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25 19:35:02

公元756年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软件
软件
编辑分类

公元756年,同时也是安禄山圣武元年、日本天平胜宝八年、渤海国大兴十九年,中国史上著名的安史之乱影响最严重的一年。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公元756年

  • 纪年1

    丙申年(猴年)

  • 纪年2

    唐天宝十五年,至德元年

折叠 编辑本段 相关纪年

公元756年

安禄山圣武元年

日本天平胜宝八年

渤海国大兴十九年

折叠 编辑本段 年表

颜真卿遣使至灵武

至德元年(七五六)七月,颜真卿以蜡丸奉表于灵武,肃宗遂以真卿为工部尚书兼御史大夫,依前河北招讨、采访、处置使,并致赦书,也以蜡丸送达。真卿遂颁诏河北诸郡,又遣人颁于河南、江淮郡县。由此诸道才知肃宗即位于灵武,灭叛报国之心更加坚定。

加郭子仪、李光弼同平章事

郭子仪等帅兵五万从河北至灵武,肃宗军威始盛。至德元年(七五六)八月一日,以郭于仪为武部尚书,灵武长史;以李光弼户部尚书、北都留守,二人并同平章事。光弼帅景城(今河北沧州)、河间兵五千赴太原。

第五琦为江淮租庸使

北海(今山东益都)太守贺兰进明遗录事参军第五琦入蜀奏事,琦言于玄宗说:"现在用兵,财赋最为紧要,财赋所出,以江淮为最,请任我一职,可使军用充足,以助尽快讨平叛逆。"玄宗听后大悦。至德元年(七五六)八月,即以琦为监察御史、江淮租庸使

灵武使者至蜀,玄宗追认太子嗣位,自称太上皇

至德元年(七五六)八月十二日,肃宗自灵武遣使者至蜀,玄宗始知肃宗已即皇帝位,遂说:"我儿应天顺人,我已不再忧愁。"八月十六日下制说:"从今以后,改制敕为诰,表疏称太上皇。军国大事先让皇帝处分,然后奏知我。等收复京师,我就不再参预政事。"八月十八日,玄宗命韦见素房管崔涣三人奉传国宝玉册赴灵武传位。

史思明陷九门、藁城

至德元年(七五六)七月,叛军大将史思明、蔡希德帅兵万人南攻九门(今河北石家庄东北),数日不下。九门守兵伪降,伏甲兵于城上,思明登城,伏兵攻之,思明坠城,鹿角伤其左胁,连夜逃奔博陵(今河北定州)。八月,史思明帅兵复攻九门,八月十日陷之,杀守城兵数千人。然后领兵向东围藁城(今河北藁城),八月二十日,又陷藁城。

安禄山叛军大掠长安

玄宗在位时每聚会设宴,先设太常雅乐坐部、立部,再继以鼓吹、胡乐、教坊、府县散乐、杂戏等;又以山车、陆船载乐往来,又出宫人舞《霓裳羽衣曲》,又出舞马数百匹,衔杯上寿,又引犀象入场,或拜或舞。安禄山非常喜爱,叛军攻陷长安后,即命搜捕乐工,运载乐器、舞衣,驱舞马、犀、象至洛阳。禄山宴群臣于洛阳凝碧池,盛奏众乐,梨园弟子皆悲愤泣下,叛军以兵刀逼之,乐工雷海清不胜愤怒,掷投乐器于地,向西恸哭不已。禄山怒,缚海清于试马殿前,支解之。禄山听说长安百姓乘乱盗窃朝廷库物,攻陷长安后,命叛军大索三天,并百姓私财尽被掠去。又令府县推按,铢两之物,无不深究,连引搜捕,支蔓无穷,民间骚然,更思唐室。

民心思唐

太子亨离开马嵬驿北上后,民间都相信太子将收兵克复长安。由于叛军残酷杀掠,长安民众日夜盼官军至,或有人喊一声:"太子大军来了!"则人皆惊走,市里为空。叛军望见北方尘起,也以为是唐军至,而想逃走。京畿豪杰也聚兵杀叛军官吏,遥应官军,诛而复起,相继不绝,叛军不能制。原来自京畿鄜州(今陕西富县)、坊州(今陕西黄陵)至岐州(今陕西凤翔)、陇州(今甘肃陇县)皆为敌有。至此长安城西门外即率为敌垒,叛军兵力所及者,南不出武关(今陕西丹凤东南),北不过云阳(今陕西富平东),西不过武功(今陕西武功)。江淮所贡献租赋通过襄阳顺汉水至上津(今湖北白河北),然后抵达扶风(今陕西凤翔),源源不断送向灵武与蜀中,道路畅通。

