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03 18:26:51

东海龙女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笔下所涉题材广泛,散文诗歌、小说多有涉猎,于类型小说创作多以奇幻武侠悬疑、言情为主,擅长刻画人性及悬疑推理而著称,写情细腻生动,画人入木三分,立意独特、文风清绮;在奇幻文学中曾被誉为仙剑奇情派的代表人物,在武侠文学中亦为大陆新武侠名家之一。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东海龙女

  • 国籍

    中国

  • 职业

    作家

  • 性别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简介

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宜昌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宜昌市小说协会秘书长

宜昌市文艺理论家协会理事

笔下所涉题材广泛,散文、诗歌、小说多有涉猎,于类型小说创作多以奇幻、武侠、悬疑、言情为主,擅长刻画人性及悬疑推理而著称,写情细腻生动,画人入木三分,立意独特、文风清绮;在奇幻文学中曾被誉为仙剑奇情派的代表人物,在武侠文学中亦为大陆新武侠名家之一。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介绍

晋江文学专栏、书海网专栏

龙的天空幻剑书盟、起点均曾注册,但由于本人无暇照料,现正狂长荒草中。。。

新浪微博:东海龙女2010

百度吧:东海龙女吧以及其他以书命名的贴吧

后援会(刚建不久,感谢"雪落沧海"MM):水晶龙殿

QQ群:大家不要加了~因为一是满,二是没空管……

单行本已出版:《海国遗梦​》[1](原名《妖之传奇》,上下集),

魅浮生》(中篇合集)已出版,

(网上书店拍拍、卓越、幻想商城等有售。)

《三眼神捕》(上集已出版,下集要等写完最后一个番外后出版。请关注今古武侠淘宝店或戳今古武侠官方微博)

《荷花在哪里》(散文集,收入西陵文艺丛书,网上不售,书店有。若实在书店也买不着又想要,就给作者留言吧)

网络长篇小说:《锦绣洛神》 (宜昌市文联重点扶持创作项目)已有两百多万字,请放心跳坑

《女夷列传》已发表的中、短篇:《云雨巫山枉断肠》《心泪神珠》《荷花往事》《李寄*魂殇》《天魔劫》《弦断华年》《断发盟》《画中印》《汉水珠泪》、《蜀宫》、《《游仙记》《茉莉花开》、《夜读传奇之狐剑客》、《夜读传奇之织女》、《楚女名萝》、《何处结同心》、《夜读传奇之怀异记》、《夜读传奇之慧无伤》《夜读传奇之海棠》《夜读传奇之女贞》《夜读传奇之薛梨》《何处结同心》、《花满幽明》《三眼神捕》之《长生梦》《不老人》《病死疑》《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白头》《越女剑之胜剑》《温柔梨花》《九尾狐少年之守护》《九尾狐少年之执念》《九尾狐少年之狮子座》《落尽桃花》《制陶师》等

剧本: 《MS疏花水柏枝》(庐山恋II全国剧本征文大赛获奖)《再看满山红叶》

创作未完结:《蜀风幻影》系列--《蜀宫残梦》《龙双城》《凤栖朝云》《三眼神捕之五蕴》

其他作品  (散文、诗歌、随笔类):

