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7 16:55:53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史国良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5个义项):

史国良 - 中国人物画坛写实派画家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文化人物
文化人物
编辑分类
史国良,当代画家。1956年生,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院国画系研究生班,师从蒋兆和、黄胄、周思聪,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美术学院和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客座教授。作品《刻经》曾荣获第23届蒙特卡罗国际现代艺术大奖并因此受到文化部嘉奖。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史国良

  • 国籍

    中国

  • 出生日期

    1956年

  • 职业

    国画家

  • 毕业院校

    中央美术学院

  • 信仰

    佛教

  • 代表作品

    《刻经》

折叠 编辑本段 简介

史国良史国良

史国良(释慧禅),生于1956年,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29岁成为北京画院一级画家,美术界最年轻的教授,是中国美术协会会员,中央美术学院及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客座教授。史国良的作品《刻经》荣获有“美术奥斯卡”之誉的第23届蒙特卡罗国际现代艺术大奖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奖”并受到文化部的嘉奖。 他的画风以写实手法反映时代生活为主,功底扎实、笔墨厚重、是中国人物画坛写实画派的重要的代表。史国良1989年移居加拿大温哥华,1995年在美国西来寺出家,为当代中国画僧的再传人,现定居北京。1956年生于北京;1973年从师周思聪学画;1975年毕业于北京带三师范美术班;1975年<新的一页>参加北京美展;1976年从师黄胄学画;1976年<越唱心里越快活>参加北京优秀作品展;1977年参加文化部中国画创作组;1978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1978年《月色》《牧鸭》参加文化部中国画创作组第一、二届展览;1979年《山里人》、《藏区写生》参加中国中青年画家习作展;1980年毕业分配至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任教。

1980年《八个壮劳力》、《买猪图》参加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展;1981年参加中国画研究院人物画研究班;1981年《高蠡暴动》参加全军美展;1981年兰州群艺馆史国良观摩展;1982年举办刘大为、史国良、尚丁速写联展;1982年四川美术学院史国良画展;1984年《访状元》参加第六届全国美展;1985年调至北京画院;1985年《添灯油》参加北京画院迎春画展;1986年<空门>参加第七届全国美展;1988年台湾高雄名家画廊史国良画展;1989年赴加拿大讲学办展,并移民温哥华。

1989年《刻经》参加第23届蒙特卡罗国际现代艺术大奖赛;1989年《史国良速写集》、《水墨人物画技法》、(四川美术出版社)《史国良画选》、《史国良画集》(香港出版)《写实水墨人物技法》(天津美术出版社)1989年第23届蒙特卡罗现代艺术大奖赛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大奖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荣誉嘉奖;1990年香港大会堂史国良画展;1990年加拿大中华总会杰出艺术奖;1990年参加为非洲难民筹款的“饥馑三十”义卖活动;1991年参与兴办为修西藏寺庙筹款的义卖画展;参与组织温哥华画家等举办“血浓于水”义卖筹款的画展;参与组织温哥华华人艺术家协会,任副会长;1994年参加温哥华中国画家无人展。

1995年在西来寺出家为僧;1995年《史国良画集》、《史国良速写集》(荣宝斋出版社)1997年回国定居;1997年《小昭寺》、《母子图》等,参加中央美术学院提名展,《自画像》、《菩提小叶》等参加肖像画联展;《四季》、《拉萨街头》、《礼佛图》参加第一、二、三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1998年北京文雅堂史国良画展;1998年参加中国佛教学会举办的赈水灾义卖;参加为失学儿童筹款的义卖画展;参加抗沙尘暴植树义卖画展;参加为来京打工者失学子女捐书义卖画展;2001年《礼佛图》参加全国民族画展;2001年香港荣宝斋史国良画展;2001年《史国良新作品》(文雅堂出版);2001年《史国良画集》(中国画报社);2001年参加中央电视台环保活动义卖;2002-2003年史国良访谈2002年参加保护什刹海活动;2003年《八个壮劳力》、《买猪图》参加中华世纪坛<世纪风骨>50家提名展、个展;2003年参加为残疾人筹款义卖;参加保护母亲河义卖;2003年参加中国佛教代表大会。

折叠 编辑本段 经历

史国良史国良

史国良出家了,因此当今名画家里有了个和尚,和尚里多了个名画家,用史国良自己的话说,他要将自清末虚谷以后断了的画僧法脉接上。然而,作为和尚应清心寡欲,万事皆空;作为画家,应内心丰富,落笔寄情。身为画僧,应如何走出这两难之境呢?

