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5 00:58:51

那一夜,我们说相声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
其他
编辑分类

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是台湾的一部舞台剧,导演 赖声川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那一夜,我们说相声

  • 外文名称

    那一夜,我们说相声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赖声川

男,1954年生于美国华盛顿,籍贯江西会昌,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戏剧博士。台湾著名舞台剧导演,现任台北艺术大学教授、美国斯坦佛大学客座教授及驻校艺术家。1984年创立剧团表演工作坊,被誉为"亚洲剧场之翘楚"。

折叠 编辑本段 影视档案

《那一夜,我们说相声》又名: The Night We Became Hsiang-Sheng Comedians / 表演工作坊作品集

上映年度: 1985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藉由西餐厅秀场主持人,以相声形式从十九世纪九十年代事事讲求速成的台北,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初的电视文化,向上回溯到重庆抗战、五四时代,最后终结在十九世纪九十年代北平的构造安排,以「相声」这一个正消逝中的传说表演艺术形式来反映现代社会中许多事物的消逝。

表演工作坊】的舞台剧多年来以旺盛的原创力及精练的演出,说出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故事。从台湾巡回到世界,到处获得观众热烈的响应,被国际媒体誉为「全世界最精彩之中国语言剧场」。

【表演工作坊】的剧场魅力原仅限于每一场演出当场的气氛,而此『剧场经典系列』的现场录像捕捉了短暂的片刻成为永恒的记忆。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演变

《那一夜,我们说相声》被称为近年来台湾剧场文化的奇特现象,有人说它是精致艺术和大众文化的结合,是用相声来写相声的祭文。因为我们那时发现相声已经死了。

故事发生在华都歌舞厅,两个恶俗的夜总会主持人,介绍说久未露面的相声大师将重返舞台,但结果找不到大师,只好自己冒充。于是时光倒流,回到相声盛行的年代。一共五个段子,展示不同时代的相声,而每一个段子都和失去有关:传统的失去,文化的失去,记忆的失去……当时一下子轰动台湾,外行觉得非常好笑,内行觉得是一种对于文化的评论。这是台湾将近20年来最有名的一个戏,比《暗恋桃花源》还有名。85年演出后一演再演,创了当年的演出纪录。录音带出了100万套,还不算盗版。对于只有2000万人口的台湾来说,可想有多么普及。所以会有年轻人看到我就能背一大段给我听,很多人都是听这个长大的。93年到香港还有美国、新加坡演出,从来都是场场爆满。

《这一夜》承袭了《那一夜》的风格,同样是在华都西餐厅,同一个好像会出现状况的夜总会,又是这两个非常恶俗的主持人用一种非常熟悉的口气调侃,所以一上来大家就觉得非常好笑。因为两岸关系的开放,这一回要请的是一位大陆的大师级人物,但相似的情形再次发生,大师一样没有出现,于是从后台随便抓了一个人,也就是金士杰上台,和两个主持人中的一个来撑场面,让另一个人去找大师,结果一撑就是两个小时。整个演出非常爆笑,但又很心酸,让人笑到哭的那种。余秋雨在《文化苦旅》中曾提到他在新加坡看过这个戏以后,兴奋地跑到后台,并说"这个戏未来的高潮一定是在北京上演"。

我们自己也特爱这个戏,它和《那一夜》都是不可替代的,是在一种原始爆发力的状态中苦弄出来的,它再次创造了台湾相声唱片业的奇迹。这两个戏奠定了相声在台湾可以活下来的基础。

8年之后,我们推出了《又一夜,谁来说相声》。在这么多年当中,我们又作了很多其他的作品。有个企业家曾对我说,相声剧那么好的票房,你们应该每一年做一个。但我从来没这么想过,一定要有了灵感才会去做。相声系列成为了"表演工作坊"的品牌,所以我们也不轻易出手,物以稀为贵。再说,每做一个都需要很大的精力、体力。

《又一夜》仍然是发生在华都西餐厅,主题是中国思想在今天的状况。比如老庄、道家……这一次又出现了一个新人物阿亮,说着百分之百的台湾国语,这么一个人跑到华都来,说"学相声是我的梦想",然后就是讲中国思想落在他这样一个人身上的过程。很好笑,也很讽刺。

在这个戏之前,中间还有一个91年的《台湾怪谭》,是李立群的单口相声。其中还有他和自己影象的对口相声,人格分裂一样。非常猛的讽刺,讽刺台湾的社会环境。虽然是一个人表演,但观众从头到尾都不冷场。