《音律意象之美》入选《宜昌作家》

《翠湖畔的爱情往事》、《我们二十年》、《一个花瓶的成长史》、《老婆、老婆》《悬崖上的花朵》《是否俱是不如人》入选《西陵文艺》

《那些华年与秋草》《飞过芒花的岁月》《我已飘零久》入选《夷陵三十六钗文选》

《COCO山茶的传奇》《爱情嘉歌--你在何时归》《你还在那里吗》入选《芳草》

《锦瑟下的阿修罗》《何处结同心》《楚女名萝》入选《遇见》

《桃花劫》入选《屈原文学》

《伴你一生香》入选《新闻选刊》

《你我飘零久》入选《秭归作家作品选》

《无情才是四月天》《鼓浪屿,琴断口》《荆棘鸟》入选《三峡文学》

诗词一组入选《女作协诗选》

以及报告文学若干……

报刊发表若干……

太多了就不提了吧……

随时更新中……

折叠 编辑本段 获奖作品

:2009年中国银河奖最佳奇幻短篇奖--《游仙记》

2010年银河奖提名--《夜读传奇之海棠》

折叠 编辑本段 东海龙女访谈

《银河奖》访谈

有三件事让人觉得幸福

记者:据我所知,2007年你就受邀参加了世界科幻奇幻大会,那时是作为特邀嘉宾。三年后的今天,你却华丽地站在了中国奇幻大奖的最高领奖台上,我想知道,这中间究竟意味着什么?你在颁奖现场感受最多的是什么?

东海龙女:2007年我去参加的,是十年一度的世界科幻奇幻大会,在那次会议上,我见到了世界级的幻想文学创作大师尼尔·盖曼等人,他们新颖而深邃的思想视角,令我耳目一新,同时也拓宽了我的创作思路。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尝试站在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以期跳出过去陈旧的窠臼。这两年间,我的《弦断华年》《画中印》《二十四桥明月夜》等中篇小说都曾入围银河奖,但并没摘取最后的桂冠。我渐渐意识到,创作到了后期,不仅应该有优美文笔、精彩情节,还应有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而这种力量的获得,与作者本人的修养和襟怀又是分不开的。所以我后来的阅读方向开始转向学术类、哲学类的书籍,同时我也一直试图从多方面解读人生,尽量丰富自己的阅历。

这次,当真正获得银河奖的时候,反而心情很平静。得奖只是一个新的起点,未来的道路还很漫长。在获奖感言中我说,我觉得有三件事让人觉得幸福,一件是拿钱去喝茶,二是喝茶时思考,三是思考时不孤独。谢谢银河奖让我有钱去喝茶,喝茶时我当然会思考,谢谢所有支持我的人,包括编辑、朋友和我的读者们,因为有你们的理解和支持,让我的思考不再孤独。后来我说要去成都著名的宽窄巷子喝茶,惹得台下一片笑声。

在领取银河奖后,我又受邀参加了全球华语星云奖的颁奖典礼,接触到来自国外、港澳台各地的幻想作家代表,并作为国内幻想作家代表,与世界华人科普协会副理事长、秘书长松鹰先生共同担任颁奖嘉宾。对我而言,这是另一段令人新奇的经历,我很珍惜。

《游仙记》是想告诉人们生命的真义

记者:《游仙记》是怎样的一篇奇幻小说?这次评选竞争十分激烈,而它最终脱颖而出,你觉得它在哪些方面打动了评委和读者?

东海龙女:《游仙记》是一部神话奇幻小说,体裁兼具唐代传奇和六朝志怪小说的风格。讲的是一个叫卫瑾的人,锲而不舍地求仙为妻,他游遍四海,历经欺骗、迫害、失望后,蓦然发现了生命的真义。获奖评论中说这部小说"语言清幽秀美,用女性特有的细腻笔调描绘出带有晚唐诗歌般感伤的画面,但是在激烈的矛盾冲突之中,生命的脆弱与坚强、人性的崇高与卑微,无一不展现得淋漓尽致"。

记者:你的小说在奇幻、武侠和言情诸方面可以说各擅胜场,还被誉为仙剑奇情派的代表人物之一,请问,你高蹈于这些虚幻之境时是怎样让现实介入的?或者说,你是怎样脱身于现实,飞翔在你一手制造的心灵奇境中的?

