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5 11:28:29

蓝玉案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
其他
编辑分类

蓝玉案,是指明洪武帝朱元璋诛杀大将蓝玉,继而大肆株连杀戮功臣宿将的历史事件。此为明初四大案之一。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 朱元璋为加强集权借口凉国公蓝玉欲图谋反,大肆株连杀戮功臣名将的重大政治案件。因蓝玉案被株连杀戮者逾1.5万。

朱元璋以蓝玉案为契机,不仅诛杀蓝玉一门,连傅友德冯胜王弼等公侯在内,一律牵连。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蓝玉案

  • 发生时间

    明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

  • 针对

    武勋集团

  • 施行者

    明太祖朱元璋

  • 受杀戮者

    超过1.5万人

  • 目的

    加强中央集权

折叠 编辑本段 事件背景

朱标威望极高,富有执政经验。首先体现在朱元璋对他的重视。朱标生于朱元璋攻打南京期间,酣战中的朱元璋听到长子的出生高兴的跑到山上题字:"到此山者,不患无嗣。"自其出生,始终对其疼爱有加。

朱元璋从小就把他当接班人培养,朱元璋自立为吴王时立十岁的朱标为世子,至朱标病逝,27年的接班人生涯,老朱从没想过换人。不仅自己悉心教导,还请宋濂等名儒为师授其经学。到立朱标为太子时,命功勋道德老成者兼领东宫,不再于东宫外另设府僚,其中就包括李善长徐达常遇春等等功臣元勋,意在朱元璋外出征战期间,由太子监国、方便各将军丞相辅佐。

左丞相李善长兼太子少师,右丞相徐达兼太子少傅,中书平章录军国重事常遇春兼太子少保。

朱标二十二岁时,朱元璋见他年纪已长,遂令今后一切政事并启太子处分,然后奏闻。有意让太子"日临群臣,听断诸司启事,以练习国政"。

朱标很不像他老爹,朱元璋脾气火爆,而朱标温文尔雅。他生于安乐,却无纨绔之习,忠厚,能尽心受教,对大臣老师十分恭敬。在做太子期间看朱元璋杀人太狠了,就建议施行"宽通平易之政",有朱元璋做反比,朱标在朝中的拥戴程度可想而知。

太子为人友爱。秦、周诸王数有过,辄调护之,得返国。有告晋王异谋者,太子为涕泣请,帝乃感悟。

(晋王朱㭎)然性骄,在国多不法。或告㭎有异谋。帝大怒,欲罪之,太子力救得免。

帝初抚兄子文正、姊子李文忠及沐英等为子,高后视如己出。帝或以事督过之,太子辄告高后为慰解,其仁慈天性然也。

朱标有执政经验,做储君多年,朝中群臣愿意听命,朱棣也算雄才大略,但以以燕地一藩之镇起兵,胜算渺茫。朱棣在军事上要败。

洪武后期,蓝玉和朱标关系甚好,本来是朱元璋留下辅佐朱标的,可惜朱标早逝。蓝玉有居功自傲的性格,显然不是年轻的皇孙朱允文能镇得住的,朱标逝世不久,朱元璋就把蓝玉也屠戮了,朱标不死,蓝玉也不用死,蓝玉不死,蓝玉统领朝廷优势军力,哪有李景隆朱棣的事情。朱棣靖难起兵"清君侧"的理由就是牵强的。朱元璋为他的儿子朱标留了当时明朝超一流的武人集团班底做为儿子继承大统彻底清除北元的预备,而据史料记载蓝玉本人更对朱标忠心耿耿,然而天不遂人意朱元璋计划被打乱,太子死皇孙幼,朱标太子的武人集团班底全部被屠戮干净,最后落了个周亚夫的下场。