去年年底,台湾著名导演赖声川编剧执导的"相声剧"《千禧夜,我们说相声》在京沪两地先后演出10场,获得内地文化界、戏剧界和相声界的好评,票房亦大获全胜。其片断《谁怕贝勒爷》甚至登上了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赖声川也欲趁热打铁深耕内地舞台,与内地优秀的青年实力演技派演员陈建斌、达达、徐峥及由高校剧社登上话剧舞台的邵泽辉、王伟等合作,共同打造北京版《千禧夜,我们说相声》,并已确定于3月下旬在北京东城区宽街的北兵马司胡同的原青艺剧场演出。

《千禧夜,我们说相声》的成功,不仅在于票房的胜利,其良好口碑更传感至大众媒体,中央电视台特邀赖声川导演为2002年春节联欢晚会度身定做了一个《千禧夜,我们说相声》的片断式精华版《谁怕贝勒爷》,由金士杰倪敏然、赵自强等4名原班台湾演员出演,在今年春节晚会临近新年钟声时的黄金时间上场。对于以前不太知道《千》剧或赖声川的电视观众而言,与《谁怕贝勒爷》不期而遇应该算是一份意外的惊喜,晚会之后有关单位就不时接到观众询问何时可以看到全版的《千》剧。而不少看过《千》剧的观众则得意地说:还是舞台上的《千》剧好看,春节晚会上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对于这样一部精巧好看的话剧而言,伸展的空间无疑是小了一点,如果有机会,还是看原剧更过瘾。

与内地观众热烈反响相呼应的是,赖声川导演也正有意要在内地话剧舞台深耕并推出内地版的《千禧夜,我们说相声》。赖声川早在1997年就已经开始与人艺著名老艺术家林连昆等合作推出话剧《红色的天空》,并在上海和台北巡演,广受好评。其后赖声川一直与京沪两地戏剧界、文化界保持交流,并经常深入高校与学子座谈或应邀举办讲座,在年轻一辈文化工作者中声望颇高。2001年《千禧夜,我们说相声》由舞台而引发诸多文化效应,令戏剧观众和许多圈外的普通民众对这部作品深有好感并心神向往,一些经常活跃在话剧舞台上的演员和相声演员都希望能与赖导合作,在内地舞台上尝试演绎"相声剧"这一表演形式。为此,赖声川将与内地优秀的青年实力演技派演员陈建斌、达达、徐峥及由高校剧社登上话剧舞台的邵泽辉、王伟等一起合作,推出北京版《千禧夜,我们说相声》。该剧将不会简单地移植或嫁接原来由台湾演员演出的版本,而会根据这批内地青年演员的演艺特质及内地观众的"兴趣点"进行二度创作,力图向观众呈现一部更精彩更好看的《千》剧。同时,该剧将继续与北京长安大戏院合作,并在国内其它大城市巡演,以满足更多喜欢它的戏剧观众的热望。据悉,推行演出票低价位的北京版《千禧夜,我们说相声》的第一轮演出,还将邀请到《千禧夜,我们说相声》台湾版中扮演贝勒爷的台湾著名演员倪敏然与北京演员共同出演。

在《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演出二十周年前夕推出《这一夜,Women说相声》,一方面继承【表演工作坊】每四年推出一次"相声剧"的传统,一方面是再次的自我颠覆相声传统,转从女性观点出发,深入探讨为何自古女人就不说相声的奇特现象?因此,《这一夜,Women说相声》特别邀集了三位当代最优秀的女演员:方芳、萧艾及邓程惠,以赖声川所带领的集体即兴创作方式,重新发掘探索"女性"所认知的世界。

这出生动展现今日女性魅力、权力和影响力的《这一夜,Women说相声》,延续过去四夜"大师莅临晚会"的格式,摇身一变为:在一场名为"TotalWomen"的产品公司酬宾大会上,两名超级业务员蓝钻(萧艾饰)和红宝(邓程惠饰),着急地等待一名神秘老太太亮相。结果,老太太没来,却来了一个自称是老太太孙女的女子(方芳饰),但这孙女却又不知道老太太到底该来乾什么……于是,《这一夜,Women说相声》的一系列和女人相关话题由此展开。演出分六段单口、对口和群口相声,每一段各有主题,其中一段〈骂街〉,方芳模仿老太太,学一段精彩绝伦的"骂街作秀",不但融入黄梅戏、国剧、扬州小调、西北的小调,甚至连急智歌都派上用场……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