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0 11:27:38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我这一辈子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6个义项):

我这一辈子 - 佘南南执导话剧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话剧《我这一辈子》,根据中国著名作家老舍先生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成,由佘南南执导。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我这一辈子

  • 类型

    话剧

  • 导演

    佘南南

  • 同名小说

    老舍《我这一辈子》

折叠 编辑本段 话剧简介

话剧《我这一辈子》根据中国著名作家老舍先生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成。故事讲述了一个旧时代刑警我这一辈子我这一辈子坎坷而艰难的一生遭遇,真切的表现出陈腐动荡的社会背景下低层小人物无力把握改变自己命运的悲哀。剧中的"我"聪明能干,通晓人情世故,却屡遭生活重创,贫困落魄到"无家可归,没吃没喝,饿着等死",在悲愤中发出对命运的质问--"我这辈子到底招着谁啦?!"

折叠 编辑本段 导演简介

佘南南 国家话剧院演员,有着丰富的舞台剧表演经验,曾经参演《思凡》《萨勒姆的女巫》《物理学家》《海棠胡同》等剧,是近年来活跃在国内话剧舞台上的实力派演员。作为导演,佘南南参与了话剧《简爱》的导演工作。

折叠 导演阐述

我这一辈子--这是一个人的悲欢离合,这也是无数人在旧时代社会底层的挣扎和绝望。当老舍的京味儿小说搬上话剧舞台,地道的京腔京韵将带你重回当年的北平城,再现京华风华气脉。这不是一个人的演出,独角戏也可以群星灿烂。

折叠 编剧介绍

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头顶略秃,抬头纹较深,属没有青春期直接进入中老年的旧型演员。出生于北京,跟着姥姥在四合院里长大,从艺属半路出家。在多部影视剧与舞台剧中饰演过性格各异的人物,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算一个不是明星的实力派演员,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迷恋舞台的人,一个愿意真诚与观众交流的人。曾经参演话剧《陪我看电视》《收信快乐》《老舍五则》。编剧、导演话剧《庄谁是谁》《看茶》《我这一辈子》。

