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4 16:00:55

傅庚辰 锁定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傅庚辰,男,满族,1935年11月生,黑龙江双城人(哈尔滨双城区)。1948年入伍,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沈阳音乐学院作曲专业毕业。文职二级,专业技术二级,正军级少将。第八届、九届、十届全国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中国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

2015年11月25日,获得第十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终身成就音乐艺术家"称号。

2019年6月,《红星照我去战斗》(邬大为、魏宝贵词,傅庚辰曲)入选中宣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优秀歌曲100首"。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傅庚辰

  • 国籍

    中国

  • 民族

    满族

  • 出生地

    黑龙江双城

  • 出生日期

    1935年11月

  • 职业

    作曲家

  • 毕业院校

    沈阳音乐学院作曲专业

  • 信仰

    共产主义

  • 主要成就

    中国文联荣誉委员
    中国音协第七届名誉主席

  • 代表作品

    《红星照我去战斗》、《闪闪的红星》、《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歌唱大别山》

  • 职别

    正军级

  • 军衔

    少将

折叠 人物介绍

傅庚辰(1935~ ),1935年11月出生,黑龙江双城人,满族。1948年参军,1949年入团,1956年入党。曾任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歌舞团团长、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等职务 。现任正军少将、专业技术二级,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音协第五届、第六届主席, 中国音协第七届名誉主席。

2016年12月,当选为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届荣誉委员。

折叠 人物概述

傅庚辰,1935年出生,满族,我国著名作曲家。12岁参军离开家乡,在东北音乐工作团当一名小演员。1948年音工团,原鲁迅艺术学院文工团合并,成立东北鲁迅文艺学院,他被分配在音乐系第三班学习小提琴。1950年,在东北人民艺术剧院歌舞团乐队工作。1953年参加了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团东北分团,赴朝鲜慰问,并荣立三等功以及志愿军西海指挥部荣誉奖状。1954年被送到东北音乐专科学院(现沈阳音乐学院)作曲系学习。1964年他为故事片《雷锋》所作的音乐受到了好评,并且也是他的成名作。在近期间还创作过影片《打击侵略者》的插曲及影片《地道战》中的插曲。

1974故事片《闪闪的红星》诞生。它给当时除了"样板戏"以外所看不到其它形式的节目带来了一线生机。在音乐中,生动地体现了主人公潘冬子这大设想和乐观革命精神。在这以后,四人帮被粉碎,傅庚辰更加热情地投入创作,相继写出了《走在战争前面》、《歌唱大别山》朱逢博、《挺进中原》等多部电影音乐等脍炙人口。

折叠 参与影片

小骑兵历险记 ADVENTURE OF A YOUNG CAVALRY(1988)

被控告的人 THE MAN WHO WAS ACCUSED(1983)

骆驼草 CAMEL GRASS(1983)

心灵的搏斗 HEARTBEAT(1983)

战地之星 THE STAR OF BATTLEFIELD(1983)

风雨下钟山(上下集) LIBERATION OF NANJING(1982)

梅岭星火 SPARK IN THE MEI MOUNTAIN(1982)

天山行 TIANSHAN MOUNTAIN TREK(1982)

喜鹊岭茶歌 THE SONGS OVER THE MAGPIE HILL(1982)

我国向太平洋发射运载火箭 (1981年6月)

飞行交响乐 PILOT'S SYMPHONY(1981)

飞向太平洋 (1980年9月)

THE MAPLES(1980)

梅花巾 THE PLUM FLOWER EMBROIDERY(1980)

茶童戏主(赣南采茶戏) TEA BOY KIDDING HIS MASTER(1979)

挺进中原 FORWARD TO THE CENTRAL PLAINS(1979)

雪山泪 FORBIDDEN TO BE BORN(1979)

走在战争前面MARCH IN FRONT OF THE WAR(1978)

南海长城 (1976)

闪闪的红星(1974)

打击侵略者 (1965)

地道战 (1965)

雷锋 (1964)

我们都是神枪手 (1963年12月)

假日 (1963年12月)

英雄坦克手 (1962)

