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6 06:30:59

寡妇赋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诗词
诗词
编辑分类

《寡妇赋》是晋代文学家潘岳的赋作。此赋紧扣青年寡妇的身世处境,先写她少失双亲的不幸以及丈夫早亡的悲哀,接着抒写她丧失配偶后的孤独悲凄的处境和痛苦忧伤的心情。黄昏时分,她怀抱孤孩站在灵座之旁,看着雀鸟归巢,群鸡入榯,触绪纷来。漫漫长夜,寒风袭人,难以入眠。从仲秋至严冬,自白天到黑夜,丈夫的容貌身影言行举止时时浮现在脑海中,真甘愿捐生自引随其前往,只因稚子在怀才低徊不忍。最后以誓死与夫同穴表示对丈夫的忠贞赤忱。全赋善于通过时序的推移,气氛的渲染,曲诉女主人公缅怀丈夫、伤悼自身、哀叹稚子的凄楚之情,情真意挚,哀婉动人,是潘岳赋中抒写哀情的代表作。

基本信息

  • 作品名称

    寡妇赋

  • 作者

    潘岳

  • 创作年代

    西晋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原文

寡妇赋(并序)

乐安任子咸,有韬世之量,与余少而欢焉。虽兄弟之爱,无以加也。不幸弱冠而终,良友既没,何痛如之!其妻又吾姨也,少丧父母,适人而所天又殒,孤女藐焉始孩,斯亦生民之至艰,而荼毒之极哀也。昔阮瑀既殁,魏文悼之,并命知旧作寡妇之赋。余遂拟之,以叙其孤寡之心焉。其辞曰:

嗟予生之不造兮,哀天难之匪忱。少伶俜而偏孤兮,痛忉怛以摧心。览寒泉之遗叹兮,咏蓼莪之余音。情长戚以永慕兮,思弥远而逾深。伊女子之有行兮,爰奉嫔于高族。承庆云之光覆兮,荷君子之惠渥。顾葛藟之蔓延兮,托微茎于樛木。惧身轻而施重兮,若履冰而临谷。遵义方之明训兮,宪女史之典戒。奉蒸尝以效顺兮,供洒扫以弥载。彼诗人之攸叹兮,徒愿言而心痗。何遭命之奇薄兮,遘天祸之未悔。荣华晔其始茂兮,良人忽以捐背。

静阖门以穷居兮,块茕独而靡依。易锦茵以苫席兮,代罗帱以素帷。命阿保而就列兮,览巾箑以舒悲。口呜咽以失声兮,泪横迸而沾衣。愁烦冤其谁告兮,提孤孩于坐侧。时暧暧而向昏兮,日杳杳而西匿。雀群飞而赴楹兮,鸡登栖而敛翼。归空馆而自怜兮,抚衾裯以叹息。思缠绵以瞀乱兮,心摧伤以怆恻。曜灵晔而遄迈兮,四节运而推移。天凝露以降霜兮,木落叶而陨枝。仰神宇之寥寥兮,瞻灵衣之披披。退幽悲于堂隅兮,进独拜于床垂。耳倾想于畴昔兮,目仿佛乎平素。虽冥冥而罔觌兮,犹依依以凭附。痛存亡之殊制兮,将迁神而安厝。

龙輀俨其星驾兮,飞旐翩以启路。轮按轨以徐进兮,马悲鸣而局顾。潜灵邈其不反兮,殷忧结而靡诉。睎形影于几筵兮,驰精爽于丘墓。

自仲秋而在疚兮,逾履霜以践冰。雪霏霏而骤落兮,风浏浏而夙兴。溜泠泠以夜下兮,水溓溓以微凝。意忽怳以迁越兮,神一夕而九升。庶浸远而哀降兮,情恻恻而弥甚。愿假梦以通灵兮,目炯炯而不寝。夜漫漫以悠悠兮,寒凄凄以凛凛。气愤薄而乘胸兮,涕交横而流枕。亡魂逝而永远兮,时岁忽其遒尽。容貌儡以顿悴兮,左右凄其相慜。感三良之殉秦兮,甘捐生而自引。鞠稚子于怀抱兮,羌低徊而不忍。独指景而心誓兮,虽形存而志陨。

