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5 11:37:07

满文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群体
群体
编辑分类

满文(满语:ᠮᠠᠨᠵᡠ ᡥᡝᡵᡤᡝᠨ,转写:manju hergen;英语:Manchu script)是用来拼写满语的文字。满文主要借鉴了传统的回鹘式蒙古文,后在此基础上加以改进,形成了符合满族本民族语言表达要求的新满文。

满族不仅创造了自己的文字--满文,而且将满文作为清朝的法定文字来推广和使用,形成了大量的满文古籍文献,包括图书、档案、碑刻、谱牒、舆图等等。在中国55个少数民族古籍文献中,无论是数量,还是种类,满文古籍文献都属于最多的一种。它在中国文字史少数民族语言文字领域,有重要地位,是中华民族文化遗产的有机组成部分,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满文

  • 外文名称

    满语:ᠮᠠᠨᠵᡠ ᡥᡝᡵᡤᡝᠨ,转写:manju hergen;英语:Manchu script

  • 拼写语言

    满语

  • 类型

    拼音文字,全音素文字

  • 使用时期

    公元1599年至今

  • 满文转写

    manju hergen

折叠 编辑本段 简介

中国满族使用过的一种拼音文字。1599年清太祖努尔哈赤命额尔德尼和噶盖二人参照蒙古文字母创制满文,称为无圈点满文(ᡨᠣᠩᡴᡳ ᡶᡠᡴᠠ ᠠᡴᡡ ᡥᡝᡵᡤᡝᠨ,tongki fuka akv hergen),俗称老满文,与蒙古文字头数目和形体大致相同,使用了30余年。1632年清太宗皇太极令达海(1594~1632)对这种文字加以改进。达海利用在字头旁加圈加点、改变某些字头的形体、增加新字头等方法,表示原来不能区分的语音,规范了词形,改进了拼写方法,并创制了专门拼写外来语的字头。改进后的满文有了比较完善的字母体系和正字法,具有明显区别于蒙古文字母的特征,俗称有圈点满文。另外,乾隆十三年 (1748年)参照汉文篆书创制了满文篆字,共有32种字体,依笔画的特征命名,如缨络篆、龙书等,用于篆刻及艺术创作。满文在清代作为"国书"在文牍中与汉文并用。辛亥革命后,满文基本上不再使用。保留至今最早的满文文献有《满文原档》等 。

满文自左向右竖写。按音节可分为十二字头;按字母分,有6个单元音字母,19个辅音字母,2个拼写汉语借词的元音字母,8个拼写外来语的辅音字母。基本笔画有:字冠、字牙、字圈、字点、字尾、两种不同方向的字撇、字干等。同一字母独立书写、在词中不同位置(词头、词中、词尾)及前后字母不同时,字形往往不同(辅音字母一般不独立书写,部分辅音字母无词尾形式,表软腭鼻音ng [ŋ]的字母᠊ᠩ无词头型)。按字头(音节)写法可分为独立型、词头型、词中型、词尾型。标明句读(句读,满语:ᠴᡳᡴ᠋᠌᠋,太清转写:qik,穆麟德夫转写:cik)的符号有:"᠈"(相当于逗号)、"᠉"(相当于句号)。

折叠 编辑本段 满语

满语阿尔泰语系通古斯语族满语支。 也有人认为满语是从通古斯语族分离出来而成为阿尔泰语系中独立的分支。约18世纪末19世纪初使用范围开始逐渐缩小,现在中国黑龙江省的黑河市和富裕县还有人能用满语进行口头交际。通常认为满语有北满方言和南满方言,后者是满族文学语言的方言基础。满语本族语有6个元音,有19个辅音,另有汉语借词的2个元音,8个辅音。满语既有粘着语的特点,又大量使用虚词作为表达语法意义的手段。名词没有领属形式,动词没有人称形式。主从复句比较发达。词汇反映了满族各个历史阶段的社会特点。由于满族大量吸收汉族文化,因此在词汇里有不少仿造汉语模式构成的词。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

