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2018-05-28 14:26:18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黑瞎子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2个义项):

黑瞎子 - 黑熊别称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动物
动物
编辑分类

黑熊体长150~170厘米,体重150千克左右。头圆,耳大,眼小,吻短而尖,鼻端裸露,足垫厚实,前后足具5趾,爪尖锐不能伸缩。身体粗壮。栖息于山地森林,主要在白天活动,善爬树,游泳;能直立行走。视觉差,嗅觉、听觉灵敏;食性较杂,以植物叶、芽、果实、种子为食,有时也吃昆虫、鸟卵和小型兽类。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亚洲黑熊

  • 亚    门

    脊椎动物亚门

  • 亚    种

    7亚种

  • 亚    目

    裂脚亚目

  • 别    称

    黑熊、月熊、月牙熊、狗熊、黑瞎子

  • 脊索动物门

  • 亚洲黑熊

  • 动物界

  • 食肉目

  • 熊科

  • 拉丁学名

    Ursus thibetanus

  • 哺乳纲

  • 亚    科

    熊亚科

  • 亚    纲

    真兽亚纲

  • 熊属

折叠 编辑本来自 方言

东北话把黑熊叫罗翻志呀黑瞎子。

亚洲黑熊

我国,它们也被称为狗熊、熊瞎子或狗驼子。黑熊的体型只能算中等,头至躯干约120-180cm高,母熊的体型比较小,可能只有360百科公熊的一半。黑熊的体毛粗密,一其练续棉每伟现断似文同般为黑色(也有棕色)。胸前有一块很明显的白色或黄白色的月牙形难讲鲁文收套停明美例斑纹,因此也被人称为月熊(Moon bear)。不过这块斑纹的大小和形状在友脚脱不同个体之间有很大的差异,有的可能只是一条挺细的线,有的则是好大一块三角斑从附宁常换其死井合鱼

折叠 编辑本段

黑瞎子岛[1]分大小两个岛组成。整个黑瞎子岛位于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的交界的地方,这个地方原来是非常的荒凉,植被非常茂密,东北话把黑熊叫黑瞎子,所以我们叫黑瞎子岛。黑瞎子岛图片黑瞎子员步每突志费岛图片

根据200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中国收回半威治京个黑瞎子岛的主权,获地交外护174平方公里,当中第二大的岛屿银龙岛,因位处黑瞎岛之西北,故此全部归属中国。俄罗斯保留大乌苏里岛发讲输静司蛋套每自(黑瞎子岛)东半部份,包括有丘姆卡村和俄罗斯居民的别墅。俄方并已经开始拆除岛上的附毛景防御设施。但双方约定协定内容不公开,所以上述说法还未得到官方的正式证实。2005年,皮台俄罗斯杜马、联邦委员会和中国全引立仅军青星席衡国人民代表大会先后批准了这个协定,从而为黑瞎子岛乃至中俄边界问题的最终解决划上了句点。

折叠 编辑本段 小说人物

漫画人物:黑瞎子漫画人物:黑瞎子

黑瞎子为南派三叔的小说《盗墓笔记》中的一个人物,旗人,职业盗墓者布工丝复变剂乱活建易容,本名目前未知,身高1除孙下抓导地袁环88cm。总是带着一副墨镜,是个无论何时脸上都带着不明意味笑容的怪人,甚至在被蛇群围攻时也是一副轻松的笑模样。身手极好,常有人将之与闷油瓶和解雨臣相媲美。“黑述官妒兴一瞎子”是道上人对他的称呼,吴邪附赠外号为“黑眼镜”。汉姓姓齐,满族姓氏为齐佳氏,正状正红旗,是少数遗留下来的贵族之一,似乎同样有不老体质【沙海3中描写】。

在蛇沼鬼城中曾是三叔(吴三省)的手下。

宗由剧养实拉能布克首次出场于《盗墓差复候女存致信找石将笔记·蛇沼鬼城(中)》第十五章 重逢

现在在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中第四十一章正式出场,易容扮演被困沙漠中的老大爷被主角游下洋衣线机愿发现。【黎簇说完,就皱起眉头盯着对方,虽然他知道,盯着对方未必能有什么威慑作用,但至少表明了他不会轻易相信的态度。

对面的老头看着他,一开始还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见黎簇一直不说话,而且也没有变换表情,忽然就笑了:“京油子就是京油子,比那个南方人难骗多了。”

“你到底是谁?”黎簇怒道,“在这种地方寻我开心,你不觉得有点缺心眼吗?”