史思明陷赵郡常山

至德元年(七五六)九月一日,史思明帅军围赵郡(今河北赵县);九月五日,陷之。又围常山(今河北正定),十天城陷,杀守城将士数千人。

广平王俶为天下兵马元帅

建宁王倓,英勇果断,有才略,从肃宗自马嵬驿北行,因兵力弱小,常遇盗寇,倓自选勇士,居于前后,血战以保卫肃宗。肃宗有时过时未食,倓总是悲不自胜,所以军中将士皆属心向之。肃宗想以倓为天下兵马元帅,使统诸将东征,李泌进言说:"建宁王倓确是元帅之才,然而广平王俶是兄,如果使建宁王作元帅立了大功,那广平王不就成了吴太伯吗!"肃宗说;"广平王是长子,将要被立为太子,何必把元帅看得这么重呢!"李泌说:"广平王还没有被正式立为太子,现在天下艰难,众心所属,在于元帅。如果以建宁王为元帅,立了大功,陛下虽不想使其为太子,同立功者难道会罢休吗!太宗与太上皇就是如此。"肃宗听完后,即以广平王俶为天下兵马元帅,诸将皆由其指挥。建宁王倓听说后,谢李泌说:"这也是我的愿望。"

李泌为元帅府行军长史

肃宗与李泌出行军,土卒皆指之私下说:"穿黄衣服者是圣人,穿白衣服者是山人。"肃宗听说后,告泌说;"现在是艰难之时,不敢屈从你的意志委以官职,暂衣紫袍以绝群疑。"泌不得已,受而服之,入谢肃宗,肃宗说:"既已服紫,岂可无名称!"遂出怀中敕,以泌为侍谋军国、元帅府行军长史。泌坚辞不受,肃宗说:"我不敢以你为相,只是想要渡过此艰难时机。待讨平叛军后,随你的意愿。"泌才受之。于是置元帅府于禁中,广平王俶与李泌同在府中。泌又上言肃宗说:"现在诸将畏惮天威,在陛下面前敷陈军事形势与计策,有的不能尽其所言。万一有小差,为害甚大。乞下令让臣先与广平王商议后,再从容奏闻,可者即行之,不可者就去之。"肃宗许之。当时军务繁忙,四方奏报,从晚到早不断,肃宗使全部先送元帅府,泌先开启,有紧急大事者,重封后,即隔门通进,其余则待天明。禁门钥匙,全部委于广平王俶与泌掌握。

肃宗借兵蕃国

肃宗虽用朔方兵,更拟借蕃兵以张军势,遂以豳王守礼之子承寀为敦煌王,与左武锋将军仆固怀恩借兵回纥,又请发拔汗那兵,并告谕西域诸国,许以重赏,使随安西兵一起入援。李泌劝肃宗暂至彭原(今甘肃宁县),等待西北援兵至,进幸扶风以应之。其时江淮庸调云集,可以赡军,至德元年(七五六)九月十七日,肃宗离开灵武。

肃宗重用房管

肃宗以韦见素原依附杨国忠,待之甚薄。素闻房管名,虚心以待。管见肃宗言国事,辞情慷慨,肃宗为之动容。由此军国大事多与房管商议,管亦以天下为己任,知无不言,其余诸相拱手避之。

第五琦作榷盐法

至德元年(七五六)十月,第五琦见肃宗于彭原(今甘肃宁县),请以江淮租庸市轻货,溯长江、汉水而上至洋川(今陕西西乡),然后令汉中王瑀陆运至扶风以助军。肃宗从之。寻加琦山南等五道度支使。第五琦作榷盐之法,盐业由朝廷专营。凡盗煮、私自买卖者以法论处。于是百姓不增税而朝廷用足。

房管收京,败于陈涛钭

房管喜宾客,好谈论,多引拔知名之士,而为人轻鄙庸俗,人多怨恨之。北海太守贺兰进明至行在,肃宗命管以进明为南海太守,兼御史大夫,充岭南节度使。而管以进明为摄御史大夫。进明入谢肃宗,肃宗怪之,进明因进言说与房管有隔阂,并说:晋用王衍为三公,崇尚浮虚,以致中原板荡。现今房管专为迂阔大言,以立虚名,引用之人皆是浮华之辈,与王衍无不同。陛下用管为宰相,恐非国家之福。再说房管在成都辅佐上皇,使陛下与诸王分领诸道节制,且置陛下于沙塞空虚之地,又布其私党于诸道,使统大权,其用意是不管上皇哪一个儿子得天下,他都不失富贵,这难道是忠臣应该做的事吗!肃宗因此疏远房管。房管上疏请帅兵收复两京,肃宗许之,加管持节、招讨西京兼防御蒲津关(今山西永济)、潼关两关兵马节度等使。管请自选参佐,遂以御史中丞邓景山为副,户部侍郎李揖为行军司马,给事中刘秩为参谋。既行,又令兵部尚书王思礼为之副。管把军务全委于李揖、刘秩二人,此二人皆是书生,不懂军事。管还对人说;叛贼曳落河虽多,安能敌我刘秩!管分其部为三军;使裨将杨希文帅南军,从宜寿(今陕西周至)入;刘贵哲帅中军,从武功入;李光进帅北军,从奉天(今陕西乾县)入。房管以中军、北军为前锋,至德元年(七五六)十月二十日,至便桥(今陕西咸阳西南)。十月二十一日,二军遇叛军大将安守忠于陈涛钭(今陕西咸阳东),房管仿效古兵法,用战车阵,以牛车二千乘,步骑夹之。叛军则顺风鼓噪,牛皆被惊骇,叛军又纵火烧之,人畜大乱,唐军死伤四万余人,存者仅数千人。十月二十三日,房管又自帅南军与叛军战,又大败,杨希文、刘贵哲皆降于叛军。肃宗闻房管败,大怒。李泌为之请,肃宗才宥免之。

