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5 18:34:12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枯叶之蝶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2个义项):

枯叶之蝶 - 古风歌曲枯叶之蝶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成语
成语
编辑分类

《枯叶之蝶》是一首古风歌曲,由歌手ediq、schwert演唱,2009年4月4日发行。游戏视频制作团体大视角也筹备拍摄电影《枯叶之蝶》。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枯叶之蝶

  • 歌曲时长

    05:09

  • 发行时间

    2009-04-04

  • 歌曲原唱

    ediq,schwert

  • 填词

    ediq

  • 谱曲

    林海 踏古

  • 音乐风格

    古风

  • 歌曲语言

    汉语

折叠 编辑本段 游戏电影

游戏视频制作团体大视角出品的《枯叶之蝶》于2007年8月开始筹备,同年10月放出第一部预告片。故事起点是墨明棋妙成员EDIQ写的原创歌曲《枯叶之蝶》。当时由于技术条件限制及剧本大量修改和众多演员要求,导致本剧直至今日,即九年后依然不见踪影,空留下一部极具意识流的宣传片和一曲极具沧桑感的《枯叶之蝶》,在游戏视频制作圈子里,此片已经成为拖拉的代名词。

例句:A:你那个视频做完了没有啊?B:枯叶还没出呢,你急什么?

不过通过对导演方良印先生的咨询得知,本片虽然拖拉但却依然在后期制作中,相信四年后最迟五年后我们将见到一部凝聚了上千人心血的经典游戏剧情大作。

《枯叶之蝶》在网络游戏《天下贰》拍摄,据导演方良印所说《枯叶之蝶》,会于2010年春节前后上映。

至今未能上映(2019年)

折叠 编辑本段 新词

成语:枯叶之蝶

释义:表示拖拉的意思,通常以年来计算的拖拉可以使用本词。

例句:一件事你丫都办了几年了还没办好,你真枯叶之蝶

折叠 编辑本段 歌词

词:EDIQ

曲:林海踏古

唱:EDIQ 女声版:schwert

后期:茶

配音部分

写书人:EDIQ

白马:绯村柯北

枯叶:kissyuyu(一片空白)

夜朗王/月夜:茶 (serpin)

写书人:我写完这个故事已经三年,

枯叶却再也没有回来过,

今年端阳,

又是我陪她烂醉在酒窖,

我不知道她还会在这城门守多久,

我只知道,那天晚上我烧了一本写了三年的书。

惊涛海面回荡

小舟穿浪

她长发洒银枪

雕翎戎装

闭目身半躺

腰中酒凉

远远天际乌云泛光

云隐不祥

青龙在海中望

满目凶光

她冰冷手掌

满弓一道光

穿透夜色

带着破风那么一声啸响

飞散的血光

散落在唇角上

又微甜如糖

枯叶:我在这条龙的肚子里活了三百年,可我不是妖怪。我忘了自己叫什么了,肩膀上纹的是蝴蝶,不如你就叫我枯叶好了。

白马:月夜曾经送我一个名字 叫"白马", 杀洪荒四兽,不是为了国家,只是为了他。

枯叶:那么我呢?

枯叶:你为什么从不喝腰中那壶酒?

白马:老人说雪天莲蕊能做成一种叫无水的胭脂。

枯叶:胸口是最贴近心脏的地方,你靠着我的胸口就不会冻了。

白马:雪山之后是另一座雪山,你能背我翻过多少座雪山?

枯叶:背到我死,一定把你带回他身边!

白马:如果我的眼睛没有被这场雪灼伤,我现在最想看到的是你。

夜郎王:夜郎城绝对不会包容一个活了三百年的妖。我已经调动南陲众属,月夜,这次我要你领兵。

月夜:我想和她在一起。

夜郎王:你家族世代金戈铁马,功垂千秋,你要亲手毁了这一切?

月夜:杀了他,和我一起回去。

白马:这壶酒太烈了。

月夜:今晚,你们都要死。

白马:你还记得无水,帮我找回来,今夜就动身!

枯叶:我背不了你一辈子了。雪天莲蕊我一直缝在你的领角,天亮之后,忘了我。

竹林漫上残阳

归农依唱

雨送一抹微凉

虹结窗框

散落在城墙

血未成霜

却叫她学会去遗忘

夜蝶翱翔

就在他的胸膛

雪蕊幽香

等在城门旁

看雪落一场

余生茫茫

白马:白马枯叶总相依,你帮我写一个故事吧!

写书人:你要我写一个故事,我要一个陪我喝酒的朋友,做笔交易吧!三年!三年后的端阳,我帮你写完这本书。

------

歌曲介绍 (EDIQ)

"墨明棋妙"第一次合作,我选用王家卫的风格加上自己的东西,前后搞了很久的一首歌,本来是首MM唱的歌,之后一个版本是MM唱哦,配音人员的名单有茶,北北,偶,还有北北的兄弟伙kissyuyu,感谢大家,感谢茶的后期!这次换成电影预告片感觉做的,全新的东西,全新的尝试。

原曲选自:踏古

发布于2007-1-22 0:09:03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简介

《枯叶之蝶》是一首电影预告片式的作品,虽然只有声音,但是衬着踏古的音乐,各说各话的对白,眼前宛如画面闪烁,酒窖,雪山,大殿,残杀,离别,醉酒,遥望,焚书……枯叶坚定的安详,白马情深的感动,说书人冷冷清清的陪伴,都是那么的清晰萦绕入脑,流连不散。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简介

折叠 枯叶

枯叶在龙的肚子里活了三百年,他独自一人承受了多少的寂寞?是真的忘记了过去,还是再也不愿意想起那悲伤的事实?对于白马,他也是真心真意,但是得知白马有了心上人,他仍然愿意: "背到我死……一定把你送回他身边! " 他的爱真的是无私的。而最后他也愿意为了白马孤身去战月夜的军队…… "天亮之后……忘了我……" 这句话一直回荡着,回荡着…… 白马怎么会忘了这样的枯叶呢?就像蝴蝶一样美丽的枯叶。

折叠 白马

再来看看枯叶全心为之付出的白马,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女子。作为一个爱着月夜的女子,她愿意为他争战四野,"杀洪荒四兽,不是为了国家……只是为了他……" 这是不求回报的爱。对枯叶,她也有情有意。最后为了让枯叶离开,不受牵连,遣他去找胭脂无水。而自己独自喝光了腰中的酒,以示和过去告别,那是对月夜的无情的醒悟。总之在吾心中,白马是个敢爱敢恨,有情有意的女子。值得枯叶爱的人。

折叠 月夜

说到月夜,他该是一个比较矛盾的人了。一方面深爱着白马,一方面又要维护家族的利益。他是白马所爱的第一个男子。"我想和她在一起",那是发自内心的声音。他爱白马,但他不是枯叶,他不能放下所有去给白马一个完整的爱,"今晚,你们都要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月夜的心也很痛吧。白马和枯叶在一起了,他是多么的无奈。最后,他没有杀白马,而是任凭白马腰中的醉生梦死了断他们之间一切。月夜到底不是一个无情的人啊。如果会有一个选择的机会,月夜,你还愿意做回那个月家的月夜吗?

