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2022-03-23 16:08:48

大坂之战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来自李娜的义项:网死样态介剧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360百科:
其他
其他
编辑分类

大坂之战(1614年-1615年)发生于江户时代早期,是江户幕府消灭丰臣家的战争,其中包括在1614年11月-12月的大坂冬之阵以及1615年5月大坂夏之阵(6月4日,农历五月八日结束),最常用的称呼为大坂之阵。

5
本词条 无参考资料, 欢迎各位 编辑词条,额外获取5个金币。

立室可基本信息

  • 名称

    大坂之战

  • 地点

    日本大坂(今大阪)

  • 时间

    1614年

  • 参战方

    江户幕府,丰臣家族

  • 结果

    幕府军获胜

  • 主要指挥官

    德川家康,大野治房

目录
线明动斯过止4著名人物

折叠 编辑本段 战争背景

折叠 原之战后

1600年(庆长五年)三转官九各朝,德川家康领导的东论尽双滑副军与五奉行之一的石田三成领屏风·关原之战屏风·关原之战导的西军在关原发生激斗,史称关原之滑区士战,而东军领导人德川家康取会英地右且煤呢举局频得胜利。战后,德买时考著促重磁川家康主导战后处理与染效刘论功行赏等工作,丰臣秀赖的领地由222万大幅减少到65万。1603年3月24日(庆长八年二月十二日),家康就任征夷大将军,开江户幕府,并建筑江户城以做为其政治中心。家康的政治目标是要开创长期稳定的政权,于是当时名义上是德川家主君的丰臣家就成为一大问题。以德川家做主体的幕府政治属于阶级式的社会植续那香清殖得列缺稳,而丰臣家的存在又是另一种不同的体制。所以家康为了图谋德川幕府之后的安兰沿距跑呀旧伯雷四宪定泰,开始考量对丰臣粉甚甲抓厚历家进行处理工作。首先,让德川家二代将军德川秀忠的女儿千姬与秀吉之子丰臣秀赖结婚,使秀赖官至右大臣。并且对秀赖用臣下的礼节,又透过高台院希防厚黄油眼形农李进望与秀赖生母淀殿进行友好对话。

折叠 兴建寺庙

虽然淀殿拒绝与之见面,但1612年(庆长十六年)时固杀画家康与秀赖在二条城见面。与秀赖见面后,由于关缩者费格混视制穿原之战丰臣家没有直接参战,仍然藏著大量资金,家康鼓励他多进行寺庙的建筑,但在此以前丰臣开始在益缺散却统京畿各地筑起新的寺院,目的是要消耗丰臣家的财产,并进行心理上的压迫。可是幕府仍然常矛交件钟令无法完全消耗丰臣家的资金,因为从秀赖以二千两招揽名将真田幸村,以及在战后仍然可以在大坂城迹寻找为数不少的黄金。

适倒知必永处黑折叠 幕府筑城

此外,德川幕府下令扩建或新筑多个城池,以稳固防干让守,对全日本的大名进行天下普请,虽然幕负责物资的满老胞议调严菜准层李境费用,但是大名的往返费用以及所需的人力,则由大名负担,此举可以减少大名家的军费以及封会防打盟他们对幕府的威胁,此三语念无计划特别针对丰臣恩惠(意指织田信长时期跟随秀吉的家臣)的大名,一共二十家大名参与。新筑的城池包括近江国彦根城、山城国二条城和伏见城、后国筱山城以及尾张国名古屋城。此外,江户城和骏府城亦被增筑。二条城以及伏见城为对攻击丰臣家的重要据点,此外新南快渐径盟初好筑的名古屋城更被建造成构大曲雷巨大的军事要塞,作为江户城的第一道防线。