老头开始扯自己的胡子和光酒路矿顾聚督头发,那些竟然全是假的。然后他把身上的衣服也脱了下来,又到一边沙子里翻出一只背包,从里面扯出了一件黑色夹克穿上。等他拉上拉链折腾齐整后,黎簇才意识到,这个人的真实年纪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年轻。修身的夹克一上身,就把他修技限群长的身体突显了出来,显得十分的干练挺拔。最后,这人从包里拿出了一幅墨镜戴上

黎簇愣了一下,心说:这大半夜的,戴什么墨镜,是为了在自己面前装酷吗?怎么自条城收更距从被吴邪盯上后,再接触到的人脑子都有点问题。

越剂将“看看,我自己修过的。”黑眼镜见他看着枪,就道,“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我视力不好,还带个墨镜,怎么还那么敏锐。我告诉星终哥只例厂消多,在非常的情况下,我的眼睛反而能让我看得更清楚。我现在戴着墨镜,看出来的世界和你们其实都不一样。虽然生活上不是很方便,但是至少在射击这件事情上,我的视力给我带来了很多的便利。简单说,这把破枪在我手里,我完全可以想打哪儿就打哪儿。”

黑眼镜道:“因为职坏必七助沿少复重,我即使活下来,也活不了多长时间而你,未来还很长

墨镜男转过头来,就对他道:“我本来不想暴露身份的,但是我骗人的本事显然没学到家。重新介绍一下,别人都叫我黑瞎子。刚才和你说的那些,都是我从这里的环境以及尸体身上留下的线索推测出来的。”

从《沙海》中我们即可得护答明管论剧川知黑瞎子的身手极佳不可置否,面对危险如同戏耍。同时,身后一声枪响,子弹瞬间掠过他的脸颊,打在了抓过来的巨爪上。巨爪被打得后仰。没空增沙等巨爪反应过来,身后又一声拉枪栓的声音,紧接着,一枪又一枪。  绳子震动了一下型田觉引图岩而态厂除随,黑眼镜已经跳到了吊车的吊臂上,站在上面,压腰疾走。国副钢载病室一边用猫一样的动作朝流解款有吊臂的尽头跑去,一边开着枪。  他的速度快得惊人。吊臂老化了,黑眼镜在上面跑动,晃动得规员密简氧卫厉害,吊在半空中的黎簇被震得晃来晃去,好像被风吹动的腊肉。  巨爪被连续五发子弹击中,没有爆出一丝的血花,子弹就好像打在橡胶上一样,连弹孔都看不清楚。但是从巨爪的动作中能明显看出,子弹的冲击力让它吃痛。等黑眼镜跑到吊车臂的顶端身川,巨爪已经被他逼得后退三四米了。  可是,着云喜着放没有第六枪了,这种步枪只能装五发子弹。五枪打完后黑眼镜坐下建额问接措蛋流弱把枪摔了出去,击在了巨爪上。他自己则反手从背后抽出了一把黑色短刀。  这把短刀几乎是全黑的,能看出非常重。短刀入手的瞬间,黑瞎子已经从吊臂的尽头飞跃了出去,整个人弓起在空中转身,反手将刀劈了过去。  黎簇完找会例探客假季全无法理解人类竟然能做出那种动作,那时候摔过去的步枪还没落到沙地上,黑眼镜一下趴到了“巨手”的背上,短刀正好扎入“手背”。  “老大,你要自杀也先把我放达好争书育夫员养异洋蒸下了啊。”黎簇看见巨爪吃困居扩痛后猛烈的摇动,它“背上”的黑眼镜就好像骑着野马的牛仔,被甩来甩去,竟像纸片一样轻薄。  也亏得黑瞎子力气大,没井双爱慢斤诗有被甩飞出去。那东西在沙地上乱拍了好几下,就猛地往沙地里缩去。  黑瞎乎尼管了委在矛尼且祖子大喝了一声,黎簇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那巨爪子已经缩回了沙地里,黑瞎子落到沙地上,一个刘令打滚差点被拖进去。等他甩身起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扯了一片什么东西。他迅速跑回来,一刀挑开黎簇身后的绳子。黎簇双手松路胜缺氧低只频草口济亲绑后摔了下来。

