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2 14:39:11

小寒食舟中作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诗词
诗词
编辑分类

《小寒食舟中作》是唐代诗人杜甫于大历五年(770年)漂泊潭州(今长沙)时所创作的一首七律。

此诗表现了诗人暮年落泊江湖而依然深切关怀唐王朝安危的思想感情。首联概括了作者的身世遭遇,颔联十分传神地写出了诗人舟中的所见所感,颈联写舟中江上的景物,尾联总收全诗的思想感情。全诗语言自然凝炼,风格苍茫沉郁。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小寒食舟中作

  • 作者

    杜甫

  • 作品出处

    《杜工部集》

  • 文学体裁

    七言律诗

  • 创作年代

    盛唐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原文

佳辰强饮食犹寒,隐几萧条戴鹖冠。

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雾中看。

娟娟戏蝶过闲幔,片片轻鸥下急湍。

云白山青万余里,愁看直北是长安。[1]

折叠 编辑本段 注释译文

折叠 词句注释

⑴小寒食:寒食节的次日,清明节的前一天。因禁火,所以冷食。寒食节亦称“禁烟节”、“冷节”、“百五节”,在夏历冬至后一百零五日,清明节前一二日。是日初为节时,禁烟火,只吃冷食。

⑵佳辰:指小寒食节。强饭:勉强吃一点饭。

⑶隐:倚、靠。隐几,即席地而坐,靠着小桌几,见《庄子·齐物论》:南郭子綦隐几而坐。“几”在这里指乌皮几(以乌羔皮蒙几上),是杜甫心爱的一张小桌几,一直带在身边,在一首诗中还写道:“乌几重重缚”(《风疾舟中伏枕书怀三十六韵奉呈湖南亲友》),意思就是乌几已经破旧,缝了很多遍了。鶡(hé)冠:传为楚隐者鹖冠子所戴的鹖羽所制之冠。仇兆鳌注:“赵注:鶡冠,隐者之冠。”清王端履《重论文斋笔录》卷五:“浑忘憔悴无颜色,翻笑他人戴鶡冠。”鹖,雉类,据说是一种好斗的鸟,见于《山海经》。

⑷“春水”两句:春来水涨,江流浩漫,所以在舟中漂荡起伏犹如坐在天上云间;诗人身体衰迈,老眼昏蒙,看岸边的花草犹如隔着一层薄雾。

⑸“娟娟”二句:语含比兴。见蝶鸥往来自由,各得其所。益觉自己的不得自由。娟娟,状蝶之戏。片片,状鸥之轻。闲幔(màn),一作“开幔”。急湍,指江水中的急流。

⑹“云白”句:极写潭州距长安之远。这是诗人的夸张,实际上长沙距长安也就一千多公里。

⑺直北:正北。亦见“直北关山金鼓震”(《秋兴八首·其四》)。朱瀚注:蝶鸥自在,而云山空望,所以对景生愁。毛奇龄说:船如天上,花似雾中,娟娟戏蝶,片片轻鸥,极其闲适。忽望及长安,蓦然生愁,故结云:“愁看直北是长安”,此纪事生感也(《西河诗话》)。

折叠 白话译文

小寒时节,勉强吃一点饭,靠着乌皮几,席地而坐,乌皮几已经破旧,缝了很多遍了,头上戴着褐色的帽子。春来水涨,江河浩漫,所以在舟中漂荡起伏犹如坐在天上云间;身体衰迈,老眼昏蒙,看岸边的花草犹如隔着一层薄雾。见蝶鸥往来自由,各得其所。站在潭州向北直看长安,像是在望天上的白云,有一万多里,蓦然生愁。

折叠 编辑本段 创作背景

这首诗当作于唐代宗大历五年(770年)春,离杜甫去世半年多。永泰元年(765年),严武去世,作者离开成都,失去朝廷官职,生活困顿,四处漂泊。此时作者漂泊停留于潭州(今湖南长沙),正值小寒食节,写下此诗。[2]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鉴赏

折叠 文学赏析

从寒食到清明三日禁火,所以首句说“佳辰强饮食犹寒”,逢到节日佳辰,诗人虽在老病之中还是打起精神来饮酒。“强饮”不仅说多病之身不耐酒力,也透露着漂泊中勉强过节的心情。这个起句为诗中写景抒情,安排了一个有内在联系的开端。第二句刻画舟中诗人的孤寂形象。“鹖冠”,点出作者失去官职不为朝廷所用的身份。穷愁潦倒,身不在官而依然忧心时势,思念朝廷,这是无能为力的杜甫最为伤情之处。首联中“强饮”与“鹖冠”正概括了作者此时的身世遭遇,也包蕴着一生的无穷辛酸。

第二联紧接首联,十分传神地写出了诗人舟中的所见所感,是历来为人传诵的名句。“天上坐”、“雾中看”非常切合年迈多病舟居观景的实际,给读者的感觉十分真切;而在真切中又渗出一层空灵漫渺,把作者起伏的心潮也带了出来。这种心潮起伏不只是诗人暗自伤老,也包含着更深的意绪:时局的动荡不定,变乱无常,也正如同隔雾看花,真相难明。笔触细腻含蓄,表现了诗人忧思之深以及观察力与表现力的精湛。

第三联两句写舟中江上的景物。第一句“娟娟戏蝶”是舟中近景,所以说“过闲幔”。第二句“片片轻鸥”是舟外远景,所以说“下急湍”。这里表面上似乎与上下各联均无联系,其实不是这样。这两句承上,写由舟中外望空中水面之景。“闲幔”的“闲”字回应首联第二句的“萧条”,布幔闲卷,舟中寂寥,所以蝴蝶翩跹,穿空而过。片片白鸥轻快地逐流飞翔,远远离去。正是这样蝶鸥往来自如的景色,才易于对比,引发出困居舟中的作者“直北”望长安的忧思,向尾联做了十分自然的过渡。清代浦起龙在《读杜心解》中引用朱翰的话,也是指出了第三联与尾联在景与情上的联系。