折叠 创制

女真文创制于金代,金亡时,已渐失其势力。然建州诸卫致明之表文,则仍主用女真字,而附以汉文为对译,此仅限于公文然也。至居常往来之书信、簿记等事,则多用蒙古文。努尔哈赤虽自通汉蒙诸文,然因其部族之用蒙古文,颇极翻译之苦;即文诰之传达上,亦不免发生阻碍。万历二十七年二月,命额尔德尼及噶盖等改制国书。二臣辞曰:"蒙古字,臣等习而知之,相传久矣,未能改制。"努尔哈赤曰:"汉人读汉文,凡习汉字,与未习汉字者,皆知之;蒙古人读蒙古文,虽未习蒙古字者,亦皆知之。今我国之语,必译为蒙古语读之,则未习蒙古语者,不能知也。如何以我国之语制字为难,而反以习他国之语为易耶?"二臣对曰:"以我国语制字最善,但臣等未明其法,故难耳。"努尔哈赤曰:"无难也!但以蒙古字合我国之语音,联缀成句,即可因文见义矣。例如阿字(蒙古字第一字头之第一字头)下合一妈字(第一字头内之第六十一字头),非阿妈(满语父亲之意音如ama)乎?恶字(第一字头第六字头)下合一摸字(第一字头第六十二字头)非恶摸(满语母之意音如eme)乎?吾筹此已悉,何为不可!"遂以蒙古字制十二字头,合满洲语创制满文,颁行国中,满文传布自此始。

满族的祖先肃慎人有无自己的语言文字,因无明确的文字记载,现已无从考证。但有据可考的是,女真人作为满族的先人,有自己的语言,起先没有自己的文字,而借用契丹文。女真首领阿骨打建立金国后,出于治国的需要,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命完颜希尹创制女真文。完颜希尹奉命"依仿汉人楷书字,因契丹字制度,合本族语,制女真字",这种女真字史称"女真大字"。"女真大字"通用十几年后,金熙宗完颜又创制了一种女真字,史称"女真小字"。此后,两种女真字并行通用。金灭亡后,进入中原的女真人受汉文化的影响,逐渐汉化,皆改用汉语文,不再有人知晓本民族的语言文字,而留在东北的女真人仍然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字。到了明朝后期,本民族语言仍在使用,但文字业已废弃,逐渐变得无人知晓,女真人遂改用蒙古文字。

十六世纪末至十七世纪初,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基本上统一了女真各部,女真社会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都得到迅速发展,与明朝、蒙古各部的联系日趋频繁,仍借用蒙古文字记事和交际,已不适应女真社会全面发展的需求。1599年(明万历二十七年),努尔哈赤决定创制本民族的文字,并命额尔德尼和噶盖创制。具体创制的过程,在《满洲实录》有比较详细的记载。这年二月,努尔哈赤想仿照蒙古字母创制本民族的文字,并将想法和设想告知文臣额尔德尼和噶盖,要让他们具体实施。于是,额尔德尼和噶盖对努尔哈赤说:"我等习蒙古字,始知蒙古语,若以我国语编创译书,我等实不能。"努尔哈赤说:"汉人念汉字,学与不学者亦皆知。蒙古之人念蒙古字,学与不学者亦皆知。我国之言与蒙古之字,则不习蒙古语者不能知矣。何汝等以本国语言编字为难,以他国之言为易耶?"额尔德尼和噶盖回答说:"以我国之言编成文字最善。但因翻编成句,吾等不能,故难耳。"努尔哈赤对二人说:"写阿字,下合一玛字,此非阿玛乎?额字,下合一默字,此非额默乎?吾意决矣,尔等试写也。"由此可见,在满文的创制过程中,努尔哈赤作为女真的杰出首领发挥了决策和指导作用。额尔德尼和噶盖奉命创制满文后不久,噶盖"以事伏法",而由额尔德尼单独承担完成了创制任务。满文的创制和颁行,完全适应了女真社会发展的需要,同时有助于推动女真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和政权的建立。

额尔德尼等所创制的满文,是在蒙古文字母基础上创制的,其字母基本上仿照蒙古文字母而成,没有圈点,称为"无圈点满文"(ᡨᠣᠩᡴᡳ ᡶᡠᡴᠠ ᠠᡴᡡ ᡥᡝᡵᡤᡝᠨ,tongki fuka akv hergen)或"老满文"。这种满文,因属初创,存在一定的缺点和不足。正如《满文老档》内指出:"十二字头,原无圈点,上下无别,故塔、达,特、德,扎、哲,雅、叶等不分,均如一体。若寻常语言,按其音韵,尚可易于通晓。若人名、地名,则恐有误。"归纳起来讲,老满文存在的问题主要有以下三点:一是字头的书写形式不规范,同一个字头有几种书写形式,往往出现混淆,不便于使用;二是一字多音,即辅音和辅音的音位混乱,致使字头之间互相假借,较难识别;三是音译汉语借词,如人名、官名、地名和物名等,明显感到已有的字头不够用。所以,随着女真社会的进一步发展,"老满文"所存在的问题日益突出,无论是学习,还是使用,都益感不便,对其改进和完善,已成必然之事。