折叠 编辑本段 谋反原因

蓝玉案谋反的起因《明史》、《明太祖实录》等所述都很简单,归纳起来不过有这两点:第一,蓝玉嫌自己官小,"玉不乐居宋、颖两公下,曰:"我不堪太师耶"。

第二,蓝玉曾向太祖奏过几件事,太祖都没有听,蓝玉认为"上疑我矣"。

这两点作为蓝玉谋反之理由未免显得过于简单了,《逆臣录》中丰富的材料则予以补充。下面看看《逆臣录》中一些人的供状材料。

府军前卫一前所管步军百户李成的供状载蓝玉对李成等人一说:"我亲家靖宁侯做到侯的位子,如今把他废了。前日说教做太师,今番又着别人做了。我想上位容不得人,公侯每废了几个,久后都是难保全的。你众人征南征北许多年,熬得个千百户、总小旗做,没一日安闲快活,你肯随肴我一心时,早晚来我跟前听候。"

兴武卫指挥金事董翰的供状云:"有本官(指蓝玉)对说:'我亲家靖宁侯征南征北,受多少苦,熬得做个公侯地位,也把他做胡党全家废了,我自征进回来,见上位好生疑我,料想他必是招出我来。不如我如今趁早先下手做一场,免致后患。我已与库军等卫头日商量定了,未知你众官人心下如何?"

东莞伯何荣之弟何宏的供状载蓝玉对詹级说:"詹尚宝,你老子同我做东宫官,我说与你,你见本朝文官那一个有始终?便是老太师、我亲家靖宁侯也罢了。如今上位病缠在身,殿下年纪又小,天下军马都是我总着。"

按《逆臣录》中供状所述,蓝玉造反之原因除《明史》等所列两点外还有:

(一)、蓝玉当时身为总兵,掌天下之兵权,有造反之实力;

(二)、当时太祖已身患重病,《逆臣录》中好些人的供词均提到太祖"病缠身",太子刚去世不久,太孙允炆年纪尚小,这些都为蓝玉谋反提供了客观的条件;

(三)、蓝玉手下有一批能征惯战之士,"征南征北"的,许多府军诸卫的头目积极参与蓝玉谋反的活动;

(四)、靖宁侯叶升是蓝玉的姻亲,他被太祖所杀,使蓝玉也有"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感觉,这大概是促成蓝玉谋反的最有利的证据。

以上四点原因是很充分的,看来蓝玉的确是有谋反的可能性的,不过可能性归可能性,历史上蓝玉到底有没有谋反这一事实呢?吕景琳先生在《蓝玉党案考》一文中论述了这一问题。吕先生从五个方面进行剖析:第一,蓝玉并未招供;第二,谋反时间的众说纷纭;第三,胡编乱造的胡惟庸李善长故事;第四,凉国公府的门庭若市;第五,具体谋反日期露出了马脚。最后,吕先生得出结论:蓝玉根本就没有谋反。

笔者是赞成吕先生的观点的,不过如前所述,蓝玉谋反的动机还是很充分的。之所以谋反的动机没有转变谋反的事实是由于明太祖的老谋深算。面对"悉无臣礼"的蓝玉,太祖先发制人,一举歼灭了蓝玉及其同党,而蓝玉只是被动挨打,束手待毙,这位有勇无谋的大总兵在太祖的跟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

首先,蓝玉谋反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的姻亲叶升被诛。《逆臣录》中多次提到蓝玉说"前日靖宁侯为事,必是他招内有我名字"这句话,而叶升则是胡党中的人物。有关叶升的事迹史云:"叶升,合肥人,左君弼据庐,异自拔来归。以右翼元师从征江州……洪武三年论功,金大都府事。明年从征西将军汤和以舟师取蜀……论功,封靖宁侯,岁禄二千石,世指挥使……二十五年八月坐交通胡惟庸事党,诛死。"靖宁侯叶升交通胡惟庸一事《逆臣录》多有一记载:"一招洪武十一年不一记月日,为见胡惟庸行事,好生有权。是翼不合纠同延安侯、李太师、吉安侯、南雄侯、靖宁侯、普定侯、景川侯、会宁侯等,时常前去本官家往来,饮酒结交。"叶升犯案之经过又是怎样的呢?《逆臣录》中载指挥金事田珍的供词回答了这一问题:"二十四年十一月,靖宁侯密与陈指挥说:'有我旧识蒙镇抚为事提下了,我怕他指着我的名字,我这一回好生忧虑。'在后本官果为胡党事发典刑了。"后来有人评价胡、蓝、叶之间的关系时说:"然则靖宁之通胡,因蒙镇抚而发,凉国之谋逆,又因靖宁而成,以此知蓝党者,即胡党之流祸也。"