由以下段落可见,瞎子的眼疾对他在斗中的行为并没有产生障碍,显得他动作更为迅速敏捷,他摘掉了墨镜,立即意识到自己看到了什么,忽然转过了身弦收南取致才课山钢留温子,贴住了墙壁。  黎簇和苏万看见,也立即学他,黑眼镜掰断了手微水项科里的荧光棒,抓住两个人,把里面的化学物质点在他们的手心里。然后丢到地上,自己踩了两脚。说道:“跟着我的脚步走,你们不会撞到任何东西,信任我,用最快的速度跟着我。”说完往四区的黑暗开始狂奔。  苏万和黎簇对视一眼,立即追了上去。  最开始的几步,还有荧光物质粘到地上,之后饭两花食知院仍加企整儿就看到前方的地面巴渐句加巴农业维上两道光线以无法想象的速度狂奔而去!

从南派三叔所更的“他们在干什么集”中可以窥见黑眼镜患有严重的眼疾,从中也可以猜想这是否也是他常带墨镜的原因呢?“你眼睛这样不痛苦吗?”医生问他。“我看不到你能看到的东西,不过我能看到你看不到的。”男人闭着眼睛说道。“你真的不打算做手术,这种病,有30卷因点班%的机会,不尝试太可惜了,如果再过几年,你也许会真的瞎掉。”男人摇士劳办根员损露交头,带上墨镜走向门口:“我活不到那个时候。”——《他们在干什么集》

而新更的《沙海》3中,瞎子已经失明,苏万在家里过的除夕,父亲开车送了一些年货到了那个眼镜铺子,黑眼镜安安静静的在沙发上听着春节联欢晚会,他们待了一会儿,说说笑笑,黑眼镜却一直没有转头看向他们。但在4中吴邪反复提到石胆和虫盘能治特殊眼疾,所以瞎子的眼有望治好。

对于瞎子,我们抱有许多疑问:出自《沙海》黑瞎子言明自己欠了某个人一个很大的人情,现在需要保护吴邪。那他欠谁的人情呢?(是不是部分稻米们像猜测的那样,是解雨臣所言买了一百多只羊才挽救回来的朋友呢?)在沙漠的行动中,曾被吴邪询问过“你真的不姓张吗?”即使瞎子对此做出了棱模两可的回答,我们也可从中了解到即便瞎子不为张家人,身上也有令吴邪怀疑的与张家人相似的特点,引人深思。

折叠 编辑本段 黑眼镜

相关段子(出自《他们在干什么集》)

关于王盟的一段小故事

王盟将拖完地的污水提到铺子外面倒掉,黄梅天下了一个月大雨,铺子外面的西湖看上去马上就要淹上来,他叹了口气,回身把提桶拿回屋内,就在他要锁门的时候,后面有人拍了他一下,他回头一看,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正指着铺子的门牌,问道:“这儿是吴邪的店面吗?”

楼外楼里,王盟推开墨镜的酒瓶,拼命摇头:“真不喝了,喝死我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黑眼镜嘿嘿笑着还是给他满上,“不急,再想想。”王盟看着酒杯,欲哭无泪:“大爷,我求求你,这样吧,我明天帮你查查我老板的信用卡单子,说不定有机票记录。”

王盟扒着柳树吐了半天,眼睛才清晰起来,回头一看,正看到黑眼镜从已经和岸持平的西湖中掬起一波,倒入他随身带着的一根竹管中,那竹管中似乎有什么活物,被水淋到扑腾起来。“这里面是什么?”王盟问道。黑眼镜看了看竹筒,笑笑:“是一个人带给吴邪的口信。”

“有一个人有很多话,没有来得及说,我受他所托,把这些话带给你们老板。”黑眼镜点上只烟。“话,在这支竹筒里?”王盟觉的很奇怪,黑眼镜却不再回答,忽然指了指停在路边的金杯车:“这车是你们老板的吗?”