折叠 说书人

最后就是说书人了,也喜欢说书人这个角色。他应该说是一个局外人?但是他却愿意将自己置身事中,陪白马烂醉在酒窖,为她用三年的时间来写一本书,为她烧了那本书…… 另外觉得ED大人的声音也很适合说书人,一副局外人的样子,冷眼看着事情的发展,却又是空悲切。为了白马,为枯叶,为他们的故事……说书人也是个感性的人啊。那歌曲悲凉的最后一句:余生茫茫…… 白马也许真的会等,一直一直等下去,余生茫茫……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分析

网友根据歌词附会的故事,非常合情理,再此一引:

"故事里,夜郎国的女将军白马讨伐洪荒四兽,从龙的肚子里救起一位青年,他已在龙的腹内活了三百年,忘记所有往事,他以自己肩上的蝴 蝶刺青为名,就叫枯叶。被枯叶遗忘了的前尘往事究竟有什么样的生离死别?我们已无法知晓。我们只知道,白马爱着本国的大将军月夜,她出生入死不是为了国家,只是为了他。白马说,她的名字是月夜起的,那么,白马,你是从哪里来的呢?你原来的名字又是什么呢?

白马带着枯叶重新上路,他们雪山遇险,枯叶发誓拼死也要把白马送回夜郎。结果,冰雪没能杀死他们,要杀他们的,是夜郎王。

所有那些古代宫廷故事里王的心态总是难以理解,他为什么一定要枯叶死,只因为枯叶在龙肚子里活了三百年?领兵而来的人,居然是白马曾经深爱的月夜。说曾经,是因为白马恐怕早已对枯叶动了心……谁能不动心?那个没有过去的青年,宁愿用生命来成全白马对月夜的爱。白马喝光了腰间葫芦里从来不碰的酒,要和过去的爱人以性命相搏。她要枯叶为她找雪天莲蕊做的胭脂无水,赶他上路,要他远离这死地。

枯叶骑马离去,却是为了先白马一步,迎战夜郎大军。

他们谁都不肯对方去送死

他们都愿意为对方去死

他们已经是一体同心的恋人了

枯叶再没有回来。白马每日陪着一个写书人喝酒,说着他们的故事,等着他……

最后白马在三年后的端午晚上醉死。

折叠 编辑本段 完整故事

折叠 这个故事完整版

《风云·凋零·飞絮》(网络作者根据墨明棋妙的原创歌曲《枯叶之蝶》所写)

作者:珊尘

原文如下:

第四卷 荡 第三节 白马枯叶总相依(上)

或许在十几年以前吧,大地上已经传来了兽族要占领我们的消息,然而,这次,人们最大的隐患不是兽族,而是,从未谋面,传说中的妖。 于是,在那个谣言变成现实的时候,大地出现了一场浩劫,无论是在离渊国还是在凤凰国,都损失惨重。 可是,那夜郎城却始终没有多大的损失,因为,那座城中,有月家族的守护。月家族中最大的继承人叫月夜,是一个很英俊的男子,而在他身边的,却又一个名字并不为人所知的的女子,永远一袭白衣。那是一种恬淡的美丽。 在一次战斗中,那女子站在一群兽族之中,冷冷的笑着。她手中的剑肆意的飞舞着,那一袭白衣上,竟也沾上了几点血红,那是一种惊艳的美丽。可是,她毕竟只是一个女子,很快,她被强壮的兽族打倒在地,她的眼睛因为受到攻击,视线变得模糊。可是,她却坚毅的站起来,任凭眼睛中的血流淌,她依旧挥舞着剑……那殷红的血液竟给她恬淡的脸上增添了几分妖艳。 就在她已经感觉到死神的来临时,却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 "够了!"那声音平静而带着冷漠。 然后便是一片静谧…… 她隐隐的感觉到身旁有人在看着她,她本能的拿起剑,可是,却被那个人抓住了手腕。 "你是谁?"她想挣脱那人的手,可是,她却办不到。 "为什么……为什么要那么拼命?"那人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迷惑,一丝心痛。 "……"她愣住了,那种声音竟让她想起了月夜每次看到她时,那如孩提一般快乐的笑容。她的口气软了下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那男子的声音中似乎带着一丝的自嘲,"我……也不知道我是谁……" "什么?"她缓缓地站起,有了一丝疑惑。 "我在龙的肚子里活了三百年……"那人似乎感觉到了她在一瞬间提起的杀意,"可是,我真的不是妖。"他苦笑了,"我只是忘了我叫什么。" "那你总该有个称呼吧?"她变得更加疑惑。 "我的肩膀上纹的是蝴蝶,你叫我枯叶好了。"枯叶顿了顿,又问道:"那你呢?" "月夜曾经送我一个名字,叫白马。"白马笑着,似乎一提到那个名字,便是格外的甜蜜。 枯叶的心底有些隐隐作痛,可是,他还是问了下去,"月夜?那是谁?" 白马笑着,似乎很自豪地说:"知道吗?我杀洪荒四兽,不是为了国家,只是,为了他……" 枯叶的心很疼,他问:"那么我呢?" 白马愣住了,她笑着摇摇头,"你是我的朋友。"她说这话时的表情很坚定,似乎这一辈子,都认定他是自己的朋友,"因为你,救了我。" 枯叶苦笑了,尽管白马看不见,可是,他的声音有一些强忍之后的颤抖,"走吧,我带你去治眼睛。" 月很静,于是,便有一个妖艳的男子扶着一个恬静的美丽女子,慢慢的慢慢的走着,走出这个尸横遍野的沙场……

第四卷 荡 第四节 白马枯叶总相依(中)