回纥使者至彭原

敦煌王李承寀至回纥牙帐,回纥可汗以女妻承寀,然后遣其贵臣与承寀及仆固怀恩来见肃宗于彭原(今甘肃宁县)。肃宗赐其使者厚礼而归之,赐回纥女号为毗伽公主。

史思明陷河北诸郡

叛军大将尹子奇围河间,四十余天不克。史思明帅兵来会战,颜真卿遣其将和琳帅一万二千人救河间,思明帅兵阻击,擒和琳,遂陷河间,俘获李奂送至洛阳而杀之。又攻陷景城(今河北沧州),太守李玮投湛河自杀。思明又派使者以书招乐安(今山东惠民),乐安全郡降。又派其将康没野波将先锋攻平原(今山东陵县),兵未到,颜真卿知平原不守,于至德元年(七五六)十月二十二日,即弃郡渡黄河而南走,思明即以平原兵攻清河、博平(今山东聊城),皆陷之。思明遂亲帅兵围乌承恩于信都(今河北冀县),承恩举城降,亲自迎思明入城,交出兵马、仓库,共有马三千匹,兵万人。思明送承恩至洛阳,安禄山复其官爵。叛军围饶阳,一年而不能下,及河北诸郡皆陷,思明并力围攻,外援全绝,太守李系被迫自焚死,城遂陷。有裨将张兴,力举千钧,知忠信大义,城陷后,思明擒兴,立于马前,谓兴说:"将军真不愧是壮士,不知能否与我共富贵?"张兴说:"我是唐朝忠臣,没有投降之理。现在命在旦夕,愿进一言而死。皇上待禄山,恩如父子,群臣皆莫能及。而禄山以德报怨,兴兵反叛,涂炭生灵。今你不能翦除凶逆,还北面称臣。你之所以从安禄山反者,只不过为了富贵,但这无异燕筑巢于幕,岂能长久?不如乘机灭安禄山,转祸为福,长享富贵,岂不是好事吗!"思明听后大怒,命缚兴于木上,锯杀之。兴临死还骂不绝口。安禄山初以兵三千人授思明,使定河北,至是诸郡皆为叛军所有。每郡置防兵三千,并杂以胡兵镇之。思明遂还博陵。

回纥兵入援

回纥可汗遣其臣葛逻支帅兵入援,先以二千骑至范阳(今北京)城下,叛军尹子奇闻知,立刻领兵撤回。至德元年(七五六)十一月八日,回纥兵至带汗谷,与郭子仪军会合。十一月十一日,与同罗及叛胡战于榆林(今内蒙古托克托)郡黄河北,大败之,杀三万,俘获一万,河曲皆平。

永王璘反

永王璘是玄宗郭顺仪所生,幼年丧母,为兄肃宗养育。玄宗入蜀,命诸子分总天下节制,谏议大夫高适进谏,以为不可,玄宗不听。璘遂领四道节度都使,镇江陵。当时江淮租赋皆积于江陵,璘召募勇士数万人,日费巨万。璘从小生长深宫,不谙人事,其子襄城王玚,善武有勇力,薛缪等人为之谋主,认为安禄山反叛,天下大乱,只有南方完富。璘握有四道兵,封疆数千里,可据金陵,保有江表,如东晋王朝。肃宗知此事后,下敕命璘归蜀觐玄宗,璘不从。江陵长史高适以有病为名赴行在所,肃宗召高适与之谋图璘,适陈江东形势,言璘必败之状。至德元载(七五六)十二月,置淮南节度使,领广陵等十二郡,以高适为节度使。又置淮南西道节度使,领汝南等五郡,以来瑱为节度使。使与江东节度使韦陟共图璘。十二月二十五日,永王璘擅自帅兵沿江而下,军容威盛,但还未露割据之意。吴郡太守兼江南东路采访使李希言诘问其擅自引兵东下之意,璘大怒,分兵遣其将浑惟明袭击希言于吴郡,季广琛袭广陵长史、淮南采访使李成式于广陵。璘进军至当涂,李希言遣其将元景曜及丹徒太守阎敬之帅兵拒之,李成式也遗其将李承庆拒之。璘杀敬之,景曜、承庆皆降于璘,江淮震动。高适、来瑱韦陟会合于安陆(今湖北安陆),结盟誓军以讨璘。