注意:满语使用满文。满文源于传统蒙古文,而传统蒙古文可追溯至古代回鹘文。满语的祖先女真语使用源于契丹文的女真文。契丹文则源于汉文。女真文与满文互相之间没有联系。

女真文详见主条目:女真文

折叠 发展

在"老满文"使用33年后,即1632年(后金天聪六年)初,努尔哈赤的继承者皇太极颁令,由达海承担完成了改进"老满文"的任务。据《国朝耆献类征·达海传》记载:皇太极"谕达海曰:'国书十二字头,向无圈点,上下字雷同无别,幼学习之,遇书中寻常语言,视其文义,犹易通晓。若人名、地名,必致错误。尔可酌加圈点,以分析之,则意义明晓,于学字更有裨益矣。'达海遵旨,寻译,酌加圈点。又以国书与汉字对音未全者,于十二字头正字外,添加外字。犹有不能尽协者,则以两字连写切成,其切音较汉字更为精当。"达海对"老满文"的改革主要有以下四方面:一是在一些"老满文"字母旁边的添加圈点,使原先雷同的字母得以区别,做到一母一音;二是创制特定字母,以便于准确地拼写外来语借词;三是创制满文字母的连写切音形式,解决了音译人名、官名、地名和物名等词汇时容易出现差错的问题;四是规范字体,统一书写形式,消除了过去一字多体的混乱现象。经达海改进的满文称为"有圈点满文",或"新满文"。现在人们通常所说的满文,一般是指"新满文"。

从满文的初创到改进,用了30余年时间,最终使满文成为一种便于使用且完善的文字。无论是老满文,还是新满文,其推广使用都经过了一个过程。满文的创制与改进一样,都是在女真最高统治者的决策和指导下完成的,所以两者的推广和使用,必然都会采用行政命令的办法,具有十分有效的作用。满文初创之后,由于大力推广,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就得以推广使用。仅从现存的用老满文写的原始档案来看,最早的是1607年(明万历三十五年)《满文老档》。这就说明,老满文于1599年(明万历二十七年)创制后,最晚在1607年(明万历三十五年),即创制后的8年时间内,至少普遍使用于公文的书写方面。至于改进后的新满文何时得到普遍推广,在史籍内未见明确的记载,但从现存的原始档案中也看到一些基本情况。1632年(后金天聪六年)完成了对老满文的改进后,必定会立即推广使用。然而,在1636年(清崇德元年)《满文老档》内新老满文同时出现,而且仍然存在老满文中的一些问题,识别较难。截至到崇德末年,在公文档案内才没有了新老满文兼用的情况,完全用新满文书写,字体熟练而规范。由此可见,新满文的推行,至清崇德末年才基本完成,用了十余年时间。清入关建立全国性的政权后,满文的使用范围更加扩大,除满族原先居住的东北地区、中央国家机关和宫廷各部门普遍使用外,派驻八旗满洲兵丁的全国各重镇要地也都使用满文。随着时间的推移,清朝的国力逐渐衰弱,同时满族接受汉文化的程度也越来越深,满文的应用情况也每况愈下。1911年辛亥革命的爆发和清朝的覆灭,加速了满文退出历史舞台的步伐。

皇清珍贵文献:清代精写满文长卷由清代精写满文册页装裱总长14米余33厘米宽,内容为满清历史文化起源发展,涵盖清满诗词史,书法精湛,考证为清满皇室贵族纳兰性德书写,水平如清代圣旨,是研究皇清文献的重要历史资料,有极高的收藏研究价值。