折叠 主创团队

原著:老舍

文学顾问:舒乙

艺术顾问:斯琴高娃

改编、主演:方旭

导演:佘南南

舞美设计:马超

折叠 编辑本段 演出信息

折叠 2014年

2014.4.11-12(周五-周六)20:00

演出地点:广州大剧院

折叠 2012年

2012.05.22-24(周二-周四) 19:30

演出地点: 人艺实验剧场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展开收起
    第1集 刘方子外出闯荡 福海开铺子
    年迈的福海看着满街出殡的人,满街的纸人、纸马,想起自己这一辈子,往事历历在目…… 年少的福海与刘方子、赵二同在吴大成的大成庄作坊拜师学艺。 刘方子想加入义和团反被误认为假二洋毛子,要杀他示众。福海为救刘方子,孤身闯瑞王府,又被误认为刺客,要杀了他。幸得瑞王爷的女儿瑞格格求情,放了福海和刘方子。 吴大成要把奄奄一息的刘方子赶出门,福海一气之下,要赵二也一起离开大成庄,吴大成只好把他们都留下。 吴大成的堂弟吴仟南是个热血青年,在他影响下,刘方子对革命有所认识,就自己出去闯荡。 福海出了师就自己置办起一个扎纸活的铺子,而赵二却好吃懒做,丢了手艺,专做偷鸡摸狗的事。
    第2集 福海与大妹成亲
    大妹到福海府上找赵二,给他红伤药,想不到倒与福海结上了缘,福海每天都去大妹家门口等她,两人眉来眼去,经媒人撮合,福海与大妹成了亲。 福海与大妹探亲回来后,北平变了天,大清改成了民国。福海当街就被士兵剪下了长辫子。糊纸的生意也不好做,十几天才做一档生意,令福海愁眉苦脸。 日子就这么将就的过着,很快,大妹有了身孕,但两人为了工作之事不时吵闹,大妹劝福海改行,但福海就是不肯。孩子出世了,家里的经济越来越困难了。 刘方子跟随袁世凯的军队来到北平,他善于阿谀逢迎,很快得到上司的赏识,升了官发了财。一天,刘方子把福海、赵二请到青楼玩耍,向他们提出三人打天下,赵二立马就答应了,可福海却不想在外边闯荡,只想安心做普通人,就推辞了。刘方子知道无法勉强,就叫赵二送给福海一些银两。 不久,袁世凯倒台,刘方子被人追杀、受了伤,只好躲到福海家中避难。
    第3集 福海当上巡警 刘方子与大妹私奔
    刘方子因受伤留在福海家里养伤,福海自己忙着找工赚点钱养家糊口,就将刘方子交给妻子大妹子照顾。 刘方子见多识广,能说会道,很会讨大妹子欢心。大妹子自然无微不至照顾刘方子,让福海瞧着都吃醋。福海迫与生计。和赵二去当巡警,经过一番努力,两人都被挑上巡警接受训练,也就更少时间呆在家里。家里只剩下刘方子与大妹子,两人日久生情,连街坊邻里及赵二都看出他们两人有问题,可福海就好似不信刘方子与大妹子会有事。结果当福海与赵二正式录为巡警时,兴高采烈的正想给大妹子一个惊喜,回到家才发现,刘方子与大妹子居然私奔了,福海痛不欲生。
    第4集 刘方子大妹吵架
    刘方子与大妹私奔到了口外,一次,两人到关帝庙玩耍,刘方子见到刘、关、张结拜时的画像,内心顿感对不起福海,于是劝说大妹回到福海身边,大妹死活不肯,决意要跟着刘方子,刘方子拂袖而去。福海在回家路上,遭到一群孩子的嘲笑,内心悲愤,回到家中,决定上吊自杀,了结此生,幸得赵二及时赶到,救起了福海,兄弟俩把救言愁,福海内心得到舒缓。 刘方子与大妹两人因交不起房租,被迫住进了一间破房子。福海郁闷多日,终于想通了,来到警局上班,赵二想与他一起巡逻,巡长也答应了。但福海不肯,却与一位老巡警巡逻,赵二暗骂他是傻子。 刘方子与朋友喝得大醉,进了青楼,大妹闻讯赶到青楼,痛骂刘方子不是人,刘方子也发起火来,痛骂大妹,大妹遂一气之下出走。福海想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决定搬家。在新居,福海见到邻居的一位叫瑞姑娘的女孩,怀疑她是瑞王府的人,却想不通她为何沦落到如此田地。
