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30 23:47:55

中南海紫光阁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中南海紫光阁是今天我国家领导人接见外宾的重要场所。但在历史上,紫光阁有过它昔日的辉煌。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中南海紫光阁

  • 所在地

    中海西侧

  • 建造时间

    明代正德年间

  • 作用

    接见外宾的重要场所

目录

紫光阁位于中海西侧,始建于明代正德年间,初为皇帝阅射之地,名曰平台。“台高数丈中作团顶小殿,用黄瓦,左右各四楹,接栋稍下,瓦皆碧。南北垂接斜廊,悬级而降,面若城壁……”。后来废台建阁,到崇祯时面貌已大不一样,“阁甚高敞,树阴池影,葱翠万状,一佳景也。”以上记载可参见高士奇的《金鳌退食笔记》。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

到了清朝,紫光阁做为皇帝殿试武进士和检阅侍卫大臣较射之所。从康熙二十九年(公元1690年)后,每年十月十八日左右,皇帝在紫光阁前考试武进士马步箭、弓、刀、石科目。并由皇帝钦定一甲三人,二甲五人,三甲前列十人的人选。入选者,择其优秀充当御前侍卫。康熙帝曾留有紫光阁阅射诗一首,中有“队引花间入,镳分柳外催”之句。

清高宗乾隆时期,西征南讨,国运达到巅峰。紫光阁的地位就更为重要,达到了它的显赫时期。乾隆自诩的“十全武功”便与紫光阁有着密切的关系。所谓“十全武功”,即是两次平定准噶尔、一次平定回部、两次征服大小金川,一次镇压台湾林爽文起义,一次征伐缅甸,一次征伐安南以及廓尔喀两次受降等。今天看来,这“十全武功”,有镇压人民起义,征讨邻国的一面是不应赞许的,而平定国内叛乱,打击外国的入侵,维护国家的安定统一,则是有历史意义的。我国多民族统一国家的疆域,就奠定于乾隆时期。

在乾隆的“十全武功”中,尤其是平定准噶尔和平定回部之乱,是乾隆皇帝最为重视的。为了宣扬他的西征武功,表彰成功诸将士,乾隆于廿五年(1760年)命重新修葺紫光阁。并于翌年新正,举行了落成典礼。

今天的紫光阁,大体上是乾隆二十五年和乾隆四十一年重修时的原貌,体量宏伟高大,阁面阔七间,前抱厦间面阔五间,是两层重檐楼阁。阁前有四百余平方米宽敞的平台,白石栏子,雕龙望柱,更衬托着阁的雄伟。阁后建武成殿,并以抄手廊与紫光阁相联结,形成了一个典雅、肃穆的封闭院落。

乾隆对修葺紫光阁十分重视,对紫光阁的陈设布置作了精心的安排。从他的有关御制诗中也可窥见一斑。

首先,紫光阁功臣像“勒壁画图思伟绩”。他把平准平回诸战役,绘成战图多幅于阁中。更把这次战役中有功之臣一百人画像图形,陈列于阁中。并亲自为其中勋绩显著者五十人撰写赞文。其余五十人由儒臣缀辞,据知拟写撰辞的儒臣有傅恒、尹继善刘统勋、阿里衮、舒赫德于敏中等。乾隆在御制五十功臣像赞序文中说:“兹者事定功成,写诸功臣像于紫光阁,朕亲御丹铅,各系以赞。不过誉,不尚藻,惟就诸臣实事录之。”他还在一首御制诗中写道“阁就胜朝址,图标昭代勋。格惭虞帝羽,数过汉时云。”认为紫光阁图功臣像是胜过汉代云台廿八将,唐代凌烟阁二十四人的盛举。在御题赞文五十人当中首推大学士、一等忠勇公傅恒。傅恒并没有督师就征,但在赞襄军务上成为乾隆的辅弼。西征用兵之初,举朝文武诸臣,不愿劳师动众,远途兴兵,唯有傅恒极力赞成。因此乾隆题傅恒赞文中有“定策西师,惟汝予同,酇侯不战,宜居首功”之句,借用汉相萧何不战居首功以比拟。户部尚书兆惠、捐躯西域的兵部尚书班第列为功臣赞文第二、三名。其余不赘述。乾隆对绘制战图及功臣像十分重视,亲自指定画师,那些画师画头像,那些人画衣纹、着色都规定得十分具体。功臣像有立轴、手卷两种,绢本设色,立轴诗堂左右各题满汉对照的赞辞。手卷因未发现实物,不知全长多少,从已发现的立轴看,纵约150厘米,横约95厘米。关于紫光阁功臣像,据北京故宫博物院宫廷绘画聂崇正先生考证,为“平定西域准回部”前后功臣各五十(前五十幅为乾隆御题。)“平定大小金川”前后功臣各五十。前五十幅为乾隆御题。“平定台湾”五十功臣。“平定廓尔喀”功臣三十。总计二百八十幅。目前知道存世仅二十幅。除少数几幅私人收藏外,大多数为世界各地公私博物馆收藏。现在知道的是:

一、加拿大多伦多安大略皇家博物馆藏二幅

二、德国柏林东亚艺术博物馆藏三幅

三、德国汉堡民族学博物馆藏二幅

四、德国科隆东亚艺术博物馆藏一幅

五、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一幅

六、捷克Zamek Zbraslav博物馆藏一幅

七、中国天津历史博物馆藏二幅

八、美国私人王女士藏三幅,

九、香港私人藏二幅

大约在25件左右

折叠 编辑本段 其它相关

中国风骨,西洋画风

“功臣像”由数位宫廷画师合作而成,用写实的绘画技法,并以接近等身大小的比例,将战将们威武凛然的姿态活生生地呈现了出来。在各细部的处理上,都尽显上乘的观察力和高超画功。画作已经可以看出其受西洋画的影响,和中国传统工笔人物画不同。

《头等侍卫固勇巴图鲁伊萨穆像》列《平定西域紫光阁五十功臣像》第28位,由爱启蒙和金廷标(绘者生平、事迹不详)所作。此挂轴在绘制200多年及流失逾百年后,难得地仍保存完好。此画在清朝的功臣像中是十分重要的作品,在香港苏富比2007年秋圆明园拍卖专场中,成交价为15,000,000港币。

画上的勇士很瘦,腰身很长,斜跨步,微侧弯身,随时准备跨上战马的样子。静态的画像,表现的正是《拉奥孔》中那种由静止到即将开始动作的一瞬间。他身着的不是舞台上夸张的铠甲,而是斜大襟蓝布袍,钮襻都整齐地系着,腰上围着浅褐色的几片护围,绝无金银铜铁美玉宝石挂饰在身。脚蹬靴,头戴有翎子的官帽。衣着至简朴。可不靠铠甲,却更显勇士威风。

最具神采的是勇士的脸部,是他的眼。瘦长的脸,绝无赘肉,但不乏起伏与皱纹。因紧闭双唇而肌肉紧绷,严肃,这是久经沙场的审慎、沉稳、自信的表情。这位生活于大清帝国实力强劲时期的勇士,所体现出来的风骨与精神,和满清末期的“东亚病夫”形象,完全不同。

画作的左上角注明满文和汉文题赞:“头等侍卫固勇巴图鲁伊萨穆,援兵虽来,画堑相望,孰骑而呼,为告无恙,维巴图鲁,偕往趣师,其冲贼队,如分水犀”-勇士的英名、事迹也和勇士的肖像一起悬挂朝堂,诏告天下,永存美誉了。

数百幅的“紫光阁功臣像”现在早已散佚各处,七零八落不复完整了,目前所见到的画幅和原先的数目相差十分悬殊,可见是因为遭遇到了重大的变故,才出现了如此不幸的命运。现在收存于中国国内博物馆的“紫光阁功臣像”,仅有两幅,均藏于天津博物馆,而以收藏清朝宫廷绘画数量众多闻名的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藏品中则一幅都未见。

其他的“功臣像”均已流散海外。而这批“紫光阁功臣像”散佚的原因和时间,未见任何文字作确切记载。据研究者猜测,应当是在“八国联军”占据北京的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间,当时紫光阁所在的中南海一带,驻扎有外国军队,“八国联军”的司令部就设在紫光阁。原先的皇宫禁苑,成了完全开放的地区,内中的陈设物品,遭到破坏、劫掠,损失惨重,亦不足为奇了。

其次,“诘戎求世德,宝训揭鸿文”。把乾隆十七年和乾隆廿四年两道谕旨,勒石立碑置于紫光阁内正中,乾隆这两道谕旨,是鉴于满族入关以后,八旗子第日益崇尚浮华,喜文厌武,弃满语习汉语者日众。为了继承发扬满族的骑射传统,乾隆在谕旨中告诫子孙不要忘本。他在谕旨中先推出先世圣训,“我祖宗躬亲劳瘁,勤求治理,榘护相传,罔敢逾越。以立万世之丕基。至今感受无疆之福者,皆仰遵明训所致也。我朝满洲先正遗风,自当永远遵循,守而罔替。”立碑正是要“我后世子孙,庶咸知满洲旧制,敬谨遵循,学习骑射,娴熟国语,敦崇淳朴,屏去浮华,毋或稍有怠情。”这两道谕旨立碑,立于紫禁城箭亭、紫光阁及八旗教坊等处。