折叠 人生经历

1948年3月,傅庚辰已加入了松江鲁艺文工团的大姐,带着他去报考列入军队编制的北音乐工作团。凭着几首充满童

真的歌,傅庚辰被录取了。在辽沈战役的胜利进军中,傅庚辰调入东北鲁迅文艺学院

学习小提琴。1950年初,他同几个小伙伴一起,被分配到东北文工团,后来东北文工团又并入东北人民艺术剧院歌舞团,他在团里演奏小提琴。在学院时,他就担任过《黄河大合唱》的首席小提琴。1953年3月,朝鲜战争已进入最后阶段。17岁的傅庚辰参加了赴朝慰问团,到战事紧张的西海地区。慰问团成员最大的也就20多岁,傅庚辰负责青年团工作和全团的生活。1954年进入东北音乐专科学院(现沈阳音乐学院)作曲系学习,毕业后分配至志愿军文工团当创作员,朝鲜停战,他随慰问团返回祖国;由于表现突出,荣立了三等功。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7年9月,从沈阳音乐学院毕业的傅庚辰,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成为志愿军歌舞团的创作员。1961年调入八一厂任作曲,先后为《雷锋》、《打击侵略者》、《地道战》、《闪闪的红星》、《走在战争前面》、《挺进中原》等多部影片作曲,并创作了歌剧《星光啊,星光》,

1961年4月,傅庚辰被调入了八一电影制片厂,圆了一直想搞电影音乐创作的梦,那年他25岁。于是,从1961年至1983年,整整22年,他一头扎进了电影厂,把人生最美好的那段时光献给了军事电影事业。他创作的数十部影视音乐和数百首歌曲,每一个音符,印记着他艺术青春焕发的异彩和日趋成熟的足迹。

1979年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三十周年献礼演出创作一等奖。作有管弦乐曲《欢庆舞曲》。歌剧音乐《星光啊星光》影片《闪闪的红星》主题歌《红星歌》获全国少年儿童文艺创作一等奖。

1983年4月,中央军委一道命令,把从未担任过任何领导职务的傅庚辰调到了总政歌舞团任副团长,后为团长,一当就是六年。1989年4月,又是军委一道命令,把他调到了解放军艺术学院当了副院长,后任院长。1990年晋为少将。有《傅庚辰歌曲选》。傅庚辰成了名副其实的"军官",但他从没停止过创作,用他自己的话说:"过去是专业作曲家,现在成了业余作曲家,等将来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仍然会一心一意搞创作。"出版有《傅庚辰歌曲集》等书和音乐作品磁带。

折叠 历任职务

历任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歌舞团、解放军总政治部歌舞二团创作员,八一电影制片厂作曲、音乐组组长,总政治部歌舞团团长,中国音协第四届理事、第五届常务理事,中国电影音乐学会副会长。1983年调任总政歌舞团团长,中国电影音乐学会副会长等职务。

折叠 音乐创作

傅庚辰长期从事部队音乐工作,创作了《雷锋》、《地道战》、《闪闪的红星》、《挺进中原》、《风雨下钟山》、《打击侵略者》、《破烂王》等影视音乐七十部;歌剧《星光啊星光》等五部;歌曲《雷锋,我们的战友》、《地道战》、《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红星歌》、《红星照我去战斗》、《映山红》等七百余首;管弦乐《欢庆舞曲》等十部,多次获得全国一等奖。

傅庚辰拥有60余部影视音乐,10部管弦乐,5部歌舞剧,700余首歌曲,他的作品还出版了激光唱盘、录音带歌曲集、管弦乐总谱。在中宣部选入的100部爱国主义影片中,就有由他作曲的电影《风雨下钟山》、《雷锋》、《地道战》、《闪闪的红星》四部,他创作的音乐和歌曲,滋养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

出版有《啊!红星》歌曲集,此歌集汇集了作者从一九五六年至一九九五年四十年间的二百零三首在全国全军具有广泛影响的作品。

2003年创作了大型声乐套曲《航天之歌》;2004年创作了大型声乐套曲《小平之歌》;2005年创作了交响组曲《地道战留给后世的故事》;2006年举办了傅庚辰作品音乐会《创业者的歌》,出版了《傅庚辰交响作品选》,《难忘的五年》文集,《创业者的歌》傅庚辰作品音乐会歌曲集。曾担任八一电影制片厂音乐组长,总政歌舞团团长,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党委书记,索波特世界歌曲节评委。傅庚辰的创作生活虽不很长,中间还经历了文革,但他所取得的成就是很显著的。每一部影片的创作,他都认真钻研资料,根据影片发生的地区,寻找该地区的音乐素材,加上他自己渊博的音乐功底,创作出了富有民族风格,又带着浓厚地方色彩的音乐,既通俗易懂又不失大家风范。是一名永载电影音乐史册的艺术家。