东海龙女:小时候父母管教严格,童年几乎都在刻板的学习中度过。然而儿童的心是无法被约束的,丰富的想象力就是我唯一的寄托。天马行空的思维从那时开始培养,而写作中,这样的题材广泛,不拘一格,对于文字的表述十分有利。我喜欢用虚无的柔软来衬托现实的生硬,以幽微的意象来比拟真实的遭遇。就好比你站在水边,凝视水面。水面倒映出人影,现实就是你这个人,水面的倒影就是幻想。那个倒影如此柔和而美丽,触动了心底最深的东西,引领我们的思绪,一直延伸到无尽的虚空。我一直说,我以我笔,写我真心。情节是虚幻的,情感是真实的,现实中不能表达的哀乐,幻境中能够细腻而贴切。对于作者和读者而言,都是一种很美好的寄托啊。

写作,甚至工作,都像演员在演戏,要尽快地入戏,将自己化身于文中,体会到他们的喜怒哀乐,才能描绘得栩栩如生。

博览群书才会使自己的人生观不会太偏颇

记者:刚才你说到了读书和阅世的问题,这是写作者最不能绕过的两个重要母题。那么,读书在何种方面影响了你,有没有一个大致的读书范围?哪些书会让你一读再读?还有阅世,你觉得它在多大程度上成就了你的写作?

东海龙女:不挑食才能营养全面,博览群书才会使自己的人生观不会太偏颇。不过我偏好古典文学,虽然我也看西方文学,但那是为了丰富自己的写作技巧。近来看理论类的书比较多一点。

我觉得写作到了最后,真正树立个人风格,并且能够屹立长存的,是你在文中所要表达的一种心胸襟怀。至于我最爱读的书,有以下几本:《乱世佳人》、《金刚经》、《金瓶梅》。这三本书,各有代表性,从不同角度,以不同的方式,很好地诠释了复杂人生。

最近看的书是《黄帝内经》,因为被范仲淹的话所打动,他说,不为良相,当为良医。医道中所蕴含的道理,是与天道相通的,都是讲究五行互济,阴阳调和,我觉得一个人的成长、工作、经历、发展,都离不开这个"道",这恐怕也是我下半生所要探寻的课题。

至于阅世,我始终认为,作为社会人的我们,不可能躲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独立存在。各种经历,会让人更加深入地洞察世情,心态平和,以包容的胸怀去看待万事万物。

最爱刘禹锡,同时也喜欢纳兰

记者:说到读书,你对古诗词好像情有独钟,听说纳兰和小山是你的最爱,是吗?

东海龙女:我最爱刘禹锡,同时也喜欢纳兰。刘禹锡此人,诗词含蓄刚毅,豁达深沉。他当初一再被贬,却始终有乐观的心态。一次被贬,好容易回京,写诗道:"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触怒当权者,再贬。十四年后,他才得以再次回京,竟然写道:"种桃道士今何在,前度刘郎今又来。"风趣刚毅之概,千百年后仍然令人敬仰。生命原多挫折,有的人从此沉沦,有的人怨天尤人,有几人能如此不屈不挠,勇猛如故呢?况且在那样受迫害的时候,还写下了陋室铭来激励自己。我敬仰他的人格。

至于纳兰,我觉得写作的人,不可不看纳兰。因为刘禹锡我们学的是心胸,纳兰我们学的是情怀。纳兰诗词中,如此细腻优美的意象,正是我们写作的人一生所想达到的境界呀。

纳兰有一颗敏感的心,但也是一颗爱美惜美的心。往往短短数句,说出无数人共同的情怀。人生若只如初见,七个字,足以流传千古了。但愿有一天我能如刘禹锡,对人生所有的挫折和磨难,始终以豁达的态度去面对,将它当作自己历练的一种完美。但愿有一天我能如纳兰,以最清丽的文字,书写出千万人深郁于心中,却不能向人言的悲欢。

记者:我注意到你QQ上最新的个性签名是:"归零,向更美好的明天,出发!"这应该是你的最新姿态,那么,为什么要归零?又向一种什么样的明天出发?诗人拉斯·努列说过"终点就是被忘记,我已经早就达到",你怎么看?

