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5 11:42:45

今乐府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今乐府》诗集,二卷。清吴炎潘柽章合著。《今乐府》一书中的不少作品流露出了潘、吴二人拥护明朝反对清廷的情绪。《今乐府》正是由于描写了不少触犯清廷忌讳的内容,表现了强烈的反清复明的民族感情,所以它在乾隆时期被严厉查禁。但是,野蛮的政治高压手段是不能够彻底禁毁有价值的文艺作品的,《今乐府》的留传至今即是一例。

5
本词条 百科名片缺少图片, 欢迎各位 编辑词条,额外获取5个金币。

基本信息

  • 书名

    今乐府

  • 作者

    吴炎,潘柽章

  • 类别

    诗集

  • 出版时间

    清初

折叠 编辑本段 简介

吴炎,字赤溟,又字如晦,号■庵,后更号赤民,吴江人。入清以后,隐迹湖州山中,以诗文自豪,与叶恒奏主盟惊隐诗社潘柽章,字力田,一字圣木,也是吴江人,与吴炎同里同学。柽章入清后隐居韭溪,藏书千卷,致力于学术,综贯百家,天文地理皇极太乙之说无不通晓,尤其精通史事,也是惊隐诗社中成员。明朝灭亡后,二人同感明代没有成史,而当时不少写明史的人才短识浅,并且互相抄袭,以讹传讹,于是二人决心仿太史公体,合力论著《明史记》。由柽章分撰本纪及诸志,吴炎分撰世家、列传。创作数年,已成书十之六七。此时庄氏《明史》案发,二人被株连,皆被处死。

折叠 编辑本段 文字狱案

庄氏《明史》案是清朝第一件文字狱案,也是清代文字狱案中较大的一桩。庄廷鑨(音long,二声),浙江吴兴县人,自少有才,但双目失明。他从明代朱国祯的后人那里购得一部朱的遗著《明书》史稿后,即延揽宾客编纂明史,对朱国桢原来搜集的史料进行删润论断,并采用当地老一辈学者茅瑞徽所作的《五芒纪事》和《明末启祯遗事》加以增补。书成后,取名为《明史辑略》。庄廷鑨并请当地名流、崇祯十三年进士李令晰为之作序,于顺治十七年(公元1060年)冬刻成若干部发卖。刻书期间,为扩大影响,庄氏又聘请江浙名士茅元铭、吴楚、严云起等十六人,参与修订。吴炎潘柽章因为对明史很有研究,也在这十六位被邀的名士之列。

折叠 编辑本段 出资刊刻

书编成后才刊刻一部分,庄廷鑨病逝,其父庄允城为了却儿子心愿,便继续出资刊刻,并将为此书参订有姓名可考者十八人列于书中。其中查继佐陆圻范骧三人名字,是庄允城未征得本人同意,慕其名而擅自列入的。三人惧祸,遂将此事呈报浙江学道。于是一桩文字大案遂发,酿成庄氏灭门大祸。

此案初起时,办案人员很不经意,几乎湮没不闻,但在几个勒索贪贿的小人拨乱之下,案情越审越大。康熙二年,刑部不得不如实上报朝廷。时鳌拜等四大臣辅政,四大臣阅案宗后大怒,称旨严刑审讯。查出《明史辑略》一书中悖逆忌讳文字多处,据说犯有八大罪状,此书遂被定为逆书。是年五月,刑部审讯定谳,拟罪奏报,四辅臣称旨,以庄氏《明史》传闻异词,赞扬故明,毁谤本朝,悖逆已极,著将庄朱两家及参与该书修撰人及其父兄子侄年十五岁以上者七十人斩决,其中凌迟处死者十八人。妻妾女孙及子侄十五岁以下等被流放为奴者数百人。时庄廷鑨已早死,被掘坟劈棺戮尸。这就是有名的庄氏《明史》案。此案遭祸者数十家,牵连者近千人,死者七十余人,十分惨酷。

折叠 编辑本段 参加修撰

庄廷鑨纂史时曾请吴炎潘柽章二人参加修撰,二人未应请。庄氏以其同心,也将他们两人的名字列入参订者之中。案发后,两县令及一司理亲自上门辑捕。吴、潘两位一个方巾大袖,一个儒巾蓝衫,辞气慷慨,从容就缚。凡子女妻妾,一一呼出,尽以付之两县令,一司理。二人挺身至杭州后,在狱中赋诗如平日。受审时,见到两部官员,痛骂不屈,齿蹴尽落而不绝口,虽严刑拷打也不屈服,最后皆被斩决。时顾炎武在山西汾阳,听到二挚友遭文字祸惨死消息,悲愤万状,作《书潘吴二子事》及《祭吴潘二节士诗》,哀悼节义文星的陨落。诗中有句云:"一代文章亡左马,千秋仁义在吴潘。巫招虞殡俱零落,欲访遗书远道难。"把吴潘二人与左丘司马并列,流露了他对文字狱的愤恨之情及对吴潘二人的赞扬。