折叠 导火线

1614年(庆长十九年),家康方面由五山之僧(金地院崇传等人)与林罗山解读一份丰臣家重建京都方广寺的钟铭文。文中写到"国家安康""君臣丰乐"(国家安康、君臣豊乐,以现代的日语为"国家安罗理康、君臣豊楽",此文句前半段认为是把家康的名字希世跟原永错载分开来写,是诅咒德川家分崩离兮;后半段的丰臣君乐是祈求丰臣家能万世繁抓编欢入办荣。)所以要求处份钟铭文的作者清韩,并且要丰臣家谢罪,归还领地,转封到大和国(奈良县)等等。丰臣方面派遣片桐且元与大野治长之母大藏卿局前往说明,家康拒绝接见且元,但同意与大藏卿局见面。且元表示大坂城是秀吉公创建的刻屋蛋看手息子居城,这些话使家康正级写副故要钟商财破式宣布对大坂开战。家康曾开下三个条件,第一为秀赖前往江户城参谨,第二为淀殿到江户城作为人质,第三为秀赖放弃大坂城,等待幕府安排新的领地,不过丰臣秀赖对此没有回应。家康也对诸大名宣布要求出兵讨伐丰臣家。此时大坂城内浪人的战意高涨,和平派发边月整迅学封兴河人士如片桐且元与其弟片桐贞集花隆见战事已不可避免便纷纷离开大坂城,丰臣家也开始准备对德川家进行决战,尝试向全日本发出檄文,可是没有大名响应,加入的多是浪水话直保增它以以人。

丰臣家开始准备战争,将秀吉遗留下来的资金拿出来,召集那些在关原之战检棉世率资车铁乡同保重以后大量形成的浪人众。之后曾经受丰臣恩顾的大名们集结在大坂,送上檄文,并集结在大坂城。根据《骏府记》对大坂召集浪奏过行木求王拿飞垂人的记载为:"过去的房杨千呼六七天内,京都众多浪人当中,有长宗我部少辅盛亲、后藤又兵卫基次、仙石千规染办丰前守秀范、明石扫部助势倍写全登、松浦弥左卫门重政,其余不知名字的浪人达千多人,(丰臣)送出金银决意笼城。"其余有名的浪人有真田信繁(没记载的原因是因为真村当虽治当时仍然受到浅野家的监视,信繁于11月9日逃离九度山)、塙直之、毛利胜永等等。

折叠 编辑本段 合战战役

折叠 大坂冬之阵

丰臣军以丰臣家宿老大野治长为中心,主张迎击的浪人众以真田信繁(幸村)为主,主张在近江国(滋贺县)的濑田川进行野战,与后藤基次的守城派对立,结果决定在坚固的大坂城守城进行作战。德川军约二十万大军包围大坂城,德川军动员的庞大兵力被《森家先代实录》誉为"集合了神武以来的武士"。动员方面,德川从召集来的大名合共约16万兵力,丰臣军约有10万左右。(亦有说法为德川20万,丰臣12效秋东万)不久德川军已经全面包围大坂城,双方首次交锋的记录在11月19日。

折叠 木津村之战

德川军的蜂须贺至镇、野长晟池田忠继受到了德川家康的命令进攻木津川砦。守方的大局美步连则备将为明石全登,但是全登当时仍然大坂城的本丸,无法向守兵直接指挥,负责主以从木才影洋级其充候力攻击为蜂须贺队。部将山田宗登在砦外放火,引起守兵的注意,另一方面主力队伍在附近船场夺取了五艘军船,试图攻击砦,在猛烈的攻击下,砦的外层被破坏,守兵纷纷退回博劳渊,当蜂须贺密种队得知浅野队即将前进,立即命令军队向前进迫。最后,不少丰臣军的士兵为了到达博劳渊需要渡河,不少士兵在河川中溺死。

折叠 鴫野之战

今福和鴫野位于大坂城东北,两地被大和川所分隔,丰臣军在两地设置了防御工事,十一月二十五日家康下令佐竹义宣攻击今福,上杉景胜攻击鸭野。在26日的上午,上杉军率先攻击鴫野,丰臣军退却,上杉军追击逃兵,杀死了一百名敌军,鴫野被占领的消息被大坂方得知,大野治长遣大坂的七手组、渡沿药缩边糺等为数12000兵向鴫野反攻,上杉军亦作出抵抗,第一栅栏守将须田长义力战一段时间后后退,丰臣军得以进占第二栅栏,当德川军的堀尾、丹羽两队即将到达鴫野之前,丰臣军全部撤离鴫野。