折叠 作品音乐

2007年7月9日,"革命诗篇--傅庚辰作品音乐会"在民族宫大剧院隆重上演。在优美的旋律中,彭丽媛、宋祖英、阎维文等众多歌唱家用歌声唱出自己的心声。这台音乐会拉开了"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周年大型军旅音乐作品展演周"活动的序幕。

"革命诗篇--傅庚辰作品音乐会"可谓是众星云集,彭丽媛宋祖英阎维文、王秀芬、吕继宏、王宏伟、谭晶、雷佳、刘和刚等著名演员以及总政合唱团、总政交响乐团参加了音乐会的演出,指挥家郑健登台激情指挥。傅庚辰是我军著名作曲家,曾任八一电影制片厂创作室主任、总政歌舞团团长、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等职,现任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全国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这场音乐会演出的曲目由傅庚辰创作的大量音乐作品精选而成,其中第一部分是傅庚辰为毛泽东、周恩来、陈毅、叶剑英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诗词谱写的歌曲;第二部分为傅庚辰在改革开放以后根据翟泰丰的词作创作的大型声乐套曲《小平之歌》和其他歌曲新作;第三部分是根据傅庚辰的著名电影音乐《闪闪的红星》《地道战》创作的交响诗《红星颂》和交响组曲《地道战留给后人的故事》。他的音乐作品或气势磅礴,或悠扬婉转,在通过音乐的形式彰显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博大胸怀方面独树一帜,成为其重要的艺术特点,而傅庚辰著名电影音乐《闪闪的红星》和《地道战》中的独唱歌曲《红星照我去战斗》、《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与合唱《红星歌》、《地道战》已成为军旅音乐的经典之作。

折叠 个人轶事

创作《航天之歌》

2008年8月1日,是建军80周年的日子。从南昌城走出的人民军队,不仅在战火纷飞、硝烟滚滚的战争年代经受了重重考验,在和平年代特别是改革开放新的历史时期同样收获了累累硕果,80年的历程,伟大而光荣。"从前我有一个梦,那是一个强国的梦,要让科学强盛祖国,祖国再不受欺凌。我曾漂洋过海,我曾苦苦追寻,我曾历经千辛万苦,为了祖国富强繁荣……"这是大型声乐套曲--《航天之歌》的部分歌词,是全国政协委员、将军艺术家傅庚辰于2003年创作的又一力作。

傅庚辰12岁从军,至今已有59年军龄,可以说是国防绿伴随着他成长。军队是他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过去的岁月中,他创作了大批代表着时代精神、反映不同时期军人情怀、战斗生活的歌曲。《红军歌》、《红星照我去战斗》、《映山红》、《雷锋,我们的战友》、《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地道战》等都脍炙人口,传遍了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深深地影响着几代人。如今他担任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虽然已年过七旬,但傅庚辰将军仍以饱满的激情谱写着对军队、对国家、对人民的赤子情怀。6月下旬的一个星期天下午,在北京黄寺一栋白色将军楼内,傅庚辰讲述了《航天之歌》--这部反映中国国防事业不断发展、强大的大型声乐套曲孕育、产生的过程。2003年5月份,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召开主任会议。翟泰丰栾恩杰、傅庚辰等几位副主任出席。会议期间,刘忠德主任提出要成立一个"难忘的歌艺术团",由傅庚辰当团长。

时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兼国家航天局局长的栾恩杰呼应说:"我们要发射载人航天飞船了,'难忘的歌艺术团'是不是可以到我们那演出、慰问一下?"中国历史上还没有过载人飞船呢,这是件大事啊!与会者闻讯都深受鼓舞,对栾恩杰的建议深表赞同。全国政协常委、著名作家翟泰丰则表示要尽快着手歌词创作。谈起初闻载人飞船的情景,傅庚辰将军眉梢上扬,依然难掩兴奋。他说,尽管当时距离载人航天飞船发射尚有几个月,但翟泰丰常委的创作热情很高,没过几天他就写出了一首《中国飞船是神舟》的歌词,请傅庚辰过目、配曲。傅庚辰阅后建议他请栾恩杰副主任看看。不久,在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的又一次主任会议上,翟泰丰将发表在《中国航天报》上的歌词拿给傅庚辰,再次请他谱曲。回去后,傅庚辰将见报的歌词删改后谱了曲,请总政歌剧团的歌唱家黄华丽演唱并制作了录音带。事隔不久,翟泰丰告诉傅庚辰说:这个歌很好,在作协的两个会议上播放后,大家听了很高兴,有的人都兴奋得快要跳舞了。