    第5集 赵二娶媳妇 刘方子升官
    赵二娶媳妇了。大婚之日,娘家人看不起赵二是一个巡警,不出嫁妆,抬轿子的钱,赵二非常气愤,把火发到福海身上,要求立即送媳妇回娘家,福海与他说理论,最终把赵二劝服。新婚之后,赵二与自己的媳妇时常吵架,一次,福海巡街,看见一位很像刘方子的人经过,奈何正在当值,他紧急叫赵二替自己,接着满个北京城找,却找不到。 张大帅把段琪瑞赶了下台,大清复国,警察局挂起了大清的龙旗,福海顿感世事无常,刘方子在口外加入张大帅的队伍,很快边升了官。他跟随张大帅的队伍回到北平,不料,没过几天,段琪瑞的兵又要打回来,在奔城之时,他带着士兵,四处抢夺文物、财宝。 福海看不惯辫子军在京城四处烧杀抢夺,向巡长提出要维护北平的次序,却遭到巡官的痛斥。不久,辫子军就在全城缉拿叛党、强盗。一天,福海巡街,看见瑞姑娘的弟弟大白子拿了一把刀在街上玩耍,福海赶紧叫大白子回家去,不料这时却碰到辫子军,辫子军首领看见大白子拿着刀,认为他是强盗,不听福海的劝说,把他给杀了,福海看到这一切,惊呆了。福海回到家中,内心非常难过,还是遭到大白子母亲菊婶的痛骂,瑞姑娘也不体谅他。 刘方子来找福海,福海一见到刘方子,顿时火冒三丈,即到厨房拿起大斧,想杀死刘方子,可下不了手。
    第6集 福海计抓住刘方子
    刘方子开了一间赌庄,做起放高利贷的生意。一次,他叫手下把一个无赖的客人打死了,福海闻迅赶来,把刘方子带回警局,谁知,局长却和刘方子聊起天来,最后,还把刘方 子送走,福海气愤不己,辞了职。赵二听说此事之后,到了福海家里劝说,要他顾及顺子,福海思前想后,答应了赵二,做回巡警。 福海、赵二巡夜,恰巧碰上四个小偷正在偷东西,他们手中都有利斧,赵二劝福海要学会做事,不要较真,结果他们私自放行了小偷,还去失窃的人家讨水喝。 被打死的客人有个亲戚在军队里当官,他下令缉拿刘方子。警察局长不敢得罪,叫福海去把刘方子抓回来,福海到了赌庄,用计抓住刘方子,福海回到家中,却总是想着刘方子,内心不安。
    第7集 福海拿钱救刘方子
    刘方子见福海与赵二来探他,他就知道自己死不了了。刘方子让福海去取自己放在银行的那箱金银珠宝,救自己的命,福海把钱取回来后与瑞姑娘商讨如何做,瑞姑娘暗示福海拿钱走人,反正刘方子害他那么多次,害刘方子一次也无妨,福海这时才明白瑞姑娘就是当年救过自己的瑞格格。福海拿了财宝带着顺子正准备上火车,但一想到刘方子可能会因此而丢命,又于心不忍,只好又回来拿钱救了刘方子。 赵二把刘方子接回家养伤,小心伺候着,比伺候亲爹娘还仔细。暗地里却和自己老婆想法子在刘方子身上捞点油水。 福海知道瑞姑娘身世后,两人关系更为密切,瑞姑娘把顺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悉心照料。 赵二和老婆见在刘方子身上下了那么重的本,也不见有回报,实在等不及了,两人决定向刘方子摊牌。
    第8集 福海收留刘方子
    刘方子对赵二一家感激不己,但赵二媳妇怂恿赵二找方子要钱,刘方子说“没钱”,赵二媳妇立马变了,要赶刘方子出门,赵二也只同意刘方子多留一宿。为刘方子,赵二特地找到福海商量,福海想到大妹的事,气愤不己,不愿意收留刘方子。但刘方子伤得很重,眼看不管便要死掉,福海终是不忍心,收留了刘方子。 吴先生仍从事革命事业,一次讲完课偶遇福海,两人见面,嘘寒问暖,分外亲热,福海又将赵二带来见吴先生。吴先生一时难觅住处,福海虽知他干的是冒险事业,仍帮吴先生在自己院里租了间房,但他叮嘱吴先生不要牵连无辜。赵二伤养得差不多了,福海听从瑞姑娘劝告想让方子离开,但方子表示希望福海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瑞姑娘告诉福海自己将嫁到乡下去了。福海虽心里有意但感觉自己又穷又无能,不敢对瑞子表明心迹。
