羊传》曰:"所见异辞,所闻异辞。"未有不因见闻而备故实者。昔刘餗集小说,涉南北朝至开元,著为传记。予自开元至长庆撰《国史补》,虑史氏或阙则补之意,续传记而有不为。言报应,叙鬼神,徵梦卜,近帷箔,悉去之;纪事实,探物理,辨疑惑,示劝戒,采风俗,助谈笑,则书之。仍分为三卷。

折叠 叙酒名著者

酒则有郢州之富水,乌程之若下,荥阳之土窟春,富平之石冻春,剑南之烧春,河东之乾和薄萄,岭南之灵溪、博罗,宜城之九酝,浔阳之湓水,京城之西市腔,虾蟆陵郎官清、阿婆清。又有三勒浆类酒,法出波斯。三勒者谓庵摩勒、毗梨勒、诃梨勒。

折叠 叙诸茶品目

风俗贵茶,茶之名品益众。剑南有蒙顶石花,或小方,或散牙,号为第一。湖州有顾渚之紫笋,东川有神泉、小团,昌明、兽目,峡州有碧涧、明月、芳涩、茱萸簝,福州有方山之露牙,夔州有香山,江陵有南木,湖南有衡山,岳州有浥湖之含膏,常州有义兴之紫笋,婺州有东白,睦州有鸠沉,洪州有西山之白露。寿州有霍山之黄牙,蕲州有蕲门团黄,而浮梁之商货不在焉。

折叠 叙博长行戏

今之博戏,有长行最盛。其具有局、有子,子有黄黑各十五,掷采之骰有二。其法生于握槊,变于双陆。天后梦双陆而不胜,召狄梁公说之。梁公对曰:"宫中无子之象是也。"后人新意,长行出焉。又有小双陆、围透、大点、小点、游谈、凤翼之名,然无如长行也。鉴险易者,喻时事焉;适变通者,方《易》象焉。王公大人,颇或耽玩,至有废庆吊,忘寝休,辍饮食者。乃博徒是强名争胜。谓之"撩零",假借分画谓之"囊家",囊家什一而取,谓之"乞头"。有通宵而战者,有破产而输者,其工者近有浑镐、崔师本首出。围棋次于长行,其工者近有韦延佑、杨芄首出。如弹棋之戏甚古,法虽设,鲜有为之;其工者,近有吉逵、高越首出焉。

折叠 拜相礼优异

凡拜相礼,绝班行,府县载沙填路,自私第至子城东街,名曰:"沙堤"。有服假,或百僚问疾,有司就私第设幕次排班。每元日、冬至立仗,大官皆备珂伞、列烛,有至五六百炬者,谓之"火城"。宰相火城将至,则众少皆扑灭以避之。

折叠 御史台故事

御史故事:大朝会则监察押班,常参则殿中知班,入阁则侍御史监奏。盖含元殿最远,用八品;宣政其次,用七品,紫宸最近,用六品;殿中得立五花砖,绿衣,用紫案褥之类,号为"七贵"。监察院长与同院礼,隔语曰:"事长如事端。"凡上堂,绝言笑,有不可忍,杂端大笑,则合座皆笑,谓之"烘堂"。烘堂不罚。大夫、中丞入三院,罚直尽放,其轻重尺寸由于吏人,而大者存之黄卷。三院上堂有除改者,不得终食,惟刑部郎官得终之。

折叠 韩愈登华山

韩愈好奇,与客登华山绝峰,度不可迈。乃作遗书,发狂恸哭。华阴令百计取之,乃下。

折叠 李白脱靴事

李白在翰林,多沈饮。玄宗令撰乐辞,醉不可待,以水沃之,白稍能动,索笔一挥十数章,文不加点。后对御,引足令高力士脱靴,上命小阉排出之。

折叠 王维取嘉句

王维好释氏,故字摩诘。立性高致,得宋之问辋川别业,山水胜绝,今清源寺是也。维有诗名,然好取人文章嘉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英华集》中诗也。"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鹦。"李嘉佑诗也。

折叠 王四舅一字

扬州有王生者,人呼为"王四舅",匿迹货殖,厚自奉养,人不可见。扬州富商大贾,质库酒家,得王四舅一字,悉奔走之。

折叠 宋清有义声

宋清,卖药于长安西市。朝官出入移贬,清辄卖药迎送之。贫士请药,常多折券,人有急难,倾财救之。岁计所入,利亦百倍。长安言:"人有义声,卖药宋清。"

折叠 杨妃好荔枝

杨贵妃生于蜀,好食荔枝。南海所生,尤胜蜀者,故每岁飞驰以进。然方暑而熟,经宿则败,后人皆不知之。

折叠 韦相拒碑志

长安中,争为碑志,若市贾然。大官薨卒,造其门如市,至有喧竞构致,不由丧家。是时裴均之子,将图不朽,积缣帛万匹,请于韦相。贯之举手曰:"宁饿死,不苟为此也。"

折叠 京师尚牡丹

京城贵游尚牡丹,三十余年矣。每春暮,车马若狂,以不耽玩为耻。执金吾铺官围外,寺观种以求利,一本有直数万者。元和末,韩令始至长安,居第有之,遽命劚去,曰:"吾岂效儿女子耶!"

折叠 虏帐中烹茶

常鲁公使西蕃,烹茶帐中,赞普问曰:"此为何物?"鲁公曰:"涤烦疗渴,所谓茶也。"赞普曰:"我此亦有。"遂命出之,以指曰:"此寿州者,此舒州者,此顾渚者,此蕲门者,此昌明者,此浥湖者。"

折叠 叙舟楫之利

凡东南郡邑无不通水,故天下货利,舟楫居多。转运使岁运米二百万石输关中,皆自通济渠入河而至也。江淮篙工不能入黄河。蜀之三峡、河之三门、南越之恶溪、南康之赣石,皆险绝之所,自有本处人为篙工。大抵峡路峻急,故曰"朝发白帝,暮彻江陵"。四月、五月为尤险时,故曰"滟滪大如马,瞿塘不可下;滟滪大如牛,瞿塘不可留;滟滪大如幞,瞿塘不可触。"扬子、钱塘二江者,则乘两潮发棹,舟船之盛,尽于江西,编蒲为帆,大者或数十幅,自白沙沂流而上,常待东北风,谓之潮信。七月、八月有上信,三月有鸟信,五月有麦信。暴风之候,有抛车云,舟人必祭婆官而事僧伽。江湖语云:"水不载万。"言大船不过八九千石。然则大历、贞元间,有俞大娘航船最大,居者养生、送死、嫁娶悉在其间,开巷为圃,操驾之工数百,南至江西,北至淮南,岁一往来,其利甚博,此则不啻载万也。洪鄂之水居颇多,与屋邑殆相半。凡大船必为富商所有,奏商声乐,众婢仆,以据舵楼之下,其间大隐,亦可知矣。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价值

历史笔记所记虽不及正史系统、全面,但在揭示时代特点和社会风貌方面,因少有拘谨、言简意赅而具有独特的价值。《唐国史补》中的"汴州佛流汗""韦太尉设教""王锷散财货""御史拢同州"等条,写出了中唐时期文武官吏的贪赃枉法、贿赂公行的丑恶行径;而"京师尚牡丹""叙风俗所侈"等条,则活画出德宗朝及其以后贵族生活的奢靡和腐败;此外,如关于藩镇跋扈、宦官专权、官僚队伍膨胀的记载,都从比较深刻的意义上揭露了这个时期的社会问题和历史特点。玄宗开元、天宝之际,实为唐代历史的重大转折,其中盛衰得失,引起后人的许多回味和反思。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