创作《地道战留给后世的故事》

纪念抗日战争六十周年,曾经创作过《地道战》、《闪闪的红星》等著名歌曲的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傅庚辰,再拾创作之笔,写下交响组曲《地道战留给后世的故事》和交响诗《红星颂》,以励后世。说起傅庚辰,普通民众也许对这个名字不太熟悉,但是只要说出《地道战》、《闪闪的红星》、《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雷锋,我们的战友》、《红星照我去战斗》、《映山红》等歌名,上

世纪七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都会哼上两句,甚至有许多人都是唱着这些歌长大的。傅庚辰几十年笔耕不辍,其作品曾影响了几代人。此次又受抗战胜利六十周年宏大主题激励,回想自已曾经创作的抗战歌曲,屡受触动,从而迸发出创作的灵感。傅庚辰说,有两个主题,一个是抗战胜利六十年,一个是长征胜利七十年。他所写的《闪闪的红星》的音乐,广为接受。在此基础上,他此次把它整理成了一个四个乐章的交响诗,叫《红星颂》。第一乐章"话别",第二乐章"映山红",第三乐章"红星照我去战斗",第四乐章"红星歌",使用了影片里面三首歌曲,然后加上一些器乐曲,构成一首交响诗,反映红军精神。傅庚辰的两部新作品是在电影音乐的基础上进行再创作的。谈到创作源泉,傅庚辰说,不能忘记过去的历史是他两部新作中着重要表现的。列宁讲过,忘记就意味着背叛,不能忘记中华民族经受的那样深重的苦难,付出了三千万同胞的生命和鲜血,这是绝对不能忘记的。今天是历史的继续,要把历史上优秀的东西,精粹的东西,继承下来,发扬光大。傅庚辰创作交响组曲《地道战留给后世的故事》,时间跨度四个月,在创作的最后一段时间,每天早上六点钟他就坐在写字台旁,但他觉得值得。该组曲除去原来的两首歌之外,另外新增加了五首歌曲,总共十二段,从第六段之后的主题是"忘不了"。第十二段是留给后世的故事,这是这次构思上很重要的变化,把《地道战》、《毛主席的话儿》、《忘不了》、《留给后世故事》这四首歌的故事"拧"在了一起,最后高唱中华民族是一面胜利的旗帜,结束全曲。

创作电影《雷锋》音乐

傅庚辰最初的成名之作是电影《雷锋》和《地道战》的音乐。他写《雷锋》的电影音乐时刚28岁,这一年对他至关重要。因为在此之前他还未被导演大"家"所承认。据傅庚辰介绍,电影《雷锋》中的不朽的音乐出台,还得益于一次不被信任。组织上先是分配他到了另一部片子的剧组,导演说他过于年轻,怕完不成任务,不予接受。无奈,组织决定他与《雷锋》剧组的作曲者对调。如此工作交流,让他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但是也激发了他的创作欲望。

他买了笔记本,把学习雷锋的所有计划、座谈采访记录、创作日记统统写在本子里。寒冬腊月,他到雷锋班当战士去了。他跟培养雷锋入党的指导员多次谈心,和战士们开座谈会,参观雷锋连队的陈列馆,到雷锋当校外辅导员的学校去找校长、女教师谈话,到鞍山、抚顺、本溪、营口等雷锋生活过的地方搜集资料和创作素材。那些日子,他的心被一种精神激励着,常常不自觉地眼噙泪花。经过一番生活体验,他的认识发生变化,他认为原来为影片写的主题歌《高岩之松》并没有完全反映雷锋的特点,只反映了雷锋高大的一面,而雷锋不是董存瑞、黄继光,雷锋的特点是伟大寓于平凡!影片的主题曲一定要写出这个特点。

于是,他重新构思,日思夜想,仔细推敲,写得很苦、很累。傅老说,一天夜里已工作到12点多钟了,仍没有结果,于是他熄灯躺下,可脑海里一直在翻腾;深夜1点多,突然脑子里浮现出一句词曲"雷锋,我们的战友,我们亲爱的弟兄",在心里反复咏唱,接着又是一句"雷锋,我们的榜样,我们青年的先锋",下边没词了,但是他意识到多少个日日夜夜冥思苦想的音乐形象被捕捉到了,于是,乐思激荡,不可抑制,立即披衣开灯,一气呵成将主题歌旋律写下去。第二天清晨,他爬起来继续填词,《雷锋,我们的战友》就这样产生了。它不仅成为影片的主题歌,它的旋律也成为影片主题音乐。