重曰:仰皇穹兮叹息,私自怜兮何极!省微身兮孤弱,顾稚子兮未识。如涉川兮无梁,若陵虚兮失翼。上瞻兮遗象,下临兮泉壤。窈冥兮潜翳,心存兮目想。奉虚坐兮肃清,愬空宇兮旷朗。廓孤立兮顾影,块独言兮听响。顾影兮伤摧,听响兮增哀。遥逝兮逾远,缅邈兮长乖。四节流兮忽代序,岁云暮兮日西颓。霜被庭兮风入室,夜既分兮星汉回。梦良人兮来游,若阊阖兮洞开。怛惊悟兮无闻,超惝恍兮恸怀。恸怀兮奈何,言陟兮山阿。墓门兮肃肃,修垄兮峨峨。孤鸟嘤兮悲鸣,长松萋兮振柯。哀郁结兮交集,泪横流兮滂沱;蹈恭姜兮明誓,咏柏舟兮清歌。终归骨兮山足,存凭托兮余华。要吾君兮同穴,之死矢兮靡佗。

折叠 编辑本段 注释译文

折叠 词句注释

1.乐(lè)安:古县名,今山东博兴南。任子咸:任护,字子咸,乐安人,曾任奉车都尉,二十岁卒。

2.韬:包藏。《广雅》曰:"韬,藏也。言度之大,包藏一世也。"量:度量。

3.加:超过。

4.弱冠:古时以男子二十岁为成人,初加冠,因体犹未壮,故称弱冠。《礼记·曲礼上》:"二十曰弱,冠。"孔颖达疏:"二十成人,初加冠,体犹未壮,故曰弱也。"后来就把男子二十岁或二十几岁的年龄称为弱冠。

5.姨:妻子的姐妹。杨肇长女嫁给潘岳,次女嫁给任子咸,故称之。

6.适:出嫁。所天:指丈夫任子咸,《仪礼·丧服传》:"夫者,妇之天也。"

7.藐焉:容貌渺小貌。

8.荼毒:悲痛。

9.阮瑀:阮籍的父亲,三国时魏国陈留尉氏人,字元瑜,曾为曹操司空军谋祭酒。既殁:已逝。

10.魏文:指魏文帝曹丕

11.知旧:知交旧友。魏文帝《寡妇赋》序曰:"陈留阮元瑜,与余有旧,薄命早亡,故作斯赋,以叙其妻子悲苦之情,命王粲等并作之。"

12.拟:模仿。

13.不造:不幸。造,戚,幸。《诗经·周颂·闵予小子》:"闵予小子,遭家不造。"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诗》多以不为语辞,造与戚一声之转,古通用,则《诗》云'遭家不造'犹云遭家戚,即后世所谓丁家艰也。"

14.天难:上天降下的灾难。忱:信任。

15.伶俜(pīng):孤单貌。偏孤:父亡母在,指父杨肇的丧亡。

16.忉(dāo)怛(dá):忧伤,悲痛。

17.寒泉:指《诗经·邶风·凯风》一诗,诗云:"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

18.蓼莪:《诗经》的篇名。《诗经·小雅·蓼莪》云:"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19.戚:忧愁,悲伤。

20.弥:更,此处作"越"解。逾:越。

21.女子之有行:女子有出嫁为人妻之天职。《诗经·邶风·泉水》:"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孔疏》:"言女子生而有适人之道。"

22.奉嫔:奉父母之命出嫁。嫔,出嫁。高族:高门望族。这句意思是说做高门望族的妇人。

23.承:受。庆云:喻尊长,此指公婆。光覆:犹光被,指公婆的爱护。

24.君子:指丈夫。惠渥:恩惠深厚。

25.顾:看。葛藟(lěi):葛藤。

26.樛(jiū)木:枝条向下弯曲的树。

27.身轻:谦词,指自己德行浅薄。

28.若履冰而临谷:喻指对待丈夫的小心谨慎和忠心耿耿。

29.义方:行事应该遵守的规范和道理。明训:敬辞,指父母的教诲。

30.宪:效法。女史:古代宫中女官名,由知书妇女担任,负责有关王后礼仪等事。或为世妇下属,掌管书写文件等事。《周礼·天官·女史》:"女史掌王后之礼职,掌内治之贰,以诏后治内政。"典戒:典则戒律。