于阗王帅兵入援

至德元(七五六)十二月,于阗王胜闻安禄山反,命其弟曜摄国事,自己帅兵五千入援,助讨叛军。肃宗嘉其忠诚,拜为特进,兼殿中监

折叠 编辑本段 大事

(1)冬,十月,辛巳朔,日有食之,既。

(1)冬季,十月,辛巳朔(初一),出现日全食。

(2)上发顺化,癸未,至彭原。

(2)肃宗从顺化郡出发,癸未(初三),到达彭原。

(3)初,李林甫为相,谏官言事皆先白宰相,退则又以所言白之;御史言事须大夫同署。至是,敕尽革其弊,开谏诤之途。又令宰相分直政事笔、承旨,旬日而更,惩林甫及杨国忠之专权故也。

(3)先前,李林甫作宰相时,谏官向皇上进谏以前都要先告诉宰相,退朝后也要把与皇上谈话的内容告诉宰相。御史进言须御史大夫同时署名。这时,肃宗下敕书命令全部革除这些弊政,大开进谏之路。又命令宰相分别在政事堂值日,听候皇上的召见,每十日一更换,这都是为了戒除李林甫和杨国忠那样的宰相专权局面。

(4)第五琦见上于彭原,请以江、淮租庸市轻货,溯江、汉而上至洋川,令汉中王陆运至扶风以助军;上从之。寻加琦山南等五道度支使。琦作榷盐法,用以饶。

(4)第五琦晋见肃宗于彭原,请求把江、淮地区征收的租庸变买成贵重的货物,沿着长江、汉水而上运到洋川郡,然后命令汉中王李从陆地运到扶风以助唐军,肃宗同意。不久,加封第五琦为山南等五道度支使。第五琦又制定了食盐专营制度,使国用充足。

(5)房喜宾客,好谈论,多引拔知名之士,而轻鄙庸俗,人多怨之。北海太守贺兰进明诣行在,上命以为南海太守,兼御史大夫,充岭南节度使;以为摄御史大夫。进明入谢,上怪之,进明因言与有隙,且曰:"晋用王衍为三公,祖尚浮虚,致中原板荡。今房专为迂阔大言以立虚名,所引用皆浮华之党,真王衍之比也!陛下用为宰相,恐非社稷之福。且在南朝佐上皇,使陛下与诸王分领诸道节制,仍置陛下于沙塞空虚之地,又布私党于诸道,使统大权。其意以为上皇一子得天下,则己不失富贵,此岂忠臣所为乎!"上由是疏之。

(5)房喜欢接交朋友,爱好高谈阔论,引荐了许多知名士人,而鄙视无名庸俗之辈,所以很多人怨恨他。北海太守贺兰进明到达行在,肃宗命令房任命贺兰进明为南海太守,兼御史大夫,并充任岭南节度使,而房却任命贺兰进明为代理御史大夫。贺兰进明入朝谢恩,肃宗感到奇怪,贺兰进明乘机说自己与房有矛盾,并说:"西晋任用王衍为三公,因为崇尚浮华虚名,致使五胡乱华,中原沦陷。现在房喜好迂阔不切实际的言论而图虚名,所引用的人都是轻浮之辈,真是第二个王衍!陛下任用这样的人为宰相,恐怕对国家不利。再说房在成都辅佐太上皇,使陛下与诸王分别为各道节度使,而把陛下分置在塞外荒凉空虚的地方,又把自己的亲信私党分别安插在各地,使他们统领大权。房的用心是不管皇上的那一个儿子得天下继承皇位,自己都会大富大贵,这难道是忠臣应该做的事吗!"肃宗因此疏远了房。

房上疏,请自将兵复两京;上许之,加持节、招讨西京兼防御蒲·漳两关兵马·节度等使。请自选参佐,以御史中丞邓景山为副,户部侍郎李揖为行军司马,给事中刘秩为参谋。既行,又令兵部尚书王思礼副之。悉以戎务委李揖、刘秩,二人皆书生,不闲军旅。谓人曰:"贼曳落河虽多,安能敌我刘秩!"分为三军:使裨将杨希文将南军,自宜寿入;刘贵哲将中军,自武功入;李光进将北军,自奉天入。光进,光弼之弟也。

房上疏肃宗,请求亲自率兵收复两京,肃宗同意,于是就加封房为持节、招讨西京兼防御蒲、漳两关兵马及节度等使。房请求由自己挑选部下参佐,于是以御史中丞邓景山为副将,户部侍郎李揖为行军司马,给事中刘秩为参谋。临行前,肃宗又命令兵部尚书王思礼去协助房。房把军务大事都委托给李揖与刘秩,此二人都是文弱书生,不懂得军事。房对人说:"叛军的精锐壮士曳落河虽然多,但怎么能够敌得过我的谋士刘秩呢!"房把部队分成三军:派副将杨希文率领南军,从宜寿县进攻;派刘贵哲率领中军,从武功县进攻;派李光进率领北军,从奉天县进攻。李光进是李光弼的弟弟。