月光冷冷的,白马对月饮酒,她的脸微红,目光似乎一直看着天空,可是,现在的她却是什么也看不见……"在看什么?"枯叶注视着白马恬静的面庞,那是一种柔美的感觉,即使在那微红的面颊下,她还是一样的安静。"你觉得我还能看见吗?"白马淡淡的一笑,同时,又喝了一口酒。酒杯空了,"还有酒吗?"她问。枯叶看了看她,笑了,"你腰间不是有酒吗?为什么从不喝你腰间的那壶酒?"白马望着天空,那一轮明月冷冷的挂在深蓝色的帷幕上:"他说,腰间的那壶酒只有在要厮杀的时候喝,让你陶醉……"枯叶静静地站着,看着白马望的天空,一颗流星,缓缓地,缓缓地滑落……第二天,白马突然对枯叶说:"陪我去雪山吧。"枯叶愣住了,"为什么要去雪山?回夜郎城不就只用走一段水路吗?""我想完成我的心愿,老人说,雪天莲蕊能做成一种叫无水的胭脂。我想用那种胭脂给他看……"一片沉静,不同的心情下,却有不同的情怀……在那高高的雪山之上,一个妖艳的男子拉着一个双眼失明的美丽女子,顶着狂风,走向山顶。白马虚弱的倒在地上,脸色苍白。"白马,白马!"枯叶强运功力,顿时,一丝温暖的热气进入她的体内。白马渐渐的苏醒过来。"谢谢你。"白马艰难的站了起来,她强颜欢笑,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走吧,还有很远的路呢……"夜幕静悄悄的降临,狂风席卷着暴风雪,拼命的刮着,在那雪山之上,竟然连或都快要被冻住了,已经全身僵硬的白马努力的靠近那渺小的火焰,可是,却无济于事……突然,一个宽大的臂膀抱住了白马,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感,似乎有他,一生竟融化在这温暖的臂膀中。"胸口是最靠近心脏的地方,你靠近我的胸口。就不会冻了……"枯叶温暖的话语轻轻的在耳旁响起,"明天,我背你吧……"白马虚弱的一笑,"雪山之后是另一座雪山,你能背我翻过多少雪山?"那话语中,经多了几分事故和沧桑……"背到我死……"枯叶坚定地说,"直到你会到他身边……"白马愣住了,一滴泪悄悄的从眼角划过,化作晶莹的冰滴……我又何尝不知道……可是……这一切……我们左右不了命运的制裁……"如果我的眼睛没有瞎,现在的我,最想看见的……是你……"那低低的细语,伴随着冷冷的风……一切都没有变……只有那微弱的火光,在暴风雪的洗礼下,依旧顽强的闪耀着……那火光,淡淡的笼罩着那两个因为暴风雪而依偎在一起的人……那袭白衣,似乎要和这暴风雪融为一体……

夜郎城的月家,月夜也失去了往日的冷静……白马,你究竟在哪里……你怎么了……"公子,到处都找不到白马小姐的影子……"一个家丁恐惧地说。"再去找!找不到就别回来!"月夜发了狂……那夜,夜郎城无眠……

第四卷 荡 第五节 白马枯叶总相依(下)

远远的,一座繁华的城市坐落在那众多的雪山之中,而此时,街上却是一片混乱。月家的家丁站在城门口,每进一个人,都要被拉住,仔细检查…… 这两天,月家已经连续派出很多批的家丁在这一切的地方寻找,可是,寥无音讯。月夜已经闭门很多天了,城主再三的派人,都被他挡在外面。最后,就在所有人都心灰意冷的时候,白马却奇迹般地出现了…… 她被一个极其妖媚的男人搀扶着,缓缓地走向城门,脸上挂着欣喜的笑容……可是,却有人惊呼--为什么?为什么白马小姐会和那个"龙妖"在一起? 月夜冲向白马,紧紧的抱住她,一直都不肯放开。而白马也是一脸的幸福,她柔声说:"能回来,真好……虽然,再也看不见你的笑容了……"月夜一惊,连忙松开白马,然后,怔怔的看着她…… "你的眼睛……"月夜顿了顿,然后,飞快的将目光转向枯叶,愤怒的看着枯叶,"龙妖,是你伤的她?" 枯叶妖媚的微笑着:"不,相反,我救了她……"他的目光中似乎有些柔情,随后,却又变得冷冽,"还有,我叫枯叶,我不是妖,更不是龙妖!"针锋相对,可是,良久之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白马在月夜的搀扶下,慢慢的,慢慢的消失在这有些苍茫的风中。而枯叶,却一直盯着那个白色的身影,久久,久久没有离去…… "答应我,别伤害他……"白马小声地说,似乎有了一些恳求的意味。 月夜心中有些酸楚,即使,我再怎么样被爹爹罚,那时的你,也没有用恳求的语气求过爹爹,放过我……可是为什么……这个男人,对你,真的很重要吗…… 他缓缓的点了点头…… "夜郎城绝对不会包容一个活了三百年的妖!月夜,这情况,你是知道的,如果如此,夜郎城将永无宁日!"一个威严的声音在那金殿上响起,"我已调动南陲众属,他们即刻就到,不过,月夜,这次我要你领兵……"夜郎王俯身看着月夜的眼睛,目光中,有的是欣赏,是赞扬,而更多的,却是一种命令。 "我要和她在一起……"月夜的声音很小,而且,似乎完全听不出来坚定。 "哈哈哈!好一个情种!"夜郎王在那偌大的金殿中大笑,然后,他有俯身看着月夜,"你家族世代金戈铁马,功垂千秋,你想亲手毁了这一切?" 月夜没有说话,他只是怔怔的望着前方,他想起在爹爹战死之前,拉着他的手,告诉他,要光复月族,他想起在那金戈铁马的战场上,战死的数以亿计的士兵,他想起他跪在祖宗的辈前,对着瓢泼的大雨,他发过的誓言…… 夜郎王同样也没有说话,他在等待着,月夜的最后决定…… 直到月夜沉痛得点了点头…… "还记得吧,你答应我的?"白马的声音中含着乞求,她希望月夜能够回心转意,尽管她了解月夜,知道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对不起……"月夜的目光柔和,几乎又想放弃的可能,可是又在一瞬间,目光坚定了起来。"杀了他,和我一起回去……"他轻声说,"为了一个妖,真的不值……" 枯叶在白马的身后,微微的笑着,笑言中满是讽刺和鄙视,即使月夜看出来了,他也决定忽视,因为,他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于白马来说,真的很龌龊……可是,这家族,却不能毁在我的身上……真的不能…… 白马忽然笑了,她拿起腰间的酒壶,大口的喝下去,伴随着泪水,她在狂风中大笑:"这壶酒太烈了……" 狂风呼啸,她的泪在狂风中散尽…… "我要保护他……"白马扔掉酒壶,冷冷的对视着月夜……"来吧……" "今晚……你们都要死……"