折叠 达海修正

满文假蒙古字头为字头,则蒙古语音,与满洲语音之差,不能严格区别。至太宗皇太极时,有达海出,对于努尔哈赤时初制之满文,加以整理,遂完成今日之满洲文字矣。达海以满蒙语音,有难区别者(如蒙古语kha,gha音之字头,满语通用于ka,ha,ga三音。然aga"雨字"与aha"奴仆"混同。boigon户口之户字与boihon泥土之土字混同。haga"鱼刺"与haha"男子"混同),乃于十二字头,加以圈点,以立同形异言之区别(如 "雨"不至混于 "奴仆", "户口之户"不至混于 "泥土之土", "鱼刺"不至混于 "男子")。又汉字之音,难以满蒙字书之者,更增其文字,以两字连写,切成一字焉。故太祖朝之满文书,称为无圈点档案;太宗朝之满文书,称为有圈点档案云。达海姓觉尔察氏,九岁,通满汉文义;弱冠,草努尔哈赤诏令.其所奉命翻译之《大明会典》,及《素书》,与《三略》,太宗视之称善。天聪六年,病死。时年三十八。谥文成。

[附言]

清史馆《达海传》:"初太祖指授文臣额尔德尼及噶盖创立国书,形声规模,本体略具。达海继之,增为十二字头,至是上谕达海曰:'国书十二字头,向无圈点,上下字雷同无别,幼学习之,遇书中寻常语言,视其文义,犹易通晓,若人名地名,必致错误,尔可酌加圈点,以分析之,则音义明晓,于字学更有裨益矣。'达海遵旨寻绎,酌加圈点。又以国书与汉字对音未全者,于十二字头正字之外,增添外字。犹有不能尽协者,则以两字连写切成,其切音较汉字更为精当。由是国书之用益备。"《贤良小传》:"太宗命儒臣翻译汉字书籍,达海译有《素书》、《三略》,及《明会典》、《律例》诸书。又译历代史书,俾人尽晓,通古今典故。凡宣谕诏旨,应兼汉音者,率委达海传宣"云。又据朝鲜《申忠一图录》云:"歪乃本上国(指明朝)人,来于奴酋(指努尔哈赤)处,掌文书云,而文理不通。此人之外,更无解文者,且无学习者。"可见太祖时对汉文之程度不深,至达海始稍稍进步矣。

折叠 说略

满文假蒙古字为十二字头,前既言之矣。其文字在今日,是否尚有存在之价值,颇属疑问。清代敕诰,以汉满二文对写,但习满文者,固甚寥寥。即宗室觉罗、八旗子弟,亦多以娴习汉文为事。顺治中,虽曾禁止宗学学生习汉文(详见第二十章第八四节),然汉满同化之结果,恐亦未能因此而少刹。近日汉满人种,罕有区别,清文亦几同专门之业。数十年后,或将渐次泯灭,亦未可知。盖以汉字之势力,近时尚有主张革命者,况清文之字头繁多,组织不备,字体书写,颇觉不便者乎?惟其于历史上所遗留之价值,则又不可不知者也。兹特将十二字头略为解释之,以与汉音、西文,及注音字头相对照焉。

第一字头,共一百三十一字,为后十一字头之字头韵母,最为重要。兹特依次列表如下:

[附言]

上表汉字概从满音,庶读时不致有蜚音之误。至罗马字拼音,及国语注音字头,概从《国音字典》;而满字参考,则取诸舞格《清文启蒙》。诸书或有讹误者,并以所知改正之,阅者谅焉!

第二字头系轻唇缩舌音。读法:只将第一字头 等每个字下,加一衣字 ,紧紧合念,切成一韵,即得其音。譬如: 合为 ,应读如爱;即阿衣之切音也。又如:

合为 ,读如诺衣切。余均类此。

第三字头系滚舌嘟噜尔音。读法:只将每个字头下,添一嘟噜尔,紧紧连念,即是。例如: 应读如阿尔。其音与德文之十八字头( )极相似。余俱类此。

第四乃至第十二字头均系于第一字头每个字下,另加一字,合切成音。与第二第三相同。兹为读者便利,简单表之如下:

案十二字头,惟第一、第二、第四、第五、第十,是单音,可以协切取用。余者系双音重复,俱不入韵.然造始之时,不过取蒙古字头而加以别裁,要皆以音切为主,以求与用语相合,与汉文六书不同。故左行拼音,无宁谓为近似亚西诸国之文字已。(满蒙字源,与朝鲜日本文极相类。在东亚言语学亦可以同列一系也。)