东海龙女:我是在告诫自己,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我对"明天"的理解,就是"不断提升,没有止境的那个境界"。

对于诗人这句话,我有不同看法。我觉得不断前进,不断提高就好,是达到,还是忘记,都并不重要。佛经中说:"应无所住",这一切的执念,不要存在于心中,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前进。

记者:写作通常是一种感情和思想极度丰盈的时刻,很多时候秉有一种无可言说的愉悦,我想了解,你在写作时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在愉悦之余,有没有痛苦之时?

东海龙女:有。有很多时候,没有入戏,或者很想去玩的时候,但因为我要求自己每天必须得写三四千字,所以就很纠结。写作的时候,容易对文中人物有代入感,心情随之起伏,哀乐也随之变化,而且欲罢不能,只好一鼓作气写到底,其实对于作者来说,写完后不亚于是从心灵上蜕掉一层皮,的确是十分劳累的。

记者:这次和你一起走上领奖台的,还有中篇和长篇的得主,你平时同他们有交往吗?你们这一代奇幻作者有哪些同与不同?

东海龙女:平时经常同他们交往,很熟。他们大多来自于大城市,在那里读书或工作。一般都是高学历,与我年岁相仿甚至更年轻,眼界宽,知识广,思维新,有活力。如果说我与他们有什么不同,可能在某些方面我成熟一些,当然也就是说,我不如他们思想跳跃。

写作是一件很苦很累的事情

记者:诗人舒婷曾经说过,不要玩熟了手中的鸟。这句话与写作有关,并大有深意,我想问的是,你最近想放飞什么鸟,或者说,你最新的写作计划有哪些?

东海龙女:我的武侠小说《三眼神捕》第三、四部即将于9月面市。接下来将写第五部。奇幻小说类即将发表《蜀宫》和《织女》。接下来还要继续写的是《怀异记》和《楚女萝》。这四部连同我已发表的《狐剑客》一起,属于我新写的一个系列,类似六朝志怪和仙剑小说的综合体,总名字叫《夜读传奇》。同时,我还在为一个刊物的专栏撰稿。

记者: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很多年轻人是科幻迷、奇幻迷,有的还想和你一样投身写作之中,作为一名成功的先行者,你对他们有什么要说的?

东海龙女:我是从2005年开始写作的,至今已有五年。参加过数次笔会,每一次,都会有新的面孔出现,也会有旧的面孔消失。我是一个天资平凡的人,其实很多人都比我有才气,但他们或忙于生计,或疏于动笔,渐渐都消失了。写作是一件很苦累的事情,非常需要恒心和毅力,只有坚持下去的人,才会有所成就,而即使取得了成就,如果你止步不前,也很快会被滚滚大潮所淹没。因为在这块领域上,从来不缺乏有才华的人。

《飞·奇幻世界》访谈

东海龙女:银河中遨游的性情女子--《飞奇幻世界》

时间:2010年6月 地点:成都--宜昌

龙女的银河奖情结

艾珂:欢迎东海龙女第二次做客我们"幻野星踪",用你的方式跟读者打个招呼先?

龙女:HI,大家好,我是东海龙女(好老土……捂脸……)掌声在哪里?(东张西望ING)

艾珂:在四面八方五湖四海,一时没传过来呢。不过到这次银河奖颁奖礼的时候,龙女就能感受到掌声如潮啦。上次采访末尾龙女提到希望获得奇幻银河奖,这回获奖可谓心愿得偿,看你的获奖感言倒显得有点出乎意料?

龙女:正所谓:我爱你的时候你不要我,你要我的时候……还不许人家意外吗?

艾珂:听起来有点小怨妇的感觉啊,看来你真的"觊觎"它很久了,你的银河奖情结是什么时候产生的呢?