漫天的白雪,她拉起了一张弓,化作一道光,切开这月色,她的泪,他的泪都在那漫天的白雪中,都在那呼啸的狂风中飞扬,可是……谁也看不见……

枯叶看着这一切,他没有动手,他对月夜的做法感到深深的鄙视,使得他连动手的欲望都没有……

可是他还是动手了,在白马已经完全无法支撑的时候……

那注定,是一场混战……

白马倒在地上,眼角还有未散尽的泪水……

枯叶伏在地上,他沉重的呼吸着,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留下湿漉漉的一吻……他的声音柔和而充满了温情:"我背不了你一辈子了……天莲蕊我一直缝在你的领角……天亮之后……忘了我……"

伴随着远去的脚步,最后的那句话依然在回荡--

天亮之后……忘了我……

忘了我……

忘了我……

忘了我……

"整整三年了,枯叶廖无音讯,而白马,在城门前,足足等了有三年……月夜找过我,他希望我能够帮他,劝说白马放弃……他说,他不后悔,只是,对不起白马,同样,也对不起枯叶……

白马说:"她不怨月夜,因为如果她是他,她也会做出那样的选择……这本身,就没有错……错的,便是这世间的弄人……只是,还是会有心结打不开……"

"如果你们想知道关于龙的事情,可以去问问白马,或许她知道一点……"

那无名男子醉倒在桌子上……

请听《影音同画》 枯叶之蝶

折叠 枯叶白马总相依

(在空间里看到的)

正文·白马

我叫白马。

我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什么意思,也不清楚自己原来叫什么,只依稀记得这个名字是别人给的,是谁给的,我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也许是酒喝得太多,最近我老爱忘记一些事情,有时候又会忽地记起来,记忆仿佛被什么东西挡住,总是忽明忽暗的,看不清晰。

坐在我对面的人是这家酒肆的老板,也是个爱喝酒的······却老说自己是个写书的人,还一定要向他买酒的人这么称呼他,不然他就不卖酒给别人,真是有趣。

在他眼前摇摇手,我说:"写书的!你帮我写个故事吧!"

卖酒的写书人醉着眼望我,我喝干杯中的酒,回想起在这里的原因······

这家酒肆开在夜郎都城的城门口,我每天都来这里喝酒,每次都挑临街的这张桌子,因为我在这里等人,等一个叫枯叶的人。

我等了三月,寒冬的雪色早被春日的暖阳融尽。他还没来,我却已经开始忘东西了。

我知道自己不能忘记他,不能忘记等他,既然约定好的,他就一定会来,我就一定要等下去······所以,我对坐在对面的人说:"你不是写书吗,你帮我写一个故事,趁我还记得的时候,帮我把记忆留下来吧!

卖酒的写书人眨了眨眼,说道"你要我写一个故事,我要一个陪我喝酒的朋友,做笔交易吧······"

"喝酒有什么难的?"我笑一笑,答应了,"明天就给你讲我的故事。"

第二天清晨我来到酒肆,卖酒的写书人已经在等我,还备了纸笔,架势摆得十足。我失笑,卖酒的写书人怒瞪我,我才正色起来。

点过小菜,上好酒,我的故事······便从讨伐洪荒四兽开始说起······

洪荒四兽是上古时候的恶兽,一直为祸人间,三年前,我受命寻找四兽,三年来,已将其中的三只诛杀。上月,我得到消息,说四兽中仅剩的一只青龙现匿于东海之西。我连夜赶至,证实消息属实后,便想找船出海。

谁知沿海渔村的百姓不蕴世事,竟将青龙奉为神兽,我找不到愿意载我出海的大船,无奈之下,只觅得一叶小舟,这样,去寻那青龙了······

那天狂风恶浪,风急涛涌,我执一柄银枪,从清晨巡游至夜幕降临,也没有找到青龙。

正要回转的时候,天际忽地泛起乌云,我心中一动,便找了海中的浮礁停靠,暗中等候。

果然,不到一盏茶时间,乌云褪散,现出一轮明月,青龙从海中浮起张口吸食月之精华。

我手握银枪,寻找时机出击,青龙却异常警觉,刹那间已感知我的存在,一声啸吼,甩尾朝我袭来······

我用长枪轻点脚下浮礁,借力掠至另一块礁石之上,堪堪避过青龙扫过带起的劲风--正待迎接下一拨的攻击,却发现青龙已然隐入海中,与我隔了几十丈,只浮出一双眼,满目凶光。

我以为青龙会伺机攻击,自然全神贯注,谁料对峙了很久,青龙依然不动。

此番景况是我诛杀其他三兽时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其他的三兽在发现有人对其窥探时,皆会大怒,继而攻击其人。兵法云:敌动我动,敌不动我不动。只有敌动了,我方可发现其破绽,并循机击破,诛杀三兽我用的便是此法,如今青龙却不动,只是匿与海中与我对望,让我十分诧异。

我解下背上箭匣,搭箭满弓,想射出一箭激怒青龙,引它向我攻击······

青龙离我有几十丈远,龙身隐入海水中,我无法瞄准,但这一箭意不在中的,便也管不了许多。

手轻放,箭已破弦而去,银色箭矢带着破空的声音,在夜空中掠出一道光······

然而箭未到,龙已惊起!

带着一声啸鸣,青龙摆尾扫落半空中的银箭,朝我袭来,刹那已掠近十数丈!

我脚下一点,掠身而起,银枪再扬,直刺青龙双目--此招原是虚招,以攻为守,为的是寻机攻及其他--伴着啸声,青龙已然逼近,我于半空中变势,长枪微转,借着青龙扑来的劲风之力,错开龙首,右脚微蹬龙颈,将身形压下数丈,长枪再扬,已将青龙的肚腹划开一道裂口。

飞溅起的血珠散落在我的唇角,竟然微甜似糖。

说来定无人相信,与青龙错开时我看到他的双眼,不知为何,我总觉得那眼光蕴着一些······一些······我说不上来的东西,仿佛怀念,仿佛释然,仿佛忧凄······

也许因为这场厮斗结束得太快,与我原先预计的完全不同,毫无道理的快,我甚至怀疑青龙是自己撞到我枪上的,可是为什么呢?我无法知晓。

更奇怪的是我居然在青龙肚中发现了一个人!一个活着的人,一个在青龙肚中活了三百年的人!