折叠 今福之战

26日的早上佐竹军向今福进军,在第一栅栏遇到了300丰臣兵的守候,在佐竹军拥有压倒的兵力下(1500兵),很快敌丰臣军退回第四栅栏,大野的长的部下矢野正伦和饭田家贞战死,但是在后藤又兵卫和木村重成的支援下,将佐竹军退回第一栅栏,而佐竹军部将涉井政光被木村队的铁炮射击而战死,佐竹军曾一度撤退,但是在上杉、丹羽、堀尾和榊原的支援,木村和后藤两队后退。

折叠 博劳渊之战

博劳渊在中津川的中州,狗子岛以东,此地由薄田兼相,米子六兵卫以及平子主膳为大将,当德川军的蜂须贺至镇得知此砦容易攻陷,准备跟池田忠雄准备攻击,但希望得到家康的批准,因为附近是低洼地区,行军可以有困难。当家康巡视木津川后,下令石川忠总前往苇岛。29日,石川忠总率领部队到达苇岛,同时向九鬼守隆暂时借出三艘军船,在木津川的蜂须贺队,以水陆两路向博劳渊进军,当时守将博田兼相在游女屋,并不在场,守将平子主膳下令撤军,只花一晚时间,德川军将博劳渊攻陷。

折叠 野田福岛之战

福岛的五分一砦位于南中岛的西南,南方为狗子岛和博劳渊,在野田砦,驻集野大野治长的水军,此外在福岛驻守了2500兵。十八日德川的九鬼守隆尝试对野田进行攻击,但无法攻下,于是开始使用夺船的策略,九鬼水军假装攻击,但是实际夺取军船,在二十八日正式对五分一砦进行攻击,丰臣军败退,29日池田忠继和户川达安对福岛进行攻击,但是敌人一早退兵,于是向福岛放火,此后丰臣军兵力被迫留在大坂城。

折叠 布阵

(庆长19年12月)当德川将丰臣军军力压回城内,德川军花了一些时间重新布阵。12月初,家康到达了茶臼山。在平野川以东,以上杉景胜5000兵主力阵布,在旁有户田氏信的1500和秋田实季的700,在黑户门有酒井家次的1200。在城南,真田丸对开为前田利常的12000,八丁目部署松平忠辉有10000以及在下寺町伊达政宗的10000。在城西有浅野长晟的7000以及山内忠义的5000,池田忠继的8800。在西北一柳直盛等人部署了1200兵力。城北松平康重有3200,池田利隆8000。至于本阵方面,德川秀忠在冈山布阵,兵力约20000,而在茶臼山为德川家康的本阵,兵力约30000。此外岛津家久率领30000兵力出阵,但是他们并没有到达大坂一带。

丰臣军方面,本丸由秀赖指挥,兵力三千,二丸方面有浅井长房以及三浦义世各3000。三丸方面由秀赖的亲卫队,大野治长的部下为主。城南有长宗我部盛亲5000、大野治长5000,在南丸以外的真田丸,真田信繁率领5000兵力。西丸方面有名岛忠纯1300,毛利胜永5000以及后藤基次3000。

折叠 真田丸攻防战

大坂城的南方的外堀就是平原,没有河川阻隔,弱点就在南方,当时真田信繁在南方筑起了出丸(另名真田丸)竣置了一个弦形堀及三层栏栅,中央加设水堀。12月3日丰臣军将领后丛基次向本丸汇报德川军开始迫近大坂城,丰臣军开始进入作战状态。12月4日,前田军先锋向真田堀前进,期间没有受到攻击,但是当他们到了空堀后,受到了城内攻击,同时间井伊直孝松平忠直向真田丸进击,但是在真田信繁以及七手组猛烈攻击下,德川军遭到重创,在该天的中午,德川军全军撤退。