从1979生至今,史国良以西藏文化为主题进行了大量的人物画创作。他数十次赴藏采风,几乎跑遍了藏区各地,他曾目睹西藏的信徒们从四川阿坝徒步叩拜去拉萨朝圣的壮观场面,曾钻进藏民油渍黑亮的帐篷里与他们同吃同住,曾与牧民策马扬鞭在草原上奔驰。这期间他被博大精深的藏文化所震撼,被藏民们纯朴、虔诚、执著的精神所感动,与西藏结下了深深的情缘。

艺术是感情的产物,作为出家的僧人、入世的画家,站在佛门内的史国良以其出家人独特的视角关注着现代人的生活,他将自己对西藏热烈的情感融入笔端,以写实传神的生动笔触,撩开了蒙在藏民脸上那层神秘面纱,揭示出他们纯净、善良、虔诚的内心世界。《朝圣者》、《添灯油》、《转经》等一系列作品展现出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西部风情,形成了融民族性、时代性和鲜明个性的人物画风。其中《转经》以现实主义的写实手法描绘了十几个转经的藏民。画家通过藏民从进入圣殿时的茫然、困惑的神态到走出殿堂时心悦、解脱的面目表情,刻画出了藏民在整个礼拜过程中的心理变化。

折叠 编辑本段 个人履历

1956年生于北京;

1973年从师周思聪学画;

1975年毕业于北京带三师范美术班;

《新的一页》参加北京美展;

1976年从师黄胄学画;

《越唱心里越快活》参加北京优秀作品展;

1977年参加文化部中国画创作组;

1978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

《月色》《牧鸭》参加文化部中国画创作组第一、二届展览;

1979年《山里人》、《藏区写生》参加中国中青年画家习作展;

1980年毕业分配至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任教;

《八个壮劳力》、《买猪图》参加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展;

1981年《高蠡暴动》参加全军美展;

兰州群艺馆史国良观摩展;

参加中国国家画院人物画研究班;

1982年四川美术学院史国良画展;

举办刘大为、史国良、尚丁速写联展;

1984年《访状元》参加第六届全国美展;

1985年《添灯油》参加北京画院迎春画展;

调至北京画院;

1986年《空门》参加第七届全国美展;

1988年台湾高雄名家画廊史国良画展;

1989年赴加拿大讲学办展,并移民温哥华;

《刻经》参加第23届蒙特卡罗国际现代艺术大奖赛;

出版《史国良速写集》、《水墨人物画技法》(四川美术出版社);

出版《史国良画选》、《史国良画集》(香港出版);

出版《写实水墨人物技法》(天津美术出版社);

获第23届蒙特卡罗现代艺术大奖赛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大奖;

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荣誉嘉奖;

1990年参加为非洲难民筹款的

获加拿大中华总会杰出艺术奖;

举办香港大会堂史国良画展;

1991年参与兴办为修西藏寺庙筹款的义卖画展;

参与组织温哥华画家等举办“血浓于水”义卖筹款的画展;

参与组织温哥华华人艺术家协会,任副会长;

1994年参加温哥华中国画家无人展;

1995年出版《史国良画集》、《史国良速写集》(荣宝斋出版社);

在西来寺出家为僧;

1997年《小昭寺》、《母子图》等,参加中央美术学院提名展,《自画像》、《菩提小叶》等参加肖像画联展;《四季》、《拉萨街头》、《礼佛图》参加第一、二、三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

回国定居;