其次,据《逆臣录》中的招供记录,许多人既参与了胡党的谋反,又参加了蓝玉党的谋逆活动。如前军都督杨春,他在早些年"因见胡承相有权,就投门下,来往商量谋事",后来胡党案发,他侥幸躲过,又积极参与到蓝玉的谋反活动中。再如鹤庆侯张翼、普定侯陈桓、景川侯曹震等,均参与了两次谋逆活动。由此可见,胡、蓝两案关系密切。

折叠 编辑本段 武人集团

朱元璋为他的儿子朱标留了当时明朝超一流的武人集团班底,作为儿子继承大统彻底清除北元的主力兵团,这是第一步。心慕汉高唐太的他需要一个让王朝雄视六合、让子孙福奕万代的都城,这是第二步。以朱标为姻亲枢纽,以常、蓝为首的武人集团配合关中地区的天险地利可以对岭北产生巨大的威胁,而且有黄河护卫没有北京必须时刻囤积重兵的弊端。而北京因为地理位置以及漕运之利依然会是攘夷藩王坐镇的军事巨镇,与关中新都齿矣。奈何太子朱标壮年而逝,白发人送黑发人,年近七十的朱元璋受到沉重的打击,再也没有精力和心情考虑迁都的事情。

朱元璋在当年底亲自撰写的一篇《祀灶文》中,表达了万般无奈的心情:"朕经营天下数十年,事事按古就绪。维宫城前昂后洼,形势不称。本欲迁都,今朕年老,精力已倦,又天下初定,不欲劳民。且兴废有数,只得听天。惟愿鉴朕此心,福其子孙。"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听起来真是异常凄凉。太子朱标的武人集团班底是未来朱标的基本盘而不是整个朝廷的,在历次杀戮之后,可以看到,徐、李、汤、耿、郭、沐几家和朱元璋关系特别好的勋贵都活到了最后,足见太祖并非滥杀,而是有自己真正的基本盘的。