龙女:小怨妇?汗,没有吧,我早淡定了……话说我的情结也很奇怪的:2007年吧,当时的罗伯特·索耶在台上高举银河奖的杯子,俺坐得有点靠后,眼神儿也不好,一直没看清楚,于是下狠心决定--自己弄个来瞧瞧?白天瞧夜里瞧,一天瞧二十五个小时!

艾珂:然后就发狠劲要写出一部能弄到"杯子"的优秀作品来了?这个故事是不是告诉我们女人执着起来蛮可怕的呢?

龙女:这说明我们女人对物质特别热爱……试想如果这杯子是"爱马仕"的…… (龙女此刻的签名上写着:用惯爱马仕的女人,是不会用街边货的。很强大!)

艾珂:我们银河奖的奖杯也是限量的,比"爱马仕"更有收藏价值哟!

龙女:星星眼……

艾珂:说说获奖作品吧,《游仙记》中讲了一个执着追求仙凡情缘的主人公经历波折最终心愿达成的故事,让人觉得作品里有种从爱情出发又隐喻人生其他方面的基调,是这样吗?

龙女:我一向认为,爱情具有深刻而广泛的喻义。它的多变和不安,恰能隐喻我们命运中的很多内容,所以我喜欢用爱情当载体,来表述人生。

艾珂:那么龙女具体说说你创作《游仙记》的时候想表达的人生隐喻好吗?

龙女:在《游仙记》中,我想暗喻的是这样一种人生状态:你现在想追求的东西,未必真如你想的那样美好。正如卫瑾,他未必真的会爱上神仙,却还是对凡人冒充的海神爱慕不已,其实心障重重,没有看到自己真实的心。我想通过这个男主人公呈现世人有时候受六色所迷丢失了本心,必要历经波折,方能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

艾珂:说到这儿有个有意思的情节,小白明知主人公卫瑾受骗却没有揭穿骗局或阻止主人公,这么安排是为什么呢?

龙女:真正明白自己的心,是需要历练的。唐僧去西天取经,孙悟空也不能拎着他的脖子,"咻"地一下飞到呀,这需要个自己醒悟的过程。

艾珂:不过这么一来,小白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对主人公的爱慕呢?(对手指,这个问题好八卦的样子……)

龙女:有的,不爱的话,会一直跟随在他身边吗?在家玩玩贝壳养养黄猫这日子多滋润呀!

艾珂:不过神仙就是和凡人不一样,她好有定力的说,赞一个!

龙女:人家境界不一样嘛。如果我是小白,早就饱以老拳!让你不清醒!让你不清醒!

艾珂:你好暴力!这么看起来小白确实比《海国遗梦》系列的小十七更有神仙的淡定气质了。

书写中的情之真意

艾珂:那就说到另一个问题上了,感觉《游仙记》既延续了龙女以往作品里经常涉及的龙族题材,又在视角和风格等方面作了较大改变,促使你创作转变的原因是什么?

龙女:其实原因是,阿飞某天淡然地问我:"你咋不写写短篇呢?"我就随手写了一篇,它叫《游仙记》。大概因为本人常年看白话版《阅微草堂笔记》和《太平广记》,就弄出这么个调调来了。

艾珂:好偶然的风向变化!不过看来龙女好像爱上这种笔记体的白描调调了,感觉这次的《狐剑客》有过之无不及呢。

龙女:做任何事,本龙的风格是一开头即一发不可收拾……既然写了,就写个系列吧。从《狐剑客》开始,打算写上个十篇八篇、万儿八千……啊,这个数字水分太大了!我现在已经在写第二篇啦,第二篇的名字叫《织女》。但请注意,决不是牛郎织女的织女。

艾珂:好吊胃口的回答,能不能多透露一点点细节?