1998年参加中国佛教学会举办的赈水灾义卖;

参加为失学儿童筹款的义卖画展;

参加抗沙尘暴植树义卖画展;

参加为来京打工者失学子女捐书义卖画展;

举办北京文雅堂史国良画展;

2001年出版《史国良新作品》(文雅堂出版);

《史国良画集》(中国画报社);

举办香港荣宝斋史国良画展;

《礼佛图》参加全国民族画展;参加中央电视台环保活动义卖;

2002-2003年史国良访谈;

2002年参加保护什刹海活动;

2003年《八个壮劳力》、《买猪图》参加中华世纪坛《世纪风骨》家提名展、个展;

参加为残疾人筹款义卖;

参加保护母亲河义卖;

参加中国佛教代表大会;

折叠 编辑本段 个人事迹

折叠 法缘

史国良史国良从画家到画僧的嬗变,可不是一件轻松洒脱的事情。

只有受过“三坛大戒”,才可成为正式的出家人。受戒之前,戒子们(等待受戒的男女)的集训生活比军营更加严格。每人被授予一个号码,代替了各自的姓名。所有的戒子编为若干班,史国良被指定为比丘三班的班首。每天清晨4时起床,只有10分钟的整理内务和盥洗时间;一间寮房(和尚居住的房间)住九个人,卫生间里只有两个便器。为了不因站队迟到而受罚,早上的“如厕战”进行得无比紧张而激烈。

早课的第一堂是朝山,从山脚开始,念一句佛号,趴在地上叩一个头起来,向山上迈一步;再念一句佛号,再叩一个头,再起来……一直叩到山顶,即使赶上下雨地上全湿的时候也要叩下去。炎热的夏季,戒子们仍然要按规矩穿好六层僧衣,即使不下雨,浑身上下从里到外也会被汗水浸透。在西藏,史国良看过也画过一队队男男女女的藏民背着行囊摇着转铃,走一步叩一个长头,直叩到佛住的地方。现在他亲身经历了,尽管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叩头的姿势不尽相同

折叠 朝山后念经

吃饭叫“过堂”。每餐都要站队,在纠察师傅的带领下唱开斋偈;东面都为男众,西面都为女众,每个人面前放置一个汤碗、一个饭碗,坐要笔直,双目看前方,不能说话,也不能四处张望。第一天用的是竹筷,第二天就改用铁筷了,这是对戒子们进行无声行为的训练。饭毕,还要集体念“结斋偈”。

上午的早课后,一般是去大殿听讲。下午课主要是练习佛门的规矩:如何合掌,如何行礼……晚课过后往往已是夜11点。晚上睡觉也有规矩:面朝里,右手托头侧卧——如释伽牟尼涅槃时的睡姿,这也有个名称,叫做“吉祥卧”,而且必须盖棉被。天那样热,戒子们总要到后半夜才能睡着,刚刚进入梦乡,起床的钟声又敲响了……

山上有许多燕子,史国良把它们写进了日记。“小燕子,你们是候鸟,都集中到我们这座山上了。你们很快就要飞回北京去繁育后代了,如果在城北的护城河边的一个大院里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她就是我妈妈,你们给她捎个信儿,说我想她。你们要是能飞到温哥华就好了,替我去看看我的孩子和他的妈妈过得好不好,看看他们在做什么……”

按照寺里的规定,每天午饭后,亲属可以来看戒子。哪位戒子的亲属来了,纠察师傅就会在结斋时叫:“×号,留下来!”