贺兰进明为河南节度使。

(5)肃宗任命贺兰进明为河南节度使。

(6)颍王之至成都也,崔圆迎谒,拜于马首,不之止;圆恨之。视事两月,吏民安之。圆奏罢,使归内宅;以武部侍郎李为剑南节度使,代之。,岘之兄也。上皇寻命与陈王诣上宣慰,至是,见上于彭原。延王玢从上皇入蜀,追车驾不及;上皇怒,欲诛之。汉中王救之,乃命玢亦诣上所。

(6)颍王李到达成都,崔圆去迎接,于马首下拜见,李不予制止,所以崔圆心里怨恨他。李上任两个月,官吏与百姓安定。但崔圆却奏请玄宗罢免李,让他回到宫中宅舍,并任命武部侍郎李为剑南节度使,以代替李。李是李岘的哥哥。不久,玄宗又命令李与陈王李去宣慰肃宗,至此,李在彭原见到肃宗。延王李玢追随玄宗逃入蜀中,因为追赶不及,玄宗发怒,想要杀掉他。汉中王李从中援救,于是玄宗命令李玢也去肃宗所在地。

(7)甲申,令狐潮、王福德复将步骑万余攻雍丘张巡出击,大破之,斩首数千级;贼遁去。

(7)甲申(初四),叛军将领令狐潮与王福德又率领步、骑兵一万余人进攻雍丘张巡领兵出击,大败叛军,杀死数千人,叛军败逃而去。

(8)房以中军、北军为前锋,庚子,至便桥。辛丑,二军遇贼将安守忠于咸阳之陈涛斜。效古法,用车战,以牛车二千乘,马步夹之;贼顺风鼓噪,牛皆震骇。贼纵火焚之,人畜大乱,官军死伤者四万余人,存者数千而已。癸卯,自以南军战,又败,杨希文、刘贵哲皆降于贼。上闻败,大怒。李泌为之营救,上乃宥之,待如初。

(8)房命令中军与北军为前锋,庚子(二十日),进军到便桥。辛丑(二十一日),二军与叛军将领安守忠相遇于咸阳的陈涛斜。房效法古人,用战车进攻,组成牛车二千辆,并让步、骑兵护卫。叛军顺风擂鼓呼喊,牛都受到惊吓。这时叛军放火焚烧战车,顿时战阵大乱,人畜相杂,唐军死伤达四万余人,逃命存活的仅数千名。癸卯(二十三日),房亲自率领南军作战,又被打得大败,杨希文与刘贵哲都投降了叛军。肃宗得知房大败,十分愤怒。李泌从中营救,肃宗才赦免了房,仍像过去那样对待他。

以薛景仙为关内节度副使。

肃宗任命薛景仙为关内节度副使。

(9)敦煌王承至回纥牙帐,回纥可汗以女妻之,遣其贵臣与承及仆固怀恩偕来,见上于彭原。上厚礼其使者而归之,赐回纥女号毗伽公主。

(9)敦煌王李承来到回纥牙帐,回纥可汗把女儿嫁给了他,并派自己的大臣与李承及仆固怀恩一起来唐朝,在彭原见到肃宗。肃宗对回纥使节度重加赏赐,然后使他们归国,并将回纥可汗的女儿赐号为毗伽公主。

(10)尹子奇围河间,四十余日不下,史思明引兵会之。颜真卿遣其将和琳将万二千人救河间,思明逆击,擒之,遂陷河间;执李奂送洛阳,杀之。又陷景城,太守李赴湛水死。思明使两骑赍尺书以招乐安,乐安即时举郡降。又使其将康没野波将先锋攻平原,兵未至,颜真卿知力不敌,壬演,弃郡渡河南走。思明即以平原兵攻清河、博平,皆陷之。思明引兵围乌承恩于信都,承恩降,亲导思明入城,交兵马、仓库,马三千匹、兵万人。思明送承恩诣洛阳,禄山复其官爵。

(10)叛军将领严子奇率兵围攻河间,四十多天未攻克,史思明率兵来增援。颜真卿派大将和琳率兵一万二千人来救河间,遭到史思明的阻击,和琳被俘,于是叛军攻陷了河间,抓获守将李奂送往洛阳杀掉。叛军又攻陷了景城,太守李投湛水自杀。史思明派遣两名骑兵持书信去招降乐安郡,乐安郡立刻投降了叛军。史思明又派部将康没野波率先锋兵攻打平原,兵还未到,颜真卿自知兵力不敌叛军,壬寅(二十二日),遂放弃郡城渡过黄河南撤。于是史思明用平原郡兵攻打清河、博平,均攻陷。史思明又亲自率兵于信都包围了乌承恩,乌承恩投降,并亲自引导史思明入城,把兵马及府库中的物资交给史思明,共有马三千匹,兵一万人。史思明把乌承恩送往洛阳,安禄山恢复了他的官职与爵位。