31.奉:进献。蒸尝:本指秋冬二祭,后泛指祭祀,这里指对祖先的祭祀。效顺:尊敬从命。

32.弥载:满一年。

33.诗人:指《诗经·卫风·伯兮》作者。攸(yōu):语助词。

34.心痗(mèi):内心伤痛。痗,病。《诗经·卫风·伯兮》:"愿言思伯,使我心痗。"

35.奇(jī)薄:数奇命薄,指命运不好。

36.遘(gòu):遭受。天祸:天降之祸,指夫亡。未悔:指上天没有同情之心。

37.荣华晔(yè)其始茂兮:指正当盛年容颜姣好之时。荣华,喻指妇女的容颜。晔,光华闪动貌。

38.良人:指丈夫。捐背:弃我而去,是死亡的委婉说法。捐,弃。背,离。

39.阖(hé)门:关门。

40.块:孤独。茕(qióng)独:孤独。靡依:无所依托。

41.易:替换。锦茵:锦绣的褥子。苫(shān)席:用草编的席子。

42.罗帱(chóu):绫罗的帐子。素帷:白色无花纹的床帷,这里指灵堂里遮蔽丧者的布帷。

43.阿(ē)保:古代教育抚养贵族子女的妇女。就列:就位,排列哭丧的位次。

44.巾箑(shà):用绢做的扇子,这里借指亡者的遗物,见亡者遗物而悲伤。

45.谁告:告谁。

46.提:带领。坐侧:灵座旁。坐,通"座"。

47.暧(ài)暧:昏暗貌。向昏:接近天黑。

48.杳(yǎo)杳:遥远而淡漠貌。匿:隐没。

49.楹:厅堂前部的柱子。

50.栖:禽鸟居处歇息的地方。敛翼:收拢翅膀。

51.空馆:空荡荡的屋室,因失去丈夫,故称空馆。

52.衾裯(chóu):被子和帷帐。衾,被子。裯,床四周的帷帐。

53.瞀(mào)乱:昏乱,思绪纷乱。

54.摧伤:极度悲伤。怆(chuàng)恻(cè):悲伤凄凉。

55.曜灵:太阳。晔:光芒闪耀。遄(chuán)迈:迅速运行。

56.四节:春夏秋冬四时,这里借指季节。运:运行。

57.仰:仰望。神宇:灵堂,停放死者灵位的房子。寥寥:空旷貌。

58.灵衣:死者生前所穿的衣服。披披:飘动貌。

59.堂隅(yú):正室的角落。

60.拜:叩拜。床垂:灵座边。床,指灵座。垂,边。

61.耳倾想:侧耳倾听、静静回忆。畴昔:往日。

62.仿佛:朦胧看见。平素:平时。

63.冥冥:昏暗。罔觌(dí):无所见。

64.依依:思恋貌。凭附:凭依。

65.痛:痛惜。存亡:生死。殊制:不同的礼仪安排。

66.迁神:运走灵柩。安厝(cuò):安葬。厝,置。

67.龙輀(ér):载运棺材的丧车,车上画龙作为装饰。俨(yǎn):庄重貌。星驾:星夜套上车起行。

68.飞旐(zhào):飞扬的魂幡。旐,为灵柩引路的旗子。

69.按轨:沿着车轨。

70.局(jú)顾:观望徘徊而不前进。

71.潜灵:幽潜的灵魂,指葬于地下的灵魂。

72.殷忧:深深的忧思。结:郁结。靡诉:无处诉说。

73.睎(xī):视,望。几筵:香案和铺的席子,这里指丈夫的灵位。

74.精爽:魂魄。丘墓:坟墓。

75.仲秋:秋季的第二个月,即农历八月,因处于秋季之中,故称中秋。疚:指丈夫的丧亡。

76.逾:越过。履霜而践冰:指经秋至冬。

77.霏霏:大雪纷纷落下貌。