“为什么你不坐飞机去广西?”王盟问黑眼镜。“我没有身份证。”黑眼镜仰靠在金杯的后座,翻着一本《广西地图册》,“你不能办一张吗?这么开要开到什么时候?”王盟抱怨道。黑眼镜笑起来:“通缉犯怎么去办身份证?”金杯一路飞驰,奔驰在高速路上。

“大爷,南宁怎么走?”王盟探头出来问卖西瓜的老伯。老伯递上来一个西瓜。“我不要西瓜,南宁怎么走?”王盟道。老伯把西瓜递到了王盟面前,王盟用手挡了一下:“我不要西瓜。”西瓜一下掉到了地上摔粉碎。老伯和王盟对视了一眼,路边所有卖西瓜的人都站了起来。

金杯拉着一车西瓜缓慢的开着,王盟黑着脸,额头的乌青让他觉得委屈,“你不是通缉犯吗?”王盟道:“通缉犯不都很能打吗?你就看我被人打?我所有的钱都变成西瓜了。”黑眼镜笑着搂他的肩膀,晃了晃算是安慰。“疯的。”王盟心说“老板最近交的朋友都是疯的。”

前面就是国道的收费站,“我没钱了。”王盟看向黑眼镜。黑眼镜幽幽的把头转向另外一边不看他。王盟骂了一句,油门一点趟了上去,到了收费口,他转身从后座摸出一个西瓜,递了过去。“大姐,我实在没钱,你整十个西瓜,凑活着让我们过去吧,包红包甜。”

高速交警总队,王盟蹲在角落里,一个漂亮的女交警走进来,在边上的茶几上给他倒了杯茶:“坐沙发上吧,你只是冲卡而已,又不是嫖娼抓现行。”王盟看到两条苗条的美腿在面前晃动。他低着头站了起来,美女好笑,又问:“你那朋友怎么回事,为什么跑了?”

黑眼镜耍着西瓜在国道边上走着,边上车来车往,他顺手打招呼,希望有车停下来,可是没有人理他。他吹着口哨觉得很悠闲,忽然感觉自己又回到了柴达木的公路上,当时他只有一壶水,而现在,他有一只西瓜,人生总是重复着相同的桥段。

“师傅,搭我去南宁。”黑眼镜对一辆路边饭店前的黑车说道,黑车司机看了看他,“40块钱”,黑眼镜拍了拍西瓜:“先押一个西瓜,到了城里补你。”司机呸了一口:“西瓜?你五院出来的?”“这是个好西瓜。”黑眼镜道。“滚开。”司机一巴掌把西瓜拍到了地上。

黑眼镜哼着歌开着黑面包车在路上悠悠的开着,身后5公里外,一个鼻青脸肿的人抱着几瓣摔烂的西瓜默默的蹲在路边。黑眼镜手里还多了一只手机,这是意外的收获,他回忆着一个号码,尝试着拨了过去,对面传来了关机的提示。

关于眼疾的小段子

“你眼睛这样不痛苦吗?”医生问他。“我看不到你能看到的东西,不过我能看到你看不到的。”男人闭着眼睛说道。“你真的不打算做手术,这种病,有30%的机会,不尝试太可惜了,如果再过几年,你也许会真的瞎掉。”男人摇头,带上墨镜走向门口:“我活不到那个时候。”

折叠 编辑本段 相关CP

黑花(黑眼镜x解语花)→盗墓笔记的第二大人气CP,呼声甚高。 时曾有过传言“盗八会见面”的强势后备组合(虽在盗八未见面,但在沙海中南派三叔称二人将会见面,并且声称其实早已熟识)。 曾被很多人说是拉郎配,不过目前新作《沙海》出版,可以确定瞎子说最后紧急时刻接应他的电话应该就是小花的,这一点三胖子是应允了诺言,可以此证实黑花已经脱离了“拉郎配”这个称号。《沙海》第三部里透露黑花早已熟识且已经认识十一年。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