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24 04:09:32
项目代码: Ⅳ
地域: 中国浙江省宁波市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姚剧,浙江省余姚市地方传统戏剧,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姚剧是流行在余姚、慈溪、宁波、舟山、上虞、绍一带的戏曲剧种。它是在民间歌舞"马灯"、"旱船"、"采茶篮"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初为近于说唱的"对子戏",在余姚一带称作"灯戏"或"灯班"。由于姚剧语言通俗、流利清晰,唱腔近于口语,往往一、二十句唱词顺而歌,一气呵成,运腔自然,犹如鸟语,故有"鹦歌班"之称。

2008年6月7日,姚剧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遗产编号是Ⅳ-108。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姚剧

  • 批准时间

    2008年6月7日

  • 非遗级别

    国家级

  • 遗产编号

    Ⅳ-108

  • 遗产类别

    传统戏剧

  • 申报地区

    浙江省余姚市

  • 沈守良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 寿建立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渊源

姚剧,属吴语系滩簧类地方剧种,产生并始行于浙东余姚,脱胎于当地"车子灯"、"采茶篮"、"旱船"等民间颂纸拔歌舞及"雀冬冬"等民间说唱艺术,形成于17世纪中叶。因沿袭用余姚方言演唱,故俗称"余姚滩簧",简称"姚滩",又名"鹦哥戏"。

早于清乾隆年间,已有"姚滩"职业班社盛演于余姚、慈溪、上虞城乡,因多在"灯节"前后演出而称之为"灯戏"或"灯班",其中以余姚横河(今属慈溪)虞才华带班的"才华班"为有史可查的最社。"滩"不仅盛行于本地,并不断向外流传,东至舟山的桃花、六横、沈家门,西至绍兴、萧山、诸暨,南至新昌、嵊县(今之嵊州),北达海盐、桐乡,直至上海,曾与"小歌班"(越剧班社的前身)艺人合作演出于"华兴园"。"姚滩"艺人马楠本、周兰英、楼阿木、月月红、小山宝、大桂香等,均挂牌演出于"永乐园"、"高升楼"、"如意楼"等演艺场,在旅沪的宁绍帮观众中曾红极一时。

20世纪奔誉巴殃30年代,小山宝、大桂香演唱的《卖小糖》一剧,曾由高亭公司灌制唱片。鼎盛时期,曾有"姚滩"职业班社20余个。旧时,因"姚滩"艺人在演出时常以插科打诨针砭时弊,加之剧目多属表现男女私情、争取婚姻自主的内容,与封建礼教对着千,故被当局列为"鹦哥淫戏"而屡遭禁演,不少艺人深受迫害,境遇凄凉。尤在抗日战争爆发后,更因时局动乱而每况愈下。至解放前夕,"姚滩"班社已所剩无几,奄奄一息。时有一名为"德胜顺舞台"的姚滩班社,以演"绍兴大班"(绍剧)为幌子,用前半夜演绍剧,后半夜演姚滩"的办法得以维持剧种的生存。

1953年,在浙江省文化局的关心重视和余姚县文化馆的扶植下,由黄承炳等17位"姚滩"艺人组建了"余姚滩簧小组"。1956年,"余姚滩簧"定名为"姚剧"。同年9月,经浙江省文体局批准,成立了专业的"余姚姚剧团"(系迄今为止,该剧种唯一的专业表演团体),从此进入了姚剧历史发展的新阶段。在"姚滩"中前期,旦角均由男性扮演,用假嗓或真假嗓结合演唱提页赠。直至20世纪30年代,始有女性旦角演员出现,并逐步改变男旦占领"姚滩"舞台的现象,如后来成为"余姚滩簧小组"和"余姚姚剧团"台柱之一的刘芙蓉,便是开创姚剧由女性演旦角的放捆少杰出代表。而原来饰演旦角的男演员如黄承炳、黄立泉、张长水等则逐步改演生角,偶而也有男旦出现。如"姚滩"泰斗孙春阳(男旦),于20世纪60年代,在上海演出姚剧现代戏《地头缘》中扮演老婆婆一角,演得幽默诙谐,妙趣横生,深受广大观众和行家好评蒸捉奔。

1957年,浙江省群艺馆戏剧干垫遥夜抹部陈玉祥根据小说《高玉宝》有关章节,为姚剧团编创并导演了姚剧《半夜鸡叫》,并在当年的全省戏曲会演上一炮打响,成为久演不衰的保留剧目。此后,剧团一直坚持编演现代戏,涌现了诸如《玉兰拜寿》《搭壁拆壁》《凤凰桥畔》《红灯志》《雷锋》《焦裕禄》《柏树坡》《烦恼的喜事》《强盗与尼姑》《沙场泪犁朽》《传孙楼》《龙铁头出山》《鸡公山风情》《女儿大了,桃花开了》等一大批现代戏,其中有多台优秀创作剧目在各级调演中荣获大奖,在浙江省内外享有较高知名度。与此同时,姚剧还注重从兄弟剧种汲取养料,尤其是向沪剧、锡剧、甬剧等滩簧剧种学习借鉴,并移植适宜本剧种演出的剧目,如《碧落黄泉》《双推磨》《半把剪刀》《天要落雨娘要嫁》《三县并审》《杨乃武与小白菜》等,均已成为姚剧舞台的保留剧目。