他说他不是妖怪,我相信了,他说他忘了自己叫什么,我也相信了。

他的肩膀上纹着一只蝴蝶,我告诉他那是一只夜蝶,白天看似枯叶,晚上却会发光。

他便让我唤他枯叶。

枯叶很爱说话,他说自己三百年没和人说过话了,好不容易有个能说话的朋友,他可不愿意呆坐着。我本是一个话不多的人,却也在枯叶不休止的问题中不知觉的说了很多。

回程的时候经过雪山,我们遇上了暴风雪。我的眼睛被雪灼伤,无法视物,枯叶着急得不得了,我告诉他这只是一时的,他沉默了很久也没有说话,我不愿他想太多,便给他说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雪天莲蕊的故事。

写书的!你知道雪天莲蕊的传说吗?你一定不知道,我说给你听······

小的时候,听老人说的,三百多年前,夜朗的女战将木叶与药师晨凉相爱,晨凉在雪山守侯三年,等待千年一开的雪天莲,只为了取莲蕊制一种叫"无水"的胭脂,传说"无水"可使女子容颜不老,青春永留······

当晚我发起高烧,时冷时热,枯叶对我说,胸口是最贴近心脏的地方,他让我靠着他的胸口,说这样就不会冷了。

我靠着他的胸膛,听着他心跳的声音,闻着他身上一股淡淡莲香,迷蒙中真的觉着十分温暖。

次日清晨枯叶背我上路,风雪却更大了,我怕背着我,他也会走不出去,便要他放下我。他怎么也不愿意,问我:"走出这片雪山,最想见到的是谁?"

我最想见谁?我知道我一定说了个最想见的人,只是那人是谁,我现在记不清了······

我对他说,雪山之后是另一座雪山,你能背我翻过多少座雪山?他却说,背到他死也要把我带回他身边!

带回谁的身边?是那个我最想见的人吗?那一刻我伏在枯叶的背上,忽然很想对他说,如果我的眼睛没有被这场雪灼伤,我现在最想看到的,是你。

可是那句话我没有说出口,一直都没有说出口······

后来我们终于走出了雪山,落脚一家农舍。

再后来······

再后来月夜来了······

对了,我想起来了······月夜便是为我取名白马的人,也是我对枯叶说的最想见的人,我杀洪荒四兽,不是为了国家,只是为了他······

可是······月夜却是来杀枯叶的。

我记得那个夜晚,星月无光,月夜找到我,要我杀了枯叶,然后跟他回去。

月夜的语气是我从未听过的冷然,神情也是前所未有的陌生,我猛然发现一直以来我都不了解月夜,这个我一直爱着的人,那一瞬间,在我眼前,变得陌生异常。

我的记忆里没有过往,我记忆里的过往都是月夜告诉我的,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是我最依赖的一个人,月夜做什么,月夜要我做什么,我都不曾过问,也无意过问。

可是如今,月夜要我杀了枯叶······我不得不问。

问了,却没有得到任何答案,月夜只是冷冷地看着我······那眼光,仿佛可以将一切冰封。我强压下心中的寒意,因为我明白月夜的意思,月夜那样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我他的答案,他决意要杀枯叶······

可我不能让枯叶死!

我解下腰间那壶酒,拔去瓶上木塞,一气灌入喉中······

"你!"

仰着脸,我仍听见月夜气极的声音,烈酒顺喉而下,仿佛烧灼着我的心肺……果真,要忘记一个人,便要受这般厮心裂肺的疼的。

"这壶酒太烈了······"我吞下最后一口,胸口是满满的疼。

再抬头,月夜脸上已是波澜不惊,呵呵······我心中苦笑,也许白马之与月夜,只是将领与兵属的关系,从来没有其他······

"今晚,你们都要死。"月夜说这话的时候,挡着月光的云层忽然散了,银色月光刹时铺了满地。也映亮了他的脸。

我望着眼前月夜的脸,刚饮下烈酒烧得灼热的胸口忽的升起一阵悲凉······

忽然记起师傅曾讲过的《法句经》,经文中说"从爱生忧患,从爱生怖畏;若无爱与憎,彼即无羁缚。"那刻,我想如若能立时忘却前尘,心中定不不会那样难过······

月夜转身离去的时候,我听到他低声说:"王已调动南锤众兵将,你······好自为知。"

"你还记得无水,帮我找回来,今夜就动身!"我赶回与枯叶借住的农家,嘱他为我去寻传说中的"无水"。

我当然知道"无水"只是一个传说,是后人为了丰富了木叶与晨凉爱情故事而编撰的一个美丽传说。

我对枯叶说我会在夜郎城等他带着"无水"回来,枯叶轻点头,临走时说:"你衣袍的领角破了,我不懂针线,便请农舍的大婶帮修补,明天记得去取······"

我低着头应声,右手使力扬鞭,马蹄踏响,等我抬头,只余飞尘······

我心中黯然,此一别,恐是再见无期了。夜郎王的大军我挡不了多久,只希望能为他拖延一些时间,我……不想他死······

可是一夜过去了,我也没守到夜郎大军。

第二日天明,我心觉事有蹊跷,便打算赶回夜郎向月夜探明究竟,回去揽马时农舍的大婶拦住了我,她递给我一件衣袍,是枯叶请他帮忙修补的那件。

快马三日,我赶回夜郎都城,在将军府门前拦下月夜,只是再次相见,已是无言······

月夜冷眼望我,他当然知道我是为何而来,可是对着他漠然的眼光,我却什么话都问不出来。

其实答案根本不紧要了,事已如此,我还想知道什么呢?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处?徒添忧伤吗?

我束手待缚,月夜却没有为难我这个叛臣逆将,他遣我离开,语气一如往昔的淡然优雅,不带丝毫感情。

我不解,他却道:"白马是将军月夜麾下副将,在负命诛杀洪荒四兽时不幸殉职,如今月夜身边,已无白马此人。也许你也叫白马,但你却不是白马。既已喝下'醉生梦死',就将一切······都忘了罢······"

月夜要我忘了,我就渐渐忘了······

虽然还没全忘记,但我想,总有一天,我会全部忘了的。"醉生梦死"原来竟是月夜与我开的一个玩笑,喝了······会忘,只是忘掉的,不止是他······

可是枯叶,我不想忘。我和他约定的,我要在夜郎等他,等他带回雪天莲蕊做成的"无水"。

"白马枯叶总相依······写书的,我要你帮我写下这个故事,是怕我有一天会忘记,到那时,你一定要拿它来提醒我,提醒我不许忘······"

写书人沉吟了半晌,回答说要三年的时间,三年后的今天,他为我写完这本书。

"要三年啊······哈哈······你······你果然只是个卖酒的······哈哈······这么简单的故事也要写三年······"我放开声笑,醉意渐渐袭来,酒肆外,天色渐近黄昏,一天,又要过去了吗?