    第9集 赵二告密吴先生
    福海帮一个剃头匠解除纠纷,受到交口称赞,方子拍局长马屁,欲往上爬。吴先生跟一些学生印革命传单,结果被赵二给发现了,赵二偷偷告了密。吴先生终于被抓走。福海非常生气,质问赵二是不是他告的密,赵二连呼冤枉。 赵二凭此升为巡官,这让福海大叹世道不公。为了让其它巡警知道赵二的为人,福海忍痛讲述血泪史。结果巡警们一听都觉刘方子心狠手辣,更怕刘方子。刘方子为笼络人心,请众巡警吃饭逛窑子,福海一点不领情。瑞姑娘给福海讲述了自己的家事及与母亲的关系,两人都发现,离不开对方了。
    第10集 瑞子出嫁被退婚
    刘方子带着急及部分巡警也正在寻欢作乐,两方遂发生激烈冲突,军人开枪打死了两名巡警,且不让巡警走。刘方子凭三寸不烂之舌终于解了围。 虽然福海已与瑞子有了夫妻之实,但瑞子还是出嫁了,让福海痛苦不己。刘方子这次给京剧惹了麻烦,局长搞得焦头烂额。刘方子临危不乱,用“军警一家”及“军官未去逛窑子”去堵了当兵的口,并每人送了一块大洋了事。被打死的巡警家属跑来大闹警局,刘方子大方地说“每人体恤金三千”安抚了众人。 瑞子被人退了婚,原因是“她不是闺女了”,菊婶大骂瑞子,后又猜到此事与福海有关,又一顿好骂。瑞子感觉无脸见人,离家出走了。
    第11集 瑞子回到福海身边
    福海到处寻找瑞子。福海的街坊四邻甚至顺子都在责怪福海,这让福海非常难过。有巡警说西便门有女尸,福海心急火燎赶去,结果是同事搞错了。瑞子自己又回到了福海身边,菊婶咒骂福海是王八。福海在大梁的陪同下,给菊婶赔罪,菊婶的气慢慢消了下去。 赵二去守大宅门,有不少好处,于是,他向福海吹嘘。福海听说可以节省钱,也心动了。他去找方子,要求站宅门。刘方子听说福海要娶媳妇了,遂答应了他,福海内心难受,但也没法。福海与赵二一同守徐次长的宅门,因不懂“规矩”,几次被骂。他感觉到这个宅门三房太太都有矛盾,不知如何处理。赵二教福海先要学会巴结管事的。
    第12集 刘方子相中凤英
    福海跟二姨太出去办事,还不得不车前车后吆喝,累得不行。二姨太去买东西,动辄几百元钱,把个福海惊得一楞一楞的。她给自己儿子做小皮袄,居然也要三百块,她儿子要拿福海当马骑,福海只得屈辱的应承。福海纳闷徐家怎会这么有钱,赵二说肯定有玄机。 福海告诉菊婶自己站了宅门加了薪,菊婶便问瑞子什么时候过门。福海为保住饭碗,给管事的买了礼物,管事的果然态度大变。刘方子向市长行贿,希望自己能补局长的缺,市长满口答应。顺子也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了,他很羡慕同龄人能背着书包进学堂,但福海很为难,因为啊,家里太穷了。 刘方子瞧中了黄花闺女凤英,想娶她为媳妇。但凤英已经被媒婆许给了福安。方子威胁媒婆,一定要两人退亲。
    第13集 刘方子陷害福安
    凤英来到福安的店铺,质问他有没有偷人家东西,福安当即发起毒誓,说没有干过此事,还说聘礼已经给了媒人。凤英相信了福安,感到媒人使诈。刘方子叫手下陷害福安,把他抓了起来,严刑拷打,福安受不了酷刑,被迫违心招供。凤英听到消息后,伤心欲绝。 大妹跟随东北军阀的一个团长回到北平。她回到家中见到家里人,她的父亲对她的行为感到羞辱,赶她出门。大妹在自己妹妹的帮助下,找到顺子,顺子看见大妹搂着自己大哭,感到很不舒服。这时正好瑞姑娘出来,她看到大妹的行为,顿起疑心。问起大妹是什么人后嗣,大妹的妹妹推说她是顺子的姑姑。 刘方子来到福海的家中,还带来很多礼物,顺子非常高兴。福海一见刘方子,即要把他赶出门外。刘方子说帮助顺子上学。福海有感儿子前途重要,就答应了刘方子的好意。菊婶看见福海的朋友刘方子这么风光,也不阻挠两人的婚事了。