潘柽章生前有《国史考异》、《松陵文献》等书行世;吴炎死后,陈去病辑有《吴赤溟先生遗集》一卷。

折叠 编辑本段 著作遭禁毁

由于吴、潘二人被庄氏史狱株连,他们的著作在乾隆时期遭到禁毁,包括《今乐府》诗集。《今乐府》诗集的主要内容是咏明代之事,与《明史记》同时所作,意在补《明史记》义例之不足。潘柽章在《今乐府》序言中曾谈到他们创作此书的宗旨:"《明史记》草创且半,或谓余两人固无因循失实之病,然所褒贬多王侯将相有权力者,且草创之始,见闻多隘,子其慎诸。两人谢不敢。私念是书义例出入,必欲法之当今,取信来世,故不得已而托之于诗,则《今乐府》所为作矣。"收在此书中的诗作仿效白居易的新乐府体,每篇作品多以二字为题,并且在目录各诗题之下标出创作此诗的旨意,例如"《雅鹘关》,讥李宁远弃地也。""《客夫人》,纪乳媪乱政也。""《红阁诏》,纪甲申之变。""《仙霞关》,悲失守也。"此书上下两卷标目相同,卷上为吴炎所撰,每篇后附有潘柽章所作的评语;卷下则为潘柽章所撰,吴炎作评语,表现出了两人互相标榜的宗旨。

折叠 编辑本段 拥护明朝反对清廷

如《宁远捷》一诗:"边火鸣秋笳,惊秋高肥马。冒顿入眼中,已无宁远城。宁远城坚不可下,书生意气还凭陵。抚循将与卒,劳苦如弟兄。男儿七尺宁作格斗死,何当隐忍穹帐偷余生?两尸夜攻不已,云楼折冲车起。一炮发,震十里;名王血肉化泥滓,北人为号南人喜。"

折叠 编辑本段 歌颂袁崇焕

此诗诗题下标目为"美袁中丞也"。诗人在这首诗里歌颂了明末抗清名将袁崇焕率军在宁远保卫战中打败后金努尔哈赤之事。熹宗天启六年(公元1626年),努尔哈赤亲自统率后金军队攻打宁远城,袁崇焕指挥军民英勇抗战,用红夷将军灭虏大炮猛轰后金军队,打得金兵丢盔弃甲,落荒而逃。而努尔哈赤在阵前身负重伤,不久后就死去了。这是自从万历四十六年后金誓师大举入侵以来,明朝军队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袁崇焕所守卫的宁远城在此后的数次抗金战争中亦屡建奇功,成功地阻扼了后金势力的南下,直到明王朝中了皇太极的反间计,将袁崇焕冤杀。吴、潘二人在这首诗里一方面高度赞扬了明军将士团结一致、英勇抗金,不惜流血沙场、为国捐躯的英雄气概,另一方面对金兵的失败、明军的胜利表现出了欣喜鼓舞之情,并且直书名"王血肉化泥滓,北人为号南人喜。"这些在清政府看来当然都是大逆不道的言语。

折叠 编辑本段 反清怀明情绪

在《芜城叹》一诗中,吴、潘二人反清怀明的情绪流露得更为直接明显,表现得也更加强烈:"清淮流,鞠城下。顾见穹庐张四野,谁言法公真死者!反复覆,城当复;我买刀,趋卖犊。"此诗题为"悲维扬也",控诉了清兵攻占扬州城后,屠城十日的暴行。清顺治二年(公元1645年)四月,清兵南下,史可法督师扬州,领导全城军民顽强抵抗,誓死不降。城破后,史可法壮烈殉国。清廷为了彻底摧毁江南人民的抗清斗争意识,竟纵兵抢劫屠杀,前后十日,死者八十余万,扬州城洗劫一空。是为清初抗清斗争史上最为惨痛的"扬州十日"。作者在诗中写道:谁说史可法真的死了呢,被颠倒的一切都要重新颠倒过来,扬州城也一定会收复。此诗表现了强烈而大胆的反清意识,同时对清兵的暴行也毫不掩饰,坦直言之。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