龙女:这个织字,说起来与成都有缘,因为成都还有一个别称,叫锦官城……所以这个织女的意思,是织锦的女子。主要讲的就是一个普通的织锦女子,成长为剑术高手的故事。题材与狐剑客相似,都是仙剑类的。

艾珂:那是否这个系列会更偏重武侠和奇幻相结合的风格呢?龙女整体上介绍一下这个系列的特点吧。

龙女:这个系列名为《夜读传奇》。传奇是一种小说体裁,关于它的特点地球人都知道……风格上至少目前的两篇是武幻结合的,但我想它们的内容可以包罗万象,像《狐剑客》和《织女》故事情节上就很不一样。

艾珂:明白了,类似于《聊斋志异》《天方夜谭》这样的系列故事吧,好期待,龙女快快写,挥鞭!

龙女:不用挥我也会快快写,因为本来就很喜欢哪!

艾珂:抱,代表读者亲勤奋的龙女一大口。回到《狐剑客》的内容来说,感觉余万里具有很神秘的传奇色彩,由追求天下第一,到回归平和,再到收狐狸为徒,龙女设计这个人物的目的能跟大家说说吗?

龙女:余万里是一个导师类,引子类的人物,他比剑后赢了,很牛,以为天下第一了。结果遇到帷帽人,才发现自己对剑道只窥一角。于是痛下决心,研究以情御剑之道。这是练武功过程中,不断的反思和进取,是不可缺少的过程。他正因为发现,人性多变,才选择了两只性格迥异的狐狸来传剑道。我要说明的道理正是,情剑的宗旨,只在一个情字,与生物的形式是无关的。

艾珂:余万里最后杳然无踪,留给大家一个悬念,他是就此成为永远的谜题,还是以后可能在《夜读传奇》的其他故事里再次出场客串呢?

龙女:介个……偶还没想那么远呢,要看是否有合适的情节。

艾珂:是不是如果读者要求大叔再次出场的呼声够高,龙女还是会考虑让他再出江湖呢?

龙女:啊?我想读者对余大叔的呼声没有那么高吧,又不是帅哥美男。

艾珂:难保读者里没有大叔控嘛,我们拭目以待。说了师傅说说徒弟,何山语了悟情之真意后也以头戴帷帽的形象出现和前面点化他师傅的帷帽人形象相同,这个细节的设计有什么特别的用心吗?

龙女:这个用心要靠读者自己去品味了,留一些自由空间给大家想象吧,

艾珂:何山语虽然故作放荡之态来体会情之百味,却在临坐化前的偈语里包含胭脂和青笙的名字,这两个女子在他心中分别占有怎样的位置呢?

龙女:纠正一下,何山语不是故作放荡之态,他是完全放浪形骸,是发自内心的。在他身上有着魏晋人士的影子,他们看上去惊世骇俗,实则心如赤子,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悟出剑道。

胭青二女在他心中自然是特别的,胭脂相当于他的朋友,青笙相当于他的知已,或许还会有男女之情吧。所以他最后居然离开了青笙,因为他知道一旦滋生出真的男女俗爱,就会影响他的修行了。

艾珂:何山语近情,白无非远情,但他们从两种截然相反的方式来修炼情剑,最后都领悟了情剑的真意,这个其中的寓意请龙女阐释一下吧。

龙女:情之一字,涵盖万千。年轻时我们认定一条路,爱下去,因为认为只有那一条路,所以撞得头破血流都不后悔。成熟后才明白,原来有很多条路。正如修成剑道一样,何山语驰骋情场,阅情无数,以为这样方知情之真意。白无非从未爱上任何人,也一样懂得了情之真意。情,它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不增,不减。是我们自己的心障,把它变得面目全非。艾珂:好震撼,那么龙女觉得领悟了情之真意的人会怎么来处理世间不可回避的情呢?

龙女:我想我只是说明一个关于情的道理,不负责教大家怎么去做。我告诉大家,这个鸡蛋非常好,它环保,绿色,营养丰富。至于你是炒煎烹煮,就与我无关了。道,是一个规律。每个人怎么去使用这个规律,可就不能死搬硬套了,各人对情,有各人的看法,有适合各人的办法,没有一定之规。

性情女子的精彩生活

艾珂:八卦一下,龙女的情感状态现在是怎样呢?