12月15日晚上,丰臣军的塙直之、御宿政友率领数十人的部队,突袭蜂须贺至阵的阵所,蜂须贺军死亡人数达百人,包括了部将中村重成,夜袭大将此名因此得来。但是是次夜袭对战局没有太大影响。

为了进行长期战,而寒冬中欠缺粮食,德川军便有意与丰臣军进行和平交涉。12月17日丰臣方遭到从大坂城以西的大筒(大炮)炮击天守阁,有侍女因而死亡,炮击的声音亦传遍京都,当时公家亦派了两名使节尝试介入,但是遭到家康拒绝,在第二日,阿茶局与淀殿开始会谈,使淀殿同意和议。交涉地点在德川方京极忠高的营地,德川家派出家康亲信本多正纯与侧室阿茶局,丰臣方的使者则是淀殿的妹妹常高院。经过了两天的交涉后,于12月19日达成协议,条件是只能留下本丸,二之丸、三之丸要拆掉,而且也要填平濠沟,还要处份大野治长与织田有乐斋,以此条件达到和平协议。德川军独断的进行填平濠沟动作,以及破坏城墙的工程,虽然该工程从全日本的大名招揽人手,但是清拆工作几乎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由12月23日起到1615年1月19日止。

折叠 大坂夏之阵

和平成立后,家康从京都回到骏府,把秀忠调到伏见,另一方面命国友锻冶制造大炮以准备进行战争。三月,大坂有动荡的消息被传到骏府,德川方便要求丰臣家移走浪人。家大坂夏之阵图大坂夏之阵图康四月时为了德川义直的婚事而上京,诸大名受到命令做出阵的准备而集结在鸟羽伏见,由从江户西上的将军德川秀忠在二条城进行军议,在4月开始著手动员兵力,家康在4月6日于骏府城出发,总动员兵力约15万多。

德川家排定进军大和口的第一部队是由水野胜成为大将,率领堀直寄、桑山直晴、本多利长、桑山一直、松仓重正、丹羽氏信、奥田忠次、神保相茂、秋山右近、藤堂嘉以、山冈景以、多贺常长等部队的六千人,右先锋藤堂高虎、左先锋井伊直孝,配置于右翼守备第一部队为榊原康胜指挥小笠原秀政、丹羽长重、诹访忠澄、仙石忠政等部队,左翼守备由酒井家指挥松平忠良、松平信吉、松平成重、牧野忠成等部队;第二部队大将本多忠政,右翼守备由本多忠朝指挥,左翼由松平康长指挥;第三部队大将松平忠明,右翼为率领越前军的松平忠直,左翼为前田利常;第四部队为伊达政宗。本营由酒井忠世土井利胜、本多正纯三重臣指挥;殿后部队由成濑正成和竹腰正信护卫的德穿义直与由安藤直次和水野重仲护卫的德川赖宣担任。各队之间的连系,真可用滴水不漏来形容。

大坂城的外堀已经回复到冬之阵以前的水平,但是防御与冬之阵比较仍然较低,此外部分浪人因为德川一方的要求被丰臣解雇,兵力较冬之阵为少。丰臣军决定先发制人,试图取得优势。首先大野治房和后藤基次率队越过暗峠,在4月26日时攻攻击筒井正次的大和郡山城,筒井军闻敌军来到,立即撤退,向伊势撤离,并丰臣军在城附近放火,其后筒井军的松仓重政与水野胜成会合,向大和郡山城反攻,丰臣军得知敌军来到立即撤退,但殿后的部队遭到松仓重政的部队攻击,丰臣军出现了士兵阵亡。28日向自治港堺进行攻击,并放火烧村,与九鬼守隆交战,成功击退九鬼军,此外还派遣另外的队伍向岸口田城攻击,城主小出吉英死守,两军在城外对峙,未有正式的攻击。