78.浏浏:风疾速貌。夙兴:指早上风刮了起来。夙,早晨。兴,起。

79.溜(liù):屋檐上流下的水。泠泠:檐水下注的声音。

80.溓(liǎn)溓:水刚结成薄冰貌。

81.忽恍(huǎnɡ):心神不定貌。

82.九升:多次飞升。九不是确指,形容次数多。

83.庶:表示希望。浸远:时间逐渐推移。浸,渐渐地。哀降:指哀伤之情逐渐淡漠。

84.恻恻:悲痛貌。弥:更加。

85.假梦:凭借做梦。通灵:使灵魂相沟通。

86.不寝:不能入睡。

87.愤薄:郁结、阻塞。乘胸:上升到胸腔。

88.涕:眼泪。交横:眼泪涌出貌。

89.亡魂:指已逝的丈夫的魂魄。

90.遒(qiú):终竟。

91.儡(léi):瘦弱。顿悴(cuì):憔悴。

92.慜(mǐn):同"愍",哀怜。

93.三良:三位贤臣,指秦穆公时的奄息、仲行、针虎。据《左传·文公六年》载,秦伯任好卒,把子车氏的三个儿子奄息、仲行、针虎作为陪葬,他们三个都是秦国贤良的人。殉:殉葬,用人来陪葬。

94.捐:弃。自引:自尽。

95.鞠:通"掬",养育。稚子:指幼小的女儿。

96.羌:语气助词。低徊:徘徊。

97.指景:指着太阳。志:心志,精神。

98.陨:丧失。

99.重(chónɡ)曰:重复,在全赋的末尾再概括主旨,犹如《离骚》末尾的"乱"。王逸《楚辞章句》:"乱,理也;所以发理词指,总撮其要也。"

100.仰:望。皇穹:皇天,上天。

101.何极:无限。

102.省(xǐnɡ):省察。微身:谦词,指自己。

103.顾:念。未识:不懂事。

104.涉川:过河。梁:河上的桥梁。

105.陵虚:升上天空。虚,天空。

106.遗象:亡夫的画像。

107.泉壤:地下,指死者埋于地下。

108.窈冥:深远渺茫貌。潜翳:掩藏。

109.目想:闭目凝思。

110.奉:供奉。虚坐:指灵座。肃清:肃穆清静。

111.愬(sù):诉说。空宇:幽静的居室。旷朗:空旷寂静。

112.顾:回视。

113.块:孤单。

114.伤摧:极度悲伤。

115.缅邈:怀念久远。缅,怀。邈,远。长乖:永远分离。

116.四节:四季。流:运行。代序:时序替代推移。代,代替。序,时序。

117.岁云暮:岁末。云,语气助词。西颓:西坠。

118.被:覆盖。

119.星汉:银河。

120.良人:这里指丈夫。

121.阊(chānɡ)阖(hé):传说中的天门,这里指室门。洞开:敞开。

122.怛(dá):惊愕。惊悟:惊醒。

123.惝(chǎnɡ)恍(huǎnɡ):恍惚,心神不安貌。恸(tònɡ)怀:沉痛怀念。

124.言:语助词。陟:登。山阿(ē):山的曲折处。

125.修垄:长长的山坡,这里指陵墓。峨峨:高大貌。

126.萋:茂盛貌。柯:枝条。

127.蹈:跟随。恭姜:人名,春秋卫世子恭伯(一作共伯)之妻。世子早卒,恭妻姜不再嫁。后泛指誓不再嫁的寡妇。

128.柏舟:即《诗经·墉风·柏舟》。《毛诗序》说:"《柏舟》,共姜自誓也,卫世子共伯早死,其妻守义,父母欲夺而嫁之,誓而弗许,作是诗以绝之。"清歌:清唱,不用乐器伴奏的歌唱。