龙女:这个嘛……我面对读者的,只有我的文字和观点不谈现实中的自己,因为俺们不是明星,谁关心你是长是短,是圆是扁呢?

艾珂:大家也许会有点好奇,感觉之前谈到情的时候,龙女很像超然看风景的人在看着情。

龙女:因为我也曾是风景中的人嘛。

艾珂:那么现在看风景的龙女,喜欢欣赏风景中怎样的男子呢,热情如何山语的,酷酷如白无非的,还是别的类型?

龙女:单从相貌而论,这二者都很喜欢……捂脸……就人品而论,这二者都不喜欢。

艾珂:(八卦滴~~)喜欢什么性格的?

龙女:(警觉滴~~)不--告--诉--你!

艾珂:口风好紧,饶你饶你!八一八别的可以吧,除了以文写情﹑写世间百态,龙女还有什么方式安排业余生活呢?

龙女:华服﹑美食﹑酒吧﹑KTV……外加一月一次旅游。

艾珂:每月都出去旅游,好生令人羡慕。那你的旅程有没有在写作中留下什么痕迹呢?龙女喜欢去哪里行走呢?

龙女:当然有,基本是每出去一趟就能整一篇出来。比如当年的《弦断华年》,就是去苏州虎丘,见着那块点头的顽石才写出来的。至于喜欢去什么地方嘛……说不好了,国内的大部分代表性旅游景点都去了,难道触角要伸向海外了?

艾珂:点子不错,只要继续坚持去一个地方整出一篇,我们和读者坚决支持。话说龙女有这么多爱好,还有日常工作要做,一般怎么协调和分配自己的时间呢?我想这可以给有志于写作的读者提供一些参考。

龙女:决窍只有一个,那就是--该干嘛时就干嘛!

艾珂:龙女以前的心愿是获得银河奖,如愿以后有什么新的心愿吗?

龙女:再获!收集一大排银河奖"杯子",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想看左边的看左边,想看右边的看右边……

艾珂:(45度仰望,异想天开~~)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应该跟奖杯的设计师商量一下,每次的奖杯都做成不同的款式,组成不同的套系,这样就可以激发更多像龙女一样有收藏爱好的作者多写好文多参赛了……

龙女:其实人家对杯子的款式并不在意的,你一定要逼人家说真话吗?!一定要吗--

艾珂:……(好强大的气场,但为了满足大家的好奇心,小艾还是硬着头皮点头~~)

龙女:(怒视~~)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多拿几次奖金有什么不好?!

艾珂:(抖,赶紧转移注意力~~)最后请给喜欢龙女喜欢奇幻的读者们说两句贴心话?

龙女:(面向观众,笑眯眯~~)但愿我的文字,能让我们的心生出翅膀,一起在绚丽的奇幻梦境中飞翔。啊,我真的好文青!

艾珂:代表大家祝愿龙女永远心想事成,为我们带来更多好看的小说。

《今古传奇》访谈

相爱的终点,是别离--《今古*武侠》访谈录

路边:基本情况自爆,咱不要官方的,咱要私人资料,全方位立体介绍,生冷不忌。

东海龙女:东海龙女,女(这是句废话)。已经活了很多年了,并且将继续嗨皮地活下去(再活五百年就差不多了)。相貌中下,身材不雷,爱好十分广泛,简直堪称文武双全(闺蜜说我文会上网,武能切瓜)。

爱好:时尚(确切地说是与时尚类相关的血拼活动)、旅游、唱K泡吧打游戏看漫画上的美男,有时也看看街上的美男只是这种机率太小了……继续,本龙也会琴棋书画。会弹几下古筝,下得一手臭围棋,毛笔字凑合,喜画仕女图,水平么,呃,几乎看得出我画的是人。

路边:"东海龙女"这个笔名是啥意思?