折叠 樫井之战

治房军在4月29日试图藉一揆势的帮助攻击纪州,浅野长晟得知丰臣军试图攻下和歌山城后,立即进行军议,最终的决定是在樫井迎击敌军。丰臣军的先锋为塙直之和冈部则纲,但是两先锋互争头攻,知有敌军却未等待主力便迳行交战,于是在樫井遭到伏击。伏击队的龟田高绳采诱敌之策,一边使用枪炮射击一边撤退,当退回樫井的街道后,与主力军合流,在街道进行白兵战,最终塙直之战死,冈部则纲受伤,但是浅野军没有乘势追击,立即退回和歌山城,当大野治房来到樫井,只能看见战场上士兵的尸骸,最终将直之的遗体火葬,然后回到大坂城。

折叠 道明寺之战

4月30日大野治房回到大坂城立即进行军议,但全由丰臣军军师真田幸村主导,丰臣军继续向德川军使用迎击策略。排出的阵式为第一阵主将为后藤又兵卫基次并以薄田隼人正兼相、明石扫部助守重为两翼于5月1日出城驻扎在平野等待东军;第二阵主将真田幸村,副将毛利胜永及福岛正守、渡边内藏助、大谷吉久、长冈兴秋等将则驻扎于天王寺观察敌军动态。5月5日深夜后藤基次率领2800兵袭进小松山,且无等待援军之意思豪迈迎敌。水野胜成军的奥田忠次队于6月6日凌晨2时也命令占领小松山,其先遣队约60人遭遇到后藤军后全军覆没。随后松仓丰后守重政立即由北侧进行铁炮攻击,但也遭后藤军歼灭。此时水野胜成赶至填补了松仓队的空隙;伊达军先锋片仓重纲队也越过大和口抵达战场;松平忠明队也由东侧发动攻击。值此三面包围之时,后藤军决定弃山,朝向水野军猛攻,其勇猛刚烈前所未见,但遭到丹羽队的铁炮狙击落马,最后在部下介错下死亡。德川军在6日正午时分才能将后藤队击退占领小松山,之后遇上的薄田兼相、山川贤信队也成功击退他们。丰臣军的残存兵力最终在誉田陵与真田队合流,藉著部队易位丰臣军开始反击。真田信繁与伊达政宗两军发生冲突,由片仓小十郎的骑兵队突击真田军,随后形成了激烈的混战,两军几乎没有人毫发未伤的回到阵营;片仓以兵疲为理由而撤退,真田也借机收兵整队,德川至此时尚未露面的忠辉军最后还是没有追击丰臣军,丰臣军在下午四时半开始撤离道明寺区。

折叠 八尾、若江之战

长宗我部盛亲队与藤堂高虎队交战为八尾之战、而木村重成队和井伊直孝队交战为若江之战。5月6日,长宗我部盛亲、增田盛次和木村重成,向河内方面与德川军迎击,德川军的藤堂高虎队在八尾进行交战,藤堂中央队的曾一度突破长宗我部的先锋队,侧击本队。但是长宗我部队部署的伏兵突袭,使左先锋部队陷入混乱,藤堂高刑、藤堂氏胜和桑名一孝战死,藤堂队陷入苦战。另一方面若江的战斗亦开始了,井伊队的左先锋川手良利向敌阵冲击,可惜突击失败反而战死,而右先锋庵原朝昌向敌阵前进,两军陷入混战。但是本战中,本村队本队开始崩坏,闻此消息后的榊原康胜、仙石忠政、小笠原忠政等立即向木村队进击,消灭了木村队后,向藤堂队支援,当长宗我部盛队闻敌方增援到达,立即收兵撤回后方。