朱允炆曾跟朱元璋说对付他叔叔们的方法:"首先,用德来争取他们的心,然后用礼来约束他们的行为,再不行就削减他们的属地,下一步就是改封地,如果实在没有办法,那就只好拔刀相向了。"结果他没有按他说的步骤做而是直接跳过拔刀,由于朱允炆集团的软弱,选择从最弱的藩王下手,皇帝的威仪随着各藩王不断削藩递减,最后最老最强的藩王朱棣反了。对北方最失人心的举动就是建文帝把北方诸省儒学传授给砍了,朱棣登基恢复。靖难之役能成功有很多原因,军事能力和运气都很重要,当然还有太祖皇帝当年制度设计的结果。朝中出了奸臣,亲王可以起兵"清君侧",本来就是太祖皇帝的安排,而且他也注意培养诸王带兵经验和威信,保证他们有能力完成这个目标。太祖尸骨未寒,齐、黄等人大举废黜亲王、剥夺护卫兵,那不就是奸臣咯?燕府自己的护卫兵多被宋忠等人领出去了,但燕王起兵,跟他出塞的老部下们纷纷响应,这就是太祖培养的成效。王府自己的护卫兵满编不过15000人左右,太祖还真指望亲王用这点儿兵力一路打到南京去不成?当然《皇明祖训》规定亲王靖难之后要还国,然而建文帝没有逃跑也没有出面交涉,居然自焚了,成祖连表面功夫都省了,直接即位吧。事实上成祖入京后南军大将郭英、平安、盛庸、梅殷、何福、房昭、杨文等等都先后顺服了成祖,说明太祖皇帝亲手打造的这支军队的指挥官还是明事理的,虽然受朝廷之命不得不执行,但心里知道燕王确实是遵循祖训而起兵,故能够接受这一结果。文官中固然有念及建文帝之恩而求仁者,但也有不少识时务之士,因此成祖很快就建立了首届内阁、重组政府,各地方政府也闻风归顺,只有浙江布政使等人还在招募民兵,被部下抓捕归案。总的来看,成祖起兵看似"叛乱",实际却是太祖皇帝设计的应急机制的启动效果。从帝位传承上看,太祖尊重嫡长继承制,将皇位传给了建文帝,现在成祖取而代之,正所谓楚人失之,楚人得之。 内不能制外,但内外都姓朱,都是太祖之后。我看这正说明了太祖制度为一姓之谋的成功。要是缺乏政治智慧的建文朝廷愣是把燕军消灭了,那才是太祖的真失败,以后朝廷又不知道搞出什么乱子。成祖即位后,用较为和缓而非粗暴废黜的手段,把亲王领兵的制度废除了,改为"天子守边",更加在京城厚集兵力。但历史上人亡政息的例子并不少,太祖制定的这个制度,能影响他死后数年的皇位归属,也很厉害了。

折叠 编辑本段 蓝玉其人

蓝玉是安徽定远人,开平王常遇春的妻弟、常遇春是太子朱标的岳父,蓝玉是太子妃舅父,因极力维护太子的储君地位 ,与早已觊觎皇位的燕王交恶。当初隶属于常遇春的帐下,对敌作战勇敢,是个常胜将军。常遇春多次在朱元璋面前称赞他。

洪武二十年,蓝玉以征虏左副将军的身份跟着大将军冯胜征讨纳哈出,在通州驻扎。听说有元兵驻扎在庆州,蓝玉趁着大雪,带领轻骑兵袭击攻破元军,杀了平章事果来,生擒果来的儿子不兰溪回来。适逢大军进发至金山,纳哈出派遣使者到冯胜的军营投降,蓝玉前往接受投降。纳哈出率领几百骑兵到达军营,蓝玉非常高兴,设酒宴招待他。纳哈出斟满酒杯敬蓝玉酒,蓝玉脱下自己的汉服给纳哈出穿,说:"请穿上这件衣服再喝洒。"纳哈出不肯穿,蓝玉也就不喝酒。争执持续了很长时间,纳哈出把酒倒在地上,看着他的部下很气愤地嚷叫,将要离去。郑国公常茂在席间,径直上前,砍伤纳哈出,都督耿忠架着纳哈出去见冯胜。纳哈出的手下惊惧混乱,冯胜派元军投降的将领观童去规劝他们投降。明军回师至亦迷河,招降了纳哈出剩余的部队。适逢冯胜有罪,太祖收去了他的大将军印,命令蓝玉行使总兵官的职务,不久在军中授蓝玉为大将军,蓝玉移兵驻扎到蓟州。