东海龙女:因为我仰慕婆竭罗龙王的小女儿,献宝珠给佛,女转男身成佛。我不想像仙女一样脱俗,想必也不如妖女一样勾魂,但龙女,感觉是一种十分神秘的形象。

路边:听说你前几天去成都领银河奖,介绍一下具体情况吧。

东海龙女:因为《游仙记》我在成都领了所谓中国幻想界最高荣誉的银河奖。同时作为奇幻作家代表,担任全球华语星云奖的开奖嘉宾。

感想么,就是--得奖是个好事情,我拿了一笔稿费后又多拿了一笔奖金,好啊好啊!

知道获奖后我的第一反应是:又要去买衣服了,不然领奖时穿啥呀?

于是,打着领奖的幌子,我一口气买了七件……

路边:三眼神捕这个系列围绕佛家中人生八大苦……怎么会想写这个主题?

东海龙女:因为经历了亲人的离世,活生生的人,突然消失了。所以对生命感到了困惑。那段时间一直翻阅佛道的经藏,希望能明白,我们的生命从何而来,往何处去?因何来此?是否湮灭?

我一直期望自己能勘破大道,明白生死的奥秘。

路边:信佛?

东海龙女:没有信佛,但我拿佛经当哲学看的。

路边:哲学……你在我心里的形象越来越高大了……

东海龙女:说实话会被拍吗?我其实是很懒,觉得佛经看起来容易懂一些……

路边:有人说女作者写武侠文离不开情呀爱呀,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东海龙女:《诛仙》是近几年最火的一部仙剑小说,难道说它打动人心的地方,是斗法吗?难道诛仙的作者是女子吗?

爱情与死亡,向来就是文学作品中的两大主题。对我个人而言,爱情的多变和易逝易伤的,几乎是生命遭遇的一个缩影。我们能通过爱情,诠释很多生命中的意义。人们认为女子武侠容易写情,其实也暴露出女子武侠的一个通病。往往由于女性自己的幻想和代入欲,使得文字过多地在"情"上叽叽歪歪,是披着武侠外衣的言情小说。

我认为"侠"这个字,其实是中国数千年来的民族脊梁。司马迁说过"侠者救人于厄,振人不赡,仁者有乎;不既信,不背言,义者有取焉。"真正的武侠小说,弘扬的是一种浩然侠气,即使是儿女私情,也一样令人敬仰。

所以,写武侠,不可离开情。因为万物都有情,离开情,与草木石砾何异呢?但又不能拘于私情,须襟怀宽广,光风霁月,才是武侠要提倡的侠骨柔情。

路边:说得好,鼓掌!

东海龙女:那……我可以下去困觉了么?都1点多了……

路边:……

关于东海龙女的其他专访:2011年《新闻选刊》专访《笔墨江湖任逍遥》

2008年元月版《飞奇幻世界》个人专访:《东海龙女--将八卦进行到底》

2010年《三峡晚报》个人专访:《东海龙女--在奇幻之海中尽情遨游》

视频、电视节目类:

、2011三峡新闻网 《人物》栏目专访 《龙女的传奇世界》网上视频专版

二、2010世界华语星云奖,成都。担任开奖嘉宾

三、2010获得幻想小说最高奖项银河奖的颁奖礼视频。

四、2010年三峡电视台节目 东海龙女谈山楂树之恋

五、2010年3月电视节目《欢聚一堂 倚天屠龙记首播式》担任嘉宾。

六、2010年4月电视节目《垄上行》

七、2009年3月30日武大侠客节担任嘉宾及读者见面会。

八、2008参选年度十大民选新闻人物,三峡电视台专题片《龙女传奇》

九、2008年三峡电视台《宜昌直播》栏目访谈。

十、2008年三峡新闻网个人专访 《走进网络女金庸余娅琴》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