史国良知道自己的亲人和自己远隔着千山万水,根本不可能来看自己的,可每次结斋时还是暗暗盼着能听到自己的编号。自然,每次他都怀着失落和怅惘离开斋堂。

折叠 受戒的日子

剃度仪式在1996年9月27日举行,和史国良一同剃度的还有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印度、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141名男众和女众。

折叠 盛大的法会

史国良史国良史国良双手合十跪在地上。自从下定出家的决心,他一直处在一种亢奋之中,以殉道者的心情体味着献身的勇敢和悲壮。然而,现实的僧侣生涯把他的浪漫和幻想彻底地击碎了。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为了实现画僧的理想将要付出何等的代价。

戒场上,黄幡飘舞,香烟缭绕,法器齐鸣。法钟“咣咣”,每一声都让他全身的肌肉震颤;法鼓“咚咚”,每一下都像敲在他的头顶上;法号“呜呜”,他觉得自己的心一片一片地破碎了。

这也是一个他与尘世告别的仪式。从此以后,那个年轻的教授史国良、大画家史国良、名人史国良不复存在了,他变成了慧禅和尚,置身于小沙弥的队伍中,长伴着青灯、古佛、暮鼓、晨钟。

可尘世中,还有多少他无法扯断的牵挂!

折叠 编辑本段 代表性论文

1.G.ShiandS.Chen,PositiveSolutionsofFourth-OrderSuperlinearSingularBoundaryValueProblems,Bull.AustralMath.Soc,Vol.66,2002,95-104.(SCI:IDSNo:592XU)。

2.G.ShiandS.Chen,PositiveSolutionsofEvenHigher-OrderSingularSuperlinearBoundaryValueProblems,Computers,Math.Applic,45(2003),593-603.(SCI:IDSNo:661BJ;EI03157428389)。

3.G.ShiandS.Chen,ExistenceofPositiveSolutionsofFourth-OrderSingularSuperlinearBoundaryValueProblems,IndianJ.PureAppl.Math.34(7):997-1012JUL2003.(SCI:IDSNo:722DU)。

折叠 速写观点

史国良史国良前些日子,我与龚建新、李尧天等先生一起去新疆画速写。面对火热的生活、鲜活的形象,一时手忙脚乱,找不着北了。按理说,我画了几十年的速写,技法书都写过了好几本,可现在居然手都僵硬得拉不开笔了!眼睛看得到,心里想得到,手却跟不上。

以前画速写的口诀就是九个字:“眼、心、手、稳、准、狠、精、气、神。”“眼、心、手”保持统一,才有能力抓住生活的一瞬间,把形象留在纸上。眼睛看到的物像,心里想的是怎么画,画什么,手能配合,三者统一了,才会下笔果断、准确、有力。有了稳、准、狠,就能很自信,面对生活就有了冲动,就会兴奋,就有精力。如果达到了这三组口诀的标准,画的画一定生动、活泼、栩栩如生。没有前面眼、心、手的统一,后面的口诀就是空话。

即使你曾经有一个时期达到这种统一,但是以后脱离了生活,画速写少了,手头的功夫也会退缩。就像一个曾经是一流的芭蕾大师,别说三年就是三个月不练功,再站在舞台上也会不知所措。俗话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正是这个道理。绘画也是一样,眼、心、手的统一,可以使手头功夫保持临场状态,一旦需要,随时上场。

过去学画画时,老师常说,手生点好,画出的东西有拙味,不宜画得太油滑。这话有一定的道理,但你的明白,这指的是不动脑子,不结合创作,毫无目的地重复、傻画。如果把这种说法当成不花速写的理由,那就惨了。

多年的实践经验告诉我:画写实人物的人,如果长期不画速写,就会手生、木纳,感觉迟钝。

深入生活,体验生活,是为了寻找创作灵感和题材。而速写的功能,最终目的是为创作收集素材。

但是,随着现代社会科技进步和普及,照相机、录像机早已进入我们的生活,画家们不再像以前那样深入体验生活、画一大堆速写了。而是以旅游、玩乐为主,拍了一堆照片回来拼一拼、贴一贴,就凑成了一幅“作品”。

画家们自己愿意这样做个人行为也就罢了,现在院校里相当一部分学生也这样做,吃不得苦,也懒得下功夫。这种情况很严重,令人担忧……

今天坐在塔什库尔干高原上想一想,几个月不画速写,手就这么生、这么累。如果几年不画速写、不深入生活会怎么样呢?想想都让人害怕……[1]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欣赏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