129.归骨:葬身。

130.余华:剩余的光华。

131.要:相约。同穴:指死后合葬,表示矢志不渝。

132.之死矢兮靡佗:此用《诗经·墉风·柏舟》中成句。之,至。矢,誓。靡佗,没有他心。佗,同"他"。

折叠 白话译文

乐安任子咸,有韬世之量,和我少时甚好。即使是兄弟之爱,也未能超过。不幸二十岁就去世,好朋友死了,还有什么比这更悲痛的呢?其妻又是我的妻妹。从小死去父母嫁到任家,丈夫又去世了。留下孤女尚小,才开始会笑,这也是人生最大的艰难险恶,痛苦中最痛的事情。昔人阮瑀去世之后,魏文帝悼念他,并命令阮瑀的好朋友王粲等人作《寡妇赋》。我于是模仿其做法,写出这篇赋,来叙述妻妹的孤寡之心。其辞如下:

哀叹我生来就不幸,而天降灾难却并不因为我不诚信。哀伤我从小丧父,孤苦伶仃。咏览《寒泉》《蓼莪》,哀叹父丧母逝之痛。思念之情悲伤长远,而越是长远越是情深。按女子适人之道,出嫁到高贵的任姓,承蒙父母德行的福荫,又受到丈夫深厚的恩情。就像葛藟将微茎寄托在樛木上一样,将微贱的一生寄托在丈夫之身。自己德薄而受到厚惠,小心如临谷履冰。遵照家教的训导去做,效法古代贤女的德行。愿努力顺从侍奉丈夫,供洒扫而终身。那诗人的慨叹,空使我忧心。为什么命运如此浅薄,竟遇上天降祸而无原谅。正当我青春妙龄光彩照人时,丈夫却弃我而丧身。

孤独而无依,只有闭门困居。用草垫换下有花的褥毯。用白色的帷幕换下有花的帐帷。保姆、仆人各自就位,看着死者留下的巾扇而自悲。低声呜咽以至失声痛哭,热泪横流以至沾衣。抱着孤弱的孩子坐在丈夫灵位之侧,一腔悲痛诉向谁。时间昏暗以至天黑,太阳早已西匿。群鸟赴巢鸡入窝。回到空房空自怜,抚摸着绸被空叹息。悲思缠绵精神乱。内心伤痛肺腑裂。明亮的阳光迅速消逝,四季的运转在向前推移。露珠凝冻成霜,树枯叶落枝垂。仰望天空,神鬼之所寥廓;俯看灵床,只见巾幅飘飞。退后在屋角暗自悲伤,又上前在灵床边独自跪拜。忆想往日之事,声音容貌似乎犹存。虽然模糊不能相见,思恋之情还像往日互相依靠在一起。痛恨生死的区别,丈夫的灵柩将埋葬在荒野之地。

辕上饰有龙纹的丧车清早出行,飘动的魂幡在前面指引。丧车轮子沿着轨道在慢慢前进,驾车的马局促张望发出悲鸣。灵车向前而灵魂渐远,内心的忧伤更加郁结而无处可申。望着祭奠的席筵,似乎丈夫的形影也在其间,而实际上他的魂魄已经进入墓中。

自八月开始居丧,度过秋天而到隆冬。飘扬的大雪骤然降落,肆虐的狂风兴起于早晨。屋檐之水点点下滴,遇寒气而慢慢结冰。神思恍惚游移不定,魂魄一夜上天飞升。魂渐远而哀痛,情凄切而更甚。希望与丈夫在梦中相会,夜不成眠双目犹睁。长夜漫漫,气候凄冷。悲痛郁结胸中,泪水横流湿枕。亡魂已永远消失,一年之日忽尽。身体瘦弱而憔悴,家人凄凄相怜悯。有感于三良殉秦,自己也甘愿捐弃此生。看到幼小女儿还抱在自己的怀中,又舍不得开她而忍心自尽。独自对着太阳发誓,形体虽在却丧神损志。