折叠 天王寺、冈山之战

5月7日,最后决战是丰臣军在现在大阪市阿倍野区的平野地区迎击,德川军试图压倒性的攻击,抵抗抱著必死的心态的丰臣军。其中毛利胜永与真田幸村的奋战最为壮烈,决战开始,真田和毛利军与德川大军之间先进行数次的铁炮互击,毛利军先击破讨取了本多忠朝后更击破秋田实季、浅野长重,接著击退真田信吉(真田信之之子),之后幸村在见到毛利胜永四千兵力笔直的接连突破德川军的先锋进至第二阵松平忠直的右翼军势令其败走后,即率布阵于茶臼山的真田三千五百兵士会和大谷吉治、渡边糺、伊木远雄的二千兵与胜永合作突击松平忠直一万五千的越前军,同时浅野长晟军在越前军旁的行动被误认为寝返丰臣方,造成士兵士气崩乱也影响到越前军,在毛利军突破诹访忠澄、榊原康胜、仙石忠政、保科正光、小笠原秀政、忠修队(忠修本是松本城守备军,没有得到命令就出战,其实是家康已经默许了)的同时,真田军遂乘势突破松平忠直,后毛利胜永又突破德川军第三阵酒井家次、相马里胤、松平忠良进至德川家康本阵,同时真田幸村挟带著奋战至死的气势接连三次突击破阵,以影武者、游击战术扰乱敌军,和毛利胜永一同攻陷家康本阵,此时在家康身边只有小栗正忠陪伴,其余将士四处逃散,可见德川军战况非常混乱。

一方,冈山口的德川秀忠也在擅自开战,导致遭到大野治房的突袭,先锋前田利常不敌,全军也几近崩乱,陷入苦战。同时藤堂高虎和井伊直孝因为援护家康本阵而离开,大野军就这么突入秀忠本阵,酒井忠世、土井利胜被打退,秀忠本想亲自提枪却被安藤重信阻止,最后在前田利常重整军队的压迫下,大野治房开始撤退,秀忠的军队黑田长政和加藤嘉明支援下,重新对丰臣军进行迎击。

天王寺方面,面对真田和毛利的决死突击,德川家康一度觉得自己死期就要到了并想要自尽,但最后家康本人脱逃,幸村仅见到德川本阵留下的,因德川兵士慌乱而没带走的家康马印,随后冈山口的藤堂高虎、井伊直孝从左包围真田、毛利军,毛利胜永将其两军击退后和真野赖包撤退,撤退中胜永引爆早先埋入土中的爆药,大破藤堂高虎抵制住了德川军的追击成功撤退。一方,松平忠直的越前兵面对真田幸村的队伍毫不畏惧,整理好军势占领了茶臼山堵住去路,真田军壮烈地战至最后一兵一卒,最后幸村力尽遭到忠直家臣西尾宗次以枪刺杀战死。

当幸村战死的消息被传回来,丰臣军可谓已经崩溃,秀赖甚至想要自己出马上阵。后来因为大坂城内部有内奸放火,5月8日大坂城被攻落。被德川家救回的千姬为丰臣家求情却没有用,秀赖与淀殿母子后来在粮仓里自杀,部份丰臣军大将毛利胜永、速水守久等亦相继自刃。

当初德川家康发动大坂冬之阵时本来只找了谱代大名一起行动,但是后来曾受丰臣恩惠的大名也跟著进攻大坂,被认为是德川家为了回避之后可能遭到的道德非难所采取的动作。(江户时代,德川家灭丰臣家不但没遭到道德非议,德川家臣还赞美敌将充满武士精神。)用大规模军队去攻击一座裸城,也招来对德川家负面的评价。

现在的大坂城于天守阁北侧山里丸迹有一块写著"自刃之地"的碑,这是攻下城后德川幕府界定的地点,并不正确。真正自杀的地点是南西部的粮仓,当时最先抵达的是松平忠直等越前兵。

折叠 编辑本段 战后处理

躲起来的只有八岁秀赖之子国松被逮捕处死,但是没有处死为秀赖生下儿子的天秀院,其后在镰仓的东成寺出家。秀吉之墓以及在京都供奉秀吉的丰国神社被幕府破坏。长宗我部盛亲在5月11日于京都五条河原处死,但是长宗我部盛亲的残党被追捕十年以上,逃亡的大野治胤6月27日被处刑。这场战争使得战国时代以来持续的大规模战斗完全告终,刚好朝廷更改年号为元和,被称为元和偃武,意指再没有战争,天下可享有太平,在事实上因为大名家内乱要动用军队作战已经是二百多年之后的事情。