1964年底,电影放映后,从黑龙江到海南岛,从东海岸到黄土高原,电影《雷锋》的主题歌代表了一种时代精神,唱遍了全中国。

折叠 傅庚辰的将军之路

他1948年参加革命,曾任志愿军政治部文工团的创作员;他曾经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音乐组组长,为新中国创作了几百首歌曲。他曾经担任过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歌舞团团长和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培养出了很多著名的艺术家。他现在担任的职务是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和全国政协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

可以这么说,凡是60年代出生的人,都唱过他的歌,其中最被广为传唱的就是《雷锋我们的战友》。然而,与同龄人相比我更幸运的是,当我们创作的歌词《琼花》被转到他的手上时,他亲自为之谱了曲,之后这首歌被列入中宣部等七部委推荐的"百年百首爱国主义教育歌曲"之中,为此,我对他一直心怀感激。但是对于他的经历我并不了解,在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前夕,我借机采访了他。

从第一次见到周总理和陈毅元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他深深地被伟人们的风采所感染。

1958年,正在朝鲜战场上的傅庚辰年龄还不满23岁,作为志愿军文工团的创作员,他接受了为歌舞剧《志愿军战歌》序幕诗作曲的任务,而这首诗正是出于郭沫若先生之笔。就是这样开始的,傅庚辰无意之中迈出了为老一辈革命家诗词谱曲的第一步。"鸭绿江的流水长流不尽,长白山上的松树万古长青????"值得一提的是,令傅庚辰备受鼓舞的是当年的首场演出,郭沫若先生竟然走上舞台,伴随着由傅庚辰谱就的乐曲高声朗诵了这首诗作,那时的情景现在回忆起来,仿佛就在昨天。

"当时您在现场吗,当时您有什么样的感受?"我问。"当然在现场,我一个刚刚开始作曲的人,就能为那么有名的大作家谱曲,心里当然是非常兴奋的。"就在前不久,傅庚辰专程去了郭沫若同志的故居,把自己当年为郭老谱过的序幕曲总谱复印给了那里的工作人员。令他遗憾的是,当年没有条件留下郭老朗诵时的影像资料。

从那以后,1968年,傅庚辰曾为毛主席的《七律长征》等诗词谱了曲,之后,他先后为老一辈革命家的诗词谱曲达40首之多。"其实大量的为老一辈革命家的诗词谱曲,应该是从1977年开始,那时候我进入了而立之年,创作上已经有了一定的积累,先是接到为描写陈老总的话剧《东进东进》作曲的任务,后来又为描写陈老总的电影《梅岭星火》作曲,先后一共谱了《青松》、《大军西去》、《记遗言》和《梅岭三章》等七首诗词"。紧接着又为叶帅的诗词《远望》、《八十书怀》谱曲。傅庚辰深深地被老一辈革命家书写的壮丽诗篇,以及蕴涵在诗词中的高尚情操和崇高境界所吸引。

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文工团团员,傅庚辰有机会领略到了伟人们的风采。"那是在回国前夕,1958年的2月,周恩来总理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到朝鲜,我们文工团组织了一场晚会,前半场是歌舞,后半场是京剧。当上半场的最后一个舞蹈《高地相逢》结束时,周恩来总理和同团来的陈毅、张闻天粟裕还有乔晓光同志一起上台接见演员"。说到这儿的时候,傅庚辰显出了兴奋:"大家都没想到,周总理上台之后,顺手拿起了演出用的那面胜利的红旗左一下,右一下地舞动起来,这时候,舞蹈演员竟随着周总理舞动的红旗配合着他翻起跟头来,这下好了,全场上下顿时热闹起来,大家为眼前的这一幕精彩的场面鼓起掌来。演员们也更加高兴了,当时大家的年龄都不大,高兴之余竟然把周总理和扮演朝方的领导人分别抬了起来,被抬起来的周恩来依然挥舞着红旗,那个场面真是太精彩热烈了。我那天就站在乐池里,因为工作需要,我担任小提琴手,所以这一幕给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周总理,陈毅等同志身居高位,和我们志愿军战士联欢同乐,真是太难忘了"。这是第一次见到周总理。