继续写道:仰望苍天感叹伤悲,自己悲怜何极!省察自己,孤苦孱弱,顾视幼女,不识事理。好像过河无桥,腾空飞行而失去羽翼。向上望,寻找丈夫的遗像,下到黄泉,寻丈夫的影迹。魂魄幽远难见,早已潜藏隐匿,然心中思念,形影仍在眼里。丈夫的座位依然冷凄。面对空荡的屋宇向谁诉说。顾影自怜,孤独自立。不见丈夫只有自言自语。此情此景,更加重自己的伤悲。丈夫早已去世,且成死别生离。四季流逝,季节更替,一年将尽,夕阳西坠。白霜覆盖庭院,寒风吹进室内,半夜已过,银河流回。梦见丈夫归来,似乎天门也打开。可惜梦被惊醒,神情恍惚,更加伤怀。悲痛亦无可奈何,便登临山湾。坟墓萧条,墓垅修长,孤鸟凄凄悲鸣,长松荫荫枝振。哀痛郁结交集,双泪横流淋漓。遵循恭姜守节的謦言,吟诵《柏舟》高洁的清歌。终究也将葬身此山,凭托丈夫的余光。和丈夫同穴而眠,到死誓无他心。

折叠 编辑本段 创作背景

此赋是作者因小姨子杨氏丧夫而模拟丁廙妻的同题赋而创作的。作者目睹亲戚兼好友任护(任子咸)"不幸弱冠而终",其女儿泽兰当时尚小,任护妻子女儿生活极为艰难悲苦,遂代其妻子作此赋。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鉴赏

折叠 整体赏析

这是一篇出色的悼亡赋,融叙事抒情于一炉,生动地描绘了一个青年寡妇的孤独情状及其思念丈夫的痛苦心情。开篇"嗟予生之不造兮,哀天难之匪忧"一句,把青年寡妇的悲惨命运归结为上天的降灾。从小父丧母逝,孤苦伶仃,然"承庆云之光覆",与高贵的任子咸结为婚烟。少年夫妻,你恩我爱,举案齐眉。自己为了报答"君子之惠渥""奉蒸尝""供洒扫",小心谨慎,如"履冰而临谷",以珍惜这突如其来的幸福。不料,正当自己青春妙龄,光彩照人之时,"良人忽以捐背",上天的惩罚又一次降临到这位年轻的女子身上,使她肝肠寸断,痛不欲生。父丧母逝之痛尚在心底,丈夫又命归黄泉。此段纯为铺叙,夹以抒情。以"哀""痛""览""咏"等词,抒写其不幸,以"葛藟之蔓延""微茎于樛木"比喻夫妻情深,年轻寡妇的悲惨命运如耳闻目睹,令人同情。接下一段,极写年轻寡妇的痛苦心情。其"阖门穷居""泪进沾衣",睹物怀人,悼云念存,有物在人亡之痛。由怀忆到现实,由早晨到黄昏,由春到秋,整日神思恍惚,缠绵悱恻,以至精神错乱,不能自控。自然界的春风秋雨,落花流水,都能在主人公心底泛起无尽的涟漪,都能勾起主人公内心深处的隐痛,守着丈夫的灵柩好似看见丈夫依然活着一样,然而,棺椁要安葬,生离死别,最后的一点安慰也将消失,不能不使她"口呜咽""心摧伤"。

赋的第二部分是女主人公居丧其间痛苦的难熬的心理描写。自中秋始,"逾履霜以践冰",由萧瑟的秋天到寒冷的冬季。秋风凄紧,冬雪霏霏,长夜漫漫,难以成眠,主人公无时无刻不在思念逝去的丈夫。"气愤薄而乘胸兮,涕交横而流枕。"一年至终,面容憔悴,形存志陨。甘愿自尽殉情,然顾视稚子,"低徊而不忍",作者对这位年轻寡妇极为细腻的心理描绘,刻画了一个忠贞不贰、感情笃深的妇女形象,驰骋想象,反复铺陈,状情叙事,真切动人。

赋的第三部分,着重渲染和烘托女主人公孤独的寡居,痛不欲生的悲惨情景,以"如涉川兮无梁,若陵虚兮失翼"比喻主人公的孤独独无依;以"心存兮目想","超惝恍兮恸怀"描绘主人公的思夫之情;以"蹈恭姜兮明誓,咏柏舟兮清歌"叙写其失夫之痛;以"要吾君兮同穴,之死矢兮靡佗"表明其忠诚的爱情。层层推进,感情像决堤之水,一泻千里,奔涌而不息,使女主人公感情的抒发达到了最高潮,给读者留下了无尽的同情和哀叹,取得了良好的艺术效果。