明天,但愿我还记得你······

正文·写书人

我是个写书的人,喜欢喝酒,便开了一家酒肆,但我是个写书的人,所以,你只能叫我写书人,不能叫我卖酒的。

三年前,酒肆里来了个女子,她每天都来,每天都挑临街的那张桌子,每天都喝很多酒,喝的醉熏熏的······

后来与她熟了,我便陪她喝酒,和她天南地北的闲聊。

她记性不太好,过去的事情总是记不清,有时我真怕她喝多了连回家的路也不记得,她却对我说她只会忘记喝酒前的事情,后来发生的,她全记得。

我于是更加担心,她天天喝酒,岂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从不说她的来历,我其实一直知道她是白马,是大将军月夜麾下的第一将,可民间传说白马因杀洪荒四兽而死,我不知其中因由,她不说,我便不问,直到一天,她要我帮她写个故事······

故事不长,我和她喝完了一坛酒,故事也已说完,我却对白马说,我需要三年,三年后的端阳我为她写完这个故事······白马大声的笑了,她嘲笑我果然是个卖酒的人,连这么简单的故事都要写三年。

我想要解释,她却醉倒睡着了。那时我很懊恼,很久以后我却庆幸她适时的醉倒,因为我发现,有的事情,解释清楚了反而不好······

那时我没来的及解释的是需要三年时间的理由,我总觉得白马的故事并不是完整的,也许是她不愿探究,也许是她身在其中而不自知······她的故事中掩 藏着太多的细节与戛然而止。我是一个写书的人,我喜欢写完整的故事,所以我向白马许诺三年,三年后,我会给她一个完整的故事。

近百年来,民间都流传着洪荒四兽危害人间的传说。我却知道并说法并不属实,甚至可说是谬传。

洪荒四兽原是上古时代的神兽,传说因犯天帝之忌讳,被罚至人间,三百年前,夜郎国女战将木叶游历四方,因缘际会,收服四兽。后来木叶莫名失踪,四兽也 失去了踪影。不知何时起,民间竟传出四兽的恶名,以至月夜派遣白马前去讨伐。而青龙腹中居然有一个活了三百年的人······这一切太让人费解,也因此, 愈发让我觉出其中的不寻常。

白马对枯叶说的那个雪天莲蕊的传说,我是知道的,可能知道的比白马还要多。

白马以为那是后人编撰的故事,其实不然,雪天莲蕊确有其物,晨凉也确实在雪山守侯三年,等待雪天莲开,取莲蕊制胭脂"无水","无水"的确可使女子容 颜不变,青春永留······白马听到的传说都是确确实实的,但她却不知道雪天莲蕊的另一功效--可使人长寿不衰······

当年晨凉便用莲蕊制成了胭脂"无水"赠与木叶,雪天莲蕊可保长寿之说也不胫而走。晨凉是当时夜郎第一药师,心高气盛,有心小人向王献谗,指晨凉得异宝 而不进献,有谋逆之嫌······王大怒,遂派遣当时的大将军月澈前去征讨。做君王的最擅长的便是用一人之长击他人之短,王知月澈是木叶义兄,若遣他去, 晨凉必不愿他为难,异宝自然可得,但月澈同样不会对晨凉下手,于是又遣了另一支队伍暗中伏击,打算将晨凉诛杀。

晨凉将剩下的雪天莲蕊交于月澈,月澈方走,王的杀手便已到了。木叶得到消息,赶到时却已回天无术······

后来木叶去了哪里没人知道,但我知道三百年前的夜郎王得了雪天莲蕊也没能长生不死,因为懂得如何使用雪天莲蕊的只有晨凉一人,夜郎王派人杀他的时候却没有想到还有这样一环······

白马曾说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自己原来叫什么,我却十分好奇。

每个人都有来历,每个人都有过去,三年中,我向很多人打听,却都无法得到任何有关白马的消息。白马这个人,竟然于七年前,凭空从大将军月夜的府中出现······

白马出身将军府,白马的名字也是月夜给的,我想白马的过去定然也在月夜手中,多方探求皆无果的情况下,去年秋天,我去了见月夜,我想,所有的答案都应该在月夜那里。

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正确的,从月夜那里,我找到了一切,解开所有的疑惑,我的故事完整了。

"明天再来和你喝酒!"醉倒的白马仿佛清醒了写······踉跄着爬起身,我赶紧上前一步扶住她,隐约闻到一股淡淡香气······

"什么香味?你一身酒气竟还能闻出,却不浓烈,只是淡淡的香?"我感到奇怪。

"你也闻到啦?只有穿这见衣服才有······"打了个酒嗝,白马扯扯身上那件旧衫,衣袍样式普通,已然洗得泛白,却透着一股淡淡莲香······

"明天还来吗?"我扶着白马走出酒窖,一只夜蝶飞起,划过一刹流光。

夜蝶,白天看似枯叶,晚上却会发光,也叫木叶蝶……

我心中了然,龙腹中活了三百年的的枯叶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他一直都记得,所以他让白马叫他枯叶,真正忘却的,是白马······

今天是端阳,是我向白马许诺帮她写完这本书的时间,故事已经完整了,我却不想给白马。

这三年中,我一点一点地寻找往事的痕迹,拼凑出完整的故事,却眼看着白马一点一点地忘却前尘······每天她都来这里喝酒,她已忘了枯叶。但却记得她在等人,等不到,就天天来······

枯叶没有回来过,我也不知道她还会在这城门守多久,我只知道,晚上,我烧了一本写了三年的书······

月夜说的很对,已经忘却的,再强迫她想起,又是何必······

正文·月夜

他来找我的时候带着一身酒气,差点被守门的兵卒当成醉汉痛打,幸好府中执事及时认出他的面容,才替他省去一顿皮肉之苦。

可他一开口,我便懊恼起执事的多事。十年前他自愿降籍为庶人,已无皇族身份护佑,打一顿赶走便也罢了,我何必顾及少时情谊,迎他入室,徒惹这一场烦事呢······

看他紧逼不弃的样子,大有一副不达目的便死赖不走的架势,我实在无奈,只有答应告诉他白马的故事缺失的部分······

白马,其实是我送她的名字,与她初见时,她惊走了我的座骑白马。我问她的姓名,她说自幼失去双亲,由师傅养大,师傅是参禅之人,笃信万物皆空,所以她并没有名字。

我说既然你惊走了我的白马,不如你就叫白马。

她欣然答应······

那只是一次意外,彼时,我并不知道她便是祖训中月家世代要寻找的人。

她过意不去,定要赔我一匹马,我见她如此爽快,心中已有好感,便让她请我一顿酒当作赔罪。就这样,与她成为莫逆……直到父亲去世,我承袭父爵,家中祖先教言也传到了我手中。

那是一本与儿时背诵的教言完全不同的册子,没有处世之道,没有治家之法,只有先祖留下的一个故事和一个任务。

那是三百年前女将木叶与药师晨凉的故事······

我微微抬目,不出意料的看到他一脸讶然,我当时似乎也是这样的反应吧······自家的祖训中写着别人的故事,当然会感到奇怪。

"又是他们两个!又是三百年前!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一定有什么······"