第二次就是志愿军回国的时候,1958年的10月底,当我们回到北京的时候,"嘿,特别壮观,周恩来总理,陈毅元帅等大将中将少将直到列兵列队在火车站站台上迎接志愿军归国代表团,然后一路上沿途欢迎的群众有25万人,当晚周总理在北京饭店举行盛大的欢迎宴会,那一天,周总理也是非常的高兴。紧接着,我们又被通知,到中南海和毛主席开联欢会。真的是难以忘怀啊,这些其实都和我以后的创作是潜移默化地融合在一起的,可以说是无形中的一种积累吧。伟人们的风采,历历在目。"

为每首老一辈革命家的诗词谱曲,傅庚辰都要做认真的背景了解和学习分析。

出于对周恩来总理的怀念之情,傅庚辰私下里寻找着周总理生前留下的诗词。但是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找到。直到有一天,历史博物馆正在筹备组织纪念周恩来总理生平展的消息传到了傅庚辰的耳朵里,当时他还在八一电影制片厂的音乐组工作,听到消息便托朋友找了张票,骑上自行车赶到位于天安门东侧的历史博物馆。就是在这里,他终于看到了由周恩来同志早年创作并亲笔提赠友人的诗词《大江歌罢掉头东》的原件,于是他立刻抄录了下来。

说来也巧,没过多久,傅庚辰在《光明日报》上无意间发现了一篇署名张鸿鹄的文章,回忆的就是周恩来当年是如何赠诗予他的,而这个人是周恩来早年在南开中学时的同窗好友。见此,傅庚辰高兴极了,通过《光明日报》等单位终于找到了这位作者的住址。那时正好中央电视台沈力导演准备为傅庚辰拍摄专题片,毕竟电影《雷锋》、《闪闪的红星》之后的傅庚辰早已很有名气了,听说他要去采访张鸿鹄先生,沈力和歌曲的演唱者黎信昌都要求同去,于是三个人找了一辆吉普车来到位于清河的水电部电网研究所,见到了83岁高龄的张老先生,通过这次采访,傅庚辰从中了解到了《大江歌罢掉头东》的创作背景。张老先生回忆说"早在南开中学的时候,我就发现周恩来是一个品德高尚、才华横溢,有着远大报负的人。作诗、绘画、演讲、演文明戏、写文章、参加进步社团等多种活动。我当时就感到,他日后必将能成大事。从日本回国后,在东北,他开车送周恩来去火车站,但是在距离车站还很远的时候,周恩来坚决地让他停车,告诉他说,'我已经参加了共产党,已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了,车站附近很危险,你不要跟我受牵连。'说完坚决地下了车。从此,他们再次见面已经是1949年了。同学聚会,有同学提议说政务院应该修建一个办公大楼,周恩来回答说,只要我当总理一天,绝不修建政务院办公大楼。又有同学说,你院里的这个亭子油漆都剥落了,应该重新粉刷一下,周恩来说,这已经比战争年代好多了,没必要粉刷。这时张老先生说:"你那时给我提赠的那幅字我还保留着呐,我要把他送到博物馆去。"周恩来听了哈哈大笑说:"我很不够,我很不够。"所有这些对于傅庚辰日后的创作无疑是一种启发和教育。原本为只有4句诗词的《大江歌罢掉头东》谱就的是反复一遍一分多钟长度的男声独唱,经过采访,傅庚辰对这首词有了进一步的理解。

谈到这段创作,傅庚辰按捺不住激动,时而站起来,时而坐下,沉浸于当年的创作状态之中。"一个形象,站在巨浪汹涌的江边……"他竟然开始哼唱出了前奏,并且还伴随着自己的配器。

《大江歌罢掉头东》最后终于成为了一首长达5分钟的融领唱、合唱、朗诵于一体的脍炙人口的交响音乐作品。据说还有人根据傅庚辰的这首音乐作品创作出了大型组画。

除此之外,例如为陈毅元帅的诗词《梅岭三章》谱曲时,傅庚辰查阅了大量的党史资料,在他深刻地体会到陈毅同志当时所面临的困境和大无畏的思想境界时,音乐已经悄悄地形成于胸了。