饶阳裨将束鹿张兴,力举千钧,性复明辨;贼攻饶阳,弥年不能下。及诸郡皆陷,思明并力围之,外救俱绝,太守李系窘迫,赴火死,城遂陷。思明擒兴,立于马前,谓曰:"将军真壮士,能与我共富贵乎?"兴曰:"兴,唐之忠臣,固无降理。今数刻之人耳,愿一言而死。"思明曰:"试言之。"兴曰:"主上待禄山,恩如父子,群臣莫及,不知报德,乃兴兵指阙,涂炭生人。大丈夫不能翦除凶逆,乃北面为之臣乎!仆有短策,足下能听之乎?足下所以从贼,求富贵耳,譬如燕巢于幕,岂能久安!何如乘间取贼,转祸为福,长享富贵,不亦美乎!"思明怒,命张于木上,锯杀之,詈不绝口,以至于死。

饶阳副将束鹿人张兴不但勇力过人,而且心有计谋,叛军围攻饶阳,一年都未攻克。及至其他的郡城都被攻陷,史思明遂全力围攻饶阳。外援全部断绝,太守李系无计可施,投火而死,城遂被攻陷。史思明抓住了张兴,让他立在马前,然后说:"将军真是一位壮士,不知道能否与我同享富贵?"张兴说:"我张兴,是唐朝的忠臣,绝没有投降的道理。现在活在世上的时间已不长了,只希望进一言而死。"史思明说:"请你说出来。"张兴说:"皇上对待安禄山恩如父子,群臣都无法相比,安禄山却忘恩负义,不知报答皇上的恩德,反而兴兵攻打长安,使生灵涂炭。大丈夫不能平叛除掉逆凶,怎么还能再做逆臣呢!我有一点浅见,不知道足下愿意听否?足下之所以跟随安禄山反叛,贪图的不过是富贵,这就好似燕子作巢于帏幕之上,怎么能够长久呢!不如乘机攻灭叛贼,转祸为福,长享荣华富贵,不也是一件美事吗!"史思明听后大怒,命令把张兴捆绑在木头上,用锯子锯杀了他。张兴到死还骂不绝口。

贼每破一城,城中衣服、财贿、妇人皆为所掠。男子,壮者使之负担,羸、病、老、幼皆以刀槊戏杀之。禄山初以卒三千人授思明,使定河北,至是,河北皆下之,郡置防兵三千,杂以胡兵镇之;思明还博陵。

叛军每当攻破一城,就把城中的衣服、财物和妇女全部抢掠而去,让壮年男人为他们运送,把老弱病幼者在戏笑中用刀枪杀死。起初,安禄山授给史思明兵卒三千,让他平定河北地区,至此,河北地区全部落入叛军之手,每郡驻兵三千,并掺杂胡兵镇守,史思明返回博陵。

尹子奇将五千骑渡河,略北海,欲南取江、淮。会回纥可汗遣其臣葛逻支将兵入援,先以二千骑奄至范阳城下,子奇闻之,遽引兵归。

叛军大将尹子奇率领骑兵五千渡过黄河,侵犯北海郡,想向南攻占江、淮地区。适逢回纥可汗派大臣葛逻支率兵助唐平叛,先以骑兵二千突然出现在范阳城下,尹子奇得知后,立刻领兵退回。

(11)十二月,戊午,回纥至带汗谷,与郭子仪军合;辛酉,与同罗及叛胡战于榆林河北,大破之,斩首三万,捕虏一万,河曲皆平。子仪还军洛交。

(11)十一月戊午(初八),回纥兵到达带汗谷,与郭子仪兵相会。辛酉(十一日),回纥及唐兵与同罗及反叛的胡兵战于榆林河北岸,大获全胜,杀敌三万余人,俘虏一万,河曲平定。郭子仪率军返回洛交。

(12)上命崔涣宣慰江南,兼知选举。

(12)肃宗命令崔涣安慰江南地区,并兼主管科举选人的事情。

(13)令狐潮帅众万余营雍丘城北,张巡邀击,大破之,贼遂走。

(13)叛军将领令狐潮率兵一万余人扎营于雍丘城北面,张巡领兵出击,大败叛军,叛军逃走。

(14)永王,幼失母,为上所鞠养,常抱之以眠;从上皇入蜀。上皇命诸子分总天下节制,谏议大夫高适谏,以为不可;上皇不听。领四道节度都使,镇江陵。时江、淮租赋山积于江陵,召募勇士数万人,日费巨万。生长深宫,不更人事,子襄城王,有勇力,好兵,有薛等为之谋主,以为今天下大乱,惟南方完富,握四道兵,封疆数千里,宜据金陵,保有江表,如东晋故事。上闻之,敕归觐于蜀;不从。江陵长史李岘辞疾赴行在,上召高适与之谋。适陈江东利害,且言必败之状。十二月,置淮南节度使,领广陵等十二郡,以适为之;置淮南西道节度使,领汝南等五郡,以来为之;使与江东节度使韦陟共图。