我刚要继续说,他已开始嚷嚷,被我瞪过一眼,才安静了下去······

晨凉与木叶的故事他不会陌生,我未作赘言,但先祖记载的故事结局却与他所知的不同,先祖记下的,是一个精心掩藏了三百年的故事······

先祖月澈是木叶的义兄,三百年前,他受当时的夜郎王之命向药师晨凉征讨异宝雪天莲蕊。君之命,臣自不可不从。先祖知道要晨凉拿出雪天莲蕊并不是难事,难的是恐怕拿到了雪天莲蕊王也不会放过晨凉。

于是先祖暗中派人通知了木叶,希望集两人之力可助晨凉脱离险地。

那是一个雪夜,从晨凉那里取到雪天莲蕊后,先祖月澈连夜进宫向王求情,谁料杀手已出,再追悔却已不及,为防出现差错,夜郎王竟强行扣押月澈······

后月澈留在晨凉身边的部属侥幸脱逃,回来报知当日情形:木叶到时杀手已然动手,月澈的部属护着晨凉,退至城门外,已经死伤大半,木叶唤来洪荒四兽,将晨凉带走,自己却倒下了,血洒城墙······

说完这段,我转头望了眼窗外,早秋的雨消散了盛夏的暑气,送来一抹微凉,窗框上,正结着天际一道虹,灿烂非常······

那本册子的最后一页是一幅画卷,便是木叶的画像,画中女子长发洒银枪,雕翎戎装,那面容,分明就是白马······

依照月澈的记载,晨凉在雪山得雪天莲蕊三支,其中一支制成了胭脂"无水",一支交于月澈,另一支则收在自己身上。最后逃亡时,木叶唤来洪荒四兽,带走晨凉,自己却吞下了那用雪天莲蕊制成的胭脂"无水"······

搽了胭脂"无水"的女子,可以容颜不老,青春永留。吃了呢?先祖月澈的记载中说到--生生世世,容颜不改!

白马原来就是木叶······

看眼前的人一脸目瞪口呆,我没有理睬,继续说着我的故事······

大约四年前,夜郎王要我派人讨伐洪荒四兽,我便知道他想寻出雪天莲蕊的秘密。

那时白马已入我麾下,成了我手下第一将。我知道白马与四兽的渊源,本不想她去,但点将时白马却自动请缨,我便调遣三百精兵给她,她却一人未要独自上路了。开始的时候我很担心,但捷报连连,不到半年,她已诛杀四之三分,我心中颇喜,却不料变数将来······

青龙的肚子里有一个活了三百年的人!这个消息传来,我便知道事情要脱离控制。

夜郎王的密探也得到了消息,我知道王马上就要有动作······

果然······次日,王便召我入宫。

"夜郎城绝对不会包容一个活了三百年的妖怪!我已经调动南锤众属,月夜,这次我要你领兵。"

夜郎王的声音现在仍清晰地映在我的记忆中······我记得更清楚的,是他后来的一句话······他说······我要一个活着的晨凉,但你的副将白马,却不能留下。

当时我心底是什么感觉?我记不得了,我只知道我心里有个声音在说······我想和她在一起······

夜郎王见我犹疑,慢度着步子走下他的王座:"你家族世代金戈铁马,功垂千秋,你要亲手毁了这一切?"他的声音冰冷无情,他脚下屐履与地板的敲击声传至我的心底,化成重重的几个字--我、想、和、她、在、一、起!

"活了三百年的妖怪?夜朗王要活着的晨凉,晨凉······也就是枯叶!"

对面的人又是一脸震惊,我摇头轻笑,这般不知掩藏的性格,宫廷的确不适合他,卖卖酒倒真是个不错的行当。

他之前说过枯叶肩膀上纹有一只夜蝶,那枯叶应该就是晨凉了,

白马杀青龙后在龙腹中发现一个活了三百年的人,这个消息传来,我便知道那是晨凉。原本对雪天莲蕊的传说半信半疑,那一刻却已然信足。

"晨凉竟然是藏在青龙的腹中!"眼前那人从震惊中回复过来,我点头道:"当时我也十分讶然······难怪,三百年前的夜郎王搜寻经年,也未曾寻到晨凉的踪迹······"

他也点头:"难怪······白马说与青龙对视时仿佛看到青龙的眼里蕴着怀念、释然、忧凄······青龙本是上古神兽,又因腹中藏着雪天莲蕊,沾染 了莲蕊的仙家精华,自然比其他三兽多一分灵气,是以与白马照面时,便认出她是木叶,于是眼中有怀念,而木叶出现,它守护晨凉的任务便了,此时释然,但青龙 之后觉出木叶已然将它忘记,心中自然忧凄。白马说她觉得青龙仿佛是自己撞上她的长枪,恐是青龙因口不能言不得以而为之罢!"

是吗······听完这段推测,我心中暗叹,果然,连一条龙都记得的,晨凉又怎会忘记呢。

回忆起晨凉最后说的话"帮我告诉白马,我背不了她一辈子了······雪天莲蕊一直缝在她的领角,天亮之后,让她忘了我······"

我不知道晨凉为什么这么信任我,我是去杀他的人,他竟然将雪天莲蕊的下落告诉了我,难道真的确信我不会伤害白马吗?

自嘲的一笑,如果是这样,晨凉的确是押对了半张牌,对了的那半张,是我确实没有将雪天莲蕊的下落报知夜郎王,错了的,是我同样没有告诉白马······

我知道这是我的私心,我不愿意白马知道的、白马知道了会难过的,我全数瞒下。

往事已逝,何必追寻?何况,白马已喝下"醉生梦死",不久后,她记忆中有关枯叶的一切,有关······月夜的一切,以及白马的一切,都将成为前尘,风吹即散。

"如果我没猜错,白马当晚赶枯叶去寻找'无水',准备一人拖住夜郎大军,枯叶却策马抢先一步拦住了你们……枯叶后来如何了?死了?还是你将他交给夜郎王?"

他的确没猜错······我转身看他,晨凉的结局如何,我没打算告诉他,他想知道的是白马经历的故事缺失的部分,我已说完了,其他的,不在我回答的范围。

如今,晨凉也好,枯叶也好,白马也好,木叶也好,都是前尘往事,从白马喝下腰间那壶"醉生忘死"的时候,就注定了要忘却。既是要忘却的,又何必在忘却 前再让她痛苦一次呢?这是我当时不说的理由,而现在,我希望你也不说,已经忘却的,再强迫她想起,又是何必······看着他气急败坏的脸,我这样对他 说。

"酒?'醉生梦死'?这算白马的故事!你要告诉我!"