再比如对于叶帅的《八十书怀》的理解,傅庚辰反复地思考反复地设想,一位历经过五个朝代的老者,在他八十岁生日的时候,当祝寿的战友和亲朋好友们都离去之后,孩子们也都各回各家了的时候,他独自一人,静静地坐在那里,但是,他的心情是难以平静的,思绪起伏,往事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前……

傅庚辰就是这样一首接一首地,执著地为革命家诗词谱曲,充满激情地勤奋工作着,"我认为创作是不能一挥而蹴的,要不断地有所追求,直到满意。"他的格言是:"诚挚于人生,执著于事业。"

又是一个偶然,他与胡乔木成了"忘年交"。并且与他有过三次合作,胡乔木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2001年2月27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刊登了一篇题为《我和胡乔木同志的交往》的文章,作者不是别人正是时任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的傅庚辰。

1974年秋天,朋友肖卓能找到傅庚辰,说乔木同志想找文化界的同志了解一些情况。由此,傅庚辰第一次走进胡乔木的家。"那次谈话长达两个小时,乔木很少说话,但他听得很认真,我说话很直言不讳,谈了我对当时文化界一些不正常现象的看法,例如不执行'双百方针',只搞八个样板戏,在用人上不搞'五湖四海'搞派性,例如像吕骥贺渌汀马可等有成就的音乐家都不使用,只使用小圈子里的人。听后他希望我提供一些具体的文字材料。"回去之后,傅庚辰就用自己参加过的无标题音乐座谈会的标有自己会议编号和姓名的文件袋装了些能说明问题的材料和样板团的节目单送给了胡乔木。但是没过多久,傅庚辰接到了胡石英的电话约他第二天晚上8点到军博后面的小花园见面。此时,"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苗头已经出现,胡乔木的处境已经岌岌可危,他怕傅受到牵连,故把材料退还给了傅庚辰。

"四人帮"被粉碎之初,"乔木同志在家赋闲,我经常去看望他,在经历这场政治风波之后,我们相互之间都觉得更亲近更信任了。"

1978年,共青团第十次代表大会前夕,团中央宣传部组织了征集中国少先队队歌的活动,傅庚辰作为团中央邀请的作曲家之一参加了这次活动,在应征歌词簿里,他看到了胡乔木先生创作的歌词《少年先锋之歌》,傅庚辰为它谱了曲。他曾两次找到胡乔木与他商量研究。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合作。

第二次合作是在1982年春节,傅庚辰去看望胡乔木时,他拿出了6首新的诗作,给傅庚辰看,其中一首名为《希望》的诗,强烈地吸引了傅庚辰,他边看边念:"贞洁的月亮,吸引着海洋。热烈的希望,吸引着心房。月下了又上,潮消了又涨。我的心一样,收缩又舒张。啊我的生命,它多么仓促。搏动的心脏,着魔地忙碌。心和心相连,敲起了腰鼓。烧起了篝火,跳起了圈舞。波浪在奔跃,海没有倦时。生命在代谢,舞没有断时。纵然海知道,天会有暗时。希望告诉心,云必有散时。"作为忘年交,傅庚辰对于这首诗的理解自会有别于一般的读者,在读诗的同时,在他的心里已经萌动着乐思。当傅庚辰念到"点起了篝火,打起了腰鼓"时。胡石英说:"爸爸你还打腰鼓呐,人家现在都在跳迪斯科啦!"在场的人听了都笑了,胡乔木说:"腰鼓是我心中永远的舞蹈形象。"

在为《希望》作曲和胡乔木的交流中,傅庚辰印象最深的当属这样一句话:"傅庚辰,我是为我的理想而奋斗的!"至此,他们之间的交往已经8年了。傅庚辰当然知道,这首诗实际上就是他本人的写照,是他发自内心的倾诉,是诗人的心声,是革命者的理想之歌。曲子谱好后,6月6日发表于人民日报上。9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傅庚辰带着录有《希望》的盒带来到胡乔木家,请他听。当他听到"贞洁的月亮,吸引着海洋"的时候,夺眶的泪水已从老人的眼里涌流出来。

1992年,胡乔木80寿辰后,傅庚辰接到了由胡乔木先生处的来信,信里一是扬州中学致中国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吕骥先生请求用胡乔木先生1990年为扬州中学的题词谱写校歌;二是吕骥先生建议胡乔木先生改邀傅庚辰为校歌作曲的信。傅庚辰看过信后给胡乔木先生的秘书徐永军打去电话,认为自己不是扬州中学的校友,为之作校歌不合适,另外原有的题词也不适合做校歌。但隔了几天又接到徐秘书的电话,说胡乔木仍希望由傅庚辰谱曲,并寄来了新写的校歌歌词。