(14)永王李幼年失去母亲,由肃宗抚养,常常抱在怀中同睡。后来李跟随玄宗逃向蜀中。玄宗任命诸子分别兼领天下节度使。谏议大夫高适进谏说不可行,但玄宗不听。李兼领四道节度都使,坐镇江陵。当时江、淮地区所征收的租赋都积聚于江陵,李招募数万勇士为兵,每日耗费巨大。李从小长于深宫之中,不懂人间世事,儿子襄城王李勇武有力,喜好用兵,又有薛等人为谋士,认为当今天下大乱,只有南方富有,未遭破坏,李手握四道重兵,疆土数千里,应该占据金陵,保有江东,像东晋王朝那样占据一方。肃宗得知后,下敕让李往蜀中朝见玄宗,李不听。江陵长史李岘以有病为名辞别李奔赴行在,肃宗召来高适与他一同商讨计策。高适陈说了江东的形势,并分析说李必败。十二月,设置淮南节度使,管辖广陵等十二郡,任命高适为节度使。又设置淮南西道节度使,管辖汝南等五郡,任命来为节度使。让他们与江东节度使韦陟共同对付李。

(15)安禄山遣兵攻颍川。城中兵少,无蓄积,太守薛愿、长史庞坚悉力拒守,绕城百里庐舍、林木皆尽。期年,救兵不至,禄山使阿史那承庆益兵攻之,昼夜死斗十五日,城陷,执愿、坚送洛阳,禄山缚于洛滨冰上,冻杀之。

(15)安禄山派兵攻打颍川。城中兵力少,也没有粮草储备,太守薛愿与长史庞坚竭力坚守,城周围百里以内的房舍和林木都被毁掉。坚守了一年,救兵不来,安禄山又派阿史那承庆增兵攻打,昼夜连续死战十五天,最后城被攻陷,薛愿与庞坚被抓住送往洛阳,安禄山把他们捆绑在洛水边的冰上,活活冻死。

(16)上问李泌曰:"今敌强如此,何时可定?"对曰:"臣观贼所获子女金帛,皆输之范阳,此岂有雄据四海之志邪!今独虏将或为之用,中国之人惟高尚等数人,自余皆胁从耳。以臣料之,不过二年,天下无寇矣。"上曰:"何故?"对曰:"贼之骁将,不过史思明、安守忠田乾真、张忠志、阿史那承庆等数人而已。今若令李光弼自太原出井陉,郭子仪自冯翊入河东,则思明、忠志不敢离范阳、常山,守忠、乾真不敢离长安,是以两军絷其四将也,从禄山者,独承庆耳。愿敕子仪勿取华阴,使两京之道常通,陛下以所征之兵军于扶风,与子仪、光弼互出击之,彼救首则击其尾,救尾则击其首,使贼往来数千里,疲于奔命,我常以逸待劳,贼至则避其锋,去则乘其弊,不攻城,不遏路。来春复命建宁为范阳节度大使,并塞北出,与光弼南北掎角以取范阳,覆其巢穴。贼退则无所归,留则不获安,然后大军四合而攻之,必成擒矣。"上悦。

(16)肃宗问李泌说:"现在叛军如此强大,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够平定?"李泌回答说:"我看到叛军把抢掠的子女与财物都运往老巢范阳,这难道有雄据天下的志向吗!现在只是那些胡人将领为安禄山卖力,汉人只有高尚等几个人,其余的都不过是一些胁从。以我的看法,不过二年,天下就会平定。"肃宗说:"这有什么道理?"李泌回答说:"叛军中勇将不过是史思明、安守忠田乾真、张忠志、阿史那承庆等几个人。现在我们如果命令李光弼率兵从太原出井陉关,郭子仪率兵从冯翊进入河东,这样史思明与张忠志便不敢离开范阳与常山,安守忠与田乾真则不敢离开长安,我们以两支军队拖住了叛军的四员骁将,跟随安禄山的只有阿史那承庆了。希望下敕书命令郭子仪不要攻取华阴,使两京之间的道路畅通,陛下率领所征召的军队驻扎于扶风,与郭子仪、李光弼交互攻击叛军,叛军如果救援这头,就攻击他们的那头,如果救援那头,就攻击这头,使叛军在数千里长的战线上往来,疲于奔命,我们则以逸待劳,叛军如果来交战,就避开他的锋芒,如果要撤退,就乘机攻击,不攻占城池,不切断来往的道路。明年春天再任命建宁王李为范阳节度大使,从塞北出击,与李光弼形成南北夹击之势,以攻取范阳,颠覆叛军的巢穴。这样叛军想要撤退则归路已断,要留在两京则不得安宁,然后各路大军四面合击而进攻,就一定能够平息叛军。"肃宗听后很高兴。

时张良娣与李辅国相表里,皆恶泌。建宁王谓泌曰:"先生举于上,得展臣子之效,无以报德,请为先生除害。"泌曰:"何也?"以良娣为言。泌曰:"此非人所言,愿王姑置之,勿以为先。"不从。

当时张良娣与李辅国内外勾结,二人都嫉恨李泌。建宁王李对李泌说:"先生你在皇上面前荐举了我,使我得以效臣子之忠,大恩大德无以报答,请让我为先生除掉大害。"李泌说:"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李就说到张良娣。李泌听后说:"这样的话不是作臣子所应该说的,希望你暂时把这件事放下,不要先做这种事。"但李不听从李泌的话。