余姚姚剧团1956年9月建团,在将近半个世纪的历程中,大体经历了四个历史阶段:从建团到1966年为第一阶段。以黄承炳为团长,"姚滩"老艺人为骨干的前辈们,发扬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把一个以前只用四只稻桶,搭上八块门板即可演出的"余姚滩簧"变成了正正规规的地方剧种,坚持编演现代戏坚持上山下乡为农民兄弟服务,坚持勤俭办团,积极培养新生代姚剧演员,从许多方面为姚剧事业的发展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基础。

从1966年"文革"爆发到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为第二阶段。其间,一大批姚剧工作者或被迁返回家,或被迫转业改行,留下来的则进了"文宣队"。1976年10月,"四人帮"垮台,文艺界逐渐复苏,姚剧改革也随之开始。1976年11月,经整编重建,"余姚县文宣队"又改名为"余姚姚剧团",部分原姚剧工作者重新归队。随即,《枫叶红了》《于无声处》《祥林嫂》《江姐》《双推磨》《杀狗劝夫》《错进错出》《秋香送茶》《半夜鸡叫》等新、老姚剧剧目相继出台,观众如潮,盛况空前,姚剧艺术迎来了第二个春天。

1979年6月起,演员出身的沈守良任团长,在此后的近十年时间内,是姚剧事业承前启后、继往开来,获得较快发展的第三阶段。这一阶段,剧团致力于抓大型近、现代剧目的创作和综合艺术质量的提高,为姚剧这一小剧种在省内外戏剧领域争得一席之地作了艰苦努力。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广大姚剧工作者的共同奋斗,大型近代历史剧《强盗与尼姑》在浙江省第二届戏剧节一举夺魁。此后,《沙场泪》《野杨梅》《桃园记》等大型创作剧目,在省、市历届戏剧节频创佳绩。与此同时,省文化厅给姚剧以大力扶持,出资开办"宁波地区戏曲(姚剧)训练班",为姚剧团培养输送了新一代艺术接班人。

1988年3月起,寿建立出任团长,开创了姚剧事业持续发展,并走向辉煌的第四个历史阶段。2001年,大型姚剧现代戏《女儿大了,桃花开了》以前所未有的人力、财力和物力投入排练数易其稿,精益求精,以全新的样式出现于上海交通大学、华东理工大学、华东政法学院、上海师范大学、上海戏剧学院等八所高校。

折叠 编辑本段 文化特征

折叠 音乐唱腔

音乐唱腔,由基本调和小调两部分组成。基本调曲调比较丰富,尚能演唱的还有数十种,常用的有【平四】和【紧板】两种。小调多为当地民歌及江南民歌,如【送针调】【童子郎】【半哼哼】 【对花十送郎】等。这些小调,不仅在一个戏中与基本调配合使用,且专有由小调联缀起来的小调戏,唱腔轻快活跃,生活气息更为浓厚。

折叠 伴奏乐器

姚剧伴奏乐器早期以滩簧二胡为主,另有三弦、月琴。建国后逐步增加了高胡、危琶、竹笛、扬琴、提琴、黑管、长笛、笙等。

折叠 服装道具

早期余姚滩责以稻桶底为舞台,道具仅一桌两椅,服装男角戴西瓜顶帽或绍兴毡帽,穿长衫或竹裙,且角也只腰围彩裙,装个假头。一个班社仅一把二胡、一副夹莎担即流动演出于各地。进入上海后,服装、道具等虽有所改进,但仍简陋。建国后,已逐步发展为具有整套灯光布景和服装、道具的规模。

折叠 表演动作

表演动作方面,姚剧素以生活气息浓郁,富具乡土风味为特色。动作逼真自然,如挑水织布、摇船、推磨等,接近生活动作而稍加舞蹈化,节奏感较强。建国后,向其他剧种学习了台步、功架、身段、武打以及趟马、水袖等程式动作,同时也向活剧学习,从而丰富提高了舞台艺术。

折叠 脚色行当

脚色行当分"花脸"、"旦堂"两种。"花脸"者,即一切生角,不分年龄、文武,但有身份之分,文人秀士或有财富地位者,戴瓜皮帽,穿长衫,称为"长衫花脸"(亦称"清客花脸"),下层劳动者则系竹裙,穿短衫,戴绍兴毡帽或糊刷帚帽,称为"短衫花脸"(亦称"草花脸")。"旦角"分"上旦"、"下旦"两种,"上旦"为有身份或上了年纪的女性,"下旦"为年轻女性。

