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0 10:08:25

宝蟾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文学人物
文学人物
编辑分类

宝蟾,古典小说《红楼梦 》中的人物,夏金桂陪房丫头。长有三分姿色,举止轻浮。她与夏金桂这一对主仆是曹雪芹最后推出的一组人物,两个可悲可怜可恨的女人。

宝蟾初见于第80回,其后又见于第90、91回,第103回结束。宝蟾的名字与夏金桂颇有关合,桂蟾相合则是月亮的别称--蟾宫有桂,桂宫有蟾,形影相随。

5
本词条 无参考资料, 欢迎各位 编辑词条,额外获取5个金币。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宝蟾

  • 饰演

    阎青妤(87版红楼梦)

  • 性别

  • 登场作品

    《红楼梦》

  • 主人

    夏金桂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简介

宝蟾本是轻浮之人,夏金桂为打击薛蟠之妾香菱,故意使宝蟾勾引薛蟠,宝蟾便一心与之眉来眼去。薛蟠天性"得陇望蜀" ,见宝蟾亲近,他求之不得呢。

俩人背着人苟且的时候,夏金桂故意使唤香菱进屋子拿东西,撞到了这一捉嘱洒樱整敬寻幕,薛蟠恼羞成怒,拿起门栓将香菱一顿毒打,从屋里撵到院子里,打的香菱哭个不住。宝蟾也没脸见人,谎称薛蟠逼奸她。夏金桂趁机撒泼大闹,薛家仗势欺人,金的银的赔了,人也进来了,却连她的丫头也要霸占,气的薛姨妈发抖气颤,薛蟠无可奈何。

后四十回续书,薛蟠打死人命下到牢里,她和夏金桂又狼狈为奸,合伙勾引薛蝌,夏金桂要谋害香菱时,夏金桂却巧合喝了那碗毒汤,无意中救了香菱一命。

折叠 编辑本段 书中描写

宝蟾主人夏金桂:"原来……年方十七岁,生得亦颇有姿色,亦颇识得几个字。若论心中的邱壑经纬,颇步熙凤之后尘。……竟酿成个盗跖的性气。爱自己尊若菩萨,窥他人秽如粪土;外具花柳之姿,内秉风雷之性。在家中时常就和丫鬟们使性弄气,轻骂重打的。……"宝蟾这丫头真有乃主之风,第八十回上,"……香菱说到热闹头上,忘了忌讳,……一句未完,金桂的丫鬟名唤宝蟾者,忙说道:'要死,要死!你怎么真叫起姑娘的名字来!'"乍一登场就活现于纸上。论起来,香菱是薛蟠的妾,再不怎么着身份也高于宝蟾,宝蟾竟然"指着香菱的脸儿",竟是真的不把香菱放在眼里了。金桂的心思,她倒揣摩了个一二。

"……凭他是谁,那一个不想巴高望上,不想出头的?这半个主子不做,倒愿意做个丫头,将来配个小子就完了"。

素日最是说嘴要强的,今遇见了香菱,便恨无地缝儿可入,忙推开薛蟠,一径跑了,口内还恨怨不迭,说他强奸力逼等语。

如此又渐次寻趁宝蟾。宝蟾却不比香菱的情性,最是个烈火干柴,既和薛蟠情投意合,便把金桂忘在脑后。近见金桂又作践他,他便不肯服低容让半点。先是一冲一撞的拌嘴,后来金桂气急了,甚至于骂,再至于打。他虽不敢还言还手,便大撒泼性,拾头打滚,寻死觅活,昼则刀剪,夜则绳索,无所不闹。

折叠 编辑本段 详细描写

宝蟾是夏金桂嫁给呆霸王薛蟠时带去的陪房丫鬟。从身份地位上看,这位蟾丫头与琏二奶奶王熙凤身边的平儿完全一样。但在为人行止与结局方面,蟾丫头倒是和琏二爷收下的秋桐堪称同类。她们都有一颗争风吃醋之心,并为争到"风"头不惜采用泼妇手段,逼对方于死地而后快!

如果说宝蟾与平儿有什么不同的话,平儿虽然"忠于"王熙凤并深得信任企戏民,但她既不依势压人又不怀害人之心,终得众人好评,亦有善终(王熙凤死后平儿扶正)。宝蟾虽也是夏金桂陪房,却与主子各怀鬼胎,时而分庭抗礼,时而又狼狈为奸,以害人始害己终。

据小说中的描写,宝蟾初见于第80回,

读者都知道纸删脚,薛大爷在娶夏金桂之前已花了银子买了英莲(即香菱),为此还闹出了一场人命官司(见第4回)。待夏金桂入门之后,"睡榻之侧岂容他人",主奴二人都把香菱看成眼中钉肉中刺,千方百计要除掉香菱。夏金桂的计策是先从精神肉体上折磨香菱,第80回回目"美香菱屈受贪夫棒",是为一证。但是,夏金桂绝没有想到香菱的忍耐力极强,逆来顺受,让夏金桂想把她赶出薛宅的阴谋未能得逞。夏金桂一计不成,第二招便是利用薛宙朽蟠好色的本性,设"美人计",妄想用此招让薛大傻子彻底投降。小说中写道:

只因薛蟠天性是"得陇望蜀"的,如今得娶了金桂,又见金桂的丫鬟宝蟾有三分姿色,举止轻浮可爱,便时常要茶要水的故意撩逗他。宝蟾虽亦解事,只是怕着金桂,不敢造次,且看金桂的眼色。金桂亦颇觉察其意,想着:"正要摆布香菱,无处寻隙,如今他既看上了宝蟾,如今且舍出宝蟾去与他多臭整验,他一定就和香菱疏远了,我且乘他疏远之时,便摆布了香菱。那时宝蟾原是我的人,也就好处了。"打定了主意,伺机而发。

于是,这位宝蟾姑娘便成了一件"礼物"送给薛大爷享受,从而她便成为谋害香菱的一个帮凶。最终她们将香菱逼到了大观园中去了。

然而,香菱的离开并没有实现夏金桂"吃独食"的梦想。她没想到宝蟾的内功比她还有修为,竟把薛大爷笼络在自谅兆拔己的身边,让夏金桂闺房空守,望夫兴叹。自此夏金桂又开始"寻趁"宝蟾,可她没有想到宝蟾并非是一个省油灯,正所谓流氓遇上了无赖,只好死打乱缠。薛蟠此时一身难以两顾,惟徘徊观望于二者之间,十分闹的无法,便出门躲在外厢。

俗话说:"强中还有强中手"。夏金桂虽有一身的"盗跖的性气",在宝蟾的面前还是败下阵来,只能"纠聚人来斗纸牌、掷骰子作乐",以此来打发自己独守"闺房"的寂寞。

第91回是宝蟾第三次出场,本回的回目是"纵淫心宝蟾工设计"。薛蟠的出走给薛宅带来暂时的安宁,可是不久又传来她打死人的消息。恰在此时薛蟠的堂弟薛蝌到来,给"素性为人毫无闺阁礼法"的夏金桂、宝蟾主仆二人带来一丝"曙光"。于是主仆二人处心积虑想勾引这位薛二爷,已解"燃眉"之急。先是以"送果品"加以试探,然后出"色"相诱。小说中有三段文字集中写宝蟾的"工设计":

(1)刚到天明,早有人来扣门。……开了门看时,却是宝蟾,拢着头发,掩着怀,穿一件片锦边琵琶襟小紧身,上面系一条松花绿半新的汗巾,下面并未穿裙,正露着石榴红洒花夹裤,一双新绣红鞋。

表面上看,这只是写宝蟾的家常睡服装束,但从服装的色彩和搭配上诱露出宝蟾工于"设计"的淫心。

(2)那知宝蟾亦知薛蟠难以回家,正欲寻个头路,因怕金桂拿他,所以不敢透漏。今见金桂所为先已开了端了,他便乐得借风使船,先弄薛蝌到手,不怕金桂不依,所以用言挑拨。见薛蝌似非无情,又不甚兜揽,一时也不敢造次。

如果说前面是宝蟾奉夏金桂的指使而为,那么这一段文字则是直接揭出宝蟾的内心卑污的隐秘--她不仅要和主子分羹而食。而且还要"尝鲜"在前,妄图拔个头筹。

(3)为了尽快攻下薛蝌的防线,宝蟾向夏金桂献"计"道:"奶奶想,那个耗子不偷油呢,他也不过怕事情不密,大家闹出乱子来不好看。"于是向夏金桂提出:一是放长线钓大鱼,具体的办法是:"时常在他身上不周不备的去张罗张罗。他是个小叔子,又没娶媳妇儿,奶奶就多尽点心儿和他贴个好儿,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过几天他感奶奶的情,他自然要谢候奶奶。那时奶奶再备点东西儿在咱们屋里,我帮着奶奶灌醉了他,怕跑了不成?"二是威逼陷害:"他要不应,咱们索性闹起来,就说他调戏奶奶。他害怕,他自然得顺着咱们的手儿。"

前者是软丝绳结套,让薛蝌自动上套;后者则是一把两面刃,从则陷薛蝌于奸嫂乱伦不仁不义的恶名:不从则让薛蝌担上乘人之危调戏亲嫂的丑名,堪称一箭双雕。宝蟾的"设计",尽管有没有到达他们的目的,但以上三例足可见证宝蟾是一个既工于心计,又心毒手狠的"奸邪婢"。

古人常说:"天理昭昭,报应不爽"。第103回描写夏金桂、宝蟾合谋骗回香菱后,乘其不备用砒霜入汤的办法欲害死香菱,不想因为"换碗"之故让夏金桂服下毒药而死。最终宝蟾到案招供而成了阶下囚。

宝蟾与平儿同是"通房大丫头"或称"媵妾",平儿是名副其实的"屏风",为王熙凤挡住许多"行恶"之事,起的是消防灭火作用。而宝蟾则是一个煽风点火、善造事端、为虎作伥的歹毒女人。《红楼梦》中虽然精心刻画了不少"水作"的女儿,但作者同时告诉人们女儿中也并非一律清纯无邪。秋桐、宝蟾、乃至王善保家的之流都当属女人之中的恶者。所谓善恶,绝不能以性别来区分。宝蟾的下场告诉人们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们都应该记住《留余庆》中的一句话--"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

折叠 编辑本段 影视形象

1987版(红楼梦)阎青妤饰宝蟾

1989版(红楼梦)王玲饰宝蟾

2010版(红楼梦)许歌饰宝蟾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