(17)甲辰,永王擅引兵东巡,沿江而下,军容甚盛,然犹未露割据之谋。吴郡太守兼江南东路采访使李希言乎牒,诘其擅引兵东下之意。怒,分兵遣其将浑惟明袭希言于吴郡,季广琛袭广陵长史、淮南采访使李成式于广陵。进至当涂,希言遣其将元景曜及丹徒太守阎敬之将兵拒之,李成式亦遣其将李承庆拒之。击斩敬之以徇,景曜、承庆皆降于,江、淮大震。高适与来、韦陟会于安陆,结盟誓众以讨之。

(17)甲辰(二十五日),永王李擅自率兵东巡,沿着长江而下,军势浩大,但还没有显露出割据一方的图谋。吴郡太守兼江南东路采访使李希言写信给李,责问他擅自发兵东下的意图。李大怒,于是就分兵派遣部将浑惟明在吴郡袭击李希言,季广琛在广陵袭击广陵长史、淮南采访使李成式。李率兵进至当涂,李希言派遣部将元景曜与丹徒太守阎敬之率兵抵挡,李成式也派部将李承庆迎击。李将阎敬之斩首示众,于是元景曜与李承庆都投降了李,江、淮地区大为震动。高适、来与韦陟会合于安陆,结盟誓师讨伐李。

(18)于阗王胜闻安禄山反,命其弟曜摄国事,自将兵五千入援。上嘉之,拜特进,兼殿中监。

(18)于阗王尉迟胜得知安禄山谋反,就任命他的弟弟尉迟曜代理国政,自己亲自率兵五千入朝援助平叛,肃宗嘉奖他的忠诚,拜他为特进,兼殿中监。

(19)令狐潮、李庭望攻雍丘,数月不下,乃置杞州,筑城于雍丘之北,以绝其粮援。贼常数万人,而张巡众才千余,每战辄克。河南节度使虢王巨屯彭城,假巡先锋使。是月,鲁、东平、济阴陷于贼。贼将杨朝宗帅马步二万,将袭宁陵,断巡后。巡遂拔雍丘,东守宁陵以待之,始与睢阳太守许远相见。是日,杨朝宗至宁陵城西北,巡、远与战,昼夜数十合,大破之,斩首万余级,流尸塞汴而下,贼收兵夜遁。敕以巡为河南节度副使。巡以将士有功,遣使诣虢王巨请空名告身及赐物,巨唯与折冲、果毅告身三十通,不与赐物。巡移书责巨,巨竟不应。

(19)叛军将领令狐潮与李庭望率兵攻打雍丘,数月未攻克,于是就设置了杞州,在雍丘北面筑杞州城,以断绝雍丘城的粮食援助。叛军经常用数万兵力来进攻,而张巡的兵力才有一千余人,但每次交战都打退叛军。河南节度使虢王李巨率兵屯驻于彭城,命张巡为代理先锋使。此月,鲁郡、东平、济阴都落入叛军之手。叛军大将杨朝宗率领步、骑兵二万将要袭击宁陵,断绝张巡的后路。张巡于是率兵撤出雍丘,向东坚守宁陵,抵抗叛军,这时张巡才与睢阳太守许远见面。当天,杨朝宗率兵到达宁陵城西北,张巡、许远与他交战,一昼夜达数十次,大败叛军,杀死一万余人,死尸塞满汴水,顺流而下,叛军收兵连夜逃走。肃宗下敕书任命张巡为河南节度副使。张巡认为部下将士有功,派遣使者向虢王李巨请求给予空名的委任状以及赏赐物品,而虢王李巨只给了折冲都尉果毅都尉的委任状三十通,没有给予赏赐的物品。张巡写信责备李巨,李巨竟不回信。

(20)是岁,置北海节度使,领北海等四郡;上党节度使,领上党等三郡;兴平节度使,领上洛等四郡。

(20)这一年,唐朝设置北海节度使,统辖北海等四郡;设置上党节度使,统辖上党等三郡;设置兴平节度使,统辖上洛等四郡。

(21)吐蕃陷威戎、神威、定戎、宣威、制胜、金天、天成等军,石堡城、百谷城、雕窠城。

(21)吐蕃军队攻陷唐朝的威戎、神威、定戎、宣威、制胜、金天、天成等军及石堡城、百谷城、雕窠城。

(22)初,林邑王范真龙为其臣摩诃漫多伽独所杀,尽灭范氏。国人立其王头黎之女为王,女不能治国,更立头黎之姑子诸葛地,谓之环王,妻以女王。

(22)当初,林邑国王范真龙被臣子摩诃漫多伽独杀死,并族灭了范氏。国人又立国王头黎的女儿为王,因为头黎的女儿不能治理国家,国人就改立头黎姑母的儿子诸葛地为王,被称为环王,并把女王嫁给他。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