这块碑于今尚存,已由紫光阁内移至院中,文革时,曾被人以“四旧”弃掉,后来在周恩来总理的过问下,将碑找回,立于原处。周恩来总理曾把这块碑概括为“下马必亡”碑。

第三“始末亲筹笔,其观勒壁文”。乾隆把有关西征的全部御制诗勒石刻于紫光阁武成殿的回廊壁间。据《日下旧闻考》记载,“两庑各十有五楹,石刻御制自乙亥军兴讫己卯成功诗二百二十四首。”从现存的实际情况看,记载不符。回廊实际共三十二间,应是两庑十有六楹。除一间为垂花门外,其余三十一间均有石刻。诗起止时间也不同,实际是从甲戌(乾隆十九年)五月“恭奉皇太后驻跸避暑山庄”杜尔伯特三车凌谒见开始,至辛巳(乾隆廿六年)正月《紫光阁写功臣像及诸战图毕集宴落成爰赋六韵仍叠四章》为止。从他的诗,特别是诗注中可以看出西征用兵的始末。乾隆还把紫光阁诗墨拓本分赐给各地巡抚、总督等,宣扬西征的业绩。

第四:“爰开高阁以图形,并弆灵斿为守器。”乾隆还命令把西征将士的得胜灵纛收藏于紫光阁楼上,如兆惠、富德等所用纛幅均有名书其上。还把俘获的军器也藏于紫光阁楼上,大多是甲胄、鞍辔、弓箭撒袋之类,军器上书有所获者姓名,以志永久。

第五“紫光佳话从今纪,丰泽恩筵合此移。”按清朝典制,每年新正皇帝例行赐外藩和蒙古王公宴。过去多在南海丰泽园,从乾隆廿六年以后,就移往紫光阁,直到清末。

紫光阁修葺落成后,乾隆皇帝于廿六年正月初二,举行了盛大的筵宴。参加者有画像诸功臣大学士傅恒以下及文武大臣、蒙古王公台吉等一百零七人。回部郡王霍集斯等,叶尔羌诸回域入觐伯克萨里等,以及哈萨克阿布赉来使苏勒统卓勒巴喇斯等十一人。由大学士傅恒献爵,皇帝遍赐诸臣酒,“金巵手赐按名呼。”并将缎疋等物分赐入宴诸臣。这次盛典也被绘图留存。

同日,乾隆皇帝还在紫光阁茶宴,以紫光阁落成赐宴为题联句,吟诗联句除乾隆自己外,有有功之臣傅恒、兆惠、富德、阿里衮、色布腾巴尔珠尔、扎拉丰阿等,还有大学士来保、史贻直梁诗正、于敏中等共廿四人。这次联句收入《乾隆御制诗集》中,并有单独的册页、拓本。

乾隆皇帝在紫光阁如此精心布置,并举行盛大活动,名为宣扬西征将士的业绩,实际上真正的目的在于宣扬自己,把紫光阁做为他武功显赫的丰碑。但是从军事上讲,他的武功真正那么成功吗?很值得研究。准噶尔部之失败,先由于内乱,后又瘟疫流行,死于瘟疫及避入俄罗斯者过半,致给清军以可乘之机,回部霍集占兄弟长期居住在准噶尔,脱离了回族群众,以致叛乱后众叛亲离,自取灭亡。在这种情况下,清廷用兵五年,耗银二干余万两,出征统帅将士则一再失误,或遭挫,或失良机,这已显露出清王朝由盛转衰的征兆。

乾隆四十一年(公元1776年),乾隆又把紫光阁抱厦拓宽,陈列了平定金川的战图,并依平西之例,再图形一百功臣像于紫光阁。以后,举凡乾隆“十全武功”各役,多有绘战图和功臣像之举,都收藏在紫光阁中。所以乾隆的“十全武功”是始终与紫光阁密切相连的。紫光阁实际上成了清代的军事陈列馆。紫光阁收藏的战图、功臣像及其他文物,都是重要的历史见证。

可惜的是,紫光阁中收藏的文物在八国联军侵入北京,侵略军司令部驻在中南海后,遭受了浩劫,损失殆尽。如功臣像,现国内只有天津历史博物馆收藏的两幅,而其他均已毁坏或流失,或被劫往海外。如平准第一功臣傅恒像,曾于1987年刊登在纽约苏富比的拍卖目录中,后以一万七千六百美元成交,现收藏者不详。加拿大多伦多皇家安大略省博物馆、德国柏林国立民俗博物馆、纽约大都会艺术馆及一些私人手中均收藏有功臣像,但和功臣像总数相比,差距甚大。平西战图和平定台湾战图则在德国汉堡国立民俗博物馆收藏。

紫光阁到了清代同治、光绪时,曾一度做为皇帝接见外国使节的场所,但国势日微,已不足道了。到了民国时期,紫光阁建筑残破不堪,在1938年6月还曾被雷击毁一角。

紫光阁由盛而衰,是三百年来中国由盛而衰的缩影。建国后,在周恩来总理指示下,重修紫光阁做为我政府领导人接见外宾的场所,则又是我国国势日益兴隆强盛的象征,紫光阁这座古老的建筑,又有了新的含义。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