当时元顺帝的孙子脱古思帖木儿继承帝位,侵扰边塞。洪武二十一年三月,太祖命令蓝玉率领十五万大军去征讨。军队出了大宁,来到庆州,蓝玉通过谍报得知元帝在捕鱼儿海,就从小路日夜兼程,进军至百眼井。离捕鱼儿海还有四十里,没有见到敌军,蓝玉想要领兵回去。定远侯王弼说:"我们率领十万多士兵,进入漠北腹地,一无所得,匆忙率兵回去,将用什么来回复皇上的诏命?"蓝玉说:"对!"命令将士们在地下挖洞做饭,不要露出炊烟和火光。又趁着夜晚来到捕鱼儿海南边,敌人的军营还在捕鱼儿海东北八十多里的地方。蓝玉命令王弼做前锋,快速进军,迫近敌营。敌军认为明军缺乏水源和粮草,不能深入进击,就没有防备。加上当时起了大风,卷起黄沙,白天亦昏暗无光。大军前行,敌人没有发觉,明军突然到达元军营前,元军大惊,匆忙迎战,明军大败元军。杀了太尉蛮子等人,招降了他手下的士兵。

折叠 编辑本段 三大罪行

蓝玉至少犯了三大罪:第一,骄横跋扈,不仅炮轰喜峰关,而且还和元妃有染。第二,目无法纪,蓝玉的义子多达几百人,蓝玉的家人不仅侵占民田,滥杀无辜,而且蓝玉还屡放厥词,认为朱元璋给他的封赏太低了。第三,意图谋反,锦衣卫指挥蒋瓛找到了蓝玉谋反的证据。

折叠 编辑本段 过程

折叠 起因

蓝玉本人骄横跋扈,满面红光,而且富于勇气和谋略,有大将的才华。中山王徐达、开平王常遇春死后,蓝玉屡次统帅大军作战,多次立功。太祖待他十分优厚。

蓝玉渐渐地骄傲自满,畜养了很多庄奴,这些人都仗着蓝玉的威势暴虐凶横。蓝玉曾经抢占了东昌的民田,御史查究追问此事,蓝玉大怒,赶走了御史。

蓝玉北征元军回来时,半夜敲击喜峰关关门,关吏没有及时开门接纳,蓝玉纵容士兵打破关门长驱直入。太祖听说这件事很不高兴。

先前,太祖想封蓝玉为梁国公,因他犯错改封凉地,还把他的过错刻在铁券上。蓝玉仍然不知悔改,在侍奉皇上的宴会上出语傲慢。

蓝玉在军中擅自罢免和提拔军官,独断专行,皇帝多次责备他。他西征回朝,太祖让他做太子太傅。蓝玉对位居宋、颍两公之下感到不高兴,说:"难道我不能胜任太师一职吗?"等到他入朝上奏。太祖往往不听他的,他更加不高兴。

折叠 发展

洪武二十六年,锦衣卫指挥蒋瓛告发蓝玉谋反,下狱鞫讯后,狱词称同景川侯曹震、鹤寿侯张翼、舳舻侯朱寿、定远侯王弼、东筦伯何荣及吏部尚书詹徽、户部侍郎傅友文等谋反,拟乘朱元璋藉田时发动叛乱。朱元璋遂族诛蓝玉等,并株连蔓引,自公侯伯以至文武官员,被杀者约两万人。朱元璋还手诏布告天下,并条例爰书为《逆臣录》。列名《逆臣录》者,有一公、十三侯、二伯。

折叠 结果

蓝玉一案,族诛一公、十三侯、二伯,牵连被杀一万五千多人,"元功宿将,相继尽矣。"谋逆之罪一般都是碎剐凌迟处死,念及蓝玉与自己是儿女亲家,朱元璋心一软,宽大处理:碎剐改成剥皮。这样,刽子手把蓝大将军全须全尾整张人皮剥下来,算是留了全尸,并把人皮送往他女儿蜀王妃处"留念"。明末农民军攻破蜀王府,在王府祭堂发现了这件"文物"。

折叠 编辑本段 评价

蓝玉自恃有功,专恣横暴,所为多不法,举止傲慢,无人臣礼。 而蓝玉案和空印案郭桓案胡惟庸案合称为"洪武四大案"。"蓝玉案"和"胡惟庸案"都是谋反案,受牵连的大多是跟随朱元璋打天下的功臣,前后十余年,屠戮上万人。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