当曲子谱好后,傅庚辰把由陈小涛演唱、张慧琴钢琴伴奏的录音带送给胡乔木后,不久,他再次接到了徐秘书的来信,胡乔木又重写了歌词,从8句改为了16句。由此,傅庚辰深切地感到,已经是疾病缠身的胡乔木先生对于这首校歌有多么的重视。

当傅庚辰把重新谱好的歌曲录音带送给胡乔木先生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医院里。走进病房,傅庚辰被惊呆了,他明显地意识到,"他的病情非常严重。"这一次,傅庚辰决定亲自把《扬州中学校歌》唱给他听。"扬州中学,你是扬州的骄傲……愿你放射的光辉永远照耀人间。"于是,他再次看到了老人眼眶中闪烁的泪光。歌声结束后,胡乔木缓慢地握住傅庚辰的手:"谢谢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这样的一段忘年之交,整整持续了18年。

总政歌舞团团长,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兼党委书记,傅庚辰步入了将军的行列。

1983年3月,傅庚辰从八一电影制片厂音乐组组长的位置直接调到总政歌舞团担任团长,那一年他47岁。

在给老一辈革命家的诗词谱曲时,为了避免'攀附'之嫌,傅庚辰竟然没有去看望过叶帅,尽管叶帅听了《八十书怀》感到非常满意,但事后直到今天,傅庚辰一直为此感到深深的遗憾!

在今年7月9日上演的由中国文学艺术届联合会、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解放军总政治部宣传部共同主办的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演出:《革命诗篇??傅庚辰作品音乐会》,还有一首歌是根据傅钟将军的诗作《长相思--致台湾故旧》创作的。傅钟将军早年曾同周恩来、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一起在法国勤工俭学,蒋经国是他在莫斯科的同学,他还曾担任过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主任,是一位资格很老的革命前辈。1986年,傅庚辰为之谱了曲,傅钟将军接到歌曲的录音带后,非常珍惜,一直放在枕边,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傅庚辰曾为此检讨说:"是我做得不好啊,我怎么就没去看望过一下老人家呐!"

1980年,傅庚辰为张爱萍将军的诗《诉衷情--赠远洋船队》谱曲之后,老将军也非常的喜欢。当1985年,张爱萍再次请傅庚辰为他的诗作谱曲的时候,傅庚辰半开玩笑地跟他说,"您不是字写得好吗,我给你谱曲你给我写字好吗?"张爱萍听后开怀大笑操着四川话回答说:"没问题,写多大的都可以。"

1990年春节,傅庚辰带着写好了的张爱萍诗词歌曲《腾飞吧!中华》录音带去看望他并放给他听时,他说:"太好了!太好了!"这时,傅庚辰忽然想起了五年前说的那句话:"张副总理,我欠你的债已经还了,你欠我的债呢?"张爱萍不解地问,我欠你什么债?"傅庚辰说:"你忘了那个时候,我说,我给你谱曲你给我写字。"张爱萍哈哈大笑:"你看写句什么话呢?"傅庚辰说:"就用你歌词里的那句话,'中华腾飞势更遒'吧!"半个月后,傅庚辰收到了张爱萍潇洒遒劲的题词,直到今天,一直挂在傅庚辰家的客厅里。

1989年以后,傅庚辰先后出任解放军艺术学院副院长、院长兼党委书记,1990年晋升为少将,从此步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军的行列。回想自己的从军经历,就像不久前他发表在解放军报上的文章那样:"伟大的历史铸造了我的人生"。在我手里有一本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啊!红星》的傅庚辰歌曲集,其中收录的是他自1956年到1995年期间创作的部分作品,他在前言中有这样一段话:"一个著作人要想掩饰他对生活、时代、信仰的情感是不可能的。他的作品是好是坏是真是假,对人民有益还是有损都将受到人民和生活的检验。"翻阅着厚重的傅庚辰歌曲集,透过一首首我们耳熟能详的旋律,特别是那首由傅庚辰作词作曲的《小松树快长大》,我分明地感受到了这样两个字--"纯粹!"

阅读全文

360百科致力于成为用户所信赖的专业性百科网站。人人可编辑,让求知更简单。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