    第14集 福海大妹相遇
    刘方子请福海与顺子去吃海鲜。顺子坐上了刘方子的专车,非常高兴,福海却感到不自在。吃完海鲜后,福海死活不肯再坐刘方子的车,令刘方子很失望。 一次,大妹坐车经过旧相馆,顿时触景生情,伤心不己。她下了车走在曾与福海走过的路上,感到惶若隔世。这时,福海也在街上当值,两人相遇了。正当两人诉说往事时,大妹的丈夫坐着车赶来,问起福海是谁时,大妹慌称是表哥。大妹的丈夫即邀请福海去看京戏,福海推辞了。 晚上,大妹来到福海家中,福海一见大妹敢上门,不禁痛骂大妹,大妹深感自己的错,任由福海痛骂,福海骂完之后,大妹提出要与呆上一会儿,福海答应了她。大妹与顺子高高兴兴地在房里聊了一夜,福海眼睁睁地在门外看着,内心的感受难以言喻。
    第15集 大妹向刘方子报仇反被杀
    赵二、福海闲聊,赵二说自己媳妇怀上了,并告诉福海:“刘方子要娶媳妇了。”大妹想找刘方子报仇,并搞了一支枪,刘方子结婚了,市长、次长等贵客都来捧场,让刘方子好不得意,凤英哭着坐轿来到刘方子家,在媒婆的劝说下勉强进了新房,刘方子喝多了,拉住福海,说要让福海第一个享用凤英,以补偿大妹给福海带来的屈辱,福海大骂刘方子不是人。 刘方子入了洞房,凤英称如果刘方子放了福安便一切从了他。刘方子强拉福海来到洞房,三人拉扯间,大妹来了,大妹掏枪对准了刘方子,三人扭抢在一起,结果“砰”的一声,大妹遂然倒地。 福海让顺子认了死去的妈,并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一件件给大妹扎纸活,以祭两人一场夫妻。
    第16集 赵二与三姨太被抓在床
    福海与赵二在徐次长家做门卫,福海发现赵二越来越光鲜,大为不解,赵二神秘告诉福海,自己与徐次长的三姨太勾搭,财色兼收,福海忙劝赵二断了关系,赵二自己不听。 徐次长的大太太早就想出掉这得宠的三姨太,发现三姨太与赵二有染,自然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却苦于不知道他们幽会地点而无从下手。她便以给福海找份好差事来套福海的话,福海不知道是计,无意中透露了赵二与三姨太幽会的地点。 正当赵二与三姨太在六国饭店鬼混时,被追踪而至的大太太及其打手抓在床。徐次长大发雷霆,非要赵二处死刘方子以泄愤。赵二妻子与福海向刘方子求情,刘方子左右为难。
    第17集 刘方子救赵二一命 福海与瑞姑娘结婚
    赵二的老婆求刘方子救赵二的性命,刘方子表示无能为力,并拿出了一笔钱给她,以办赵二的后事。福海亲自向刘方子低头求情,刘方子动了恻隐之心,经过刘方子的努力,赵二捡回一条性命,却没了一条胳膊。 福海听说顺子在学校与同学打架,立即赶到学校,问起顺子才知缘由,其他同学看不起顺子,经常欺负顺子,顺子气愤不过才与他们打架。校长也不帮着顺子,要求顺子立即退学,顺子看不惯校长的行为,同意退学,福海无奈地带着儿子回家。 一天,福海在街上当值,无意碰见以前搞革命的吴先生,现在的吴先生已当起了大官,两人相见,非常激动,吴先生与福海坐车来到警局,刘方子低头迎接,福海感到好日子来了,却不料吴先生喜欢刘方子的阿谀逢迎,不但不责备刘方子,还升了刘方子的官。这时,刘方子不失时机地向吴先生推荐福海,担任吴先生的警卫队队长,吴先生欣然同意。 福海与瑞姑娘结婚了。大婚之日,福海非常高兴,与众人开怀痛饮,吴先生、刘方子也来贺喜,福海叫吴先生提防刘方子。