折叠 编辑本段 书写规则

折叠 基本规则

清代通行的新满文,共有十二字头,每组字头约有一百余字。字体主要分为楷书、行书、草书、篆书。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典藏清史管篆修《国语志》稿本,其卷首有奎善撰《满文流源》一文,原文指出,【文字所以代结绳,无论何国文字,其纠结屈曲,无不含有结绳遗意,然体制不一,则有以地势而殊。欧洲多水,古英、法诸国文字横行,如风浪,如水纹。满洲故里多山林,故文字矗立高耸,如古树,如孤峰。盖造文字,本呼人心,人心之灵,实根于天地自然之理,非偶然也。】满文是一种拼音文字,承袭老满文的特征,由上而下,由左而右,直行书写,字形优美秀丽,满文的创造,有其文化、地理环境,的确不是偶然的。

满文字母在词汇中不同的位置有不同的形状,分为独立体、词首形、词中形和词尾形。满文虽然借自传统蒙古文,但不少字母的写法和书写规则是和蒙古文不一样的,蒙古文有的单词末尾有分段现象,但是满文没有,这是区别蒙古文和满文最简单的判断。现代的传统蒙古文在转写外语借词是有双辅音开头的单词,而满文没有。

标点符号。现代满文的标点符号和书写汉字的书写大体相同,但要旋转90度,因为满文是竖排书写的。另外的是,满文的逗号是一个向下形状小箭头,而句号是两个向下的小箭头。

折叠 满文避讳

汉文中对皇帝、圣人名讳的避讳,古已有之。自入关以来,清多承明制,尤其宗室定了字辈之后,写汉文时均是存在避讳的。为了维护清王朝的封建社会等级制度,满文避讳也经历了从无到有的过程,但是由于避讳并非满人习俗,其情况十分纠结复杂,其避讳规则可参照《初学满文指蒙歌》。

满文原本是一种表音文字,满文有音无义,但在书面上,有时候为了区分读音和词义,除了避讳皇帝、圣人的名字外,一些是以n结尾的单词,在字尾的左边加上一个点,区分读音的比如:a 和en,不加点的话,字型是不太能区分开来的,所以en是有点的。另一类是为了区分词义,表示汉语借词音译的n尾音的音节需要加点,没有点的则表示该词汇是原有词汇,比如:han,没有点的单词意思是"汗",汗王、皇上的意思;加点字的意思是"汉"汉族的汉;an,无点就是原有词汇"寻常"、"平庸"等意思,加点则译音汉语音节中的an。

另一种是把满文单词写法稍微改写成近似音,而汉字的则是缺笔。

折叠 编辑本段 满文书法

满文有仿汉字楷书行书、草书和篆书的四种字体。楷书的使用范围较广,使用于各种书籍的刊刻、精写本的抄写,以及诏书、谕旨、奏折题本等公文的缮写。行书的使用范围更为广泛,凡书籍普通写本的抄写、各种书稿的起草、中央到地方各级国家机关及官员之间来往文书的缮写,以及各类公文档案的汇抄存档等方面,都要使用行书。草书的使用范围较窄,主要用于一些文稿的起草、个人信件和札记的缮写,以及书法作品的创作等方面。1748年(乾隆十三年),清乾隆帝命傅恒等人,仿照汉文篆字,重新创制了满文篆字,共计32体,并确定了各体篆字的满汉合璧名称,即玉筋篆、芝英篆、上方大篆、小篆、钟鼎篆、垂露篆、柳叶篆、殳篆、悬针篆、龙篆、穗书、鸟迹篆、垂云篆、鸾凤篆、科斗书、龟书、倒薤篆、鸟书、坟书、大篆、麟书、转宿篆、雕虫篆、刻符篆、金错篆、鹄头篆、飞白书、龙爪篆、奇字、缨络篆、剪刀篆、碧落篆。从此,满文篆字的种类增多,字体规范,名称统一。为了推广新创制的满文篆字,当时用32种字体刊印了《御制盛京赋》。不过,满文篆字的使用范围较窄,在清代主要用以镌刻宝玺和官印。

折叠 编辑本段 满文数字化

满文Unicode字体和输入法已经问世,已经可以实现电脑输入和正确显示。但由于多数网页不能很好地支持竖写排版,现网络上仍多采用太清满文转写或穆麟德转写进行交流。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意义

折叠 历史价值

清朝政府同外国缔结的条约及国内颁行的重要文告、文件等必须有满文文本,满族封疆大吏及朝臣要员向皇帝报告军机大事及官场民情,为保密起见,多用满文缮折启奏。清代用满文书写了大量公文,也用满文翻译了大量汉文典籍。此外,还有不少清代保存下来的碑刻、谱书等也都是用满文撰写的,清朝留下来的大量满文史料,作为清朝历史的见证,是一笔极为珍贵的历史遗产。