我笑,其实"醉生梦死"只不过是我跟白马开的一个玩笑,我曾告诉白马'醉生梦死'是可以让她忘记我的一种酒,如果哪天,她不想记得我了,便可以喝下这 壶酒。我太自信了,我那么确定她永远不会喝那壶酒,而她也一定认为那是一个玩笑,世上哪有什么"醉生梦死",那壶酒,她一直当作是我与她之间的全部牵系, 喝了酒,便是要抛了她与月夜的所有,并不是真会忘记。

"那她现在为什么······"

我望他一眼,不是说了么,"醉生梦死"是我和白马开的一个玩笑,喝了这种酒,她会忘记的不仅仅是月夜这个人,而是喝酒之前的所有前尘······

回想起那天晚上白马在我面前喝下"醉生梦死"时的情形。我承认,那一瞬间,我想过要杀了她······

正文·枯叶

青龙每隔一百年会从海中浮起吸食月之精华。今晚是它第三次浮上海面。我等她来,已经三百年了。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迟迟不来。或者还会不会来。三百年,记忆都磨灭了,只有她溅洒在城墙上的血色依然鲜明。

不过,我知道她还活着。青龙未死,我肩上的蝶迹也未熄灭。在她把此蝶灼在我肩上时曾告诉我,只要她的心还在跳,这木叶蝶就不会消失,壮怀激烈的火会熄灭,但是留下伤痕不会,我们凭此相连。

只是最近这几年,洪荒四兽的气息一一消失,我知道是夜郎王的杀手来了,东海之西虽为僻远之地,但那人一定会找来,很快,很快。

早知如此,我当初便该留在她身边,没有她的三百年的生命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我活着,只是想再见她。

只是,我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她,那天晚上我又看见了外面的世界,青龙的血象雨一样洒落,血雨腥风之中,她持枪一点轻立浪间,象是浴火重生的阿修罗,皎洁的 月光印在她脸上,还是那双眼睛,我想起三百年前初逢时候她白衣胜雪长发飞扬持枪一笑落霞满天的模样。无数个她重叠起来。波涛暗涌。

不过,我没有想到,她已经不记得三百年前的一切了,也许是那一次她伤的太重,于是我告诉她我忘了自己叫什么,不如就叫我枯叶吧。

我跟着她往回走,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叫白马。

她不快乐,我便不停陪她说话,她告诉我,她常常做同一个梦,她有一个想见的人。不过,她认不出那个人是谁。

回去的路要翻过连绵的雪山,我们买了很多酒,路上喝来驱寒,她的酒量太好。未曾行至一半已全部喝完。不过挂在腰间的酒壶却始终未动。

三百年来山未曾变,可是时节却悄悄偏移,今年的雪季来的比以往早,我们在山上遇上了暴风雪。她的眼睛被雪灼伤,无法视物,雪山中无药草可取,我空有一身医 技,却无法施展,她看我焦急便安慰我这只是一时的,我久久的看着她,她靠着银枪,雕翎戎装,闭目半躺。她给我说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雪天莲蕊的故事,一个 关于我们的故事。我明白,她是真的再记不起了。

当晚她发起高烧,时冷时热,我让她靠着胸口取暖。

她问我,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我告诉她:白马枯叶总相依。

我问她,你为什么从不喝腰间那壶酒?

她喃喃的告诉我,这酒名醉生梦死,三年前她离开夜郎城讨伐洪荒四兽的时候,一个人交给她的,说她喝了这酒就能忘了他,不要再回来,去找那个她真正想见的人。

"可我不愿意忘记他,我要带着这酒回去……回去找他,他,他不是我真正想见的人吗?"她一边说一边昏昏睡去。

那么我呢?

记忆是痛苦的源泉,痛苦却是人生的意义所在。

焚烧总是告别的一种方式,无法消失的,也会遗忘。

第二天,我背着她上路,雪还簌簌的落,走过的脚印马上就被风雪掩盖了,身后什么也没有留下。她趴在我背上和我约诺,如果可以翻出这雪山,回到夜郎城就一起过端阳。

前面的雪山还有很多座。可总有一天走到头。我多想能背着她一辈子。

折叠 编辑本段 广播剧

剧情填词

写书三年

曲: 千年风雅

词:楼小山

文案:我不过是一个嗜酒如命的写书人,所拥有的也只是那些没完没了的新爱旧怨。我经常独自一人烂醉在酒窖,直到端阳那天来了一个面无表情的女子,窈窕的身段,英挺的双眉,坚毅的唇线,以及低头落坐时那一瞬间的伤情。她看起来历练而沧桑。于是,我同她做了一个交易,她成了陪我喝酒的朋友,而我,用三年的时间为她写出这本书…… --《枯叶之蝶》

说书人:做笔交易吧,三年,三年后的端阳,我帮你写完这本书。

白马:"雪山之后是另一座雪山,你能背我翻过多少座雪山?"

枯叶:"背到我死…… 一定把你带回他身边!"

夜郎王:"你对她动了情?"

月夜:"……是的,我想和她在一起。"

00:32酌酒叁仟,醉卧无人管

00:40写书半世,新爱旧怨看厌

00:48端阳正好,她漠然踏马前

00:55一坛酒, 把故事写完

写书人:"你想要我做什么呢?"

白马:"白马枯叶总相依……你帮我写一个故事吧。"

01:08白衣飘然,誓言把命换

01:15暗结藏心,白马银枪征战

01:24何人挂念,昆仑夜雪寒

01:31温柔逝, 女儿红人心暖

01:39海苍茫, 山下龙卷浪

01:47满弓弯, 一把红缨枪

01:55千山散雪回眸望

02:03一笑惊艳旧时光

02:12月夜微寒,她独自思念

02:19无水雪莲,红妆扮了缠绵

02:27风雪难安,他生死相伴

02:35却只叹, 夜郎城外兵乱

02:44铁马金戈,烈酒灼心寒

02:50三百年痴叹,别离何堪

白马:"这壶酒太烈了。"

夜月:"今晚……你们都要死......"

02:58终是圆了, 你所有的心愿

03:06白马枯叶谁还看

枯叶:"我背不了你一辈子了……雪天莲蕊我一直缝在你的领角……天亮之后,忘了我……"

03:15思量间,窗外月又满

03:22多少年,守在古城边

03:30八年爱恋抵不过

03:38一月生离死别难

白马:"我陪你喝酒来了。"

说书人:"你带了什么酒?"

白马:"总之,不是女儿红。"

03:52一本旧书,已写了三年

03:58酒未完, 故事已断

说书人:我不知道她还会在这城门守多久,我只知道,那天晚上我烧了一本写了三年的书。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