折叠 编辑本段 代表剧目

姚剧传统剧目素有"七十二本"之说。多数是折子戏,与滩赞系统各剧种相类。如前后《庵堂相会》、前后《落发》《借披风》《还披风》、前后《垃圾》。《打窗楼》《十不许》(《十劝郎》)《卖草囤》《卖青炭》《卖冬菜》《卖小糖》《卖石榴》《荡湖船》《陆卖饼》《秋香送茶》等。这些剧目多数是清装或时装戏,故事情节简单。另有一些戏以穿插杂技动作为特色,如《顶碗记》《大闹花灯》等。

折叠 编辑本段 传承保护

折叠 传承价值

姚剧具有贴近时代、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剧目特色与艺术特点,长期以来为浙东地区大农村观众所喜闻乐见,并对绍兴滩簧、桐乡花鼓戏、小歌班等地方戏剧种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折叠 传承人物

沈守良,男,汉族,1943年1月出生,浙江省余姚市黄家埠镇五车堰人。2009年6月,沈守良入选为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浙江省余姚市申报。

姚剧已有八代传承人走上舞台,2015年,姚剧国家级和省级代表性传承人沈守良、寿建立

柯东琴、王育红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戏曲表演学会会员、国家一级演员,分别为第四批、第六批宁波市宣传文化系统"六个一批"人 才,2016年被确定为余姚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折叠 保护措施

余姚市一方面巩固和扩大演出市场,每年演出姚剧剧目近20台、160场左右。并投资支持姚剧原创剧目的创作,以两年出一台新戏的进度创作了姚剧现代戏《母亲》《五月杨梅红》和《浪漫村庄》、姚剧历史剧《王阳明》等优秀的地方戏曲。另一方面,搭建展示平台。定期组织展演活动,打造了"周末戏院"等品牌演出活动,让姚剧更加亲民,普通百姓都能进剧院欣赏姚剧名家的精彩演出。在全市城乡还以姚剧联谊会、票友会等民间组织形式,组织开展联谊、观摩、座谈等活动,至今已连续举办了三届余姚、慈溪地区"姚剧演唱大赛"。

2019年11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单位名单》公布,余姚市姚剧保护传承中心获得姚剧项目保护单位资格。

折叠 编辑本段 社会影响

折叠 重要演出

2012年6月,姚剧表演专业班第八代演员正式登台,演出了姚剧《白蛇前传》。

2018年4月15日,宁波余姚市姚剧保护传承中心出品的姚剧《王阳明》在天然舞台上演。

折叠 荣誉表彰

1991年5月《传》剧作为浙江省唯一入选剧目赴扬州参加全国戏曲现代戏观摩演出,受到大会评委及全国各地观摩代表的一致好评。

1993年《龙铁头出山》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荣誉提名奖,为当时浙江省在全国"五个一工程"奖项上第一次获奖。同年又获浙江省第五届戏剧节优秀演出奖,剧本、导演、舞美设计获二等奖。

1995年《鸡公山风情》获浙江省第六届戏剧节优秀演岀奖、优秀剧本奖、优秀导演奖、优秀音乐奖、优秀舞美设计奖。

当前,姚剧剧种的濒危状况突出地表现在: 一、观众的濒危。随着经济、社会的迅猛发展,带来人们精神文化生活的日益多样化。民族传统文化受到形形色色现代文化浪潮的无情冲击。戏曲观众加速分流,青少年观众离戏曲越来越远,老年观众也因自然规律的不可抗拒而不断减少。农村情况虽稍胜于城市,但无论是专业姚剧团或是民间姚剧组织,演出市场依然处于巩固不易,开拓更难的境地。 二、人才的濒危。在职业选择自由,就业渠道多元,个人前途的发展目标普遍注重于经济利益和高学历的社会形势下,由于戏曲现状的不容乐观,促使家长和子女本人不愿从事戏曲这一缺乏吸引力的职业。由此造成姚剧新人招收难,主创人员引进难,姚剧艺术人才青黄不接,后继乏人的情况十分严重,其前途命运令人堪忧。 三、剧团的濒危。代表姚剧剧种的唯一专业团体——浙江省余姚市艺术剧院姚剧团,至今仍为该剧种单根独苗,势孤力单的“天下第一团”。当地仅有的几个民间姚剧组织,也普遍存在艺人队伍老化、剧目陈旧、缺编少导、表演俗套,观众老化等种种弊病而难以为继。 鉴于“四大声腔”之一的“余姚腔”已被湮灭(或曰“失踪”),史料罕存的历史教训,姚剧虽已积累了一定的史料,但尚有大量有关人文史料亟待抓紧抢救、发掘、整理并加以理论研究,用以指导剧种的健康发展,使这一地方文化遗产得到更好更久远的传承并发扬光大。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