目前保留下来的满文文献绝大部分是用改进后的文字(即新满文)写的,例如《异域录》、《尼山萨满》以及一系列以清文鉴命名的辞书等。另外还有一种满文篆字,是参照汉文篆书于清乾隆十三年(1748)创制的。共有32种字体,依笔划的特征命名,如缨络篆、龙书等。用这种篆字刊印过乾隆皇帝的《御制盛京赋》,但主要用于玉玺和朝廷的印章。

满文在清代作为"国书"在文牍中与汉文并用,并编写过历史、文学和语言文字等方面的著述,翻译了《孟子》、《资治通鉴纲目》、《三国志演义》、《聊斋志异》 等大量汉籍。辛亥革命后, 满文基本上不再使用。现在保存下来的满文档案数以百万件计,是研究清初社会性质、清代历史、中国对外关系以及满语满文演变情况的珍贵资料。

清代满文档案可谓包罗万象,涉及面极为广泛,且所反映的内容多不见于汉文档案和其他文献,具有重要的利用和研究价值。满文档案是研究清代通史和各种专史的第一手资料,也是研究满语满文取之不尽的宝库。

折叠 保护情况

目前中国现存满语文文书档案浩如烟海,而能看懂满语文的人却寥若晨星。这样,就形成一种关联,即随着满语文走向濒危的边缘,满文档案等珍贵史料也将成为无法破译的"密码"。作为一个地域的记忆,史料特别是档案承载着这里社会历史发展的全面信息。满文档案作为今天研究清史及满族史珍贵的第一手资料,是我们古为今用的历史依据。

然而,及至今日,尽管保存下来的满文史料十分丰富,但随着历史的变迁,满语文已处于濒危的窘境,倘若消亡,尚未翻译过来的满文史料中记录的清朝肇兴、入主中原、康乾盛世等内容,不久将变成一种无法破译的历史化石。这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是个无法弥补的损失。

任何一种文字的产生,都是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16世纪末至17世纪初,正是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率部纵横驰骋,致力于统一女真各部的草创时期。伴随着激烈的军事斗争,建州女真社会经济和文化获得迅速发展,同明朝、朝鲜及蒙古各部的联系日渐增多。努尔哈赤顺应社会发展的需要,于明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命额尔德尼和噶盖创制了满文,后人称其为"无圈点满文"或"老满文"。努尔哈赤之子皇太极命达海对老满文进行了改造,后人称改造后的满文为"加圈点满文"或"新满文"。清朝定鼎中原后,满语被定为"国语",满文被奉为"国书"。

世事沧桑。而今,1000多万满族人口主要分布在东北地区(黑龙江、吉林、辽宁及内蒙古东部)、北京、天津、河北等地,但以满语为母语的,只有黑龙江省的富裕县三家子、黑河市的爱辉等地的几位老人,会写满文的人寥寥无几。辽宁居住着500多万满族同胞,占全国满族人口的一半以上。辽宁还有8个满族自治县(含两个县级市)和若干个满族乡镇,是满族聚集和活动的主要地区,可情况同样不容乐观。以新宾满族自治县为例,全县唯一一所能教满语课的小学,受教师少、经费缺、学生毕业后无出路等因素影响,满语课处于停教状态。

新中国成立后,满语文的学习和研究曾受到高度重视,在中央民族大学、黑龙江大学等院校里设立了满文班,培养满语文专业人才,。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相当一批满语文专业人才退休,而中青年的满语文人才极其缺乏,形成了满语文专业人才严重断档现象,而精通满语文者更是凤毛麟角

近年来,辽宁省档案馆运用科学方法对满文档案进行保护和存放,采取了一系列防火、防盗、防尘、防虫、防潮、防腐等措施。从技术角度、安全角度看,存放在现代化库房里的满文档案如同进入了"保险箱"。然而,由于通晓满语文的工作人员少,无论是整理编目,还是翻译出版,其工作任务都极为艰巨。可以说,如何使"死档案"尽快"复活",满语文专业人才的匮乏已成为抢救和保护满文档案工作的 "瓶颈"。 长此以往,大量珍贵的满文史料有可能成为没有人能破译的文字。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