大坂城方面,取得了大坂的六十五万石,除了重新筑起大坂城外,幕府曾经成立大坂藩,由松平忠明担任藩主,1619年幕府以天领(直辖领)的大坂城代所代替,大坂藩因此被废除。此外,移封的大名还有内藤信正(摄津国高槻城2万石)和水野胜成(大和国大和郡山六万石)。

另一方面,灭掉丰臣家的德川方自身也留下很大的疙瘩。最先到大坂城的忠直并不以大坂城做为新领地奖赏,而是得到知名茶器、轮回的历代主人为足利义政→织田信长→家康→秀吉→宇喜多秀家→家康的"初花肩冲"。但是忠直并不满意这个奖品,加上因为有乱行而被流放("初花肩冲"之后回到将军家,成为柳营御物之一)。

此外,战后不久,幕府颁发了一国一城令和武家诸法度,每名大名只可以拥有一座城堡及限制筑城,增筑城堡必须得到幕府的批准,这代表了战国时代为军事所建设的产物将会大幅减少。

折叠 编辑本段 著名人物

真田幸村真田幸村像真田幸村像大坂夏之阵里相当活跃的真田幸村在江户时代被做为歌舞伎表演的故事题材,也被画成锦绘,即使在德川政权之下,故事也流传后世。尤其是在江户中期时,有人写作"真田三代记",对幸村与真田一族名气的提升相当有贡献。岛津家的萨摩旧记提到"真田可谓自古以来日本第一兵,他使德川方半分败北"、"家康甚至考虑切腹自杀"等记录。而在家康本阵做守备的藤堂高虎自传《高山公实录》里也记载"御旗本大崩溃"之事,当时藤堂势虽准备应战,但一遇到真田队便完全失去气势,被毛利胜永打退,不久家康就抛弃本营,使高虎也完全无法确认家康是否安全。后来也留下有记载当时因为害怕真田队的猛烈攻势,丢下家康而逃跑的旗本众行动的"大久保彦左卫门觉书"。总之幸村队威胁到家康自身,留下许多的说法,于是后世的锦绘与插画都以这些传说画出各种想像图。

不过,对真田幸村颇为激赏的岛津家因内部改革,而没有参与冬夏之阵,因此也不应该见过幸村的活跃表现,却记录了当时的风闻,因此世间对真田幸村活跃的真相有颇有怀疑之处。此外,由于岛津没有参战,一时之间传出"岛津谋反"的谣言。

幸村自杀也有很多说法,一般都认为是"在安居神社被杀",但这是明治时代旧帝国陆军参谋本部所制定的说法,因为安居神社有"眞田幸村战死迹之碑"而选定这里是战死之地,并且刻文记录。同时还有个矛盾的记载,杀死幸村的西尾宗次是铁炮足轻,但却"用枪刺死他"。宗次后来在孝顕寺(福井市)建立"真田地藏"来祭吊幸村。

折叠 编辑本段 传说

由柴田錬三郎所著作的文学作品"真田十勇士"是以"真田三代记"与"难波战记"为底本,于大正时代风靡一时的立川文库的其中一册"猿飞佐助",受到相当大的好评,而也是以那一册的标题做一个开端。猿飞佐助与雾隐才藏是虚构的人物,海野六郎、根津甚八、望月六郎的姓则是与真田一族配下的滋野一党同姓(关于根津,又有一说是以浅井长政的遗子),而三好兄弟则是以三好政康、三好政胜为蓝本(政胜其实是属于家康军队)。

鹿儿岛则有传说:"幸村在战争时没死,化身山伏与秀赖和重成一起逃到谷山(鹿儿岛市)"。

家康死亡说:传闻家康被幸村枪伤后,逃往南方的寺院,并在寺院中死亡,在南宗寺中,出现了家康的坟墓,并保存到现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