文章以时间线索为顺序,以亡夫之情为中心,以赋特有的特点和方法如驰骋想象,着意夸张,大事铺陈,注重抒情,应用对偶,讲究练句等,细致入微地刻画了青年寡妇的失夫之痛、孤独凄惨之情,歌颂了其对爱情的无比忠诚,塑造了一个封建社会里典型的贤妻良母的形象:遵循古调,言德有行,侍奉丈夫,任劳任怨,感情专一,誓死守节等。

此赋虽为拟作,写哀情却极为细腻。作品注重具体场景的描写与寡妇心理的刻画,全文一开始便着眼于女主人公的多舛命运,少丧父母、出嫁后丈夫又英年早陨,只有孤女与之相伴。进而主要描写丧葬的过程,其间哀情笼罩,即使历经时间的洗涤也无法冲散噬骨的丧夫之痛和无望的怀恋。这种无望最后使得她登临墓门、起誓盟志,从而内心获得暂时的平静。情节过程相当完善,这是对建安时期"女人有行--闭门独居--与孤孩相依--人欢我苦--自慰、自怜、自裁"结构的继承和发展。女主人公的痛苦和思念更随着行为过程的变化层层深入,从丈夫初丧时无法自控的呜咽失声、泪进沾衣;到独坐灵堂,因思夫心切仿佛丈夫犹可凭附,"耳倾想于畴昔兮,目仿佛乎平素"的耳目错觉;直至出葬后面对空室产生恍惚梦境,现实却是"怛惊悟兮无闻,超惝恍兮恸怀"的无情;女主人公的哀郁实在无法抑制,只好奔向埋有丈夫骸骨的冰冷墓丘,泪流滂沱以企获得一丝安慰。

赋中以已观物寄托情思,比喻、象征手法的运用使外物皆着我色,葛藟附木、鸟雀哀鸣、寒霜落叶诸意象无不暗含悲苦凄凉之意。嫠妇的内心感受与大量冷、悲色调的物象来相互渲染,愈显寡妇之悲。全赋情真意挚,细腻哀婉,正如清人何焯所赞:"促节哀音,一字一泪,不堪卒读。"在语言形式上,典型五言抒情小赋,句式整齐,属对较多,音韵和谐,语词上色彩较为黯淡、悲凉与其表达的哀情相对,内容与形式完美契合。

从某种意义上说,潘岳的《寡妇赋》是先前同题赋作的集大成者。曹丕、王粲、丁廙妻和潘岳之作共同抒发寡妇之悲,却又各有侧重,借先作之优长,承袭发展,逐渐完善。《寡妇赋》至潘岳而定型。无论篇幅、语言、结构,还是描写技巧,无不宣示着成熟之韵。

折叠 名家点评

明代孙矿:"是《离骚》余韵,语气却近今。其道哀情悲至,令人不思平读。声柔调,宛是妇人口中语,意中事。"(于光华《重订文选集评》)

清代何焯:"此代寡妇以言情,备极哀怆。潘黄门善于言哀,非特自赋亡也。"(于光华《重订文选集评》)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潘岳(247-300),西晋文学家。字安仁,荥阳中牟(今属河南)人。幼号奇童,为司空、太尉掾,因被忌,十年不迁官。出任河阳令、怀令,有政绩。还朝任尚书度支郎、廷尉评,因公事免官。晋惠帝立,太傅杨骏执政,潘岳为其主簿,杨骏被杀,复除名。未几,又任长安令,迁著作郎、转给事黄门侍郎,依附外戚贾谧,为文人集团"二十四友"之首。赵王司马伦杀贾谧,潘岳与石崇、欧阳建等谋诛司马伦,事泄被杀。事迹具《晋书》卷五五本传。他是"太康文学"代表人物之一,其诗辞藻华丽,句式工整,有"潘才如江"(钟嵘《诗品》)之誉。有集十卷,已佚,明人辑有《潘黄门集》,《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辑得其诗及断句二十三首。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