尾联两句总收全诗。云说“白”,山说“青”,正是寒食佳节春来江上的自然景色,“万余里”将作者的思绪随着层叠不断的青山白云引开去,为结句作一铺垫。“愁看”句收括全诗的思想感情,将深长的愁思凝聚在“直北是长安”上。浦起龙说:“‘云白山青’应‘佳辰’,‘愁看直北’应‘隐几’。”这只是从字面上去分析首尾的暗相照应。其实这一句将舟中舟外,近处远处的观感,以至漂泊时期诗人对时局多难的忧伤感怀全部凝缩在内,而以一个“愁”字总结,既凝重地结束了全诗,又有无限的深情俱在言外。

此诗有借鉴沈佺期诗句之处,如“人疑天上坐,鱼似镜中悬”(《钓竿篇》)、“云白山青千万里”(《遥同杜员外审言过岭》)。全诗在自然流转中显出深沉凝炼,很能表现杜甫晚年诗风苍茫而沉郁的特色。[2]

折叠 名家点评

潜溪诗眼》:古人学问必有师友渊源。汉杨恽一书,迥出当时流辈,则司马迁外孙故也。自杜审言已自工诗,当时沈佺期、宋之问等,同在儒馆为交游,故老杜律诗布置法度,全学沈佺期,更推广集大成耳。沈云:“雪白山青千万里,几时重谒圣明君?”杜云:“云白山青万余里,愁看直北是长安。”……是皆不免蹈袭前辈,然前后杰句,亦未易优劣也。

苕溪渔隐丛话》:山谷云:“船如天上坐,人似镜中行”,“船如天上坐,鱼似镜中悬”:沈云卿诗也。云卿得意于此,故屡用之。老杜“春水船如天上坐”,袓述佺期之语也;继之以“老年花似雾中看”,盖触类而长之。

后村诗话》:“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雾中看”,此联在目前,而古今人所未发。

瀛奎律髓》:沈佺期《钓竿篇》云:“人如天上坐,龟似镜中悬。”公加以斤斧,一变而妙矣。

瀛奎律髓汇评》:纪昀:五、六言物皆自得,以反照下文。

唐诗品汇》:刘云:意虽索寞,语不寒俭(“春水船如”二句下)。

升庵诗话》:陈僧慧标《咏水》诗:“舟如空里泛,人似镜中行。”沈佺期《钓竿篇》:“人如天上坐,鱼似镜中悬。”杜诗“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雾中看。”虽用二字之句,而壮丽倍之,可谓得夺胎之妙矣。

《唐诗归》:钟云:非二字说不出戏蝶之情(“娟娟戏蝶”句下)。

《唐诗评选》:意兴交到。

杜诗详注》:时逢寒食,故春水盈江;老景萧条,故看花目暗,须于了无蹊径处,寻其草蛇灰线之妙。

《西河诗话》:杜甫《小寒食舟中作》,船如天上,花似雾中,娟娟戏蝶,片片轻鸥,极其闲适。忽望及长安,蓦然生愁,故结云:“愁看直北是长安。”此即事生感也。然人第知前七句皆即事,惟此句拨转,而不知此句之上,先有“云白山青万余里”七字,说得世界开扩尽情,而后接是句,则目极神伤,通体生动,言想望如许地也。

唐宋诗醇》:顾宸曰:《诗眼》谓公诗多本沈语,无一字无来历。余谓少陵所以独立千古者,不在有所本也。读书破万卷,偶拈来即是耳。《诗三百篇》岂必有所本哉。

唐诗别裁》:二语以往来自在,反兴欲归老长安而不得也(“娟娟戏蝶”二句下);

《读杜心解》:“小寒食”,只开头一点,余俱就舟中泛写春况,不粘著。(朱)瀚又云:蝶鸥自在,而云山空望,所以对景生愁,首尾又暗相照应。

杜诗镜铨》:结有远神。“看”字复。

《唐七律选》:结出舟中望长安七字,以为从此望去也,然而山青云白,一万余里,目惊神痛,说得尽情。

《增订唐诗摘钞》:起二句便是愁之深,故结用“愁”字点破应转。……前六句轻俊流利,七句实接“云白山青”四字振起。章法之佳甚者也。

《老生常谈》:杜诗选读甚难,当看其对句变化不测处。如“春水船如天上坐”,岂料对句为“老年花似雾中看”哉!其妙处不可讲说,正要出人意表。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陈德公曰:三、四老气,浑而不俗。一结开浑,弥振全篇。

《岘佣说诗》:少陵七律有最拙者,如“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之类是也;有最纤者,如“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雾中看”之类是也。皆开后人习气,学者不必震于少陵之名,随声附和。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杜甫(712~770),字子美,尝杜甫杜甫自称少陵杜甫野老。举进士杜甫不第,曾任检校工部员外郎,故世称杜工部。是唐代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宋以后被尊为“诗圣”,与李白并称“李杜”。其诗大胆揭露当时社会矛盾,对穷苦人民寄予深切同情,内容深刻。许多优秀作品,显示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过程,因被称为“诗史”。在艺术上,善于运用各种诗歌形式,尤长于律诗;风格多样,而以沉郁为主;语言精炼,具有高度的表达能力。存诗1400多首,有《杜工部集》。[3]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