    第18集 顺子投身抗日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对北平内的抗日活动日益高涨,顺子与抗日爱国学生郑里商讨抗日活动,郑里鼓动顺子挑巡警,一来可以顺从父母之意,二来当巡警消息灵通,凡事有个照应,顺子就挑了巡警。 刘方子说有学生集会,马上派大批巡警前往镇压,顺子得知消息,想办法通知郑里,但郑里坚持机会,被抓进警察局招受毒打。 福海见顺子还那么疯野,就给他说了门亲事,顺子虽不大乐意,但不想让父亲难过,只得迎亲成家。 对日战事日益吃紧,京城里的官员及具有门路的人纷纷南逃,城内一片混乱,象福海这样的平民百姓连生计都成问题,只好过一天算一天。血气方刚的顺子决定投身抗日,不顾父亲劝阻,告别身怀六甲的妻子,离开京城。
    第19集 赵二成汉奸
    福海眼看日本兵进城了,不想当汉奸,想辞了巡警的差事,结果被刘方子劝住。赵二拖着一条断手来见福海,福海万分高兴,认为赵二并未怨恨他。瑞子为两兄弟准备了酒菜,酒过三巡,赵二却向福海明确表白:自己已经在给日本人干事,福海以为赵二说酒话,未料赵二却一再表示“当汉奸是一个机会”,福海盛怒之下将赵二赶出了门。福海巡街时又遇到赵二,赵二拿顺子一事来威胁福海,福海回家后赶紧烧掉了顺子的信。 顺子乔装打扮潜回北平,与同为抗日志士的郑里见面,思谋着杀日本人出气。赵二得意洋洋找到刘方子想炫耀一番,刘方子却爱理不理。
    第20集 瑞姑娘被日本人杀死
    顺子奉命潜回北平,枪杀了一名汉奸。顺子回家与父母相聚,福海、瑞姑娘大喜而泣,顺子要求父母与自己逃出北平,但福海不肯,顺子无奈之下,独自离去。 赵二、刘方子把福海叫来审问,福海并不承认是顺子干的,赵二想把福海抓起来,可 最终还是不忍心,拂袖而去。 一天,顺子的媳妇去药铺买药,被一队日本鬼子看中,他们尾随顺子的媳妇回到家里,正当对她进行强之时,遭到瑞姑娘的反抗,日本鬼子把瑞姑娘捅死,然后也把顺子的媳妇杀死,菊婶看到这情景,气极而死。 福海得悉消息之后,伤心欲绝,在家里办起丧礼。刘方子赶来看见此惨剧,流下了泪水。 刘方子借献礼为名,潜入日本鬼子总部,枪杀了一名日本鬼子头目和行凶者。结果因寡不敌众,被抓住了。
    第21集 福海原谅刘方子
    在刘方子临死前,福海终于原谅了他,认了他这个兄弟,并将孙子起名叫方子纪念他。 福海混了几十年,也混到了巡警排长,他一上任就着手整顿纪律,不许巡警收私钱,弄得巡警们对他恨之入骨,阳奉阴为,排挤他,还设局害他,福海还是不为所动。 福海无意得知一件命案,想着手追查,他的副手提醒他,凶手是京城大人物,而且已拿了他的贿赂,叫福海算了。
    第22集 北平解放 赵二被枪决
    福海得知京城三朝元老张先生打死小老婆,非要秉公办事,查出真相,结果把自己的职位也查没了。祸不单行,新来的局长要裁人,把他裁掉了。 受此打击,福海一病不起,在床上躺了几个月,要不是为了小孙子和再见儿子一面,福海早就撑不住了。 福海终于熬到北平解放,见到了已是解放军的顺子。福海刚回到家中,发现失散多年的赵二已在他家中,福海劝赵二自首,暗中通知了解放军。赵二拿福海做人质企图逃走,在走投无路之下,赵二求福海看在兄弟份上替他收尸,办份发送,年年给他烧纸钱,福海一一答应。赵二总算也明白了:“人这一辈子,自己做了多少,就得承担多少。”赵二被押赴到刑场枪决。 福海发送赵二,看着满天纸钱飞舞,不听念叨:“我这一辈子、我这一辈子……”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